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鸟的春天
  • 点击:5288评论:112019/07/10 17:46

内容简介:九十年代初期,年幼的主人公失去了父母,在外打工的二叔收养了他,从此叔侄俩相依为命,在外漂泊了二十余年。小说以农村人进城打工的故事为背景,描绘了世纪交替的二十多年间,乡村与城市,历史与现实的变迁。真实地展现了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一群社会底层普通人的形象,把他们的漂泊与彷徨、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日常生活与社会冲突交织在一起。小说在无限逼近历史和人性真实案例的同时,描绘出一幅具有反思意味的人物群像图。同时,小说也为新一代“进城务工人员”在新价值观面前的迷茫和困顿提供了启迪作用。


第一章:夏天

1

睡到半夜,我被一阵铁器的敲击声吵醒了,墙上吱吱响的灯管发出耀眼的白。我躺在木质楼板的草席上,抬手支起头,看见二叔趴在床的另一头写字。外面呼呼地刮着风,像无形的怪兽吹口哨,由远及近,由弱变强,声音尖锐刺耳。这个名叫澄海的小城,夏天喜欢刮台风,傍晚的时候,听广播里的人说,有个叫“海豹”的台风即将来临。我觉得海豹这个名字很好听,给台风起名字的人真了不起。

铁器的敲击声还在持续,一股烧焦的塑料味扑鼻而来,一定又是机器里的料筒被脏东西堵住了,楼下的人在拆料筒。感觉脖子有些酸了,我把支愣着的头落回了枕头上,静静地听外面的风声。

二叔轻咳了两声,又接着写。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发现二叔老喜欢趴在床上写字,厂里的叔叔们说他经常和一个叫裴珮的人通信。裴珮这个人的名字好怪,笔画多,好复杂,没我的名字好写好记。七岁的我认识的字不多,“裴珮”这两个字是叔叔阿姨们告诉我的。每次来信了,他们就会高高举起一封信,叫嚷着说,韩凌风,你马子裴珮又给你写信了,这回必须请客!二叔赶紧把信夺下,揣进裤兜里,然后佯装去上厕所。

每回收到裴珮的来信,二叔的精神头就很好,干活走路也哼着歌儿。我一直很奇怪,裴珮前面为什么要加上“马子”两个字呢?我问过一个叔叔,叔叔笑着说,马子就是马子,你一个小屁孩问这个做什么?我就想,这个叔叔肯定也不知道马子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又问另一个阿姨,阿姨说,马子就是女朋友,裴珮是你二叔的女朋友。我知道后就笑,原来女朋友也可以叫马子,大人们的世界真有意思。

厂里的叔叔阿姨们,时不时从兜里拿出个苹果,或从背后亮出一根冰棍儿给我,变魔术似的。老板娘有时摸着我的头,小声叹气说,可怜的孩子,这样小就没了父母。我对自己父母的印象有些模糊,父亲有点像二叔,高大的个子,同样也有一头微卷的头发。母亲的个子矮小,说话细声细气,爱笑。1990年春节后,也就是前年开春,我父母在来这座城市打工的路上,遭遇车祸死了。我还记得那天的雨下得好大,像天兵天将一起泼的洗澡水,天地混淆,白茫茫一片。我在医院的太平间看见父母躺在白色的床上,他们紧闭着眼睛,脸色雪白雪白。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爸爸妈妈了。后来好长一段时间,白色的东西常在我梦里出现,有时白雾一样轻飘飘的,有时又隐约看见白雾后面一条大蛇在慢慢蠕动。每次被吓醒,二叔就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后来我就一直跟着二叔,半年前来到了这个工厂。厂房是用竹子和石棉瓦搭盖起来的,分两层,楼下是生产车间,并排放着五台油乎乎的手摇机;楼上是工人门睡觉的地方,男女隔开,都睡大铺。老板对二叔不错,叫来搭棚的师傅,隔了一个小间给我和二叔住。老板说,人多一起睡会影响我的睡眠,还说小孩睡不好觉不长个子。这个老板姓冯,因为他的鼻子长得比一般人的都高,所以私下里有些员工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高鼻。工人们给自己的老板起个外号是很正常的事,很多时候并不是出于恶意,就是觉得有意思,叫起来有特点,也方便。有些老板的名字员工记不起来,外号倒是叫得叮当响,比如北门有个老板叫乌蛇,南门有个叫蛤蟆,东门有个叫门板,老乡们聚在一起一说,大家就知道了。我二叔不喜欢叫别人的外号,更不会给别人起外号了,所以认识他的人都说,韩凌风是个有教养的人。

工厂里,叔叔们的工作是在手摇机旁边忙碌,每个班八小时,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停地来回轮流。在我看来,他们工作好像是在玩,首先把料斗里的塑料往料筒里轻轻拨下去一些,再拿一根铁丝“嚓嚓嚓”地把料送进料筒里,然后踩在机器的边沿上去,双手用力压住一根大约一米五长的铁棍,人随着铁棍一起跳下来。这样,前面料筒里用煤油灯烧熟的料就被挤压在模具里,一个产品就出来了。夏天热,他们就光着膀子在手摇机旁,一次次地上去跳下,上去又跳下,弄得满身汗,练武功似的。阿姨们围坐在装配台的周围,每个人手里拿着工具,“咔哒咔哒”几下,就弄出一只小鸟或一辆小汽车来。我觉得这个地方比我们老家柳树湾好,老家的小孩没玩具玩,而我呢,每天都有玩不完的新玩具。

二叔平常很少说话,大家都说他是个老实人。奶奶经常对我说,做人要老实,不能耍滑头,不能使坏心眼。厂里没活干的时候,二叔就带我出去逛街,我们每次出去,都要经过北门的一个旧书摊,二叔蹲下看看这本,翻翻那本,有时也会买下一两本旧书带回厂里。我常常觉得,二叔看书的时候很舒服,他躺在床上或坐在床上,一行一行仔细地看,看完一页就翻下一页,静悄悄的很入迷。有时看累了,就见他伸伸腰,随手端起放在床头边凳子上的陶瓷水杯,“咕嘟咕嘟”喝上几口水。一次我问二叔,书很好看吗?二叔摸摸我的头,说好看。二叔还说,要是家里有钱的话,他指定可以考上大学。说这话的时候,二叔抬头看着远方,仿佛他所说的大学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我不知道大学是个什么样子,但我从二叔的表情里知道,他喜欢大学。于是我说,以后我要考上大学。二叔很开心,抱起我在空中转了几圈,我晕乎乎地听他说,要是小雨考上了大学,二叔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你读完。

二叔干活时不偷懒,所以每个月他领的工资都比别人多。可是二叔的钱还是不够用,时不时问厂里的人借钱。我感到纳闷,二叔的钱到哪里去了?我问二叔,你老喜欢借钱,你自己的钱呢?旁边一个阿姨“扑哧”笑出声来,她说小雨,你小小年纪就管起账来了?停一会儿她又说,你吃的穿的谁给你买的?我说当然是我二叔呀。阿姨说,还当然呢,算你有良心,知道是二叔买的,你二叔养你容易吗?以后要记住你二叔的好。我看看阿姨,又看看二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夜很深了,隔壁有人在悄悄说话,声音压得很低,“窸窸窣窣”的听不清说了些什么。楼下的叮当啷声没有了,烧焦的塑料味也渐渐淡去,有个叔叔轻轻吹起了口哨。外面的台风没头没脑地刮个不停,像有无数只怪兽在格斗,还伴有“噼里啪啦”的雨点声。二叔还在埋头写,我很羡慕他脑子里有那么多的东西可以写。我困了,又想睡了,眼皮慢慢地自动合上,直到天亮二叔叫我起床。

台风刮了一夜,早上起来风停了,外面的路上一片狼藉,低洼积水处堆积着树枝、树叶、破鞋子、废塑料等杂物。在路边的早餐店吃稀饭时,二叔说这个台风不大,要是大台风树木也会吹倒。我抬头看路旁的树木,确实没有倒下去的,只是向同一个方向倾斜。我自言自语说,要是能刮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台风就好了。二叔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了一句,小雨,你真是个小怪人。

去学校要经过邮电局。邮电局我进去过几次,那是和二叔给奶奶打电话的时候。柳树湾虽说是个镇,可是镇上有电话的人家很少,每次给奶奶打电话,都要费一番周折。奶奶在镇上有个固定的摊位,每到圩日就会出来卖一些瓜子、糖果和自家母鸡下的鸡蛋。奶奶摆摊的附近没有电话,要走五六分钟的路程才有电话,那是一家杂货店,二叔认识那个老板,给奶奶打电话就要麻烦杂货店老板去叫。奶奶的腿脚不方便,走路慢,所以二叔就要先通知杂货店老板,说好十分钟或十五分钟后再打。电话费很贵,二叔三言两语就把电话挂了,等差不多奶奶来了的时候再打过去。

邮局旁边有个报刊亭,二叔买了张邮票,他在邮票的背面沾了点唾沫,然后贴在信封上,转身把信投进张开大嘴的邮筒里。我问是不是写给裴珮的。二叔说是的。

我说,你二十一岁就有女朋友了?

二叔说,不是女朋友,是同学。

我又说,他们都说裴珮是你的马子。

二叔看我一眼,笑了,露出一行洁白的牙齿。

2

肖斌有时候叫我“拖油瓶”,我不知道拖油瓶是什么意思,可我觉得“拖油瓶”这三个字太难听了,让我想到搁在老家灶间里的那个塑料油瓶,黑乎乎,油腻腻,难看死了。我认为肖斌有意在给我起外号,于是我生气地说,我叫韩雨,你才是拖油瓶。肖斌就笑,拿手刮我的鼻子,故意气我似的又叫了我一句拖油瓶。我很想叫他丑企鹅,因为他走路的姿势,很像我在黑白电视里看到的企鹅,扭着屁股,一摇一摇的,丑死了。

我不喜欢肖斌,可是他又经常来找我二叔,还时不时惹我生气。他不但惹我生气,还惹女孩子生气。有时看见走在路上的女孩子,他会笑嘻嘻地上去跟人家搭话,人家不理他,他还死死纠缠,或者拿手在女孩子的脸上摸一下。女孩子就像见了鬼一样跑开,仓皇地丢下一句,流氓!二叔也叫他流氓,但他不生气,还嘻嘻哈哈笑。我一直不明白,二叔这样的老实人,怎么会跟肖斌这个流氓一起玩呢。有时候肖斌买的东西我不吃,可他偏偏又爱买东西给我吃,见我不吃他的东西,肖斌对二叔说,这小屁孩排斥我呢,饿他几天看还吃不吃。

我白他一眼,大声说,饿死我也不吃你的东西。

肖斌笑,二叔也笑。然后二叔说,肖斌,连小孩子都看不起你,你不感到自己可悲吗?

肖斌不屑地“嘁”了一声。

二叔和肖斌在一起,说得最多的就是女孩子。一提到哪个工厂有漂亮的女孩子,肖斌粉刺刺的脸上就泛着油油的亮光。有时看他拿手去挤脸上的小痘痘,我就想笑,笑他又在想女人了。因为我听人说过,男人脸上长痘痘就想女人,女人脸上长痘痘就想男人。肖斌不知羞,在众人面前弄自己脸上的痘痘,就等于告诉大家他在想女人。我不想女人,一点都不想,所以我脸上光溜溜的一个痘痘也没有。我偏头看二叔,见他脸上也有两个痘痘。看来二叔也想女人了,要不他怎么会没日没夜给裴珮写信呢?还说是同学不是女朋友,看来二叔有时候也不老实。不过,二叔想女人我不反对,肖斌就不一样了,看到他对女孩子嬉皮笑脸,我就不舒服,感觉怪怪的。二叔有时说我是个敏感的孩子。我不知道敏感这个词好不好,但我相信,二叔肯定不会把不好的词用在我身上。后来一听到别人说“敏感”两个字,我就认为是夸奖的意思。

  • 1
1/33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漂泊、成长、爱情、追求、挫折、痛苦、欢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别看了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17
  • 紫荆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6 15:52:34
    • 分享到: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 感谢朋友细致地看完了拙作,这是作者的荣幸。大热天的辛苦了,向您致敬!

    回复

    • 紫荆花1布衣2019/07/12 21:52:59
    • 分享到: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 辛苦了,给您敬茶。

    回复

    • 胡杨树1布衣2019/07/23 22:38:01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晓霞的支持打赏。问好,給您敬茶!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6 15:55:14
    • 分享到:
  • 有个小问题,“我”开始还是个小孩子,按说小孩记忆是零散的,开篇部分是不是应该写笼统一些,前半部分写的太细致了,有点说不过去。后半着重是可以的。
  • 提出问题是好的,我一向这么认为。再次感谢朋友,远握!

    回复

    • 胡杨树1布衣2019/07/15 09:40:27
    • 分享到:
  • 小说于2015年夏天完成了初稿,2014年初冬,我母亲过世,她不知我在外的生活情况,住院期间曾问过两次,我都没细说。当料理完母亲的后事,我萌生了写这个小说的念头,试图通过小说这个文本,告诉母亲“漂族”的真实情况。第一次写长篇,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在写作的过程中,几度想放弃,但小说里的人物不让我放弃,冥冥之中阴阳相隔的母亲也不希望我放弃。于是咬紧牙关,终于在仲夏的一个深夜画上了最后一枚句号。
  • 回复
    • 胡杨树1布衣2019/07/13 11:19:25
    • 分享到:
  • 谢谢【别看了】和【紫荆花】两位朋友的打赏!
  • 回复
    • 紫荆花1布衣2019/07/12 21:50:42
    • 分享到:
  • 这是一篇小人物的成长史与奋斗史,篇幅很长,花了快两天的时间,才陆续把它读完。可能自己也是漂泊一族的原因吧,有时候偏爱这样的文字,因为它质朴,它亲切,同时也说出了我们这一类人的心声,包括理想追求和精神追求。有两次,读着读着竟然流泪了,不是因为苦难,而是因为感同身受。
  • 谢谢,非常感谢。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600
  • 3
  • 48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