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 点击:1144评论:182019/08/13 17:33


我到深圳的经历,比较平庸。虽然稍有曲折,但无甚传奇。然记录一下,也未尝不可。


初闻深圳


我是1983年进入了陕西省委党校理训班学习的,学制是大专,脱产两年,系统学习马哲、政经、科社、党史、党建这五大门课。这是当时为适应中国四个现代化建设对干部的需要,党校教育正规化而面向全社会通过报名考试录取招收的第一批学员。到1985年,两年期满,本应毕业,我们却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毕业,一是再多学两年,或继续那五大科,或选择新开的经济管理专业(盖因党和国家已经把工作重点从阶级斗争转为经济建设),毕业为本科学历。这时,已有同学既不准备继续上学,也不想毕业后回原单位甚至也不在陕西待了,而是要联系去深圳工作。这样,深圳因有了同学的这个媒介才第一次似乎与自己接近起来。但是,我深感自己知识贫乏,就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念书。两年后,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是从党校毕业,没有回位于咸阳的原单位,而是被留下来在校刊室工作,担任编辑。二是孩子出生不久,而妻子的工作单位还在咸阳;三是母亲突然患病身亡。虽然不断有前些年去了深圳同学的消息,然而我自己拖累太大,并不十分关心这方面的事情。在党校工作起初也很顺利,那时党校作为为改革开放提供理论支持的单位,携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开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的余威,思想比较解放,也有些学术氛围,我在其中亦想有一些学术上的建树,当然主要还是想解决中国现代化建设实践中的问题。但这时毕竟社会已经有了开放的活力,信息开始多元,经济特区发展的冲击力不时波及到相对落后闭塞的内地,让人听闻之下,总是感受到一些震动。而期间还真是有一些同学朋友,毅然决然地卷起了铺盖卷,陆续去了深圳。他们回来探亲,我们会找时间见面,听他们说深圳的情况。他们的讲述,也很引起我们这些固守内地的人对深圳的憧憬。1988年,海南经济特区建立,当时认为,新开发地区的机会更多,于是有些同学同事,利用暑期去海南考察甚至联系单位,回来自然有一番描绘。记得那年下半年的某天晚上我们还曾在五楼校刊室的会议室组织过一个自发的推介会,来了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由一些从深圳海南回来的人大谈南方的形势,鼓动了很多人都蠢蠢欲动想去特区发展。总括起来,那段时间,深圳如何如何,某些同学在深圳又如何如何,这些消息,渐渐地种在了我们的心里,在等待一个起根发芽的机会。


初见深圳


那时工作虽然还好,但经济收入上,却是十分贫困,每月工资大概也就几十块钱,捉襟见肘。社会上早有一些人靠种种途径赚了不少钱,但我们这种单位的人却只能安贫乐道,虽然总是心有不甘。1988年,我只靠抽空参加中国首届酒文化节的宣传机构得到一笔意外之财,2000元报酬,成为我当时最大的一笔财富。所谓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理想与现实总是发生矛盾冲突。然后就是那件让人沮丧的事情。于是1989年7月,暑假一放,我就偕同同事兼同学赵飞南下,目标首选是深圳,但到底能否找到工作,心中十分茫然。我们自然也把身段放得很低,打算不论深圳还是珠海甚至海南,只要有要我们的单位,不论做什么事,都留下来。于是,我们先到广州,再转深圳。在西安到广州的列车上,我们竟意外地碰到了以前是同学、现在同为党校同事的郑建平,他也是要去深圳找工作。啊哈,看来去深圳是人人的向往啊!

登上广深线的列车,感觉就完全不同。干净卫生的车厢和文明礼貌的服务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没有体验过。出站踏上深圳的土地,刺眼的阳光让我有点眩晕感,灼热的空气也让人不太适应。不光是气候不适应,一切完全都是新的,环境,语言,氛围,行为方式,包括空气。对于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们的心里还是怯怯的,我与赵飞只能投亲靠友。深南东路的长安大厦是陕西人的老巢,赵飞和我有一个学长贺国奇在这里上班,另外赵飞还有个朋友也在这里。两位熟人把我们安排住在了一个宿舍里,贺国奇还塞给我们一把饭票,让我们在职工食堂就餐,这下解决了食宿的大问题,也让我们羞涩的钱囊不致于更加脸红。从第二天开始,我们便走上了漫漫求职路。当时已有一些同学在市政府、在一些企业、在蛇口招商局工作,我们求他们帮助介绍,也自己一个单位一个单位敲门去送简历和自己发表的文章,想的是广种薄收,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幸运之神降临。罗湖这边跑完,我们又搭车到蛇口,在蛇口招商局任秘书的张宏斌同学接待了我们,还为我们复印已经所剩不多的简历等资料,同在招商局任职的陈毅力同学请我们到海上世界吃饭。后来又见到了在一个私企做事的方忠同学,当然话题主要是怎么样才能找到事情做。可惜,我们当时思想还是比较禁锢,也担心自己没有经商的能力,所以求职的范围只限于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除了招商局,几乎没有去企业,也不了解都有什么样的企业,私企更不敢去。这样一来,求职的范围就显得有点狭窄,所以在深圳,几乎没有什么结果。

但是,深圳此行也长了不少见识:深圳如此之热,但深圳人出来都是西装革履,显得很正规庄重。你想在深圳吃上一碗面条,是要比登天还难,虽然也有所谓的云吞面,但这那里是陕西人所说的面啊!最让我纳闷的是,如此大夏天,深圳人不穿凉鞋,看着都热的波鞋却大行其道。在这里,我第一次亲近了大海。一个周末,已经在深圳工作了的同学相约去大梅沙,我们也被邀请,当坐着同学开的车来到海边,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大海。我不会游泳,但是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迫不及待地下到了海里,并且用舌尖轻轻地尝了一下,果然,海水是咸的!而当天晚上,承同学请客,我还第一次尝到了海鲜,吃到了螃蟹这样生猛的东西。我还记得我们游览了香蜜湖度假村,那时的香蜜湖似乎还是郊野的感觉。天很闷热,我的衣衫被汗水湿透。还记得有次回来晚了,在长安大酒店斜对面的南方联合大酒店一侧,当时有个小饭店,便在那里用晚餐,口袋钱少,我又不太爱吃肉,于是点了一盘炒通菜,但要了五碗米饭。那一次我吃得相当窘迫,如芒在背。

大约一周时间,我们结束了深圳之行,赶赴珠海,虽仍有朋友介绍我们给他在珠海的朋友,但珠海的整体状况显然不能与深圳相比,我们大约只投了二三份简历就继续南下,又到海南去了。

海南已有好几个原来的同学同事,葛韶峰同学已经在海南市委党校上班,党校当时在五公祠对面,学校安排他暂时住在当年日军司令部的一栋小楼上。葛韶峰与太太热情地接待了我俩,安排我们住在他们家里。在海口,因为特区新立,热气腾腾的感觉。在我们的努力下,有一个公司接纳了赵飞,我也在另一家公司谋到了职务,看了我的材料,公司老总拍板说:你来做办公室主任。知道我的工作关系还在单位,就联系海南人才交流中心给单位写了一个商调函,让我回单位办理调动。但那时,人事关系的调动并没有那么容易,我回到单位,便被会议、清查等事件团团围住,去海南的事最终也拖黄了。


再下深圳


去海南的事被拖黄以后,只好又在单位上班,心里也并不怎么后悔,因为海南的教育相对落后,即使去了,小孩的上学也是问题。这时,郑建平却已在深圳市政府的深圳市投资促进中心找到一份工作,后来才明白党校已经同意放他调离。郑建平是有心人,到深圳后,把给我在深圳找单位作为己任。1990还是1991年,深圳市投资促进中心来西安招商,李清森局长亲自带队,经郑建平介绍,我带着自己的资料赶到酒店面见李局,李局看了资料后还比较满意,说有机会的话可以考虑,这样我算是成为一个备选的人员。就这两三年间,我周围的老师、同事、同学,又有不少人离开故土,纷纷南下,或深圳,或北海,或海南,而赵飞也在前一年去了深圳工作。他们这一去一来,又带给我们不少新的消息,深圳观念的开放、行政效率的高效便捷和,整个社会对市场规律的尊重,人们思想意识和行为方式的转变、个人收入的提高,确实让人向往。到了1992年下半年,深圳市准备进行机构改革,要扩大投资促进中心的职能范围,增加编制,郑建平看到时机到来,请示李局,同意我先来上班试用。所以是年八月,我再度南下,到深圳市投资中心报道。但毕竟人生地不熟,心里还是充满惶恐的。投资促进中心当时在政府二办,为工作方便,便安排我们这些试用的人住在科技招待所,吃饭在市政府食堂。恰在这时,北京要举办全国沿海开放城市改革开放成就展览会,全国20个沿海开放城市都要展现自己改革开放的成果,深圳市政府就把筹办展览的任务交给了投资促进中心,于是由投资促进中心成立筹展办,我还记得王众孚副市长给我们开会时的情景,筹展办后来在华联大厦租了办公室,郑建平和我都成为筹展办的工作人员,为筹备这个展览开始工作。

进入筹展工作后,才知道深圳有那么多的大公司,万科,莱茵达,飞亚达,石化,特发,赛格,中华自行车等等,这期间,我又亲身全程经历了92年深圳股市大风潮,因我当时只是持临时身份证来深,无法参与抽签,因此每日骑着一部破单车到处看排队和抢购的风景,并在风潮中被催泪弹刺激得泪水不止,还被武警一警棍打在右臂上,当即肿起一道高梁。后来我据自己目击写成一篇报告文学,一整版发在《西安晚报》的“万象”栏目,并获得了好稿大赛的奖项。

这次因为在深圳待的时间较长,与深圳有了比较深入的接触,耳闻目睹了许多创业成功或失败的故事,大家从五湖四海而来,素昧平生但彼此彼此,有点同是天涯闯深人的感觉,觉得今后的日子,就要靠自己的努力加运气,未来未知但希望在前。长夜无聊,电视里的930电影、飞图镭射卡拉ok流行榜,也是内地所看不到的,连街上步履匆匆的人潮,都是内地不曾有的景象,更不用说从晚上十点才开始的夜生活。那时感觉就连深圳的空气中,都充满了新活、奋斗、拼搏、蓬勃向上、生机勃发的味道。当然也有让人痛苦的事情就是每天为吃饭发愁,因为跑到政府食堂吃饭,人多,排长队太麻烦,就近改在华联楼下吃快餐,我当年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这种感受:“日复一日的米饭米饭米饭,吃得人望而生畏。”“每到饭时,虽然肚子饿的咕咕乱叫,但打来了饭菜,却是相看两生厌,引不起一点食欲。”但总得维持生命需要最基本的卡路里吧,于是只好强迫进食。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入深圳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27000,共计27000
  • 2019-08-19
  • Enemy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18
  • 熊宗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14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熊宗俊1布衣2019/08/16 22:50:39
    • 分享到: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 谢谢评论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14 12:01:05
    • 分享到:
  • 赵老师这篇文章很短,只能算是入深记的引子,但里面蕴藏的信息量还是很大的,那些实名的朋友同事似乎历历在目,栩栩如生地呈现了那时的片段。赵老师入深历程颇为曲折,好在有了好结果,如今也26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里程碑,每一段经历都值得铭记,每一位遇到的人都值得感恩——我认为这是入深记的宗旨。看到每一篇文章中隐含的真实信息,隐含着与这个城市息息相关的坐标、词语和我并不熟悉的故事,都会有种触电般的畅快。
  • 阅读小说是一种对虚构人生的快感感知,阅读非虚构却是对真实人生的对位解读。从每一个作者身上,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发展变迁,版图拓展,人事纷繁,立刻可以感知城市的魅力所在,否则也没有那么多人执着地奔赴而来。
  • 鉴于此,我很期待倚平叔能将26年的深圳阅历如画卷般展于我们面前,让我们有幸从他的角度观照这座城市的成长时序、美好点滴,以便温习不曾经历过或忽略的那些深圳往事,进而感受入深者身上与众不同的韵味和气息。
  • 谢谢飞泉!我可能对主题理解得狭义了一点,但后续要写,却太多的话。还待以后。你的评论文字升华到了理论的高度,比我的文章水平高多了!

    回复

  • 哈:《三顾鹏城方入深》,其实故事挺多吧。从文章中让我了解到,你入深圳算是顺利的,调过来。许多来深圳打拼的人,是通过多种渠道才入深圳户口,当然,现在要入深圳也很好入,本科学历愿在深圳工作,都有许多优待政策。建议作者再将这篇文章续写,入深圳后的故事,每个来深圳的人,都有许多故事,无论是环境、饮食、气候,语言,一切都有跟过去不同。包括身边的人物,都是可写的素材。读下王健顺老师的文章,就明白我说的意思。
  • 谢谢!

    回复

  • 还可以继续写啊,读得不过瘾。这三入深圳还真有点意思,虽然不同于普普通通的打工者一样,没有那么多悲情故事,肚子都没钱填饱,住也没得地方住,相比之下,作者到底是有能力的人,资质不一样,有可靠的同学。虽然个人的经历没有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但语言平实,也有可读性。如果把扎根下来所经历的事情多写一写,也是一篇不错的纪实文章。
  • 感谢评论!所谓“入深圳记”,我理解只是写道进入深圳就算结束,因为要再写在深圳的经历,那就“说来话长”了。因此没有多写。谢谢!
  • 写到,不是写道,笔误了!
  • 此入深圳虽点到为止,我等认为若能在深圳一番崛起再搁笔也无妨,未来可不写,留白以作展望。
  • 谢谢!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14 11:02:46
    • 分享到:
  • 一个个入深故事告诉我们,深圳的宽广胸怀,随时欢迎你来。
  • 谢谢!

    回复

    • 五味子1布衣2019/08/13 22:59:29
    • 分享到:
  • 第二个小标题“初见深圳”的第一行,“每月工作”应是“每月工资”。惭愧!
  • 已经修改

    回复

    • 五味子1布衣2019/08/13 22:14:04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先生打赏!愧领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睦邻友好
  • 睦邻友好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5716
  • 2
  • 58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