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海三章
  • 点击:5578评论:112019/08/06 08:24

下海


光阴似箭。转眼我从中原13朝古都的洛阳,来到南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已经20多年了。

我是在42岁一个并不年轻的年龄,从一个别人看来也不算差的副处级的位子上下海的。岸上距海里只有一步之遥,但真要跨越它,确实需要勇气和胆量。

1985年的4月,那正是春天的故事正在生长的季节。我曾经出差来过一次深圳,当时,这座年轻而又充满活力的城市,不知吸引了多少天南海北的创业者。自然,也打动了我躁动不安的心。可惜的是,不知是对仕途的留恋,还是对我职业的热爱,我有点犹豫了。这一犹豫,就使我想向海里伸出的脚收回了。至今,我还一直为我的犹豫耿耿于怀,早知今日,何不当初呢!

1993年9月,我再次踏上了深圳这片热土。春天的故事早已有声有色、如火如荼的展开。尽管我觉得自己年龄太大,来得太晚。但一位过来人“只要来了,就不会晚”的忠告促使下了决心,不再犹豫。我象每一个闯深圳的人一样,经历了笔试和面试的两道关之后,应聘到中国宝安集团宣传部工作。八年前那稍纵即逝的一念之差终于变成了行动。

曾经有不少原来机关的朋友问我,海里和岸上究间有什么不同?下海的滋味到底如何?我总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把它概括为过关。

求职是每一个下海者过的第一关。相信每一个过来人都有一肚子的酸甜苦辣。所幸的是,我的求职还算顺利。

第二关是下海后的试用和调动。闯深圳的人都知道,不管你学历高低,职务如何,到任何一家企业,都少不了试用这个阶段,少者三月,多者半年。这可谓试用面前人人平等。对于在机关吃了那么多年皇粮,好歹也混了个副处级头衔的我来说,什么国家干部,行政级别都不算数了。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和我前前后后一道进入公司的,有学历比我高的博士、硕士;有官衔比我大的司局级。但这一关都概莫例外,谁也没觉得不正常。这真是,到了什么山上就唱什么歌。

老实讲,处于试用期的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当时不怕别的,就怕一旦试用不合格,该怎么回去见江东父老,又该作何解释交待呢?好在试用期刚满,集团老总就批准我试用合格,可以参加调干考试了,我这心里第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调干考试,是进深圳的必经门槛。我接到考试通过时,是一个星期五,距星期天考试只有两天。考不考,思想斗争十分激烈。不考,错过一次机会,意味着调动时间又要推迟;考吧,又怕考不及格,过不了关事小,集团内的人又不知道我只有两天准备时间,还不讥笑我这个宣传部长是个草包吗?思前想后,矛盾极了。最后还是临阵磨枪,硬着头皮上了考场。亏则多年打下的底子还算可以,两门考试分数不高,却都过了关。

 试用合格,考试过关,调动该是水到渠成了吧!没曾想,麻烦大了。第一,我是学中文的;第二,我是干行政的。深圳一向规定对这两种人要严加控制,而且至今未变。人事部的同志拿着我写的书和发的文章去说明我是有专业的,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多趟,将近一年,才算搞掂。这其中等待和焦急的滋味是可想而知的。

第三关是对工作的适应和开展。起先我认为,凭我多年从事宣传和文艺工作的资历和经验,我自认干好一个企业的宣传部长应该不在话下。谁知我刚到集团不久,就大跌了一回眼镜。 我是1993年9月13日报到上班的。“十一”刚过,我所在的宝安集团在证券二级市场控股上海延中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行动就拉开了序幕。搞证券的人都知道,这一不同寻常的“宝延风波”在中国证券史上可是个破天荒的大事。国务院关于股票管理的条例公布还不到半年,“敢为天下先”的宝安集团就又吃了一只螃蟹。在当时的证券界、新闻界、经济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可负责集团宣传工作的我却还习惯于在老单位的那种工作方式,等待着领导来打招呼,布置工作,一时竟不知道该做什么。等到老总批评我们按兵不动时,我才醒过神来,这企业的活可不是只听上头吆喝才去干的,它是需要你自己考虑,主动去做的。这件事对我触动非常大,那种在机关习惯于按照上级部属和安排行事的工作方式如果不改,在企业是难以立足的。

从那以后,我创办企业内刊“宝安风”杂志,组织拍摄影片《砚床》,组织编写企业志等等,倒也很快得心应手上了路。特别是拍摄《砚床》时,当完成影片剪辑,发现严重缺限后,在决定要不要追加投资,要不要进行补拍的关键时刻,作为制片主任的我,冒了极大的风险,向集团提出追加投资,进行补拍。从而使这部影片“柳暗花明”,不仅基本收回了企业的投资,也使该片获得了当年“金鸡奖”的两个提名奖,后来还打入了美国好莱坞电影市场。

凭心而论,海里的滋味并不好受。从下到海里的那一刻起,每一个下海者恐怕都面临着生存和竞争的压力。这一点在深圳尤其明显。在没调入深圳之前,我曾以为,只要进了户口,可能就好了;调进深圳后,我又觉得,只要买了房子,全家团圆,也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其实,当这一切都有了之后,我仍然感到生存的压力和竞争的压力并没有消除多少。我周围的不少同事也都有这种同感。这可能是海里和岸上的最大不同。岸上是可以遛达遛达,闲庭信步的,看看水天一色,听听涛声轰鸣,的确悠哉悠哉。而海里就不行了,这里有风浪,有漩涡,有暗礁,有险滩。需要你去博风斗浪,才能中流击水,到达彼岸。

既然如此,那这些年来为何还有一拨拨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仍然还义无反顾地不断下海呢!应该说,海里终归还是有着不同于岸上的独特风光。你可以在这里驾起属于自己的小舟,荡起自由的双浆,扬起崭新的风帆。当然,人各有志,大路朝天。就在有人下海的时候,不也同时有人上岸吗!这很正常,一点也不奇怪。只要你自己选择了自己的路,只管走下去就是了。

记得刚来深圳时,我也和有人问我一样,问过比我早来几年的先行者:“这里和内地有什么不同?”他的回答是:“在原来的环境,你可以看到你老了的归宿。而在这里,你甚至看不到明天会有什么变化!” 是的,这位先行者的话,应该算是下海者的一种心声。也许,它并不能代表全部,但起码,我是深有同感的。

就这样,我在海里已扑腾了六年。其间喝过海水,遇过风浪,虽不敢说学会了游泳,但终于坚持游到了现在,我也没有象有些人那样“回头是岸”。如果说,有些什么长进的话,我自以为,我的知识结构有了较大的调整,我的兴趣爱好增加了不少经济成分,我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和竞争能力有所增强。一句话,我由过去的只会游一种姿势变成了会游几种姿势。当然,这主要还得益于在中国企业界颇有代表性的宝 安集团,给我提供了这么一个重新学习和施展本领的舞台。

最后,我愿用一句话与一切下海的朋友共勉: 不下海,你怎么知道海水是咸的;不管海里究竟如何,我都无怨无悔!



年轻真好


发这声感叹,是在我已不年轻的时候。

五四青年节,宝安集团团委组织团员、青年到大鹏湾欢度自己的节日。通知上虽写着欢迎其他员工参加,我却不大好意思报名。四十几岁的人了,早已进入中年的驿站。青年——已是过了这个村再没那个店了。但我又有些不甘心,年龄虽过,仍想和姑娘小伙们一块去凑凑热闹,寻寻开心,放松放松。

用眼下一句流行的时髦语讲:寻找逝去的青春。然而,报名的勇气还是不足。待到活动前夕,暗地里打听到确有年长于我的老兄报名,我才硬着头皮“混”入青年队伍。

然而,从上车出发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的确已不再属于那年轻的部落。从那无拘无柬的嘻嘻哈哈,从那一身装束的倜傥潇洒,从那眉毛鼻子眼睛都透出的青春气息,你不能不受到感染和震撼,你不能不领略他们的朝气和活力。你还不能不悄悄从心底萌生出些许伤感,些许羡慕。发车的时辰正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刚刚升起,不由得就使你想起那位伟人当年对青年讲的意味深长的、我们当年烂熟于心、耳熟能详并引以自豪的那番话。只可惜岁月无情。对我已不用。眼前的他们才“刚刚升起”,而我和我的那代人,早已日过正午。

这是属于年轻人的青春的节日,这是属于花的年龄青春的盛会。自始至终,我都用一种钦羡甚至有些嫉妒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一切活动。沙滩排球,托起着他们龙腾虎跃的搏击;飞盘嗖嗖,旋转着他们无忧无虑的开心;拥抱大海,风流着他们蔚蓝色的生命;拔河比赛,聚集着他们风华正茂的活力……。不仅仅是我,同来的法律部姜教授也是更多地在海滩一隅静静地观望,发一番共有的感慨。

看得眼热之际,忍不住也触动了“参与”意识,便拣了一个最简易的项目,组织部里的手下和行政部沙滩赛跑。而且兵对兵,将对将,我和高部长均跑第一棒。站在起跑线上,我“自我感觉良好”。个子比高部长“人高马大”,过去又曾十多年驰骋篮球场,第一棒拉开距离当不在话下。谁知一跑可大出了洋像。明明起跑后一路领先,不料高部长后来居上,在标志旗拐弯时就赶上我并开始超出,我心里发急,越想跑快腿越发软,竟一个跟头,摔倒在沙滩上,闹了个满身满脸沙。由于我这第一棒摔倒半道,结果可想而知。团委的盛樱和众多围观者齐来安慰,赞誉我的“参与精神”。我却更强烈地意识到自己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事后想来,不服不行,是过了叫你“小陈”的年龄了。开始听到“老陈”的呼唤时,还觉得是玩笑和戏言,等到双方都当真时,才猛然惊醒,脊背上一阵凉气。年岁不饶人呵。 眼前的一切不能不使你触景生情。它逼着你不得不陷入回忆,尽管那回忆是苦涩和酸痛的。

我们也曾有过年轻的时候,可那时候我们在做些什么?“语录本”挥遍大街小巷,“大字报”写得废寝忘食,“造反”造得六亲不认,“口号”喊得声嘶力竭。徒步长征,什么车辆都不坐。火车串连。坐不掏钱的车、吃不掏钱的饭、睡不掏钱的床。接受检阅.激动得连夜给家里报喜。上山下乡,到广阔天地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我插队时才17岁,是响应老人家“大有作为”号召后的第一批知青。当初是做好了“扎根”准备的,谁又料到两年过后便参军的参军、招工的招工。

我的不幸,是下乡后一场伤寒造成肠穿孔而开了一刀,使我一直耿耿于怀不能成为“最可爱的人”中的一员;我的幸运,是下乡两年,就第一批招工回了城。接下来就是我这个“初六七”的和“老三届”那代人所共有的大同小异的经历。先当工人,恢复高考后又“贼心不死”,象范进中举似的挤上了“末班车”。好在学校对我们这批“胡子生”开恩。于是边读书,边成家(当时和此时都不敢奢言立业)。就成为今后恐怕再不会出现的那个年代的校园的独特风景线。然后留校,机构改革时调入市委,坐机关,干文联,再就是不甘茶水浸泡的寂寞和报纸消磨的清闲,便南下加盟宝安集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入深圳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9/08/12 11:17:52
    • 分享到:
  •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作者即在邻家粘贴40余篇参赛作品。这样的热度在邻家绝对算得上是前无古人!说句实话,在我看来,与作者提交的20余篇诗歌相比,这类带有回忆性的自叙性散文可读性更强:一是,它代表了特定时代,某些敢于“吃螃蟹”的勇士顺应潮流的艰难抉择,可以说是贴着历史在诉说;二是,其中的某些经验或教训对于后来者而言,又是一笔难能可贵的财富,可以说是一部小人物的社会生活史。
  • 黄元罗的点评精辟中肯,谢谢!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9 11:48:05
    • 分享到:
  • 每一段经历都是伟大的人生勋章,勇气和执着是成就的前提。看完着三章自传体散文,我在想,有多少像作者一样能彻底抛弃已有的身份、地位、前途甚至财富,一个扎猛子扎入深圳这篇广袤的海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就凭借这点,对作者充满尊敬。本文作者陈老师退休之后,将自身的经历以非虚构的形式梳理出来,应和着入深记的主题内核,以个体的经验和经历为深圳蓬勃发展的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这点值得鼓励和尊敬的。
  • 深圳之所以成为深圳,就是很多像陈老师这样的坚定不移、勇往直前的“闯入”者,创业者和建设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贡献自己青春、汗水和热血,为这座城市筑奠了坚实的基底——才能迎来璀璨、辉煌的春天。
  • 下海是个历史词汇,也是历久弥新的词汇,身份的转变角色的转变,不变的是那团熊熊烈火和那片拳拳之心。如果没猜错,作者还未将所有的亲身经历全盘贴出,但管中窥豹,
  • 足见作者对这片土地的深沉的爱以及不悔于当初决定的坦然和豁达。作为无数拓荒牛的一份子,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值得、也终将会被历史和这座城市铭记。
  • 世界是我们的,更是你们的!谢谢江飞泉的点评鼓励!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8 19:06:00
    • 分享到:
  • 改革开放的门,敞开着,有胆识有魄力的人,都在这个城市磨刀霍霍,摩拳擦掌,准备闯出一片天地。有的人成功,有的人孤注一掷,有的被海水呛住又回到岸边,又三番四次跃跃欲试。不言放弃的人,都收获了人生奋发图强的意义。人生就是一个拼搏的过程,无论结果如何,几十年后再回首,为自己当初的执着和努力而不悔,不愧!
  • 你的点评很精辟!谢谢!

    回复

    • 陈昌华3秀才2019/08/06 11:22:29
    • 分享到:
  • 谢谢黄元罗打赏鼓励!
  • 谢谢悠悠打赏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5100
  • 73
  • 462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