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鱼
  • 点击:2843评论:182019/07/29 12:27

出门前邱棠接了单快递。

竟然是一架小型无人机,白色,可折叠,高清广角航拍,正是他经常在购物网站查看那款。

“生日快乐,速海希望年年都能陪您度过这特别的一天,希望您喜欢今年的小礼物。”快递员递上无人机时笑眯眯地说。

“谢谢。”邱棠有些不好意思,生日还有两天才到呢,他红着脸,像占了人家便宜,也确实占了便宜,这款无人机价格可不低。

他让快递员进来坐:“喝杯水吧,今天这么热。”快递员说还有货要送,邱棠硬拉着他进屋,将人扯进来,又赶紧腾出手,把小沙发上的杂物胡乱推到一边,清出个堪堪可坐的空间,自己落坐旁边另一个堪堪可坐的空间------一个他坐出屁股印的位置。

凉茶及芒果,邱棠知道快递员喜欢这两样,常常地,他都会邀请快递员进屋坐坐吃点东西,不管快递员愿不愿意。

天热得空气分子都快被烫熟了,天上一定不止一个太阳,太阳们发情似地,疯狂烤炙大地,邱棠刚推开大堂玻璃门就像被人狠狠掴了一巴掌,那巴掌巨大,掴得他整个人火辣辣地。

双鲤还没来。闷,邱棠眉头微蹙缩紧鼻孔呼吸,一腔热气被堵在肺脏门口,憋得断头折腿,他不得不张大嘴,重新吸呼,将肺门强行用力推开。又呼吸了两大口,他虚眼打望前方的小路,空无一人,钻回玻璃门内,玩起了手机。先是进各种聊天软件逛了逛,有人在吵架,吵得鸡犬不宁;又刷新了轮新闻,半个小时不刷,更新了几页;最后,他进入常玩的游戏,队友丢给他一件武器,让他跟上。

少得一个太阳时分,双鲤来了。

她打了把大大的阳伞,从路口那边拐过来,宽松的亮黄裙子清晰地衬出她的样貌,不知是由于路上人少还是太阳蒸腾出的热气太重,双鲤看上去比平时瘦小,等走近了,她的脸也有点不一样,邱棠才发现,她左右眼角各长了片灰白的小雀斑,但这并没什么影响,反而使她看上去有点俏皮。

见邱棠盯着自己看,双鲤朝他眨眨眼,促狭地笑:“原味还是麻辣?”

第一次见面,双鲤也是这么问邱棠的。

那天,公寓楼区意外停电。邱棠本来计划写篇东西,打开电脑,发现停电了,翻开手机,电池也用尽了,坏事们喜欢抱团来,昨天和策划人还有点问题没商量好,他无事可做,只能强迫自己看书等电来,可电却一直不来,日头偏西仍没来,稿子写不成,电话打不成、外卖也点不成,他又气又急,书是看不进了,在屋里打转转,恨不能靠自己的打转运动发电。转得日头又偏了偏西,哪有电星,惟磁砖地板尘星四起,邱棠干脆掏过钱包,“嘭”地拉上门。幸亏电梯正常运转,他一脚跨进电梯,目光顺着占半面墙的楼层标滑下,抬手按亮负一层。

他租住的公寓,地下接着座巨大的商城,邱棠曾经听人说起,说这商城挺有意思,但他没去逛过,有几次匆匆下来,在商城门口买点东西即上了楼。

今天他可以逛逛,反正回去也是在屋里转逛。抬头看了眼路牌标识,他顿时有点发蒙:地下商城果然庞大,竟有东南西北四条街,每条街仅人行通道,就足有三车道宽。

邱棠选了其中一条,顺着走了很远,通道两边挤满各式商铺,卖衣服的、卖小吃的、卖玩具的、卖杂货的,许多商家把物品摆到门口道上,吆喝着吸引客人,通道里客人不少,像有点於堵的流水,这些,让邱棠想起以前常逛的东门,那条深圳最繁华最老的商业街。但这里比东门还多了点东西,不止商铺,还有机构门面,公司写字间等。

也不知走了多远,仍不见尽头,邱棠摸摸空瘪的肚皮,往回折。最后,他在靠近公寓楼的转角停下,站在一家快餐店前,“味极渔粉”四个大字用的红色二极管,略显昏黑的地下商城中,星星点点的闪光二极管像无数兴奋的小精灵扑进邱棠眼里。他还在研究招牌,店内走出个穿牛仔短裤的女孩,笑眯眯朝他挥手:“吃粉吗?原味还是麻辣?”

他们朝公园走。昨天邱棠上网查了一番,问附近有什么好的约会处,人们七嘴八舌推荐,邱棠觉得那些推荐都没什么特色,不是购物城就是人气餐厅,太远天热也不想去,他最终选了距离公寓不远的公园,说来惭愧,在这住了几年,他只去了两次那公园,一次是下的士路过,一次是去找人。

过得两个小路红绿灯,就踏上了公园的辅道。邱棠说:“你不是喜欢月季吗?我查了这周月季园有展览。”

“是玫瑰吧?我那店里插的都是玫瑰。”双鲤纠正他。

“反正长得像。”邱棠说。

前两天,邱棠去双鲤店里吃饭,约她出来走走。

“别忙生意了,生意永远忙不完,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双鲤正忙着开单收银,“味极渔粉”店不大,算上后厨也不过五十平,店里除了双鲤,另外请了个煮粉工和洗碗工。不大的店生意却很好,大多是外卖,有时候外卖实在太多,送餐员忙不过来,双鲤会不舍地取消一部分。

“什么好地方?”双鲤没抬头。

“跟我去就是,保准给你惊喜。”邱棠打哈哈,其实自己也没想好。

从公寓楼上打量,公园十分漂亮,面积也挺大。有拱桥、人工湖、草坪、竹林、亭阁……每天,邱棠写完东西,或是休息,都会坐在阳台上边喝茶边打量它,公园被通天立柱般密集的楼群围在中间,面积不小,植物非常茂密,跟泛着金属光利落简洁的高楼比起来,绿得有些异常,这让它美得不真实,像《牡丹亭》里杜丽娘的后花园。

刚进大门,一条植满蒲草鸢尾花的溪流就绕上来。双鲤尖叫着迎上去,掏出手机对着蓝紫的鸢尾花狂拍,邱棠挑了块水边的大石头坐下,从包里拿出盒巧克力,递给双鲤,双鲤又是一声尖叫,小女孩似地皱着鼻子笑。

邱棠于是知道自己送对了礼物。前天速海的快递员送东西来时,用PDA扫扫条码,眉头微微皱了皱:“送女朋友吗?”邱棠知道瞒不过他,他不吃糖,从来也没买过糖。“味极渔粉的老板娘?”快递员朝他挤挤眼,嘴角带着丝不言自明的笑。

这鬼人!邱棠只是笑,不点头不摇头。

快递员也不知怎么看出来的。近一个月,邱棠下楼的次数是多了,几乎每次,都直接奔“味极渔粉”,他会选稍晚点的时候去,错过高峰点,等双鲤忙得差不多了,点份鱼粉,边吃边和她聊天。

他喜欢吃鱼片,老板娘人挺漂亮,更重要的,跟她聊得来。

“你们店的鱼片这么鲜嫩美味,是请了什么大厨啊?”他有点没话找话。

“哪有大厨,我们店连鱼都没有。”双鲤边整理东西边答。

“没鱼?那你会魔术啊……”

正说着,快递员进来,一身黄色工装,身后拖着辆放满货的平板车。双鲤赶紧放下手头杂物,招呼店里工人搬东西。那些大大小小的纸箱上,印着调料鱼片之类。清点完东西,双鲤签着字说:“够吃一周的。”

邱棠跟快递员也熟,朝他点点头,问他吃过饭没,没吃请他吃粉。他们这一片区,都是这位相貌普通,套进黄色工装像卡通小黄人的快递员负责,“你好,速海。”邱棠暗地里就叫他速海,速海是家全国连锁的超大电商,可以说是垄断型,发家于深圳,大家都习惯选择速海,送货快,质量也好,还是家不断成长的公司,不时更新产品改进服务。

收拾完物品,双鲤才和两个工人煮了点东西吃将起来。洗碗工是个腰身粗壮的中年妇女,煮粉工是个木纳少话的中年男人,双鲤夹在他们中间,真的像一尾活泼鲜灵的鱼,鱼戏鱼嬉,激起的水花点点滴滴都落在邱棠心头,或许,这也是他喜欢来这店里吃粉的原因之一。她吵着要看电视剧,最近流行的那部,一集很快放完,双鲤不看广告,去后厨放碗,刚要走,电视上播出巧克力的广告,她端着碗看,眼睛亮亮的。

双鲤捏了颗带果仁的巧克力喂给邱棠,自己挑了颗黑色扭花的。邱棠拈起盒内的介绍卡:瑞士雪,来自瑞士,带给你不一般的感受。他当然不懂这些,快递员扫完条码说:“我每次都给老板娘送的瑞士雪黑巧,她还挺专一的,你要不要换那个试试。”

天真的热,太阳光落在人身上,有种烧灼感,邱棠不禁担心身体会被这光点燃,自燃作灰烬。一热,就闷,风也被太阳烤化了,树叶们呆在枝干上,若木鸡。邱棠深深吸口气,觉得没吸进多少氧分子,肺被一堆乱七八糟的分子扯得憋胀。

月季园花开得热热闹闹,甫进园,这些红的白的黄的花就涌上来,迫不及待朝他俩挥撒迷魂香。双鲤像只花蝴蝶,由这株花跃上那株花,让邱棠给他拍照。月季园里没什么人,那端还有个戴草帽的妇女,蜜蜂似地忙着冲手机屏抛媚眼摆各种姿势自拍。

“月季原来这么漂亮,比玫瑰漂亮多了。”双鲤说。

“中国产月季,玫瑰少。”邱棠认真道。他奇怪双鲤不认识月季,深圳有座最老的人民公园,里面清一色只种月季。

出了月季园,又入了睡莲池,朵朵尖叶红莲宛若静女,栖倚水面,莲叶间,游弋尾尾红白相杂的锦锂,锦锂们吃得好过得宽,身子鼓胖。邱棠估摸着,一条鱼起码能做四大盘。

睡莲池、凤竹湾、西式园林、中式园林,天热蚊疯,但景点他们一个也没放过,每走一处,以为不过如此了,移步,眼前突又一亮。难怪在公寓阳台上打望时就被它吸引。

走得有点累了,他们寻座水边的凉亭坐下。双鲤翻看手机中的相片,邱棠也凑过去看。双鲤的手机不时更新内容,屏幕上方弹出条条提示,邱棠就说:“昨天积目那事,你看了吗?”

“什么积木?”双鲤没抬头,继续翻相片。

“一个有上千万粉丝的自媒体,昨天宣布关闭。”

“宣布关闭?为什么?”双鲤用两根指头扯大一张相片。

“有违禁不实内容。”

“有违禁不实内容?”双鲤像台复读机,眼睛钉在相中人脸上。

邱棠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相中人,眨眨眼,再撇撇嘴,“没什么,我也不太了解。”

“你不了解啊。”复读机仍在工作,没出异常,仍低头看相片。

邱棠微微躬身,叹出口气。他以为她也知道积目,那个名气最响赚钱如瀑布的自媒体,她曾经问过他是做什么的,他说,你知道积目吗?我们跟它是同行。她当时还笑着点了点头。

他稍微挪了挪身子,换了个坐姿,将背倚靠另一侧的亭柱。昨天他就想写点什么,就积目的事,从发生意外到结束不过两天时间,因为一篇文章。但他一行字也写不出来,觉得大脑像枯了的墨水瓶,倒不出东西,他给另一家粉丝上百万的自媒体写东西,每天上网去搜罗那些热点爆点,然后据此成文,他最喜欢跟踪积目,像块小铁片跟在磁石身后,过去几年内,他起码写了几十篇跟积目相关的东西,每一篇,下面都能有数百条留言,有积目的粉丝,也有恨它入骨的人。

他又不易觉察地叹出口气,闷滞,让他呼吸不畅,肺腑硬邦邦的。他站起身,希望动动身体能让肺腑柔软点。没有风,偶尔有一丝可疑的风,拂到脸上也是热的。奇怪,这公园里还真没什么人,四点半了,只星星点点几个跑步的人。那边,草坪端倒有几个人,看打扮,是公园的工作人员,弯腰锄着什么。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城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8
  • 无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7
  • 520周冠打赏31000,共计31000
  • 2019-08-05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9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9
  • Enemy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8 00:44:12
    • 分享到:
  • 结尾似乎透露了玄机:等候丈夫归来的女人——她爱的是小黄?事实上,三观上,男女主并不完全一致。邱棠基本靠猜,哄双鲤开心,巧克力、酸菜鱼、月季花,事实上暗示即便他们在一起也会很痛苦,没有默契的爱情和婚姻注定是痛苦的。即便不能说苟合,也是一种拼凑型爱情。而作为鱼粉老板娘的双鲤和快递员的小黄似乎更有共同语言,更“傻白甜”更具烟火气息,而邱棠毕竟算文化人——从彼此关注的话题上看,笃定是没什么共同语言的。
  • 故事情节不复杂,不炫技,不故弄玄虚。但游游通过自己独到的语言将一篇并不复杂的故事写得妙趣横生,而且很有烟火味。很多处语言很有诗意,妙语连珠,让写诗的我都嫉妒不已。
  • 但正是这种妙到毫巅的细节,尤其杀鱼的细节描写,将两者的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和认知暴露出来,越想表现什么,就越缺失什么——邱棠缺少的,也许小黄身上有。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世间不都是如此?
  • 但话说回来,人生如同这条鱼,在人生的水中,何必拘泥于一处呢?世间何处不是水,关键你是条鲜活、有趣且充满力量的鱼,如那条胖头鱼,不愿甘为刀俎下的鱼肉,依然争斗一番,是否有着作者的某种启示呢?
  • 看了飞泉的解读。真高兴你们给我这篇小东西拓展出这么多新东西。谢谢啦啦啦。
  • 想借这小说,打量我们现在的生活,一切离真实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平滑光鲜,然而,我们如同生活在一个个闷窒的罐头中,孤独浮飘。鱼,既有传统的意义,也有现实的象征。那个绿化工,也许在无意中暗示了些什么……
  • 我觉得这种互动解读很好玩,就像上次解读《应许之地》一样
  • 没错滴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9/08/07 09:49:30
    • 分享到:
  • 或许,这就是时下的感情状态吧:难以逾越的距离感、 不够坦诚带来的陌生感、一种笼罩在城市的巨大压力感……不管是花还是食物,都无法缓解。那种隐忍的疼痛,只有偶然被什么锐器刺破以后,才流露得坦然。尽管,那流淌的是殷红的血,但是,只要一旦开始流淌,生命才告别了桎梏。
  • 谢谢香香的认真解读。恩,生活要见血才能触及到真实。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7/29 16:34:05
    • 分享到:
  • 先曝个料,在写这个评论之前,我写写删删三次————主要是怕说错了,让人贱笑。打错字了,但我不想改,就这样吧! 看过作者的很多篇小说,细节小到要用显微镜。公园里的花花草草,地下商业的纵横交错,以及邱棠杀鱼时的慌乱无章……在她的笔下,要么美不胜收,要么生动到令人发指————第一次杀鱼,不都是这鬼样吗? 好吧,再说说邱棠和双鲤的爱情,是爱情吗?也许只是一段情缘。爱情一说就是错,我还是不多说了。
  • 玉哥看得评的都很认真啊。
  • 我怎么感觉贱笑是故意的呢,玉评得好认真。

    回复

  • 一口气读完——说明游利华的小说好读:她不太玩花样,而喜欢以一种平实、自然的现实主义风格来推进叙事,揭示生活的复杂和人性的幽微。邱棠和双鲤的爱情,并没有大风浪、大波折,而只是两个普通人的普通故事,但经由游利华的编织、描述,就变得不普通了。小说借鉴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过去进行时与现在进行时交叉使用,让读者对二人的故事了解得更全面。显然,两个人之间说不上相互的欣赏和依恋,而更像随遇而爱,且行且看,走到哪
  • 算哪。而从相互询问对方恋爱史到杀鱼,意味着他们的爱情已经变得伤痕累累,垃圾遍地,不可收拾了。比起故事本身,游利华的对风格的经营、对节奏的控制、对叙事的考究、对细节的偏爱,才是这篇小说的价值所在。
  • 男主女主,至于他俩到底是否相爱,爱谁,这个,不能说破,一破就不好玩了。

    回复

    • 1布衣2019/07/30 19:30:46
    • 分享到:
  • 杀鱼结果弄伤了自己,本来是一个甜蜜的约会,结果是用一份外卖搞定,呵呵
  • 谢谢阅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9
  • 235834
  • 12
  • 150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