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南流记
  • 点击:1530评论:62019/08/04 15:24


走在北京六月的城中村街头,傍晚的雷阵雨让全身显得粘稠,失落的感觉可能更多是来自于年龄的陡增。是的,我三十二岁了,在祖国的大地上漂泊十六年如空空一梦,而我梦开始的地方是当时号称祖国的淘金圣地――深圳。

那些意气风发的岁月仿佛从潮湿闷热的沥青路上灌进大裤腿,里再蔓延到发梢直至摇动着每一根发根,然后将我往多年前的光阴里拽,拽回我懵懵懂懂的十六岁。

我是在非典刚过半个月后的那年夏天,交一千多块钱跟着县城技校老师,撘上三十多个小时火车蹲着去深圳的。当时南下打工的多如牛毛,别说座位了,硬挤进了车厢甚至好大一会儿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到了下半夜困得实在不行,刚眯一下眼睛又被火车的轰鸣声惊醒。醒一下睡一下,睡一下醒一下,头像炸裂了一般,仿佛一秒是被掰开成两半来。就是那样在车厢里被陌生的人群和蛇皮袋子行李箱一路挤着到达南方。

由于当时进深圳关内需要进关证。那辆火车只开到惠州站。在惠州下了绿皮火车走出车站大门的那一刻,我抬头看到眼前不远处的山和大片云朵漂浮的天空,一个青春激昂的小伙子,刹那间感到的阔达与明媚至今我都印象深刻。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高山,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高楼,可真正感到那么多的人,是我几天后在进了第一个工厂车间之后才强烈感觉到的。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在进厂之前先措不及防的上了人生的第一课。出了车站广场,老师准备带大家去坐大巴。不远处就听到小喇叭里传来“惠州到横岗,10块一位,10块一位。”

老师估计也是图便宜,闻声径直便带大家坐上了车。可没想到车刚开十多分钟,两个男“售票员”开始从车后边最后一排收钱。一个女性乘客掏出钱包,递给他10元。售票的人说“50元,十块是坐一段,想都想的到十块钱怎么可能坐那么远,坐到横岗就是需要50。”当时一车人惊了,每个人都意识到这是坐黑车要被宰了。之前在电视机看到的桥段这是在现实中上演了。估计女顾客见他们收钱的两个人这么明目张胆光天化日之下讹诈想必不是第一次,就乖乖的多掏了40元。轮到收第二个人的时候,是个男顾客。穿一身休闲正装,应该出来工作有几年了,虽有社会经验,也是十分小心的说:“你们上车时说的十块就是十块啊,要不然你让我下车,我不坐了。”其中一个收钱的高个黑脸男一脸不屑道:“想下车想的美,交了钱可以滚蛋。怎么着?你这是不打算交钱的意思对吧?”男顾客支支吾吾着想辩解什么。黑脸男另一个帮手不耐烦了,上去就是抡那个男顾客一巴掌,扯起嗓门怒斥道:“我看你他妈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打你你还真当老子是吃素的啊。想活路就抓紧时间把将交了。”随即也回头朝车厢前的顾客大声说:“你们也都乖乖地自觉的准备好,每个人50元,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几个人陆续着交给了他们。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爸爸把一个季节的麦子卖了一千多块钱都交给老师了,只给我借了两百块多余的零花钱。正想着时问到我们的一个同学,那同学胆怯地小声说:“我没有带钱,都给学校老师了,找老师要可以吗?”又问到其中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他也说:“我也是没钱,都交了,找老师要吧。”那时候很流行技校,有点胆子的人开技校,打着教学生学技术给找工作的旗号,赚了农村穷苦孩子家庭不少钱。我们的老师和另外一个学生的老师起初也并不认识,他们经常跑江湖一下就看出了是怎么回事,一起站起来大喊:“快点停车,我们要下车!”二三十个学生也都应声站了起来。  两个收钱的和一个司机也一下蒙了。司机一看那么多人,恐怕是不好对付,停下了车。车钥匙还被其中一个顾客拔了下来,说要报警,还说看着车上的人不要让他们走了。那时候一般人都还没有手机,老师用手机帮忙打了110。交了钱的还有人下车在公路边的香樟树上折断一截树枝,一副准备打架讨回钱的姿势。

报警电话里也说不清我们的具体地址是哪里,在大家还没防备的情况下,大巴车瞬间发动起来,一阵轰鸣尾气,向前飞快开去。大家有人惊讶也有人唏嘘,有人说道:“可能他们有备用钥匙,我那五十块钱恐怕是要不回来了。”还有人说:“咱还是赶快坐另一辆车走吧,这人生地不熟的,别等不来警察把他们的同伙等来,再敲诈抢劫我们一次就麻烦了。”好像他说的也有道理,老师在路上又摆手叫了一辆去往横岗的大巴车。上车前还特别问:“多少钱一位啊?我们刚才都被骗了。”售票员好像也明白发生了什么,用着听起来十分新鲜的广普话笑着说:“十五一位,我们是正规的,谁让你们相信他们的鬼话。”大家这就又挤上了另一辆大巴,站在车厢里继续往最终目的地深圳横岗开。车窗外的水稻田和芭蕉树在晃眼的阳光下沉默的生长着,带着这个被急剧开发城市的最后质朴,像是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可仿佛又从不管也管不着这片土地上的人类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巴车终于到达了深圳横岗。老师把我们带到了一家便宜的旅馆。每个人分到了一个木板床位,连个铺垫都没有。那可能就是为像我们这样的技校学生准备的临时落脚点。大家拿出自己从家里带的被子,实在太累了,有的同学坐上床后倒头便睡下了。

我和来自隔壁兰考县的一个大哥,由于没出过远门,在火车上人挨着人,不方便也不好意思当着陌生人的面吃东西。在火车上只干吃了两包方便面,喝了点水,也是都饿得不行。当我掏出妈妈给我带的煮熟的十来个鸡蛋,发现居然在包里挤的都碎了,而且南方也热,鸡蛋都臭了。兰考的大哥说:“鸡蛋坏了,扔了吧。”当我把鸡蛋扔在垃圾桶的时候,觉得真可惜。那种情绪现在想想和我这流浪十多年青春时光的流逝有着相似的可惜与酸楚。

两天后,我进了人生的第一个工厂。我依然清晰得记得,那是在布吉镇上李朗村一个叫联大的电子厂。是加工复读机的一个大工厂,可能是工厂工资低的缘故,老师从职业介绍所带我们进那个厂不用应聘直接上岗。办好进厂手续,戴上厂牌,第一次进车间就被穿着统一浅绿色工装的工人撼了。那么多的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做着相同的动作。当时倒没有看到类似机器人的感觉。反而是有一种新鲜感,甚至有一种荣誉与庆幸,因为我当时实际年龄才才十五岁半,是童工。终于顺利进厂了。

我们被分配到生产部各个工位,刚进厂大多数做的是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的工作。我被安排在拉尾,线长说话挺客气,把我带到一个员工面前说:“72,这是你的新徒弟,你负责把他教会,然后去拉头帮忙加工机板。”我小心的看着穿着工服带着工帽的“72师傅”他的胸前也有个塑料厂牌,写着部门年龄进厂职务和日期,年龄看上去也和我大小差不多。后来我才知道,原来72是工序的排位,无论哪一个人在那里做,都可以称为72。铁打的工厂流水的工人,我就这样成了新的“72。”

我工作内容是把耳塞放进一个塑料袋里用胶带封好口,放在一个装有复读机的盒子里。他边教我做边小声的说,这个最简单,你用心学,很快就学会了。我试着做了几个,他说还不错,熟练了就好了。他刚离开了一会小儿,我的就跟不上流水线的速度了,着急的汗珠子都流出来了。后边工序的人看我来不及了,急忙叫“阿源阿源,快过来一下。”原来“阿源”是顶位的。他会做流水线上任何一个工序,有上厕所的员工需要找他拿离位证,他专门负责顶位。拿不到离位证则意味着不能离开工位一步,否则流水线就会断流。顶位的过来想要发火。看我是新来的,也就没有嚷我。边帮我清理堆积的产品边告诉我怎么做的快。说这是最简单的工序,如果这就做不了肯定被辞退。他还问我哪里的?我说河南商丘,他说他是驻马店的,老乡呢。虽然我在老家时,从没有到过驻马店,但瞬间觉得还是很亲切。就那样诚惶诚恐的过了初次上班的一上午时光。

中午下了班,车间里有人指点我们新来的员工去小卖部买饭缸勺子打饭吃饭。本来我们新来的都想买筷子。可店老板说大家都用勺子吃饭。看到一个个工人端着盛好饭菜的饭盒,用勺子往嘴里撅着米饭和菜也就都买了勺子。虽然老家在中原从小都是面食为主,可第一次吃蒸米就菜也倒觉着还挺可口。

可当端着饭菜回到宿舍的一幕,让人大惊失色。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深圳开放的一面。居然几个小伙子都赤裸着身体坐在宿舍的床上对着呼呼的小风扇吃饭。真的难以想象这是哪里的风俗啊,怎么那么的与众不同。难道是天气太热吗?七月的深圳的确很热很热,可也不至于午休吃饭的功夫就全部脱光光来消暑吧。后来去刷碗的时候,听宿舍另外一个比我们来得早的员工说,那几个赤身裸体的是湖北还是湖南的我记不得了。想象中他们老家应该有很美的山,有随时可以跳下去洗澡的河,多美丽质朴的地方才能孕育出这样自然洒脱的性格啊。那一天的场面也成了我离开那个工厂后十多年打工生涯中的绝版一幕。

吃了饭我们几个就准备去找个电话亭往家里打电话,告诉家人已经进厂了的好消息。可厂门口的保安不让出去,说中午禁止任何员工出厂门。晚上6点以后才能出厂区。到了晚上一下班,我们几个没顾上吃饭都跑回宿舍拿电话本,着急去电话亭往家里打电话。工厂门口对面是一个小卖部,隔壁就是电话房。纸皮上挂着几个大字“长途电话5毛一分钟。”我们同学几个挤满了几个电话机旁。当时家里还没有座机,我打电话给村里有电话的远门堂哥家,让他转告给爸妈说“我进厂了,已经找到工作,不要担心。过段时间我再打回去。”怕浪费电话费就匆匆地挂了电话。

等大家都打好电话,都交钱出了电话亭。看到兰考的大哥戴的厂牌他叫田国礼,听起来很像一个古代的公子哥的名字。他性格比较开朗,出了电话亭说“电话费好贵啊。”大家都说:“是啊。”突然不知是谁先看到下水道旁的石板上一只大老鼠在吃残渣米粒。他指给大家看,大家不约而同的扭头去看,田国礼惊奇的喊到:“南方的老鼠那么大,居然还不怕人。”老鼠旁若无人的吃着地下的米粒剩菜,还真是奇怪,只一两米远,它都不怕人。其中一个同学打趣道:“在南方不但的人胆子大,老鼠的胆子也不小呢。”在一阵新奇的哄笑中大家穿过马路,急忙赶去工厂,因为晚上要加班。灯火通明的车间里已经有人吃过晚饭断断续续的进去了。

那天加班到十二点,对于我们这些在家不超过八点就睡的农村孩子来说,工厂的初体验是既新鲜又带着些许疲倦。回头宿舍,大家都没有排队洗澡,不一会儿我们都在南方的工业区宿舍里做起了各自打工生涯的第一个梦。可悲的是,这个恍惚的倦梦让我连续不断的做了十多年,从南方做到北方,到现在还未有一刻终止。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非虚构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深圳小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8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7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6
  • 暁霞囡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9-08-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从范雨素知道了皮村,也是范雨素这样的故事激励了我本人工作了20年与文字无关的再捡起高考后放下的笔来写作。小海这篇很细节的点滴青春,看到令人心里隐隐生疼!加油!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8/08 14:16:55
    • 分享到:
  • 这段南漂时间虽短,却深刻而具体。感动之余更多是字里行间的亲切。想起第一次来深圳,第一次进工厂,第一次拿到人生第一桶金,第一次背井离乡,年少懵懂不知事,后来才明白出来打拼不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还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7 06:53:53
    • 分享到:
  • 曾经,遍地开花的工厂,合资的,外企的,港台的,私企的,还有一些无照经营的地下工厂,让成千上万的人流进入工厂,走进深圳。很多工人,为了改善家中的环境,卖力的挥洒自己的青春,劳动法未颁布时,很多工厂有血汗工厂的称谓。青春年华,流水一样没了,曾经在这片天空下经历过的一切,也不会如风一样吹散。经历,是人生成长的过程。忽然想起了那些年,那几句流行语: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当八路。愿一切安好
  • 回复
  • 这应是一篇回忆的文章,16岁时还是青年,来深圳打工。那时深圳的条件非常艰苦,而年轻的作者离开父母独立挣钱,从家里舒适的环境到深圳受磨难。时什么也不懂,看不习惯赤身裸体的室友,女生相邀也不懂得那是别人喜欢自己。车间的工作如流水般忙碌。南漂的人现在在北京,想想自己的过去,不知是如何挣扎出来的。磨难也是财富,让我们懂得珍惜。从南漂到北漂,作者积累了漂的经验,把漂的日子记录下来,也是写作最好的素材。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8/05 08:32:07
    • 分享到:
  • 从一篇有关皮村文学小组的采访文章认识到小海,今天看文章,才知道里中的各个故事。无论深圳,还是北京,继续梦吧
  • 谢谢关注鼓励呢,多交流就好了,打赏就不必了[em_63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9600
  • 1
  • 33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