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住在白石洲的女人
  • 点击:42027评论:152019/07/19 10:01

台风夹着雨水给“烧烤”了一个多星期的大街小巷,冲了个冷水澡,凉爽许多。八、九月间,台风光顾南海之滨的深圳,是每年的惯例。

周末,玲玲去了公司加班。她在南山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上班。

玲玲,算是一直居住在白石洲的女人。1997年,一场婚变她从老家四川来到深圳,住进了白石洲。时间吹老了岁月,玲玲22长成了40岁。一房一厅的出租屋,每月租金从550元涨到现在的2500元。房东还是那个房东。

几天前,白石洲沙河街中段那片农民房拉起了警戒线,挖掘机开进了白石洲。轰鸣声和着噪杂声响彻上空,让一直在坊间传说的白石洲要更新,部分成了事实。

据说,玲玲住了十多年的出租屋属于第二批拆除范围。不管消息如何?她还是想去宝安坪州看房。人嘛,总要有个退路。因一直忙碌没有成行。同事说,宝安坪洲一带的农民房,邻近宝安新中心区,又靠地铁一号线,租金一天一个价。南山、福田被更新或准备更新的城中村又在科技园一带上班的租客,基本往那边租房去了。

下班后,疲惫的玲玲匆匆往白石洲赶。十多年了,她还是习惯说回白石洲,而不是回家。那间出租屋,玲玲不认为是家,只是居住而已。事实也是。

下了公交,穿过深南大道,拐右进了沙河街。周末的白石洲喧嚣、吵闹,人来人往。打扮各异的女人们在街上穿梭,似乎把铺设新瓷砖的人行道当成了走秀T台,个个非常有感觉迈起了模特步伐;匆匆而行的小伙们,阳刚、朝气,让渐渐老去的白石洲,在灯红酒绿的紊乱下,还是绽放出激情四射的活力。

看着大街上青春朝气、活力四射的年青人,玲玲感觉深圳就是一个永远不会老的城市。然而,自己却老了。

傍晚六七点钟是下班高峰。人如潮水的街上,一位戴牛仔帽蹬着三轮车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地吆喝着收旧冰箱、旧电视机和旧洗衣机。懒懒的吆喝声很快被风吹散,丝毫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但,中年男子还是有一声没一声地吆喝,不管别人注意不注意。玲玲瞄了他一眼,疲惫的男子瞬间精神,眼睛一亮,好美的女人。玲玲的脸、皮肤、身高和气质,时常成为男人的焦点。这种眼光,玲玲早已习惯。男人看到漂亮女人不都这样嘛!她步伐快了起来。

摩拜、小黄等网约自行车,在骑行人猛力踩蹬下,像四处逃窜的地脚老鼠。霎时,淹没在沙河街的人海中。

白石洲,在深圳名气很大。作为有名的城中村之一,0.6平方公里土地上有2500多栋房子。也就是所谓的农民房。5000多套出租屋,能够居住14万人。14万人,相当于内地一个小县的人口总数。据说,90年代到至今,有300多万人次在白石洲居住过。其中,当年刚来深圳后期成为深圳名人富豪的成功人士,在白石洲住过的也不少。

夜幕下,工地还没收工。拆除农民房的机器还在轰鸣地摧毁着断壁残垣,显然与川流不息的人流、斑斓鲜艳的灯光不协调。也许只有城市更新,才显深圳发展迅猛、财力强大,城中村应有的状态。

踩着高跟鞋噔噔的节奏声,玲玲在人群中穿行。白石洲的一切,与她都不相关,她认为。除了自己居住的出租屋。玲玲那栋住了十多年的出租屋藏在白石洲深处,和它一墙之隔的就是深圳著名豪宅区之一华侨城。

如误进迷宫寻找出口的陌生人,玲玲借着一丝丝光线,在挤得只剩下缝隙的握手楼之间拐来弯去。到了出租屋,她拿出门卡,“滴”一声,走了进去。她住六楼。刚住进来时,天天爬上爬下感觉特累。习惯后也不觉得六楼很高。

玲玲,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十多年深圳生活工作的打磨,她有了大城市女人的气质。像大部分巴蜀大地女人,她非常水色的脸,肤白红润,清秀美丽。不胖不瘦的高个,凹凸有致。长发披肩,甚是显眼。由此,行人的眼光似乎都在怀疑这样漂亮的女人怎么也住白石洲。不应该呀!因为,她在人群中常常鹤立鸡群。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俨然如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玲玲也不例外。尽管深圳生活精彩、丰富。这位来自内地小县城的女人,从踏上深圳这块充满激情的土地那一刻,就觉得离婚的自己,不管外面如何精彩和浪漫,爱情与自己也没太大关系。爱情,应该是未婚者的权利,她想。往后,自已就是找个男人,那怕对方未婚,两人相处,也不算恋爱。最多算偷情或艳遇。说难听一点就是需要。那种成熟又有过性生活女人的需要。当然,玲玲不会说。毕竟羞涩,虽是正常生理反应。

十多年来,玲玲出租屋六楼房间的那张床,有好几个男人曾经上过。理由都是恋爱。最长时间三年多,最短的也有半年。对,有一个男人竟一个月不到。有的自称老板、有人说是白领。还有个说一定要找到真爱的大学老师。对于男人们的身份,玲玲从未去证实。她人好心善,就算别人是假话,也选择相信。玲玲认为,人海茫茫,认识就是缘分。何况还在一张床上睡过。

每次,男人义无反顾拍拍屁股走人,玲玲也还在打扫房间。对方那模样,就像男主人刷牙洗脸后去上班。当男人消失在楼梯转弯处,玲玲才把房门关上。自然得就如看见一个不相关男人经过自己房门口,好奇瞄瞄而已。最先没有这么自然,次数多了才有这样的结果。为何会这样,玲玲也不明白。不知道是不是习惯成自然的原理。不过,和麻木、不在意没有关系。包括那个说要找到真爱的大学老师。当他离开时,玲玲也感觉他与自己不是真爱。不然,他应该不会选择离开。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成了玲玲与男人相处的真实写照。尽管玲玲是奔着结婚去的。不然,她绝对不会把对方带回白石洲的出租屋,还和他上床。可,现实并非如此。何况离开时男人都有他自己认为的理由。事实上,飘泊在深圳的恋爱也是飘的,很难踏实。就像租的房子,哪天房东要收回,自己也没底。不知住在白石洲其他单身女人是不是这样?有时,玲玲会这样想。

玲玲没什么朋友,在深圳。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如果要算的话,小巷里卖成人用品的湛江女人阿香是一个,还有开火锅店的四川老乡李哥。

当同事知道她的恋爱历程,善意地提醒过玲玲不要那么傻。她们说,男人没几个好东西。尤其是漂在深圳的单身男人,说穿了就图和你上床。什么狗屁爱情,什么结婚,根本就是骗小女孩的把戏,连谎言都算不上。特别是那些老婆在老家农村,自己在深圳当个小老板,凭着几个臭钱色心重重胆子不小的隐婚男人。那绝对是,让单身女人防不胜防。女同事的话,有它的道理。毕竟,她们居住在深圳的时间不短,遇见的人和事不会比玲玲少。只是发生的故事较早而已。她们所说的,应该是经验和教训。

玲玲想,同事的提醒出于好心,必须领情。然而,就是有防范心,又能把男人怎样!最多也只能像她们一样,发发牢骚和怨恨。除非你不再婚不交男朋友。不然,伤害的永远是女人。再说,自己又不是滥交男朋友。事实上,每次都是对方不珍惜,以各种理由说拜拜。

漂泊在白石洲的异乡女子,根本就没能力与不负责任的男人较真!何况,他们就是以玩的心态开始,以上完床为结束。漂亮女人红颜薄命大概就是这个状态。结历多了,玲玲觉得也是这样!

白石洲,又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的恋爱,偶尔,还是有点真心实意。当然,大部分男女都在刻意回避情感,仅以生理需要和原始冲动为主要内容。白石洲的出租屋、灯光、氛围好像很适合漂泊男女约会。坐在大排档,喝两盅啤酒、抿一口白酒、撸两串羊肉;你看我、我看你。因为年青;因为血气方刚;因为孤独寂寞;瞬间就有感觉。已经想好了一百次不敢表达的话,在白酒的摧发、啤酒的发酵中,一不小心从嘴里蹦了出来。其实,在那种氛围和状态下,就是不说,故事也顺其自然。再说深圳那么大,白石洲大部分又是外地人,要遇见一个熟人如大海捞针。谁也不认识谁,或许就是最容易发生故事的主要原因之一。不像在老家,屁大个地方,男女之事很快成为花边新闻。                    

早年,刚流行的QQ聊天,世界似乎都兴奋了起来。而,居住在白石洲的单身男女,应该算疯了。特别是没有家庭的光棍男女。那时还不叫单身狗。连性格内向的玲玲,倏然也找到了倾诉对象而融入网络这个虚拟社会,动心甚至激情。那时没陌陌,没微信摇一摇,QQ里也没搜索附近人功能。但,聊天室的对话激活了她久违生理想像空间。因为,Q友那些令她脸红耳赤的话题,常常使她心跳加速。尽管她是过来人。

用女人头像聊天的玲玲,在聊天中遇上的男人,都喜欢问一些无聊又实在的问题。那一天,一个叫“孤独羔羊”的人加了她私聊。这一加不要紧,在打破玲玲作息时间的同时,也搅乱了她单纯的思想。这个叫“孤独羔羊”的人,让她心里时常有一只羔羊在折腾。

你没男朋友,怎么解决性问题?

你曾经有过夫妻生活,现在你不想吗?

怎么不找个男朋友呢?等等。一连串的问话都是围绕男女裤裆下面的问题。

明显说者有意。听者无心的玲玲却认为是关心。偶尔,还泛起少许心潮。道理就像你渴死了,问你想不想水喝一样。


下班回到出租屋,刚打开电脑,QQ上就蹦出一句话,我在白石洲,后加一个微笑表情。一看,是“孤独羔羊”发过来的。

那是2000年8月的一天晚上,气温比往年高很多。玲玲问,来办事吗?

哈哈,可能在白石洲办事吗?

哦!

我是特意过来请你吃晚饭。因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只能在网吧QQ邀你。“孤独羔羊”说。

玲玲看看手机,7点15分。外面已经灯红酒绿,人声鼎沸,菜香四溢。每天朝九晚五,玲玲没更多的空闲,像其他女人一样逛街、宵夜。

有空吗?对方在问。

你先等一下,我洗把脸。玲玲与“孤独羔羊”QQ聊天五个多月,已经到了无话不说。但,对方从没要过她的手机号码。或许这一点,玲玲感觉他与别的男人不同。

平时,玲玲都是叫外卖对付晚餐。十五分钟后,玲玲与他坐在了一家湘菜馆。

你好!我叫陈华。

高高的个子,帅气的脸庞,大概三十五六岁。笑起来坏坏的样子。

我叫刘玲。这是她在深圳第一次与男人约会。霎时,玲玲脸红,脱口而出,你好帅呀!

你也非常漂亮。他坏坏地笑,似乎很有魅力。

其实,俩人已视频过。大概知道对方的轮廓。玲玲没想到真人比视频帅多了。

他,叫了四个菜,要了四瓶小劲酒。没有问会不会喝酒,他就给玲玲倒满了一杯。

他举起杯向着玲玲说,今天终于见到真人,很开心。人家说QQ聊天感觉很好,见光会死。我见到你是开心的死了。你太漂亮!来,干杯!他喝了一大口。

玲玲抿了一口。

没有说话,只是瞅着对方。好像陈冠希,玲玲想了起来。传说,漂亮女人对坏坏的帅哥没抵抗力。智商基本为零。看到坏坏的帅帅的他,玲玲似乎也有同感。

  • 1
  • 2
  • 3
  • 4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单身女人再婚都市言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31
  • 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3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19-07-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19/08/31 21:47:25
    • 分享到:
  • 我比较关心描写深圳女性的作品。今天我翻了很多页才把它找到了,花了半个下午的时间把它读完了,写得很好,非常流畅。深圳女人婚恋的道路注定是崎岖的。江风易客描述了一位住在白石洲的女人。这个漂亮女人住在与她外貌极不相配的城中村里,一住就是十多年,她坚强地保持着人格独立和经济独立,绝不依附金钱和权贵。最后却还是被一个貌似老实的男人骗当了小三,自尊心倍受打击。尽管是个悲剧结尾,作者还是留下了一线光明。
  • 谢谢认可!这是尝试写深圳女性系列小说之一。深圳女人的婚恋路注定是崎岖的,我特别赞同。当婚恋像经济市场一样发达时,带来的问题就复杂了。接下来,我会写不同阶层女人婚恋中的甜蜜、痛苦、心酸,需要大家支持!
    • 文夕2019/09/04 17:18:39
    • 分享到:
  • 回复

    • 2童生2019/08/03 06:11:38
    • 分享到:
  • 感情是汪清水,不能掺杂任何脏污,不能将自己的感情当儿戏,来深打工的女孩子有一个小姑娘,渐渐地变成女人,最后错过了谈恋爱的最佳时期,经历身边的种种遭遇,对自己那份感情是那么的小心,小心翼翼,因为她的心不能再次受到伤害,儿女之情人皆有之,懂得爱自己,自爱胜过爱他人。毕竟女人的心是脆弱。
  • 回复
  • 回复文友“清”。对!这就是我写这篇小说的初衷。无论未婚还是想再婚的男女,都想找到真爱。现实并没这么理想。每个人感情路上,都会遇到比小说更精彩的故事。谁说谁错呢?没有标准答案,但一定是真心。那颗心,就是白头偕老。对于爱情和婚姻,新时代有新特点,不管怎样,我们不要海枯石烂,必须真心对待。尽管未来有不知数。一切有目的,有动机的爱情、婚姻都不算是真心。小心翼翼是过程,我认为好。一句话,总比后悔来得实在。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23 09:26:14
    • 分享到:
  • 玲玲是个独立的女性,是年轻一代的典型。虽然离过婚,但对生活、对别人依旧充满了热爱。
  • 謝謝🙏支持
  • 来深打拼的女人,在年华正当时,都忙碌在工作和创业中。当想恋爱、结婚,已是“高不成低不就”尴尬年龄。她们渴望爱情和婚姻。然而,太多隐婚男人,稍有不慎,就会被骗。只有擦亮自己的眼睛。这是我女人故事第一篇。

    回复

  • 女性视角,可以的!
  • 谢谢🙏支持!

    回复

  • 他有老婆还找女人,可耻。玲玲一听到袁林的名字,火气就上来。 玲玲,四川女人,离婚后来到深圳,住在白石洲。十多年,有不少次恋爱。事实,她真想找个男人再婚。但,男人真的使坏,特别隐婚的所谓单身男人……像风一样飘的生活,爱情也浮动着。一晃十多年过去。玲玲,还是孤单只影。住了十多年的出租屋马上又要拆了。是回家,找个男人再婚?还是留在深圳,继续飘泊。有时,她真怀疑自己能不能再婚了,在深圳?……
  • 回复
  • 谢谢“黄元罗”和“别看了”文友的大力支持,有了您们的支持,不管怎样是我前行的动力?再次谢谢!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9 14:36:36
    • 分享到:
  • 标题就很有故事了,先点个赞。慢慢看。
  • 慧眼識珠
  • 谢谢🙏谢谢🙏!我会更加努力💪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一个以文字书写为乐的人!
  • 一个以文字书写为乐的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8897
  • 11
  • 399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