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自宝安来/宝安集团纪事
  • 点击:5685评论:12019/08/10 08:41

巫叔印象


我并不太熟悉巫叔。集团上上下下都这么叫他,我也就跟着这么称呼他。既不知他为何方人氏,从他那和粤籍员工叽哩咕噜的白话推断,他可能就是老广东;但从他和我们这些内地来的员工交谈那还算流畅的普通话猜测,他也可能是外来户。也不知他家中老伴、子女状况以及他的人生阅历。平素除了工作交道,从未和他聊过。然而,我忍不住还是想写写他。

凡到集团来的新员工,巫叔必是最先接触到的人之一。他掌管、发放办公用品。一支笔、一本稿纸、一把剪刀、一块橡皮……,那么琐碎的物品,都要一一经过他之手,还要详细登记在案。他不是一天这么做,而是要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这么做。我不知他已做了多久,我在想,假若由我来做,大概做不多久便会麻木以至厌倦的。但巫叔从来都是那么认认真真地做,从没见他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久而久之,我每领办公用品,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小时候背诵的毛泽东当年称赞徐特立的那几句名言:“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用来形容巫叔,当是不过份的。

巫叔负责联系印制名片。上至董事局主席、总经理,下至普通员工,那张薄薄的,但对每个人都非常必要(尤其在深圳这地方,使用频率最高的可能就是这玩意的名片),无一不经过他之手。一个电话号码,一个拼音,他都要仔细与你敲定。信息交给他后,不久他就会及时送交你手上。说也怪,不起眼的丁点小事,给我的烙印却颇深。有时交换名片,巫叔那瘦削的面孔就在我脑海里闪一下。这恐怕是他和我都始料未及的“连锁反应”吧。

巫叔最主要的工作是负责收发传送上级机关和集团的文件。几十个头头脑脑,几十家下属公司,几十个部委办室,如此庞大的发文系统,非常频繁的发文周期,一道道指令,一纸纸函件,象一条条纽带,联结着集团上下内外,而巫叔,是解系把握绳结的人。其中的繁忙辛苦自不待言,责任也更是非同小可。但我从未听过他的抱怨和表白,只是在那里匆匆忙忙地做。

在行政部里,巫叔和其他人一样,都属于忙得团团转的一个。在香蜜湖开会时,我们同在一个组讨论,他不由感慨,“有点顶不住了”。我想那并非他的夸张之辞。就在开会的那几天里,也天天有人把他从会场拉回本部,取文有之,盖章有之,他显得比出席会议的那些老总们还要忙!

近日,部里新来的小杨分快报,因不太熟悉情况,将保卫部的李大全误写成李泰泉。巫叔来订对,小杨不在。我告他,会不会是陈泰泉副总。巫叔寻思一下,说,我再回去核对一下。不一会,他又回来告我,查清了,有陈泰泉的名字,这份可能是李大全,你告诉小杨,今后要注意,免得误事。我连连点头。小事一桩,他却跑了两趟,又是核对,又是叮嘱,我们有些人缺少的,是否就是巫叔身上这种精神呢?

就是这么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却也有让我刮目相看的时候。不知是否和他的姓氏有关,巫叔竟然是一位会看星相的风水先生。那次开会选会址,巫叔和我们一道前往。有人告我,巫叔是去看地理方位的,我还半信半疑。待到了现场,他郑重其事地取出罗盘,一本正经地测量计算时,我才叹为观止。没想到一向不起眼的巫叔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巫叔就是这样,每天当他坐在行政部最后那张属于他的办公台前,你也许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你一旦需要盖章、领用品、取文件时,他可能有事离开那么一会,你顿时就会觉察到,他的位置是那么须臾而不可缺少。

命里注定,巫叔这辈子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我妄下断言,他过去不曾有,今后也不会有。他可能就这样与平凡为伍,终其一生。然而,宝安大厦的基石,有他添加的一砖一瓦,那郁郁葱葱的宝安风景线,也有他用心血染上的一抹嫩绿。

在宝安集团,象巫叔这样的人不只一个,还有很多。正是他们,默默地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共同撑起了宝安的脊梁。印象写完了,还不知巫叔的姓名,查了查人事部的员工名单,才知他叫巫柏松。



温仔


初来宝安,凡见比己小者,一律呼日“小江、小孙”;而对年长者,则一律尊为“老王、老刘”,这是一种礼节,也是一种内地的习惯。但久而久之,却发现本地的土著之间,见年轻者皆呼为“江仔、周仔”;而年长者,就全为“王叔、龙叔”。起初觉得拗口,张不开嘴,到底是存在决定意识,隔不多久,便也入乡随俗,“江仔、龙叔”地直呼起来,也一样地响亮和亲切。当然,还仅限于面对土著,并不包括“东南飞的孔雀”。

我对温仔的印象,是从去年10月,搬到莲塘后经常坐他的车开始的。车队里除了黄队长,全是一帮年轻的“×仔”、除了工作关系,轮流坐坐这个开的车,那个开的车外,印象都挺好。而对温仔,因为一早一晚要两次坐他的车上下班,这感觉自然就比其他仔更多更深。这倒不单单因他是车队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啥车都能开的“全天候”A牌持有者之一;也不是因他车开得特棒,把个方向盘玩

得就象一件玩具那样得心应手。集团内只要坐过他车的,无不惊叹他的车速,常把人吓得一楞一楞的。当然,我也免不了在心里犯嘀咕,挡不住那些技术不好的司机撞你呢!(写到这,还得请求看到此文的警察叔叔别抄我们这位兄弟的车牌)。

我对温仔的第一个感觉是他的守时。莲塘的班车每天早晨7:20准发。一到点,他不会因哪位乘车者晚到而推迟发车。最多是车开到路口,望一望路上的人影,按按喇叭,但只要不见人露面,就油门一加,开路。

起初,我觉得温仔未免有点苛刻,都是一个集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晚几分钟,等一会不就算了,免得心里不痛快。后来我就很以为然了。公共乘车,你晚一会,我晚一会,到底啥时发车为准?况且一人迟到,耽误了大家的时问,也显然不妥。温仔采取的到点发车政策无疑是正确的。一则提高了大家的守时意识,二则保证了大家的时间。莲塘的班车每早都是在7:45左右抵达集团,是各路班车到达最早的。

上班如此,下班也如此。起初我担心掉车的会有意见,细一观察,个别迟到的掉车者并不见怪,大家也早已习以为常。可见,立规矩重要,严格地执行规矩更为重要。温仔的准时发车,无形中昭示着这一管理常识。

第二个感觉是他的不讲情面。住莲塘的,除了本部人员外,还有不少下属公司的。经常有些搭便车的。有空位时,温仔一般也不拒绝。没位时,温仔的语言就有些不客气了,免不了生出些尴尬。有时我就在想,乡里乡亲的,何必呢?可车位总是有限的,让A坐,不让B坐,B该作何而想?而温仔的不讲情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位就坐,没位就免,只能这样办。而温仔不仅这样办,而且这样说,直来直去的,绝不拐弯抹角。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比较有些人“口是”而“心非”,温仔倒显得坦率、直爽。人际交律,到底应该是以前者还是后者为准则呢?

最近,莲塘的房子出售后,仅本部的人员,就要坐满满一车。于是,温仔就对几个经常搭车者宣布,以后你们就别再搭车了。其中不乏已搭了一两年的老邻居,够熟的,但无一例外地不讲情面。

第三个感觉就是温仔的热心肠。上面讲的,是温仔性格的一面。其实,他还有性格的另一面。莲塘这地方,属于远郊,煤气公司在此没有设点,这可苦了我们这帮在市内开户的住户。烧饭冲澡皆离不开液化气。换气便成为每月一次必不可少的例行功课。记得我第一次换气时,将空瓶放到温仔的车上,准备中午趁空换完后再放他车上时,他要过煤气证,说帮我换,顿时就把我感动得对其刮目相看,全然不象那个“守时”和“严厉”的温仔。

其实,感动者绝非我一人。后来我才发现,集团这一拨住户的换气,几乎让温仔包了,不管是谁,只要装上空瓶,他都来者不拒,下班回家时,他把煤气证和找剩的钱递你手上,显得那么自然,好象是他份内应该做的,而且不是一次两次,这一年多我观察了一下,他差不多对每个人都这样,在深圳这地方,能长期做到这一点,不容易了。

这就是温仔,这就是温仔的性格。看起来有些矛盾,却又很统一。冲着这一年多坐他开的车,冲着他一次次帮我和大家换气,从不收小费,我只有在这里道一声:辛苦了,温仔,谢谢你!



老熊


老熊走了,又回到衡阳——他来闯深圳的那个出发地,回到他的家,回到他的书桌前,做他的学问去了。

时间真快,一晃就是两年。老熊到部里,一来就去办《宝安风》。用他在去年通讯员会上的一句有点诗意的话来讲:“是《宝安风》把我们吹到一起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很难说就和企业建立了如何深厚的感情。但老熊临走前说,我是要离开深圳,才离开宝安的,而不是为离开宝安而离开深圳的。

在他去意已决之后,也曾有一些单位向他挥动橄榄枝,他却认真地告诉我,如果还留在深圳,他是不会到别的单位去的。

老熊是副研究员,对王船山的美学研究颇有造诣。让这个“副高”来爬格子、编稿子,似乎有点屈才。但老熊并无半点抱怨,对在深圳,在企业这种太多的一百八十度的角色大转换。他似乎早有准备,见怪不怪。记得那年他来面试,我曾担心他愿不愿干这份活,没曾想,他二话没说,认了。

在编辑部,老熊是跑得勤,写得多的一个编辑。行内人知道,外出采访可不是什么美差,除了来去匆匆,颠来颠去,颇受奔波劳累之苦外,采访不易,是当今企业内刊的记者颇感头痛的难题。下属企业的经营忙得不可开交,还得应付采访,结果是拒绝采访者有之,马虎对付者有之,敷衍搪塞者有之。好不容易把素材扒拉回来,又得绞尽脑汁,赶着写稿、发稿。文章登出来了.写得好,是你应尽的职责。稍有不慎,材料失实,或数据错了,立马就招来一些指责和非议,那可全是记者的错。和其他记者相比,老熊因采访得多些,麻烦也就惹得多些,好在老熊并不介意,还是照跑、照写。一年下来,统计各个编辑自己的写稿量,老熊一不留神就排在了前头。

谁也没想到,这个学文科、摇笔杆的秀才,竟对股市颇有研究。刚来宝安不久,他就抛出一篇颇有份量的股评文章,占了深圳商报小半版,令集团一些专业人士和部里一帮秀才刮目相看。近两年股市虽然低迷,他却三三两两常有一些文章散见于报刊,当然,也包括《宝安风》。对于宏观面、技术面,他不仅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预测涨跌,大都挺准。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老熊的理论和实践常常脱节,往往他的理论是对的,而他自己的操作,却常常反其道而行之。最典型的,是1994年8月那波上升的行情发动之前,他不止一次对周围的同事讲:已见谷底,反弹在即。而他却在出差采访的前两天,将自己的存货统统斩仓。等他出差抵达目的地后,股市全面大涨,令他后悔不迭,我们也都扼腕长叹,为他惋惜。久而久之,有人开玩笑叫他“口头革命派”,他嘿嘿一笑自我解嘲:“还是本太小,亏不起,也就难沉得住气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宝安集团纪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3秀才2019/08/12 10:09:22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大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5100
  • 73
  • 462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