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惑之年
  • 点击:4835评论:12019/06/30 23:10

王秋实失业了,在那个夏季燥热的午后。公司突然宣布深圳宝安区业务部全体解散,不管新人老人,无论工龄长短,公司一律不用。理由只有一个,公司亏不起。王秋实就职的公司是以销售方便面食品为主要业务,这两年生意惨淡,销售额直线下滑,这种现象并不是被同行打垮的,而是另一个行业的兴起。看看满大街的外卖小哥就明白了,饿了吗,美团……如异军突起,跨行业的打倒了传统的方便食品行业,不是同行的对手才真的可怕,商场上看不见的敌人,让对手到死都没有还手的机会。

王秋实今年四十五岁了,入职公司二十年,从小王熬成老王,从业务员干到区域老总,突然公司的一个决定,王总就什么都不是了。想想当初他也是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他除了赔偿金多一些外,和普通员工一样都成了无业游民。这让他觉得憋屈却又无处诉说,公司的这个决定不是阴谋而是阳谋,是痛定思痛后的断尾求生。

王秋实是甘肃人,早些年在深圳按揭了两套房子,膝下一儿一女正在上高中,父母年龄大了在老家,这都是老王这个年龄正在承担的责任。在家里人眼里,他算是个成功人士了,亲戚们也都以他为榜样,失业前确实是这样,但现在大厦坍塌一片废墟,什么都不是了。

他离开公司走在大街上突然不知道该去哪儿了,街上照样人潮汹涌,人们步履匆匆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他不知道这样回去怎么面对老婆孩子,怎么面对那些月底的账单……。

这两年也是多事之秋,国家经济增速放缓,去产能侧结构抓环保,许多行业受到影响,加上中美发生贸易战更是雪上加霜,深圳的中信公司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被迫裁员的,两个月前,中信的一个网络工程师因受不了被裁员的打击,从中信的办公楼上纵身而下,结束了生命,这个工程师在深圳有两套房,并且公司赔了他七十万。许多人想不明白,都中产阶级了,为什么还要去死。但又有人算了一笔账,说他在深圳一个月没有3--5万元过不下去,两套房要按揭,两个孩子要供养,失去了工作,七十万也花不了多久,所以想不开也是情理之中。

王秋实站在深南大道的天桥上,看着下面滚滚的车流发呆,此刻他最能理解中信那个工程师的心情,自己只需轻轻往下一跳,就可以一了百了,再也不用去考虑那些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的账单,那天下午的天空是灰色的,他的心情也是灰色的。

当然老王是不会跳的,他觉得自己至少要做出些努力,再想想办法。他拿出手机在微信上查看好友,忽然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眼前――杜一鸣,这个人和他有几十年的交情,现在是大老板了,俩人当年打工时睡上下铺,后来他下海经商,在东莞做百货生意,两年前来深圳看过自己一次,那时都开上奔驰车了。这两年虽然没见,应该混得不错吧,找他帮忙渡过难关,应该最合适不过了。

想起杜一鸣,一股暖意浮上心头,杜一鸣年青时对新鲜事物特别感兴趣,爱赶时髦,也爱显摆。刚出手机那会,一般人都买不起,他硬是攒下几个月的工资拉着王秋实一起去买,当时手机入网要一个过程,卖手机的人说:买了暂时也不能用,得等几天。杜一鸣眼都没眨就把钱交了说:等几天可以,手机我得先拿着。就这样他挂着部不能用的手机在公司到处显摆,嘴都咧成了裤腰带。谁知当天夜里气温骤降,他冻得在上铺缩成一团,不停地咳嗽。幸亏王秋实借他20元买了床被子,才渡过一劫。为这事,他念了老王好几年。

王秋实打通了杜一鸣的电话,电话那头杜一鸣大骂道:老王,这么久你死哪里去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呢?他还跟以前一样咋咋呼呼。

王秋实说:平时太忙了,没时间,现在空闲了,想找你聊聊。

杜一鸣说:好呀!你过来吧,我请你喝酒,我也真的想你了,到了打我电话,我去车站接你……。

王秋实买了去东莞的车票,匆匆赶了过去。出了车站天都快黑了,他站在路边看着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心里嘀咕,咋还没看到杜一鸣的奔驰车呢?

正在焦急时,忽然一辆电瓶车开到了身边,司机摘下头盔冲着他喊:老王,看什么的呢?我在这儿。快点上车

王秋实定晴一看,原来骑电瓶车的人正是杜一鸣。他还是年青时那副放荡不羁的样子,王秋实忙跳上车,两个戴上头盔走了。路上王秋实心想,是不是有钱人现在都崇尚绿色环保了,都不开车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你的奔驰车咋不开呢?

杜一鸣答到:卖掉了。

王秋实一惊,不再问了。不一会他们到了一个小餐馆,老板热情安排他俩在一个小雅间,俩人坐定后,王秋实又问道:你的车咋卖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着老王疑惑的样子,杜一鸣微微一笑说:这两年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去年投资股市,没多久大盘暴跌结果亏惨了,血本无归。这两年网购盛行,实体店的生意也不好做,我的百货公司也接连亏损,后来也关门了,房子,车子卖了才偿清了债务。我现在总算无债一身轻,现在又在开网店,这叫与时俱进……。

杜一鸣侃侃而谈,平静的就象讲别人的故事一样。

王秋实听得心潮澎湃,没想到这两年杜一鸣的生活竟有这么大的变化。真让人感叹命运多舛世事无常。想想自己的现状不觉悲从心起。本想投靠老朋友,让他提携提携,没想到他现在比自己还惨。他一言不发端起酒杯喝了起来,一杯接着一杯,仿佛杯中之物就是那些失意,委屈,不满,郁闷……。

杜一鸣看出了他的情绪,他说:说吧,今天来找我喝酒,肯定遇到什么事了吧?说出来会好受一些。

王秋实愣了一会,所有的情绪被他的这句话点燃了,他再也控制不住,扒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杜一鸣也不劝他,在一旁自斟自饮起来。他知道能在自己面前哭得如此失态,那是真正当自己是朋友。人生中能有这样的朋友是幸运的。

好一会,老王不哭了,他抬起头把自己失业以及眼前的困难都说了出来。最后又说:本来以为你这里还有条路走,没想到你也碰到困难了,老天爷真不长眼,不给我留条活路。

杜一鸣听完后点了一支烟缓缓地说:还记得我们刚打工时的情形吗?那时一副行囊就是我们的家当,当月的工资就是我们的身价,那时我们一无所有却无所畏惧,跌倒了再爬起来,从来就没怕过什么。倒是现在,拥有的东西多了,反而瞻前顾后,畏手畏脚,没有想法,没有激情就是混吃等死。

王秋实说:现在是没那个心劲了,人到中年,工作又不好找,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杜一鸣说:人到中年又咋样?到了中年就可以不动如山了?就可以抱着保温杯指点后生了?生存本来就需要争取,什么时候成了理所当然?哪有那么完美的人设?

王秋实又说:可是我们这个年龄,精力体力都跟不上了,再创业恐怕都不行的,再说我一个区域老总放低身段和年轻人一样的找工作,我的脸往哪儿搁?

杜一鸣说:你又错了,前红塔集团的老总褚时健,一生历尽坎坷,70多岁了还出来创业,靠种植橙子又东山再起,人家当年比你风光吧?人家就可以放低身段何况你?再说我吧,这几年赔光钱和公司后,我痛定思痛总结经验,现在从网店开始,目前已有了眉目,相信不出几年,我一定可以东山再起。这是一个速生速朽的年代,没有哪个行业能为你提供一世的安稳,所有人都要做好失业,转轨,重启的准备,咱不能以不变应万变,就象手机出现call机倒闭一样,与你的职场规划没有关系,与人生的前半场没有关系,而是时局至此,势不可逆……。

杜一鸣滔滔不绝既象是对王秋实说,又象是对自己说。老王这下如同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了:是呀!在社会发展的浪潮中,我们只是一个随波逐流的普通人而已,承认自己的普通就好了,就没有那些牵绊自己的桎梏了,想生存,总会想到办法的,但有个前题,你不能怂。

王秋实举起杯说:说得好!我们兄弟就应该拿出当年的勇气,我们不能怕,更不能怂,我明天就去找工作,想办法挣钱养孩子,供房子。

杜一鸣说:好,这就对了,单枪匹马你别怕,一腔孤勇又如何?一路上你不是一个人在作战,有我在你身边,你可以哭,但你不能怂,来,干杯!

两人相视大笑,豪气冲天,仿佛又回到二十年前。

那晚王秋实醉了,杜一鸣扶着他去了一家小旅馆。他睡得很死,也很踏实。直到中午才醒。

下午杜一鸣骑着电瓶车送王秋实去坐车,分别时王秋实说:以后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谢谢你,这是你给我的最好的帮助。

杜一鸣说:好!相信这个世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好好干,别灰心,记住资产本来就是危急时用来解难的,顶不住了就卖掉一套房,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加油!

王秋实用力拥抱了他一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去的路上王秋实的心情非常开朗,天是蓝的,地是绿的,一切看上去又生机勃勃,又充满希望。

赶回深圳,走出车站天已经快黑了,王秋实急着往家里赶,忽然听见路边有人在喊:看相算命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为你指点迷津,化解灾难……。王秋实一看算命的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中年人,戴副眼镜,圆圆的脸盘,穿一身僧服,倒有几分大师的气质。王秋实平时不信这个,但今天鬼使神差地坐到对面,他问道:算一次多少钱?

算命的说:10块钱。

王秋实伸出左手说:好,给我算一次。

算命的抓住他的手,嘴里念念有词,好一会才说:老板应该是最近有难,我算你命中此时必有一劫。

王秋实说:是的,现在碰到了困难,有办法化解吗?

算命的说:老板福大命大,自有贵人相助,定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王秋实笑了:请问贵人是谁?

算命的说:你的贵人就是你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朋友,关健是自个儿要成全自个儿,遇见生命中那个最好的自己,就是你今生最大的贵人。

王秋实哈哈大笑:好!说得好!这话听着提气。说着他从钱包里掏出50元递给算命的说声:不用找了。然后起身而去,背后听见算命的连声说: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他感觉自己走路都是带着风的。

他在路边等车时,发视那个算命的中年男人也向他这个方向走来,忽然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迎了上去,那个男人跑上前伸手接住孩子,兴奋地原地转了一圈,然后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挽着女人一起向前走,他的步伐是那么的坚定与自信,女人温顺地依偎着他,幸福的笑着。快走到跟前时,王秋实背过身去,只听见算命的男人对女人说:刚刚最后一单,有个老板给了我50元,真是遇到贵人了,今天你就别做饭了,我们去外面吃火锅……。

老王转过身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远去的背影感慨万千,幸福原来如此简单,生活就是这样,你简单对它,它也简单对你。男人不管你身处何位,在家里都是顶梁柱,也许在别人眼里你什么都不是,但在家人眼里你就是一片天。想到这里老王眼眶湿润了,他拿出电话打给老婆:我等会就到家了,我们一起吃晚饭。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生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7/04 15:53:36
    • 分享到:
  • 结束的有点突然,我还打算看看后续怎么崛起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500
  • 9
  • 73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