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建工程兵周小波入深圳
  • 点击:1289评论:162019/08/08 15:28

出生在浙江丽水农村的周小波1980年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在镇口中学考上大学很困难,周小波同班同学只考上两个,一个师专;一个技工学校,上技工学校的是因为他爸是工人,他是城镇户口。56个同学考上了两个,比例很小,很多同学选择了补习,准备再考一年,考一个中专也可以。周小波要补习,父亲说:“补习也考不上。”

周小波说:“我自己供自己。”他向同学借了钱去县一中补习。新学期在补习班就读的学生三分之一是镇口中学毕业的。读了两个月,11月份县里开始征兵,村里通知所有的适龄青年都得报名,周小波不想当兵,他的目标是上大专,上中专也可以。他在镇口中学交了女朋友,范丹丹正跟他一起补习。县武装部组织的体检,很多同学过不了关,他通过了,政治审查也没有问题。他只能告别实习班,学校退还了他的全部学费。范丹丹说:“去军队也好,说不定能提干或者能考一个军校。”

1981年的元旦周小波是在新兵营里度过,新兵训练三个月之后,他被分配到基建工程兵 00019部队,驻扎马鞍山。

到了部队,周小波发现现实与蓝图相差很大,工程兵虽然是兵,但更偏向建筑工人,部队里面有机械连,汽车连,工兵连,他进的是工兵连,每天早上与战友们一起戴上军帽,穿着工服去基建工程单位施工。原想着在部队里面读一点书,考军官学校,但是现实是干完一天活之后累的他只想趴在床上睡觉。周小波就给范丹丹写信,说自己没有希望了,范丹丹告诉他军队就是一个熔炉能锻造一个人的品格,不管干什么工种,都是光荣的,范丹丹还告诉他她也许能考上师专。

两人书信互相鼓励,1981年7月高考,范丹丹真的如她所料考上了师专,周小波想如果自己不是在部队也许也能考上师专。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周小波在辛苦劳作与范丹丹的书信安慰中过去了。

1982年8月,部队接到上级命令,要开拔到深圳去参加特区建设,周小波很高兴,对深圳的了解是从高考政治学科获得的,作为改革开放的四大城市之一,又毗邻香港的深圳一定比东北好。部队接到命令之后,他们三天时间就出发,坐了5天的闷罐子火车,从遥远的东北来到了南国的深圳,他一下车,就被眼前的壮观的景色打动了,火车站全都是跟他一样身着绿色军装,头戴军帽,肩头扛着用绳子捆绑结实的被褥的军人,他们沿着铁轨匆匆行走,队伍长得一眼望不到头。周小波有点心醉了。

军队基地在福田区的黄牛垅,先头部队已经在里面安营扎寨了,营房很简陋,毛竹支撑的框架,竹枝编织起来的墙,油毛毡封的顶,战友们说这就是“竹园宾馆”。“宾馆”的周围还都是荒山,长满了深圳特有的周小波叫不出名字的小灌木,灌木茂盛,小灌木的周围有很多芦苇,同样长得茂盛,虫蛇经常光顾,蚊子更是形影不离了。8月正是深圳天气最为炎热的时候,晚上睡觉时他们就拆掉一点竹墙,遇上下雨又重新补上。

到了军营的第三天,周小波所在的基建工程兵团就承接了项目,每天早上6点,他们穿上统一的军装,戴上军帽,坐着解放牌汽车朝目的地而去。周小波负责木工和搭脚手架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所以天黑了就回军营,但浇灌混凝土的时候得连着24小时或48小时,没有大型建筑设备,运输材料全靠手推车,累了他就直接躺在地上睡一会儿。

1982年10月周小波所在的连队划归“基建工程兵冶金指挥部深圳临时指挥所”管辖,部队其前身是辽宁省鞍山市鞍钢第一矿山公司,成立于1953年2月,主要承担鞍山钢铁公司的基础建设任务。1958年8月,改名称为冶金部第九治二公司。1966年8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第16大队;曾完成了建设酒泉钢铁厂、首钢大石河矿等建设任务。1976年7月,参加唐山抗震救灾、建设新唐山等施工任务,是一个卓有建树的部队。

1983年7月范丹丹师专毕业,一毕业她就来深圳看望周小波,原则上师专毕业生回生源地教育局报告,之后由教育局统一分配到相应的中学,范丹丹想利用假期这个时间来一趟深圳。周小波喜出望外,向班长请了假,到火车站接到范丹丹,范丹丹在丽水上的师专,也算是见过城市的人,但深圳比她想象的还是要凌乱得很多,但热火朝天的工地还是让她心潮澎湃,周小波带她到了工地,工地上都是基建工程兵的战友,这让她颇为自豪,而且深圳商业气息特别地深厚,家家户户开小商店,洗头水、电子表、录音机、最好的布料“的确良”等物资应有的全有。

部队安排范丹丹住在专门为探亲的军属建造的营房,条件比周小波他们住得要好点,用砖头砌成的墙体,只是都没有粉刷,风一吹还能掉下泥土,屋顶也是用油毛毡盖,床铺是行军床,也有一张桌子。探亲的军属有好几个,她们白天就给炊事班做点小事,然后就闲聊。范丹丹来了几天后就想到工作的事,她想周小波在部队,能不能把她也分配到深圳教书?不管怎么说深圳总比老家要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一定是有发展前途的。范丹丹把她的想法告诉了周小波,周小波当然是一百个赞同,他们去找连长,连长建议他们先写申请,之后由连部上报团部。

范丹丹直接分配到福田区当中学教师,学校给了她一个单身宿舍,范丹丹沾了军嫂的光了,周小波期待着的幸福日子就要来了。

就在范丹丹入职后的几天,一场50年一遇的12级强台风正面袭击深圳,市气象台做了预报,说强台风将袭击深圳,让大家做好准备。周小波所在的连队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连长带领战士们在地面上深打钢筋,用粗铁丝把竹棚营房与钢筋进行加固。傍晚强台风挟着大雨如期而至,怒吼的大风瞬间就把大树连根拔起,竹棚建造的营房被吹得摇摇晃晃“吱吱”直响,一顿饭的工夫屋顶就被刮上了天,竹篱笆编成的墙体也被撕扯开了;战士们在做顽强的抵抗,但一切都是徒劳,营房很快只剩下了竹棚架子,在强风暴雨中摇摇晃晃,随时都可能倒塌。连长命令说:“危险,全部撤离。”

危急关头,汽车连的战友伸出了援助之手,战友们都进入驾驶室躲避风雨,周小波与四个战友挤在驾驶室里,暴风依旧在驾驶室的玻璃窗外怒吼,暴风一阵一阵地狂扫着玻璃窗,汽车在风雨中是不停地摇晃,场面让人触目惊心,台风整整刮了一个晚上,周小波与战友们在汽车里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风雨过去,军营里一片狼藉,军营只剩下了毛竹搭的空架子,有的连空架子也不见了,连长说:“台风虽然把营房吹散了,但我们保住了房架子。只要房架子在,营房就不会倒。”

范丹丹在担惊受怕中过了一晚,但她的房子毕竟是校舍,她担心的是周小波,9月10日是周六,一早她就来了军营,看到被风雨刮倒在地乱七八糟的军营,心里还是一阵阵地害怕,找到了正在架脚手架的周小波之后,科加入了重建的队伍。周小波笑着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战士们很快重建了军营。

几天后,连队收到了深圳市人民政府印发的“关于基建工程兵两万人集体转业改编为我市施工企业的通知”,将调入深圳市的基建工程兵冶金指挥部深圳临时指挥所(代号00049部队)、第31支队(代号00319部队)及其所属八个团和一个职工医院,于9月15日正式改编为特区建设公司所属施工企业。在此之前,部队里其实已经有了传闻,但战士们都不太相信,哪有集体转业的呢?但在连队传达了文件之后,他们知道转业就在眼前了。

9月19日,是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的日子,周小波所在部队在黄牛垅驻地举行了整个团集体转业的仪式,上午9时,仪式正式开始,团政委宣读中央军委、国务院的集体转业的命令,战士们都鸦雀无声,之后是升军旗,礼兵踢着正步在军歌声中走向主席台前,周小波听到团长下达的最后的口令:“向军旗敬礼!”战友们“刷”地行了他们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军礼,很多战友在团长喊‘礼毕’之后,依然不愿将手放下,周小波原有的一些小情绪瞬间都化成了泪水。当军歌再度奏响时,啜泣声更是此起彼伏,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行军礼了,军旗缓缓降下,旗手收起旗,将它认真折叠交给了团长……

这一刻开始他们就不再是军人了,但军魂依旧,拆下帽徽领章的官兵成了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的员工。

转业之后,周小波还住在军营,1983年11月的一天,军营的工棚电线短路起火,火势迅速蔓延,不到半个小时,变成一条火龙直冲天空。军营没有水塘,没有消防水管,战士就用脸盆盛水泼向火苗,但效果甚微没,成片的竹棚陷入了烈火之中,整个军营成了火的海洋,周小波的6座工棚也没幸免,有战友跑到附近的小商店打电话报警,消防车来了,但工棚也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好在战友都去工作了,没有人员伤亡,但仅有的一点财产已经没入火海了……。

大火过后,范丹丹提出,让周小波住到她的宿舍。

周小波转业之后,就面临着失业,在深圳改革开放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的环境中,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办事直来直去的军人们一时还不能适应自己的身份,他们不知道如何寻找工程任务,于是便集体没活干,没活干便没了收入,开始他们还能吃老本,后来便无米下锅了,周小波所在的工程队由干饭改成了稀饭,每天开两餐,有的战友为减少体力消耗、少吃饭,卧床不起,有的家属断灶了,生活陷入困境,周小波有范丹丹,日子就幸福得多了。

很快基建工程兵部队面临的问题通过各种途径反映到了市里,引起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在市委领导的关心下,待工数月、无工可施的市建筑队伍终于陆续拿到了一些政府项目。周小波所在的公司承接了深圳市师专教学楼工程项目,教学楼面积为27000平方米,5月项目招标,要求必须保证4个月内完成,9月份要迎接来自全国各地的一千多名的学生来此上学。一些参加招标的施工单位看到施工工期这么短,就知难而退。周小波所在的公司承接了这项工程,长期停工的队伍太需要活干了,同时也是彰显公司的实力的最好机会了,工程竞标成功后,公司立即召开誓师大会,总经理说:“同志们,这是关系到公司生死存亡的一场硬仗,也是我们公司立足深圳的最好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四个月时间里,公司上下一条心,拧成一股绳,克服种种困难,按期完成了任务。这个项目是公司的一个翻身仗,从此彻底改变了市里有关部门和单位对这家由部队转业的建筑公司的看法。

很快“基建工程兵部队很有实力”名声传开了,许多单位主动与公司联系,希望承接项目,公司慢慢地走上了良性循环的道路,周小波于1985年八一建军节时与范丹丹步入婚姻的殿堂。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历史基建工程兵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老师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8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文章标题吸引了我,深圳特区的改革开山炮一声音打响,深圳建设如火如荼。而工程兵属于先头部队,苦干巧干拼命干,在深圳特区建设中起到了先锋队的作用。那时候,各条战线都有需要大量的人才,比如教师、医生、科技等方面,而我的家庭最主要是文卫系统进入深圳。老师父的文章虽短,从中也可看出当时的艰辛。但作为口述史,还可细写,讲几个故事。比如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身边的人奋斗的故事。期待老师父接着讲,打开俺的胃口。
  • 回复
  • 老师傅写的“基建工程兵周小波入深圳”很像是深圳的一部口述史,写出来,让众多后来深圳者知道深圳经过四十年的沧桑变化,昔日的小渔村,如今的大都市。其实一切都来之不易,很多来深建设都洒下了热泪,浸透了奋斗的血汗。尤其是深二代,或本土深圳人的后代要懂得美满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在学习上、工作上要有一种拼搏精神,要为深圳的持续发展再创辉煌,不能只坐享其成。
  •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8/09 08:28:33
    • 分享到:
  • 昨天看到睦邻文学说周末有有关基建工程兵活动的活动,其实很想去听听,但尚在福建乡下。深圳的小区里邻居是工程兵,说的差不多就是以上的故事,略作艺术加工。写作非虚构还得多读《史记》,但司马迁毕竟还是跨跃时代的,而工程兵就在眼前,对我而言还是感觉笔下苍白,只希望起一点抛砖引玉的小作用。如飞泉所言,“估计更多的同类佳作已经在路上……”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8 22:39:37
    • 分享到:
  • 也许是深圳基建工程兵是中国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国贸,蛇口,老罗湖,都留下他们的身影。四十年前,两万基建工程兵挺进深圳,我无法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奇观和壮阔。或许我们只看到他们深耕这座城市的成果,并享受它,却没有去体会,去接近,去感激,去宣传他们。或许“70/40我们的拓荒记忆”将会是个具有深远影响力的活动。没有什么比近距离感触这些基建工程兵更能让人铭记在心的了。
  • 历久弥新的记忆需要文字记载,更需要心灵倾听。这些工程兵恰好是我们的父母辈,把一腔热血青春全部献给了深圳,太值得我们大书特书了。雷老师这篇口述史尽管简短,但很真实,真挚,真切。
  • 主人公都是实实在在的人,他们的事迹也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与深圳同在的旅途中,经历了怎样的波折艰辛,他们在建设特区的伟大历程中,又经历了怎样的人生重大转折?可谓,每一个人都是一段史诗,需要我们认真去刻画。
  • 当然本文还有更多的拓展的空间和篇幅,细节刻画和人物肖像还可更细腻些,但作者提供了一个比较完善的样板,也吊起了邻家很多作者的胃口,估计更多的同类佳作已经在路上……
  • 谢谢飞泉认真仔细地点评,第四条让我特别高兴,人物刻画简单了,但我希望能起一点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 小叔加油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8 19:18:35
    • 分享到:
  • 九九年,我去益田路的一间服装厂跑业务,发现整个小区是基建工程兵的家属楼,她们都是随迁过来深圳安家落户。后来拆迁,他们全部搬入了竹子林居住。后来企业改制,有的人下岗提早离休,有的人自谋生路,有的人重新创业。为他们(她们)在这个城市的付出而感动。最初的深圳,几近荒芜,是千千万万的来深建设者在这里辛勤付出,用青春与汗水,努力与拼搏,才有了今天的辉煌。
  • 谢谢梦蝶,他们是一代拓荒者,转业之后,有创业辉煌者,也有普通的劳动者,后者更引起我想去了解他们。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08 18:59:38
    • 分享到:
  • 我这个开小书店的,因卖过些有关基建工程兵的书,对这个群体,之前了解点皮毛。竹园宾馆这个地名,也曾有耳闻,但知道的并不详细。看了老师父的这篇作品,才知道此宾馆原来如此简略,实在徒有虚名。2万基建工程兵入深,有力地支援了深圳的基础建设。部队官兵出身的人,毕竟不同于一般的建筑工人,他们最能啃硬骨头,打硬仗。向这些深圳建设的功臣们致敬!
  • 谢谢淘书乐,原来那个地方叫黄牛垅,后来才成了竹子林,那是工程兵叫出来的。

    回复

  •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尾呢:我爸常说:“感谢深圳张开温暖的臂膀欢迎我们,给了我们基建工程兵建设深圳经济特区的机会;我的人生就两个阶段:基建工程兵,特区人。对此我们感到骄傲和自豪。
  • 文章不长,写得很传神,就是结尾有点突然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8/09 08:36:37
    • 分享到:
  • 感谢悠悠与嘲讽二位的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1447
  • 7
  • 101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