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莺之歌
  • 点击:8195评论:62019/07/19 11:44

夜莺之歌是为爱情之歌、梦想之歌、纯真之歌。以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歌坛为蓝本,歌女赛沐贞娓娓道来各种往事,那些奋斗挣扎,那些歌坛往昔,浮华与激情,侵凌与真情,还有那令人心碎的纯真。书写那个时代的梦想与执念,唱出一曲深情的纯真之歌。   ——题记


一天上午,我给窗外一阵阵高一声、低一声“哇——啊——”的喧哗声吵醒了。人的睡眠,如若被活生生搅断了,就好比一艘在水底自由游弋的潜艇,给一个鲁莽的指挥官突然下达上浮的指令,等到它如一条巨鳄般冲出水面,却发现置身于一个锣鼓喧天的港口。眼下我就是这般情形。我踱到窗前,拉开遮得严严实实的窗帘,看到——

一个女人,爬上了楼下人行道边上高高的路灯杆子,坐在形如花瓣的杆子横杠上,正悠闲地晃荡着两只光脚,就跟游人坐在湖边的堤岸边上,伸着光脚丫拨弄着水一样。女人穿着一条浅灰色的半窄身的高腰裤子,身上套着一件半袖浅黄色上衣,从侧后方看去,宛若一条身形姣好的美人鱼。 女人二十出头,脸蛋儿俊俏又精致,此刻正挂着洋洋自得的笑容,时而眺望一下远处,时而低头瞅瞅瞧热闹的人们,继而又高扬起头来,清高地歪着脑袋,显出目空一切的神情,又像小姑娘似的哼了一声,旁若无人地哼唱起什么曲调来,头随着节奏微微地晃动。地上观看的人,这会儿安静多了,他们三五一群地聚集在商店的门前,在屋檐边,在路边摊撑开的遮阳伞下,在人行道的树荫下,像一个集会。那边菜市场门前也扎了几堆人。马路对面的一幢楼上,几乎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煞像一张宽而平的脸膛上凭空生出了许多空洞的大嘴巴。人们从窗子探出头来,就跟一窝鸟儿焦急地伸长脑袋。在一个窗口前,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袒露着半边胸膛,给孩子喂奶。另一个窗口,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端着一个望远镜,军事指挥官似的煞有介事地瞄着。消息不胫而走,附近的人,路过的人,都不想错过这个瞧热闹的机会,正急匆匆地往这边赶来。就连路上经过的汽车,接受检阅似的放慢了车速,一律向路灯杆子行注目礼,由于车子减速,车流阻缓,后面的车子就疯狂地按起了喇叭,好像一声声怒骂,尖锐嘈杂的声音连绵起伏。

那个女人忽然站起身来,人们啊的发出一片惊叫声,好一阵骚动。人们情绪生动起来,活跃起来,好像有人偷偷地笑出声来,有人轻轻地吁出了一大口闷气,也有人哎哟哎哟地为这个女人担惊受怕起来。女人立起来后,在“花瓣”上站稳了,挺直了腰,凝望着远处,灰白的马路如同奔涌的河流,在远处隐没进了一片水泥的丛林之中,她微抬起下巴,眼睛微合,陶醉了一般,开始摆手扭腰做起了简单的舞蹈动作来,哗——,人群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叫喊,有人还低吼了一声:这妞,简直酷呆了。她的动作简捷、优美,有板有眼,像是经常练这个的。她半窄的裤子,随着躯体的摆动,荡漾出身上优美的线条,她几乎半裸的手臂,灵巧得如杨丽萍的孔雀之手,优美的动作带有一种异乎寻常、高贵而又忧伤的意味。她的脚几乎没动,看来她是很清楚潜在的危险的。她俨然是一棵从磐石缝隙里长出来的树条,迎风招展。在小超市的门前那儿,聚了一堆人,里面有几个声音高点的,传得很开:这姑娘好邪门呢,样子不像个疯子,可她干吗爬那么高去跳舞——八成是个精神病,错不了。没事上那杆子,吃饱了撑的——她怎么上去的,我来得晚了点,没瞧见——这闺女准是吃了什么大亏了,糟蹋人哪——这妞模样倒是不错,身材好,唉,可惜了——有人报警了没,警察是干啥吃的,老半天,还没个影儿。——人们议论着,像在唠家常似的,好像谁都在为她担心,又好像谁都不。

从远处隐约传来的警笛声唤醒了人们的期待。一辆火红色的消防车与一辆青白颜色的警车,好似河流中两只飞扬跋扈的鱼类,一路叫嚣着冲过来。消防车红艳如火,警车青白如烟,一前一后,状若从远处飞过来的一个火球,后面拖曳着青烟和白烟。围观的人终于等来了那个意料之中的结果,一片喜悦之色。消防车像一团火似的猛地停住,警车如影随形,小跟班似的停在它屁股后边,消防车停得急,刹车声格吱一阵响,恰似放出来的一个响屁。消防车下来的人穿着橙黄制服,仿佛从火堆里扒出来的几只烤熟了的螃蟹,一只个子大一点的向车里吆喝着,消防车上就陡然长出一条手臂来,云梯架起来了。几个个子小点的,从车上搬下消防救生汽垫,像席子一样铺在了路灯杆子的下边,那几个警察,一块儿仰望着上头的女人。一个对着上面喊叫开了:这位女士,上面危险,请你马上下来。女人岿然不动,甚至都不朝下边看一眼。喊话的警察觉得没脸子,他火气大了一点:上面的公民,你扰乱了公共秩序,我们再一次劝告你,请你下来,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的措施。女人好似被这一番大声嚷嚷惊动了,低下头认真地看了下边一会,忽然做了个鬼脸,还吐出了长舌头,人群中又一阵哄堂大笑,有人吼道:她是个疯娘们,你跟她讲道理?那个警察摇了摇头,向消防车那边示意一下,大个子的那个消防员就挥挥手,云梯便缓缓地上升,伸长,云梯顶端的斗台上,站着两个消防员,橙黄色的制服在半空中耀眼醒目,就好像一个向上托起的果篮里的两个鲜艳的大橙子。云梯升到了跟女人一般高时,那两个消防员就像亲爱的大哥哥似的伸长了双臂,期待着那女的听话地携手搭肩,投怀送抱,那女人倏地站起身来,一步跨到这莲花座的边缘,弯下腰去,抓住边上的一根横杆子,一个挫身,便迅捷得像一只猴子一样荡在了横杆之下,众人一阵惊叫。底下几个消防员忙着挪动汽垫位置。云梯急降,亦步亦趋,形影不离。女人的身体挂在横杆之下,又肖似一条挂在藤架下个子修长、成熟了的甜瓜,那两个消防员随时要伸出手去采摘。路灯杆子轻微晃动,宛若秋千架。这路灯杆子设计成了一棵树跟一株花的综合体,杆子上有三两根造型像树叶又像花瓣的架子,那女人一个晃荡,便像高低杠运动员一样飘过去,牢牢抓住了一根“树枝”,稳稳地站在一朵“花瓣”上。这时,我便又听到了上午吵醒了我的那阵“哇——啊——”的声音了。地上的警察,扯开了嗓子喊道:姑娘,太危险了,别胡闹,你怎么上去的你就怎么下来,行吗?云梯一阵吱嘎作响,追随来到了“花瓣”前。女人几乎无路可逃,要么又攀上顶上的灯架,要么就往下溜,或者干脆跳下去。消防员好似瞧出了她的穷途末路,毫不客气,凶神恶煞地步步逼近,近乎并肩而立。消防员伸手去拉她,她展开凌厉的双爪,左抵右挡,一阵乱挠乱抓。消防员无可奈何,无计可施,一个有点火起,索性抱住了她的腰肢,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大笑。他们这副架势就好似闹别扭打着架的两口子。女人却意外地挣脱了,摇摇晃晃地站稳了,气呼呼地瞪着他们,怒目而视,怒不可言,消防员尴尬地笑着。就在他们手足无措的当儿,女人一个腾跃,像一只健美的鹿一样抱住了路灯杆子,猴子一般滑溜下去,底下的消防员和警察,一概围在杆子四周,守株待兔。女人滑到一半,瞧明白了形势,便又像一只壁虎似的往上爬去,大个子消防员可没这副好耐性,他咒骂了一声,伸出长手臂,一把揪住了女人的一只脚踝,女人奋力挣扎,徒劳地使着劲,就像被钉在柱子上的壁虎标本,动也动不了。警察凑上去帮忙,扯脚的扯脚,拉裤子的拉裤子,女人终于被几个大男人拉下地来了。他们一个按肩,一个揪手臂,女人就用双腿踢,如一匹被按住了辔头,但四只蹄子还不安分的马驹。他们就又忙着去抓她的腿,一个警察的帽子被她一脚踹飞了,像一个轻盈的盆子在地上滚出好几米远,旁边的一个围观者,腼腆地捡起来,拿给警察,那警察此刻双手没空儿,拾帽者便给他戴上了。这几个人就跟逮住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羊羔,一块抬着往警车走去。

这当儿,我却瞥见从楼下的走廊里行出一个人来,那个身影,那种姿态,一眼就看出是小超市的老板娘,她脚步有点踉跄,有点急促,又有点犹豫,她走出几步又停住了,我瞧不出她是什么状况,但可以感觉到,她关切地盯着那个女的。他们抬着把那女人往警车里面塞,也把自己塞进去了,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云梯上的消防员正在慢慢降落,他们高高在上,领袖一样,冲着人群喊着:没事了,大伙都散了哦,都散了,该干啥干啥去。片刻,消防车和警车开走之后,人群渐渐散去,这个地头,这条街道,便又恢复回它原本的模样,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儿似的。


这一日午后,我去小超市买东西,柜台后坐着老板娘,神思恍惚,美眉微蹙,好似西子捧心,直到我唤了她一声,她始才惊觉过来,全然不像先前,笑脸如花,曼语如兰。我有点诧异,却又想到上午她对那个女人的举动,便问道:大姐,有什么事情吗?她眼珠子里旋即泛起了涟漪,就像花瓣上笼着的一层露水,唉的叹了一声,揉了揉了眼睛,低着头,说道:大姐闹心着呐——你要什么,自个拿吧!我便踱到橱架前,挑了东西,算了价格,给了她一张差不多的票子。打从那回事之后,我跟她之间便用不着明算账了,找零呀,差个一块几毛呀,就免了。她眼眶里带着红痕,瞧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你晚上有空儿吗?……姐姐心里慌,想跟你聊天儿。

我回到房间,想着老板娘的异样,心里直嘀咕,准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我瞅着窗外如铝片一样明晃晃的街道,那根路灯杆子,这会儿显得伶仃多了,呈现出一派斑驳的暗灰色,活像一株即将枯萎的花枝。上午那个女人在那上面舞之蹈之的时候,人声鼎沸,如庙会般热闹,老板娘肯定早就看见那个女人的了,末了她那个举动似乎表明她认识那个女人,并为此踌躇不前。我想不明白。不过我早就认准了她可不是个简单的角儿,她准是个有故事的人。就像那回,她找上了我,着实叫我意料不到。

大约一年多前,我只身来到这个城市,当网络枪手混口饭吃。我干的这营生可不是给那些网络小说大神们或文学网站当枪手,而是专给人家写公文材料,就是工作总结、工作报告或是领导致辞什么的这一类。我租的地方位于城郊,算是叫城乡结合部吧,恰好跟老板娘赛沐贞同一幢楼,我住顶层七楼,单间,她住四楼,套间。她在楼下一层开个小超市。从见她第一天起,我就觉得她不简单,一个美艳少妇,怎么能这样安之若素地待在这个地方开个小超市呢?后来我便常常到她那儿去买东西,一来二往的,就有点儿熟稔了,她也了解到我大概是干啥的。好几个月前,一天深夜,我正在为一个老主顾忙乎着一篇马屁文章,一阵橐橐的脚步声自下面的楼梯清晰又有韵律地传上来,俨然就是一双轻盈而修长的腿脚上的高跟鞋敲击出来的,一声一声的,把人心都敲得酥酥麻麻的。这声音绕上了七楼的走廊,居然在我门前停住了,随即响起了两下敲门声,鸣啭的嗓音传进来,分明就是老板娘。我在愕然之中赶忙去开门,门外袅袅站着老板娘,脸上淡施脂粉,穿着一袭浅色的裙子,仿佛一朵睡莲从梦的尽头飘来。虽说一来二往的,我与她熟稔了许多,在小超市里聊上几句,在楼道相遇,亲切地打个招呼,像个好邻居那样相处,但她突然夜访,不免叫人紧张又狐疑。好在老板娘此时的神情不似那般情境下的脸绽春花、言语如火、举止如藤,一时间我就收回了心猿意马。她倒像个来串门的邻家姐姐,亲切地说:小哥哥,打扰了,有空吗,姐姐找你有事儿。说完便径直走了进来,我有点窘迫地从书桌前搬出那张椅子,请她坐。她扭动着秀挺的脖子,左右打量着室内,恰似一株攀上高枝的报春花,伸展着藤条,要把周遭瞧个仔细,她说:唉,小哥哥,这么俭朴呀,瞧你这日子过的,想攒钱娶媳妇啊。一边说着,一边却在床沿边坐了下来,从裙子下边伸出的两条小腿,颀长,优美,又优雅地交叉着,我便只好坐椅子上,反主为客了。她说:你成天呆在屋子里写呀抄的,你不觉得烦吗?你能赚到钱吗?我说,凑合吧,反正自食其力,我也没害什么人。她扑哧地笑了,花枝乱颤:瞧你说的,好像别人干的事情,就是坏事似的。不过,你这样子倒是很可疑哦,成天关在屋子里,也不晓得琢磨什么玩意儿,警察叔叔要是上门,你能讲得清么?我也调侃起来:我干的这活儿,要细究起来,虽说不害人,但也确实帮了坏人一点儿小忙,除此之外,就是制造了一大堆的垃圾。不过,总体说来,我还算得上一个守法的公民。她俊俏的眼睛盯着我,胸脯上的两根美人骨若隐若现,滑溜的双肩,端庄得像油画上的少女,说道:姐瞧你是个好人,怀才不遇的那种,姐看人多了,一看一个准。你就打算这样子写下去吗?有没有想过写书卖钱,像韩寒、郭敬明他们那样,有一大堆的书迷。想不到老板娘竟然这样高看我,还跟那两大神相提并论,着实羞杀了我,于是说道:我哪能跟人家比,我写的就是垃圾,为了填饱肚子而已,别人看上了,给我一两张票子,我就知足了。说完了,顿觉诧异,她怎么知道那两大神呢,她可不在那年龄层呀。她听了,娇嗔一声:没跟姐说真话。男人的心没一个小的,姐可是个明白人。可别太操劳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心高爬不了小山坡,往后多跟姐嗑巴嗑巴,别成天蹲在屋子里了,像个夜猫子似的。我瞧你向来都是老半夜了,灯总还是亮着,让姐想起了我最初的那段日子。刚才,我也是见你还没睡下,姐应下一个事儿,忽然就想起你来了。姐要拜托你一件事,行不行?我的感觉很是奇妙,她跟我,这才算是头一次正儿八经地会面交往,可她那种姿态,熟稔得就跟知根知底的一样,她求我事情,我哪能拒绝的,她见我应承下来,便径自讲开了。

  • 1
1/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以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发轫于深穗的流行歌坛为蓝本歌女赛沐贞娓娓道来那些往昔还有那令人心碎的纯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微微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微微尘1布衣2019/09/20 15:13:07
    • 分享到: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 谢谢微微尘老师抬爱

    回复

  • 谢谢微微尘老师的打赏!
  • 回复
  • 感谢各位老师文友的斧阅、奖赏! 拙作以一九八九十年代发轫于深圳广州的流行歌坛为蓝本,纯虚构,文中一人物系作者向当时一流行歌手偶像的致敬、怀念,人物非实写,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系虚构写作的手法。
  • 回复
  • 谢谢暁霞囡老师的打赏!
  • 回复
  • 谢谢老亨老师的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读客,码字人,著有长篇《站在窗前的人》
  • 读客,码字人,著有长篇《站在窗前的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600
  • 1
  • 610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