• 兄弟,我们什么时候再吃一顿斑鸠
  • 点击:2110评论:82019/06/19 15:33

老左离婚了,是他亲口跟我说的。我说他完全是冇么事做的,瞎奔命折腾。他弹了弹手头一两公分长的烟灰,猛然扬起手,做了一个砍的姿势,“兄弟我也是没办法。”

烟灰纷纷扬扬,散落一地。

这狗日的,自从翅膀硬了以后,脾气完全跟以往不同。

本来,他还欠我一顿酒肉席,没想到,今天,我还得跑前跑后用酒肉侍候他,听他红着眼发一通牢骚。

老左年纪并不老,比我还小两岁,曾经的细皮嫩肉,总是被我们掐得要出水。如今,他却老气横秋,说话嗡声嗡气,如同一口长久没有盛水的破缸,黑墩墩的没有生气。

他也不姓左,从我记事起,我们堰头垸还没有什么杂姓,全都姓一个大写的黄字。不管年龄大小,村子里没有听到什么称呼老黄,小黄的,全是太祖爷爷,姑奶奶,叔伯,侄子孙的叫法。

只因老左是个左撇子。

他家离我家也就一里来路,我们年龄相近,自然也就成了一提溜子的伙计。这其中包括彪哥,幼,驼子,细腊等等上道和不上道的一大帮子娃儿。

我们那个时候,一放了假,终日无所事事,就喜欢到处窜,撵撵电影,打打架。年轻的我们,人多势众,依靠着垸子大,以及久已盛传的恶名,敢惹事也不怕事。

我们这一帮伙计当中,我和细腊的块头最小,但发挥的作用却不小。细腊灵动,像跳蚤一样,关键时刻能够冲上去,以狠震慑住对方。而我呢,心思比较缜密,喜欢出些点子,当然大多是歪点子,但却又有相当的道理,经常可以让一些闹剧完美地收官。

老左话语少,中等身材的他,却经常像一块沉重的磨盘,你推他,他就走一下,你不推他,他就像没长脚一样,甚至像没长脑子一样。

经常在电影场,我们打得激情四射,他却还笼着手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人在幕布上摇来晃去,头也跟着摇来晃去。

几乎每一次打架,我们都要在中途喊,“老左,你个哈-鸡-巴,还不过来抽他。”

此时,老左才如梦初醒,迅速加入阵战。别看他平时蔫哩吧叽的,在打架这种场合,他能以最快的速度进入状态。

他像一只小豹子,左冲右突,见缝插针,专找别人的脸抽。神仙怕左手,他左手的力道特别大,往往一抽下去,别人还哪里有心恋战,赶紧捂住嘴,哇哇着逃遁。

他的手简直是铁手,老左的名头一抽而响,再抽而红,三抽而使人股战。

他的手对敌人像冬天般的残酷,对朋友却像春天般的温暖。

冷天看电影,虽然要涉过刺骨的举水,我们也会迎难而上。幸好有了老左,这困难倒也并不是困难。

他的父亲是一处水库的管理员,有一套下水衣。每当河那边有电影时,老左就将他的下水衣偷着。

其实,最应该穿下水衣的是彪哥,他膀阔腰圆,力大无比。曾在一处看电影时,他将人家一头300多斤的猪踢得五天不进食,说是内脏损伤,要动大手术。

他若是背我们几个伙计过河,依着他厚实的底盘,简直如履平地,轻而易举。

但每到河边,老左总是默默地穿好下水衣,来来回回,将我们一个一个的背过去。举水河的沙子很软,很柔,水面很宽,水却很冷。我们伏在他的背上,完全不用怕掉下去。他用他的铁手托着我们的屁股,虽然有些僵硬,但却感到踏实。

到了电影场时,下水衣总在他的手上,好像那只是他们家有,我们连碰都不能碰。我们就自由自在,四处转悠,而他,手抱着下水衣,看着幕布傻笑。

也许就在这一秒,也许就在下一秒,便会传来“老左,你个哈-鸡-巴,过来抽他”的吼叫。老左马上将下水衣随手一丢,加入了烟尘滚滚的战斗。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们再看电影,老左没有拿着下水衣。无论我们怎么嘲笑他小气,不够哥们,他都一声不吭。

直到小学毕业的那年夏天,他姐姐跟我们说,有一次,他父亲发现下水衣撕了一个大窟窿。父亲让他跪了一晚上,拿着棍子抽他,让他说怎么弄破的,他就是犟着头,直挺挺的跪着。

下水衣破了,就没法缝补,只得自己买新的。

老左的屋后是一片杉树林,老左喜欢玩弹弓。别看他是个左撇子,用左眼瞄准,可他的力道足,准头准。每次在杉树林转悠一圈,他总会弄到一两只斑鸠或者乌鸦。

不记得有多少回了,我们在他家的火坑荡里,用松树蔸子生起熊熊大火,将瓦罐煨在旁边。瓦罐里是一点鸟肉和大盆大盆的汤水。

肉炖好了,不论鸟头还是鸟屁股,我们随意而分,但老左总要吃左翅膀。我们都弄不明白,如果说吃哪儿补哪儿,那他也应该要吃左腿呀。难不成他想长出翅膀,永远都在天上飞,再不下来。

鸟肉很快就吃完了,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咕噜咕噜的喝汤。但我们还是细细地咂摸着,吃得满头大汗,满脸通红。

在我们年轻的心里,认为兄弟就是这个样子。一生一世一起走,无论贫贱与富有。即使天南或海北,无论左手和右手。

我们的鼻涕揩干了,短裤换成长裤,也都上初中了。老左,幼,细腊上了乡中学,而我却考起了镇中学。彪哥没有读,躬下大身板,开始改造地球。

我们就这样分开了,只是在放假的时候,才会聚在一起,又燃起从前一样快乐。

我听幼他们说,老左开始在学校偷偷吃烟了。别人给他传授方法,教他沿着墙壁向下吐烟气。老左坐在墙角,墙都用石灰粉刷过,青白色的烟雾贴着墙壁缓缓散开,果然看不见。

别人恭维他左手夹烟,笔直呈剪刀形,特别有范,听说他的烟瘾越来越大。再每次见面,果不其然,他口袋里揣一包,耳朵上夹一根,嘴里叼一根。

我劝他不要那么早抽烟,对身体不好。他咳嗽着说,“书读不下去,学校的规章制度又多,真是活受罪。”说着说着,就呛出了眼泪。

再后来,我上了高中,他们几个全都辍学了。他们依旧像先前一样到处跑,但毕竟长大了,开始有了些收敛,也帮家里干一些农活。

老左的铁手又发挥了作用,左手砍柴,别人砍一担的功夫,他可以砍两担,犁田耙地,打场收晒,他样样精熟,神仙依旧怕他的左手。

可恨的是,那年高考,我落榜了,而且复读无望。我沉沦了很长一段时间,破罐子破甩,很快又像蚱蜢一般蹦起,与伙计们打成一片。

可是,时代已经前进了,露天电影在农村越来越少,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人们再也没有心思拼着力气去打架,而是埋下头,想着法子赚钱,而且,法律普及,人们的意识大大增强。

此时,打工潮已然兴起。有些人在外面赶着早捞了一些票子,回到老家将牛皮吹上了天,高淡阔论地聊着外面的精彩,引起我们无限的向往。

岁月永在流驶,日子还要过下去,一味的浪荡,终归不是办法,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存。我们都是大人了,总要对自己负责,总要让自己荷包鼓一些,在人前潇洒一些,不可能一世糊里糊涂,没名没堂。

最起码,为了找个媳妇,成个家,我们也要正经起来了。我们决定出去打工,顺便看看大大的世界。

刚好,村里有一个土老板在武汉包了一些活,要几个人。于是,我们捆好棉絮,收拾两套自以为体面的衣服,从村里淌过举水,在镇上坐上从河南开来的大巴,开始了打工生涯。

那个时候,在外打工的人比较少,大多仅限于省内。农村人出门打工,都是靠传帮带,男人一般做建筑,女人一般进餐馆。没有什么挑三拣四,不挨饿受冻,有一份活干,存下一些钞票,就算老天开了眼。不管怎么说,总比死守那几亩田地强。

我们是在一栋居民小区内挖下水道。这下水道是排污管道,里面尽是些粪便,污水,奇臭无比。但我们是农村来的,有时施肥,就是用手捏着牛屎猪粪,也没什么大不了,屏屏气,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主是是热,武汉本就是火炉,七八月份正是酷热的时候,又在人口密集的小区里,我们更像呆在蒸笼里。经常在干活的时候,老左以左手搭凉棚,望着刺眼的太阳,口中骂骂咧咧,“狗子日的,老子没将弹弓带过来,不然,一颗石子射掉你。”

住宿和吃饭就在我们干活的马路边,用彩布临时搭盖的。白天,里面苍蝇乱飞,根本没法停留,只怕一进去,再出来,人整个就融得只剩一身衣服了。

午休的时候,我们就和衣躺在马路的树荫处,四仰八叉,横七竖八。有时喝着汽水,有时弄一袋兰花豆嚼嚼,完全不在意城里人捂着的鼻子,皱着的眉头,厌恶的言语。下午老板一声吆喝,开工了,我们懒散地爬起。马路上浸出一个个人形的汗印,一点一点由青变白,逐渐消失。

到了晚上,我们就卷一块席子,爬上一栋楼的楼顶,用脑壳顶开那块四方的盖板,豪勇地一跃,撑了上去。之后,我们一排儿仆着,像燕子一样将头伸到楼沿,看着万家灯火,幻想着里面的故事。

底下传来空调的嗡嗡声,一丝热气若有若无地拂过我们的脸。幼忽然小声嘀咕着:“住在城里真好呀,冬不冷,夏不热,要什么有什么。”老左脖子朝前一伸,手向对面一指:“快看,浪子,对面那纱窗里,好一个女孩儿。”我赶紧将老左朝后一按:“你这手指真的是神手指,都指些啥呀,不要命啦。”而彪哥他们几个,脖子却伸得更前了,眼睛里迸发出亮晶晶的光芒,还有口水顺着下水管滴滴答答地落下去。

“唉,要能娶个城里的妞,那可真是祖坟冒青烟。我不吃不喝,做牛做马做驴子也要供着她。”老左摸出一根烟,点着了,猛地吸了一口,又咳嗽着吐出。

彪哥粗重的声音响起:“城里有个卵好,天天像坐牢。你不去我家,我不去你家。还不如咱村里,过个门槛就是客,递根烟,沏壶茶,搞杯酒。拐个屋角就可撒泡尿,见个女孩还可撩一撩。”

细腊一个栗壳叩在彪哥的大脑门上,“好吧,你就呆在你那破窑样的房子里,看哪个女人上门。”

“呆就呆着,你老了,保险还是想窝在老家。到那时,我甩都不甩你。”

不一会儿,那边的灯熄了,女孩不见了。我们一下子静了下来,屏住气等了许久,直到手麻胸痛脖子酸,那盏灯再也没亮起。

实在无趣,我们翻转身子,仰面朝上。天上漂着几块淡紫色的云彩,几颗星星悬在头顶,一动也不动,月亮快沉没了。

很快,一阵阵鼾声响起,高高低低,粗细不一。

我们在那儿干了大半年,钱没挣到,媳妇没找到,只是添了一点年纪和几件衣裳。

第二年,我们又在一起干了半年的钢筋工,吃着同一个窗口的面窝和热干面,对着一只啤酒瓶仰起脖子猛灌,在同一个黑漆漆的录像厅里亢奋,在同一条街道对着同一个女孩吹口哨,骂着相同的话,打着相同的人,慢慢有了不同的梦。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兄弟朋友打工离婚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字朴素却传神,写活了老左,也写出生活的不易。
  • 谢谢哈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6/20 09:01:26
    • 分享到:
  • 我贪心地希望可以在将深圳闯荡的故事着墨更多期待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6/20 09:00:23
    • 分享到:
  • 写活了老左,深圳这座城市,有太多这样异乡的小人物。
  • 谢谢哈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6/19 16:16:16
    • 分享到:
  • 故事简短有力,该说的都说了,日子虽苦,却没有过多的埋怨。兄弟情也是可歌可泣呀!
  • 谢谢兄弟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350
  • 2
  • 30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