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须得几回考
  • 点击:500评论:02019/07/11 13:05

人这辈子,不知要经历多少考试。从小升初,到初升高,再到高升大。如果再读下去,还要考研、考博。即便走向社会,也难免各种五花八门的考试。

回顾我走过的应试之路,有这么几次考试最令人难忘。

印象最深的是高考。1977年恢复高考时,我在洛阳风动工具厂一个地方小厂的厂办工作,得知恢复高考,立即心猿意马,蠢蠢欲动。得知我想报名参加高考,张守信厂长颇有些不以为然,他以自已当年组织上推荐保送他读人民大学他都沒去,现在不也当了厂长为例,劝我留下安心工作。我谢绝了他的好意,还是执意报了名参加高考。

报完名,回到家翻箱倒柜寻找当年用过的课本,又和几个要好也要高考的小伙伴一块回到十九中母校找老师补课。记得给我们补数学的是廉老师,他教学水平很高,但对于我们几个连平面几何都沒学过的初二学生来说,想在短时间突击补完高中数学,恐怕华罗庚来教也无济于事。

果不其然,高考成绩一放榜,我的数学只得了可怜的9分。好在我的语文、政治都考了高分,史地也还不错,总分考了264分,好歹过了录取分数线。然而,那年河南高考定了个土政策,25岁以上的考生比正常录取分数线要加高100分。这100分对于老三届的高中生而言,也许不在话下,但对于我们这些初六七、初六八的一、二年级学生而言,无疑是难以逾越的鸿沟,最终名落孙山是再自然不过的结果。

转眼到了1978年,又到了第二个高考季。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我,又恶补了一年数学后卷土重来。这回数学考了20多分,总分考了313分,终于过了大专线。亏则华国锋那年出访归来,拍板高考扩招,我才像范进中举一般,挤上了高考末班车。

都说知识决定命运,高考改变人生,此话一点不假。毕业后我留校干了团委,两年后调进了市委宣传部,八年后官至副处,升迁速度虽然不快,倒也顺风顺水。这期间我又在职考了一次“专升本”的全国成人统考,有意思的是,那年的录取线是250分,我不多不少恰巧考了250分。有一位老兄曾讥讽调侃我“二百五”,几年后我才知道这个“二百五”专升本的郑大文凭的意义和价值。

1993年9月,我在邓小平南巡后的改革开放大潮中,毅然下海来到了深圳,应聘在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一一中国宝安集团出任了主持工作的宣传部副部长。三个月的试用期刚滿,集团人事部就通知我参加深圳市的调干考试。

调干考试虽不像高考“一考定终身”,却是毫不含糊的“一考定调动”的当年进深圳的必经门槛,只有过了这一关,才能正式开启调动程序。

记得通知我考试的时间是星期四,而考试是星期日,只剩下三天复习时间。在市委党校报考时,我想当然地报了公文专业。待拿到复习资料一看,傻了眼。公文是一门专业课,绝非是在机关泡了多年就会写一手公文那样简单。我当时就后悔不该报这门专业课,想改报其它专业。谁知报考部门的工作人员说,要改专业还得回单位重开证明。倒不是怕麻烦,是怕集团的人笑话,宣传部长不敢考公文,不成了草包。

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我分秒必争开始了复习,综合课感觉马马虎虎,还能对付,专业课越看书越头大。待到星期六下午,我反复权衡,如果考试不过关,还不如不去考。复习时间太短,不考情有可原。考了不过,沒人说你只有三天备考。思来想去,决定放弃。周六晚上,弃考一身轻,我看了半夜电视,好不放松。

周日早晨,一觉醒来,越想越觉得不大对劲。这次不考,就会错过年度调干指标,一耽误至少半年。单位的同事也不知道是我弃考,还以为我这个宣传部长沒考过关。即便这次考砸,能去了解一下试题类型,为下次再考积累些经验。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考比不考强。想到此,我一骨碌翻身起床,牙顾不得刷,脸顾不上洗,拿着复习材料和准考证,就冲出了家门,拦了辆的士,赶往了设在市委党校的考场。

我是最后一个赶进考场的考生,监考老师和考生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啥日子,居然还能睡过头。我赶紧找着自己的位子坐下,静静心,定定神,开始了答题。

上午先考综合课,涉及学科众多,覆盖面宽泛,对我这个老家伙而言,大都略知一二。上午考完,自我感觉难度沒那么大。吃完快餐,赶紧复习专业课资料,一直看到考试铃响。专业课毕竟是考专业,就沒上午的综合课好对付了。凭着多年的机关公文写作底子,和中午一目十行,囫囵吞枣的临阵磨枪,终于答完了试卷,自我感觉沒上午好,这门课,悬!

半月之后,成绩公榜,我连准考证都沒帶,赶到市委党校的分数榜前看结果。完全沒有想到,我综合课考了70多,专业课考了60多,两门课全过了。那一刻,我如释重负,常出了一口气,真比高考录取还要兴奋。我赶紧赶回集团,取了准考证,打印完分数通知书,交绐了人事部。

本以为,指标有了,考试过了,调动应该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吧!沒曾想,问题大了。那年头,深圳对学文的,干行政的大专控制非常严。而这两条,我全占了。材料报了几次,市人事局就是不批。我这才拿出了当年“二百五”考的郑大本科文凭,人事部的同志又拿着我出的书和在报刊发的文章以及省级的文艺获奖证书,反复向市人事局交涉,说明我是有专业的,并非行政人员,这才开了绿灯放行。

好事多磨,一波三折,我的调动搞掂之后,太太和儿子的随迁就容易多了。深圳当年评政工职称,来深之前我在内地从事了多年党务工作,来宝安集团后我还兼着党群部长,加之多年的文艺创作成果,我很快就评上了高级政工师。深圳规定,政工系列的高级政工师,纳入深圳的技术职称系列,享受同等待遇。高级政工师相当于副高职称,家属随迁不用等待指标,只要符合条件,立马办理,我的这个副高职称,让妻儿很快随迁,一家人顺利团圆。

深圳这座城市,年轻人居多,高学历者居多。我所在的宝安集团,已出任董事局主席并兼总经理的陈政立先生对人才更是厚爱有加。曾有一度,集团发展研究中心招聘了八个博士,连接电话的也是个北大的女硕士。我这个宣传部也是硕士一堆,人才济济。加之集团推出了鼓励学习、报销学费的政策,我这个老范进也不甘落后,眼红心热起来。

我有个大学同学,早就志存高远,上大学时就一直准备考研。毕业后沒两年就考上了吉林大学当代文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广州的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当了教授,已带了多年研究生。来深后,距离近了,联系多了,向他打听了些考研的情况,脑子一热,决定考研,方向是文艺理论。

我把考研,估计得太简单了,觉得自己搞了多年文学创作,也发过一些作品,就认为考文艺理论的研究生,有这些基础打底,再攻攻理论应该问题不大。专业方面,的确和我预计的相差不大。有门专业课考试就是写一篇当时很火的马原的小说《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的文艺评论,这正中我的下怀。勿庸讳言,两门专业课都考得名列前矛,但英语却考得一塌糊涂,最终名落孙山。听我那位师兄说,两门专业课的导师还专门问过他有关我的情况,才知因英语实在太差,初试就被刷了下来,颇为我的专业课成绩感到惋惜。

又过了几年,广东省向全省公开考试招聘副厅级干部,我忍不住,又偷偷去报了名。笔试只考一门课,自我感觉考得不错,尤其那篇作文,更觉着写得十分滿意。待到踌躇满志地步出考场,猛然打了个激灵,坏了!试卷上有个明确要求,不能在试卷上出现名字,如果出现试巷作废。而我却稀里糊涂地在作文题目下面,像平常写文章一样,习惯性地署上了自己的姓名。这下阅卷老师省得批改了,我自己就先把自己的试卷废了,白忙活了一回,白考试了一场。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参加什么考试了。每每看到有些“学霸”“考霸”的报道,我就想起自己亲身经历的这些考试,有过“过五关斩六将”,也有过“走麦城”,虽有些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但一切都过去了。其实,人生漫漫,每个人都会经历许多考试,只要把握住机会,不放弃,不懈怠,都能过关的。网上蹿红的八十老翁参加高考就是“活到老,考到老”的例证。

人生须得几回考,峰回路转靠攀登!


  • 1
  • 关键词:历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8600
  • 11
  • 76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