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年往事(三章)
  • 点击:931评论:12019/08/13 08:43

人生如棋

棋不分象棋、围棋、国际象棋、军棋、跳棋······,人不分男女老少,在大千世界、日常生活中,谁都会走上几步棋,玩一玩某种棋类游戏。对我们这些过来人的老家伙而言,年轻时除了看样板戏,跳忠字舞之外,下象棋恐怕是当年最流行、最普及、最擅长的娱乐方式和业余消遣了。哪像当今年代,人手一部手机,就把吃喝玩乐一网打尽。

说起下棋,相信每个棋迷从小到大,都有一些自己熟悉的棋友。我同样也不例外。

我跟谁学的棋,什么时候学会的,已经记不清了。但几个作对厮杀的棋友,却一直记忆犹新。

民间有句俗话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下棋的水平高低,如果悬殊过大,就意思不大了。一方居高临下,三下五除二,就击败了对手,胜方固然痛快淋漓,而负者毫无招架还手之力,这棋下得就索然无味了。最有意思的是双方旗鼓相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杀得天昏地暗,也难分胜负。更过瘾的,是在伯仲之间,胜者喜不自禁,败者从不服气。一局战罢,摆棋再下,三战两胜,没完没了。有时还为悔一步棋,死缠烂打,争得脸红脖子粗,也是常事,见怪不怪。

我家住的那栋工业楼上,就有这么两个一块长大的发小。一个叫鲁建东,一个叫罗天阳。我们仨,棋艺水平半斤对八两。只要凑在一起,就很难分出高低。谁多赢一局,就趾高气扬。谁多负一局,也从不认输。常常杀得难分难解。那些年只要吃完晚饭没事,就会凑到一起。一旦开战,必定下到半夜三更。老婆催,孩子叫,都全然不顾。那种痴迷,那种投入,即使天塌下来也不管了,至今想来都觉好笑。后来,搬家离开了那栋楼。但隔三岔五,还是会相约一起,不杀几盘,就觉得少些什么。

罗天阳的媳妇,是我爱人娘家的邻居。我们从中牵线,促成了这桩良缘。有时下棋晚了,她碍着面子,也不好发作。建东在手表厂工作,效益不好,很早就下岗离厂,到处找一份临时工养家糊口,棋自然下的少了。天长日久,各忙各的,很难再凑到一起下棋了。这些年,他老母亲身体不好,常年卧床,不能自理,全靠他一收手服伺。手表厂是集体企业,退休工资不多,日子过得颇为艰辛。我们逢年过节,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有时聊到出来走动走动,旅游一下,他总是一声长叹,家里根本离不开人,脱不了身。

调入市委宣传部文教科工作后,新闻科有位同事叫马福徳,年长我几岁。我俩棋艺平相当,互有胜负。那时一到汛期,机关要派人到洛河大堤防汛值班。起初,我俩各值各,整夜除了巡查几次,就只能呆在临时搭建的值班棚里,百无聊赖,感觉那一夜是那么漫长。回部里上班时,跟老马聊起此事,自然想到我俩如果排在一起值班,利用值班的空闲时间,杀它几盘,又值了班,又下了棋岂不一举两得。我俩商议后,立马找了领导,要求把我俩值班排在一起,领导同意了这个要求。

再值班时,我俩在巡查之余,便在值班室外的洛河堤上,摆开了棋盘。夜风阵阵,明月当空,四周万籁俱寂,河水静静流淌,那一夜不知杀了多少回合,开始还计算着几比几,到后来下得昏天黑地,早已计算不出谁胜谁负。不知不觉中,东方泛白,天色大亮,难熬漫长的值班之夜,就这么一晃而过了。两个棋迷真是大大过了把瘾。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马后来当了新闻科长,正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却突然患了绝症,一病不起。去医院探望他时,我俩还聊起在洛河堤上挑灯夜战的那数不清的回合,言语中都有些怅然。我安慰他道,等他病好出院,我们再杀它几盘。不曾想,没过多久,他就病故了。和他下棋,就此中止。

老马这人,心劲很高,专业也不错。我在部里呆了八年,亲眼看着在他之前和之后的两任新闻科长,前任升为副局,当了市广电局副局长。后任南下深圳,官至副厅。唯独他命运多舛,去了另一个世界,让人唏嘘不已。

在部里坚守了八年之后,我调入市文联当了副主席,不禁万分感慨。当年毕业分配时,我因喜爱“爬格子”,非常希望能到文联下属的《牡丹》杂志社当一名编辑,却跨不进那道门槛。谁料到阴差阳错,,十年之后,竟圆了当初的梦想。

刚到文联不久,市里搞电视歌手大赛,电视台请我担任评委。初赛、复赛结束之后,决赛要向全市直播。那天下午下班后,一个多年的棋友胡进京来找我下棋。一开始我还记着晚上的歌手决赛,棋一下起来,就完全忘到了九霄云外,完全沉浸到了棋盘上的拼杀博弈之中。那一晚,隔壁文联办公室的电话铃响过多次。我和胡进京都确信,这么晚了,不可能有什么人打电话办什么公事。你响你的铃,我下我的棋,一直下到了后半夜。

回家的路上,夜风一吹,我一个激灵,猛地惊醒。坏了,今晚的电视歌手决赛,我这个不及格的评委缺席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晚,主办方急坏了,打电话到家里,到单位,到处找不到我。只好在缺少一个评委的情况下,搞完了决赛。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和其他评委还担了一晚上的心,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情况,竟把这么大的事耽误了。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实相告因下棋误了当评委出场,岂不让人笑掉大牙。无奈撒了个谎,说临时到县里有急事没赶回来,搪塞了过去。

自那以后,我下决心,戒了棋。再后来,我南下深圳下了海到深圳一家企业打工。下海后的生活绝没有在岸上溜溜达达的放松和清闲。别说下棋,连坚持写了多年的诗歌,都因忙于打拼而中断了写作。不过,办企业刊物,拍电影,做广告,倒并没少和文字打交道。只是下棋,却彻底拜拜了。

退休之后,先是被企业返聘了几年。全身而退之后,又开始写起了诗。有时在小区里也看到一些老者对弈,偶尔也有想重操旧业的冲动,终归多年不下,不仅生疏了,也有些淡漠了。

近日,一个老部下在深圳湾办了个鹿鸣教育培训机构,请来了被誉为“中国象棋第一人”的国际特级大师许银川,到此为“许银川象棋学堂”的第一所分校揭牌。也给了我一个和大名鼎鼎的许大师见面的机缘,席间聊起我当年戒棋的往事,都大为感叹象棋那走火入魔的巨大魅力和诱惑。

触景生情,和许银川大师见面之后,我有感而发即兴写了一首“第一步棋”的诗,发在我的公众号后,没曾想连锁反应,引起了洛阳一位老友张迪华的共鸣。这位老友,小时学画,大了舞文,老了专攻国画,早已成就斐然。看到我写的诗后,立马发来微信,说自己每天上午作画,下午下棋,好不快活。我回信说起当年和胡进京下棋之事,他告诉我,胡进京因中风,早已做了多年轮椅。这个吹的一口好笛子,拍的一手好摄影的才子,竟也如此不幸。

世事如棋,变幻莫测。棋如人生,跌宕起伏。时至今日,我猛然觉得,什么时候再回洛阳,还得会会当年的棋友,还要再下它几盘,重温棋逢对手的快感,体会岁月漫漫的风云。

老棋友们,请准备好你的象棋吧!



我与张胜友的几面之交


得知张胜友病逝,驾鹤西去,深感意外和痛惜,不禁想起和他打交道的几面之交。

南下深圳之前的1993年,我在13朝古都的洛阳市文联工作。张胜友那时已是全国著名的作家,因一批脍炙人口的电视政论片解说词和报告文学而蜚声文坛,风靡全国,说起我和他的交往,当与下海和文学有着双重的不解之缘。

我是1993年9月下海到地处改革开放窗口的深圳,在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俗称深圳老八股之一的中国宝安集团(前身为深宝安,股票代码000009),受聘为宣传部副部长。那正是小平南巡后的第二年,全国改革开放又掀起一轮声势更加浩大的春潮。我下海的宝安集团,正处于超速发展的扩张鼎盛期。

上任伊始,我就根据老总要求,在人民日报等全国11家大报推出了11个整版的“诚聘全国精英大行动”的招聘广告。全国各地应聘者的信件资料如雪片一样飞来。张胜友当时供职的光明日报也是我们选中的11份大报之一。并且在此之前,我的前任宣传部负责人,已开始与光明日报广告部联系,要在光明日报推出宣传宝安集团的长篇纪实报告文学。时任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的张胜友已牵头带领梁刚建、张爱萍两名记者,到企业做了深入采访,并写出了初稿。我就是在这时为这部初稿,开始与张胜友打交道。

行内人都明白,这类长篇报告文学其实就是软广告,在当时的新闻媒体非常火爆。但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则是企业对最后的稿件要把关。描写宝安集团的这部作品同样如此。尽管是权威的光明日报,尽管是张胜友这个大名鼎鼎的作家牵头,但宝安集团的老总们从企业自身出发,对作品提出了不少俢改意见。从专业角度讲,这部作品已达到了很高水准。从企业角度讲,在史料、数据、口径等方面,也不无商榷修改之处。据我的前任同事介绍,在作品怎么修改的问题上,双方有一些认识上的分歧,而我恰在这个节点,接受了这份差事。

当张胜友得知我这个新上任的宣传部副部长原来是洛阳市文联副主席,非常高兴,就认定我是修改这部作品当仁不让的合适人选。他告诉我,不管老总们审稿提出什么修改意见,你就按他们的要求进行修改,一直改到他们满意为止,你再把修改稿发给报社,由报社最后定稿。

不能不佩服张胜友的这一招。毕竟我也是爬格子的,算得上半个专业出身,文学创作并不外行。我来改稿,可谓近水楼台。一来老总们有什么意见要求,可以耳提面命;二来光明日报的记者也不用鞍马劳顿,跑到深圳耗时费力,的确一举两得。

正如张胜友预计的那样,作品几经修改,我又按照老总要求,根据企业的最新发展,充实了“宝安集团”“宝延风波”两章,把修改稿发给了报社。张胜友看后也十分满意,最后统稿后顺利通过。

见报时,用什么题目,也颇费了一些思量。几经推敲,我提出主标题为“东方的辉煌”,张胜友认为把“的”去掉更好。最终,这部20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就以“东方辉煌——中国宝安集团成功之谜”为题,在1993年12月1日至20日的光明日报,每天用一个整版,连载了20天,一时间轰动全国,深宝安一下子走出了深圳,走向了全国,成为在当时中央著名大报推出时间最长(连续20天),影响最大(连续20版)的开山之作。尽管我写的不多,张胜友也把我列入了第四作者,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和认可。之后,这部长篇报告文学由光明日报出版社结集出版。

从此,我和张胜友从这部作品开始打交道,继续交往。他再来深圳出差,会在公务之余,约我见个面,聊聊天。我到北京出差,也曾去拜访过他,听他指教新闻和文学,每次都获益匪浅。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人生回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2童生2019/08/13 20:30:06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打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6100
  • 50
  • 2860
  • 这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从离婚到再婚,又离婚。男人该怎样反省?女人该怎样抓住幸福?文末没有交代,留给读者思考。相恋容易相处难,从小我到融入一个家庭,需要忍让,包容,谅解。男人一巴掌扇走了女人,女人一走了之。这样的婚姻见过不少,当婚姻中开始拳打脚踢,婚姻本身就已经遍体鳞伤,谁能解救围城中的自己?智慧对待感情与婚姻,才能幸福久久。

    梦蝶女人和男人(小小说)

    2019/8/23 9:58:15
  • 奔波忙碌的生活,是这座城市的真实写照。某些诗歌,单看题目就已诗意尽显。极少看电视,对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是没看过的。写诗是一个不断超越的过程,而不断超越对任何创造都是件艰难的事,写诗更是如此。诗歌将人的生活分成现实和想象,智性的几个层面,诗人诗中有穿越时空的描述,而此前诗作现实的描述更贴近生活。

    梦蝶​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3 9:33:24
  • 俗语有说: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三指人生,开始工作就不如意,是生活的考验,是人生的考验。三指又如何?不屈服,不颓废,上天关上了一扇门,又开了另一扇窗。断指,三指人生从开始另一段新征程,努力,上进,不放弃。岁月悠悠,人心难测,比如李婷,人心向善,比如成燕,比如三指。期待重新创业的三指凤凰涅槃,成就另一个惊喜的自己。另,文中有的语句不通顺,还有一些错字出现。

    梦蝶三指人生

    2019/8/23 8:56:27
  • 一天十二时辰,作者都是在思索,有人说诗歌是最朴素最纯真滴,容不得半点虚假,我喜欢写诗而且是新诗,作者体裁新颖而且感情丰富,特别是那句一只手提着啤酒瓶,一只拉着树枝,醉了醉了,醉了整个觉得整个城市都是您的;一天到了亥时总该休息了,呵呵没有“干这行,那有固定的下班时间”。确实在深圳高节奏的城市里,有那么一群人废寝忘食的工作,亦许是为了生活……

    ​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3 6:59:15
  • 欢迎新手到来,此篇文章描写生活艰难,打工不易,从题材来讲,像散文,不是小说。或许初写文章,故事情节较好,但叙述急躁,短短的文章,一件事没说完又转入另一情节,缺乏细节描述。比如:男主角成为三指后他痛苦的心情,三指给生活带来的不方便等等,如果把人物的性格刻画细一些,成燕与李婷在主角之间的关系铺垫仔细些,读来更有味道。可喜的是作者敢写,我相信你经常写,总会有写好的那一天,你要加油哟。

    春风妙语三指人生

    2019/8/23 1:45:16
  • “我”与美玉来深圳打工住丹坑村。堂哥堂嫂爱看书,引响着“我”。丹坑村是状元村,影响着“我”,便有写作冲动。村里住着朴实的清洁工和善良的发廊兄妹。“我”喜欢福民市场旧书摊。去洁具𠂆上班后,在《观澜河》杂志发表文章。从那时至今,用文学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从通讯员、记者成长为编辑记者,发表作品共计80万字,后来加入市作协,成省网络作家高研班学员。堂哥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也实现文学梦想。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3 1:03:04
  • 一杯拿铁的咖啡就算如何去加糖和奶都是掩盖不住它的苦,最后亦成了深漂,刚开始一门心思的去工作,创出一番事业,不经意见自己亦成了大龄剩女,急着把自己嫁出去,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自己最后相中了妇产科的医生,本以为可以坐下来慢慢地品尝一杯甜奶,然而给她的是一杯苦咖啡,丈夫的出轨,儿子一个人的抚养,生活的苦贯穿一生。但是为了这个家,她艰辛地支撑下去,这个现象亦是在社会很普遍滴。

    木子的心事

    2019/8/22 20:49:55
  • 我曾经在观澜居住过多年,在第一工业区的一个电子厂待过,对那里的环境很熟悉。文章很有代入感,随着作者深情的文字叙述,我好像回到十多年前的观澜:第一工业区、福民市场、新安商场以及丹坑村,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在我眼前一一闪现,带我回到那个年代,重温那段苦乐并存、悲喜交加的打工生活。

    凤玲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2 20:05:11
  • 荣姐辛苦了!写评不容易,写精彩评论更不容易。要有时间和精力去认真仔细阅读作品,然后写下读后感。之前和荣姐都是邻家的铁杆粉丝,每天必来邻家读写评,和荣姐相比,汗颜,她退而不休的精神和对文友们的热情洋溢之心,令人赞叹!好久没来邻家了,很惭愧,工作调换和年龄的增长,眼睛受不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也常常牵挂着邻家,也很想念邻家的师友们,也会在微信群关注邻家帮的动态。真心祝邻家越办越好,文友们妙笔生花!

    红月亮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2 19:49:03
  •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作者这组作品,完全是通过细节检索生活的悲欢离合,人生的喜怒哀乐,流浪汉、螺丝钉、玻璃杯、油锅里的螃蟹,都是微不足道的事物,对于这种,作者蕴藏的是内心的怜惜,悲悯情怀跃然纸上。对一些细节采用白描的手法构筑,已达到和主题吻合的意象输出。在不断进退取舍之间,达到诗意的平衡。诗句并不复杂,但呈现的空间感还是比较充分的,在句子和句子之间铺排出一种作者独特的情感:

    江飞泉你是谁(外五首)

    2019/8/22 19:19:20
  • 这组文字,量大质优,值得静心细读。散文诗不好写,少一分就成了诗,多一分就成了散文,必须浓淡适宜,修短合度——而这度里还有不少的活动空间。作者的文字,纯粹,干净,舒缓,表面美感之下,藏着浓郁的情思与丰富的思想。他用这种独特的文学形式建立了和自然、和城市、和万事万物甚至和自己之间的联系。无疑,作者是幸福的,他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用以装点生命,润泽自我。祝愿作者多写佳作,在邻家找到更都知音。

    笑笑书生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2 19:17:56
  • 四个人:男主、代驾、妻子、猫猫,还有个未出现的逃跑的局长,似乎是个多余的人。三个地点:美国、新加坡、西藏,还有一个女配口中的台湾。几段支离破碎的感情,几个灰暗糟糕的人物,构筑了一个空中楼阁——空中花园太诗意了。老段从不写童话,从欧洲来电,补爷,夜壶,都是刺痛人心的现实。或者说世间本没有童话,为了对抗糟糕的肮脏的现实,创造了童话。所谓情感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任何人的切入如同进入后花园般自由。

    江飞泉空中花园

    2019/8/22 18:45:32
  • 自从《天鹅》之后我没有写长诗了,因为我知道写一首长诗要耗费多大的精力和能量,所以首先我要为叶洱兄点赞。用一首长诗写遍一个地方,要寄托怎样的深情,也许也只有作者心里清楚。对于八卦岭,我还是有点感情的,曾经频频光顾那边的食街,八卦岭堪称是中国菜系的微缩图,堪称深圳的“舌尖上的清明上河图”,而让我更有感情的是对那边的鹏基商务时空熟悉,曾经有朋友和客户都在那里上班,构筑了相对纯粹的创意空间。

    江飞泉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2 18:16:56
  • 看了这个题目,我不禁会心笑了。作为房地产广告的资深创意人,长安十二时辰出来后,一批地产项目立马跟上,自然也没有太多让人惊喜的地方。不过就诗歌而言,借用这个壳,有双刃剑效果。好的一面是紧跟时事,试图营造一天二十小时的全时态的生活场景或片段,利用蒙太奇剪切的形式将熟悉的生活细节通联贯穿,有其新鲜的一面;风险在于,这组诗有点过度渲染的嫌疑,广告化有些重,更像推介深圳二十小时生活圈的广告文案,尽管也有诗意

    江飞泉​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2 17:54:41
  • 有一句话就是一辈子最好的投资就是选对一位合适的妻子,当然选对一位是何其难,现时生活中日子过得久了就会发现对方的缺点,再也没有仿如初见的热恋。诚然这里选都是我自己所愿的,爱情是說不清道不明,就如空中花园,美丽但是虚幻飘渺。当碰到了真爱时有从指间流走转瞬即逝,为她吃素,为她伤心一辈子;而自己的老婆没有感情,虽生活同一屋檐下,生了小孩,但总是怀疑自己的小孩不是自己所生,这样搭起来的空中花园随时都会崩塌

    空中花园

    2019/8/22 12:00: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