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鸟的春天
  • 点击:1523评论:102019/07/10 17:46

内容简介:九十年代初期,年幼的主人公失去了父母,在外打工的二叔收养了他,从此叔侄俩相依为命,在外漂泊了二十余年。小说以农村人进城打工的故事为背景,描绘了世纪交替的二十多年间,乡村与城市,历史与现实的变迁。真实地展现了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一群社会底层普通人的形象,把他们的漂泊与彷徨、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日常生活与社会冲突交织在一起。小说在无限逼近历史和人性真实案例的同时,描绘出一幅具有反思意味的人物群像图。同时,小说也为新一代“进城务工人员”在新价值观面前的迷茫和困顿提供了启迪作用。


第一章:夏天

1

睡到半夜,我被一阵铁器的敲击声吵醒了,墙上吱吱响的灯管发出耀眼的白。我躺在木质楼板的草席上,抬手支起头,看见二叔趴在床的另一头写字。外面呼呼地刮着风,像无形的怪兽吹口哨,由远及近,由弱变强,声音尖锐刺耳。这个名叫澄海的小城,夏天喜欢刮台风,傍晚的时候,听广播里的人说,有个叫“海豹”的台风即将来临。我觉得海豹这个名字很好听,给台风起名字的人真了不起。

铁器的敲击声还在持续,一股烧焦的塑料味扑鼻而来,一定又是机器里的料筒被脏东西堵住了,楼下的人在拆料筒。感觉脖子有些酸了,我把支愣着的头落回了枕头上,静静地听外面的风声。

二叔轻咳了两声,又接着写。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发现二叔老喜欢趴在床上写字,厂里的叔叔们说他经常和一个叫裴珮的人通信。裴珮这个人的名字好怪,笔画多,好复杂,没我的名字好写好记。七岁的我认识的字不多,“裴珮”这两个字是叔叔阿姨们告诉我的。每次来信了,他们就会高高举起一封信,叫嚷着说,韩凌风,你马子裴珮又给你写信了,这回必须请客!二叔赶紧把信夺下,揣进裤兜里,然后佯装去上厕所。

每回收到裴珮的来信,二叔的精神头就很好,干活走路也哼着歌儿。我一直很奇怪,裴珮前面为什么要加上“马子”两个字呢?我问过一个叔叔,叔叔笑着说,马子就是马子,你一个小屁孩问这个做什么?我就想,这个叔叔肯定也不知道马子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又问另一个阿姨,阿姨说,马子就是女朋友,裴珮是你二叔的女朋友。我知道后就笑,原来女朋友也可以叫马子,大人们的世界真有意思。

厂里的叔叔阿姨们,时不时从兜里拿出个苹果,或从背后亮出一根冰棍儿给我,变魔术似的。老板娘有时摸着我的头,小声叹气说,可怜的孩子,这样小就没了父母。我对自己父母的印象有些模糊,父亲有点像二叔,高大的个子,同样也有一头微卷的头发。母亲的个子矮小,说话细声细气,爱笑。1990年春节后,也就是前年开春,我父母在来这座城市打工的路上,遭遇车祸死了。我还记得那天的雨下得好大,像天兵天将一起泼的洗澡水,天地混淆,白茫茫一片。我在医院的太平间看见父母躺在白色的床上,他们紧闭着眼睛,脸色雪白雪白。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爸爸妈妈了。后来好长一段时间,白色的东西常在我梦里出现,有时白雾一样轻飘飘的,有时又隐约看见白雾后面一条大蛇在慢慢蠕动。每次被吓醒,二叔就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后来我就一直跟着二叔,半年前来到了这个工厂。厂房是用竹子和石棉瓦搭盖起来的,分两层,楼下是生产车间,并排放着五台油乎乎的手摇机;楼上是工人门睡觉的地方,男女隔开,都睡大铺。老板对二叔不错,叫来搭棚的师傅,隔了一个小间给我和二叔住。老板说,人多一起睡会影响我的睡眠,还说小孩睡不好觉不长个子。这个老板姓冯,因为他的鼻子长得比一般人的都高,所以私下里有些员工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高鼻。工人们给自己的老板起个外号是很正常的事,很多时候并不是出于恶意,就是觉得有意思,叫起来有特点,也方便。有些老板的名字员工记不起来,外号倒是叫得叮当响,比如北门有个老板叫乌蛇,南门有个叫蛤蟆,东门有个叫门板,老乡们聚在一起一说,大家就知道了。我二叔不喜欢叫别人的外号,更不会给别人起外号了,所以认识他的人都说,韩凌风是个有教养的人。

工厂里,叔叔们的工作是在手摇机旁边忙碌,每个班八小时,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停地来回轮流。在我看来,他们工作好像是在玩,首先把料斗里的塑料往料筒里轻轻拨下去一些,再拿一根铁丝“嚓嚓嚓”地把料送进料筒里,然后踩在机器的边沿上去,双手用力压住一根大约一米五长的铁棍,人随着铁棍一起跳下来。这样,前面料筒里用煤油灯烧熟的料就被挤压在模具里,一个产品就出来了。夏天热,他们就光着膀子在手摇机旁,一次次地上去跳下,上去又跳下,弄得满身汗,练武功似的。阿姨们围坐在装配台的周围,每个人手里拿着工具,“咔哒咔哒”几下,就弄出一只小鸟或一辆小汽车来。我觉得这个地方比我们老家柳树湾好,老家的小孩没玩具玩,而我呢,每天都有玩不完的新玩具。

二叔平常很少说话,大家都说他是个老实人。奶奶经常对我说,做人要老实,不能耍滑头,不能使坏心眼。厂里没活干的时候,二叔就带我出去逛街,我们每次出去,都要经过北门的一个旧书摊,二叔蹲下看看这本,翻翻那本,有时也会买下一两本旧书带回厂里。我常常觉得,二叔看书的时候很舒服,他躺在床上或坐在床上,一行一行仔细地看,看完一页就翻下一页,静悄悄的很入迷。有时看累了,就见他伸伸腰,随手端起放在床头边凳子上的陶瓷水杯,“咕嘟咕嘟”喝上几口水。一次我问二叔,书很好看吗?二叔摸摸我的头,说好看。二叔还说,要是家里有钱的话,他指定可以考上大学。说这话的时候,二叔抬头看着远方,仿佛他所说的大学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我不知道大学是个什么样子,但我从二叔的表情里知道,他喜欢大学。于是我说,以后我要考上大学。二叔很开心,抱起我在空中转了几圈,我晕乎乎地听他说,要是小雨考上了大学,二叔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你读完。

二叔干活时不偷懒,所以每个月他领的工资都比别人多。可是二叔的钱还是不够用,时不时问厂里的人借钱。我感到纳闷,二叔的钱到哪里去了?我问二叔,你老喜欢借钱,你自己的钱呢?旁边一个阿姨“扑哧”笑出声来,她说小雨,你小小年纪就管起账来了?停一会儿她又说,你吃的穿的谁给你买的?我说当然是我二叔呀。阿姨说,还当然呢,算你有良心,知道是二叔买的,你二叔养你容易吗?以后要记住你二叔的好。我看看阿姨,又看看二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夜很深了,隔壁有人在悄悄说话,声音压得很低,“窸窸窣窣”的听不清说了些什么。楼下的叮当啷声没有了,烧焦的塑料味也渐渐淡去,有个叔叔轻轻吹起了口哨。外面的台风没头没脑地刮个不停,像有无数只怪兽在格斗,还伴有“噼里啪啦”的雨点声。二叔还在埋头写,我很羡慕他脑子里有那么多的东西可以写。我困了,又想睡了,眼皮慢慢地自动合上,直到天亮二叔叫我起床。

台风刮了一夜,早上起来风停了,外面的路上一片狼藉,低洼积水处堆积着树枝、树叶、破鞋子、废塑料等杂物。在路边的早餐店吃稀饭时,二叔说这个台风不大,要是大台风树木也会吹倒。我抬头看路旁的树木,确实没有倒下去的,只是向同一个方向倾斜。我自言自语说,要是能刮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台风就好了。二叔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了一句,小雨,你真是个小怪人。

去学校要经过邮电局。邮电局我进去过几次,那是和二叔给奶奶打电话的时候。柳树湾虽说是个镇,可是镇上有电话的人家很少,每次给奶奶打电话,都要费一番周折。奶奶在镇上有个固定的摊位,每到圩日就会出来卖一些瓜子、糖果和自家母鸡下的鸡蛋。奶奶摆摊的附近没有电话,要走五六分钟的路程才有电话,那是一家杂货店,二叔认识那个老板,给奶奶打电话就要麻烦杂货店老板去叫。奶奶的腿脚不方便,走路慢,所以二叔就要先通知杂货店老板,说好十分钟或十五分钟后再打。电话费很贵,二叔三言两语就把电话挂了,等差不多奶奶来了的时候再打过去。

邮局旁边有个报刊亭,二叔买了张邮票,他在邮票的背面沾了点唾沫,然后贴在信封上,转身把信投进张开大嘴的邮筒里。我问是不是写给裴珮的。二叔说是的。

我说,你二十一岁就有女朋友了?

二叔说,不是女朋友,是同学。

我又说,他们都说裴珮是你的马子。

二叔看我一眼,笑了,露出一行洁白的牙齿。

2

肖斌有时候叫我“拖油瓶”,我不知道拖油瓶是什么意思,可我觉得“拖油瓶”这三个字太难听了,让我想到搁在老家灶间里的那个塑料油瓶,黑乎乎,油腻腻,难看死了。我认为肖斌有意在给我起外号,于是我生气地说,我叫韩雨,你才是拖油瓶。肖斌就笑,拿手刮我的鼻子,故意气我似的又叫了我一句拖油瓶。我很想叫他丑企鹅,因为他走路的姿势,很像我在黑白电视里看到的企鹅,扭着屁股,一摇一摇的,丑死了。

我不喜欢肖斌,可是他又经常来找我二叔,还时不时惹我生气。他不但惹我生气,还惹女孩子生气。有时看见走在路上的女孩子,他会笑嘻嘻地上去跟人家搭话,人家不理他,他还死死纠缠,或者拿手在女孩子的脸上摸一下。女孩子就像见了鬼一样跑开,仓皇地丢下一句,流氓!二叔也叫他流氓,但他不生气,还嘻嘻哈哈笑。我一直不明白,二叔这样的老实人,怎么会跟肖斌这个流氓一起玩呢。有时候肖斌买的东西我不吃,可他偏偏又爱买东西给我吃,见我不吃他的东西,肖斌对二叔说,这小屁孩排斥我呢,饿他几天看还吃不吃。

我白他一眼,大声说,饿死我也不吃你的东西。

肖斌笑,二叔也笑。然后二叔说,肖斌,连小孩子都看不起你,你不感到自己可悲吗?

肖斌不屑地“嘁”了一声。

二叔和肖斌在一起,说得最多的就是女孩子。一提到哪个工厂有漂亮的女孩子,肖斌粉刺刺的脸上就泛着油油的亮光。有时看他拿手去挤脸上的小痘痘,我就想笑,笑他又在想女人了。因为我听人说过,男人脸上长痘痘就想女人,女人脸上长痘痘就想男人。肖斌不知羞,在众人面前弄自己脸上的痘痘,就等于告诉大家他在想女人。我不想女人,一点都不想,所以我脸上光溜溜的一个痘痘也没有。我偏头看二叔,见他脸上也有两个痘痘。看来二叔也想女人了,要不他怎么会没日没夜给裴珮写信呢?还说是同学不是女朋友,看来二叔有时候也不老实。不过,二叔想女人我不反对,肖斌就不一样了,看到他对女孩子嬉皮笑脸,我就不舒服,感觉怪怪的。二叔有时说我是个敏感的孩子。我不知道敏感这个词好不好,但我相信,二叔肯定不会把不好的词用在我身上。后来一听到别人说“敏感”两个字,我就认为是夸奖的意思。

  • 1
1/33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漂泊、成长、爱情、追求、挫折、痛苦、欢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别看了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17
  • 紫荆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6 15:52:34
    • 分享到: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 感谢朋友细致地看完了拙作,这是作者的荣幸。大热天的辛苦了,向您致敬!

    回复

    • 紫荆花1布衣2019/07/12 21:52:59
    • 分享到: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 辛苦了,给您敬茶。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6 15:55:14
    • 分享到:
  • 有个小问题,“我”开始还是个小孩子,按说小孩记忆是零散的,开篇部分是不是应该写笼统一些,前半部分写的太细致了,有点说不过去。后半着重是可以的。
  • 提出问题是好的,我一向这么认为。再次感谢朋友,远握!

    回复

    • 胡杨树1布衣2019/07/15 09:40:27
    • 分享到:
  • 小说于2015年夏天完成了初稿,2014年初冬,我母亲过世,她不知我在外的生活情况,住院期间曾问过两次,我都没细说。当料理完母亲的后事,我萌生了写这个小说的念头,试图通过小说这个文本,告诉母亲“漂族”的真实情况。第一次写长篇,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在写作的过程中,几度想放弃,但小说里的人物不让我放弃,冥冥之中阴阳相隔的母亲也不希望我放弃。于是咬紧牙关,终于在仲夏的一个深夜画上了最后一枚句号。
  • 回复
    • 胡杨树1布衣2019/07/13 11:19:25
    • 分享到:
  • 谢谢【别看了】和【紫荆花】两位朋友的打赏!
  • 回复
    • 紫荆花1布衣2019/07/12 21:50:42
    • 分享到:
  • 这是一篇小人物的成长史与奋斗史,篇幅很长,花了快两天的时间,才陆续把它读完。可能自己也是漂泊一族的原因吧,有时候偏爱这样的文字,因为它质朴,它亲切,同时也说出了我们这一类人的心声,包括理想追求和精神追求。有两次,读着读着竟然流泪了,不是因为苦难,而是因为感同身受。
  • 谢谢,非常感谢。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5600
  • 3
  • 45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