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八卦岭出来
  • 点击:2450评论:192019/08/20 05:13

未眠的人,灯盏是她的姓名


在八卦岭一栋旧楼的宿舍,我掏空内心的路途

高出城市的几颗星星打开了我的黑夜。对不起

结满心事的它们,沿着一种生活的纬度盛开

可以去想的人我可以不同程度的想。嗯,想

现实虚构了不可理喻的部分,穿裙子的风

也想守住一粒种子的耐心吗?我很好奇

途径的芬芳会是怎样的煎熬?这是八卦岭


顶着大雨的雾从八卦一路一直跟从着我

楼梯扶手上的雨珠,每一颗都浸染了八卦二路

八卦四路的猫,或者八卦五路的一朵野花

它们始终保持了生活的节奏,不需等待和回顾

九街上的一些旧物可以构成一种生活,譬如美食

那个抽烟的女人你还记得吗?她让生活的铁发声


在楼顶上奔跑的人,他无法理解一粒墙角的种子

敢于把种子算成一块铁捶打出声,生活的铁啊

每一次都是金属的光。泥土上围绕的藤蔓与花朵

作业草稿本盖住的身份证,户籍在南,编码在北

我不能确定这个下午的光泽。是阳光的温度

还是铁的温度。我无法知晓的坚硬和炙热

你如果来过八卦岭,你也就理解了蛰伏的火焰


转过身来的事物即可遇见。肩上的杂什多沉寂

招手的配件都跟公路上的抒情有着重要的关系

这是真的,在这里有太多的维修师傅

他们手里有着各种皮色的水壶,晃荡的水和壶

有几次我在横穿斑马线时,停下来观察他们

喇叭按响了掩盖的脚印和苍茫

去向不明的工厂留下了工人们的宿舍楼

出租的每一间门上的锁把是铁的

只有打开的锁才是铜的


卖光碟的中年妇女来回穿梭在他们中间

刀郎的那一场雪在这里落满大街

纷纷扬扬的曲调。草原的调制也浑然天成

一路讲述的街道与行人。公交车来了

什么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树,树上的鸟响应

汗水和劳动紧挨在一起。搬运才很动人

吃苦耐劳的吃和吃饭的吃

意思当然是不同的,你要是愿意

你要是愿意去重新认识它们


旭飞花园的花该是一种怎样的颜料涂抹而成

站台上的广告牌像个应酬的诗人

去深南大道的天空它们的蓝与我的站立

也保持了奔腾的清澈。面点王和麦当劳

还有过去不远的姑奶奶或者红荔村

穿工衣戴厂牌打临工的听听口音也是诗嘛

站台旁边的报刊亭还有报纸卖吗?

宿舍楼上的女工衣面朝大海的方向

我却化了三块钱买了一根老冰棍


澳康达兄弟是个什么梗?加油啊

人民检察院每日检察着马路上的人民

红绿灯红绿灯红绿灯。心里默念三遍

它们和她们有一定的关系吧

我相信提到它们就会想起她

它们是一种讯息。科技的长城也长在心里

她不过是一枚乡村的工卡和编号

碗内的粮食有些跟爱情攀不上亲戚关系

我看见了这样的一块铁炙热如你的眼睛


这个夜晚的蚊子,被一桶方便面撞见

亲眼目睹的面包已放过最初的颤栗

词语。句子。段落。一个人未必需要修辞

第一次和第三次,关于二次的眺望

很晚摆摊回来的一对夫妻。反复被点燃

她用赤身裸体的刀,敲打着身体上的铁

然后奔向他。你见过铁皮上千仓百孔的漏洞么

整个夜晚的失眠忘乎所以的呼吸和歌唱

我突然发现科技所引发的工业让城市有了沸腾

没有人知道后来万有引力的想象也成了铁

颠沛流离的一只小兽,它跳出来揭开了人间的隐秘


这是另外一个夜晚的钥匙。还是一个夜晚

那个在园岭地铁出口和衣而睡的男人,是磨碾的米

从未离开过南方附近的蚂蚁。每一只都亲历过黄昏

用手机在来回打听消息的草木,事物有它的归期

我不止一次的停顿,然后陷入一种感概

翻身站立的这个陌生人,他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他会有一个怎样的名字来安放心事重重的潦草

卖糖葫芦的老男人刚才还在叫嚷个不停


两个爱过的路人没有人再记得眼泪

他和她,她和他。回到刚才的月光里交谈

确实应该出来这里看看,抬头可见的月亮

错过经历的风雨和云朵。星辰构成了回忆的片断

我们才是大地上的亲人,繁体字的胜记在报幕

想必一只猫还是不要停下来。银泉酒店门口的相逢

可以忽略世事的悲伤,没有人相信一朵落花的流水

酒抓住了一匹马的夜游,烧烤的寂寞是凌晨打开的栅栏

出一身汗的人,想起昨日的酒劲,有点度数


那么多楼梯都爬过了。现在爬多几层能有多大事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没关系。嗯,没关系

细碎的布不是不,步行街上的人,独自等待的人

心事不定的人,烦躁不安的人。海在海边

因为一种久违了的分数被作业草稿纸撕了又撕

她不再信任数学的绵羊,每一只都下落不明

为一个无边的打盹我痛恨后半夜的空旷

我走过的长廊轮廓分明。它们是一种屈辱的辽阔

从楼顶望去。从楼顶望去。从楼顶望去

对讲机。打点帮。每个墙上的光点

农夫山泉滋润的茶派会派出哪一个下一秒

它们究竟演奏了什么叙事曲。若非老小真的不小了

监控的生活,摄像头拍下清晰的日常

难以启齿的寒也叫风寒。关节炎周围都是故乡

我坐在空中花园的长木椅上,某明奇妙就当在写诗


我想试着抽根烟,但我已经戒烟好几个月了

有一些话想说出来说出来吧。房间的灯一直亮着

打着赤脚的石头也有翅膀你相信吗

出于故意的猫在故意的喵叫。不早不晚相遇

问你一个问题:独自行走与一个人行走有区别吗

散文诗一样渐渐老了的日记,谁还在坚持

我停下来。一个俏丽的女人手里正夹着一根烟

她若无其事地吐着烟圈。植物一排排的醒着


绕过八卦岭地铁站的拐角,没有人知道

你的行走需要命运洗几次牌?树上的鸟儿惊飞

一无所知的远和一无所有的远肯定是不同的

体育馆的躁动最终抵达了身体的宁静

有个坚硬的背影有着多少练习的清晨

自行车卷起前尘的情节。两个人在天桥上的对弈

他们在精心设计的心思里挖空各自的生活

现在我感到有点遗憾。天台上的有老鼠

它们见证了后半夜的飞机和金属的轰鸣


工业区是八卦岭日夜流淌的河流

骑自行车的响玲婉转悠扬。她穿的裙子真好看

正月的碗端起来的度数酝酿的时间几人知晓

广场上好看得舞蹈与柴米油盐也有彩排

睡在人间的星辰也睡过所有爱过的人

慢下来的每一种布,石头和剪刀的游戏

在深夜试着清唱的灯光啊有家乡的口音


社康中心路上的环卫工人也难免慌张

只要你愿意停下来,你会听见鸟的飞舞

只要习惯了起早摸黑的操持,落雨无妨

即使尘土飞扬暴雨起伏又如何呢?

事件。人物。地址。默默秉持的笑


友谊医院让你想起了火车和飞鸟,奇怪吧

这个结实的想象与你相遇。病历单上的

戏剧都在友谊以外的枝叶上

不管我们在哪里不管钥匙换了多少枚

从命运的斜坡上下来的尘土起风了

在春天能够想起的事物有怎么的笔画呢

载在身体里的树,手心手背都是肉

泥土的咳嗽,手稿燃烧至今


夜幕时分的小区保安不曾擦洗它们

收费亭靠窗前发呆的蜻蜓,也无人关注

进进出出的汽车有时跑不过一条有斑纹的狗

生活的集市和乡音的超市都是这一家那里一家

由来已经的想。一个人的炊烟属于粮食

赶路的城市以地铁的速度平稳推进

铁轨难以完成相遇的习俗。她们的叙事

每一扇窗的玻璃上都有我们保存的秘密

你承受过哪些呢?隐喻的奔跑与坚韧的赞美

巴尔扎克说,痛苦能使一切变得伟大


去往维也纳的一桩事物。生长成南方的庄稼

包装印刷推开了低迷的粮油与植物

我只是感到口渴顺路在人行天桥上想起了什么

大汗淋漓的笋岗触手可及。窗户上有几对蝴蝶

它们对照便利店和报刊亭的角度展开构思

我在犹豫是买一瓶可口可乐还是东鹏特饮呢

我们当初决心已下的会在瞬间感到彷徨

所有途经园岭南的夏天,到了园岭还是夏天


随手揭开饮料上的瓶盖,你一饮而尽

旧了的电线柱也恰好站在你的的身旁

它上面有字,有大写的电话号吗

小摊主用手里的刀在修复着太阳的模型

一根甘蔗的表达足以剃度他所有的心事

在服装上有讲究的在建筑的插画里也能

我喜欢这样无所事事的看着某处

那个不停把甘蔗渣吐到手里。然后又

随手甩落到地上的人,为何不直接吐出来


电信营业厅沉寂了下来。夜色纷繁

租房是我们的亲人,嗑瓜子的女人

在无尽期的磕着。失败。嘲讽。欢乐。伤痛

步入十字街上的灯盏一亮再亮

迷宫的羊和鱼你可以仔细辨认。夜宵正浓

手执五街或九街的炙热,这里的街通往小镇

也通往炒作的乡愁。多情的昆虫我难以理解

好看的姑娘像极了颠沛流离的的欢爱


天虹小店在醒着的你我之间

当我决定要到里面去买口香糖

我看见华源世纪酒店的门口有很黑人

他们都坐在台阶上,也有女人站在那里笑

他们都拎着打开的瓶酒。我看见有人跳舞了

一个涂得很浓的女人,穿着睡衣与我穿过

女人怀里还环抱着梦呓的狗

晚稻种植的制服和三三两两的警灯

上游的账单消息许多人都忽略了明细表


这样的夜晚不过是夜晚而已。在房间里

镜子可以看穿一个人的经历

阳台上跳出的一只老鼠这真的不是错觉

忘记拉上的窗帘,女人的身体也是镜子

很多虚空的人都躺在床上。宽大的床

往生活里扔垃圾的人啊,活该喊破嗓音

无论你多晚归来,楼梯的灯已经亮了


从你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想了想。地铁上

一对男女拥抱在一起,发出欢腾的声响

大多数人都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机

有个背包的姑娘对每个人说同样的话

你好可以帮忙扫下我的二维码吗

不管是拒绝还是接受了,她都会说谢谢

乘坐地铁的雨还是落了下来

你站在出口一直计算,小跑会淋湿多少


坐公交车显然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午夜的车上只有我和老司机两个人

老司机说他开了十七年的公交车了

老司机不抽烟不喝酒也从不吃宵夜

老司机说了很多的话。我有点困了

我直到快要到站时也一直没有人再上车


晚饭后你想要去外面走走。32号楼

以前世印刷厂还是电子厂还服装厂不重要了

你一直往前走,这里的喧嚣一点也不单薄

嗯,生活原本就是这样在各自的轨迹上转行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又开什么小差呢

几张折叠的轻便小桌几种样式的栅栏

隔壁的男人和他的女人就住在隔壁

一只去年的猫它想干什么?它叫唤搞笑

不说话的世界上有许多生长的花在盛开


从鹏基到鹏盛看上去并不远,走起来也不近

搬运的一些话无需说出来。世间的诸多风物

上好的酒配得上用三两个夜晚痛饮

从不开口的花和花上的叶,在鹏盛村

时间印刻在精打细算的生活里

我们在一座海的城市。关于海的宽阔

我已经不在意她的宽阔。她的摇晃跟事物

试图从角度找寻的浪波。我知道很多

去往大海的人都想读懂自己

很久没有这样坐下来这样长久而耐心的倾听


六一四和六零五有没有什么联想呢

多种纬度的房间。钥匙是从一楼到六楼的呼吸

由着它们就好了别人谈论的声响也这般轻浅

这雨说落就落了。雨也是对大地的一种表达

你看肯德基门口也在落雨。两个好看的女人

朝陌生的男人打招呼,她们着男人到了肯德基

女人说,大哥帮我们买点吃的吧

男人笑了起来,真的假的?女人们点点头

男人带她们去了肯德基前台点餐

男人付了账就匆匆走了。女人要求退账

她们跟收银台的服务员说把刚才点的餐退了

退回所有的现金给她们就可以了,谢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八卦岭诗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2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3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1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1
  • 平溪慧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悠悠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19/09/02 11:29:01
    • 分享到:
  • 我曾在八卦岭住过一段时日,能想象到在夜色中想飞在那一片灰扑扑的工业区和城中村小楼之上的心情。深圳是一个可以写出好诗的地方,因为它给人们的打击够狠够烈、甜蜜也够浓够呛。叶洱这首诗让我从每一行里都读到了这种甜苦交加、飞翔的轻和生活之重的纠结。生活是苦难的、但终究是值得的。
  • 生活是苦难的,但终究是值得的。谢谢陈彻老师提名点评!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2 18:16:56
    • 分享到:
  • 自从《天鹅》之后我没有写长诗了,因为我知道写一首长诗要耗费多大的精力和能量,所以首先我要为叶洱兄点赞。用一首长诗写遍一个地方,要寄托怎样的深情,也许也只有作者心里清楚。对于八卦岭,我还是有点感情的,曾经频频光顾那边的食街,八卦岭堪称是中国菜系的微缩图,堪称深圳的“舌尖上的清明上河图”,而让我更有感情的是对那边的鹏基商务时空熟悉,曾经有朋友和客户都在那里上班,构筑了相对纯粹的创意空间。
  • 而对八卦岭更大的向往是因为那边有飞地书局,常常跑去参加活动,见到很多名家,这样一来,八卦岭又成了深圳文化的“飞地”,相对偏安一隅,不与CBD的繁华争宠,而是以自己独特魅力见证了城市变迁。
  • 很遗憾的是,八卦岭纳入了深圳旧改工程,有朝一日终究会泯灭在记忆中,但又如何,“从八卦岭出来,我情不自禁的回头一望 ”,或是对其最好的情感寄托。
  • 八卦岭,是低处生活的一枚月亮。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21 11:24:48
    • 分享到:
  • 几次点开这首长诗,几次试着好好阅读。然而抱歉得很,对于我这个不懂诗的人来说,实在有点勉为其难。但我还是不甘心,还是想在这里写下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我认识作者,他是我老乡。我知道他的一些事,也领略过他的才华横溢。一直以来,作者的处境都不是很好。这种处境,凡是痴迷文学的人,都不难理解。我真诚地希望作者能不负自己的文学才华,不向厄运屈服,写出真正能够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流传千古的文字。
  • 谢谢鼓励与阅读,问好兄!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0 19:51:44
    • 分享到:
  • (感慨颇多)感觉是一个沧桑的男人,在无人处捞捡自己,哪怕是一个核桃,有着真实的坚硬,皱纹横生,遍体沟壑,清香犹在。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段,或者喜欢聚众,或者喜欢独居,都不为过。脸上有笑容的未必真快乐,脸上有愁绪的,未必生活中正在遭遇大风雨。喜欢那种脸上有大平静的人,他把所有的事儿都写在心里,遇到再多的事情,也是一脸的无动于衷。
  • 从容不迫,淡定自如。诗也是一种生命的独白。

    回复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 日常生活里的柴米油盐也可以是诗。诗,是一个人身体里涌动的热爱,有泪也有笑。

    回复

    • 悠悠3秀才2019/08/20 10:47:43
    • 分享到: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 嗯,谢谢,看得真仔细。

    回复

  • 我仅知道有一个八卦岭,却从未去过八卦岭。如果对生活麻木不仁,就不会有一颗敏感而易碎的玻璃心。人生也只不过如此,如潮涨潮落,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抛开昨天的不是,朝能给新生的路走。把所有的伤,所有的疼痛都留在八卦岭吧,真正从八卦岭走出来,生活总是要向前看的好。
  • 谢谢点评。

    回复

  • 这是我昨夜完成的一首小长诗,写完时已是凌晨四点多了。八卦岭的夜色依然保持了它的浓与郁,灯盏模访月光的度数。这个并不八卦的地方,又似乎隐藏了某种生活的指向。这不过是一个诗人在日常里感受的生活细枝。也是一个底层生活者的孤独自语。我们在城市低处的一种命运,一种与低处的生活有着宿命的况味和感伤。
  • 回复
  • 回头一望,望见自己在那一段潦草的往事和被往事覆盖的美好和忧伤。
  • 往事如酒,都在分行的独酌里。

    回复

  • 最近来访
  • 叶洱
  • (孤独的南瓜)
  • 1布衣
  • 3星
  • 2钻
  • 南瓜不说话,只默默生长。新浪微博@叶洱Eric
  • 南瓜不说话,只默默生长。新浪微博@叶洱Eric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81100
  • 4
  • 74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