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峦山下
  • 点击:3627评论:122019/07/15 10:30

前言

东晋十六国时期,那时的大大小小的国家连年你争我夺,华夏大地满目苍夷,中原被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少数民族国家蚕食,东晋退守长江以南,史称五胡乱华。各国间战争不断,你打我,我打你,弱肉强食,曾经安居乐业的中原业已面目全非。中原汉族士族或只要能凑齐旅费的民众纷纷南迁,与南方人民的资源争夺不可避免,经济条件好的人家留在长江流域,贫苦民众只能继续南行,到达赣闽粤山区,僻地垦荒,从头开始,一千六百多年前的这些南迁的中原移民,便是今天许多客家人的最早的先祖之一。

在我居住的城市深圳,有很多原住民是客家人,他们的祖先是不是与五胡乱华的那段历史有关呢?他们又是什么时候到达深圳的呢?这一疑问长时间留在我脑海,网上各种回答的都有,可我更相信眼见为实。一个在坪山区政府工作的朋友建议我去马峦山下的大万世居看看,那里说不定有我想要的答案。当时我正在写一篇有关川南游击纵队的文章,本来就有计划去坪山的马峦街道了解一下在中国抗日史上大名鼎鼎的东江纵队的想法,既然大万世居也恰好在马峦街道,索性两件事一起办了。于是,在2019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98岁生日当天,我独自驾车,驶往坪山。


东江纵队

我计划先去东江纵队纪念馆。有人称东江纵队为中国革命时期最成功的游击队之一,朱德总司令将它与琼崖纵队、八路军、新四军一起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与东江纵队相反,川南游击纵队在川南却以失败告终,这支中央直属纵队组建时约四百人,在红军长征一渡赤水、扎西整编后被留在川南,目的是配合红军主力长征,建立川南根据地。纵队坚持了两年,三次壮大到千多人,三次被国民党川滇黔三省会剿而最终失败。在实地采编和写作过程里,一种深深的悲凉感染着我的心,神经为这些前赴后继的英烈们绷得紧紧的,一直难以释怀。因工作原因,最近总是在关注历史上一些负面的事件,比如战争、屠城、灭族等,尽管时间已遥远,但多多少少对心情有影响,所以也需要些正面而积极的故事来调剂一下。或许东江纵队成功的历史能给我带来好心情。

我从平湖出发,经丹平快速公路和水官高速,再转入横坪快速公路,很顺畅。从横岗到坪山,一路上都是大大小小的山丘和山坳,一穿过山区便看到一幢幢高楼平地而起,基建工地处处可见,这就是深圳坪山区,一座崭新的城市已具雏形。而在不久前,坪山还是属于龙岗区的一小偏远小镇,深圳郊区的郊区,中国的城市发展速度,在当今世界还真是无人能及。

东纵纪念馆在东纵路边,属坪山城区范围,我到达时早上十点,艳阳高照,天空白云朵朵,蓝得清亮,只是阳光太犀利,不敢在广场上久留,疾步走向大门,运气很好,恰好碰上一个几十人的团队正在排队入馆,我跟着他们亦步亦超,因为是大团,讲解员和行程都安排好的,一不小心当了回南郭先生。这样挺好的,有讲解员的讲解和解释,比让我去摸索容易得多。

讲解员先给我们放了一段十分种的记录片,再带我们一个展厅一个展厅地去讲解,一个流程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一楼的展厅主要是东江纵队的创建、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中纵队的战斗故事。二楼是纵队司令员曾生的展厅、放映厅和大堂。1938年10月,日军在大亚湾登陆,侵占广东南部大部分地区。12月,共产党员曾生从香港回到家乡坪山,成立惠宝游击总队,与王作尧在东莞领导的东宝惠边游击大队协同作战,打击敌人,这便是东江纵队的前身,到1943年12月2日,两支部队正式合并,改编成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部队发展迅速,到抗战胜利前夕,纵队拥了一支一万一千人的队伍,根据地和游击区总面积达六万余平方公里,人口达四百五十万人,对日、伪军作战达一百四百余次,反击国民党反共顽军作战三百余次,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牵制了敌人大量兵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日军占领香港时,游击队挺进港九秘密大营救,救出了爱国民主人士、文化界知名人士、华侨、国际友人、友军等共八百多人。

东江纵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交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其中许多故事都已编成书籍或影视剧。辉煌和成功受到的关注总会尤其多一些,可辉煌背后的付出和代价呢?纪念馆一楼展厅里,一幅手绘的东移路线示意图引起了我的注意,其注释写着:“在被迫东移海陆丰的过程中,主要领导成员和骨干保存下来,一九四零年五月八日,中共中央及时发来指示,为曾、王两部指明了斗争方向。”

随后,我翻阅了由广东经济出版社出版,由陈一民先生主编的《南北征战录》一书,其中收录了曾生写的一篇回忆录,回忆录里对“东移事件”有较为详细的介绍,总的来说,1940年上半年,是纵队生死存亡的半年,国民党守军突然倒戈,数千人对游击队围攻,好不容易突围出去,又遭到国军的围追截堵,企图一举消灭游击队。曾、王游击队向东转移至海丰时,最后只剩一百余人。这一幕与川南游击纵队的遭遇很相似——看到游击队壮大了,生怕养虎为患,赶紧出动正规军去围剿。不同的是,东江纵队与党中央的通讯是畅通的,东江纵队及时得到党中央的指示,重返东惠宝地区继续战斗。而且还派来了游击战经验丰富的林平领导游击队,很快就又一次发展壮大,一年后,粉碎敌人多次进攻和围剿,顺利建立大岭山区和阳台山区两个根据地。

因为受先前文章的影响,我心里时不时在给川南和东纵这两支游击纵队做对比。川南纵队的主力是红军正规军,主要领导都是师级干部,经验丰富。而东江纵队源于地方武装,在抗日战争,迅速壮大,成功建立根据地。我想川南纵队的失败,并不在于指战员,其指战员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军官,当时的级别和资历甚至还高过东江纵队。失败根本原因并不是军事指挥的原因,而是环境和群众基础。当年日军并没有侵入川南,国军统治虽然腐败,但对广大民众的生计并没有严重的影响,缺少让广大民众舍身革命的动力,革命只是少部分人的孤军奋战。而东江纵队却完全不一样,他们抗击的是日本侵略者,广大民众全民拥护抗日,敌人构成虽然复杂,有日军、伪军和国民党反共军队,且战斗频繁,但有了民众的支持、舆论的支持、海内外侨胞的支持,何愁不胜呢?

纪念馆对面是东江纵队灵魂人物曾生的故居,我顺便也参观了一下。曾生故居一共才三间矮房,父亲是海员,年轻时出海澳大利亚,找到了工作,定居下来。曾生也因此接受了海外教育,有了国际视野,这也让曾生领导的根据地在文化和舆论建设上别具一格,各种报纸如《东江民报》、《前进报》等办得红红火火。在舆论的宣传下,全国人民都知道,东江纵队是一支正义之师。与之对比的是川南纵队,他们是四川地方媒体眼中的“顽匪”,没有根据地,四处流窜……可悲可叹!

1937年冬,在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出生入死、脱离虎口的川南纵队女战士李桂红含着泪花向周恩来副主席汇报纵队斗争情况,周恩来沉默许久说出这样一句话:“战斗频繁,扎不下去,拖得太厉害了,这是长征付出的代价啊……烈士们的精神永存。”是的,周恩来总理对失败的原因分析得很透彻,那是因为“扎不下去”呀!东纵纵队就不一样,他们成功扎下去了,甚至正好扎到了敌人的心脏。

从曾生故居出来后,我特意又折回纪念馆,去买那本名为《南北征战》的书,一本值得我们好好读一读的书,收录在书里的文章作者或文中的主角们,都是距离我们最近的英雄。临走时,我随口问起卖书给我的馆员:“曾生和大万世居曾氏有什么关系?”

馆员回答说:“他们同出一房,曾生的爷爷是从大万世居迁到石灰陂的。”

原来如此!换个角度看的话,是不是可以说,东江纵队也可以算是客家人历史的一部分?而全球一亿二千万客家人里,又有多少传奇的故事呢?


大万世居

我查了一下地图,从曾生故居到大万世居才2.7公里,开车十分钟即可。如果步行的话,才1.6公里。曾生是在坪山读的小学,他应该是经常跑去老宅玩的,那座有名的大宅里,住的都是他的宗亲。

抗战期间,曾生和老宅的故事也有很多。在1940的初,曾生遭国民党顽军围剿时,便在大万世居落脚,和王作尧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决定向海陆丰突围转移。这个会议的召开地便是大万世居的炮楼。抗战期间,世居也是曾生和游击队经常活动的地方。抗战胜利前夕,据说日军包围了大万世居,但由于世居的防御工事坚固无比,日军的炮弹只把墙壁炸出了几道裂缝,始终没能攻进去。

在这些故事里,大万世居固若金汤,一般的战斗根本没法把它攻破。和平时期里,它只是个普通的村落,战争时代,它就是保卫儿孙的堡垒。大万世居的建造者曾传周,曾子的127代传人,终于实现了他建造世居的初衷。

我抵达大万世居的时刻恰是正午,没有一丝风,阳光异常猛烈。从大门进去,宽阔的大万广场空无一人,烈日炎炎,几乎没有游客。大万广场的末端连着一个半月形的人工湖,湖的对面还是大万世居的围墙和三个大门,中间的是正门,两边各一个侧门。大万世居呈方形,宽124.3米,长123.5米,占地面积达15000多平方米。四面围墙高达8米,厚1米,四个角设有高达三层的炮楼,正面墙壁上下两排砌有葫芦形的枪眼。从世居的外围结构来看,只有从正门可以进攻,炮楼、枪眼、又厚又高的围墙和人工湖组合成一道完美的防御工事。难怪当年日军没法攻入。

从正门进入后,才真正发现世居有多大,其格局为九天十八井,即有九条主街,十八个天井,主街间由纵横交错的小街小巷纵横连通。可以说,感觉像进入了一个古代的迷你小城,围墙是城墙,正门便是城门,城墙厚实无比,坚不可摧,除非用战斗机密集轰炸,一般的枪炮很难成功。不过世居也有缺隙,目标太明显,敌人一围城,粮草不继,便支撑不了多久。游击战以灵活性为主,所以活动区域大多还是在山里。

世居的创建者传周公的远见卓绝。创建世居时还处于乾隆盛世,世道太平,繁荣昌盛,但客家人骨子里那种防患于未然的观念让他随时都在为未来的危机做准备,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哪怕他自己这一代平安富贵,可后代呢?事实证明,一百多年后,世居终于向世人证明了它的实力,为中国革命,为曾家子孙尽了它应有的力量。

传周公一生财丁两旺,生有四子,至他去世前,已经五代同堂。可以想象当年世居里的盛况,传周公端坐在正厅的太师椅上,后代们济济一堂,依次上前问安。他的几个大孙子,都已做了爷爷,后辈们开始独立谋生,部分人留在坪山,部分人外出他省另谋出路,还有部分人去了南洋甚至欧美。这些后代,在他们新的旅居地繁衍生息,周而复始,演绎着传周公类似的故事。中华民族的其它千百姓氏,也都在演绎着类似的传承,一代代的开枝散叶,形成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璀璨夺目的文明,而连接着这些枝枝叶叶的,是各家各姓的族谱,族谱是中华文明的基石和经脉。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客家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放学别走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520周冠打赏29000,共计29000
  • 2019-07-22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1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07-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看完以后是激动,是感动,更多的是感慨。我们只了解直系亲属关系,从未想过祖先原来并未在一个地方生根。历史上的迁移大部分是迫于战争为了生存的无奈之举,但也是迁移让文化和风俗得到了变化,结合成了新的文明,新的历史篇章。
  • 回复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 回复
  • “这个八角亭的位置绝佳,四面皆景,它的南方,整个大鹏湾尽收眼底,东面是东部华侨城,北面是我们经过的罗屋古村,西面是重重山峦,越过群山,便是淡水和大亚湾。”八角亭,其实上下两层各有四角的四角亭,西面是东部华侨城,东面才是大鹏。
  • 我以为面海向南呢方向有误,要改,要改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5 11:34:30
    • 分享到:
  • 又出新作,可以可以!
  • 谢谢

    回复

  • 上周,冬十年一马当先,车着邻家一行人,行走马峦山,这不是他唯一一次到马峦,也不是他才开始关注马峦,他对马峦早就熟稔在胸,饱有故事,就欠我们一行人的印证而已,这才有今天这么厚实的文本出来。即便如此,邻家小妹说,还是有点短,大可以10万字的长文,以专著方式发表
  • 呵呵,一万字花了二周,十万字,马不停蹄,也得花上至少二十周呀。不容易!不容易呀!
  • 撺掇你把文章写长的人,那都是为了表达读者对作者的滔滔之情,譬如对于文章不看完就出重手打赏的人,我也是服了
  • 看完文章才打赏-那是对作品的滔滔之情;不看文章就打赏,那是对作者的滔滔之情。都心领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85307
  • 17
  • 158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