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生子
  • 点击:21177评论:242019/08/15 15:27

(作家一连敲了三个小时键盘,他起身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走出书房,大概是进了卫生间。)

深圳龙岗。周冬媚忽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内心不免紧张起来。她脱掉衣服,左看右看,看看身材有没有产生变化。乳房似乎更加饱满,坚挺了,腹部微微凸起,但还平滑,细腻,泛着银光。

她苦恼,怎么一下子就怀上了呢。她不想怀孕,这样会破坏她的好身材。

她倒了杯温开水,拿着水杯喝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是谁让自己怀孕的。

她得第一个找唐集。

唐集是她的同事。他就住在路口红绿灯对面的出租屋上。周冬媚记得那次公司宴会,她喝醉了,是唐集搀扶着她,一瘸一拐地把她送回房间的,然后把她放倒在床上。之后她就沉沉睡去。唐集对她做了什么,只有天知道。

到了红绿灯路口。刚好是红灯。周冬媚看了看对面的倒计时。还有六十四秒。各色车川流不息,像是河流里的鱼儿。多日不下雨了,天气有点干燥,灰尘多了起来,随风漂浮在花圃边。

绿灯了。周冬媚跟随行人过了斑马线,来到唐集的出租屋前。她给他打了个电话。

唐集下来开门。这门是从一楼就锁住了的,所以须得唐集下来开门。

唐集开门的第一句,就是懒洋洋的你来了。

周冬媚不说话,只是跟他上楼。这楼梯有点狭窄,如果是肥胖点的人,或者大孕妇,估计得侧身上去。

唐集就住在五楼。周冬媚跟随唐集上到了三楼,又开始发牢骚了,怎么不安个电梯?

唐集又不厌其烦地解释说,这是旧楼翻新的,没有电梯。也正因为这样,房租才便宜一些。

进了唐集的房间。这里简单得让周冬媚一看见就想笑。一床一台一椅子而已。周冬媚每次来都坐床沿,唐集则坐椅子。好像他才是客人。

唐集本来是坐到椅子上了。他见周冬媚没有坐床边沿,就起身给她倒了杯水。

周冬媚没有像往常那样自己去拿水喝。她看了看房间四周,就将目光盯上唐集的脸,说,我怀孕了。

唐集没有吃惊什么的,淡淡说,关我啥事。

周冬媚追问道,那晚你对我做了什么?

唐集笑了笑,说,那晚我帮你脱掉了衣服。

周冬媚说,那你还说没你的事?

唐集说,我还没说完呢。

你说!

你把衣服吐脏了。没把它脱掉,我良心上过不去。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见过。但我向天发誓,我没有干过那事。

唐集说的应该是真心话。他们虽是异性,但却是闺蜜一般。这在公司上下都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唐集对周冬媚说,你只适合做我妹妹。周冬媚对唐集说,你也不是我的菜。

但他们就是形影不离,上班,下班,逛街,吃火锅,爬山,冲浪,像是一对甜蜜的情侣。

在周冬媚记忆中,唐集无数次帮助她度过各种难关了,有钱出钱,没钱出力,比亲哥哥还要亲。唐集每次把钱塞到周冬媚手中,都是一句哥给,让她感激涕零。不错的。他是她的亲哥哥了。这兄妹之情比天高比海深。哪有兄妹上床的道理?再说,那晚唐集没喝酒。他从不喝酒。也就没有酒后乱性的可能。

排除了唐集,周冬媚只有把怀疑的枪口转向张玉强。张玉强是她读大学时在学生会认识的一个师兄,也是她心仪的白马王子。可惜他当时就名草有主,她在另一个城市读大学,彼此是青梅竹马来的。由于地理优势,周冬媚可以随时靠近他,但她发现,他的心却在远方。据张玉强说,大学毕业后,他们很快结婚,而且养育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由于独生政策,他们只能生一个。她在做剖腹产的时候顺手做了绝育手术。他内心既欢喜,又悲哀。

周冬媚在周玉强结婚之后伤心欲绝,发誓不再嫁人。

但后来发生的事,真让周冬媚羞于启齿,也不堪回首。

那天,周冬媚找上张玉强家。她知道他妻儿要回娘家。待她前脚一出,周冬媚后脚就到。张玉强一开始就明白周冬媚的葫芦里装着啥,于是不太欢迎她进屋。但她强硬闯了进去。周冬媚对张玉强坦白,她不想拆散他的家,她只是想得到他的身体,只需要一次就够了,死也瞑目了。

张玉强听了脸色煞白,说不要胡闹。周冬媚威胁他如果不满足她,她就跳楼给他看。说罢就跑向阳台。他吓坏了,赶紧抱住她。就这样,他们上了床。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特别戴了两个安全套,倒霉的是,他们结合不到一分钟,她还没进入状态,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特别大。他一下子软了。他仓皇从她身上爬下来。接电话。果然是他老婆打的电话。她说她在车站,忘了带身份证,叫他立即带过去,或者她回家拿。张玉强当然说带过去。可以说,那次做爱,他根本没有射精。应该不会怀孕。

周冬媚就这样把处女身献给了白马王子,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享受,草草收场,对她来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此后,她看见酒就想喝个稀巴烂。

虽然羞于启齿,但周冬媚还是和唐集说了。她问,会不会是他呢?

唐集又是淡淡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那条精虫。

周冬媚无语。

唐集问,你怎么办?

周冬媚说,流产。

(作家回到了电脑前,坐好,噼噼啪啪敲打键盘,继续写。)

周冬媚有些慌乱地给张玉强打电话,一连几次都没人接听,爱你一万年的铃声一次次在她耳畔响起,又消失。

他可能怕我了!

正胡思乱想,张玉强回电话了,周冬媚赶紧接听,她听见一声冰冷的喂。

周冬媚告诉他,我怀孕了。

对方一下子陷入沉默。周冬媚知道,他紧张了,懊悔了,甚至恐惧了。

他沉默,让人怀疑是挂断了。好久才传来他有些慌乱的声音,别胡闹。

周冬媚说,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我一个人负责。与你无关。

我们谈谈。

嗯。

他们约好了在北道咖啡馆。大学毕业后,这是她第一次和他喝咖啡。

她打开衣柜,选出最心仪的连衣裙,换上,到落地镜前摆了摆。然后抹了个淡妆。她有点可笑,这是情侣幽会么?

她不知道前面的路怎么走。她用百度搜索到地址,也看到了公交车路线。她原本想叫顺风车,但听说常有女孩出事,于是她决定坐公交车。

她上了九路车,停停顿顿,过了大概七八个站,到了。她下车的第一感受是,有点想呕吐。

正午的阳光异常强烈,好像要把这个城市变成烤炉。路旁花草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远处的柏油路好像升起一股烟雾,看上去,迷迷茫茫。

她掏出手机,依靠百度地图,步行三四分钟,到了北道咖啡馆。这家咖啡馆门面装饰不错,文雅,浪漫,有一点点古典风格。

她推门进去,一股清凉将她包裹。旋即看见昏暗角落里一个挥手。她知道是张玉强,就走了上去,坐到他对面。

咖啡馆人不多,背景音乐低声萦绕,把每个顾客的心栓紧。他们坐在最偏僻的角落,显得有点滑稽。

张玉强有点迫不及待地问,怎么可能?

周冬媚低头不语,脸上飞起一道红晕。

他又说,你确定是我的?

她摇了摇头,还是不说话。

他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我都没射。说罢他一脸羞愧的模样,用手抹了抹脸。

她点点头,有点尴尬,但她有点满足似的说,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没射?

张玉强陷入了回忆,好像一头扎进湖水的老水牛。他皱眉头的尴尬状让她忍俊不禁,也让她有点甜蜜。

他想了想,说,是没有射,手都没脏过。不过戴套的时候,可能戴反了。

她问,这重要吗?

他说,听说不太好吧。

她说,我不是要找你麻烦,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要打胎。

张玉强沉默片刻,没有说支持,也没说反对。

她恳求,你能陪我去医院吗?

他脸露难色。

她说,最后一次求你了。

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微微点头,同意了。她上了他的车。她坐副驾。车内后视镜上悬挂着一张相片,是他全家福,女人幸福,孩子可爱,他呢,英俊潇洒。

刚到医院,狂风大作,瓢盆大雨下了起来。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整个医院都被风雨席卷住,到处迷迷蒙蒙,雨水冲刷着墙壁,哗哗直响。绿化树在疯狂地舞蹈,像是打了兴奋剂。

周冬媚想去挂号,张玉强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几乎被风雨声湮没。他举起手机靠在耳边,喂了一下。之后周冬媚看见他脸色悲哀,恐慌,不知所措。他拿下手机的时候,全身都是颤抖着,像是置身风雨之中的小舟,飘荡在茫茫大海。

周冬媚赶紧问,啥事了?

张玉强两手抓头,似乎将要嚎啕,说,完了,我家着火了!

这么大的雨,他家却发生了火灾,周冬媚总觉得莫名其妙,不可思议。

你老婆孩子没事吧?她又问。

孩子没事,但我老婆悬了。他没有说完,就跑到了大厅门口。一辆救护车刚好呼啸而至。他知道,他老婆就在上面。

他没想到,他在医院撞上了自己的老婆,生死未卜。

他近乎疯狂地扑向抢救室。但他没有看见妻子的脸面。摆在他前面的是几张需要家属签字的同意书。幸好孩子没有事,随后被邻居护送了过来。父子俩相拥而泣。

遭此变故,周冬媚也把流产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忙着和张玉强跑上跑下,交费用,照看孩子,等等。张玉强身上现金不足,信用卡也用光了,加上周冬媚的卡也刷了,还是不够。

张玉强得回家找存折。但家被烧毁了,哪里还有存折?他急得团团转。

周冬媚想到了唐集,她想他会帮忙的。于是她给唐集打了电话。果然唐集爽快答应,火速支援。此时雨变小了,淅淅沥沥,好像上苍哭累了,哭不出来了。

不到二十分钟,唐集冒雨抵达医院,他的雨衣湿漉漉的,衣袖也全湿透了。他把五千元交到了周冬媚手中,说是刚刚领到的工资。周冬媚把钱按到了张玉强冰冷的手掌。

(饭厅有人叫唤,作家匆匆敲完几句,就离开电脑,走了出去。他大概要吃晚饭了。)

在医院大厅里,并置着十几排靠背椅子。傍晚,医生下班了,这里由熙熙攘攘变得冷冷清清。周冬媚和唐集并列坐在一起,对面坐着的是张玉强。他儿子就依靠在身边。

张玉强说,我家的火灾原因不明。说完他就沉默不语了。

周冬媚听了张玉明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觉得自己的怀孕也是原因不明,不禁感慨万千。人生如戏,演尽了荒谬。但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张玉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她只有沉默。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整个医院都沉浸在浓厚的沉默之中。医院里面一片死寂。虽然灯火通明,但似乎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张玉强最担心的是妻子的安危。她还在抢救室里没有出来。她的父母都赶到了,守候在手术室门前。是唐集把张玉强叫下来的。他说我们得好好聊聊。这个“我们”当然是指唐集本人,还包括周冬媚和张玉强。张玉强的儿子年幼无知,当然不属于,但他旁听也无所谓。他听不懂。

唐集看了看张玉强,又侧身看看周冬媚,说,我们好不容易相聚了在一起。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可思议?

张玉强摇头表示不知道。

周冬媚也跟随张玉强摇头。

唐集又看看他们,解释说,假如有一篇小说,不管它是长篇,中篇,还是短篇,我们三个人,不,包括张玉强的儿子,一共四个人吧,都是这篇小说的人物,都被作家安排到了一起。你们会不会觉得好玄?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实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31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8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1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8
  • 涸辙之鱼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19/09/12 17:13:16
    • 分享到:
  • 逻辑流的小说可读性在于,它只要建立了一个逻辑,并围绕着这个逻辑来推演故事,即使这个逻辑的初始设定再荒诞,故事也可以自圆其说,甚至荒诞的设定会使故事显得格外精彩。作者给作家笔下的人物以决定自己命运的自由,他们就宁可去死也不受控于人。而渴望被爱的人哪怕明知爱上的是一个虚幻的假象,也心甘情愿继续骗下去。故事用这样完全剥离现实的荒诞手法演绎,反而更凸显了人性的本质,这就是这篇小说不同凡响之处。
    • 棵子2019/09/13 00:44:52
    • 分享到:
  • 谢谢提名和点评。写作此小说时我还真哭了,我觉得自己在写作中触摸到了人性最柔软也最刚毅的部位。谢谢!

    回复

  • 一篇貌似荒诞的小说,实则乃表象外之象的佳作。谁愿意让别人主宰自己的命运。就算是“私生子”也有权表达自己的爱恨。每个独立的人物,都具有独立的灵魂,独立的思考。这份独立恰如“私生子”只属于自己。荒唐的人物关系和戏剧异位的离间效果,让真真假假之间存有一份本本正正的道理。
    • 棵子2019/09/08 07:40:19
    • 分享到:
  • 谢谢提名和点评,谢谢!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9/01 23:19:59
    • 分享到:
  • 我就是喜欢纯逻辑流的小说。
    • 棵子2019/09/02 00:35:04
    • 分享到:
  • 谢谢喜欢,谢谢!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10/12 14:37:00
    • 分享到:
  • 让我想到韩剧《两个世界》,主人公是漫画角色,不想屈服作者的安排,改变命运的故事。小说很荒诞,我却有点细思极恐。做个假设,地球是囹圄,人类生下来就被流放地球,用一生赎罪?或者人类的命运,一个动作一个意识都有主宰者操控?我们在写别人的故事,看似掌握人物命脉,实际上我们只是主宰者手中不起眼的小棋子……
  • 回复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 棵子2019/08/18 00:16:11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虚虚实实,世界本如此。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17 10:28:30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 棵子2019/08/18 00:17:43
    • 分享到:
  • 谢谢评论,言之有理。多多指教!

    回复

  • 看完小说再读举人进士和秀才的评论,让我又学到写小说的一种手法。小说中的故事情节被“作家”巧妙安排,他可以让小说中的人物跟着他的思路走,可以安排他们的结局。是啊?这儿子是哪个的呢?看到最后,是“作家”的,他喜欢周冬媚,看她与张玉强关系好,把张的老婆支走,像鬼魂一样替张玉强上了周冬媚的身。还安排一个唐集跟周好得似哥们。如果现实生活中有这么好的事,可以许多女孩子都愿意,有人保驾护行,有人种瓜。哈哈。
    • 棵子2019/08/17 00:11:27
    • 分享到:
  • 有人说,虚构有时更真实。谢谢指教!

    回复

  • 这确实是一篇精悍、纯粹的“小说”,深得科塔萨尔幻想小说的精髓。作家的创作过程、作家与小说人物的对话,透着一种元小说的特质,以及创作的“民主化”。篇幅虽然不长,但也极尽腾挪变化转折回旋之能事,让人读得兴味盎然,仿佛在经历了一番人物的纠结,一段创作的砥砺。必须承认,看腻了中国式肤浅、笨拙、重复的所谓现实主义小说,这篇小说的写法和风格让人惊喜。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
    • 棵子2019/08/17 00:04:07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久仰大名,多多指教!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9/08/16 17:37:38
    • 分享到:
  • 这是一个有文体意识的作家。有没有人尝试过,直接让人物跳出来指责作家对小说人物命运的安排?在我们司空见惯的或者说约定俗成的共识里,人物命运都是掌控在作家的手里。在小说中,作家就是闫王爷,他要谁三更死,谁也活不过五更天。但在这个小说里,作家反其道而之,作家笔下的人物,全部起义了,他们要集体逃离作家的控制。这个看似荒唐的处理,其实大有深意。作家想要告诉读者的也许是:世界自有规律,谁也操控不了谁。
    • 棵子2019/08/17 00:07:09
    • 分享到:
  • 兄过奖了!谢谢解读!

    回复

  • 我应该猜得到这个作者是谁。这好像是一个女作家、还应该是老作家吧,看来她的写作技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写小说越来越小说专业了。故事精彩,情节很吸引人的。我一口气飞快读完,快得像闪电,没容我想象的余地,一切都被作者巧妙安排好了。故事中人物被小说家牵着鼻子走,我被也被你牵着鼻子走。读后也令人回味无穷。
  • 你错了,这不是一个老作家。也不是一个女作家。因为我认识他。。
  • 其实我还想说:这好像是你写的一样。
    • 棵子2019/08/17 00:08:38
    • 分享到:
  • 你猜对了一半。我是男儿身,女人心吧。哈哈。谢谢指教!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16 10:13:44
    • 分享到:
  • 挺荒诞的一个故事。作者与故事里的人物在对话。《红楼梦》里说: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又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 棵子2019/08/17 00:12:38
    • 分享到:
  • 身处荒诞的世界,写作望尘莫及也。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600
  • 1
  • 34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