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笛子手的赎罪
  • 点击:4289评论:22019/07/08 10:24

学校来了个笛子手,专职排练初中生乐队。他身材修长,气质儒雅。只可惜有肝病,还是有传染性的乙肝。食堂门口传染病名单贴出来那天,就有人看他自觉带了饭盒。即便这样,大家还是不愿意和他一起吃饭,据说唾沫星子也能传染。可他吹奏的笛曲,却是有传染性的。但凡听过他吹的曲子,都会不自觉地沉迷,仿佛那是天籁之音,可以穿透夜空,洗净灵魂。

他的手指苍白,就像他每天熨烫平整的白衬衣,还有一成不变的生物钟一样,有种病态的美丽。刚来一年,大家就发现他每天的生活,几乎可以当钟表来对时。早餐,他会准时七点迈入食堂,八点整,他工作室一定会传来笛音,中午十二点,他工作室的午休帘会拉紧,傍晚六点,他肯定会到校门口拐角的小吃铺点一碗三鲜馄饨。在众多女老师眼里,他几乎是个完美的男人,帅气、克制、深沉、有内涵,除了那病。

那天早晨,笛声即将结尾,我正路过他的工作室。大概刚从沉浸的情绪中苏醒,他的神情有些黯然。

“早!”他的声音像是被他刻意保护着一样,不带一点沙哑。

“早。”我客套地说。

“进来喝杯茶吧!”他小心地放下笛子,窗口飘出一股浓郁的茶香。

工作室里整齐地摆着一排排乐器,锃亮的小号、装在琴套里的小提琴,萨克斯管、闪着光的打击乐平锣和大小鼓。阳光从敞开的窗户倾泻而下,地板上每个物件的影子都刀削般干净利落。

“这首曲子是明月千里寄相思。”他大概猜到我不会拒绝,便把沙发上的一本书拿了起来,放到茶几一边,我注意到那本书是《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书页蓬松,封面却是崭新的。

“白茶,爱喝吧?”茶几上放着一个两人用的简易茶座,他用滚烫的开水很小心地烫了杯子,才把茶递到我跟前。“银柳雪芽。”

“不打扰您练曲子吧?”他恪尽职守的工作态度早就出了名。

“影响你写作,倒是我不好意思呢!”他悻悻然一笑,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茶。还没等我回答,就意味深长地说,“天气这么好,适合喝茶讲故事。”

关于他的事儿,我多少是知道点儿的。据说他处事低调,特别孤僻,而且有洁癖。因为年轻时俊美,婚姻生活很不幸。但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没人说得清楚。

“音乐是有魔力的。”我没想到他会这样开头,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

“我一直认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有使命的,我注定应该成为一名音乐家。”他的眼神坚定,似乎忘了自己鬓角的白发。“只有当我站在音乐厅的舞台中央,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态让我有点不自然。也许,艺术家都是神经质的吧!我不好露出怪相,认真正了正自己的表情,听他继续说下去。

“我就是在那样狂热的年纪里,认识了我的第一任妻子。她迷恋我,迷恋到即使知道我的病,也要嫁给我的地步。现在想想,她是多么单纯、坚定。而我,也认定:无论自己多么无理取闹,她也会支持我的梦想。所以,她不顾家人的反对,义无反顾地嫁给了我。”

“为了爱情,她不让我有任何避讳,不出半年,我的病就传染给了她。她不得不和我吃一样的药,回避医生不让吃的东西……即便这样,她总说自己是幸福的。而且,她想要个孩子!”他苦笑了一下。

“孩子!对于还没出名的我,简直就是拖累!我坚决反对,并赌气搬出了我们的房子,一个人住进了单位。反正房子是她买的,我根本没钱。但是,我不能丢了我的梦想,我没日没夜地练曲子,尝试各种类型的创作。每当我拿起笛子,我总觉得自己离梦想近一点。那种感觉,才是真正的幸福。我厌恶婚姻,厌恶女人,并开始厌恶她。”

“一年后,她带着一身的病痛,离开了我。从此便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说来愧疚,在这座城里,她明明有安稳的职业,优越的生活,她都放弃了。最重要的是:她带着我留给她的病,走了。”

“而后的五年,我带领着我的乐队,越走越高。最巅峰的时期,曾经应邀到奥地利国家音乐厅演出。可是,这又有什么了不起呢?我除了拿到那些水晶奖杯,还有废纸一样的奖状,再也没有什么了。那些鲜花,掌声……像烟花一样,瞬间就过去了。我依旧没有出名,我不过是个乐队的培训师,一辈子也不过如此。”

“从奥地利回来,我终于意识到这一点,开始反省我的人生。我不可能走得更远了,我的气息已经不够,肺活量也达到了极限。稍微长一点的音,我吹起来都费劲,我的精力大不如从前,我知道我正在走下坡路。没规律的饮食和糟糕的作息时间,让我身体每况愈下。我想,我需要一个家了。”

“正在这时,另一个女人走进我的世界。她爱我,关心我的身体,仰慕我的才华。她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前任,但是她理智,也有耐心。我犹豫了一年,才和她结婚。那时,我俩都已是三十多岁的人了。”

“然后,就是孩子。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女人都想要个孩子!要知道,我厌恶这些拖累。可是,她硬是从我那里得到了孩子。我没法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我需要自由,很多自由。于是,我又犯病了,我逃跑了,我又躲回了单位。我需要自由的空间,要不然,我没法呼吸。我的梦想还没实现,我要创作,要演奏……我必须成为我想要成为的那个人。我不能容忍世俗生活。我必须每天练曲子,吊嗓子,穿干净的衬衣,每周听一次音乐会,吃法式牛扒,喝星巴克的热咖啡……我不能容忍奶瓶和纸尿裤……”

“是的,孩子还没一岁,我就离婚了。我又伤害了一个女人。”

他的口气那么真诚,心事又是那么坦率,仿佛造成这一切的是那糟糕的人性和狂热的梦想,和他本人毫无关联。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为了不让他难堪,我悄无声息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他迅速看了我一眼,接着说:“人,年轻的时候,运气总是不错的。但是,越往后越不走运。”他也端起茶,小口抿了一下。

“去年,我父亲去世了,比我大五岁的姐姐也刚走。这病是致命的,说不准哪天就轮到我头上。这样想想,我的后半生,再不努力就废了。而且,我必须要去赎罪。”

“怎么赎?”我不客气地问。

他略微停顿一下,长叹道:“我也不知道,先去找我前妻把!求得她的谅解。”

“那……你的第二任呢?”

“多给她些抚养费吧!不过,我也没有多少钱……我真是后悔,这么多年,我也没攒下多少钱,全部心思都在创作上,对于高端的音乐会,我是没有抵抗力的,多远我都会去。我的心思全在我的音乐上,这是我的使命。我必须舍弃一些东西,才能得到我想要的。”

我想不出可以劝慰他的话。空气凝固一会儿,我才干干巴巴地说:“这,大概就是人生吧!”

他点点头,把茶几上的书推向我,说:“这本书不错,借给你看看吧!和你刚才说的论调差不多。”

我不好薄他的面子,拿起书便告辞了。

没想到的是:十天后,他便辞职了。据说什么也没拿走,只带走了他的笛子。

第二天就听到食堂里同事的议论:“刚来一年就辞职!太不靠谱了,说走就走。”“哪一个?”“就是那个有肝病的家伙,身材瘦长,斯斯文文,每天都穿得一本正经,像去演出似的。”“大概又在外面有女人了吧?”“才不呢!听说被人用钱挖走了,年薪六十万……”“我看他病得不轻,家里死了不少人,他的眼睛黄得吓人……”我不敢吭声,好像他的同谋似的,悄悄离开。

一年后,我百无聊赖地在一家书店里闲逛,音响区传来一首熟悉的笛子独奏曲。店长殷勤地将我引到纯音乐区。从架子上取出一张碟片来。碟片包装很粗糙,一看就知道是粗制滥造的盗版碟,上面赫然地印着演奏者的名字,正是他。

我手心一烫,使劲揉了揉眼睛。站在我旁边的店长悄悄在我耳边耳语道:“这位艺术家虽然是中年大叔,但是超帅。你信不信我和他一起共进过晚餐,吃的是法式鹅肝……”女人摆弄了一下衣衫,深恐我不信地向我挤了挤眼睛,“艺术家就是浪漫,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害得我哭了两场……”我勉强挤出个笑来,趁她来不及讲细节,赶紧抽身离开。

回到办公室,我猛然想起他曾借给我的书,急急从柜子底下抽了出来。我抖抖书页,从中掉出一张长条的硬纸条。

我定睛一看,那是一张音乐会的门票。背面赫然写着:诚邀路过我窗前的姑娘。演出时间,正是他辞职的前一天。

  • 1
  • 关键词:梦想赎罪自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7/09 10:11:32
    • 分享到:
  • 艺术家大概都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疯子吧。
    • 黑雪2019/08/19 11:13:39
    • 分享到:
  • 谢谢打赏!回复晚了,请见谅!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75319
  • 17
  • 269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