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楼的故事
  • 点击:1745评论:92019/08/08 19:50

罗租桥头岭村,是宝安区石岩街道的一个老旧的城中村,在这里的二巷,有一栋普通的小楼,我租住在这里已经十一年了。这里到我上班的工厂走路只要十五分钟,这里离罗租大道只有二十米左右。这里离浪心古村只有四百米左右的距离。从这里到石岩的羊台山登山广场不到两公里。

回忆起来,我是这小楼建成之后,第一家搬进来的住户。而且也是现在唯一还没有搬走的住户。这个九层的小楼每层只有两户人家,一户是单间,一户是一房一厅。我住的是后者。我住的这个房间约二十个平方。有小阳台和单独的厨房、厕所。算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房间的一面墙与隔壁楼共用,故进屋四面墙,只有两面有窗。当时看中的是光线尚好,有窗这一面是三间低矮的旧瓦房,曾好多年都担心这三间旧屋拆了重建,到那时,房间的光线就被挡了。好的是这十一年过去了,三间小瓦房纹丝不动。太阳每天能照到我的厅里,也能照到厨房里,晚上月光也可以进来。

在深圳城中村中,多的是握手楼,大晴天进门就得开灯的房间比比皆是。有阳光和月亮进屋来,是很奢侈的,这应该是我舍不得搬家的主要原因吧。

房东是一位个子不高,瘦弱的中年人,应该比我大上几岁。他的普通话讲的不标准,但是说话时脸上总是带着笑,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开始是他自己收房租,后来,看房、打扫房子、收房租等琐碎工作就委托别人了。房东是本村人,就住在附近,偶尔在路上遇到了,他都会笑着和我打招呼。

我仔细的算了一下,这十一年来,来过我这个房间的人不超过五十人。过夜的人不超过十五人。他们有我的亲人,也有我的同事、同学、朋友,还有送煤气、安装网线的陌生人,以及户籍民警等。

但是于我,在这个房间里的日子,超过我在老家的房子度过的日子。老家的楼房建于1991年,而我1992年就去外地上学,1996年毕业后在家赋闲两年,是在家呆的最长的时间,后来到深圳打工,一直到现在已经是离家20年。而这个房间,收留了我一大半在深圳的时光。每年回家一两次,每次平均十来天,这样算下来,我在这个房间实际住过的日子超过四千个日夜。而人生,有多少个十一年?


曾经住在小楼的同事

2008年3月15日,我交了一个月的房租和一个月的押金,总共500元钱,用水冲洗过刚刚完工的房间之后,我就买了两张床,房间一张,客厅一张,匆匆地搬进了这个小楼的601房。

在此之前的两年,我住在罗租南四巷,因为那栋两层的老房子要重建,我不得已另寻住处。原先的房子大一些,房租还要贵一些,床是房东提供的。从原先那个住处到我现在住的地方,走路要十五分钟左右,那次搬家,全凭几位同事帮忙,手提肩扛的,幸好没什么家当,两趟就搬完了。

那时,我幺妹妞妞和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也是我的同事。她常常住外厂,检验供货商的产品品质,偶尔回来住,房间是她的,客厅是我的。大多数时间,其实只有我一个人住。

在我当初住进这栋小楼后,先后拉了三位同事也住进来,一时间,五、六、七、八、九楼的一房一厅住的都是我们公司的人。我住六楼601。住在我楼下的是我们中间年纪最大的,比我大十岁的模具制造工程师老李,湖北潜江人,和我是老乡。住在我楼上的是黄工,比我大两岁,模具设计工程师,801房住的是阿联,线切割师傅,是黄工的小舅子,他俩都是福建人。901房住的是一对年轻夫妻,是我们工厂生产线上的作业员,我并不认识他们,只是从他们穿的厂服,和佩戴的厂证上看出来是同事。

人与人的相遇相识,都是有原因的,这就是缘份。我们四人之所以有缘住一栋小楼,主要是因为我们都喜欢户外运动,上班一起出去,下班一起回来,工作之余一起出去爬山,徒步,打羽毛球,俨然像一大家人一样,只是住在不同的房间里。偶尔谁做了饭,喊一声,楼上楼下的听到了,应一声,然后围坐在一桌吃饭喝酒,有说有笑。

老李和黄工都是2000年进入艾美特公司的,我是2006年进的。黄工是在2014年辞工的,我妹妹是2015年辞工回家的,老李辞工是在2016年。阿联比黄工更早离职。到老李走后,这栋小楼,就没有我熟悉的同事了。老李走的时候,将他的一个木衣柜抬上来给我,我一直在用。黄工走的时候,让我去他房间看看有哪些我需要的,都可以留给我,我挑了饭桌、羽毛球拍、一个结实的大水桶,还有一套瓷碗菜碟,一个1.5升的大水壶,衣架一大把,连他没有用完的洗衣粉,装着盐的小罐子,都拿了下来。这几年,除了羽毛球拍一直在睡觉,其他的都在使用中。

我常常用那水桶洗衣服时,在用那碗吃饭时,在从盐罐里挑盐时,在倒水喝时,在用衣架晾衣服时,很自然的想到黄工。

在黄工辞职后,我们只见过一面,2015的“五一”,我和其他同事去厦门旅游,受黄工相邀,我独自从厦门去了他的家乡霞浦,到了他位于市区的家里,受到热情的款待,又去到海边的阿联家,吃到一大桌海鲜,那时阿联在家养殖海产品,家就在海边,门前不远处就是著名的滩涂,阿联开船,带我们去海上看即将收获的海带。在阿联家住的那一夜,特别的宁静。我第一次看到了潮汐的神奇,一眼望不到边的滩涂,慢慢的有海水爬上来,直到我们站立的岸边。那些原本歇在沙滩上的船只,全都浮在了水面上,在月光里摇摇晃晃。

那一晚我们在海边站了很久,提到了许多的往事,突然黄工问我:“阿莉,我走以后,我那个房间是什么人在住呀?”我一下子楞住,在一个地方住久了,不知不觉就把它当作自己的家,下班都会称“回家”,而黄工,离那房间都有上千公里了,离开深圳都有一年多了,说到它,竟然是“我那个房间”。这是一种无法抹去的亲近感。

他走后,我还真没有上去看过,不知道那个房间又住进了什么人,至今又过去了几年,我还是没有上去看看,但我知道住的一定是陌生人。

不管在这小楼住过的时间是短是长,这栋小楼的影子,注定会在某些遥远的地方,被不同的人不经意的想起。

我是一个恋旧的人,恋旧人也恋旧物。或者说正是这些旧物让我睹物思人。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有缘相处十年八年,已是不易,许多人分开之后,再难相见。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遗忘就慢慢模糊了他们的脸。

我舍不得那些旧物,不是我穷到买不起同样的东西,也不是我舍不得花钱,而是我希望这些曾经留下过我那些同事体温的物件,在我的手里继续发挥余热,让他们证明那些美好的时光曾经停伫在这个小楼。证明那些善良诚实有爱的人曾经和我住在一起。

这个小楼,因为这些旧物,因为它们曾经的主人,让我有了恋恋不舍的情怀。

这个小楼一共十八个房间,就算每个房间平均住两个人,一次性住满,至少住三十六个人,加上十一年来,来来去去的更替,怕是总共住过几百人吧。四千多个日子,每个房间记住了它里面发生的故事,可是,却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到小楼消失的那一天,也许住过这里的那些人,在以后的日子里会偶尔想起这个地方,将来也有人到此寻找,那时怕已是无迹可寻。


对门住过的那些邻居

对面的房间,不知道换过多少次住户了?曾经有一对夫妻,两个人应该在一个工厂,且是白夜班两班倒的工作,每天都是同出同进的。他们在“家”的时候,我常常听见他们不停的在说笑,很恩爱的一对。不过,他们住了不到一年就走了。

曾经也住过一个单身的女孩子,也陆续住过几个单身的男孩子。其中一个男孩子也是我们公司的同事,穿的是红领的厂服,我们开门遇到了,只是相视一笑,没有聊过。有一天我妹妹妞妞的厂牌掉在了楼道里,被对面的邻居捡到,晚上他敲门还来厂牌,妞妞当即去买了五瓶红牛当作酬谢给他。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我以为他们会有所来往的,可是没有,我只是知道那个男孩子是研发部的,姓什么都不知道。那个男孩子住了大约半年,就搬走了。而且后来在公司也没有再见过。

曾经住过的另一个单身男孩,每周总有几个晚上招来几个同龄的小伙伴,开着房门,做饭、炒菜,油烟很大,辣椒放的多,飘到我房间的辣味令我咳嗽。菜炒好一桌子,他们去楼下搬来整箱的啤酒,然后喝酒划拳,不停地大声用我不懂的方言交流。他们常常从晚上九点开始,一直可以这样喝酒划拳到凌晨两三点。

我是一个能够隐忍的人,可是也不胜其烦了。一个周五的晚上,到了凌晨三点多,他们还在大声喧哗,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因为第二天我还要上班。于是我打开房门,迎着刺鼻的酒气,走到对面门口,面色泛红的四五个年轻人停下来,惊讶地望着我,我说:“兄弟们,声音能不能小一点?明天还要上班呢!”突然安静下来的画面有点诡异,那个主人,对着我点了一下头,发出一声“哦”,然后他们迅速的将桌子往里面移了一下,关上了他们的房门。

我也进来关了门,对面的声音顿时小了很多,但酒局还在继续,不过已经不影响我睡觉了,那一夜我不知道他们喝酒划拳到了几点,早上出门时,我看到楼道里多了两箱空的啤酒瓶。

对面房间还住过的人,我大多没有多少印象了,因为平时门都关着,有的人住的时间短,都是早出晚归的,连一面也没见过就搬走的也有。每当看房子的人来打扫空荡荡的房间,我就知道对面要换租客了。

人说“远亲不如近邻”,可是,十一年来,我连我对面的邻居都未认识过,更谈不上亲了。这算不算城市的一种缺陷,或者说是某种城市病?


看房子的那家人

住在一楼门面的,是替老板看房子的人,一个广西人,姓梁,看上去比我年纪大,我叫他老梁。他的妻子也在这边,每天去官田批发市场,进一些菜回来,分成一小把一小把,然后摆在工业区出口卖。我在没住进这个小楼之前,就经常在她的地摊上买青菜,每一次看到她,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我叫她大姐。

后来搬到这个小楼以后,每天下班都会经过他们家门口。偶尔看到他们家在吃饭。问声好,他们总会问我,“吃了没有啊?在这吃一点吧?”

我都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有一个周末,晚上九点多回来,很饿,正好,那位大姐卖完菜回来,坐在门口吃稀饭,又喊我吃两碗。我挡不住肚子的饥肠辘辘,第一次在那里吃了他们家的两碗粥,他们的菜不咸不谈的,很合我的胃口。

这来自广西的两口子,其实年龄只比我大几岁,但是看上去,满面沧桑的样子。通过交谈,我知道他们17岁就来到了这个城市,因为没有读书,进不了工厂,就在外面打零工,摆摊卖小菜,推车卖水果。结婚后生了四个小孩,前面三个是女儿,最小的是儿子。儿子带在身边上学,三个女儿都在老家跟着奶奶生活。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小楼邻居同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9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淘书乐4举人2019/08/10 14:46:46
    • 分享到:
  • 黄工称呼你“阿莉”,我还以为你是美女一枚。没读完就跟评,出笑话了。看得出,你的文字功底了得,文笔从容、老辣,叙述有条不紊。人区别于一般动物,人重感情算是一点吧。所谓日久生情,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还有人与他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各种物之间,以及与他生活相关的村庄、城市、山川湖海之间。各得情感的依托,可以无处不在。我们已逝的年华,因触目所及的物什而残存。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任谁挡不住,那就顺其自然吧。
  • 回复
  • 小楼故事多,诉说不尽的人生百态。作者很不舍,十一年了,日久生情,热血男人。其实在那居住过的人都很不舍。有的人走了还牵挂着曾经住过的房子,因为有快乐也有忧伤。写得很细,也很耐读,每个故事都投入了感情写的,即便要进行城市更新,小楼的居住者的脑子里的印迹是不会磨灭的。读完全文,真想唱一曲邓丽君唱过的那首歌:“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
  • 怎么成热血男人了?
    • 晓枫2019/08/10 08:38:35
    • 分享到:
  • 谢谢红姐评论!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9 15:55:38
    • 分享到:
  • 小楼有故事,有喜也有乐。喜的是朋友同事常往来,邻居见面互点头;小楼有阳光,有月光,也可听雨声;小楼也有忧,同事在不断撤退,离开这个城市;小楼也有龌龊,遭遇蟊贼入屋。写的是小楼的小人物与琐屑事,也写出了这个城市的另一个世界。他们(她们)默默无闻工作,又默默无闻离开。世事变迁,物是人非,又山长水阔,谁又能把记忆磨灭?随着年岁渐长,记忆愈深。
    • 晓枫2019/08/10 08:41:10
    • 分享到:
  • 谢谢梦蝶!离开的人往往不再回来,唯有回忆那些逝去的美好。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8/09 10:41:27
    • 分享到:
  • 城市风雨,小楼故事。
    • 晓枫2019/08/10 08:42:55
    • 分享到:
  • 谢谢您评论并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晓枫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2星
  • 1钻
  • 来了就好好过
  • 来了就好好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7100
  • 3
  • 53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