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田南修鞋记
  • 点击:12599评论:42019/07/09 10:43

在深圳的一些小街小巷、城中村的小胡同、墙旮旯、小店铺门口,你会时不时看见一些修鞋的或擦鞋的小摊。他们或坐在一把塑料椅子上,面前放一架黑不溜秋的补鞋机,补鞋机前面放两个塑料凳,凳子下面各放置一双拖鞋,补鞋机侧面放一只不大的木箱。木箱分上下两层,下层放的是各式各样各种尺码鞋跟、鞋帮、鞋底、鞋尖,有男式的,有女式的,全是新的,那是随时给人家破损的坏鞋换上的“零件” ,还有针头线脑,胶水,钳子,锉子等修鞋的工具;上面一层放置的是鞋油、鞋刷、脏兮兮的擦布、石腊、几片塑料或纸皮挡片(擦鞋时插入人家鞋与脚之间,以免鞋油弄脏人家的脚或袜子) 等擦鞋的家什。这样的摊点,一般都提供修鞋,粘鞋,擦鞋等全套服务。也有的小摊点没有补鞋机,一只黑色的皮箱装满了乱七八糟的鞋的“零件” 和一些工具,这种摊点一般帮人家脱帮的鞋进行粘合或缝合,顺便也给人家擦鞋。还有一种小摊点,一张小塑料椅子,一个小木凳,两个简易踏脚架,旁边是一只脏不拉几的蛇皮袋或干脆一张桌面大的塑料布,里面放一些鞋油、鞋刷、擦鞋布、石腊、几片塑料或纸皮挡片等擦鞋的家什,简简单单,他们不修鞋,只提供擦鞋服务。

这些摊点的主人大都是来自内地农村的大叔或大妈,他们脸色赤红,布满皱纹,一看就知道历经风吹日晒,霜冻雨淋。他们穿着简朴,但还算干净,讲究一点的,两只手臂上套着粗布缝制的袖套,胸前围着乌黑的围裙;不那么讲究的,则只在两腿上铺一块油布或一件不知是他自己还是别人丢弃的旧衣服。年轻人,无论城市或内地农村的年轻人,绝对不会有人去做这种营生。

深圳人口密度大,上班簇人数众多,工作节奏快,生活压力大,无论男女,一般都不太愿意自己擦鞋,一是没时间,二是没那个闲心和耐心。鞋子穿脏了或要参加重要活重要聚会,急匆匆走去小街小巷,找到擦鞋摊,往小塑料凳或小木凳上一坐,两只脚朝简易踏脚架上一踏,擦鞋的大叔或大妈就按步就班在你的鞋上从从容容操作起来。不到10分钟,你的鞋便旧貌换新颜,油光锃亮,纤尘不染。你喜笑颜开按事先问好的擦鞋价目递上钱币,然后得意地场长而去。这时候,擦鞋的大叔或大妈则心花怒放,将手中的钱币小心翼翼地装进钱包,脸上荡漾着心满意足的笑容,两边眼角上,立马盛开两朵灿烂的菊花。然后,嘴里又吆喝起来,期盼下一个顾客。随着物价的上涨,擦鞋的价格也在上涨。前几年擦一双鞋2元,现在涨到了5元。尽管如此,擦鞋、修鞋的生意还是相当不错。当然,他们的工作属于便民利民的服务工作,所以受到众多普通市民的欢迎和尊重。

我也属于那种不太喜欢也不太愿意自己擦鞋的人,常常到离住处一两公里处的街头巷尾,找到擦鞋摊点花几块钱把脏了的皮鞋擦擦干净。偶尔也会与擦鞋的大叔或大妈随意聊上几句。

我的两双鞋坏了,一双波鞋,鞋面前端的黑色橡胶贴面与鞋面脱胶,粘贴处形成了一道开口;一双皮鞋的鞋帮与鞋底脱胶,也形成了一道开口。虽不是什么名牌,但两双鞋的鞋面和鞋底都还挺好的,将脱胶处粘回去,再穿个一年半载绝对没问题。另外还有一双皮鞋穿脏了,家里又没有鞋油和鞋刷,想自己擦也擦不了。

一天下午午休起来后,便用塑料袋装着两双要修的鞋,脚上穿着一双要擦的鞋急匆匆朝福田南社区大街小巷走去。可是,当我来到以前擦过鞋的地方,竟然没有发现一个修鞋或擦鞋的小摊。我以为他们怕热,有可能躲到小巷深处或墙旮旯处或小店门口找清凉去了,便自以为是在那附近的几条更小的小巷里,逐条小巷去寻找,找了半个多小时,走得我汗流夹背,头晕眼花,腰酸腿疼,依然一无所获。

难道这些修鞋擦鞋的大叔大妈都去了别处摆摊?抑或改行了?抑或回老家了?我是打道回府改天再来还是继续寻找?我思量着,犹豫着,我又无意中来到了以前擦过几次鞋的那个路口。我心里暗暗思忖,就在这条小巷再找一次,找不到就回去算了。走了10来米,突然看见一位中年妇女在朝路口的一位年轻女子招手,年轻女子走到她面前后,中年妇女说你跟我来,你要买的东西我到里面去拿给你。我眼前一亮,情急之下上前唐突地问道,你是不是修鞋的?中年妇女楞了一下,有点不高兴地说,我不是修鞋的,我是卖水果的!

我立即感觉到自己太冒味了。嘴里尴尬地小声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脸顿时火辣起来。当我正要转身开溜时,中年妇女双眼盯着我手中的塑料袋突然问道:先生你是不是想修鞋?为缓解尴尬,我赶忙对她说,是啊,我想修鞋,但我找了半天没有看见修鞋的。我以前在这个路口看见过修鞋的和擦鞋的,今天怎么一个都不见了呢。中年妇女微笑着说,修鞋的到前面的路口去了。你从这里出去然后左转,走几十米就可以看见一个女人坐在路口,她就是修鞋的。说完,她带着年轻女子朝小巷深处走去。

我按中年妇女说的路线走了10来步。只听中年妇女对年轻女子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带那位先生去找修鞋的,我怕她找不到。话声刚落,便“咚咚咚” 一阵小跑声在我身后响了起来。追上我后,中年妇女对我说,走,先生,我带你去。中年妇女和我并排一边走,一边小声说:先生你不知道啊,刚才来了一帮城管,把我们这些路边摆摊的赶得鸡飞狗跳!我说为什么呀?中年妇女说,听城管说,这几天上面来了人在搞文明卫生城检查。我问那修鞋的是你家亲戚吗?她说,不是,我们都不是一个省的。我有点疑惑甚至有点愚蠢地又问一句: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热心带我去找呢?中年妇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然后答道:咳,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平时有什么事,互相都会照应一下。哦,到了。只见她对一位坐在小巷口的大妈小声说,大妈,这位先生要修鞋。又对我招呼一声,你跟这位大妈去吧。我的任务完成了哈!说完,屁股一扭一扭地原路返回走了。

望着这位我不知姓名的摆水果摊的中年妇女远去的背影,我被她的热心感动得双眼有些潮潮的。我有点后悔和自责,我连“谢谢” 都没有跟人家说一声!

修鞋大妈约摸五十岁上下,大面大目,短发齐肩,上身穿一件红底白色碎花衬衫,下身穿一条牛仔裤。说一声走吧,便在前面领着我朝小巷里面走去,大约走了20来步,便来到了一条与小巷形成丁字型小巷。大妈警惕地朝胡同两边瞅了瞅,似乎放下了心,在丁字路相交的左侧向前走了5、6步,指着地下两张塑料椅子示意我坐下,自己在我对面一米五左右的一张木板凳上坐下,然后侧过身子伸出右手,从墙根下拖出一只黑乎乎的皮箱,拉开拉链,打开箱盖,从皮箱里拿出一块柔软的皮质垫子,利索地铺在屈起的双腿上。说吧,你的鞋哪里坏了?大妈微笑着问起了我。我从塑料袋中取出两双鞋,指着鞋子坏了的地方对她说哪里坏了,又告诉她两双皮鞋需要擦一擦。大妈爽快地说,好嘞,很快就可以弄好。

我半嗔半怨地说,下午找你们修鞋的找得我好苦哇!

大妈微笑着说,别说了别说了。说着扭过头去前后看看,接着小声说,下午城管来了,我们都不敢摆了。

大妈话音刚落,在我身后响起了一串女中音,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话没说完便坐到了我左边一张空着的塑料椅上,原来是一位擦鞋的大嫂,我觉得有点面熟,似乎找她擦过几次皮鞋。

这时,大妈乐呵呵地接过话茬,我才吓死了哩,要不是我手长脚快,三下两下把摆在地上的东西胡乱塞进皮箱里,那都还有一瓶粘鞋的胶水来不及捡起,拎起皮箱就跑,皮箱差一点点就被城管拿走了!

坐我左侧的擦鞋大嫂紧跟着说,我还不是一样,我捡起自己的东西拔腿就往小巷子里跑,擦鞋的脚镫都来不仅收起被落下了,吓得我现在心都还在扑通扑通跳。听说要检查一个星期,要是一个星期都不能摆出来,叫我怎么生活?咳!

大妈一边在用胶水帮我粘鞋,一边咳了一声,尔后笑嬉嬉地说,天无绝人之路,不让在街面上摆,我们可以在小巷里摆。政府要搞检查,我们当然得配合,但我们也得吃饭呀不是,办法总比困难多,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一边聊,大妈则一边帮我修鞋、擦鞋,大概二十来分钟,该修的鞋修好了,该擦的鞋也擦好了。

大妈把两双鞋装进塑料袋,正当我付过修鞋和擦鞋的钱,要起身告辞的时候,擦鞋大妈整个人僵在了那里,脸上死白死白。坐在左边的大嫂也一动不动僵住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紫,嘴嚅动着,想说什么,但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

我疑惑地手提装着刚修好鞋的塑料袋站起,转过身,发现身后原来站着两个头戴大盖帽的城管队员,一个手上提着一只铁制脚镫,另一个手上拿着一支粘鞋的胶水。拿着胶水的城管队员说,大妈,这个胶水是不是你的?然后又转过脸问左边的大嫂,这个鞋镫是你的吧?

大妈和大嫂语无伦次地齐声答道,不是,不是,不是我们的!说着,大妈弯下腰三下两下把修鞋和擦鞋的家什装入皮箱。大嫂则站起身准备离开。

城管队员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紧接着说道,大妈、大嫂,看把你们吓的!你们放心,我们不是来没收你们的擦鞋摊点的,也不是来罚你的款的!我们除了把你们落下的东西送还给你们,同时告诉你们,我们区城管专门划出几条小巷给你们集中起来摆摊点,修鞋擦鞋的一条小巷,卖水果的一条小巷,修单车修电器的一条小巷,这样便于管理,客户也容易找到你们。

那要不要摊位费或其他什么费?大妈问道。

不用。另一位城管队员把鞋镫递给大嫂后答道,这是政府专门划定的,不需要任何费用!

那是那条小巷?大嫂红着脸问一句。

走,我们带你们去!说着,先前拿胶水的城管队员把胶水给大妈之后,一把提起大妈的皮箱,说道,我来帮你提吧。

修鞋大妈和擦鞋大嫂跟在两个戴着大盖帽的城管队员后面,有说有笑,渐渐地远去、远去……

  • 1
  • 2
  • 关键词:修鞋大妈、擦鞋大嫂、城管队员、有说有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宁愿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年纪大了,珍惜温情。小摊小贩与大盖帽城管,永远是一对矛盾,其间的平衡,既需要小摊主有拿纸巾擦拭当街污渍的自觉,也需要城管战士有“枪口抬高一寸”的本心。深圳街头的各种大盖帽,不像老家的那么穷凶极恶,这可能正是很多人爱深圳的原因。当然,结尾,也可以换一种手法,比如,两名城管,是出于个人恻隐,来给两位修鞋大妈送还工具的,其温意,可能会更浓些。文学真实,当然不必过于拘泥生活真实。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7 11:50:31
    • 分享到:
  • 原来六约一棵榕树下有位大叔修鞋兼修雨伞,后来,不见了。说是被城管驱逐。说实话,对城管一向有着难以名状的厌恶,这个词已经因某些原因发臭了。但对集体失望不排除个体的光芒闪耀,深圳确实有这个土壤。当年柏林墙翻越中,那些将枪口抬高一寸的士兵让人肃然起敬。而这种良善的特质在深圳应该是有的,至少我见过。也有穷凶极恶的毫无人性的行为和个体,在对街边小贩的追逐中,那些出手买下货物的良善姑娘小伙,让我看到人性的光辉
  • 而相信这个社会还不至于无可救药。而我们更关心的是,如何为这些底层群体提供经营场所,也是检验权力阶层的良知的方式。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1 09:08:18
    • 分享到:
  • 生活不易啊。点个赞。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314
  • 2
  • 340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非常沉重的话题,愣是让陈老师写出诸多笑声和泪点,面对新冠肺炎,若干迥异的人性在不经意间逐一呈现出来:小人物老王对家人暖暖的关怀;老王老婆,作为家庭主妇,精打细算的生活常态;药店老板娘,人前人后两张皮,大发国难财的丑态,等等。这一系列细节描写,令人啼笑皆非之余,更是让人陷入深思:在突发事件到来之际,国人何时才能淡定?我想,这需要国家政策不断完善、社会舆论正确引导以及个体保持理性心态等多方面的合力。

    黄元罗年货

    2020/2/15 10:36:34
  • 记得你母亲生病时跟我说过,同为医生的我俩深知肝Ca的严重性。在你们精心照顾下,母亲免去了手朮之痛,比同得此病的人多活了很多时辰。你母亲勤劳,善良,是好媳妇,好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儿女,得了重病。你们的孝顺感天动地,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我相信这篇文章是用眼泪与血堆出来的文字,充满爱,充满悲伤,充满痛。母亲已经去了天堂,她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也希望你们团结友爱,把你们的儿女培养成才。

    春风妙语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2/15 1:28:06
  • 两难中的挣扎才是真实而复杂的人性,小说的起承转合都有了,是篇完整的小说。有点遗憾的是,小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因为来源于现实,也不是在特殊的事件中写的是不变的人性,而是故事的模式。没读完一半便猜到故事的结局,而且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相似度挺高的故事,写好一个人一件事已不是简单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情节设计和叙事形式上有所创新。

    半行年货

    2020/2/14 9:30:37
  • 恭喜飞泉获得周冠。文章详实记录作者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是的,人祸不值得歌颂,这次的⺀疫情″虽属不幸,但让飞泉看到村民们纯朴的笑脸下彼此的信任,相信大家能众志成城,抵制疫情。飞泉弟是我认识的很精进的人,勤观察,勤记录,写出接地气,暖人心的文章。我心安处是故乡,疫情过后,大家会回到深圳继续打拼。在他乡念故乡是每个游子的情结。

    春风妙语封村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2/10 1:05:57
  • 文章虽然短小,描写了"宅“家的亲情。你的女儿刚好跟我外孙一般大。今年,大家都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宅”家不串门,为国家做贡献,能更好地陪父母,陪妻子,陪孩子。表面上看是无聊,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煮饭,打扫卫生,学习。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随着疫情的增加与减少,心情也随之变化。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配合国家的安排,会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真心为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卫士、警察等人点赞。

    春风妙语珍惜“宅”家的时光

    2020/2/10 0:37:59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王学君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2020/2/7 10:21:09
  • “白天为生计打拼,晚上为温情沉迷”,正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深圳人的真实写照。深夜书桌上,每一盏橘黄色的灯,都是照亮城市前路的明星。文化建设者,天下熙熙攘攘而心有净土,不迷于追名逐利之途,以自身品格丰富城市品格,以实际行动诠释城市精神。在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的输入输出中,记录城市瞬变、人文趣事,让文化气息于高楼大厦间流传,筑起一座精神都市。

    涓流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20/2/6 15:00:30
  • 恭喜作者获得周冠军,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币币。真让人眼红。对你坚持写诗,坚持守站给以点赞。近期,我跟孩子们去泰国旅游,刚回家两天,在那边没机会上网。武汉的役情让人们人心惶惶,大家不得不响应号召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马上大家要上班了,作为市民,一样要尽量少出门,不出去增加麻烦,保护好自己,也是为社会做贡献。你的诗不仅写得好,还为读者做解释,这对初学读者来说是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星星多写好诗,供我们学习。

    春风妙语深圳华为,总裁正非

    2020/1/28 9:05:29
  • 众所周知,深圳老亨文友热心于深圳地缘文化(尤其是文学事业)的“深圳主义者”。他不仅热情赞助和鼓励赞美深圳的文学作品。今天,他以《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为题,发出以文学讴歌深圳中心区园岭的呼吁。对于他的雄心和壮志,我表示积极的响应和支持! 深圳是我第二故乡珠海的近邻,我想抽空到园岭去采风,以期加入赞美园岭的合唱团。 作为试笔,我准备先发一篇颂扬深圳龙岗区华为公司的藏头诗。

    北国寒星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

    2020/1/19 19:44:44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