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升三级
  • 点击:19889评论:82019/08/26 10:12


2008年,金融危机在全世界爆发,这股强烈的风暴很快波及到深圳,来到人才市场找工作,你可以发现以往人满为患的人才市场,现场招聘企业减少了一半。现场晃动着的,都是前来求职的人。狼多肉少,大家哀叹,现在找工作是越发地困难了。

就在别人为找工作而焦头烂额的时候,命运之神又青睐于我。在网上投出简历之后,几家公司同时对我抛出了橄榄枝。我挑了一家台湾企业前去面试,这家台湾企业主要给日本汽车加工配件,在强者如林的竞争之中,我幸运崭获了一个高级主管的职务。接下来是背景调查,等他们通知我上班的时候,我选择了横岗园山街道的一家上市的台资企业。

我去另一家台湾企业面试的职务是ISO文控部主管,一个年约五十岁,长相斯文的台干接待了我。前台文员告诉我,这是公司的吴协理。吴协理咨询了一下我对薪资的要求,我想了想,认为主管职务的月薪不能低于六千元。吴协理告诉我,这个普通主管的职务,薪水没这么高,和董事长面试的时候,要少报一些,接着,他带我去和董事长面谈。

办公室明明很多人,却没有一点声音,现场的工作氛围给人一种压抑,吴协理和我说着话,声音也很小,我们像间谍一样小声交流着。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前,他轻手轻脚地敲了门,带我进去后,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很显然,我的个人简历打动了董事长。那一串串光鲜的培训课程和工作经历,看起来就很养眼。这位戴着眼镜的台湾老人,一双眼睛几乎扎进了我的简历。良久,才问我要多少工资。我把和协理商议的工资说了出来:“五千!”

董事长立刻回答:“行,可以。”

他回答得那么爽快,让我突然觉得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怀疑是那个吴协理在故意卡我的薪资待遇。董事长并没有问我太多的问题,只是说接下来还有人要面试,让我在外面稍待,便草草地结束了这次面试。

走廊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应聘的人。从外表上看,这两个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完全符合大陆公司的择才标准。外形上比我更具优势。我出来时,和他们碰头时,说自己没机会了,俩人假意地谦虚着,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其中一位走进去没两分钟,就出来了。另一个人,则在我后面,我还在等电梯的时候,他也跟着出来了。台湾人的办事风格,常常让人琢磨不透。二三分钟就打发了那两个面试的人。

带我去面试的吴协理小跑着走过来,仍然压抑着嗓音:“恭喜,您已经面试合格,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接着,吴协理心急火燎地催我搬行李来公司报到,效率也够快的。这样也好,省得在外面折腾浪费时间。第二天,我带着行李去报道。

办公室的文员悄悄问我:“您是台湾哪里的?”

“我长得像是台湾人吗?”我不明白她的意思。

“哦,这个岗位以前是台湾人担任的。”她的语气突然轻松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听了她的话,我才知道要的薪水太低了,按台湾人的身价,翻一倍董事长都能接受。正和办公室文员聊天时,董事长迫不及待地让人来找我上去。带我去见董事长的还是昨天那位吴协理。

董事长的办公室像一个迷宫,要经过几个拐弯抹角才能抵达,门前还摆着一个办公桌。吴协理敲门进去的时候,董事长陷在一张旋转大班椅子里,只露出一个头。我和吴协理走上前去打了招呼。看到董事长桌前有两张椅子,我想也没想,就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看着旁边空空的椅子,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五十多少岁的吴协理,像一根笔直的松树站在我旁边,我只好尴尬地站起身来。

“坐下,坐下!”董事长见我坐下后又站起来,终于开口让我们都坐下来。

“吴协理,从今天起,你和他交接手上的工作。ISO的全部工作,公司O盘,所有的机密资料,还有行政和人事方面的,协助他交接。”董事长慢条斯理地说。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面试的只是一份ISO文控部门主管的工作,最多算经理级别。一般企业的文控部是管控公司机密文件,同时负责稽核各部门的工作,工作性质有点类似钦差大臣,遇官大一级。因为是吴协理面试的,我以为这个部门是归吴协理负责,自己只不过是做他的手下助理,没想到职权与他不相上下。

吴协理立刻站起身来,像电视里的日本人一样,“嗨”地立了一个正。他的样子好滑稽,让我感觉想笑。

在台湾公司,协理主要协助总经理,职权比经理大一级。经理的上司是协理,协理的上面是副总或总经理。昨天面试时,吴协理说让我协助他的工作,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和吴协理平起平坐,让吴协理协助我的工作。我素来不太喜欢和老板打交道,看到吴协理这么平易近人,我宁愿做他的手下。

董事长把头一抬,目光有些严肃,吴协理立刻点头哈腰地“嗨”了一声出去了。

“从今天起,你每天写一份工作报告交到我办公室!”董事长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又柔和了许多。

这是台湾企业对大陆人考核的一惯技俩。我入职的几家台湾企业,老板都曾要求我这样做。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轻松多了。虽然见识了几万人的台湾企业,我依然认为,雅致公司的管理模式是顶尖的。在深圳历经这几年的磨练,企业管理对我来说不算复杂。

我来到属于自己的办公室,董事长又亲自打来电话,说我的一切待遇按台干的要求对待,已安排台湾方面把O盘资料的密码交给我,并嘱咐我,该盘是公司最核心的资料。又交待吴协理协助我尽快进入工作状态。

上一任主管离职后,总公司的一切核心密钥在台湾分公司,下午,台湾分公司的杨副理给我打来贺电,恭喜我加入公司,成为他们的核心成员之一。他在电话中的小心翼翼,让我感觉像是在从事地下工作。助理小朱告诉我,台湾分公司只有十几个人,杨副理最大,

等我了解到公司初步的运作状态时,一天很快就结束了。

第二天,我按董事长的交待,写了一份工作报告放到董事长门口的办公桌上。上午十点,吴协理再次叫我去董事长办公室,想来,我的报告董事长已经看过了,不知道接下来他有什么安排。

我和吴协理再次进入董事长办公室时,吴协理立刻又变得像一条死鱼,直挺挺地冻僵在那里。这回,我才懒得管他,一屁股坐在董事长对面的椅子上。

“吴协理,昨天交待你的工作完成得怎么样?有没有把行政人事的工作交给Jerry主管?”

偌大的一个办公室,吴协理僵死一样的表情配合着董事长的那张严肃的脸,气氛有些诡秘阴森。这也太着急了吧?我才入职第二天。总得有个三、五天的时间让我熟悉后在交接。

四五十平方米的宽大办公室里,董事长办公桌前的台灯显得太柔和,所有的背景阴沉灰暗。台灯下,董事长的表情阴晴不定。

吴协理的脸色立刻惨白起来:“报告董事长,这两天忙,我想明天再给Jerry主管交接。”

“你太不像话了,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还说是留过洋的博士,执行力怎么那样差?”董事长轻言低语,无可否认的是他太愤怒了,表情几乎像是在咆哮。

“报告董事长,是我的错,我下次一定改正!”在空调固定为26度的阴凉办公室里,吴协理的脸上全是汗,笔直站立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天,这简直是大人对小孩子发脾气。董事长无形之中威严陡发,看得一旁的我寒毛竖起。我知道吴协理也是有背景的人。海归博士 ,曾在一家全球五百强企业任过二十年的总经理。退任后再来到我们的公司。再看他现在这个模样,哪有半点世界五百强企业总经理的风光?我不明白,这个吴协理为什么会怕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老板。

“下去,立刻执行,以后好好配合Jerry主管的工作,不要让我再次听到你说没有!”董事长办公室气温陡然间降低了八度,我居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寒意。

我不太喜欢与董事长打交道,更不想被这种人直接领导,他一天到晚行踪飘忽不定,而且脾气古怪。吴协理说话和和气气,而助事事顺着我。此刻,我多么希望和吴协理对调身份,原本以为是他的下属,居然变成了与他平级。

再看吴协理,他似首一点也不觉得委屈,这么热情工作的人,居然还被老板骂个半死。要是董事长这么骂我,我肯定立马摔手走人。我想起以前同事谢有得和我说过一句话:找一份好工作,不如找一个好上级。

吴协理对我够好的,唉!

“你先出去,我和Jerry主管说点事!”董事长阴冷着脸,眼角都不去看吴协理,又开始柔和地看向我。

吴协理立刻老老实实地立正,点头哈腰:“嗨!董事长,我下去了!”

这情景太狗血了。如果不是亲眼所在,我不相信会有这么变态的人。吴协理一走,董事长立刻对我和颜悦色起来。

“他们都是不是好人,想让我的集团公司倒闭。从今天起,我只信任你,我看了你第一天的工作报告,很喜欢你们大陆人。你好好干,接手吴协理手上的工作。以后,少和他说话,一看就是坏人!”

此刻的董事长神情萎靡,像历经了世界上所有的失意,哪有半分威严感?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好人和坏人贴了标签吗?我才来两天,老板就这般“推心置腹”,有些不可思议。这一幕,像戏剧一样,却真真切切地在我身上发生。在我的工作经历里,没有哪个老板会在上班的第二天说我好,难道他是算命的?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吴协理立刻开始讨好我,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说我英语不好,他立刻说他英语最棒,在国外留学工作多年,可以教我学英语。只要我吩咐,可以协助我的工作开展。他又说,他的西格玛培训做得很棒这些都可以帮助到我。康佳、长虹、富士康近期要来验厂,桌面上堆着一些英文资料,一些复杂的单词,吴协理怕我弄不明白,用铅笔在资料上用中文标注着。

接下来的日子,公司的各项生产记录报表、审核数据、集团公司各类文件吴协理全部交给我熟悉。原本文控部门,只负责文件保管和稽核各部门的工作,结果统计部也划到我的部门。我有些哭笑不得。

随着我的工作报告一天天地写上去,董事长的脸一天天灿烂起来。每天上午,他都要找我聊半个小时。尽管我学过公共关系礼仪,但我并没有像吴协理这样对他点头哈腰,也不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这样一点也不舒服,我随时变换着姿态,试图用骨子里的叛逆打压之前他在吴协里面前给我树立的威严。

有时候,我几乎是趴在他那张宽大的老板桌上,撑着双腮乏味地听他啰嗦个不停,但我必须盯着他的表情,以示一副在意的样子。果然,他一如既往地和颜悦色,那双并不澄亮的眼眸,越发柔和。

然而,董事长对我的欣赏,正是我恶梦的开始。

有一天夜里十点钟的时候,我还在加班学习,董事长打电话通知我召集公司所有的高管开会。听吴协理讲,今晚公司要开一个表彰会议。会议上,除了我一个大陆人,其余的五人都是香港和台湾的高管。我看到吴协理手上拿着一份打印文件,正是我写早上交的一份工作报告。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职场个人传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6 16:09:11
    • 分享到:
  • 以为是小说,原来是作者的个体传记,某种莫名的诡异感就此弥漫全身。上一周,张旭发的那篇也是台企,一看到台企就浑身触电般紧张起来,因为有过短暂台企的经历,所以很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果真,貌似顺风顺水的工作一开始就隐藏危机,表面上是连升三级,实际上是步步危机,仿佛中国宫斗剧一样的剧情不可思议发生了。而情节的荒谬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企业所能发生的一样,如果不是卫平兄我很熟悉,我真怀疑他在编故事。
  • 而且我也很奇怪,他为何老有这么多奇葩且有意思的经历。这样一个企业,是正常人都待不久,何况一个硬被提拔起来的人,结局可以预见,即便不被炒鱿鱼,自己也会炒公司鱿鱼。结局也很有喜感,
  • 一个内心黑暗的竞争者居然还假惺惺地说些客套话,最终也自食其果。现在问题来了,这样的企业还在吗?他是依靠什么坚持下来的,这种家族式管理和经营模式,难道不应该终结吗?
  • 谢谢飞泉,每次都这么用心点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6 15:12:53
    • 分享到:
  • 台资企业的高管,我觉得都有点神经质,而且个个都像琼瑶笔下的剧情一样,骂起人来,什么难听的讥讽都摔将过来,有的也不按常理出牌,往往把一个好端端的企业闹得鸡飞狗跳,特别是在风雨欲来时,更是个个上窜下跳。经历过台资企业职场的人,对于他们管理的死板,及内斗,还有偏见,都心有余悸。正如文中所述,董事长不按常理出牌,把一个新人连升三级,不利于他自身工作的开展,其它高管也难于接受,于企业无益,却奇诡地发生。
  • 是的,我也有这种感觉。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6 14:34:09
    • 分享到:
  • 职场也是战场,职场的硝烟弥漫,是无声无息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纷争,也会有溜须拍马,还有尔虞我诈。作者呆在这个公司里,真的是玩得心惊肉跳。被升职加薪,被各路人马挤压,又被他们忽悠。有前途的公司,应该是管理层携手,合作,共赢,开拓市场新局面,普通员工有归属感,责任心。吴协理是这间公司的一粒老鼠屎,看着让人无比恶心。
  • 是啊,职场也是勾心斗角的场所。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2
  • 58315
  • 151
  • 1857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