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中花园
  • 点击:28716评论:262019/08/19 13:14

1

搬进天汇城第二天下午暴雨就来了,晚上十点多,李宏鸣仍在喝酒,全然不知小区车库里已洪水滔滔。代驾一路提醒他最好把车停附近停车场里,那地方可能过不去了。他嚷着“开开开”,随后便打起了呼噜。

车到天汇城红绿灯路口,暴雨仍未停歇。积水淹没了大半个轮胎,二手比亚迪“呜呜呜”响几声就熄火了。代驾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壮实,有劲,把不足五十公斤的李宏鸣从副驾位上拖出来,夹在右边的腋窝下,左手提着折叠式电单车,趟着积水一口气便跑到了天汇城南门口,然后叫保安打李宏鸣女人的电话。女人在电话吼,弄上来?我大着肚子怎么弄上来?丢马路上,冲大海里喂鳄鱼算了!代驾说你开什么玩笑?他还没付我钱呢,我背他上来,你住几楼?女人说住几楼保安知道呀,随后就把电话挂了。

保安说这个大肚婆我记得,住817,挺凶的,上个月来装修房子乱停车跟我吵了一架。

李宏鸣并未醉得不省人事,只是不想睁开眼睛,他们说什么他都听得明明白白。这时,他睁开眼睛望了望楼上,没错,817是自己的家。

从岗亭到电梯口不足五十米,雨仍“哗哗”地下着,李宏鸣和代驾都湿透了。他本来可以自己走回家的,甚至还想过让代驾绕一圈把车停在小区对面垃圾房旁边,那山坡下有一块荒地,但是他没叫。在红绿灯路口,他从代驾腋窝里发现水灾并不是特别严重,倒希望这洪水来得更猛一些,最好把整个小区变成汪洋大海,自己就可以像猫一样爬到树上看那些男男女女在洪水中乱成一团。

这代驾力气真大,像夹一条甘蔗就把李宏鸣顺到了天汇城南门口。洪水已灌入地下停车场,人们蜂拥着下楼上楼,喊天叫地。电梯里很拥挤,李宏鸣趴在代驾背上,屁股顶着电梯壁,一只脚恰好伸进了一个女人胯下。女人比较单薄,偏瘦,脸霜却很厚,穿粉红睡裙,扭两下屁股歪着头看了李宏鸣一眼,不是很开心,也不特别恼怒。李宏鸣没再看她,偏着脑袋在代驾脖子上吐出一串口水,想把脚从她腿间缩回来,却被女人紧紧夹住了。

电梯在八楼停下,有些意外的是这瘦女人也住八楼,还跟李宏鸣门对门。李宏鸣靠在走廊上,在代驾的敲门声中看了看她被睡裙包裹着的屁股,觉得没啥特别之处。瘦女人把锁匙插锁孔里,“咔嚓”一声门开了,然后转身看着李宏鸣。李宏鸣想躲开她的目光,没来得及,见她笑了笑也跟着笑了笑。

瘦女人转身进屋时,李宏鸣听到妻子叽叽歪歪开了门,便闭上眼睛顺着墙身慢慢滑躺在走廊里。

代驾和妻子嘀咕两句,便把李宏鸣拖进屋内扔在了沙发上。女儿中考成绩很不理想,搬家前就去了湖北外公家,这刚装好的屋子显得空荡荡的。李宏鸣原打算第二个孩子出生后事情有了结果再搬来天汇城的,妻子没答应。她说这房子的钱大部分都是我挣的,你觉得钱来路不明可以不来住呀,那你还和我争什么争?你看看,装修得这么漂亮,万一真被法院判给你了我才划不来呢!所以嘛,老娘得在孩子出生前来享受几天,就住三天,三天后你想咋的就咋的!

搬进来的当天晚上,同事老伍带着俩哥们和两瓶五粮液来庆贺,李宏鸣嘻皮笑脸陪着他们喝了半瓶,然后倒在沙发就睡着了。天快亮时他被热醒了,浑身是汗,摸索着去到卧室吹空调,发现女人仍在玩手机,就随口问了一句。女人说你在沙发上睡得好好的进来干啥?你就这么肯定肚子里的娃娃不是你的种?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是,你也不会死皮赖脸爬到我肚皮上把他活活压死吧?我怎么不睡?满鼻子天那水味我怎么睡?

李宏鸣知道她又在跟那个逃到美国的张局长聊天了。面对妻子的一连串质问,他没再吭声,回厅里打开空调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2

那天中午醒来,女人仍打着哈欠在手机上跟张局长聊天。李宏鸣便给老伍打电话,说这么热你还上个鸟班啊?台风来了全城都停工了,出来喝两杯!

二人约到醉湘楼,一喝就喝到了暴雨倾城。

李宏鸣爱喝酒,且十喝九醉,有一次没叫代驾还刮花了一辆奔驰,被关了几天,全区通报,副主任的八级管理岗也被降成了九级普通职员,年近四十前途一片灰暗,整天没精神,走路都打眯眼。没多久,老伍顶了他的副主任位置,有事没事就约他出来搞两杯。李宏鸣觉得自己不缺这几个钱,后来不管谁约的酒他都抢着买单。很多次酒局结束后,就有一个五十出头个子矮胖头发稀薄的男人来帮老伍开车。老伍说那是他高中同学的老公,开了一个建筑公司,手下有二三十人干活,哪儿修修补补的会介绍点小业务给他。李宏鸣知道老伍不缺叫代驾那几个钱,是在装。男人嘛,不装谁当你是大哥?所以后来他也想通了,觉得妻子都徐娘半老了还能迷住张局长,自己当年也还是挺有眼光的。只是那张局长就太不会装了,露了马脚还让司机来谈判私了,到最后不得不夹着尾巴去了美国。

老伍被同学的老公拉出醉湘楼不久,李宏鸣的代驾就来了。上车没多久,李宏鸣的头就不怎么晕了,但是不想睁开眼睛看世界。雨越下越大,车窗外一片迷蒙,他觉得睁不睁开眼睛都一样,在黑夜里闭上眼睛听听音乐,想想这了无生趣的人生或许更好。回到家里躺沙发上,他仍闭着眼,脑子也清醒了。他本想摸出手机付钱给代驾的,这时妻子却给了他现金,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妻子说,干你们这行啊,风里来雨里去,一百块拿着呗,找啥找啊?代驾说要找要找,我散钱不够,加个微信转给你。

俩人便加了微信。代驾把钱转给李宏鸣的女人,她却说算了算了,年纪轻轻养家糊口不容易。代驾说我还没成家呢,对象都没有,你还是收下,一码归一码。女人说好好好我收下另外发个红包给你。发完红包她又说,好多路被淹了哪还有生意啊?我泡一桶过桥米粉吃了再走。代驾说身上湿了,得早点回去冲凉。女人说冲凉还不简单?去冲呗,冲好出来米粉就泡软了。

代驾迟疑了一下,便朝冲凉房走去。

过了一会儿,代驾在里边问,你两口子怎么才一条毛巾呢?能不能找条新的给我?女人说那是他的,我的挂在阳台上,有新的,我去找。

又过了一会儿,女人站在阳台上说,明明带了一条新的过来怎么不见了呢?那用我的呗。

洗澡间与客厅之间隔着餐厅和洗手间。女人把毛巾送去洗澡间,过了好一阵仍未出来,似乎还嘻嘻哈哈地笑了几声。李宏鸣躺沙发上胡乱想了想,瞟一眼洗澡间,坐起来,去到厨房里,盯着墙壁上那把明晃晃的菜刀呆了一会儿,然后取下刀,用食指在刀刃上刮了刮,在厨房里来回踱了几步,又轻轻挂了回去。

回沙发上坐了一支烟工夫,洗澡间里便安静了。李宏鸣站起来摸摸裤兜,香烟被雨水泡成了一滩稀糊。

酒劲儿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他觉得首先必须做的是下楼买一包烟,如果在路上碰到熟人比如老伍,再喝个通宵也行,反正一个星期没上班了。

出门前他朝洗澡间望了望,又看了看茶几上的烟糊糊,最后把目光移向厨房里的菜刀上。

要不要带上呢?他犹豫了一下,没带。

跨出房门后,他在走廊里望了望电梯旁边的监控,想进去和那个瘦女人聊几句,却又不能确定是否就她一个人在家。她应该是一个人在家的,他想,因为进门时她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了。但他又觉得,此时一支香烟比女人的聊天或许更重要。

从电梯口出来,雨停了,马路上的积水仍未退尽,一大群相干或不相干的人围在停车场入口。哄隆隆的抽水声、女人的谩骂声、男人的吼叫声在小区里回荡着,纠缠不清。李宏鸣站在一棵歪屁股凤凰树下,望了望B栋八楼。817仍亮着灯,对门屋子的阳台上却黑乎乎的。

那个瘦女人关灯睡觉了?带着这个问题去钱大妈买香烟时,李宏鸣竟然碰到了她。她确实偏瘦,如果再胖一点点,会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且能记住的女人之一。女人先跟他打招呼。她说,你们家房子刚装修就住人了哇?还有个大肚婆呢。李宏鸣说住两天就搬出去。女人笑了笑说,没见过这么不把老婆当女人的男人,大肚子了你还抽烟?李宏鸣说我一般在阳台或天台上抽。

女人看了看天说,好多星星呢,好想去天台上看看哟,上面有个空中花园你知道不?

我去过,第36层,是挺舒服的,李宏鸣说。

于是两人便去了天台上的空中花园。

刚上天台不久,李宏鸣的手机响了,是一个交警打来的。李宏鸣说我正在医院陪我老婆生孩子呢,一台破车一堆废铁你们想拖走就拖走咯。他刚挂掉电话,手机又响了,是妻子打来的。李宏鸣说我在交警队呢,车被拖走了你说干吗?今晚不回来了,我还有脸回来吗?你以为我真的喝醉了咩?

瘦女人仍然穿着那条粉红色睡裙,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捏着鼻子对着他的手机嗲嗲地说,过不下去就不过了嘛,吵啥吵哟,过来过来陪我坐坐噻!女人说完,便拉着他在亭子里坐了下来。

亭子周围种满了高高矮矮的花草,雨后,这空中花园里,每一缕空气都散发着花香。这是一个刚入伙的新楼盘,不少人家尚未入住,有的房子或许还没卖出去,花园里的路灯有可能被台风吹坏了,只有两三盏亮着,整个天台显得潮湿、昏暗而又空旷。两人坐亭子里说了很多话。李宏鸣说得最多的是与妻子的感情生活,从相识到结婚最后怎么落到眼下这个地步。瘦女人说得最多的是她的身体。她说先前不这么瘦的,脸圆圆的,皮肤红润,拍照从不美颜,后来突然就病了,五六年都未痊愈。最后她叹了一口气,说海边还有一套没出手的房子空着,不知台风吹坏玻璃没有,很想去看看。

下天台前,他们抱在了一起。李宏鸣说大半年没被女人好好抱过了,不晓得这空中花园里的监控被风吹坏没有,唉,没所谓了,反正都抱过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她粉红色睡裙里,抚摸着那丛沾满夜露的野草,满手粘乎乎的。女人趴在他肩上,由着他动,后来又说了一阵儿话。她说雨后的夜空真是美啊,站在天台上看大街,星星之下尽是人间,男人啊男人,女人说到这里近乎喊了起来,男人啊男人,这雨后人间,暗香浮动,你闻到吗?你闻到吗?李宏鸣说,嗯,好香。说完这三个字,他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不停搅和着,感觉整个身子瞬间就在空中花园上空飘了起来。他们越飞越高,仿佛伸手就能摸到星星了。

那是他在深圳见过的最美的星空,那片星空就在天汇城之上。那些星星啊!到了电梯里,李宏鸣盯着女人,脑子里仍飘荡着满天的星星。去往海边的路上,他的眼前仍闪烁着亮晶晶的星星,嘴里仍留有瘦女人的体香。酥酥麻麻的舌尖象套了一个放电的金属物件,随着心跳撞击头皮。他们坐在出租车后排,彼此依偎,像一对久别重逢的老情人,紧扣的十指汗渗渗的。

3

李宏鸣原计划孩子出生后做完亲子鉴定就离婚,这样就有充足的理由保住女儿萱仪的抚养权和天汇城这套房子,但瘦女人和代驾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男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25000,共计25000
  • 2019-08-26
  • 米欣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5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3
  • 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3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1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1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0
  • 刘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19
  • 张谋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19
  • 骚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19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1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2 18:45:32
    • 分享到:
  • 四个人:男主、代驾、妻子、猫猫,还有个未出现的逃跑的局长,似乎是个多余的人。三个地点:美国、新加坡、西藏,还有一个女配口中的台湾。几段支离破碎的感情,几个灰暗糟糕的人物,构筑了一个空中楼阁——空中花园太诗意了。老段从不写童话,从欧洲来电,补爷,夜壶,都是刺痛人心的现实。或者说世间本没有童话,为了对抗糟糕的肮脏的现实,创造了童话。所谓情感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任何人的切入如同进入后花园般自由。
  • 看似一些杂碎的情感背后,我似乎看到作者悲悯的一面,将女主名字叫猫猫,柔弱而善变的动物,符合女性。猫猫的离世与妻子和代驾去了西藏,似乎隐藏着某种救赎,实际上这种救赎甚至不名一文
  • 如果想到逃离到美国享受纸迷金醉的局长,生活的诗意就会如时间一样坍塌,薛定谔的猫终究没能逃脱被残杀的命运。
  • 回复

    • 2童生2019/08/22 12:00:27
    • 分享到:
  • 有一句话就是一辈子最好的投资就是选对一位合适的妻子,当然选对一位是何其难,现时生活中日子过得久了就会发现对方的缺点,再也没有仿如初见的热恋。诚然这里选都是我自己所愿的,爱情是說不清道不明,就如空中花园,美丽但是虚幻飘渺。当碰到了真爱时有从指间流走转瞬即逝,为她吃素,为她伤心一辈子;而自己的老婆没有感情,虽生活同一屋檐下,生了小孩,但总是怀疑自己的小孩不是自己所生,这样搭起来的空中花园随时都会崩塌
  • 回复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 谢谢

    回复

  • 读老段的“作文”:放心——他很少留下破绽,出现硬伤;他的文字,都能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准。这篇也一样。几个人物的生活交集与感情纠葛,占据了他们人生的核心部分,他们相互纠缠,撕扯,伤害,损耗,生者如死,死者如生——即使是一个骨灰盒,也仍然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所有的欢愉都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所有的空中花园都是没有根基梁柱的,漂浮在空中,一推就倒,一戳就烂。老段把人生写得如此悲凉和绝望,真是个狠角色!
  • 谢书生评

    回复

  • 空中花园:没有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一切都是虚幻。比方:健康没有了,像猫猫一样,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宝马也好,几套房产也罢,仅一个骨灰能代表她了。平时听人常说的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太有钱的把生活也是过得成一团乱麻。在深圳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通过老段的小说,让我看到了有钱人的烦忧,婚姻的不幸,便是人生的最大的不幸。或许真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 确实乱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8/19 16:52:00
    • 分享到:
  •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 逃不脱就不逃了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9/08/19 16:38:07
    • 分享到:
  • 雨夜里的醉酒,加一段偶遇,代驾男和瘦女人猫猫,没有太多的铺垫,粗暴而直接地介入了男主的生活,把男主本来就一团乱麻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最终代驾和妻子去了西藏,猫猫呢,唯一的愿望没有达成,成了一个骨灰盒,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引起我的一丝同情。世界在作家眼里是一团糟糕的。作为读者,完成这样一次阅读,也如台风过境一样凄凉,难以述说的五味杂陈。。。。。。
  • 你这么评了评委还怎么写评语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19 15:43:29
    • 分享到:
  • 这是一篇反映都市生活中年男女情感的小说,读来令人叹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段却写得有滋有味。无论男女,当婚姻难以为继,其实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所谓对错。人有七情六欲,何况是中年男女,还生活在深圳。作者没有选边站队,没有刻意批判谁,似乎所有结局都没有结局,任何选择都在情理之中。空中花园,如空中楼阁,写的就是中年男女虚无的情感和难以把握的人生。
  • 回复

  • 一个道德底线缺失的年代,敢相信还有真爱吗?
  • 回复
  • 小说,是看着生活被宰割,刀口处的抽搐、涌动的血液,然后,愈合、结疤……
  • 回复

  • 老乡名叫作文,真会写文章。情节生动形象,小说用四川话来读更有味道。高手作文,出手不凡。几组人物在他的笔下生龙活虎。看似不爱,特别是男主角,能在女主角还没生出二胎的情况下,爱上病猫猫,当猫猫死后,他还愿意为她吃素49天,甚至是一辈子。说他有爱,自己的老婆都要生孩子了,一直想着离婚后的打算,把男主角写得够狠心。结尾处,男主角对猫猫说出的话更让人难以捉摸,在西藏会有谁等他,只有让读者去猜。小说话言俏皮。
  • 高手的小说没多余的话语,一开始就直奔主题,看得出来作者老司机一个。向高手学习。
  • 回复

    • 冷富春2童生2019/08/19 23:17:47
    • 分享到:
  • 功力深厚。向段老师学习!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2
  • 17088
  • 103
  • 210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