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我们什么时候再吃一顿斑鸠
  • 点击:5593评论:82019/06/19 15:33

老左离婚了,是他亲口跟我说的。我说他完全是冇么事做的,瞎奔命折腾。他弹了弹手头一两公分长的烟灰,猛然扬起手,做了一个砍的姿势,“兄弟我也是没办法。”

烟灰纷纷扬扬,散落一地。

这狗日的,自从翅膀硬了以后,脾气完全跟以往不同。

本来,他还欠我一顿酒肉席,没想到,今天,我还得跑前跑后用酒肉侍候他,听他红着眼发一通牢骚。

老左年纪并不老,比我还小两岁,曾经的细皮嫩肉,总是被我们掐得要出水。如今,他却老气横秋,说话嗡声嗡气,如同一口长久没有盛水的破缸,黑墩墩的没有生气。

他也不姓左,从我记事起,我们堰头垸还没有什么杂姓,全都姓一个大写的黄字。不管年龄大小,村子里没有听到什么称呼老黄,小黄的,全是太祖爷爷,姑奶奶,叔伯,侄子孙的叫法。

只因老左是个左撇子。

他家离我家也就一里来路,我们年龄相近,自然也就成了一提溜子的伙计。这其中包括彪哥,幼,驼子,细腊等等上道和不上道的一大帮子娃儿。

我们那个时候,一放了假,终日无所事事,就喜欢到处窜,撵撵电影,打打架。年轻的我们,人多势众,依靠着垸子大,以及久已盛传的恶名,敢惹事也不怕事。

我们这一帮伙计当中,我和细腊的块头最小,但发挥的作用却不小。细腊灵动,像跳蚤一样,关键时刻能够冲上去,以狠震慑住对方。而我呢,心思比较缜密,喜欢出些点子,当然大多是歪点子,但却又有相当的道理,经常可以让一些闹剧完美地收官。

老左话语少,中等身材的他,却经常像一块沉重的磨盘,你推他,他就走一下,你不推他,他就像没长脚一样,甚至像没长脑子一样。

经常在电影场,我们打得激情四射,他却还笼着手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人在幕布上摇来晃去,头也跟着摇来晃去。

几乎每一次打架,我们都要在中途喊,“老左,你个哈-鸡-巴,还不过来抽他。”

此时,老左才如梦初醒,迅速加入阵战。别看他平时蔫哩吧叽的,在打架这种场合,他能以最快的速度进入状态。

他像一只小豹子,左冲右突,见缝插针,专找别人的脸抽。神仙怕左手,他左手的力道特别大,往往一抽下去,别人还哪里有心恋战,赶紧捂住嘴,哇哇着逃遁。

他的手简直是铁手,老左的名头一抽而响,再抽而红,三抽而使人股战。

他的手对敌人像冬天般的残酷,对朋友却像春天般的温暖。

冷天看电影,虽然要涉过刺骨的举水,我们也会迎难而上。幸好有了老左,这困难倒也并不是困难。

他的父亲是一处水库的管理员,有一套下水衣。每当河那边有电影时,老左就将他的下水衣偷着。

其实,最应该穿下水衣的是彪哥,他膀阔腰圆,力大无比。曾在一处看电影时,他将人家一头300多斤的猪踢得五天不进食,说是内脏损伤,要动大手术。

他若是背我们几个伙计过河,依着他厚实的底盘,简直如履平地,轻而易举。

但每到河边,老左总是默默地穿好下水衣,来来回回,将我们一个一个的背过去。举水河的沙子很软,很柔,水面很宽,水却很冷。我们伏在他的背上,完全不用怕掉下去。他用他的铁手托着我们的屁股,虽然有些僵硬,但却感到踏实。

到了电影场时,下水衣总在他的手上,好像那只是他们家有,我们连碰都不能碰。我们就自由自在,四处转悠,而他,手抱着下水衣,看着幕布傻笑。

也许就在这一秒,也许就在下一秒,便会传来“老左,你个哈-鸡-巴,过来抽他”的吼叫。老左马上将下水衣随手一丢,加入了烟尘滚滚的战斗。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们再看电影,老左没有拿着下水衣。无论我们怎么嘲笑他小气,不够哥们,他都一声不吭。

直到小学毕业的那年夏天,他姐姐跟我们说,有一次,他父亲发现下水衣撕了一个大窟窿。父亲让他跪了一晚上,拿着棍子抽他,让他说怎么弄破的,他就是犟着头,直挺挺的跪着。

下水衣破了,就没法缝补,只得自己买新的。

老左的屋后是一片杉树林,老左喜欢玩弹弓。别看他是个左撇子,用左眼瞄准,可他的力道足,准头准。每次在杉树林转悠一圈,他总会弄到一两只斑鸠或者乌鸦。

不记得有多少回了,我们在他家的火坑荡里,用松树蔸子生起熊熊大火,将瓦罐煨在旁边。瓦罐里是一点鸟肉和大盆大盆的汤水。

肉炖好了,不论鸟头还是鸟屁股,我们随意而分,但老左总要吃左翅膀。我们都弄不明白,如果说吃哪儿补哪儿,那他也应该要吃左腿呀。难不成他想长出翅膀,永远都在天上飞,再不下来。

鸟肉很快就吃完了,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咕噜咕噜的喝汤。但我们还是细细地咂摸着,吃得满头大汗,满脸通红。

在我们年轻的心里,认为兄弟就是这个样子。一生一世一起走,无论贫贱与富有。即使天南或海北,无论左手和右手。

我们的鼻涕揩干了,短裤换成长裤,也都上初中了。老左,幼,细腊上了乡中学,而我却考起了镇中学。彪哥没有读,躬下大身板,开始改造地球。

我们就这样分开了,只是在放假的时候,才会聚在一起,又燃起从前一样快乐。

我听幼他们说,老左开始在学校偷偷吃烟了。别人给他传授方法,教他沿着墙壁向下吐烟气。老左坐在墙角,墙都用石灰粉刷过,青白色的烟雾贴着墙壁缓缓散开,果然看不见。

别人恭维他左手夹烟,笔直呈剪刀形,特别有范,听说他的烟瘾越来越大。再每次见面,果不其然,他口袋里揣一包,耳朵上夹一根,嘴里叼一根。

我劝他不要那么早抽烟,对身体不好。他咳嗽着说,“书读不下去,学校的规章制度又多,真是活受罪。”说着说着,就呛出了眼泪。

再后来,我上了高中,他们几个全都辍学了。他们依旧像先前一样到处跑,但毕竟长大了,开始有了些收敛,也帮家里干一些农活。

老左的铁手又发挥了作用,左手砍柴,别人砍一担的功夫,他可以砍两担,犁田耙地,打场收晒,他样样精熟,神仙依旧怕他的左手。

可恨的是,那年高考,我落榜了,而且复读无望。我沉沦了很长一段时间,破罐子破甩,很快又像蚱蜢一般蹦起,与伙计们打成一片。

可是,时代已经前进了,露天电影在农村越来越少,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人们再也没有心思拼着力气去打架,而是埋下头,想着法子赚钱,而且,法律普及,人们的意识大大增强。

此时,打工潮已然兴起。有些人在外面赶着早捞了一些票子,回到老家将牛皮吹上了天,高淡阔论地聊着外面的精彩,引起我们无限的向往。

岁月永在流驶,日子还要过下去,一味的浪荡,终归不是办法,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存。我们都是大人了,总要对自己负责,总要让自己荷包鼓一些,在人前潇洒一些,不可能一世糊里糊涂,没名没堂。

最起码,为了找个媳妇,成个家,我们也要正经起来了。我们决定出去打工,顺便看看大大的世界。

刚好,村里有一个土老板在武汉包了一些活,要几个人。于是,我们捆好棉絮,收拾两套自以为体面的衣服,从村里淌过举水,在镇上坐上从河南开来的大巴,开始了打工生涯。

那个时候,在外打工的人比较少,大多仅限于省内。农村人出门打工,都是靠传帮带,男人一般做建筑,女人一般进餐馆。没有什么挑三拣四,不挨饿受冻,有一份活干,存下一些钞票,就算老天开了眼。不管怎么说,总比死守那几亩田地强。

我们是在一栋居民小区内挖下水道。这下水道是排污管道,里面尽是些粪便,污水,奇臭无比。但我们是农村来的,有时施肥,就是用手捏着牛屎猪粪,也没什么大不了,屏屏气,见多了也就习惯了。

主是是热,武汉本就是火炉,七八月份正是酷热的时候,又在人口密集的小区里,我们更像呆在蒸笼里。经常在干活的时候,老左以左手搭凉棚,望着刺眼的太阳,口中骂骂咧咧,“狗子日的,老子没将弹弓带过来,不然,一颗石子射掉你。”

住宿和吃饭就在我们干活的马路边,用彩布临时搭盖的。白天,里面苍蝇乱飞,根本没法停留,只怕一进去,再出来,人整个就融得只剩一身衣服了。

午休的时候,我们就和衣躺在马路的树荫处,四仰八叉,横七竖八。有时喝着汽水,有时弄一袋兰花豆嚼嚼,完全不在意城里人捂着的鼻子,皱着的眉头,厌恶的言语。下午老板一声吆喝,开工了,我们懒散地爬起。马路上浸出一个个人形的汗印,一点一点由青变白,逐渐消失。

到了晚上,我们就卷一块席子,爬上一栋楼的楼顶,用脑壳顶开那块四方的盖板,豪勇地一跃,撑了上去。之后,我们一排儿仆着,像燕子一样将头伸到楼沿,看着万家灯火,幻想着里面的故事。

底下传来空调的嗡嗡声,一丝热气若有若无地拂过我们的脸。幼忽然小声嘀咕着:“住在城里真好呀,冬不冷,夏不热,要什么有什么。”老左脖子朝前一伸,手向对面一指:“快看,浪子,对面那纱窗里,好一个女孩儿。”我赶紧将老左朝后一按:“你这手指真的是神手指,都指些啥呀,不要命啦。”而彪哥他们几个,脖子却伸得更前了,眼睛里迸发出亮晶晶的光芒,还有口水顺着下水管滴滴答答地落下去。

“唉,要能娶个城里的妞,那可真是祖坟冒青烟。我不吃不喝,做牛做马做驴子也要供着她。”老左摸出一根烟,点着了,猛地吸了一口,又咳嗽着吐出。

彪哥粗重的声音响起:“城里有个卵好,天天像坐牢。你不去我家,我不去你家。还不如咱村里,过个门槛就是客,递根烟,沏壶茶,搞杯酒。拐个屋角就可撒泡尿,见个女孩还可撩一撩。”

细腊一个栗壳叩在彪哥的大脑门上,“好吧,你就呆在你那破窑样的房子里,看哪个女人上门。”

“呆就呆着,你老了,保险还是想窝在老家。到那时,我甩都不甩你。”

不一会儿,那边的灯熄了,女孩不见了。我们一下子静了下来,屏住气等了许久,直到手麻胸痛脖子酸,那盏灯再也没亮起。

实在无趣,我们翻转身子,仰面朝上。天上漂着几块淡紫色的云彩,几颗星星悬在头顶,一动也不动,月亮快沉没了。

很快,一阵阵鼾声响起,高高低低,粗细不一。

我们在那儿干了大半年,钱没挣到,媳妇没找到,只是添了一点年纪和几件衣裳。

第二年,我们又在一起干了半年的钢筋工,吃着同一个窗口的面窝和热干面,对着一只啤酒瓶仰起脖子猛灌,在同一个黑漆漆的录像厅里亢奋,在同一条街道对着同一个女孩吹口哨,骂着相同的话,打着相同的人,慢慢有了不同的梦。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兄弟朋友打工离婚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字朴素却传神,写活了老左,也写出生活的不易。
  • 谢谢哈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6/20 09:01:26
    • 分享到:
  • 我贪心地希望可以在将深圳闯荡的故事着墨更多期待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6/20 09:00:23
    • 分享到:
  • 写活了老左,深圳这座城市,有太多这样异乡的小人物。
  • 谢谢哈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6/19 16:16:16
    • 分享到:
  • 故事简短有力,该说的都说了,日子虽苦,却没有过多的埋怨。兄弟情也是可歌可泣呀!
  • 谢谢兄弟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850
  • 2
  • 30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