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自宝安来/宝安集团纪事
  • 点击:862评论:12019/08/10 08:41

巫叔印象


我并不太熟悉巫叔。集团上上下下都这么叫他,我也就跟着这么称呼他。既不知他为何方人氏,从他那和粤籍员工叽哩咕噜的白话推断,他可能就是老广东;但从他和我们这些内地来的员工交谈那还算流畅的普通话猜测,他也可能是外来户。也不知他家中老伴、子女状况以及他的人生阅历。平素除了工作交道,从未和他聊过。然而,我忍不住还是想写写他。

凡到集团来的新员工,巫叔必是最先接触到的人之一。他掌管、发放办公用品。一支笔、一本稿纸、一把剪刀、一块橡皮……,那么琐碎的物品,都要一一经过他之手,还要详细登记在案。他不是一天这么做,而是要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这么做。我不知他已做了多久,我在想,假若由我来做,大概做不多久便会麻木以至厌倦的。但巫叔从来都是那么认认真真地做,从没见他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久而久之,我每领办公用品,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小时候背诵的毛泽东当年称赞徐特立的那几句名言:“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用来形容巫叔,当是不过份的。

巫叔负责联系印制名片。上至董事局主席、总经理,下至普通员工,那张薄薄的,但对每个人都非常必要(尤其在深圳这地方,使用频率最高的可能就是这玩意的名片),无一不经过他之手。一个电话号码,一个拼音,他都要仔细与你敲定。信息交给他后,不久他就会及时送交你手上。说也怪,不起眼的丁点小事,给我的烙印却颇深。有时交换名片,巫叔那瘦削的面孔就在我脑海里闪一下。这恐怕是他和我都始料未及的“连锁反应”吧。

巫叔最主要的工作是负责收发传送上级机关和集团的文件。几十个头头脑脑,几十家下属公司,几十个部委办室,如此庞大的发文系统,非常频繁的发文周期,一道道指令,一纸纸函件,象一条条纽带,联结着集团上下内外,而巫叔,是解系把握绳结的人。其中的繁忙辛苦自不待言,责任也更是非同小可。但我从未听过他的抱怨和表白,只是在那里匆匆忙忙地做。

在行政部里,巫叔和其他人一样,都属于忙得团团转的一个。在香蜜湖开会时,我们同在一个组讨论,他不由感慨,“有点顶不住了”。我想那并非他的夸张之辞。就在开会的那几天里,也天天有人把他从会场拉回本部,取文有之,盖章有之,他显得比出席会议的那些老总们还要忙!

近日,部里新来的小杨分快报,因不太熟悉情况,将保卫部的李大全误写成李泰泉。巫叔来订对,小杨不在。我告他,会不会是陈泰泉副总。巫叔寻思一下,说,我再回去核对一下。不一会,他又回来告我,查清了,有陈泰泉的名字,这份可能是李大全,你告诉小杨,今后要注意,免得误事。我连连点头。小事一桩,他却跑了两趟,又是核对,又是叮嘱,我们有些人缺少的,是否就是巫叔身上这种精神呢?

就是这么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却也有让我刮目相看的时候。不知是否和他的姓氏有关,巫叔竟然是一位会看星相的风水先生。那次开会选会址,巫叔和我们一道前往。有人告我,巫叔是去看地理方位的,我还半信半疑。待到了现场,他郑重其事地取出罗盘,一本正经地测量计算时,我才叹为观止。没想到一向不起眼的巫叔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巫叔就是这样,每天当他坐在行政部最后那张属于他的办公台前,你也许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你一旦需要盖章、领用品、取文件时,他可能有事离开那么一会,你顿时就会觉察到,他的位置是那么须臾而不可缺少。

命里注定,巫叔这辈子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我妄下断言,他过去不曾有,今后也不会有。他可能就这样与平凡为伍,终其一生。然而,宝安大厦的基石,有他添加的一砖一瓦,那郁郁葱葱的宝安风景线,也有他用心血染上的一抹嫩绿。

在宝安集团,象巫叔这样的人不只一个,还有很多。正是他们,默默地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共同撑起了宝安的脊梁。印象写完了,还不知巫叔的姓名,查了查人事部的员工名单,才知他叫巫柏松。



温仔


初来宝安,凡见比己小者,一律呼日“小江、小孙”;而对年长者,则一律尊为“老王、老刘”,这是一种礼节,也是一种内地的习惯。但久而久之,却发现本地的土著之间,见年轻者皆呼为“江仔、周仔”;而年长者,就全为“王叔、龙叔”。起初觉得拗口,张不开嘴,到底是存在决定意识,隔不多久,便也入乡随俗,“江仔、龙叔”地直呼起来,也一样地响亮和亲切。当然,还仅限于面对土著,并不包括“东南飞的孔雀”。

我对温仔的印象,是从去年10月,搬到莲塘后经常坐他的车开始的。车队里除了黄队长,全是一帮年轻的“×仔”、除了工作关系,轮流坐坐这个开的车,那个开的车外,印象都挺好。而对温仔,因为一早一晚要两次坐他的车上下班,这感觉自然就比其他仔更多更深。这倒不单单因他是车队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啥车都能开的“全天候”A牌持有者之一;也不是因他车开得特棒,把个方向盘玩

得就象一件玩具那样得心应手。集团内只要坐过他车的,无不惊叹他的车速,常把人吓得一楞一楞的。当然,我也免不了在心里犯嘀咕,挡不住那些技术不好的司机撞你呢!(写到这,还得请求看到此文的警察叔叔别抄我们这位兄弟的车牌)。

我对温仔的第一个感觉是他的守时。莲塘的班车每天早晨7:20准发。一到点,他不会因哪位乘车者晚到而推迟发车。最多是车开到路口,望一望路上的人影,按按喇叭,但只要不见人露面,就油门一加,开路。

起初,我觉得温仔未免有点苛刻,都是一个集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晚几分钟,等一会不就算了,免得心里不痛快。后来我就很以为然了。公共乘车,你晚一会,我晚一会,到底啥时发车为准?况且一人迟到,耽误了大家的时问,也显然不妥。温仔采取的到点发车政策无疑是正确的。一则提高了大家的守时意识,二则保证了大家的时间。莲塘的班车每早都是在7:45左右抵达集团,是各路班车到达最早的。

上班如此,下班也如此。起初我担心掉车的会有意见,细一观察,个别迟到的掉车者并不见怪,大家也早已习以为常。可见,立规矩重要,严格地执行规矩更为重要。温仔的准时发车,无形中昭示着这一管理常识。

第二个感觉是他的不讲情面。住莲塘的,除了本部人员外,还有不少下属公司的。经常有些搭便车的。有空位时,温仔一般也不拒绝。没位时,温仔的语言就有些不客气了,免不了生出些尴尬。有时我就在想,乡里乡亲的,何必呢?可车位总是有限的,让A坐,不让B坐,B该作何而想?而温仔的不讲情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位就坐,没位就免,只能这样办。而温仔不仅这样办,而且这样说,直来直去的,绝不拐弯抹角。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比较有些人“口是”而“心非”,温仔倒显得坦率、直爽。人际交律,到底应该是以前者还是后者为准则呢?

最近,莲塘的房子出售后,仅本部的人员,就要坐满满一车。于是,温仔就对几个经常搭车者宣布,以后你们就别再搭车了。其中不乏已搭了一两年的老邻居,够熟的,但无一例外地不讲情面。

第三个感觉就是温仔的热心肠。上面讲的,是温仔性格的一面。其实,他还有性格的另一面。莲塘这地方,属于远郊,煤气公司在此没有设点,这可苦了我们这帮在市内开户的住户。烧饭冲澡皆离不开液化气。换气便成为每月一次必不可少的例行功课。记得我第一次换气时,将空瓶放到温仔的车上,准备中午趁空换完后再放他车上时,他要过煤气证,说帮我换,顿时就把我感动得对其刮目相看,全然不象那个“守时”和“严厉”的温仔。

其实,感动者绝非我一人。后来我才发现,集团这一拨住户的换气,几乎让温仔包了,不管是谁,只要装上空瓶,他都来者不拒,下班回家时,他把煤气证和找剩的钱递你手上,显得那么自然,好象是他份内应该做的,而且不是一次两次,这一年多我观察了一下,他差不多对每个人都这样,在深圳这地方,能长期做到这一点,不容易了。

这就是温仔,这就是温仔的性格。看起来有些矛盾,却又很统一。冲着这一年多坐他开的车,冲着他一次次帮我和大家换气,从不收小费,我只有在这里道一声:辛苦了,温仔,谢谢你!



老熊


老熊走了,又回到衡阳——他来闯深圳的那个出发地,回到他的家,回到他的书桌前,做他的学问去了。

时间真快,一晃就是两年。老熊到部里,一来就去办《宝安风》。用他在去年通讯员会上的一句有点诗意的话来讲:“是《宝安风》把我们吹到一起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很难说就和企业建立了如何深厚的感情。但老熊临走前说,我是要离开深圳,才离开宝安的,而不是为离开宝安而离开深圳的。

在他去意已决之后,也曾有一些单位向他挥动橄榄枝,他却认真地告诉我,如果还留在深圳,他是不会到别的单位去的。

老熊是副研究员,对王船山的美学研究颇有造诣。让这个“副高”来爬格子、编稿子,似乎有点屈才。但老熊并无半点抱怨,对在深圳,在企业这种太多的一百八十度的角色大转换。他似乎早有准备,见怪不怪。记得那年他来面试,我曾担心他愿不愿干这份活,没曾想,他二话没说,认了。

在编辑部,老熊是跑得勤,写得多的一个编辑。行内人知道,外出采访可不是什么美差,除了来去匆匆,颠来颠去,颇受奔波劳累之苦外,采访不易,是当今企业内刊的记者颇感头痛的难题。下属企业的经营忙得不可开交,还得应付采访,结果是拒绝采访者有之,马虎对付者有之,敷衍搪塞者有之。好不容易把素材扒拉回来,又得绞尽脑汁,赶着写稿、发稿。文章登出来了.写得好,是你应尽的职责。稍有不慎,材料失实,或数据错了,立马就招来一些指责和非议,那可全是记者的错。和其他记者相比,老熊因采访得多些,麻烦也就惹得多些,好在老熊并不介意,还是照跑、照写。一年下来,统计各个编辑自己的写稿量,老熊一不留神就排在了前头。

谁也没想到,这个学文科、摇笔杆的秀才,竟对股市颇有研究。刚来宝安不久,他就抛出一篇颇有份量的股评文章,占了深圳商报小半版,令集团一些专业人士和部里一帮秀才刮目相看。近两年股市虽然低迷,他却三三两两常有一些文章散见于报刊,当然,也包括《宝安风》。对于宏观面、技术面,他不仅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预测涨跌,大都挺准。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老熊的理论和实践常常脱节,往往他的理论是对的,而他自己的操作,却常常反其道而行之。最典型的,是1994年8月那波上升的行情发动之前,他不止一次对周围的同事讲:已见谷底,反弹在即。而他却在出差采访的前两天,将自己的存货统统斩仓。等他出差抵达目的地后,股市全面大涨,令他后悔不迭,我们也都扼腕长叹,为他惋惜。久而久之,有人开玩笑叫他“口头革命派”,他嘿嘿一笑自我解嘲:“还是本太小,亏不起,也就难沉得住气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宝安集团纪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2童生2019/08/12 10:09:22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大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6100
  • 50
  • 2860
  • 这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从离婚到再婚,又离婚。男人该怎样反省?女人该怎样抓住幸福?文末没有交代,留给读者思考。相恋容易相处难,从小我到融入一个家庭,需要忍让,包容,谅解。男人一巴掌扇走了女人,女人一走了之。这样的婚姻见过不少,当婚姻中开始拳打脚踢,婚姻本身就已经遍体鳞伤,谁能解救围城中的自己?智慧对待感情与婚姻,才能幸福久久。

    梦蝶女人和男人(小小说)

    2019/8/23 9:58:15
  • 奔波忙碌的生活,是这座城市的真实写照。某些诗歌,单看题目就已诗意尽显。极少看电视,对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是没看过的。写诗是一个不断超越的过程,而不断超越对任何创造都是件艰难的事,写诗更是如此。诗歌将人的生活分成现实和想象,智性的几个层面,诗人诗中有穿越时空的描述,而此前诗作现实的描述更贴近生活。

    梦蝶​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3 9:33:24
  • 俗语有说: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三指人生,开始工作就不如意,是生活的考验,是人生的考验。三指又如何?不屈服,不颓废,上天关上了一扇门,又开了另一扇窗。断指,三指人生从开始另一段新征程,努力,上进,不放弃。岁月悠悠,人心难测,比如李婷,人心向善,比如成燕,比如三指。期待重新创业的三指凤凰涅槃,成就另一个惊喜的自己。另,文中有的语句不通顺,还有一些错字出现。

    梦蝶三指人生

    2019/8/23 8:56:27
  • 一天十二时辰,作者都是在思索,有人说诗歌是最朴素最纯真滴,容不得半点虚假,我喜欢写诗而且是新诗,作者体裁新颖而且感情丰富,特别是那句一只手提着啤酒瓶,一只拉着树枝,醉了醉了,醉了整个觉得整个城市都是您的;一天到了亥时总该休息了,呵呵没有“干这行,那有固定的下班时间”。确实在深圳高节奏的城市里,有那么一群人废寝忘食的工作,亦许是为了生活……

    ​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3 6:59:15
  • 欢迎新手到来,此篇文章描写生活艰难,打工不易,从题材来讲,像散文,不是小说。或许初写文章,故事情节较好,但叙述急躁,短短的文章,一件事没说完又转入另一情节,缺乏细节描述。比如:男主角成为三指后他痛苦的心情,三指给生活带来的不方便等等,如果把人物的性格刻画细一些,成燕与李婷在主角之间的关系铺垫仔细些,读来更有味道。可喜的是作者敢写,我相信你经常写,总会有写好的那一天,你要加油哟。

    春风妙语三指人生

    2019/8/23 1:45:16
  • “我”与美玉来深圳打工住丹坑村。堂哥堂嫂爱看书,引响着“我”。丹坑村是状元村,影响着“我”,便有写作冲动。村里住着朴实的清洁工和善良的发廊兄妹。“我”喜欢福民市场旧书摊。去洁具𠂆上班后,在《观澜河》杂志发表文章。从那时至今,用文学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从通讯员、记者成长为编辑记者,发表作品共计80万字,后来加入市作协,成省网络作家高研班学员。堂哥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也实现文学梦想。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3 1:03:04
  • 一杯拿铁的咖啡就算如何去加糖和奶都是掩盖不住它的苦,最后亦成了深漂,刚开始一门心思的去工作,创出一番事业,不经意见自己亦成了大龄剩女,急着把自己嫁出去,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自己最后相中了妇产科的医生,本以为可以坐下来慢慢地品尝一杯甜奶,然而给她的是一杯苦咖啡,丈夫的出轨,儿子一个人的抚养,生活的苦贯穿一生。但是为了这个家,她艰辛地支撑下去,这个现象亦是在社会很普遍滴。

    木子的心事

    2019/8/22 20:49:55
  • 我曾经在观澜居住过多年,在第一工业区的一个电子厂待过,对那里的环境很熟悉。文章很有代入感,随着作者深情的文字叙述,我好像回到十多年前的观澜:第一工业区、福民市场、新安商场以及丹坑村,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在我眼前一一闪现,带我回到那个年代,重温那段苦乐并存、悲喜交加的打工生活。

    凤玲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2 20:05:11
  • 荣姐辛苦了!写评不容易,写精彩评论更不容易。要有时间和精力去认真仔细阅读作品,然后写下读后感。之前和荣姐都是邻家的铁杆粉丝,每天必来邻家读写评,和荣姐相比,汗颜,她退而不休的精神和对文友们的热情洋溢之心,令人赞叹!好久没来邻家了,很惭愧,工作调换和年龄的增长,眼睛受不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也常常牵挂着邻家,也很想念邻家的师友们,也会在微信群关注邻家帮的动态。真心祝邻家越办越好,文友们妙笔生花!

    红月亮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2 19:49:03
  •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作者这组作品,完全是通过细节检索生活的悲欢离合,人生的喜怒哀乐,流浪汉、螺丝钉、玻璃杯、油锅里的螃蟹,都是微不足道的事物,对于这种,作者蕴藏的是内心的怜惜,悲悯情怀跃然纸上。对一些细节采用白描的手法构筑,已达到和主题吻合的意象输出。在不断进退取舍之间,达到诗意的平衡。诗句并不复杂,但呈现的空间感还是比较充分的,在句子和句子之间铺排出一种作者独特的情感:

    江飞泉你是谁(外五首)

    2019/8/22 19:19:20
  • 这组文字,量大质优,值得静心细读。散文诗不好写,少一分就成了诗,多一分就成了散文,必须浓淡适宜,修短合度——而这度里还有不少的活动空间。作者的文字,纯粹,干净,舒缓,表面美感之下,藏着浓郁的情思与丰富的思想。他用这种独特的文学形式建立了和自然、和城市、和万事万物甚至和自己之间的联系。无疑,作者是幸福的,他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用以装点生命,润泽自我。祝愿作者多写佳作,在邻家找到更都知音。

    笑笑书生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2 19:17:56
  • 四个人:男主、代驾、妻子、猫猫,还有个未出现的逃跑的局长,似乎是个多余的人。三个地点:美国、新加坡、西藏,还有一个女配口中的台湾。几段支离破碎的感情,几个灰暗糟糕的人物,构筑了一个空中楼阁——空中花园太诗意了。老段从不写童话,从欧洲来电,补爷,夜壶,都是刺痛人心的现实。或者说世间本没有童话,为了对抗糟糕的肮脏的现实,创造了童话。所谓情感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任何人的切入如同进入后花园般自由。

    江飞泉空中花园

    2019/8/22 18:45:32
  • 自从《天鹅》之后我没有写长诗了,因为我知道写一首长诗要耗费多大的精力和能量,所以首先我要为叶洱兄点赞。用一首长诗写遍一个地方,要寄托怎样的深情,也许也只有作者心里清楚。对于八卦岭,我还是有点感情的,曾经频频光顾那边的食街,八卦岭堪称是中国菜系的微缩图,堪称深圳的“舌尖上的清明上河图”,而让我更有感情的是对那边的鹏基商务时空熟悉,曾经有朋友和客户都在那里上班,构筑了相对纯粹的创意空间。

    江飞泉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2 18:16:56
  • 看了这个题目,我不禁会心笑了。作为房地产广告的资深创意人,长安十二时辰出来后,一批地产项目立马跟上,自然也没有太多让人惊喜的地方。不过就诗歌而言,借用这个壳,有双刃剑效果。好的一面是紧跟时事,试图营造一天二十小时的全时态的生活场景或片段,利用蒙太奇剪切的形式将熟悉的生活细节通联贯穿,有其新鲜的一面;风险在于,这组诗有点过度渲染的嫌疑,广告化有些重,更像推介深圳二十小时生活圈的广告文案,尽管也有诗意

    江飞泉​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2 17:54:41
  • 有一句话就是一辈子最好的投资就是选对一位合适的妻子,当然选对一位是何其难,现时生活中日子过得久了就会发现对方的缺点,再也没有仿如初见的热恋。诚然这里选都是我自己所愿的,爱情是說不清道不明,就如空中花园,美丽但是虚幻飘渺。当碰到了真爱时有从指间流走转瞬即逝,为她吃素,为她伤心一辈子;而自己的老婆没有感情,虽生活同一屋檐下,生了小孩,但总是怀疑自己的小孩不是自己所生,这样搭起来的空中花园随时都会崩塌

    空中花园

    2019/8/22 12:00: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