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浮
  • 点击:1795评论:132019/08/06 23:54


一、

艾丽丝看着手上的纸牌愁眉不展,一双灵动的眸子似乎要愁出雾来。再看着旁边的吕青青,手舞足蹈,满脸的愉悦像是中了大奖般,知道她肯定是抓了一手好牌。瞧瞧桌上少得可怜的筹码,这盘若是输了,整个下午就成了陪衬。正皱眉间,只见江晓娇伸出两只手腕上都戴着名贵玻璃种玉镯的纤纤玉手,把纸牌扔到桌子上,娇声娇气地说:“不玩了,打了一下午的牌,倦的很,我先走一步。”

江晓娇的声音婉如莺啼般悦耳,在吕青青听来有如芒刺在身。可是,江晓娇的语气不容质疑,即使是搅牌这种近乎无礼的行为,在她行云流水般的举止中也显得优雅无比。江晓娇搅牌的时候,用的是标准的兰花指造型,让人很容易发现她左、右手的无名指上,各戴有一枚白金镶18克拉宝石的名贵钻戒。

艾丽丝见江晓娇提出不玩,趁机把手中的烂牌扔到桌子上搅和。这回,吕青青想坚持也来不及了,她气得咬牙切齿,打了一个下午的牌,把工厂几天的利润都输光了,教人怎么甘心?好不容易来了一手“王炸”天牌可以翻本,谁知被江晓娇这个可恶的女人搅没了,她憋着一肚子的气,当着江晓娇的面却没敢放半个屁。

江晓娇从LV包中掏出一款时尚新颖的苹果手机,娇滴滴地打电话叫司机,一面莲步生风,不管不顾地走了。

江晓娇一走,吕青青顿时像被激怒暴走的母老虎,粉拳狠狠地捶在桌子上,“咚”地一声,大理石的桌面纹丝不动,她的拳头被反弹得生疼。吕青青疵牙裂齿,恨不得把手中的牌撕个稀烂,又怕别人说她玩不起,憋了半天,才恨恨地说出一句:“以后再也不打了,有钱人惹不起,我是在给自己找气受呢。”

艾丽丝见她一副吃瘪的样子,不动声色地把桌上的钱收起,吃吃地笑了起来:“青青,我也输了不少呢,这打牌横竖是你进我出,总得有个垫底的,哪能回回赢?只不过是大家见面图个兴致消磨时间而已。”

这桌上的八百块,恐怕也是赢来的吧?吕青青不想点破她。柳亦依朝着江晓娇离去的背影悠悠地说:“输多输少都没关系,关键是要守规则。她输了就不让大家走,赢了就拍屁股走人,根本不管别人感受!”

柳亦依也输得很惨,垂头丧气没有一丝从容的风采。吕青青顿时像找到知己一样:“就是看不惯这种人。要不,明天就不约她了?”

“也不是输不起,谁怕谁?”柳亦依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底气越来越不足。

艾丽丝看着眼前两个勾心斗角的女人,心中一阵鄙夷,都说胸大无脑,看你们胸也不大,脑子却是长到猪身上了,输点钱就跟要命似的,别以为你们俩故意合伙坑老娘没人知道。

江晓娇一走,剩下的三个女人立刻作鸟兽散。

吕青青打牌总是输多赢少,回去后便在高大伟面前抱怨,说不想跟江晓娇继续打牌了,你要巴结别人你自己去。高大伟开了一家纸箱包装厂,手下有三、四十名员工干活,天雄公司是高大伟的大客户,为了让天雄公司多下一些订单,吕青青夫妇常常不惜自降老板和老板娘的身价,以跟班小弟的身份委身为天雄公司的老板周健雄效鞍马之劳。

作为一厂之主,高大伟哪有时间和精力去陪人打牌?他的时间精力都被厂子里各种大小不一的杂事割分着,即使中午吃一顿饭,中途还会被十几个电话给打断,卖保险的、卖房子的、推销业务的、同行业务试探价格等等。听了吕青青的抱怨,高大伟恨不得和吕青青对调身份性别,去巴结江晓娇。他好说歹说,又以身色诱,才把吕青青劝得乐呵呵的。

工厂的业务半死不活,高大伟想破脑袋去巴结周健雄,希望他能赏口饭吃,得知周健雄的太太江晓娇爱打牌,便怂恿吕青青出马。吕青青的打牌技术很烂,而且还常常上瘾,高大伟心想,要是输点小钱能让周太太高兴高兴,说不定对方吹吹耳边风,厂子里的订单就多起来了。

果然,江晓娇赢了钱,回去后立刻在周健雄耳边吹嘘自己的战绩。耳边风吹多了,吕青青和柳亦依这两个人的名字就牢牢地被周健雄记住了。这做生意的人嘛,自然要追求持久的双赢模式。看着娇妻的兴奋劲儿,周健雄有些过意不去,就想照顾一下那两个倒霉女人背后的男人。

月底供应商结算货款的时候,高大伟开着他的那辆破捷达跑来周健雄的办公室哭穷诉苦,用焦头烂额的现实诉说创业的艰辛。周健雄知道高大伟无非就是想要自己多给他增加一点采购订单。高大伟身材高大,膀粗腰圆,天生长了一副干力气活的好骨架,身高一米九零的他站在身高一米七二的周健雄跟前,活生生像一副低头认罪的模样。见周健雄要抽烟,高大伟立刻低眉顺眼地拿出自己从香港淘来的打火机,“吧嗒”一声给周健雄点上。这时,周健雄会像扔飞镖一样,抬手甩出一根烟,高大伟手忙脚乱地接住:“好烟啊!”然后放到鼻子上闻一闻,一副享受的样子。

烟是台湾佬送的,大陆这边买不到呢。周健雄原本对长得一副土匪模样的高大伟不大理睬,随着吕青青的名字不断进入耳中,他看眼前的高大伟也没有平时这么碍眼,想到人家老婆每次打牌都会输给江晓娇一万多块,不禁又默默为这个大块头默哀起来。周健雄当着高大伟的面打电话吩咐采购经理,从下个月开始,可考虑给高大伟的纸箱厂多下一点采购订单,还鼓励高大伟的工厂兼做一些不干胶的印刷业务。

高大伟受宠若惊,感激涕零拍着胸脯表示往后一定以周总马首是瞻。回家后立刻拿出多年积攒的五十多万元,买了两台彩印机制作不干胶做起了印刷业务。吕青青不解地问:“咱们什么也不懂,就买印刷机,你不怕亏本吗?”

高大伟像看白痴一样瞪了吕青青一眼:“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那可是周老大说的话,他能让咱们吃亏吗?技术上不懂可以请师傅,印刷行业可是暴利。”

周健雄言出必行,当月就把公司的不干胶采购订单,划拉了一半到高大伟的纸箱厂。高大伟眉开眼笑,和周健雄走在一起时,情不自禁地又把身板向下弯了二分。


二、

柳亦依是一个重庆妹子,十八岁那年来深圳打工,她上班的第一天,连去工厂饭堂吃饭要凭人事部发放的饭卡都不懂,急得直掉眼泪,正好遇到从湖南来的打工仔刘志勇鞍前马后地帮她把饭卡办好,柳亦依心里暗暗感激。

刘志勇相貌普通,若不是拥有车间小组长这个身份,混在人群里根本没有人会注意他。柳亦依是普通员工,从小到大都没和当官的人接触过的她,见到刘志勇这个芝麻大的小组长,就像是见到一个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人前人后地一口一个“组长”。看到刘志勇这个当官的对她没有一点架子,柳亦依一颗芳心立刻萌动,觉得这个男人越看越耐看,可以托付终生。刘志勇当年二十五岁,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见柳亦依长得端庄秀气,也立刻喜欢上了。庄稼地里长大的孩子,也不需要什么精神上的志同道合之类,聊天时,都是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那段时间,俩个年轻的躯体里荷尔蒙莫名地在血液里沸腾,柳亦依一副爱得死去活来的模样,刘志勇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她追到手。一来二去,柳亦依肚子里有了孩子,也就一门心思跟定刘志勇。

夫妻俩在同一个工厂一干就是七年,七年时间,足以让刘志勇从一个小组长成长为车间主管。工厂的工资并不高,孩子出生后,刘志勇压力陡增,准备跳槽到另外一家福利较高的工厂上班。就在他准备跳槽的时候,突然遇到“贵人”周健雄,指点他开一家电子加工厂。周健雄是他们厂里的采购商,俩人平时经常打交道。听说刘志勇准备跳槽,周健雄就鼓励他做电子元件加工。就这样,刘志勇夫妇带着周健雄的采购订单,辞职后创办了志高电子厂。

刘志勇邀了几个亲戚朋友做帮手,自己做技术兼管理,升级为老板娘的柳亦依把孩子扔给家中父母后,在工厂里做财务兼打杂。夫妻俩平时起得比员工早,睡得比员工晚。业务忙的时候,柳亦依下班回家做饭照顾孩子,刘志勇则和员工一样在车间里赤膊加班到很晚。可以说,夫妻俩赚的每一分钱都是辛苦血汗钱。志高厂淡季的时候,厂里的纯利润和刘志勇上班拿月薪时旗鼓相当;利润好的时候,一个月可以赚十几万元。夫妻俩年收入近百万,一只脚迈进了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圈,与普通上班族相比,经济上的优越感就呈现出来了,可是与天雄公司的财大气粗相比,志高厂简直是人家胳膊上的一根毫毛。

周末上午,刘志勇戴着一副斯文眼镜,打扮得一副成功人士范的模样准备出门。柳依依忍不住在他的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少喝点酒,少干坏事!”

刘志勇见她眼神不对,讪讪地说:“我这还不是为了给厂里增加订单吗?”

“昨天衣领上的香水味怎么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要是再去那种地方沾花惹草的地方,小心我把它剪掉。”柳依依做了一个恶狠狠的夸张动作。

“依依,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周健雄把事情都扔给下面的人,现在天雄公司新来的采购总监不好对付,事情还没谈下来,我这不赶着陪他吗?”

这两年天雄公司的业务量涨了不少,而下给志高厂的采购订单还维持在原来的水平,要说刘志勇心里不着急是不可能的,此刻见柳依依对自己频繁外出喝酒生疑,心里便有了主意。

“要不由你出马,说不定就能把他们搞定!”

“刘志勇,你太无耻了,我是你的老婆呢。”柳依依顿时怒不可遏,掐在刘志勇腰间的手更用力了。

刘志勇一声惨叫:“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让你出面,找周总的太太江晓娇吹吹耳边风……”

听了刘志勇的一番解释,柳依依将信将疑。男人们谈业务,大多在酒桌上拼酒拉拢感情,女人其实也可以另僻蹊径,投其所好帮助男人搞定对方家里的女人。为了帮助丈夫拓展业务,柳依依不得不考虑这个现实问题,出去走江晓娇的公关路子。

周健雄的妻子江晓娇,是一个还没上事业打拼前线便退居到“娱乐二线”的女人,成天只和一帮贵妇相约去纽约、巴黎买LV限量版包、品牌时装和香水,或者去韩国做美容,江晓娇去深圳隔壁的香港购物的次数,就和家里保姆去菜市场买菜的频率差不多。

如此频繁的购物休闲,柳亦依消费不起,吕青青也消费不起,艾丽丝倒是常去香港纽约巴黎,但她每次去都是和业务有关。吕青青去艾丽丝品牌店买衣服,常常和老板娘艾丽丝讨价还价半天。当吕青青穿着从艾丽丝品牌店买的衣服去参加天雄公司的酬宾宴会时,柳亦依也穿着同样品牌的衣服前来赴宴。俩个女人围着艾丽丝品牌店的服装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最后研究起“攻价策略”,结成同盟一致对付艾丽丝这个“心黑手辣”的老板娘。

艾丽丝本名艾大美,家中姐弟三人,她排行老大。上初中时身体发育被人盯着鼓鼓囊囊的胸脯猛看,懵懵懂懂的她羞愧不已,以为是名字带来的祸害,因此她特别憎恨“艾大美”这个名字,觉得俗气无比。天底下哪有女人会说自己又大又美?她偷了家里的户口本跑到派出所去也没改成名字。直到结婚后,丈夫支持她开了一家艾丽丝服装品牌店,艾大美才摆脱这个俗气名字带来的烦恼,给自己取了个洋气的英文名字叫艾丽丝,久而久之,周边没有人记得她叫“艾大美”这个名字。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沉浮房地产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7
  • 张谋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几个男人,几个女人,几个行业,几个阶层,构成了深圳一个群体的时代肖像。他们是业务关系,也是朋友关系。他们在深圳这片土地上交集、开拓、沉浮,经历着这座城市给予他们的成功与失败、欢喜与悲伤。小说内容热门,命题庞大,但写起来却举重若轻,游刃有余。乘风无痕是写作老手,写作路子宽广,能写武侠,也能写现实,而在他的笔下,我们总能读出人性的软弱与欲望的强大,这就让其作品有了足够的深度。继续往下挖吧,下面有金子。
  • 谢谢书生的支持!准备继续写职场系列。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9 12:16:22
    • 分享到:
  • 作为职业经理人出身的卫平写这类题材的小说也好,非虚构也好,就是好看,情节仿佛是他亲身经历一样。这篇小说里赤裸裸地将开厂办实业和炒房干投机两件事情抖得淋漓尽致。开一年工厂、养活几十号工人、纳税多少千万的利润最终不如炒一套中心区房子的所得,不得不说是这个时代的悲剧。实业兴邦,这句话历来是真理,但是如今怎样呢?炒房、金融、P2P、货币、互联网——这些虚空的行业,倒不是说不好,它们同样是国家的经济产业支柱
  • ——只是这些能替代实业吗?当然不能。于是就有很多像周健雄这样的实干家最终只能关门歇业,让人心痛。这让我想到,我家附近的六约埔厦路,最辉煌时可谓云集了数十家一流工厂,如今萧条凋敝,
  • 很多厂房改造成出租屋、廉价小旅馆,令人唏嘘不已。是这些企业家不努力吗?是他们不想做实业了吗?是微薄的利润,高企的税收,上扬的人工,最终达到边际效应的临界点。好在很多实业家坚持下来,近年有回归的趋势
  • 但依然无法阻挡房地产这个庞然大物以碾压势头向前。而像文中那些无所事事的师奶和二奶们,居然靠炒房轻易赚得盆满钵满,对于扎根深圳的年轻一代是怎样的毁灭性打击?
  • 飞泉评价很用心,写了这么多。感谢!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9 08:30:38
    • 分享到:
  • 沉沉浮浮的实业有限公司,曾经意气风发,最后败了,实在令人扼腕长叹。压垮掉的不止一个周老板,其实,在房地产的开发,腾地中,无数个实业公司被无形中击垮,倒闭。这场冲击波让一些实业公司无奈退出,或搬去东南亚的其他地方另寻出路。商人逐利,本无可厚非,但放弃实业,像买房卖房这样本末倒置的赚取,是不是太悲哀?实业立足,还是实业已经穷途末路?真值得反思。。。
  • 点评到位,奖励了一个鸡腿,谢谢!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08 17:53:01
    • 分享到:
  • 与梁兄一起参加过一次读书活动,印象颇深。今天特意花了整个下午细细阅读这篇作品,写得真不错。阅读过程中,有两三次,足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尽管作品内容,实业与房地产的枯荣兴衰,不是我所熟悉的,但长期生活在深圳,还是时有耳闻,也有过目睹,很现实,很真实。实业与房地产,冰火两重天,这是不正常的,值得庙堂之上的管理层警醒和积极作为。作者在人物塑造上很成功,特别是周健雄和高大伟这两个形象,颇多意味。
  • 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读拙作,林涛兄用心了。谢谢!

    回复

  • 虽然是小说,但好像又很真实地发生在我们周围,创业难,守业更难。真正的商人应该是什么样的,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了。一只觉得这些见钱眼开的老板及老板的太太们以金钱至上观念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乱糟糟的。一夜暴富的,这种商人素质会好到哪里去。最后踏踏实实办工厂做生意的,不如人家炒房的了,这是个怎么样的世道?沉沉浮浮应该是商家之常情,人的成败都是自己的选择。
  • 谢谢红红!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6
  • 29580
  • 147
  • 1788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