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浴血川南
  • 点击:1078评论:32019/07/01 21:28

前言

那是一段传奇的岁月,红色革命轰轰烈烈,武装斗争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当年革命的火种传到哪里,哪里便会燃起熊熊烈火,涌现无数为之奋斗和献身的英雄和烈士。位于川南偏远小县城——兴文县也一样,一个叫秦青川的本地年轻人,机缘巧合,留学法国,加入周恩来领导的少年共产党,上世纪二十年代,把共产主义思想带回了老家兴文,兴文革命之火,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在兴文这个革命老区实地走访了数周时间,在这个老区里,红军游击队的足迹遍布每个乡镇,处处流传着这些英雄的故事,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为了革命理想,毫不犹豫地投身到战斗里,谁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活着,但活一天,就要战斗一天。

类似兴文县这样的县级革命老区,遍布除新疆、青海、西藏以外的二十八个省。光是四川省就有八十一个。在走访的过程中,我们每天都被感动。书上的文字,只是纯粹的故事。而把故事融入这些英雄战斗过的土地,文字受了土地的滋润,也会活起来。这便是我们不停行走探寻这些英雄故事的初衷。

这篇文章里,红军长征也是主题之一,为此,我查阅了不少资料,有几支青年军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几支军队,军团或军队首长们年龄都只有二十多岁。现摘录如下:

红二方面军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26岁,政委王震26岁,参谋长谭家述25岁。

红四方面军红四军,军长王宏坤25岁,副军长许世友29岁。

红四方面军红三十军,军长程世才22岁,政委李先念25岁。

而当时中共中央总负责博古27岁,遵义会议后,王稼祥接替博古位置时也才28岁。

其它的就不多举例了,当时的中共中央和红军,师级以上将领,大部分年龄是二字头。本文所写的几个阶段的英烈们,在他们牺牲时,也都不超过三十岁。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或许我们可以回过头来,也审视一下自己,二十多岁时,我们又在做什么或者做了些什么呢?


朱德碑

听说香水山上有块朱德诗碑,一直想抽空去看看。在一次聚会上,我跟志愿者周四哥聊起关于朱德碑的事,周四哥马上说我找对人了,他说他是印酬大师,是香水山寺住持方丈印中大师的师弟。我还没明白过来,旁边的人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印酬大师就是应酬大师,周四哥是业余品酒师,应酬自然多。不过周四哥的确跟印中大师很熟,当着我们的面,跟印中大师打了电话,便约好了上山时间。

朱德碑立于香水山山顶,原来的芙蓉寺旧址,芙蓉寺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印中大师亲自带我们一行人上了山顶。山顶有一小块平地,用矮墙围成了一个院子,建有几栋铁皮房,为信佛居士的临时住所,其中一间供着一尊佛像,禅烟缭绕,印中大师每天都要上山来上香。院子的正中间,便是著名的朱德诗碑,诗碑连着巨石基座,总高度达三米,诗碑上用隶书刻着朱德的一首七律:

已饥已溺是吾忧,急济心怀几度秋。

铁柱幸胜家国任,铜驼漫作棘荆游。

千年朽索常虞坠,一息承肩总未休。

物色风尘谁作主,唯看砥柱镇中流。

这是朱德在1916年随蔡锷将军讨袁护国时,任第三支队队长,率部击败川军后,在古宋休整,前后半月有余。闲暇之时,朱德带随从数名,同游香水山,触景生情,即兴呤诗,副官把诗写芙蓉寺墙壁上。芙蓉寺被毁三十年后,为纪念朱德元帅,弘扬革命传统,1987年由兴文老干部们集资重建诗碑。

自1916年率部离开古宋后,朱德没有机会再次过来,时隔九年后,却在苏联东方大学学习时,结识了一位来自古宋的同学秦青川。正是这位叫秦青川的27岁的年轻小伙子,把共产主文革命的火种带回了兴文,在兴文的广阔的土地上,生生不息地燃烧了近二十年。

1919年12月9日,秦青川从上海启程,和聂荣臻等150名学生,乘远洋轮船赴法国,飘洋过海求学。当时的秦青川意气奋发,热血澎湃,出身于川南小县城,能走到这一步,挺不容易。而在法国,等着他的将是更为艰苦的生活,勤工俭学是中国文弱学生破茧成蝶,成为坚定的民主革命战士的一场艰苦的修行。秦青川写信回来说:“我们时而是工人,时而是学生,工作吃饭,吃饭工作,不工作便不能吃饭”。逆境出人才,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锻造出了许多未来党和国家的杰出的领导人,如周恩来、邓小平、聂荣臻、陈毅等。

秦青川入法两年后,于1922年9月,加入周恩来领导的少年共产党,随后转为中共党员。1925年经党的安排,赴苏联同朱德等30人进入东方大学学习军事。一年后同朱德被党中央派回四川做军运工作,出色的完成了改造第七混成旅的任务,后该旅于1929年发动起义,成为红军四川第一路军。

因政治环境的变化,1928年2月,秦青川秘密返回家乡兴文休整待命,在女校和高等小学授课,发动群众,宣扬革命。培养了青年学生刘复初、文功元、常化知、张友德等后来的兴文党组织骨干。

可惜革命之路刚刚开始,却英年早逝。1929年初,秦青川突发重疾,由于躲避当局追捕,没有得到及时医治,于2月21日不幸辞世,临终前捶胸疾呼:“大事未了!大事未了!”。外面的世界已风起云涌,革命的大风暴即将来临,而他却只能卧病在床,抱憾而去。在秦青川去逝的一年多以后,他在苏联军事学院的同学朱德,已经不再是登香水山时的迷茫青年军官,他同毛泽东在井岗山建立了中央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任总司令。朱总司令带领红军在随后的二十年里,横扫五湖四海,一统中国。

“物色风尘谁作主,唯看砥柱镇中流”-这个胸怀大志的青年军官,他在借诗来宣告,看这莽莽世界,群龙无首,乱七八糟,以后就看我的了,只有我才能把这个浊世变清流。他最终实现了他当年在香水山吟诗时的夙愿:他和他领导的红军以及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才是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造福万世。


血战凌霄城

凌霄城,建于凌霄山顶。山顶有水源,常年不竭,有土地百亩,可耕种粮食,寨门下便是万丈悬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此险要之地,自古以来便是兵家战略要地。从史料和地方志上来看,民国前的凌霄城上有过多次大战。其中以南宋长宁军抗元最是惊魂动魄,其时,长宁军的一去,在凌霄城上驻扎抗元长达九年。而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一战是明万历年间的汉僰凌霄城之战,那一战,凌霄城上的僰人只坚持了三天。我们为此特意去实地探查了凌霄城。的确,凌霄城的寨门前只有羊肠小道相通,两侧都是万丈悬崖,只要守卫得当,凭冷兵器时代的武器,是很难想象三日就被攻破。时隔四百多年,后人已经很难猜测当时的情况。

无论如何,凌霄城的雄险再次被一班血性汉子所证实,那就是共产党所领导的四川第四路红军游击队。队长王泽嘉,政委袁敦厚,都是邻县长宁县人,凌霄城之战后,两人均壮烈牺牲,时仅28岁。

28岁,多好的年华!正是青春怒放的时候,大部分人在这年纪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可这些年轻人,却扛着枪,为理想和革命和抛头颅洒热血。我站在凌霄城山顶的残砖断坦上,环顾四周,不禁万般感慨。王泽嘉和袁敦厚,他们的家境并不是贫困,甚至可以说相当的富裕,特别是袁敦厚,其父当时已是太平乡数一数二的大地主、乡团总。袁敦厚放在少爷不当,跑去闹革命,很多人都不理解,更有甚者,袁敦厚领导的长宁农民武装第一枪,打的就是太平乡公所,其父的老窝。

1030年2月1日,袁敦厚、王泽嘉率领战士180余人进驻凌霄城,开僻根据地。引起四川军阀刘湘恐慌,紧急派沈眉荪带两个营的正规军,会同各县民团数千人进行围剿,多次组织进攻,都被成功地阻击在寨门外,进攻兵士非死即伤,无法推进一步。同时,敌军多次组织王和袁的亲人上山劝降,都无功而返。“生应当人杰,死亦为鬼雄”,王和袁就是这样回答他们的亲人的。

无奈之下,孙眉荪只有以围代攻,任何人都不准上下山,企图困死山上的将士。王和袁率领众人在无任何外援的情况下,苦苦支撑了四个多月,直到1930年6月7日,弹尽粮绝……

凌霄城,不愧为英雄之地。南宋的长宁军守军和红军第四游击队队员,每一个人都是英雄。在山顶,我们看到唯一的一栋完整的两房土屋,目测有六七十平方,并排找地铺可以睡三四十人,隔壁的三圣庙当年还没有被拆,占地面积约有二百平米,可以容纳七八十人。山顶已没有其它完整房舍,多余的人便只有露营了。或者,一半人入屋休息,一半人防止警戒,轮流休整。这样神经紧绷连续四个多月,多少人能受得了?这是一群铁铸的汉子,如果明朝的剿夷总帅曾省吾碰到的是这样一群汉子,估计他也没有可能得意洋洋地在他的《平蛮报功疏》写上:“三日破凌霄”了。

我打心底里希望这个故事有个更好的结局:王泽嘉和袁敦厚准备了足够半年多的粮草和足够的粮食种子,比如高粱和玉米等,一年收两季,做好长年抗战的准备。如此一来,敌人就没辙了,正规军不能长守,敌退我进,敌进我守,很有可能在兴文拓展出一片完整的根据地来。最坏的情况,坚持五年,等到1935年2月红军长征过兴文,也能得到红军救援而解围。

但假设毕竟是假设,一穷二白起家的游击队,筹集粮草并非易事。事实上,在粮草供给问题上,王泽嘉和袁敦厚也提前做了安排,他们派了二个支队在山下筹集粮草武器和军费,同时策应战斗,没想到支队在云南长官司被团防打散,没有粮草武器和后援的支持,后果可想而知。据《兴文县志》记载:6月中王泽嘉和袁敦厚率众下山突围,被敌军发现尾追,激战于长宁县青山乡,袁敦厚为掩护王泽嘉和主力部队,壮烈牺牲。王泽嘉率余部转移到兴文周家乡,遭敌军阻击而牺牲。敌人随即展开大搜捕大屠杀。兴文历史上第一支红军游击队和惟一的一块还未成形的根据地建设以失败告终。

但兴文革命的火苗并没有熄灭,凌霄城之战后,剩存党员转入中共宋兴特支继续战斗。四年后,年仅二十四岁的宋兴特支书记刘复初又一次扛起武装斗争的旗帜,成立红军南六游击队,打乡团,打土豪,破仓分粮,威震一方。


红军岩

如果你跟任何兴文人问兴文最有名是什么?他们都会很自豪的告诉你,在兴文,最出名的地方就是兴文石海,现在是国家级风景区,是联合国第二批世界地质公园之一,我国喀斯特地貌发育最完善的地区之一,兴文石海是兴文旅游的一张名片。

我们问当地志愿者,石海除了僰苗文化外,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人文因素吗?石海景区对僰苗文化打造我们也略有耳闻,已经建好一座全竹木结构苗寨和一座全石块结构的僰寨,僰苗文化当然是石海人文不可缺的一部分,但毕竟是新建的景区配套,我们对真正古的东西其实更感兴趣。志愿者也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人,他明白我们的意思,当即告诉我们,大漏斗南侧叫红军岩,当年有一个女红军在那里跳崖牺牲。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红军游击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暁霞囡4举人2019/07/07 11:06:26
    • 分享到:
  • 这文笔,真服气
  • 回复
  • 首先为革命牺牲的无名英雄点赞,其次,希望作者继续更新这类记录历史,探究真相的作品。
  • 回复
  • 红与黑,你什么都能写,就服你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2807
  • 16
  • 150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