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生子
  • 点击:29513评论:242019/08/15 15:27

(作家一连敲了三个小时键盘,他起身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走出书房,大概是进了卫生间。)

深圳龙岗。周冬媚忽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内心不免紧张起来。她脱掉衣服,左看右看,看看身材有没有产生变化。乳房似乎更加饱满,坚挺了,腹部微微凸起,但还平滑,细腻,泛着银光。

她苦恼,怎么一下子就怀上了呢。她不想怀孕,这样会破坏她的好身材。

她倒了杯温开水,拿着水杯喝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是谁让自己怀孕的。

她得第一个找唐集。

唐集是她的同事。他就住在路口红绿灯对面的出租屋上。周冬媚记得那次公司宴会,她喝醉了,是唐集搀扶着她,一瘸一拐地把她送回房间的,然后把她放倒在床上。之后她就沉沉睡去。唐集对她做了什么,只有天知道。

到了红绿灯路口。刚好是红灯。周冬媚看了看对面的倒计时。还有六十四秒。各色车川流不息,像是河流里的鱼儿。多日不下雨了,天气有点干燥,灰尘多了起来,随风漂浮在花圃边。

绿灯了。周冬媚跟随行人过了斑马线,来到唐集的出租屋前。她给他打了个电话。

唐集下来开门。这门是从一楼就锁住了的,所以须得唐集下来开门。

唐集开门的第一句,就是懒洋洋的你来了。

周冬媚不说话,只是跟他上楼。这楼梯有点狭窄,如果是肥胖点的人,或者大孕妇,估计得侧身上去。

唐集就住在五楼。周冬媚跟随唐集上到了三楼,又开始发牢骚了,怎么不安个电梯?

唐集又不厌其烦地解释说,这是旧楼翻新的,没有电梯。也正因为这样,房租才便宜一些。

进了唐集的房间。这里简单得让周冬媚一看见就想笑。一床一台一椅子而已。周冬媚每次来都坐床沿,唐集则坐椅子。好像他才是客人。

唐集本来是坐到椅子上了。他见周冬媚没有坐床边沿,就起身给她倒了杯水。

周冬媚没有像往常那样自己去拿水喝。她看了看房间四周,就将目光盯上唐集的脸,说,我怀孕了。

唐集没有吃惊什么的,淡淡说,关我啥事。

周冬媚追问道,那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唐集笑了笑,说,那晚我帮你脱掉了衣服。

周冬媚说,那你还说没你的事?

唐集说,我还没说完呢。

你说!

你把衣服吐脏了。没把它脱掉,我良心上过不去。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见过。但我向天发誓,我没有干过那事。

唐集说的应该是真心话。他们虽是异性,但却是闺蜜一般。这在公司上下都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唐集对周冬媚说,你只适合做我妹妹。周冬媚对唐集说,你也不是我的菜。

但他们就是形影不离,上班,下班,逛街,吃火锅,爬山,冲浪,像是一对甜蜜的情侣。

在周冬媚记忆中,唐集无数次帮助她度过各种难关了,有钱出钱,没钱出力,比亲哥哥还要亲。唐集每次把钱塞到周冬媚手中,都是一句哥给,让她感激涕零。不错的。他是她的亲哥哥了。这兄妹之情比天高比海深。哪有兄妹上床的道理?再说,那晚唐集没喝酒。他从不喝酒。也就没有酒后乱性的可能。

排除了唐集,周冬媚只有把怀疑的枪口转向张玉强。张玉强是她读大学时在学生会认识的一个师兄,也是她心仪的白马王子。可惜他当时就名草有主,她在另一个城市读大学,彼此是青梅竹马来的。由于地理优势,周冬媚可以随时靠近他,但她发现,他的心却在远方。据张玉强说,大学毕业后,他们很快结婚,而且养育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由于独生政策,他们只能生一个。她在做剖腹产的时候顺手做了绝育手术。他内心既欢喜,又悲哀。

周冬媚在周玉强结婚之后伤心欲绝,发誓不再嫁人。

但后来发生的事,真让周冬媚羞于启齿,也不堪回首。

那天,周冬媚找上张玉强家。她知道他妻儿要回娘家。待她前脚一出,周冬媚后脚就到。张玉强一开始就明白周冬媚的葫芦里装着啥,于是不太欢迎她进屋。但她强硬闯了进去。周冬媚对张玉强坦白,她不想拆散他的家,她只是想得到他的身体,只需要一次就够了,死也瞑目了。

张玉强听了脸色煞白,说不要胡闹。周冬媚威胁他如果不满足她,她就跳楼给他看。说罢就跑向阳台。他吓坏了,赶紧抱住她。就这样,他们上了床。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特别戴了两个安全套,倒霉的是,他们结合不到一分钟,她还没进入状态,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特别大。他一下子软了。他仓皇从她身上爬下来。接电话。果然是他老婆打的电话。她说她在车站,忘了带身份证,叫他立即带过去,或者她回家拿。张玉强当然说带过去。可以说,那次做爱,他根本没有射精。应该不会怀孕。

周冬媚就这样把处女身献给了白马王子,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享受,草草收场,对她来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此后,她看见酒就想喝个稀巴烂。

虽然羞于启齿,但周冬媚还是和唐集说了。她问,会不会是他呢?

唐集又是淡淡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那条精虫。

周冬媚无语。

唐集问,你怎么办?

周冬媚说,流产。

(作家回到了电脑前,坐好,噼噼啪啪敲打键盘,继续写。)

周冬媚有些慌乱地给张玉强打电话,一连几次都没人接听,爱你一万年的铃声一次次在她耳畔响起,又消失。

他可能怕我了!

正胡思乱想,张玉强回电话了,周冬媚赶紧接听,她听见一声冰冷的喂。

周冬媚告诉他,我怀孕了。

对方一下子陷入沉默。周冬媚知道,他紧张了,懊悔了,甚至恐惧了。

他沉默,让人怀疑是挂断了。好久才传来他有些慌乱的声音,别胡闹。

周冬媚说,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我一个人负责。与你无关。

我们谈谈。

嗯。

他们约好了在北道咖啡馆。大学毕业后,这是她第一次和他喝咖啡。

她打开衣柜,选出最心仪的连衣裙,换上,到落地镜前摆了摆。然后抹了个淡妆。她有点可笑,这是情侣幽会么?

她不知道前面的路怎么走。她用百度搜索到地址,也看到了公交车路线。她原本想叫顺风车,但听说常有女孩出事,于是她决定坐公交车。

她上了九路车,停停顿顿,过了大概七八个站,到了。她下车的第一感受是,有点想呕吐。

正午的阳光异常强烈,好像要把这个城市变成烤炉。路旁花草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远处的柏油路好像升起一股烟雾,看上去,迷迷茫茫。

她掏出手机,依靠百度地图,步行三四分钟,到了北道咖啡馆。这家咖啡馆门面装饰不错,文雅,浪漫,有一点点古典风格。

她推门进去,一股清凉将她包裹。旋即看见昏暗角落里一个挥手。她知道是张玉强,就走了上去,坐到他对面。

咖啡馆人不多,背景音乐低声萦绕,把每个顾客的心栓紧。他们坐在最偏僻的角落,显得有点滑稽。

张玉强有点迫不及待地问,怎么可能?

周冬媚低头不语,脸上飞起一道红晕。

他又说,你确定是我的?

她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

他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我都没射。说罢他一脸羞愧的模样,用手抹了抹脸。

她点点头,有点尴尬,但她有点满足似的说,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没射?

张玉强陷入了回忆,好像一头扎进湖水的老水牛。他皱眉头的尴尬状让她忍俊不禁,也让她有点甜蜜。

他想了想,说,是没有射,手都没脏过。不过戴套的时候,可能戴反了。

她问,这重要吗?

他说,听说不太好吧。

她说,我不是要找你麻烦,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要打胎。

张玉强沉默片刻,没有说支持,也没说反对。

她恳求,你能陪我去医院吗?

他脸露难色。

她说,最后一次求你了。

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微微点头,同意了。她上了他的车。她坐副驾。车内后视镜上悬挂着一张相片,是他全家福,女人幸福,孩子可爱,他呢,英俊潇洒。

刚到医院,狂风大作,瓢盆大雨下了起来。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整个医院都被风雨席卷住,到处迷迷蒙蒙,雨水冲刷着墙壁,哗哗直响。绿化树在疯狂地舞蹈,像是打了兴奋剂。

周冬媚想去挂号,张玉强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几乎被风雨声湮没。他举起手机靠在耳边,喂了一下。之后周冬媚看见他脸色悲哀,恐慌,不知所措。他拿下手机的时候,全身都是颤抖着,像是置身风雨之中的小舟,飘荡在茫茫大海。

周冬媚赶紧问,啥事了?

张玉强两手抓头,似乎将要嚎啕,说,完了,我家着火了!

这么大的雨,他家却发生了火灾,周冬媚总觉得莫名其妙,不可思议。

你老婆孩子没事吧?她又问。

孩子没事,但我老婆悬了。他没有说完,就跑到了大厅门口。一辆救护车刚好呼啸而至。他知道,他老婆就在上面。

他没想到,他在医院撞上了自己的老婆,生死未卜。

他近乎疯狂地扑向抢救室。但他没有看见妻子的脸面。摆在他前面的是几张需要家属签字的同意书。幸好孩子没有事,随后被邻居护送了过来。父子俩相拥而泣。

遭此变故,周冬媚也把流产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忙着和张玉强跑上跑下,交费用,照看孩子,等等。张玉强身上现金不足,信用卡也用光了,加上周冬媚的卡也刷了,还是不够。

张玉强得回家找存折。但家被烧毁了,哪里还有存折?他急得团团转。

周冬媚想到了唐集,她想他会帮忙的。于是她给唐集打了电话。果然唐集爽快答应,火速支援。此时雨变小了,淅淅沥沥,好像上苍哭累了,哭不出来了。

不到二十分钟,唐集冒雨抵达医院,他的雨衣湿漉漉的,衣袖也全湿透了。他把五千元交到了周冬媚手中,说是刚刚领到的工资。周冬媚把钱按到了张玉强冰冷的手掌。

(饭厅有人叫唤,作家匆匆敲完几句,就离开电脑,走了出去。他大概要吃晚饭了。)

在医院大厅里,并置着十几排靠背椅子。傍晚,医生下班了,这里由熙熙攘攘变得冷冷清清。周冬媚和唐集并列坐在一起,对面坐着的是张玉强。他儿子就依靠在身边。

张玉强说,我家的火灾原因不明。说完他就沉默不语了。

周冬媚听了张玉明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觉得自己的怀孕也是原因不明,不禁感慨万千。人生如戏,演尽了荒谬。但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张玉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她只有沉默。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整个医院都沉浸在浓厚的沉默之中。医院里面一片死寂。虽然灯火通明,但似乎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张玉强最担心的是妻子的安危。她还在抢救室里没有出来。她的父母都赶到了,守候在手术室门前。是唐集把张玉强叫下来的。他说我们得好好聊聊。这个“我们”当然是指唐集本人,还包括周冬媚和张玉强。张玉强的儿子年幼无知,当然不属于,但他旁听也无所谓。他听不懂。

唐集看了看张玉强,又侧身看看周冬媚,说,我们好不容易相聚了在一起。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可思议?

张玉强摇头表示不知道。

周冬媚也跟随张玉强摇头。

唐集又看看他们,解释说,假如有一篇小说,不管它是长篇,中篇,还是短篇,我们三个人,不,包括张玉强的儿子,一共四个人吧,都是这篇小说的人物,都被作家安排到了一起。你们会不会觉得好玄?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实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31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8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1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8
  • 涸辙之鱼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19/09/12 17:13:16
    • 分享到:
  • 逻辑流的小说可读性在于,它只要建立了一个逻辑,并围绕着这个逻辑来推演故事,即使这个逻辑的初始设定再荒诞,故事也可以自圆其说,甚至荒诞的设定会使故事显得格外精彩。作者给作家笔下的人物以决定自己命运的自由,他们就宁可去死也不受控于人。而渴望被爱的人哪怕明知爱上的是一个虚幻的假象,也心甘情愿继续骗下去。故事用这样完全剥离现实的荒诞手法演绎,反而更凸显了人性的本质,这就是这篇小说不同凡响之处。
    • 棵子2019/09/13 00:44:52
    • 分享到:
  • 谢谢提名和点评。写作此小说时我还真哭了,我觉得自己在写作中触摸到了人性最柔软也最刚毅的部位。谢谢!

    回复

  • 一篇貌似荒诞的小说,实则乃表象外之象的佳作。谁愿意让别人主宰自己的命运。就算是“私生子”也有权表达自己的爱恨。每个独立的人物,都具有独立的灵魂,独立的思考。这份独立恰如“私生子”只属于自己。荒唐的人物关系和戏剧异位的离间效果,让真真假假之间存有一份本本正正的道理。
    • 棵子2019/09/08 07:40:19
    • 分享到:
  • 谢谢提名和点评,谢谢!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9/01 23:19:59
    • 分享到:
  • 我就是喜欢纯逻辑流的小说。
    • 棵子2019/09/02 00:35:04
    • 分享到:
  • 谢谢喜欢,谢谢!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10/12 14:37:00
    • 分享到:
  • 让我想到韩剧《两个世界》,主人公是漫画角色,不想屈服作者的安排,改变命运的故事。小说很荒诞,我却有点细思极恐。做个假设,地球是囹圄,人类生下来就被流放地球,用一生赎罪?或者人类的命运,一个动作一个意识都有主宰者操控?我们在写别人的故事,看似掌握人物命脉,实际上我们只是主宰者手中不起眼的小棋子……
  • 回复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 棵子2019/08/18 00:16:11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虚虚实实,世界本如此。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17 10:28:30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 棵子2019/08/18 00:17:43
    • 分享到:
  • 谢谢评论,言之有理。多多指教!

    回复

  • 看完小说再读举人进士和秀才的评论,让我又学到写小说的一种手法。小说中的故事情节被“作家”巧妙安排,他可以让小说中的人物跟着他的思路走,可以安排他们的结局。是啊?这儿子是哪个的呢?看到最后,是“作家”的,他喜欢周冬媚,看她与张玉强关系好,把张的老婆支走,像鬼魂一样替张玉强上了周冬媚的身。还安排一个唐集跟周好得似哥们。如果现实生活中有这么好的事,可以许多女孩子都愿意,有人保驾护行,有人种瓜。哈哈。
    • 棵子2019/08/17 00:11:27
    • 分享到:
  • 有人说,虚构有时更真实。谢谢指教!

    回复

  • 这确实是一篇精悍、纯粹的“小说”,深得科塔萨尔幻想小说的精髓。作家的创作过程、作家与小说人物的对话,透着一种元小说的特质,以及创作的“民主化”。篇幅虽然不长,但也极尽腾挪变化转折回旋之能事,让人读得兴味盎然,仿佛在经历了一番人物的纠结,一段创作的砥砺。必须承认,看腻了中国式肤浅、笨拙、重复的所谓现实主义小说,这篇小说的写法和风格让人惊喜。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
    • 棵子2019/08/17 00:04:07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久仰大名,多多指教!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9/08/16 17:37:38
    • 分享到:
  • 这是一个有文体意识的作家。有没有人尝试过,直接让人物跳出来指责作家对小说人物命运的安排?在我们司空见惯的或者说约定俗成的共识里,人物命运都是掌控在作家的手里。在小说中,作家就是闫王爷,他要谁三更死,谁也活不过五更天。但在这个小说里,作家反其道而之,作家笔下的人物,全部起义了,他们要集体逃离作家的控制。这个看似荒唐的处理,其实大有深意。作家想要告诉读者的也许是:世界自有规律,谁也操控不了谁。
    • 棵子2019/08/17 00:07:09
    • 分享到:
  • 兄过奖了!谢谢解读!

    回复

  • 我应该猜得到这个作者是谁。这好像是一个女作家、还应该是老作家吧,看来她的写作技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写小说越来越小说专业了。故事精彩,情节很吸引人的。我一口气飞快读完,快得像闪电,没容我想象的余地,一切都被作者巧妙安排好了。故事中人物被小说家牵着鼻子走,我被也被你牵着鼻子走。读后也令人回味无穷。
  • 你错了,这不是一个老作家。也不是一个女作家。因为我认识他。。
  • 其实我还想说:这好像是你写的一样。
    • 棵子2019/08/17 00:08:38
    • 分享到:
  • 你猜对了一半。我是男儿身,女人心吧。哈哈。谢谢指教!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16 10:13:44
    • 分享到:
  • 挺荒诞的一个故事。作者与故事里的人物在对话。《红楼梦》里说: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又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 棵子2019/08/17 00:12:38
    • 分享到:
  • 身处荒诞的世界,写作望尘莫及也。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600
  • 1
  • 3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