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峦山下
  • 点击:10158评论:212019/07/15 10:30

前言

东晋十六国时期,那时的大大小小的国家连年你争我夺,华夏大地满目苍夷,中原被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少数民族国家蚕食,东晋退守长江以南,史称五胡乱华。各国间战争不断,你打我,我打你,弱肉强食,曾经安居乐业的中原业已面目全非。中原汉族士族或只要能凑齐旅费的民众纷纷南迁,与南方人民的资源争夺不可避免,经济条件好的人家留在长江流域,贫苦民众只能继续南行,到达赣闽粤山区,僻地垦荒,从头开始,一千六百多年前的这些南迁的中原移民,便是今天许多客家人的最早的先祖之一。

在我居住的城市深圳,有很多原住民是客家人,他们的祖先是不是与五胡乱华的那段历史有关呢?他们又是什么时候到达深圳的呢?这一疑问长时间留在我脑海,网上各种回答的都有,可我更相信眼见为实。一个在坪山区政府工作的朋友建议我去马峦山下的大万世居看看,那里说不定有我想要的答案。当时我正在写一篇有关川南游击纵队的文章,本来就有计划去坪山的马峦街道了解一下在中国抗日史上大名鼎鼎的东江纵队的想法,既然大万世居也恰好在马峦街道,索性两件事一起办了。于是,在2019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98岁生日当天,我独自驾车,驶往坪山。


东江纵队

我计划先去东江纵队纪念馆。有人称东江纵队为中国革命时期最成功的游击队之一,朱德总司令将它与琼崖纵队、八路军、新四军一起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与东江纵队相反,川南游击纵队在川南却以失败告终,这支中央直属纵队组建时约四百人,在红军长征一渡赤水、扎西整编后被留在川南,目的是配合红军主力长征,建立川南根据地。纵队坚持了两年,三次壮大到千多人,三次被国民党川滇黔三省会剿而最终失败。在实地采编和写作过程里,一种深深的悲凉感染着我的心,神经为这些前赴后继的英烈们绷得紧紧的,一直难以释怀。因工作原因,最近总是在关注历史上一些负面的事件,比如战争、屠城、灭族等,尽管时间已遥远,但多多少少对心情有影响,所以也需要些正面而积极的故事来调剂一下。或许东江纵队成功的历史能给我带来好心情。

我从平湖出发,经丹平快速公路和水官高速,再转入横坪快速公路,很顺畅。从横岗到坪山,一路上都是大大小小的山丘和山坳,一穿过山区便看到一幢幢高楼平地而起,基建工地处处可见,这就是深圳坪山区,一座崭新的城市已具雏形。而在不久前,坪山还是属于龙岗区的一小偏远小镇,深圳郊区的郊区,中国的城市发展速度,在当今世界还真是无人能及。

东纵纪念馆在东纵路边,属坪山城区范围,我到达时早上十点,艳阳高照,天空白云朵朵,蓝得清亮,只是阳光太犀利,不敢在广场上久留,疾步走向大门,运气很好,恰好碰上一个几十人的团队正在排队入馆,我跟着他们亦步亦超,因为是大团,讲解员和行程都安排好的,一不小心当了回南郭先生。这样挺好的,有讲解员的讲解和解释,比让我去摸索容易得多。

讲解员先给我们放了一段十分种的记录片,再带我们一个展厅一个展厅地去讲解,一个流程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一楼的展厅主要是东江纵队的创建、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中纵队的战斗故事。二楼是纵队司令员曾生的展厅、放映厅和大堂。1938年10月,日军在大亚湾登陆,侵占广东南部大部分地区。12月,共产党员曾生从香港回到家乡坪山,成立惠宝游击总队,与王作尧在东莞领导的东宝惠边游击大队协同作战,打击敌人,这便是东江纵队的前身,到1943年12月2日,两支部队正式合并,改编成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部队发展迅速,到抗战胜利前夕,纵队拥了一支一万一千人的队伍,根据地和游击区总面积达六万余平方公里,人口达四百五十万人,对日、伪军作战达一百四百余次,反击国民党反共顽军作战三百余次,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牵制了敌人大量兵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日军占领香港时,游击队挺进港九秘密大营救,救出了爱国民主人士、文化界知名人士、华侨、国际友人、友军等共八百多人。

东江纵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交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其中许多故事都已编成书籍或影视剧。辉煌和成功受到的关注总会尤其多一些,可辉煌背后的付出和代价呢?纪念馆一楼展厅里,一幅手绘的东移路线示意图引起了我的注意,其注释写着:“在被迫东移海陆丰的过程中,主要领导成员和骨干保存下来,一九四零年五月八日,中共中央及时发来指示,为曾、王两部指明了斗争方向。”

随后,我翻阅了由广东经济出版社出版,由陈一民先生主编的《南北征战录》一书,其中收录了曾生写的一篇回忆录,回忆录里对“东移事件”有较为详细的介绍,总的来说,1940年上半年,是纵队生死存亡的半年,国民党守军突然倒戈,数千人对游击队围攻,好不容易突围出去,又遭到国军的围追截堵,企图一举消灭游击队。曾、王游击队向东转移至海丰时,最后只剩一百余人。这一幕与川南游击纵队的遭遇很相似——看到游击队壮大了,生怕养虎为患,赶紧出动正规军去围剿。不同的是,东江纵队与党中央的通讯是畅通的,东江纵队及时得到党中央的指示,重返东惠宝地区继续战斗。而且还派来了游击战经验丰富的林平领导游击队,很快就又一次发展壮大,一年后,粉碎敌人多次进攻和围剿,顺利建立大岭山区和阳台山区两个根据地。

因为受先前文章的影响,我心里时不时在给川南和东纵这两支游击纵队做对比。川南纵队的主力是红军正规军,主要领导都是师级干部,经验丰富。而东江纵队源于地方武装,在抗日战争,迅速壮大,成功建立根据地。我想川南纵队的失败,并不在于指战员,其指战员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军官,当时的级别和资历甚至还高过东江纵队。失败根本原因并不是军事指挥的原因,而是环境和群众基础。当年日军并没有侵入川南,国军统治虽然腐败,但对广大民众的生计并没有严重的影响,缺少让广大民众舍身革命的动力,革命只是少部分人的孤军奋战。而东江纵队却完全不一样,他们抗击的是日本侵略者,广大民众全民拥护抗日,敌人构成虽然复杂,有日军、伪军和国民党反共军队,且战斗频繁,但有了民众的支持、舆论的支持、海内外侨胞的支持,何愁不胜呢?

纪念馆对面是东江纵队灵魂人物曾生的故居,我顺便也参观了一下。曾生故居一共才三间矮房,父亲是海员,年轻时出海澳大利亚,找到了工作,定居下来。曾生也因此接受了海外教育,有了国际视野,这也让曾生领导的根据地在文化和舆论建设上别具一格,各种报纸如《东江民报》、《前进报》等办得红红火火。在舆论的宣传下,全国人民都知道,东江纵队是一支正义之师。与之对比的是川南纵队,他们是四川地方媒体眼中的“顽匪”,没有根据地,四处流窜……可悲可叹!

1937年冬,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出生入死、脱离虎口的川南纵队女战士李桂红含着泪花向周恩来副主席汇报纵队斗争情况,周恩来沉默许久说出这样一句话:“战斗频繁,扎不下去,拖得太厉害了,这是长征付出的代价啊……烈士们的精神永存。”是的,周恩来总理对失败的原因分析得很透彻,那是因为“扎不下去”呀!东纵纵队就不一样,他们成功扎下去了,甚至正好扎到了敌人的心脏。

从曾生故居出来后,我特意又折回纪念馆,去买那本名为《南北征战》的书,一本值得我们好好读一读的书,收录在书里的文章作者或文中的主角们,都是距离我们最近的英雄。临走时,我随口问起卖书给我的馆员:“曾生和大万世居曾氏有什么关系?”

馆员回答说:“他们同出一房,曾生的爷爷是从大万世居迁到石灰陂的。”

原来如此!换个角度看的话,是不是可以说,东江纵队也可以算是客家人历史的一部分?而全球一亿二千万客家人里,又有多少传奇的故事呢?


大万世居

我查了一下地图,从曾生故居到大万世居才2.7公里,开车十分钟即可。如果步行的话,才1.6公里。曾生是在坪山读的小学,他应该是经常跑去老宅玩的,那座有名的大宅里,住的都是他的宗亲。

抗战期间,曾生和老宅的故事也有很多。在1940的初,曾生遭国民党顽军围剿时,便在大万世居落脚,和王作尧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决定向海陆丰突围转移。这个会议的召开地便是大万世居的炮楼。抗战期间,世居也是曾生和游击队经常活动的地方。抗战胜利前夕,据说日军包围了大万世居,但由于世居的防御工事坚固无比,日军的炮弹只把墙壁炸出了几道裂缝,始终没能攻进去。

在这些故事里,大万世居固若金汤,一般的战斗根本没法把它攻破。和平时期里,它只是个普通的村落,战争时代,它就是保卫儿孙的堡垒。大万世居的建造者曾传周,曾子的127代传人,终于实现了他建造世居的初衷。

我抵达大万世居的时刻恰是正午,没有一丝风,阳光异常猛烈。从大门进去,宽阔的大万广场空无一人,烈日炎炎,几乎没有游客。大万广场的末端连着一个半月形的人工湖,湖的对面还是大万世居的围墙和三个大门,中间的是正门,两边各一个侧门。大万世居呈方形,宽124.3米,长123.5米,占地面积达15000多平方米。四面围墙高达8米,厚1米,四个角设有高达三层的炮楼,正面墙壁上下两排砌有葫芦形的枪眼。从世居的外围结构来看,只有从正门可以进攻,炮楼、枪眼、又厚又高的围墙和人工湖组合成一道完美的防御工事。难怪当年日军没法攻入。

从正门进入后,才真正发现世居有多大,其格局为九天十八井,即有九条主街,十八个天井,主街间由纵横交错的小街小巷纵横连通。可以说,感觉像进入了一个古代的迷你小城,围墙是城墙,正门便是城门,城墙厚实无比,坚不可摧,除非用战斗机密集轰炸,一般的枪炮很难成功。不过世居也有缺隙,目标太明显,敌人一围城,粮草不继,便支撑不了多久。游击战以灵活性为主,所以活动区域大多还是在山里。

世居的创建者传周公的远见卓绝。创建世居时还处于乾隆盛世,世道太平,繁荣昌盛,但客家人骨子里那种防患于未然的观念让他随时都在为未来的危机做准备,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哪怕他自己这一代平安富贵,可后代呢?事实证明,一百多年后,世居终于向世人证明了它的实力,为中国革命,为曾家子孙尽了它应有的力量。

传周公一生财丁两旺,生有四子,至他去世前,已经五代同堂。可以想象当年世居里的盛况,传周公端坐在正厅的太师椅上,后代们济济一堂,依次上前问安。他的几个大孙子,都已做了爷爷,后辈们开始独立谋生,部分人留在坪山,部分人外出他省另谋出路,还有部分人去了南洋甚至欧美。这些后代,在他们新的旅居地繁衍生息,周而复始,演绎着传周公类似的故事。中华民族的其它千百姓氏,也都在演绎着类似的传承,一代代的开枝散叶,形成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璀璨夺目的文明,而连接着这些枝枝叶叶的,是各家各姓的族谱,族谱是中华文明的基石和经脉。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客家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5000
  • 2019-09-06
  • 只因不才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31
  • 放学别走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520周冠打赏29000,共计29000
  • 2019-07-22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1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07-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十年以非虚构见长,从“新加城系列”到今年《一个消失的民族》《大城崛起》,及现在这篇《马峦山下》,可以说是渐入佳境。他的非虚构写作是建立在扎实的案头工作及大量的实地考证、采访上,有宏观上的架构,也有微观上的细描。这篇客家人的迁徒史,从五胡乱华一直写到今天,把深圳客家人的前世今生和盘托出。这种跨度不可谓不大,而且深入实地进行考证,体现了一个非虚构作家的严谨认真。相信沿着这个路子,他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 回复
    • 文夕评委2019/08/31 14:36:02
    • 分享到:
  • 好文,文章给了读者很多一手资料。一直追溯到最早的客家人,从西晋五胡乱中华开始。中原士族和平民们一路南逃迁徙。在中国历史的治乱循环中,中华华族一批一批逃离战火纷飞的中原本土,流亡他乡,形成了客家人。康熙中期,深圳的本地客家人始迁徙到深圳马栏山定居,在以后的300多年内。一路南进龙岗布吉深圳等,这是深圳原住客家人的历史。如今我们这些新移民,客居深圳,也加入新客家人的队伍,一起续写新的客家人历史。
  • 感谢文夕老师点评和提名!

    回复

  • 深圳最大最美的瀑布在何处?马峦山也!我经常与家人、朋友到马峦山赏瀑布,今年3月还发现一处未开放的隐秘瀑布,我们在瀑布前静坐一小时有余,用耳谛听,用心感受,乃是极为空灵的享受!我也曾经与龙岗驴友一道从坪山比亚迪出发,徒步穿越马峦山山涧,四个钟抵达大梅沙,一路收获颇丰。原以为仅马峦山的客家房屋,与华强学校历史厚重。欣赏本文后,的确令人震憾。
  • 谢谢点评!客家是以姓氏为主体的族群,每一个姓氏背后都有很多故事。^_^

    回复

  • 看完以后是激动,是感动,更多的是感慨。我们只了解直系亲属关系,从未想过祖先原来并未在一个地方生根。历史上的迁移大部分是迫于战争为了生存的无奈之举,但也是迁移让文化和风俗得到了变化,结合成了新的文明,新的历史篇章。
  • 世界观分为横向和纵向,全面了解,才能找准自己的坐标,才知道个体有多渺小^_^

    回复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 有心去体验和发现就必有所得,感谢点评!

    回复

  • 作者将传奇的石壁、东江纵队、大万世居、罗屋、赖屋和张屋的故事铺陈开来,将马峦山下曾简辉曾公、其孙子曾传周,与曾公,及从江西豫章府迁来惠州三栋,再迁入马峦上的,称罗玖珍的玖珍公,民间真实却传奇的人数,在历史的长河中如何生生不息,如何养育出一位位杰出英才,令读者历历在目。文章布局上,每个故事承上启下,画龙点睛,令读者爱不释手。当然,文章总体大开大合,张弛有度,闪光之处颇多,不一一赘述。
  • 说得我都有点飘了,感谢感谢!

    回复

  • “这个八角亭的位置绝佳,四面皆景,它的南方,整个大鹏湾尽收眼底,东面是东部华侨城,北面是我们经过的罗屋古村,西面是重重山峦,越过群山,便是淡水和大亚湾。”八角亭,其实上下两层各有四角的四角亭,西面是东部华侨城,东面才是大鹏。
  • 我以为面海向南呢方向有误,要改,要改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5 11:34:30
    • 分享到:
  • 又出新作,可以可以!
  • 谢谢

    回复

  • 上周,冬十年一马当先,车着邻家一行人,行走马峦山,这不是他唯一一次到马峦,也不是他才开始关注马峦,他对马峦早就熟稔在胸,饱有故事,就欠我们一行人的印证而已,这才有今天这么厚实的文本出来。即便如此,邻家小妹说,还是有点短,大可以10万字的长文,以专著方式发表
  • 呵呵,一万字花了二周,十万字,马不停蹄,也得花上至少二十周呀。不容易!不容易呀!
  • 撺掇你把文章写长的人,那都是为了表达读者对作者的滔滔之情,譬如对于文章不看完就出重手打赏的人,我也是服了
  • 看完文章才打赏-那是对作品的滔滔之情;不看文章就打赏,那是对作者的滔滔之情。都心领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1151525
  • 17
  • 1620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