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田南修鞋记
  • 点击:833评论:12019/07/09 10:43

在深圳的一些小街小巷、城中村的小胡同、墙旮旯、小店铺门口,你会时不时看见一些修鞋的或擦鞋的小摊。他们或坐在一把塑料椅子上,面前放一架黑不溜秋的补鞋机,补鞋机前面放两个塑料凳,凳子下面各放置一双拖鞋,补鞋机侧面放一只不大的木箱。木箱分上下两层,下层放的是各式各样各种尺码鞋跟、鞋帮、鞋底、鞋尖,有男式的,有女式的,全是新的,那是随时给人家破损的坏鞋换上的“零件” ,还有针头线脑,胶水,钳子,锉子等修鞋的工具;上面一层放置的是鞋油、鞋刷、脏兮兮的擦布、石腊、几片塑料或纸皮挡片(擦鞋时插入人家鞋与脚之间,以免鞋油弄脏人家的脚或袜子) 等擦鞋的家什。这样的摊点,一般都提供修鞋,粘鞋,擦鞋等全套服务。也有的小摊点没有补鞋机,一只黑色的皮箱装满了乱七八糟的鞋的“零件” 和一些工具,这种摊点一般帮人家脱帮的鞋进行粘合或缝合,顺便也给人家擦鞋。还有一种小摊点,一张小塑料椅子,一个小木凳,两个简易踏脚架,旁边是一只脏不拉几的蛇皮袋或干脆一张桌面大的塑料布,里面放一些鞋油、鞋刷、擦鞋布、石腊、几片塑料或纸皮挡片等擦鞋的家什,简简单单,他们不修鞋,只提供擦鞋服务。

这些摊点的主人大都是来自内地农村的大叔或大妈,他们脸色赤红,布满皱纹,一看就知道历经风吹日晒,霜冻雨淋。他们穿着简朴,但还算干净,讲究一点的,两只手臂上套着粗布缝制的袖套,胸前围着乌黑的围裙;不那么讲究的,则只在两腿上铺一块油布或一件不知是他自己还是别人丢弃的旧衣服。年轻人,无论城市或内地农村的年轻人,绝对不会有人去做这种营生。

深圳人口密度大,上班簇人数众多,工作节奏快,生活压力大,无论男女,一般都不太愿意自己擦鞋,一是没时间,二是没那个闲心和耐心。鞋子穿脏了或要参加重要活重要聚会,急匆匆走去小街小巷,找到擦鞋摊,往小塑料凳或小木凳上一坐,两只脚朝简易踏脚架上一踏,擦鞋的大叔或大妈就按步就班在你的鞋上从从容容操作起来。不到10分钟,你的鞋便旧貌换新颜,油光锃亮,纤尘不染。你喜笑颜开按事先问好的擦鞋价目递上钱币,然后得意地场长而去。这时候,擦鞋的大叔或大妈则心花怒放,将手中的钱币小心翼翼地装进钱包,脸上荡漾着心满意足的笑容,两边眼角上,立马盛开两朵灿烂的菊花。然后,嘴里又吆喝起来,期盼下一个顾客。随着物价的上涨,擦鞋的价格也在上涨。前几年擦一双鞋2元,现在涨到了5元。尽管如此,擦鞋、修鞋的生意还是相当不错。当然,他们的工作属于便民利民的服务工作,所以受到众多普通市民的欢迎和尊重。

我也属于那种不太喜欢也不太愿意自己擦鞋的人,常常到离住处一两公里处的街头巷尾,找到擦鞋摊点花几块钱把脏了的皮鞋擦擦干净。偶尔也会与擦鞋的大叔或大妈随意聊上几句。

我的两双鞋坏了,一双波鞋,鞋面前端的黑色橡胶贴面与鞋面脱胶,粘贴处形成了一道开口;一双皮鞋的鞋帮与鞋底脱胶,也形成了一道开口。虽不是什么名牌,但两双鞋的鞋面和鞋底都还挺好的,将脱胶处粘回去,再穿个一年半载绝对没问题。另外还有一双皮鞋穿脏了,家里又没有鞋油和鞋刷,想自己擦也擦不了。

一天下午午休起来后,便用塑料袋装着两双要修的鞋,脚上穿着一双要擦的鞋急匆匆朝福田南社区大街小巷走去。可是,当我来到以前擦过鞋的地方,竟然没有发现一个修鞋或擦鞋的小摊。我以为他们怕热,有可能躲到小巷深处或墙旮旯处或小店门口找清凉去了,便自以为是在那附近的几条更小的小巷里,逐条小巷去寻找,找了半个多小时,走得我汗流夹背,头晕眼花,腰酸腿疼,依然一无所获。

难道这些修鞋擦鞋的大叔大妈都去了别处摆摊?抑或改行了?抑或回老家了?我是打道回府改天再来还是继续寻找?我思量着,犹豫着,我又无意中来到了以前擦过几次鞋的那个路口。我心里暗暗思忖,就在这条小巷再找一次,找不到就回去算了。走了10来米,突然看见一位中年妇女在朝路口的一位年轻女子招手,年轻女子走到她面前后,中年妇女说你跟我来,你要买的东西我到里面去拿给你。我眼前一亮,情急之下上前唐突地问道,你是不是修鞋的?中年妇女楞了一下,有点不高兴地说,我不是修鞋的,我是卖水果的!

我立即感觉到自己太冒味了。嘴里尴尬地小声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脸顿时火辣起来。当我正要转身开溜时,中年妇女双眼盯着我手中的塑料袋突然问道:先生你是不是想修鞋?为缓解尴尬,我赶忙对她说,是啊,我想修鞋,但我找了半天没有看见修鞋的。我以前在这个路口看见过修鞋的和擦鞋的,今天怎么一个都不见了呢。中年妇女微笑着说,修鞋的到前面的路口去了。你从这里出去然后左转,走几十米就可以看见一个女人坐在路口,她就是修鞋的。说完,她带着年轻女子朝小巷深处走去。

我按中年妇女说的路线走了10来步。只听中年妇女对年轻女子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带那位先生去找修鞋的,我怕她找不到。话声刚落,便“咚咚咚” 一阵小跑声在我身后响了起来。追上我后,中年妇女对我说,走,先生,我带你去。中年妇女和我并排一边走,一边小声说:先生你不知道啊,刚才来了一帮城管,把我们这些路边摆摊的赶得鸡飞狗跳!我说为什么呀?中年妇女说,听城管说,这几天上面来了人在搞文明卫生城检查。我问那修鞋的是你家亲戚吗?她说,不是,我们都不是一个省的。我有点疑惑甚至有点愚蠢地又问一句: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热心带我去找呢?中年妇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然后答道:咳,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平时有什么事,互相都会照应一下。哦,到了。只见她对一位坐在小巷口的大妈小声说,大妈,这位先生要修鞋。又对我招呼一声,你跟这位大妈去吧。我的任务完成了哈!说完,屁股一扭一扭地原路返回走了。

望着这位我不知姓名的摆水果摊的中年妇女远去的背影,我被她的热心感动得双眼有些潮潮的。我有点后悔和自责,我连“谢谢” 都没有跟人家说一声!

修鞋大妈约摸五十岁上下,大面大目,短发齐肩,上身穿一件红底白色碎花衬衫,下身穿一条牛仔裤。说一声走吧,便在前面领着我朝小巷里面走去,大约走了20来步,便来到了一条与小巷形成丁字型小巷。大妈警惕地朝胡同两边瞅了瞅,似乎放下了心,在丁字路相交的左侧向前走了5、6步,指着地下两张塑料椅子示意我坐下,自己在我对面一米五左右的一张木板凳上坐下,然后侧过身子伸出右手,从墙根下拖出一只黑乎乎的皮箱,拉开拉链,打开箱盖,从皮箱里拿出一块柔软的皮质垫子,利索地铺在屈起的双腿上。说吧,你的鞋哪里坏了?大妈微笑着问起了我。我从塑料袋中取出两双鞋,指着鞋子坏了的地方对她说哪里坏了,又告诉她两双皮鞋需要擦一擦。大妈爽快地说,好嘞,很快就可以弄好。

我半嗔半怨地说,下午找你们修鞋的找得我好苦哇!

大妈微笑着说,别说了别说了。说着扭过头去前后看看,接着小声说,下午城管来了,我们都不敢摆了。

大妈话音刚落,在我身后响起了一串女中音,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话没说完便坐到了我左边一张空着的塑料椅上,原来是一位擦鞋的大嫂,我觉得有点面熟,似乎找她擦过几次皮鞋。

这时,大妈乐呵呵地接过话茬,我才吓死了哩,要不是我手长脚快,三下两下把摆在地上的东西胡乱塞进皮箱里,那都还有一瓶粘鞋的胶水来不及捡起,拎起皮箱就跑,皮箱差一点点就被城管拿走了!

坐我左侧的擦鞋大嫂紧跟着说,我还不是一样,我捡起自己的东西拔腿就往小巷子里跑,擦鞋的脚镫都来不仅收起被落下了,吓得我现在心都还在扑通扑通跳。听说要检查一个星期,要是一个星期都不能摆出来,叫我怎么生活?咳!

大妈一边在用胶水帮我粘鞋,一边咳了一声,尔后笑嬉嬉地说,天无绝人之路,不让在街面上摆,我们可以在小巷里摆。政府要搞检查,我们当然得配合,但我们也得吃饭呀不是,办法总比困难多,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一边聊,大妈则一边帮我修鞋、擦鞋,大概二十来分钟,该修的鞋修好了,该擦的鞋也擦好了。

大妈把两双鞋装进塑料袋,正当我付过修鞋和擦鞋的钱,要起身告辞的时候,擦鞋大妈整个人僵在了那里,脸上死白死白。坐在左边的大嫂也一动不动僵住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紫,嘴嚅动着,想说什么,但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

我疑惑地手提装着刚修好鞋的塑料袋站起,转过身,发现身后原来站着两个头戴大盖帽的城管队员,一个手上提着一只铁制脚镫,另一个手上拿着一支粘鞋的胶水。拿着胶水的城管队员说,大妈,这个胶水是不是你的?然后又转过脸问左边的大嫂,这个鞋镫是你的吧?

大妈和大嫂语无伦次地齐声答道,不是,不是,不是我们的!说着,大妈弯下腰三下两下把修鞋和擦鞋的家什装入皮箱。大嫂则站起身准备离开。

城管队员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紧接着说道,大妈、大嫂,看把你们吓的!你们放心,我们不是来没收你们的擦鞋摊点的,也不是来罚你的款的!我们除了把你们落下的东西送还给你们,同时告诉你们,我们区城管专门划出几条小巷给你们集中起来摆摊点,修鞋擦鞋的一条小巷,卖水果的一条小巷,修单车修电器的一条小巷,这样便于管理,客户也容易找到你们。

那要不要摊位费或其他什么费?大妈问道。

不用。另一位城管队员把鞋镫递给大嫂后答道,这是政府专门划定的,不需要任何费用!

那是那条小巷?大嫂红着脸问一句。

走,我们带你们去!说着,先前拿胶水的城管队员把胶水给大妈之后,一把提起大妈的皮箱,说道,我来帮你提吧。

修鞋大妈和擦鞋大嫂跟在两个戴着大盖帽的城管队员后面,有说有笑,渐渐地远去、远去……

  • 1
  • 关键词:修鞋大妈、擦鞋大嫂、城管队员、有说有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1 09:08:18
    • 分享到:
  • 生活不易啊。点个赞。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600
  • 2
  • 32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