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往南方开
  • 点击:3762评论:172019/07/23 17:00

1.今夜我在人流的入海口

***

千禧年正月初二,天还没亮,父母给了我六百块钱说:去吧!我期待已久的《西游记》续集即将在这晚的央视一套首播了。我只得错过西游记,拎上包跟着老乡奔往广东。我要去写自己的南游记了。

翌日清晨到达东莞黄江。下车后我嗅了嗅,这里的空气果然不同,飘荡着浓郁的荷尔蒙和机器的气味。黄江简直就是第二个老家,到处是乡音。近十年不见的童年玩伴从黄牛埔乔丰礼品厂里成群结队涌出来。这些小伙伴初中一毕业或尚未毕业就来到了广东。他们把自己的青少年活活地移植到异乡工厂。乔丰厂正月初八开工。有些人已经几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我长年在外读书,几乎快忘了他们。他们头顶碎发,嘴叼香烟,相互打着小算盘,唾沫横飞地聊着昨晚港片里的叶玉卿和方中信,好像自己也是那个花花世界里的人。

带我出来的勇,是带头大哥,每晚四处安顿我的住宿。第一夜带我避开宿舍保安监视住进了集体大通铺,第二夜把我安排在一个公司为员工租下的套房里,第三夜是在工友租的单间里。那间房四面是墙,刚好摆下一张小床,其他一切只能塞在床底。实在无处可去,一个在裕元工业园做保安的老乡收留了我。出门前他父亲跟我说一定要去找他。我去找这位老乡时,老乡说,你应该早点来找我,我一般不跟那些老乡来往,他们太没劲了。

那时裕元竣工不久,精成厂尚在建设。放眼望去,园区内到处施工,大片大片的红壤被挖机开膛破肚,打桩机日夜怒吼着咣咣地撞击地心。园区保安住在一排临搭的铁皮房里。老乡把单人床的一半让给我。白天他忙他的执勤,我去找我的工作。从黄牛埔到北岸,从龙见田到鸡啼岗,从黄江到樟木头再到常平,我逐步扩大圈子,徒步走过一个又一个陌生而新鲜的名字。望见密密匝匝的工厂便格外兴奋,只要远远瞧见厂子门口贴着纸,苍蝇见血似的扑过去。我相信这么多工厂总有一个会接纳我,需要一个像我这样在简历上写着“剑鸣匣中,期之以声”的人。

我在路边的招聘栏上看到公明一家制衣厂招储干。“无需经验”这四个字吸引了我。我乘大巴去公明,转一趟摩的,到了这家制衣厂。这是一栋地处闹市小巷的民房,底楼门面摆了几台电车。一个年轻男子瞥一眼我的简历说:要先交20元,做一套题。他的理由是:免得人人都来,泄了题目。堂堂大学生,不怕考。我认真地伏在桌上答题。试卷上尽是这样的填空题:

一英尺等于(  )公分

一英里等于(  )米

一英磅等于(  )公斤

我明白自己碰上了有趣的套路。有个夜班老乡要跳槽,白天和我结伴找工。我们走过了磁带厂,走过了胸罩厂,走过了金碧辉煌的太子大酒店。走着走着天就黑了。夜晚人真多。每次回来时,我倚在裕元工业园围墙栏杆上看老乡带着一群保安在虎虎生风地打擒敌拳。老乡曾在新疆当武警,练得一身好拳脚,抓捕过重案犯。他是领拳人。拳打得真不错——就像那个血脉偾张的年代。我入神地看着下班的人流,期待也能穿上那么一套工衣。从初二到十六,去掉二百元路费,钱袋很快见底了。迎着南方的夜风,我写下了海子式的矫情的诗句:“爸爸,今夜我在人流的入海口。”

正月十七,常平桥沥一家电线电缆厂要招两名男普工。园区里草坪整齐,厂房崭新高大,听说工资不错。下午两点工厂门口聚了六十多人。前排的人像壁虎一样被压在铁栅栏上,后排的人挥着身份证喊:“拿我的,拿我的!”人事经理选了几个人进厂考试。保安对剩下的人说:“不招了,散了。”大家久久不愿离去,似乎还等待着奇迹降临。有个小伙子隔着铁栅栏向经理求情。

我准备离开,刚迈出几步,听见背后人事文员喊:“排成一排,不要挤。”他们又要临时增招两人。在保安的指令下,大家列成两队,每人向前伸出自己的毕业证,我羞愧地亮出了大而扎眼的红本本。先筛过一遍证件,初中文凭出列,高中以上的留下,人事把我们领进一间会议室。又是笔试。这回考了两道二元一次方程、一元二次方程和几个有关颜色的英语单词。按成绩高低录了四名:两个湖北人,一个河南人,还有我。只有我是大专。

填入职表格时,人事文员阿霞善意提醒:工作很辛苦,你能吃苦吗?我答:我是农村来的,能。她说:前面走了一位,要有心理准备啊。我又被带到了人事经理办公室。一个年轻帅气的台湾人在大班椅上挺直上身,优雅地问:我随便问问,与招聘无关,请你讲一讲从家里到广东一路求职的经历。

一个普工值得他接见吗?提这个问题究竟有何目的?没准是个好机会。我把自己找工的经历和个人抱负倾诉了一番。后来我才醒悟过来,我的身份证还挂着北京户籍,他以为我是北京人。他只是好奇一个北京人怎么会一路南下跑到这里来做普工。

两个高个儿分到二楼装配部门做搬运工。两个矮个子——我和一位湖北中专生,分在一楼车间,也是搬运工。我们同在一台机:制四课电线外被押出组第5号机。他白班,我夜班。第一次站在卡钟前,我独自一人拿着硬皮工卡不知所措琢磨半晌。来了一个工友,教我把卡槽推至夜班的位置,然后把工卡插入卡钟。咔嗒一声,我拔出工卡,上面印了一个猩红淋漓的时间印戳。我第一次走进车间。高大延伸的押出机,发烫的胶粒,正在交接的工友,以及车间里嗡嗡响成一片的轰鸣。我在心里默念着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全身的细胞在燃烧。穿白色工衣的课长在下班前最后巡视机台,白夜两班的红衣QC、绿衣工人穿梭往来。有几个人斜了一眼我鼻梁上的近视眼镜。

每台机配技术员、QC和打杂各一名。搬运工就是打杂的,俗称打包的,除了调机以外,要包揽机台所有的活儿。5号机夜班组合很巧,技术员来自双牌,QC来自祁阳,我来自冷水滩,全是永州人。比我矮半个脑袋的技术员打量我的眼镜说:很累的,你受得了吗。我回答很肯定。我像一头初生的牛犊,对一切都是新鲜的,浑不吝的。不管干什么,能从一个多年的消费者即将变成一个生产者,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已经准备好把自己交给工厂了。


***


一晚,手掌被电线割伤,两根手指被打卷机撞破皮。副课长叫我去找一块木板。我急急忙忙转遍整个车间,终于找来了一块木板。当这块木板摆在他面前时,这位来自湖南益阳的副课长脸被气歪了。原来他要的是堆货的木栈板,但是他习惯叫木板。我笨手笨脚,忙得满头冒汗。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当晚忘了给我餐券。工友们吃完夜宵回来,忽然想起我,提示我去找副课长。

当我从副课长手里拿到一张餐券赶到食堂时,人快走空了。我吃着最后一份炒河粉,看着墙上的电视,想起了曾听过的美国曲子《新大陆》,吃着吃着,河粉倏然酸溜起来。挺住,我说。下半夜睡意袭来,摇盘机依然转,四秒转出一个线卷。四秒,一个,四秒,一个……我一边瞌睡一边打卷。人睡着了,手还在卷。如果手放错了位置,大概就会跟前任一样。多年后我的肌肉记还牢牢地记着这个打卷的动作。后来我知道这是最脏最累的一台机,因为这台机要经常打卷,因此经常换人。前一任因手掌被摇盘机压掉了,还在打着官司。

手掌逐渐糙了,攒了几个茧,瘦的手臂鼓起了肌肉。我很满意。

所谓的杂工,包括搬原料、送成品和退废品。去原料仓搬胶粒,每袋胶粒额定25公斤,每种料号用颜色命名:BK亮,green,grey。每堆料都犬牙交错摞得很高。仓管只管告诉你料在哪个位置,领料搬料要自己动手。有的料压在底层,要先把上面的料翻到一边,再把它们起出来,一袋袋搬上手动叉车,然后再把上面的料重新叠好。拉料进车间时,入口处有一段斜坡,每次都要事先冲锋起跑,借着惯性把胶粒拉上来。有时拉料太多,力量不济,叉车在坡上又慢慢地往回倒。旁边的铜线课工友会主动搭把手,在后面推一把。

搬了胶粒,再跑到机台后端给技术员装芯线。芯线穿过高温融化的胶粒,经过水槽冷却,电线成型,被押出机牵引到机台前的胶桶里。胶桶里撑开一只编织袋,每袋装两千米电线。技术员要多拿奖金,把机器的速度开到了最大。看着计数器,两千米一到,就换下一桶。我把袋中电线压实,挂上标签卡,使劲勒紧袋口,用塑料绳扎好,再一批批送入成品仓。下班时再把废品过磅退回原料仓。这个工作只跟力气有关。我看不出解一个二元一次方程与它的关系。

搬运不是最累的,日常作业才叫辛苦。打卷作业是其中最累的。有一种打卷机,要反复装卸线盘,速度快得惊人。5号机最大的考验就是摇盘机。这台机器飞速转动,每四秒吐出一卷,人要在四秒内把这卷线用薄膜包裹一圈,且要包得严实,饱满,不起皱。上班第五天,白班那位湖北中专生自动离职了。他在外面有所依靠,我是没有退路的。半个月后,我终于可以一个人不产生堆积,能轻松地卷出让QC赞叹的线圈了。有一回,一位女工来替班,我吃完夜宵后回到车间,岗位上堆了一片。副课长训斥我:你怎么留下她一个人在这打卷,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吗,你是不想干了吧。我想要发作,但是忍而未发,斜了他一眼。这是什么话!平时都是这样换班,偏这位工友是他老乡,我一个人能做,别人就金贵了。

打卷机需要在人手的掌控下卷线,手指经常被高速中的线缆割伤。我的手开始向父亲靠拢。我给父亲打电话报信。“上班还好吧?”“还不错。”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在厂里最底层打杂,不能让他失望。

几天后转白班,5号机停了。副课长说:去拖地。等我拖完一边,准备要走。他走过来说:后面的通道怎么不拖,你吃饭难道吃一半?我又装上一桶水接着拖。课长又上来了:傻呀,这是清洁工拖的地。

杂工是这里最没地位的。QC和技术员也常拿我们出气。QC的标配是一把剪刀、一把游标卡尺。每次开机时,她拿着卡尺量电线的外径,常常会有一堆尺寸超标的废品。她拼命喊:大了!大了!调小!技术员故意不理她。她拿起剪刀,喀嚓,喀嚓,撒了气使劲地剪,把废线甩在地上踩在脚下。我弯腰蹲下去把一段废线拾起来丢进废品袋。一次技术员从机台后端跑过来,对我发脾气:怎么搞的,丢这么多线。我说,这是QC员丢的。技术员说:你不会自己看啊,这是好线。我没卡尺,拿什么看!我想发作,又生生地憋回去。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所的挫败。无论从年龄上还是身高上,技术员和QC在我面前都应该叫大哥。我在大学里学的那些微积学、统计学、市场营销学和消费者心理学,还有马克思主义经济政治学在这里严重碰了壁。

听说品管课在招人,我悄悄向品管课投了份简历。“期之以声”,终于有了回声。人事部阿霞引荐了一个管仓库的台湾经理和我面谈。他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啊,应该多吃吃苦,就当作是锻炼身体。凡事要换过角度,你看我桌上这半杯水,悲观的人认为我只有半杯水了,乐观的人会说我还有半杯水呢。日本有个业务员去一个世世代代赤脚的小岛卖鞋,一般的人肯定要绝望了,你猜他是怎么想的?他说,这么多人都没有穿鞋,他们都是我未来的客户啊。”

  • 1
1/10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南方深圳公路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段福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老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熊宗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1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6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5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梦蝶5进士2019/08/02 08:54:11
    • 分享到:
  • 经历就是收获,种种记忆,被刺痛,又写下来激励自己,继续努力前行,是特别好的历练。其实还有很多人,喜欢安稳的工作,在一间工厂上班二三十年,不折腾,有追求的人,总是不断折腾,不断寻找新的机遇,去实现梦想。文中的每一个片段都似曾相识,上班,加班,遇到颐气指使的上司,交到相见恨晚的朋友,在工作中坚持,又在工作中突破自己。深圳的包容,让很多人有归属感,只是,深圳的很多工厂渐渐撤退,转型升级会变成高科技城市。
  • 回复
    • 段福平1布衣2019/08/01 22:02:35
    • 分享到:
  • 看了萧相风老师写的一直开往南方,打工的经历与我们同饮,我们七零后都有一段经历,苦是代名词,也是我们的基石,作者的经历比常人还苦 更大的优势就是能忍,对生活充满阳光,看到文章就想起当年的我,就好给我写的经历,确实感人。
  • 回复
    • 老末1布衣2019/08/01 16:19:09
    • 分享到:
  • 2017年清明节前,45CM三位伙伴聚会,相风提出了一个很有创意的想法:重走当年打工路。我们一拍即合,利用三天的清明假期前往东莞凤岗、黄江,寻访昔日打工的工厂,拜访当年的工友和老乡。有了这样的经验,在阅读这篇参赛作品时,我有很强的代入感——除了对文中出现的地名和厂名感觉亲切,作为相风的同龄人,我还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严格来说,它不仅是相风一个人的打工史,更是我们那个年代所有打工者经历的集体缩影。
  • 回复
    • 熊宗俊1布衣2019/07/31 18:28:09
    • 分享到:
  • 不易啊,每个闯深圳的人,都有一部血泪史!读罢也意犹未尽,似乎尚未交代完,至少大概说说怎么求职成功,过上稳定的生活,又如何走到今天的。你的一连串打工的经历,更具代表性,这才是深圳那段发展历史的本色。大多数来深打工者,多数进去一两家工厂,然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干着重复的工作,过着重复的日子。
  • 回复
  • 每个人的入深圳记都有自己的特点,有自己刻骨铭心有故事。作者无数次的找工作。电线厂的杂工到去七鹏厂。还到过电子厂五金制品厂等等。在他身边,也有许多底层人的故事,比如老哥被炒鱿鱼,端子机下的四川女孩等等。作者换了无数个工作,但写排遣心绪的诗从没弃过。文章中有句话说得好:成功的叫煅炼,失败了叫磨练。有时候做业务可改变性格,改变命运。南下,一直南下,坚持就是胜利。读过作者与先佑等人的44厘米,非常不错。
  • 45厘米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7/24 16:23:51
    • 分享到:
  • 看了亨老板的评论,吓得我删掉了已经打出的100余字,原来是非虚构写作界的大咖。但我看了那些似曾相识的过往,仍然想写一点什么,也许,这就是共鸣。初次南下,感觉一切都是恍恍惚惚的,至今好像也未曾清醒。街上长年挂着的“大放血”“大清货”“明天就走”“今晚撤场”的条幅,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出租屋……下班时,人山人海的工业区道路,下班后,冲向饭堂的人群,打饭窗口前,一只只伸出去的手……因为经历,倍感亲切。
    • 相风2019/07/24 16:48:46
    • 分享到:
  • 还在学习中。多谢李玉兄点评。善做自媒体,向你学习。
  • 这些往事,看似琐碎,转眼就不存在了。东莞一个鞋厂,几万人,一夜之间撤了,上百栋宿舍,空无一人,鬼都害怕。往昔的拥挤与热闹,也都随人散而曲终。所以,我们要赶紧记录下来。

    回复

  • 深圳书展作者见面会上,我撺掇相风:“别参赛了,当评委吧!你们三剑客搞的非虚构写作实践,在中国已经是现象级了,该提携后进了。”相风不好意思地说:还参赛一次吧,最后再参赛一次!原来,手里已经有宝贝了。作为平台运营负责人,我由衷感谢各位作家们的对邻家写作平台的垂青!奖金不高,获奖名额太少,真是难以回报各位大咖的心血之作。虽然如此,大家不离不弃,唯有感恩!感恩!
    • 相风2019/07/24 16:43:45
    • 分享到:
  • 你笑言,今年主题就是为45厘米三人准备的。我刚好有个现成的,就投过来。我这个,是写我相,虽有众生,但境界小。先佑那个《四种深圳》写众生相,境界好。今年再参加一次。明年如蒙不弃,就做评委。谢谢老亨打赏。
  • 回复

    • 老末1布衣2019/08/01 16:20:14
    • 分享到:
  • 老家谋而不得的工作、长途大巴、扫街找工、打卡、暴戾的课长、出租屋、暂住证、夜市、8元店……这些熟悉的事物和景致,已经成为千禧年前后闯广东人的共同记忆,读来依然令人唏嘘。在这篇文章里,我还似乎看到了另一个相风——沿街推销工具箱的相风、爱上车间打端子女孩的相风、操着铁块要和课长拼命的相风。想来,这样的经历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印记,因为,我实在无法把它们与现实中的相风联系在一起。不多说了,抱一个!
  •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7/25 22:23:58
    • 分享到:
  • 逐字逐句读完,意犹未尽。
  • 好像还没结尾,意犹未尽的感觉

    回复

  • 经历似乎都大同小异,但是落到个人身上却是属于自己最独特,最宝贵的记忆。
    • 相风2019/07/24 16:55:30
    • 分享到:
  • 是的。我只是千万中的我,在文中,是一条串连的线。多谢点评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51100
  • 4
  • 71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