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自宝安来/宝安集团纪事之三
  • 点击:566评论:12019/08/12 10:48

找准自己的定位


时间真快,转眼我们的《宝安风》已经步入了第五个年头,出版一百期了。

一百期,对于当今世界那些林林总总,历史悠久的老牌和大牌杂志来说,的确算不得什么。但对于我们这本小小的企业内刊来说,还是很有些纪念意义的。毕竟,人都是从“那时候”过来的。不管岁月怎样流逝和变迁,对每一个过来人来说,对“那时候”都有着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对如何过来更是有着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百感交集的情怀。

我们不会为当初起步时歪歪扭扭的足迹所惭愧,也无暇为后来走的象模象样的脚印而骄傲。面对着这一杯掺合着我们太多的喜悦和痛苦,太多的追求和探索,太多的希望和失望,太多的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自酿的酒,我们还是忍不住借这刊物的一角,向所有的读者和作者,向曾经和还在为刊物辛勤工作的编辑,向所有关心和注视着《宝安风》的朋友们道一声,谢谢!为《宝安风》一百期,干杯!并用这种思考的方式,来庆贺我们自己的生日。

说到定位,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随着中国足球队在世界杯外围赛亚洲区十强战中再次失利,由某位权威人士写的一篇有关给中国足球定位为亚洲二流水平的文章见诸报端后,引发一场有关定位的争论至今仍余波未平。撇开她“定位”是否准确及背后的良苦用心且不说,我们倒认为,不管做什么事,给自己找准定位却是十分必要和重要的,办刊物也概莫能外。

就象一个孩子一出生就带着母体的胎记,不能脱离父母、脱离家庭一样,任何一家企业的报刊,也都不约而同地打上了各家企业的烙印。这个出身是我们生来注定,也无法更改的。企业报刊首先姓“企”,就象《三九报》离不开“999”,《万科周刊》离不开万科,《平安保险报》离不开平安,《宝安

风》离不开宝安一样,正所谓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我们谁都割裂不开自己与企业的这种天然的血缘和纽带关系。传递企业的信息,宣传企业的业绩,为企业服务,自然成为我们每家企业报刊理所当然,义不容辞的首要定位。忽略和漠视这个定位肯定是不妥当的,也是难以立足站不住脚的。但是,一味孤立地,静止地,片面地强调这个定位也是绝对不明智,不足取的。

尽管孩子不能脱离父母,企业报刊不能脱离企业,但父母终归是在社会的,企业也同样离不开社会。这就是马克思曾经给人下的一个十分精采的定义,人有自然属性,也有社会属性,但更重要的是社会属性。套用到企业报刊来说,也完全可以这么认为,它不仅具有企业属性,更具有社会属性。所以,企业报刊的准确定位应该是,既植根企业,立足企业,又要走出企业,跳出企业。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这颇有点象“文革”时盛行的反血统论,既不要忘记我们的出身,不要唯成份论,关键又是要重在表现。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报效企业,为企业服务。

回顾《宝安风》走过的这五年历程,大致可划分为三个阶段,我们对其定位的认识,也有—个逐步提高,逐步清晰的过程。

第一个阶段是刊物的起步阶段。《宝安风》创刊于1994年元月,我们当初的定位是“宣传企业的发展和业绩,增强企业的内部凝聚力和对外影响力”。这个定位就是放在五年后的今天来看,你也不能说它有什么错,而且不少企业报刊至今也仍在按这个定位运作。但是仅仅定位在此是不够的。如果只一味满足和停留在机械而平面地反映企业内部的内容这一块,而对企业以外的经济现象,经济热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认为都无关痛痒,和自己的报刊不搭界,长此以往,不管你办的多么卖力,你这份报刊不仅很难在外界产生影响,引起外部读者的共鸣,即使对内部读者来说也不会有太大吸引力。最终的结果极可能是费力不讨好,内部的人认为意思不大,老是自己家里的那些油盐酱醋,没什么新鲜的东西,反来复去,味如嚼蜡;外面的人会感到你的报刊就是办给内部人的,与外面关系不大,要么弃之不看,要么看了也不会留下印象。

第二个阶段是刊物的探索阶段,从1995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证券时报和投资导报两名资深记者张凤春和张信东的相继加盟,刊物吹进了一股新鲜的变革风,由原来的定位逐步发展到了“用企业的视角观察社会,用社会的目光审视企业”这一层面。显然,触角伸出了,视野开阔了,题材拓宽了,内涵加重了。我们不再简单地就事论事地来记录报道企业的各种内容,而且是放在一个更大的社会空间,放在一个大的经济背景之下,来重新打量、审视我们所在的企业。一个十分明显的变化是,增加了对经济周期、经济规律的研究,和对企业影响以及本企业在所处行业、所处产业位置的思考,加强了与中外企业纵向与横向的对比,加大了经营管理的探讨比重和力度,这从我们过去那些散兵游勇式的栏目设置,压缩合并为“经济潮”、“宝安风”、“文化林”这三个相对固定的栏目,即可略见一斑。这个重新定位给刊物带来的变化是显著的,许多企业内外的读者,包括新闻圈子里的朋友都给予了我们积极的肯定和热情的赞誉。与此同时,刊物的四封及版式也顺应这一变化,做了及时的调整。《宝安风》以新的面貌和新的活力,受到了企业内外的关注和好评。

第三个阶段是刊物的基本定型阶段,从1996年第四季度开始,我们又进一步把刊物的定位调整为“关注财经热点,探求管理真谛”。相比原来大刀阔斧的改革,这次的调整是局部的,温和的。一来更加注重新闻的时效性,及时捕捉财经热点,对近期经济重大动向进行跟踪报道;二来更加注重经营管理的探索和深度报道,对中外企业特别是海外老牌企业的经营模式、管理方法、成功经验、失败教训进行由点及面,由表入里,由浅至深的系统研究,用以观照我们的企业,进行对比、借鉴和反思。老实讲,从这种借鉴和反思中,我们受到的震动是巨大的,得到的启迪是深刻的,获得的教益是全方位的。在组织、撰写和编辑这类稿件的过程中,对我们自身的财经和管理这两方面的经济专业知识,无疑是极大的充实和提高。放电必须充电,而且要不断充电,才能放出更强的电流。对我们这些大多是学文的,从事的编辑行当这个原有的充电器来说,这种知识结构的调整充电,正是雪中送炭,每个人都获益非浅。许多圈子里的同行和全国各地素不相识的朋友,或电话、或来信告之,感到《宝安风》的财经和管理特色非常显著,有份量也有深度,有新闻性也有实践性,这应该不算是溢美之词。

从刊物的最初定位到如今的定位,我们已经走过了五年。这五年是探索的五年,追求的五年。三次不同的定位,给刊物带来了三次不同的变化。如果要说刊物还得到了读者的认可,主要应归结于定位还比较准确。但我们知道,找准定位不等于解决了定位。在许多方面,尤其是反映自身企业内容这一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到位。而且关于企业报刊的定位,也向来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在我们的眼睛逐步由向内转入向外的时候,有些兄弟企业报刊又由向外转入了向内。这会不会是“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不过,各庄自有各庄的高招。我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们会继续走下去。不管路怎么走,把刊物办好才是我们的目的地。条条大道通罗马,大家只管走下去就成。


两支队伍左右开弓


提到办刊的队伍问题,我就想起了毛泽东曾经讲过的一段非常著名的述:“世间万事万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具体到我们编辑部而言,虽不指望那位编辑去创造什么人间奇迹,但把文章写好、编好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就一份报刊来说,任何时候,都离不开两支基本队伍。一支是编辑队伍,一支是作者队伍。有了这两支基本队伍,任何—份报刊都可以披挂上阵,维持运转了。建立这两支队伍,应该说不算太难,但建立高水平、高素质的编辑和作者队伍,却绝非易事。

先说说我们的编辑队伍。

深圳这地方,喜欢写字的不多。愿意吃写字这碗饭的就更少。一家很不错的兄弟期刊,三天两头打出求聘编辑的启事就是例证。对我们这种企业报刊来说,也并非是找不到愿意干这份差事的人,而实在是企业报刊的性质,常常导致了我们选择编辑时的“高不成,低不就”。我们不能象公开传媒那样,招来的人只要会写文章即可(常常看到此类传媒的招聘广告,能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就是个很重要的标准)。而企业报刊,往往是想要那种既能玩笔杆,又能懂经济的编辑。单一的会写文章,未必能适合干这种活。而那些学经济的,写学术文章可能在行,写这类有一定新闻性和可读性的经济类文章恐怕是勉为其难。

我们为找到合适的编辑,这几年也没少伤脑筋。记得刚创刊不久,我们曾招聘过一名二级作家,出版过长篇小说。论头衔是没得说的,也应该算是有文字功底。本以为当这种内刊编辑是小菜一碟,还可能有点大材小用。但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一来她觉得写这类经济文章枯燥无味;二来我们也觉得她写的东西和刊物不大对路。其实,这种不大对路也是正常的,磨合一段,未必不能对路。我们在此前后招的编辑,清一色都是学文的,对经济也大都是门外汉。但工作逼迫着你不得不重新学习,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这些半路出家的编辑照样能念出经济味十足的文字经来。其中有一位对老庄哲学和王船山美学情由独钟的副研究员,满腹经纶,很有造诣,可能是得益于特区的经济氛围熏陶,后来写起股评文章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在那几年低迷的熊市里一直和他的姓氏大唱反调,是编辑部有名的“死多头”。

但刊物真正大的变化是从调进了证券时报和投资导报两名专业记者之后开

始的,他们把在公开传媒训练有素的采编那一套东西,带进编辑部后,对原有的办刊模式影响很大,使刊物从内容到形式都有了新的改观。看来会写字,懂经济也还是不够的,还得加上在公开报刊运作的经验。这几年,我们有些看中的编辑,因种种原因来不了;而有些想来的,我们又觉得不大合适。前前后后的人员流动,虽不象有些报刊那么频繁,但这两年进进出出的也明显增多。去年以来,已有两名编辑调离。一个去证券时报财经周刊做了主编,一个去大鹏证券编内部刊物。虽然从工作需要和感情上我们都不舍得放人,但在深圳,人才流动早已是见怪不怪的家常便饭,想挡也挡不住。对他们的离去,我们在感到惋惜的同时,也为他们感到高兴。毕竟,他们不仅证明了自己在《宝安风》的价值,也为他们今后进一步的发展,拓展了更大的空间。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历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2童生2019/08/13 08:10:16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打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5600
  • 47
  • 2690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几次点开这首长诗,几次试着好好阅读。然而抱歉得很,对于我这个不懂诗的人来说,实在有点勉为其难。但我还是不甘心,还是想在这里写下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我认识作者,他是我老乡。我知道他的一些事,也领略过他的才华横溢。一直以来,作者的处境都不是很好。这种处境,凡是痴迷文学的人,都不难理解。我真诚地希望作者能不负自己的文学才华,不向厄运屈服,写出真正能够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流传千古的文字。

    淘书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1 11:24:48
  • 看下来,感觉更像非虚构,小说的味道淡了点,但作为邻家新人,也是值得鼓励的。任何迈出的第一步都是需要勇气的,作者首先做到了这点。文章是一段简单的创业励志故事,加了点爱情的佐料,人生沟沟坎坎,波波折折,似乎也就那么一回事,哪有那么多一蹴而就的人生,即便我们熟知的二马一任也是历经过谷底的。创业本身也需要勇气,何况是凭借一双三指的手,其间艰辛自然可知。而那段感情更像狗血剧,最终也没好结果,

    江飞泉三指人生

    2019/8/21 11:19:13
  • 从进入小说开始,我就一直心不在焉地看,一个人物接着一个人物,走马灯地出现。我嘀咕着,作者到底想玩什么花样。类似小说中的这些小花招,已经很难吸引我的注意力了。小说走到今天,没有什么花招或者技术前人没有玩过的。也不是说,前人玩过的花招,我们就不能玩了,我想说其实是,有些花招可能对叙事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如果没有这个尾声,我肯定这是一篇失败的小说。但这个尾声拯救了这篇小说,也拯救作者。它让我精神为之一振。

    曾楚桥捕蛇者说

    2019/8/21 11:17:10
  • 认识小林兄也很多年了,每每看到他朋友圈发的作品发表或获奖消息,真心替他高兴。这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而且是很认真生活的人,这点跟林涛兄很像。从短短的文章看得出来,文学一直是小林兄对抗生活困难和人生挫折的武器,因为有了文学人生被点亮了,不再那么灰色黑暗,连别人看你的眼光都会不同。而文学带给我们的又不仅仅是虚无的荣誉或者几乎对生活没太多帮助的收入,更多的是对人生努力的犒赏和慰藉,

    江飞泉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1 11:08:08
  • 荣姐这位热心的邻家大姐,给社区增添的温暖与欢笑,数也数不完。记得去年的某天,荣姐到我们的小书店来,特意给我和我的爱人带来礼物。这份真诚的心意,不能不令人感动。我们原本即不沾亲也不带故,仅仅因为共同的爱好,相识在邻家这个平台。我读过荣姐笔下的一些文字,对于文学,荣姐和我等大部分人一样,似乎并不具有天赋,但这并不防碍她去热爱。我看到了她的进步。更重要的,是她的爱心,让文字有了温度,让文友们内心温暖。

    淘书乐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1 11:01:46
  • 顺着作者的散文诗再看这篇散文,记住了“火要空心,人要虚心”这句话,似乎也成了格言式的至理名言,我记得我祖母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作者笔下的母亲质朴、谦卑、良善,是很多乡下母亲的集合体,她们身上有着我们日渐消退的珍贵品质,这是镌刻着某个年代特有的品质,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泯灭,反而会熠熠生辉。乡下的母亲没有太多华丽的言语和说教,更多的是潜移默化的影响,言传身教的朴素真情。而母亲在家庭的角色如此重要

    江飞泉母亲的格言

    2019/8/21 10:23:39
  • 这是这几天让我惊喜的作品,也可能是生面孔,所以有着莫名的新鲜感。散文诗其实难写,且不论它的体裁还有待定论,介于诗歌和散文之间,俨然成为一种蔚然大观的文学生态。单单它的文字和架构如果没有张力,要么会流于说教,要么会显得空洞无物,不然就是一大堆形容词堆砌,不及物的浮夸无法掩饰。作者展示的组章首先语言漂亮,没有那种华丽的形容词,但词语之间清雅文静,风韵十足;

    江飞泉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10:01:50
  • 吴小林是最普通最草根的作家。他收过去垃圾、当过去清洁工,现在在做保安。因为心中有爱,对文学弃而不舍。闲下来的时间都有用在创作上。别看他没有多少专业知识,正因为他生活在第一线,给他积累了许多的生活素材。他细心观察身边的人与事,哪怕是有趣的对话,或是平凡的人物,在他的笔下写得有滋有味。因而许多名报都有有他的作品发表,还获得许多的大奖。不打牌,不抽烟,有时间就在家里写,人的喜怒忧伤在他看来都是财富。

    春风妙语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1 1:21:10
  • 世间有这样一批人,被上帝打错了信息,从此他们就这样不对称的活着,活在这五十度灰的空间地带,从此他们要做一个戏精,演绎各种角色,唯独忘了演绎自己。这样一个特殊维度,一不小心让作者看到了,恰好她有独特的视角和语言,写给了深圳,写给了读者,而时下,深圳正在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他们也是这个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石来乐池楠的婚礼

    2019/8/20 23:22: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