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年往事(三章)
  • 点击:5648评论:12019/08/13 08:43

人生如棋

棋不分象棋、围棋、国际象棋、军棋、跳棋······,人不分男女老少,在大千世界、日常生活中,谁都会走上几步棋,玩一玩某种棋类游戏。对我们这些过来人的老家伙而言,年轻时除了看样板戏,跳忠字舞之外,下象棋恐怕是当年最流行、最普及、最擅长的娱乐方式和业余消遣了。哪像当今年代,人手一部手机,就把吃喝玩乐一网打尽。

说起下棋,相信每个棋迷从小到大,都有一些自己熟悉的棋友。我同样也不例外。

我跟谁学的棋,什么时候学会的,已经记不清了。但几个作对厮杀的棋友,却一直记忆犹新。

民间有句俗话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下棋的水平高低,如果悬殊过大,就意思不大了。一方居高临下,三下五除二,就击败了对手,胜方固然痛快淋漓,而负者毫无招架还手之力,这棋下得就索然无味了。最有意思的是双方旗鼓相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杀得天昏地暗,也难分胜负。更过瘾的,是在伯仲之间,胜者喜不自禁,败者从不服气。一局战罢,摆棋再下,三战两胜,没完没了。有时还为悔一步棋,死缠烂打,争得脸红脖子粗,也是常事,见怪不怪。

我家住的那栋工业楼上,就有这么两个一块长大的发小。一个叫鲁建东,一个叫罗天阳。我们仨,棋艺水平半斤对八两。只要凑在一起,就很难分出高低。谁多赢一局,就趾高气扬。谁多负一局,也从不认输。常常杀得难分难解。那些年只要吃完晚饭没事,就会凑到一起。一旦开战,必定下到半夜三更。老婆催,孩子叫,都全然不顾。那种痴迷,那种投入,即使天塌下来也不管了,至今想来都觉好笑。后来,搬家离开了那栋楼。但隔三岔五,还是会相约一起,不杀几盘,就觉得少些什么。

罗天阳的媳妇,是我爱人娘家的邻居。我们从中牵线,促成了这桩良缘。有时下棋晚了,她碍着面子,也不好发作。建东在手表厂工作,效益不好,很早就下岗离厂,到处找一份临时工养家糊口,棋自然下的少了。天长日久,各忙各的,很难再凑到一起下棋了。这些年,他老母亲身体不好,常年卧床,不能自理,全靠他一收手服伺。手表厂是集体企业,退休工资不多,日子过得颇为艰辛。我们逢年过节,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有时聊到出来走动走动,旅游一下,他总是一声长叹,家里根本离不开人,脱不了身。

调入市委宣传部文教科工作后,新闻科有位同事叫马福徳,年长我几岁。我俩棋艺平相当,互有胜负。那时一到汛期,机关要派人到洛河大堤防汛值班。起初,我俩各值各,整夜除了巡查几次,就只能呆在临时搭建的值班棚里,百无聊赖,感觉那一夜是那么漫长。回部里上班时,跟老马聊起此事,自然想到我俩如果排在一起值班,利用值班的空闲时间,杀它几盘,又值了班,又下了棋岂不一举两得。我俩商议后,立马找了领导,要求把我俩值班排在一起,领导同意了这个要求。

再值班时,我俩在巡查之余,便在值班室外的洛河堤上,摆开了棋盘。夜风阵阵,明月当空,四周万籁俱寂,河水静静流淌,那一夜不知杀了多少回合,开始还计算着几比几,到后来下得昏天黑地,早已计算不出谁胜谁负。不知不觉中,东方泛白,天色大亮,难熬漫长的值班之夜,就这么一晃而过了。两个棋迷真是大大过了把瘾。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马后来当了新闻科长,正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却突然患了绝症,一病不起。去医院探望他时,我俩还聊起在洛河堤上挑灯夜战的那数不清的回合,言语中都有些怅然。我安慰他道,等他病好出院,我们再杀它几盘。不曾想,没过多久,他就病故了。和他下棋,就此中止。

老马这人,心劲很高,专业也不错。我在部里呆了八年,亲眼看着在他之前和之后的两任新闻科长,前任升为副局,当了市广电局副局长。后任南下深圳,官至副厅。唯独他命运多舛,去了另一个世界,让人唏嘘不已。

在部里坚守了八年之后,我调入市文联当了副主席,不禁万分感慨。当年毕业分配时,我因喜爱“爬格子”,非常希望能到文联下属的《牡丹》杂志社当一名编辑,却跨不进那道门槛。谁料到阴差阳错,,十年之后,竟圆了当初的梦想。

刚到文联不久,市里搞电视歌手大赛,电视台请我担任评委。初赛、复赛结束之后,决赛要向全市直播。那天下午下班后,一个多年的棋友胡进京来找我下棋。一开始我还记着晚上的歌手决赛,棋一下起来,就完全忘到了九霄云外,完全沉浸到了棋盘上的拼杀博弈之中。那一晚,隔壁文联办公室的电话铃响过多次。我和胡进京都确信,这么晚了,不可能有什么人打电话办什么公事。你响你的铃,我下我的棋,一直下到了后半夜。

回家的路上,夜风一吹,我一个激灵,猛地惊醒。坏了,今晚的电视歌手决赛,我这个不及格的评委缺席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晚,主办方急坏了,打电话到家里,到单位,到处找不到我。只好在缺少一个评委的情况下,搞完了决赛。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和其他评委还担了一晚上的心,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情况,竟把这么大的事耽误了。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实相告因下棋误了当评委出场,岂不让人笑掉大牙。无奈撒了个谎,说临时到县里有急事没赶回来,搪塞了过去。

自那以后,我下决心,戒了棋。再后来,我南下深圳下了海到深圳一家企业打工。下海后的生活绝没有在岸上溜溜达达的放松和清闲。别说下棋,连坚持写了多年的诗歌,都因忙于打拼而中断了写作。不过,办企业刊物,拍电影,做广告,倒并没少和文字打交道。只是下棋,却彻底拜拜了。

退休之后,先是被企业返聘了几年。全身而退之后,又开始写起了诗。有时在小区里也看到一些老者对弈,偶尔也有想重操旧业的冲动,终归多年不下,不仅生疏了,也有些淡漠了。

近日,一个老部下在深圳湾办了个鹿鸣教育培训机构,请来了被誉为“中国象棋第一人”的国际特级大师许银川,到此为“许银川象棋学堂”的第一所分校揭牌。也给了我一个和大名鼎鼎的许大师见面的机缘,席间聊起我当年戒棋的往事,都大为感叹象棋那走火入魔的巨大魅力和诱惑。

触景生情,和许银川大师见面之后,我有感而发即兴写了一首“第一步棋”的诗,发在我的公众号后,没曾想连锁反应,引起了洛阳一位老友张迪华的共鸣。这位老友,小时学画,大了舞文,老了专攻国画,早已成就斐然。看到我写的诗后,立马发来微信,说自己每天上午作画,下午下棋,好不快活。我回信说起当年和胡进京下棋之事,他告诉我,胡进京因中风,早已做了多年轮椅。这个吹的一口好笛子,拍的一手好摄影的才子,竟也如此不幸。

世事如棋,变幻莫测。棋如人生,跌宕起伏。时至今日,我猛然觉得,什么时候再回洛阳,还得会会当年的棋友,还要再下它几盘,重温棋逢对手的快感,体会岁月漫漫的风云。

老棋友们,请准备好你的象棋吧!



我与张胜友的几面之交


得知张胜友病逝,驾鹤西去,深感意外和痛惜,不禁想起和他打交道的几面之交。

南下深圳之前的1993年,我在13朝古都的洛阳市文联工作。张胜友那时已是全国著名的作家,因一批脍炙人口的电视政论片解说词和报告文学而蜚声文坛,风靡全国,说起我和他的交往,当与下海和文学有着双重的不解之缘。

我是1993年9月下海到地处改革开放窗口的深圳,在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俗称深圳老八股之一的中国宝安集团(前身为深宝安,股票代码000009),受聘为宣传部副部长。那正是小平南巡后的第二年,全国改革开放又掀起一轮声势更加浩大的春潮。我下海的宝安集团,正处于超速发展的扩张鼎盛期。

上任伊始,我就根据老总要求,在人民日报等全国11家大报推出了11个整版的“诚聘全国精英大行动”的招聘广告。全国各地应聘者的信件资料如雪片一样飞来。张胜友当时供职的光明日报也是我们选中的11份大报之一。并且在此之前,我的前任宣传部负责人,已开始与光明日报广告部联系,要在光明日报推出宣传宝安集团的长篇纪实报告文学。时任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的张胜友已牵头带领梁刚建、张爱萍两名记者,到企业做了深入采访,并写出了初稿。我就是在这时为这部初稿,开始与张胜友打交道。

行内人都明白,这类长篇报告文学其实就是软广告,在当时的新闻媒体非常火爆。但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则是企业对最后的稿件要把关。描写宝安集团的这部作品同样如此。尽管是权威的光明日报,尽管是张胜友这个大名鼎鼎的作家牵头,但宝安集团的老总们从企业自身出发,对作品提出了不少俢改意见。从专业角度讲,这部作品已达到了很高水准。从企业角度讲,在史料、数据、口径等方面,也不无商榷修改之处。据我的前任同事介绍,在作品怎么修改的问题上,双方有一些认识上的分歧,而我恰在这个节点,接受了这份差事。

当张胜友得知我这个新上任的宣传部副部长原来是洛阳市文联副主席,非常高兴,就认定我是修改这部作品当仁不让的合适人选。他告诉我,不管老总们审稿提出什么修改意见,你就按他们的要求进行修改,一直改到他们满意为止,你再把修改稿发给报社,由报社最后定稿。

不能不佩服张胜友的这一招。毕竟我也是爬格子的,算得上半个专业出身,文学创作并不外行。我来改稿,可谓近水楼台。一来老总们有什么意见要求,可以耳提面命;二来光明日报的记者也不用鞍马劳顿,跑到深圳耗时费力,的确一举两得。

正如张胜友预计的那样,作品几经修改,我又按照老总要求,根据企业的最新发展,充实了“宝安集团”“宝延风波”两章,把修改稿发给了报社。张胜友看后也十分满意,最后统稿后顺利通过。

见报时,用什么题目,也颇费了一些思量。几经推敲,我提出主标题为“东方的辉煌”,张胜友认为把“的”去掉更好。最终,这部20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就以“东方辉煌——中国宝安集团成功之谜”为题,在1993年12月1日至20日的光明日报,每天用一个整版,连载了20天,一时间轰动全国,深宝安一下子走出了深圳,走向了全国,成为在当时中央著名大报推出时间最长(连续20天),影响最大(连续20版)的开山之作。尽管我写的不多,张胜友也把我列入了第四作者,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和认可。之后,这部长篇报告文学由光明日报出版社结集出版。

从此,我和张胜友从这部作品开始打交道,继续交往。他再来深圳出差,会在公务之余,约我见个面,聊聊天。我到北京出差,也曾去拜访过他,听他指教新闻和文学,每次都获益匪浅。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人生回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3秀才2019/08/13 20:30:06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打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5100
  • 73
  • 462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