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建国的心事
  • 点击:5537评论:22019/06/20 22:48

1

时间已过了夜里十二点,火车像一条黑色的巨蟒时而穿过平地,时而穿过高山,时而跃过河流,从南一路驶向北。外面漆黑一片,偶有渔火一样的灯光从窗口一闪而过。车厢里很安静,那些喜欢推着车子,口里不停地大声叫卖饮料、瓜子、方便面的伙计也休息去了。车厢的乘客不是将头后仰靠在座椅上,就是趴在身前盛放果皮的小桌子上睡了。过道上那些没有买到座位票的乘客,也是拿出自己的包,或者将手里的报纸杂志垫在地板上,双手抱膝,头靠着膝盖打算艰难地休息一会。

郭建国旁边,对面的旅客也都睡了,只有郭建国一人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没有睡意。此刻,他的脑海里不停地晃荡着两个女人的身影。一个是他的妻子王玉红,一个是一个叫周青莲的女子。脑海里浮现王玉红时,他的心里充满了难言的内疚与不安:脑海里浮现周青莲的女子时,他心里又充满了深深的不舍与留恋。郭建国曾当着王玉红的面发誓,这辈子他心里只有王玉红一个女人,这辈子就对王玉红好。可是,他违背了诺言,他瞒着王玉红与周青莲的女子好了。虽然王玉红至今不知道,但是,他好担心这次回去后,王玉红从他的神色里察觉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他知道自己从来喜怒形于色,不善于伪装自己。而王玉红对他,他皱一下眉头就能知道他想什么。老实说,郭建国有点怕王玉红。厂里的同事也说他得了“气管炎”,说他一天围着老婆转,老婆叫他不抽烟就不抽烟,叫他不打牌就不打牌。郭建国听后也不反驳,因为他确实什么都听王玉红的。而且,怕老婆也是疼老婆的一种表现嘛。

郭建国原来与妻子王玉红在一个工业园区打工,只是不在同一个厂。郭建国因在家里做过木匠,进了一家家私厂,王玉红则进了一家鞋厂。两口子来深圳打工后一直在外面租了房子。两口子感情也很好,婚后一直相敬如宾,和睦相处。两口子虽然没有在深圳买房,但他们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家里也盖有新房,与老家的乡亲们比起来,他们的日子可以说是过得红红火火。但让郭建国与王玉红意想不到的是,王玉红的老板突然宣布要将工厂搬去福建。而且两个月内就搬完。听到消息后,郭建国两口子心里很不高兴。这不是明摆着要把他们两口子生生的分开吗?郭建国不想让王玉红去福建,王玉红自己也不想离开郭建国。两口子在一起不仅能彼此关心照顾,而且,那事儿也可以常常有。去了,意味着两口子天各一方,意味着两人成了牛郎织女。可是,王玉红老板说了,不去可以,但公司不会给一分钱赔偿。这又让郭建国两口子为难了,王玉红在厂里做了十三年,如果老板不给一分钱赔偿,王玉红就吃亏了。王玉红去找老板,说她不要百分之百的赔偿,问老板能否给百分之五十的赔偿?但老板一口拒绝了她,说又不是炒她鱿鱼,不能开这个先例,赔了她,别的员工也照样要赔,还倒问王玉红他这个厂还要不要开?又说王玉红去了,他会按照深圳的工资开给王玉红,保证去那边待遇不会比深圳差。王玉红觉得老板说的也有道理,又想自己离开这个厂,出去找不到待遇这么好的工作,毕竟自己文化只有这么高。经过十多年的奋斗,她也不再是厂里一个普通的员工,成了一个只要管理好员工的组长。她回来对郭建国说,她还是跟着老板去福建吧,两口子出来还不是为了多挣点儿钱,供家里的两个小孩好好读书。等两小孩大学毕业了,他们就不打工了,回老家重新做农民去。郭建国想不出好的法子,他舍不得王玉红过去,可是,他也觉得玉玉红就这么离职了确实不划算。如果老板炒王玉红的鱿鱼,要赔好几万呢。几万块钱,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很多公司的一些老员工不想离厂,就是等着老板炒自己鱿鱼,等着老板赔自己一笔钱。郭建国自己也在厂做了十多年,否则,他就可以跟着王玉红去福建了。

王玉红去福建的那天夜里,两口子尽情地温存了一晚上。王玉红对郭建国说,她不在他身边,他不可胡来,如果她听到一点儿风吹草动,她会拿刀子宰了他。郭建国知道王玉红对自己的感情,也知道王玉红不只是口里说说的人。他向王玉红保证,王玉红不在身边的日子,他决不胡来,决不对别的女人动心思。


2

王玉红去福建后,郭建国就搬回了厂里的集体宿舍。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不仅王玉红不会同意,而且每月还要多花七八百元钱。租房的那些锅碗瓢盆,郭建国大方地送给了老乡。

集体宿舍里住着他与陈燕峰、王长贵、毕扬清四人。四人里就王长贵与郭建国一样结婚成了家。王长贵的妻子与他不在一块打工,离他有六七十里地。所以,他只逢星期天放假的时候回去,平时都住在集体宿舍。每到星期六下午,王长贵准备回他老婆的住处,陈燕峰、毕扬清两人就笑着对王长贵说:“老王,又回去擦枪油了。”王长贵听了感觉两人的话露骨难听,但想他俩又无恶意,说的也是实情,自己回去又有哪次不找老婆亲热,做那事呢?也就随他俩说笑去。

王长贵去见他老婆后,从外面玩耍回来的陈燕峰、毕扬清喜欢开涮郭建国,说郭建国老婆不在身边,别让枪生锈了。如果想那事儿,他俩可以给他介绍好玩的地方。此时,郭建国就对他俩说,他是过来人,哪里像他俩在路上见到一个女人,眼珠子就贴在女人身上就不动了。

郭建国知道陈燕峰、毕扬清每次发了工资喜欢去外面玩,他也知道他俩说的好玩的地方是什么地方。但是,他怎么能与他俩比,他俩没结婚,没有生活压力,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他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不能再疯狂,亦不能做出对不住王玉红的事。当然,他内心里并不讨厌陈燕峰与毕扬清,认为他俩出去放松下也是正常的事情。况且,两人二十六七了还没一个女朋友。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谁不对女人的身体充满渴望呢?

王玉红刚过去的那段日子里,郭建国并不是特别的想王玉红。但王玉红过去两个月后,他心里就特别的想念王玉红了,想念两人在一起如胶似漆的日子了。那些日子,两口子一起上下班。每逢放假,两口子就一起去附近的集市买菜回来做饭。王玉红总不忘买些排骨,猪脚与专门煲汤的食材回来煲汤给郭建国喝。虽然小小的租房只是他们临时的住所,但对郭建国与王玉红来说,也充满了家的温馨,日子过得简单而又快乐。唯一遗憾的是,两个小孩一直不在他们身边。有年暑假,两口子把两个小孩接来深圳了。因为房间不大,王玉红带女孩睡床上,郭建国与儿子打地铺。两个小家伙倒是玩得很开心,但苦了郭建国与王玉红。直到等两小孩回去,他俩才好好亲热一番。

在郭建国眼里,王玉红虽然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子,又要求自己对她言计听从,但是,她对自己特别的关心体贴,对双方老人也很孝顺。婚后,王玉红跟着他在外面打工从不言苦,从无怨言,发了工资就交给他寄回家,从来不乱花一分钱。这个家能兴旺起来,离不开王玉红的功劳。他觉得自己能娶上王玉红为妻,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王玉红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郭建国只要想那事了,下班回到租房,他就可以抱着王玉红尽情的亲热。现在,想亲热时,王玉红却与他相隔千山万水。这时,郭建国心里对王玉红的老板就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怨恨,认为是王玉红的老板把王玉红绑架了,让他成了一个有妻子,却不能与妻子过夫妻生活的很可怜的男人。不过,叫郭建国花钱与陈燕峰,毕扬清去外面风流,他又做不到。郭建国虽然对陈燕峰,毕扬清去外面玩女人,他不批判,不嘲笑,但在他心里,这事儿还是不光彩。他能接受别人去外面玩女人,但他无法接受自己。每当自己渴望那事时,无比想念王玉红的身体时,他就迫切地盼望时间过得快点,盼望春节的脚步快点到来。因为春节一来,他就可以回家抱着王玉红亲热了。


3

每个月发工资后,郭建国都会去附近的邮局打钱给家里。两口子一直只把自己当用的钱留下来,剩下的钱全寄给家里的银行存折上。仿佛只有这样才保险。现在,两口子的存折上已有十多万。如果不是在县城买房子,在乡下盖房子,就远不是这个数了。但两口子想到小孩将来要上大学,老人需要孝顺,所以,还是一点也不敢懈怠。

郭建国与周青莲就是在邮局汇款认识的。

那天中午,郭建国没有吃午饭就来邮局排队寄钱回家。因为他知道,每到发工资的那几天,来邮局寄钱的人就特别多。轮到郭建国到窗口办理业务时,一个留着长发,上身穿着一件蓝色工衣的女子急匆匆走过来对他说:“这位大哥,请你帮帮忙,我还要赶回去上班,时间来不及了,家里又急着钱用,麻烦你帮我寄下。”说完,把手里的两千元钱与汇款单交到郭建国手里。

郭建国不认识周青莲,但见周青莲脸上写着焦急,便答应了周青莲。而周青莲把汇款与汇款单交给郭建国,说声谢谢之后就匆匆回厂上班去了。

郭建国给周青莲寄完钱,觉得周青莲也太相信人了,他与周青莲素不相识,走时周青莲不问他姓名,在哪上班,叫他留下联系电话。而且,急急忙忙的她还忘了给他汇款的钱。幸好周青莲今天碰到的是自己,换作别人,她的钱能不能安全寄回家还是一个未知数。

郭建国回厂上班后,没想过自己还会碰到周青莲。可生活就是这样,你有时觉得世界很大,有时又觉得世界很小。半个月后的一天,郭建国与周青莲在附近的商场相遇了。而且是周青莲先发现郭建国。周青莲看见郭建国,就上来亲切地对郭建国说:“大哥,你也在逛商场啊!” 周青莲的大胆与亲切让郭建国有点难为情,他有点拘谨地回答周青莲是的。周青莲问他买什么,他说洗发水没了,来买洗发水。他以为周青莲会离开他,哪知她并没有离开他,而是很大方地陪着他一边买洗发水,一边说那天因为急着回去上班,忘了将汇款的钱给他,她一直想着如何把钱给他呢,幸好今天在商场碰到他了。说完,就要从袋里掏钱给郭建国。但郭建国坚决不要。他想,他若把把钱接了,显得太小气了。周青莲见郭建国不接钱,坚持在商场买了点东西,然后去商场外面的广场吃。

那天,周青莲脱下了肥大的蓝色工装,脸上略施脂粉,嘴唇红润有光泽,眉毛又细又长,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身材高挑而又丰满,与去邮局汇钱那天简直判若两人。如果不是周青莲叫自己,郭建国根本认不出眼前的女子是周青莲。郭建国想把单一起买了,但周青莲坚持只让郭建国买自己的单。这让郭建国对周青莲又增添了一丝好感。

两人从商场出来后,在广场上边吃东西边聊坐了一个多小时。通过聊天,郭建国知道周青莲在附近的制衣厂上班,老公不在她身边,一个人在深圳。郭建国想到自己一个人在深圳是多么的孤独与寂寞,他猜想周青莲与自己一样充满了孤独与寂寞。但是,他没有问周青莲的老公在哪,做什么工作。他从周青莲的眼神里,他已隐约感觉到周青莲对自己的老公不怎么满意,对眼前的婚姻有点儿失望。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6/21 16:09:07
    • 分享到:
  • 纠结,身体出轨和精神出轨一样痛苦,但又控制不止自己,更不知道怎么收拾烂摊子,好纠结。
  • 这是发生在我身边一个真实的故事。对妻子感情的背叛,我们是应该批判的,可在文中男人的身上,我真的无法说他是一个没情没义的男人。如果郭建国的妻子不是因为搬厂离开了自己,我想他是不会背叛他的妻子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
  • 71900
  • 33
  • 3050
  • 文学赛事,总是众口难调、众说纷纭的,因为大家都是写作爱好者,习惯用笔“说话”,天然地喜欢表达意见,不说憋得慌——尽管说了也不值几毛钱,对社会、对世界,更是。对于睦邻文学奖来说,它原本就是植根于深圳这座城市的赛事,这是它的特色,也是它的局限,深圳写作者、或者说与深圳有关的写作者数量毕竟有限,如果特别把历届获奖者排除在外,恐怕过不了几年,就剩不了多少人参赛了。就赛事主旨而言,无论获过奖的旧人,还是

    笑笑书生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5:01:03
  • 邻家的魅力势不可挡,邻家的发展有目共睹,邻家的盛宴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才子佳人,群英荟萃,无比璀璨。各类赛事源源不断,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读写评其乐融融,受益匪浅!更实惠的是邻家币,真的是天道酬勤。邻家的大赛,一直在举办,参赛作品质量上乘者居多,看的人眼花缭乱,真正辛苦的是评委老师们,牺牲宝贵的时间对作品精挑细选,认真写评,向评委老师致敬!参赛者,获奖的再接再厉,落选者也不要气馁!加油!

    红月亮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38:25
  • 关于圈子,我想说,不必避讳。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形成一个文学生态圈,在这个圈子里,大家把酒话深圳,把酒论诗文,这样的圈子太稀少、太难得了,所以我们用了七年时间持之以恒地来打造他。但是这个圈子是开放的,是希望新人也能介入互动的。有些作者不喜欢交流,扔一篇作品就走,不评别人,也不对别人的评论作回应,这固然不错,但是也显得孤傲,不说是自私,至少关怀和提携他人不够。如果他的作品少人点赞、少人点评,应合情理。

    深圳老亨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00:04
  • 飞泉兄弟是邻家最为勤力的作家!其诗歌大气磅礴,海阔天空,意 像频出,让人常常有目不暇接之感,这种激情四射的诗情能保持至今,的确难能可贵!其小说也能从细微细节处打动读者的心灵,其散文笔法老练,在形散神不散之后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能在诗歌散文小说三栖发展,实属不易,如今的飞泉兄已进阶省作协,这是飞泉兄弟跨出的一大步,向飞泉兄弟学习并致可喜可贺!!也为邻家这个贴心的平台举起大拇指点赞!!

    方华吉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6 11:18:23
  • 读完邬霞这篇有点长的文字,我也差点泪流满面了。我自信是不容易流泪的人。这应该是邬霞的自传,对一段生活书写。于是我想到文学怎样打动人的事。有人很善于用技巧,但技巧怎么也拼不过真情实感。我们为什么要文学,就是因为情感。作者的故事以前多少知道一点,虽然很少聊天,但心里一直怀着敬意。写这几句短评也是表达致敬。问好!

    茨平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6 11:18:22
  • 想说两句,睦邻作为富有特色的文赛坚持了7年,真心不容易。但它的特点正是因为不设限,大凡书写深圳的好作品都欢迎,而且没有明文规定历届获奖者不得参赛,除非作者自己不愿意。大凡文赛,大抵都是以质量取胜,鼓励新人是应该的,也欢迎新人踊跃参加,前提是有好稿,初评评委的眼光还是毒辣的,今年就非常多新人作品入决,也是不少作品有望获奖。所以说邻家是熟人竞技场的说法,不仅是对这项赛事的误导,这是不赞同的。

    江飞泉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0:52:09
  • 也许长诗都不受读者青睐,这首没被提名有点遗憾。因为长诗本质上与中篇小说一样费心费力。我自己深有体会。这篇关于清水河的小长诗,确实挺苍凉的,这种苍凉源自对被涂抹的历史无奈,好比被风吹散的云层,或者被海水冲垮的河堤,在与城市钢铁丛林博弈中,历史遗迹总是节节败退,让人唏嘘不已。清水河曾经因为某次爆炸而令人铭记,但年轻一代有多少知道这段历史。时间总是试图掩盖历史真相,但总是失败。

    江飞泉​从清河村到深圳

    2019/9/16 0:39:02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一首情意深长又不失大气的《沁园春》,平仄、韵脚规范,整首词意境悠扬,情感真挚,让人读出了一位离家十几年的黑龙江游子在中秋这天浓浓的乡愁,字里行间的无奈里又迸发出对故乡难舍的眷恋和美好祝福。“颟顸”的自嘲和“龙郎”的标榜,两者并不矛盾,深圳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成长的大摇篮。作者心怀故土,才能塑造更好的自己,为故乡争光。 看作者头像似乎年纪并不大,能够如此钟爱古体诗词并可以自如写作确实难能可贵,加油!

    醒着的行者沁园春·己亥中秋有感

    2019/9/14 18:53:05
  • 今年飞泉的点评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就像飞泉一样,几年来,好些作者每年都要创作一批作品参加睦邻奖的角逐,像飞泉这样高的作品数量、提名比例、获奖比例,还真是不多见。其实,睦奖的奖金并不高,最高奖才5万元,扣税之后,在深圳特区内已经买不到一个平米了。飞泉从事的是多金且烧脑的地产广告行业,工作之余还坚持文学创作,只能说文学有无用之用,有非常之乐。邻家平台只是给了大家自娱自乐、相互取乐的公平机会。

    深圳老亨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17:57:24
  • 古体七言诗的框架,现代特区发展的血肉。宝安区石岩街道的优势和未来,便被古体诗的形式表达出来。我曾在石岩公学交流学习,去过石岩湖游玩,领略过那“石立南天,岩朝北斗”的豪迈。随着2010年深圳撤关,地铁6号线、13号线呼之欲出,宏发世纪城商圈的逐步形成,随着更多“北过白芒关”的英才参与建设,石岩定会如作者所说:明朝更揽丰足年。而“百姓石岩”则是点睛之笔,指出石岩的各项发展围绕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原则。

    醒着的行者百姓石岩

    2019/9/14 10:26:08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作者以独特的视角和平实手法,阐述了当今社会的养老问题。这是一个全世界垣古不变的话题,是人类共同关心的话题,具有现实意义。深圳和所有城市一样,人口老龄化问题曰趋加重。如何养老及养老的方式,如何有质量地养老,这非常重要。文章开篇就把矛盾冲突呈现,给人鲜明的节奏感。作者有一双发现题材的锐利眼睛,只是结构、技巧还待进一步成熟。期待在往后的创作中继续潜心修炼,把优美的、复杂的、深层的涵意通过作品展现出来。

    张军养老

    2019/9/13 20:49:59
  • 每个行业都有匠心存在。一个简单的“等”字,两次普通的等公交,却写出了人性的缩影。作者先把那次郁闷的等公交铺垫在前,用以衬托让自己暖心的那次等公交,折射出一种“匠心之光”。我也经历过似的事情:司机弃我而去时,却用一种轻蔑的目光和我对视,加大油门而走;而愿意等我的司机,我则一路狂奔上车后,由衷地说一声谢谢。前者只是一份工作,安全到达目的地即可,不会想乘客之急;后者则将心比心,这就是公交车司机的匠心。

    雪候鸟“等”公交

    2019/9/13 20:04:2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