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石洲口述史
  • 点击:1440评论:102019/07/04 10:15

广义的白石洲指深南大道南侧的白石洲村与深南大道北侧的下白石村、上白石村、塘头村、新塘村,一共五村。


如果在白石洲没有任何规则的握手楼当中有一间深九米宽三四米,上覆灰瓦人字坡面屋顶的一层小屋,你一定不会留意;但如果是完全一样并列的九间呢?你一定会留意吧;如果并列的九间隔着一丈宽是同样并列的九间呢?你一定会惊讶了;再进一步假如,这样一排还有同样的一排呢?两排还有不够,三排也不够,四排还太少,一共是五排呢?那么你是不是一会问:白石洲里真的有这样的房子吗?

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的呢?

你是否会生出很多疑问呢?

答案是一定的。

这就是白石洲五村之一的塘头村的最古老的建筑群,只是现在它已经被列入危房,一些老房门楣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金黄色横批还在;没有人居住的老房都挂着一把铁锁,瓦楞上也长出或高或低的青草,

它是白石洲里最古老的房子,也许它会成为白石洲最早消失的老房子。

所以我想说说它们。

每次从它跟前走过,我会看看那瓦片上破损的面积是不是又变大了呢?瞧瞧从刷着水泥的墙体中突围出来的黄土是不是又扩大了呢?

是的,它已经步入暮年,它的寂寞与周边的握手楼交头结耳相与言欢构成强烈的反差;城市的灯火辉煌光与它的暗淡同样是一种反差。

这种反差六十年前已经存在,只是这种反差是五排十栋九十个房间热闹与周围的寂静形成对比。

六十年前这里是怎么的样子呢?与中国南方最为普通的小丘陵没有两样,小山上有树木,也有经济作物——荔枝、龙眼,小山的西南面有个叫下白石的小村落,村落周围有大面积的田野,种有水稻也种花生甘蔗,村里的百姓要么到村子一里外的海里打鱼,要么在滩涂上养殖生蚝。但到1959年情况有了变化,当年的11月,广东省佛山专区农垦局在此创办了省属国营企业沙河农场。(1951年,根据党中央、国务院“一定要建立我们自己的橡胶生产基地”的决定,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两个整师、一个独立团的两万多名官兵为主体组建了华南垦殖总局,叶剑英元帅任首任局长。沙河农场是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的延续。)下白石村划入国营农场,对于一直以靠海谋生、种田糊口的百姓是一件喜庆的事情,划入农场的还有下白石村南边沿海而生的村落——白石洲,下白石村西北边上的上白石村,以及更远点同样在西北方向的新塘村。农场的面积很大,有12.863平方公里,东到康佳集团(已经拆除)东边的小溪,即靠近今天的侨城东路;西到大沙河;南到海边(填海之前),北到今天的北环路。农场在这个范围以内,种植着荔枝、水稻等农作物;南面临海有两三平方公里的滩涂上修建蚝田。

在广阔的农场内,除了原来四村村民一层楼的房子外,就是起伏的小山坡与大面积的田野,当然还有无边的海。但农场是一个国营单位,对于五六十年代的人来说,能进入国营单位那是很光荣的事。于是塘头村就在这样的光荣的背景下加入了国营单位。

那么塘头村凭什么加入沙河农场呢?

这就得追溯到历史,1956年宝安县人民政府决定在南头公社石岩大队拦河蓄水,修建水库(铁岗水库前身)为西乡、沙井等公社农田灌溉之用,铁岗、新祠堂、下埔村、塘头村四个村庄和大片农田要被淹没。塘头村有上百户人家,但并不需要整个村庄都被淹没,只有地势低的要搬迁,其实搬到地势高的地方也是可以。据塘头村池姓老人叙述:1959年的搬迁是由宝安牵头,移民办公室组织,搬迁工作队进驻塘头村。当时名叫曾灸、吴季的两位同志就是被派驻塘头的工作队队员。塘头村只允许部分村民搬迁。搬迁的地点:一为宝安县政府区域(1949年10月16日宝安解放.1953年,因深圳镇连接广九铁路,交通便利,人口较多,工商业兴旺,宝安县政府从南头迁至深圳墟。县政府就在蛟湖路一带,也就是东门老街西北面的一片沼泽地。县政府的旧楼在1979年以后被用作了深圳经济特区管委会的办公楼,再后来拆掉了旧楼,盖起了深圳迎宾馆)的蔡屋围,从事种花、养金鱼工作;二是国营沙河农场,以耕种为产业,经过当时的几位群众代表多次考察认为国营沙河农场,生活比较有保障,最后确定搬迁到白石洲,搬迁68户人家,486人。这68户人家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先由村民先申请,工作队政审,沙河农场以吴根同志为首的工作组负责接收工作。所有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及以前偷渡去香港的人员不准搬迁,这是基于保证边防的安全,以及不损害国营农场的形象;搬迁的地点与人判断确定,但沙河农场并没有给他们提供住房,只提供了一块土地,就是杜鹃山的余脉(杜鹃山的主峰在华侨城中学初中部的后面也就是现在的燕晗山郊野公园,现在华侨城里还有杜鹃山路)的西坡,当时山上种有荔枝树,但仍然是荒山野岭,有不少埋人的坟地,房子就依山修建,在房子没有修建完成之前,这些搬迁的人家就分散寄居在在上白石和下白石村里,住是村民的破旧房子,但还是不够,大家互相帮助克服。

经过58、59、60年三年时间房子陆续建好,搬迁也宣告完成,安居房井然有序地被建造出来,十栋房屋分两列,一列五栋均匀布置。每一栋的格局一致。建筑为一层,每栋九个开间,每间进深9m。,一个开间为3.5m。屋顶为双面坡,上覆瓦片。村名还叫塘头村。村子的南边是下白石曾氏宗祠,在曾氏宗祠边挖了一口水井,而这口水井的位置紧邻着下白石村的祠堂。瓦房的东南方向,有一个仓库用于储藏粮食,其建筑形式和瓦房类似,现已拆除。而瓦房和南面水井之间的空地曾经是一个农用晒场。据说曾氏宗祠的占地面积在114㎡到180㎡之间,坐北朝南。大门门匾上书“曾氏宗祠”,进门是一进院子,而后是拜堂,拜堂大门门匾书“安邦定国梁”。在后来的“四清运动”中毁于一旦,如今在它的上面建成了握手楼了。

修建这些房子进展缓慢是由于这些安居房本来是国家建的,但是当时国家经济困难,就改由集体修建,修建的任务是水库的水放到哪个公社,哪个公社就掏钱给修建;当时物质贫乏,连石灰都没有,房梁也是旧村拆下来抬来翻修使用的;房子修建不用图纸,请搞土建的工程师指挥建造,因为格式一样,又只有一层,设计并不复杂。房子修好了,还挖了水井,经过三四年的修建,分散的塘头村村民终于住到一起,他们的身份也变了,成了沙河农场的员工了。搬迁来的塘头村员工有三位党员,他们抓生产以种粮食为主;组织了青年突击队,组织民兵连与边防部队一起站岗放哨保卫海边防线;当然还有一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当时搬迁出来的村民思想认识都很高:在政治上有高人一等的地位。政治上,这种从农民变身农场职工的转变让他们更加体面。进入农场,服从单位领导同时也是对国家的服从,能够进入单位符合中国当时主流社会对个人身份的认同。在经济上,凭借优秀的政治成份而搬迁的村民进入单位,也被认为获得了一份生活的保障。每个劳动力月薪19.5元人民币也有人说是16.5元人民币,但比附近公社大队社员就好多了,对于村民来说,当时沙河农场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加入农场并没有失去土地,他们和其他四村的村民一起,耕种在农场12.83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就这样原来的白石洲四村就成了白石洲五村了,原来分散的村民就成了沙河农场的员工。当他们成为员工之后,他们在得到的同时也失去了作为一个村民应该保留的东西,比如自己的传统文化,自己的根基,无论是在作为建筑的物质形态上,还是在生活中的仪式和行为上。改革开放以后,深圳很多村落当年被破坏的传统宗祠都被村民保留或者得以恢复,而白石洲的这些宗祠、神庙、牌坊一直没有得到重建,而且随着白石洲改造更一步推进,塘头村最古老的建筑也会在推土机声中消失殆尽。一旦塘头老屋子消失,塘头村移民最后一点的家园情结也将随之消失,塘二代,塘三代将是没有根的村民了,而且他们要寻根也将无从寻找,最初的塘头村也在因1994年铁岗水库扩容之时,在1999年全村搬迁。塘头村村已经没于水中。从网络上查询了以下内容:

明清时期,陈氏、邓氏先祖最早在此开村(塘头村)。清康熙年间,池氏先祖也从福建汀洲(龙岩)迁来建屋立村。原塘头老村位于铁岗水库上游,和尚岗山岭下西坡,明清时期,塘头村属新安县南头乡。中华民国时期,属宝安县南头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亦属宝安县南头乡。1955年成立初级社后转高级社,1958年公社化时(当时属南头公社石岩大队管辖)。1958年修建铁岗水库,把位于低洼处被水库淹没的一半村民,搬迁至现深圳市南山区白石洲,建塘头新村,位于山岗高处的村民则留在原地;1961年7月体制下放时属石岩公社管辖。1963年1月,撤区并社,塘头村并入南头公社。至1975年属石岩公社白芒大队管辖。1976年,塘头村改称燎原大队。1980年10月,划属塘头大队。1984年,改为塘头乡,乡驻地塘头村,辖塘头和应人石2个村,169户,829人;耕地面积939亩,其中果园旱地126亩,以水果为主。1993年,将塘头乡分为塘头村和应人石村。1994年铁岗水库扩容,该村下余村民也被纳入移民搬迁计划,自1995年至1999年全村整体搬迁至2公里外相对平缓的山顶,在山顶规划新村,平整之后新建别墅式居民新村,老村废弃。2004年7月1日以后,改塘头村委会为塘头社区居委会。

主要姓氏有池、邓、刘、陈、邹等姓氏。第一大姓为池姓,明朝从福建汀洲上杭县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康熙从梅州迁移至本地。第二大姓为邓姓,元明时期从福建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初从梅州迁移至本地。第三大姓为刘姓,明清时期从福建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初从梅州迁移至本地。

现居住白石洲的塘头村居民是老塘头村的一支,假如这些老房子能长久在存在是不是他们最初的记忆,百年之后,几百年之后,甚至千年,在高楼林立的白石洲高层建筑当中有这么一块作为记载历史的地方,那必将成为一道白石洲的风景,甚至是深圳的风景。


塘头村68户人家搬迁到白石洲,是一个大村落,它背靠小山(这个小山的痕迹尚在,从塘村老房子后面一直到沙河小学,只是建满了握手楼)前面是一片农田,田里种的是水稻、花生、甘蔗等作物,一年四季也都是绿油油的;远处就是尘土飞扬的沙河路(现在的沙河街),隔着沙河路还是一片的农田,然后就是沙河,对岸是大冲村。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白石洲 历史 现在 将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师父1布衣2019/07/10 09:46:52
    • 分享到:
  • 感谢费主编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7/07 11:04:34
    • 分享到:
  • 看来功课做得很足啊,梳理得一清二楚了。但最喜欢看的还是雷老师讲故事再写一篇
  • 谢谢晓霞,我好好地再读《廉颇蔺相如列传》写一篇《刺客列传》。

    回复

  • 老师傅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 不写,就不好意思
  • 我继续努力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04 14:45:15
    • 分享到:
  • 文中出现不少史料信息,可见作者下了功夫,要是以讲故事的形式表述会更吸引我。
  • 专门网购了一本200元的《宝安县志》,谢谢。
  • 但没有什么用,哈哈。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5870
  • 6
  • 86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