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媚惑
  • 点击:13464评论:132019/07/10 17:56

1

离开河马市好长一段时间了,但我仍记得,堂姐家门前的公交站原本不叫“爱情起点”,叫“河马实验”。据说,为了改这个站名,父亲费了不少周折。

到沙头角后,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屋子里,话越来越少。偶尔,芷琪会陪我去海边看看,讲讲我们的从前,我却很少应她。我努力按医生的话去做,少动脑子少动嘴。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总觉得脑子里塞满了棉花,喜欢说胡话。那些话大多在老家说的,很多都忘了,就几句还记得。我说,爸爸,你盖那么多楼修那么多路,把堂姐家门前的站台改个名呀,去深圳帮芷琪买一套房子呀!后来,父亲把这两件事都办成了,我的话就少了,脑子里的棉花也少了,一些芷琪经常提到的旧事也能记起来了。

我记得,河马实验中学以西便是堂姐家,其间隔条大马路,路两旁种着鸡爪枫。河马市气候湿润,秋冬交接时,冷风一吹,那些尚未红透的枫叶便“唰唰唰”落满人行道。那里是河马最为繁华的地段,大部分屋顶尖尖的,色彩艳丽,阳光落在上面亮晶晶的。黄昏或清晨,一个人踩在叶片上听着英文歌,步子会显得格外轻快。读初中的那三年,每到枫叶飘落时,我便早早出门朝北跑,跑到枫树尽头再倒回学校。晚自习后,我又朝南跑一圈才回堂姐家。那时候我觉得自己长着一对翅膀,每天都在枫树间欢快地穿梭着,每个细胞都浸泡在音乐和运动中。春秋时节,风很轻,不紧不慢,偶尔落在脸上的雨滴儿也是那么轻柔,像一束狐尾毛挠着痒痒。

上高中后,学习和生活骤然紧张了。学校离堂姐家不远,我希望能在学校用餐,以便有更多时间参加篮球训练。堂姐却说,我煮的饭难吃吗?刘芷琪都回家吃饭呢!你妈每月给我那么多钱你怎么能吃食堂呢?她这么一说我就失望了。我并不是嫌她煮的饭不好吃,我怕见到刘芷琪。刘芷琪比我矮,还胖,长得也不是很漂亮,却老盯着我看。她那眼神啊,就像绣花针落在磁铁上,甩都甩不掉。

刚开始见到刘芷琪,我是不太喜欢这个乡下姑娘的。可周末回到县城老家,她又老在我脑子里打转儿。半个月后我才知道,这刘芷琪是堂姐夫的侄女,父母常年在深圳沙头角打工,从小喜欢跳舞,以舞蹈特长生的名义从镇中考到了我们学校。我们都是艺体生,同级不同班,在学校里很少碰面。堂姐家的房子很大,四个卧室。她唯一的女儿小媚比我小一岁,八九岁时因脑炎失明后便去了省城读盲校,月底才回一次家。小媚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房间,在我对面,与她父母隔壁。刘芷琪住我隔壁,如果她不死死盯着我看,或许我还会跟她多说几句话。那时候在学校练球实在太累了,晚上一回来我随便洗个脸倒在床上就睡了,没怎么搭理她。刘芷琪文化课不错,长得丰满,练高难度动作很吃力,常常弄出一身汗。有时我睡迷糊了去洗手间拉尿,看着她湿湿的衣衫贴着胸脯,下半夜的梦就会变得奇妙起来。那些梦常常弄得我精疲力竭,严重影响了练球。为了考入艺体高校,看上去她比我更刻苦,晚自习回来后还会在客厅里练几段。我堂姐夫是一名刑警,经常出差,堂姐跟我母亲一样喜欢打夜麻将,常常到了午夜屋子里仍只有我和刘芷琪。刘芷琪正餐吃得不多,晚上练完舞蹈饿了就煮面。估计她父母每月给我堂姐的钱不多,很少见她动冰箱里的零食。

有天晚上,刚出校门我就被她叫住了。

“你晚上打球不饿吗?对面的烧烤好香哦,请你吃火腿肠呗。”

“晚上吃东西会磨牙,怕影响你睡觉。”我说。

“呵呵,隔一堵墙呢,打喷嚏都听不到。”

“我妈喜欢磨牙,小时候睡隔壁我都听得到。我爸讨厌她磨牙。”

“你不磨牙呀,就是爱说梦话。有天晚上笑死我了,你光着膀子从屋里出来,去洗手间转一圈又回客厅转一圈,后来还去了阳台上,叫也不应,就穿着内裤,看得我差点流鼻血。”说到这里她捂住了嘴巴。

“后来呢?”我问。我实在想不起这件事了。

“后来你回屋子睡觉咯,门还是我帮你拉上的。”她嘟着小嘴说。

“有可能吧。”我低着头说。或许她说的没错,她来这里上学之前我堂姐也这么说过。

“走,吃烧烤,来城里我还没吃过呢。”

我没立即回答她。我站在枫树下想起了经常做过的梦。在梦里,我总是骑着白马在草原上狂奔,白马跑着跑着便冲进一片森林。白马在森林中迷了路。我在马背上不停哭喊。突然,白马凌空一跃便飞下了悬崖。醒来后,我总是满头大汗手心冰凉。那时候我每天晚上都会做梦,很多梦就像月光一样落在海面上,风一吹就碎了,怎么捞都捞不起来,骑着白马在森林中迷路的梦却一直残留在我的脑海里,即使我后来到了深圳。

我没向刘芷琪说出这个梦。我觉得这样的梦没啥意思,说出来会显得弱智。我跟着她来到烧烤摊前。她盯着“滋滋”冒烟的韭菜舔了舔嘴唇,她的嘴唇红红的,像烧烤架上的炭火,我却要了一条火腿肠给她。

那是我们认识以来单独说话最多的一次。之后,她偶尔会提起那条火腿肠,说改天一定请我吃羊肉串。我也就笑笑,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依然每晚准时睡觉,天麻麻亮就去楼下吃早餐,然后到枫树下跑步。堂姐喜欢晚起,打了通宵麻将还会睡到中午,没时间帮我们做早餐。我不知道刘芷琪的早餐是怎么解决的。我们班上喜欢跳舞的女生都高高瘦瘦的,皮肤也白。我不相信她在跳舞这条路上能拼出什么名堂来。这就像我练篮球一样,最后顶多让老爸找关系弄个二本师范校,毕业后教教书。我没见过她的父亲,不知道她到时候凭什么通过艺考。事实上她的文化课不错,如果把练舞的时间和精力用来背单词,或许可以考个不错的二本。有一次我很想建议她放弃艺考,但看到她认真练舞的样子却啥也没说。


2

转眼便到了国庆前夕。堂姐一家去了北京香山看红叶,说是长假后再回河马。那天晚上我们赢了一场校际篮球友谊赛,队长带我们去烧烤店喝啤酒。学校里篮球打得好的差不多都是富家子弟,喝起啤酒来很是生猛。我们从傍晚六点喝到晚上十点,散伙后我没立即回堂姐家。路两旁的鸡爪枫已开始落叶,我在枫叶上来来回回走着,任夜风凉凉地吹在脸上。路灯把我的影子拉得老长,看上去怪怪的。踩着孤单的身影,我突然想,此刻牵着芷琪的手会是啥感觉呢?她的手心是凉的还是热的?她的指尖光滑吗?她的红红的嘴唇涂过唇膏吗?她能来路灯下跳支舞给我看看吗?这么想了三遍,我决定给她发信息。我说明天就放长假了,回家好无聊,没睡的话就下来吃烧烤呗。她说刚跳完舞准备洗澡呢,等等哈,洗好就下来。

我拿着手机一边回烧烤店一边想,她每晚都洗澡吗?是的,每天晚上都洗,因为阳台上每天都晾着她的衣服。她的衣服看上去很老土,不像我堂姐那种大红大紫东一块西一片的。她的胸罩充满了自信,薄薄的没啥衬垫,不是肉色就是黑色。我堂姐的胸罩花花绿绿的,又大又肥。

烤好四只鸡翅,我又要了两支啤酒。回到枫树下,刘芷琪仍在洗澡。早起早睡,我从未见过她从浴室里出来的样子。夜这么深了,她会穿着校服出来吗?那校服很难看,穿着又紧,拜托拜托别穿校服出来哦,没别的衣服明天我带你去买一套咯。想到这里,我笑了起来。

芷琪来到身边时,我仍盯着树上的枫叶不停笑着。

“傻笑啥呢?外面冷,去你房间拿了外套。你的窝好乱。”芷琪像一片枫叶落在我跟前。她换了一身宽松的旧夹克,头发湿淋淋的,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我把目光转向学校说:“同学们都回家了,校园里好安静。”

“马路上也安静。太晚了,咱们回屋吧。”刘芷琪将外套披在我身上,继续说,“你还会喝酒哈!累了吧?回去洗个澡呗。”

“我想在树下走走。明天就回家了。”

“其实,我也不想回家。一个人在乡下待七天真要命。我想去凤翔舞校看看。那里的老师很专业,有两个还是北京舞蹈学院的高材生呢。”

“琪琪,有一句话我一直没说。”

“啥?”她突然睁大眼睛问。

“你不适合跳舞。”我把目光落在她大大的胸脯上,继续说,“你看我这么高大,教练都说不适合练篮球呢。”

“不跳舞我会更胖。练七八年了,不想放弃。”

“万一考不上舞校怎么办?”

“读个技校咯,然后去深圳找我爸,进厂。”

“进厂有意思咩?深圳那么远。不如学个会计去我老爸公司做财务。”

“到时再说咯。鸡腿凉了,快吃快吃。”

我们便在“河马实验”公交站坐了下来。她啃鸡腿的速度很快,“呼噜”几下就搞定了。她拿着鸡骨头,站起来说石凳好凉,便把身子挪了过来。鸡腿的香味混淆着她的体香。我放下酒瓶,伸开双手,紧紧抓着她的手。

她把胸口贴在我额头上。她的心跳越来越急促,夜越来越深,风似乎也大了。枫叶在人行道上起起落落,我听到了“沙沙”的响声。

回到屋子里,我们通宵未眠。那整整一个星期,我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有时叫快餐,有时叫超市送来肉菜。期间,她爷爷打过一次电话来,她说在培训部跳舞,国庆节不回家了。我母亲每天都打来电话问长问短,我说学校组织秋游去了九寨沟。为了“证明”给她看,我就从网上找来九寨沟的风景照把自己“P”上去发给她。

那七天七夜的经历和感受,刘芷琪都用手机记录了下来。她说她再也不练舞了,只想死在我怀里,如果没死成以后就去我老爸公司上班。我说我也不想打球了,每天晚上陪你去枫树下走走去站台上坐坐,那是我们情感泛滥的地方。她说你语文真是体育老师教的哈,什么情感泛滥的地方?是爱情的起点。

是的,爱情的起点。后来我犯病了,就常常去那公交站台坐着,流泪,回想着我与琪琪的日日夜夜,跟自己说话。那时候我总觉得她并没离开河马,她的灵魂仍飘荡在枫树下,她的身体仍在河马的天空里跳舞。

却说国庆的第七天,我浑身没一点劲儿,腹部酸痛。母亲一再催我从九寨沟回来后得回一趟家。她从网上买了两套羽绒服,又说奶奶杀了一只老母鸡等着我。刘芷琪说你回呗,我没事,从小我就学会了照顾自己。

回到家里,母亲以为我外出旅游吃坏了肚子,想带我去医院看看。我没去。我说投篮时拉伤了买两张膏药帖贴就行。父亲经营着一家砖厂和两个建筑公司,一年四季都忙,极少回家。那天晚上,母亲跟往常一样煨好鸡汤就去了麻将馆,我独自躺在床上跟刘芷琪视频。听着她没完没了的情话和那些缠绵的过往,我想呼喊她的名字,拥着她入眠,牵着她在枫树下漫步,想她在阳台上把头埋进我怀里。隔着屏幕,我感知到了这一切,听到了她急促的呼吸。我不知道母亲啥时候回家。手气好她会玩到天亮,手气不好有可能早早收场。那天晚上母亲的手气应该不错。下半夜她打来电话说去父亲公司里睡。我知道她在撒谎,类似的谎言她已说过多次。她与父亲的感情早已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倘在以前,关于他们的将来,我会躺在床上想很多事情。但那天晚上我啥也没想,只顾着跟芷琪说话。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媚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15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12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12
  • 媚子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12
  • 梦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11
  • 米欣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9-07-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7/13 20:19:24
    • 分享到: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 从女孩的角度看,其实写的是留守儿童。

    回复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 一直都在尝试,但一直没有超越自己

    回复

    • 茨平3秀才2019/07/16 14:26:10
    • 分享到:
  • 读段作文的小说,不由想起赣南老家一个词“呱白”。呱白就是聊天的意思,也不尽完全。对,感觉他就是在跟我呱白。东拉西扯又不尽东拉西扯。刘亮程说,散文就是把地上的事聊到天上去。同理,小说就是把有点感觉的事情呱得不那么明白。恭喜作文兄。
  • 回复

    • 梦晴3秀才2019/07/13 06:34:17
    • 分享到:
  • 这篇文章一改作者以往的风格,读下来有点魔幻、有点凌乱的感觉,但却让人看到一个心酸的现实:留守少年的教育问题,一对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本来是有梦想和追求的,但又是懵懂的,不知如何去处理自己感情。在最需要父母关心、引导的时候,父母却缺位了,或者是在外打拼,或者是在麻将台上鏖战。子任由孩子野蛮生长,于是早恋、早孕,最终早早离开校园,青春的梦想也如枫叶一般,散落一地。着实让人唏嘘不已。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2 14:30:05
    • 分享到:
  • 看完以后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太简单没什么信息量,又好像太复杂猜不透,怎么这个亚子?(黑人问号.jpg)整体有点松散,难道是我吃不下荒诞手法的原因?!
  • 不荒诞啊。只是“我”脑子乱了,想到啥说啥

    回复

  • 又说奶奶杀了一只老母亲等着我,羊吧
  • 老母鸡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2
  • 2289
  • 102
  • 20670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非常沉重的话题,愣是让陈老师写出诸多笑声和泪点,面对新冠肺炎,若干迥异的人性在不经意间逐一呈现出来:小人物老王对家人暖暖的关怀;老王老婆,作为家庭主妇,精打细算的生活常态;药店老板娘,人前人后两张皮,大发国难财的丑态,等等。这一系列细节描写,令人啼笑皆非之余,更是让人陷入深思:在突发事件到来之际,国人何时才能淡定?我想,这需要国家政策不断完善、社会舆论正确引导以及个体保持理性心态等多方面的合力。

    黄元罗年货

    2020/2/15 10:36:34
  • 记得你母亲生病时跟我说过,同为医生的我俩深知肝Ca的严重性。在你们精心照顾下,母亲免去了手朮之痛,比同得此病的人多活了很多时辰。你母亲勤劳,善良,是好媳妇,好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儿女,得了重病。你们的孝顺感天动地,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我相信这篇文章是用眼泪与血堆出来的文字,充满爱,充满悲伤,充满痛。母亲已经去了天堂,她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也希望你们团结友爱,把你们的儿女培养成才。

    春风妙语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2/15 1:28:06
  • 两难中的挣扎才是真实而复杂的人性,小说的起承转合都有了,是篇完整的小说。有点遗憾的是,小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因为来源于现实,也不是在特殊的事件中写的是不变的人性,而是故事的模式。没读完一半便猜到故事的结局,而且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相似度挺高的故事,写好一个人一件事已不是简单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情节设计和叙事形式上有所创新。

    半行年货

    2020/2/14 9:30:37
  • 恭喜飞泉获得周冠。文章详实记录作者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是的,人祸不值得歌颂,这次的⺀疫情″虽属不幸,但让飞泉看到村民们纯朴的笑脸下彼此的信任,相信大家能众志成城,抵制疫情。飞泉弟是我认识的很精进的人,勤观察,勤记录,写出接地气,暖人心的文章。我心安处是故乡,疫情过后,大家会回到深圳继续打拼。在他乡念故乡是每个游子的情结。

    春风妙语封村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2/10 1:05:57
  • 文章虽然短小,描写了"宅“家的亲情。你的女儿刚好跟我外孙一般大。今年,大家都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宅”家不串门,为国家做贡献,能更好地陪父母,陪妻子,陪孩子。表面上看是无聊,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煮饭,打扫卫生,学习。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随着疫情的增加与减少,心情也随之变化。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配合国家的安排,会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真心为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卫士、警察等人点赞。

    春风妙语珍惜“宅”家的时光

    2020/2/10 0:37:59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王学君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2020/2/7 10:21:09
  • “白天为生计打拼,晚上为温情沉迷”,正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深圳人的真实写照。深夜书桌上,每一盏橘黄色的灯,都是照亮城市前路的明星。文化建设者,天下熙熙攘攘而心有净土,不迷于追名逐利之途,以自身品格丰富城市品格,以实际行动诠释城市精神。在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的输入输出中,记录城市瞬变、人文趣事,让文化气息于高楼大厦间流传,筑起一座精神都市。

    涓流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20/2/6 15:00:30
  • 恭喜作者获得周冠军,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币币。真让人眼红。对你坚持写诗,坚持守站给以点赞。近期,我跟孩子们去泰国旅游,刚回家两天,在那边没机会上网。武汉的役情让人们人心惶惶,大家不得不响应号召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马上大家要上班了,作为市民,一样要尽量少出门,不出去增加麻烦,保护好自己,也是为社会做贡献。你的诗不仅写得好,还为读者做解释,这对初学读者来说是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星星多写好诗,供我们学习。

    春风妙语深圳华为,总裁正非

    2020/1/28 9:05:29
  • 众所周知,深圳老亨文友热心于深圳地缘文化(尤其是文学事业)的“深圳主义者”。他不仅热情赞助和鼓励赞美深圳的文学作品。今天,他以《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为题,发出以文学讴歌深圳中心区园岭的呼吁。对于他的雄心和壮志,我表示积极的响应和支持! 深圳是我第二故乡珠海的近邻,我想抽空到园岭去采风,以期加入赞美园岭的合唱团。 作为试笔,我准备先发一篇颂扬深圳龙岗区华为公司的藏头诗。

    北国寒星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

    2020/1/19 19:44:44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