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升三级
  • 点击:27638评论:82019/08/26 10:12


2008年,金融危机在全世界爆发,这股强烈的风暴很快波及到深圳,来到人才市场找工作,你可以发现以往人满为患的人才市场,现场招聘企业减少了一半。现场晃动着的,都是前来求职的人。狼多肉少,大家哀叹,现在找工作是越发地困难了。

就在别人为找工作而焦头烂额的时候,命运之神又青睐于我。在网上投出简历之后,几家公司同时对我抛出了橄榄枝。我挑了一家台湾企业前去面试,这家台湾企业主要给日本汽车加工配件,在强者如林的竞争之中,我幸运崭获了一个高级主管的职务。接下来是背景调查,等他们通知我上班的时候,我选择了横岗园山街道的一家上市的台资企业。

我去另一家台湾企业面试的职务是ISO文控部主管,一个年约五十岁,长相斯文的台干接待了我。前台文员告诉我,这是公司的吴协理。吴协理咨询了一下我对薪资的要求,我想了想,认为主管职务的月薪不能低于六千元。吴协理告诉我,这个普通主管的职务,薪水没这么高,和董事长面试的时候,要少报一些,接着,他带我去和董事长面谈。

办公室明明很多人,却没有一点声音,现场的工作氛围给人一种压抑,吴协理和我说着话,声音也很小,我们像间谍一样小声交流着。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前,他轻手轻脚地敲了门,带我进去后,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很显然,我的个人简历打动了董事长。那一串串光鲜的培训课程和工作经历,看起来就很养眼。这位戴着眼镜的台湾老人,一双眼睛几乎扎进了我的简历。良久,才问我要多少工资。我把和协理商议的工资说了出来:“五千!”

董事长立刻回答:“行,可以。”

他回答得那么爽快,让我突然觉得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怀疑是那个吴协理在故意卡我的薪资待遇。董事长并没有问我太多的问题,只是说接下来还有人要面试,让我在外面稍待,便草草地结束了这次面试。

走廊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应聘的人。从外表上看,这两个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完全符合大陆公司的择才标准。外形上比我更具优势。我出来时,和他们碰头时,说自己没机会了,俩人假意地谦虚着,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其中一位走进去没两分钟,就出来了。另一个人,则在我后面,我还在等电梯的时候,他也跟着出来了。台湾人的办事风格,常常让人琢磨不透。二三分钟就打发了那两个面试的人。

带我去面试的吴协理小跑着走过来,仍然压抑着嗓音:“恭喜,您已经面试合格,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接着,吴协理心急火燎地催我搬行李来公司报到,效率也够快的。这样也好,省得在外面折腾浪费时间。第二天,我带着行李去报道。

办公室的文员悄悄问我:“您是台湾哪里的?”

“我长得像是台湾人吗?”我不明白她的意思。

“哦,这个岗位以前是台湾人担任的。”她的语气突然轻松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听了她的话,我才知道要的薪水太低了,按台湾人的身价,翻一倍董事长都能接受。正和办公室文员聊天时,董事长迫不及待地让人来找我上去。带我去见董事长的还是昨天那位吴协理。

董事长的办公室像一个迷宫,要经过几个拐弯抹角才能抵达,门前还摆着一个办公桌。吴协理敲门进去的时候,董事长陷在一张旋转大班椅子里,只露出一个头。我和吴协理走上前去打了招呼。看到董事长桌前有两张椅子,我想也没想,就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看着旁边空空的椅子,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五十多少岁的吴协理,像一根笔直的松树站在我旁边,我只好尴尬地站起身来。

“坐下,坐下!”董事长见我坐下后又站起来,终于开口让我们都坐下来。

“吴协理,从今天起,你和他交接手上的工作。ISO的全部工作,公司O盘,所有的机密资料,还有行政和人事方面的,协助他交接。”董事长慢条斯理地说。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面试的只是一份ISO文控部门主管的工作,最多算经理级别。一般企业的文控部是管控公司机密文件,同时负责稽核各部门的工作,工作性质有点类似钦差大臣,遇官大一级。因为是吴协理面试的,我以为这个部门是归吴协理负责,自己只不过是做他的手下助理,没想到职权与他不相上下。

吴协理立刻站起身来,像电视里的日本人一样,“嗨”地立了一个正。他的样子好滑稽,让我感觉想笑。

在台湾公司,协理主要协助总经理,职权比经理大一级。经理的上司是协理,协理的上面是副总或总经理。昨天面试时,吴协理说让我协助他的工作,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和吴协理平起平坐,让吴协理协助我的工作。我素来不太喜欢和老板打交道,看到吴协理这么平易近人,我宁愿做他的手下。

董事长把头一抬,目光有些严肃,吴协理立刻点头哈腰地“嗨”了一声出去了。

“从今天起,你每天写一份工作报告交到我办公室!”董事长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又柔和了许多。

这是台湾企业对大陆人考核的一惯技俩。我入职的几家台湾企业,老板都曾要求我这样做。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轻松多了。虽然见识了几万人的台湾企业,我依然认为,雅致公司的管理模式是顶尖的。在深圳历经这几年的磨练,企业管理对我来说不算复杂。

我来到属于自己的办公室,董事长又亲自打来电话,说我的一切待遇按台干的要求对待,已安排台湾方面把O盘资料的密码交给我,并嘱咐我,该盘是公司最核心的资料。又交待吴协理协助我尽快进入工作状态。

上一任主管离职后,总公司的一切核心密钥在台湾分公司,下午,台湾分公司的杨副理给我打来贺电,恭喜我加入公司,成为他们的核心成员之一。他在电话中的小心翼翼,让我感觉像是在从事地下工作。助理小朱告诉我,台湾分公司只有十几个人,杨副理最大,

等我了解到公司初步的运作状态时,一天很快就结束了。

第二天,我按董事长的交待,写了一份工作报告放到董事长门口的办公桌上。上午十点,吴协理再次叫我去董事长办公室,想来,我的报告董事长已经看过了,不知道接下来他有什么安排。

我和吴协理再次进入董事长办公室时,吴协理立刻又变得像一条死鱼,直挺挺地冻僵在那里。这回,我才懒得管他,一屁股坐在董事长对面的椅子上。

“吴协理,昨天交待你的工作完成得怎么样?有没有把行政人事的工作交给Jerry主管?”

偌大的一个办公室,吴协理僵死一样的表情配合着董事长的那张严肃的脸,气氛有些诡秘阴森。这也太着急了吧?我才入职第二天。总得有个三、五天的时间让我熟悉后在交接。

四五十平方米的宽大办公室里,董事长办公桌前的台灯显得太柔和,所有的背景阴沉灰暗。台灯下,董事长的表情阴晴不定。

吴协理的脸色立刻惨白起来:“报告董事长,这两天忙,我想明天再给Jerry主管交接。”

“你太不像话了,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还说是留过洋的博士,执行力怎么那样差?”董事长轻言低语,无可否认的是他太愤怒了,表情几乎像是在咆哮。

“报告董事长,是我的错,我下次一定改正!”在空调固定为26度的阴凉办公室里,吴协理的脸上全是汗,笔直站立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天,这简直是大人对小孩子发脾气。董事长无形之中威严陡发,看得一旁的我寒毛竖起。我知道吴协理也是有背景的人。海归博士 ,曾在一家全球五百强企业任过二十年的总经理。退任后再来到我们的公司。再看他现在这个模样,哪有半点世界五百强企业总经理的风光?我不明白,这个吴协理为什么会怕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老板。

“下去,立刻执行,以后好好配合Jerry主管的工作,不要让我再次听到你说没有!”董事长办公室气温陡然间降低了八度,我居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寒意。

我不太喜欢与董事长打交道,更不想被这种人直接领导,他一天到晚行踪飘忽不定,而且脾气古怪。吴协理说话和和气气,而助事事顺着我。此刻,我多么希望和吴协理对调身份,原本以为是他的下属,居然变成了与他平级。

再看吴协理,他似首一点也不觉得委屈,这么热情工作的人,居然还被老板骂个半死。要是董事长这么骂我,我肯定立马摔手走人。我想起以前同事谢有得和我说过一句话:找一份好工作,不如找一个好上级。

吴协理对我够好的,唉!

“你先出去,我和Jerry主管说点事!”董事长阴冷着脸,眼角都不去看吴协理,又开始柔和地看向我。

吴协理立刻老老实实地立正,点头哈腰:“嗨!董事长,我下去了!”

这情景太狗血了。如果不是亲眼所在,我不相信会有这么变态的人。吴协理一走,董事长立刻对我和颜悦色起来。

“他们都是不是好人,想让我的集团公司倒闭。从今天起,我只信任你,我看了你第一天的工作报告,很喜欢你们大陆人。你好好干,接手吴协理手上的工作。以后,少和他说话,一看就是坏人!”

此刻的董事长神情萎靡,像历经了世界上所有的失意,哪有半分威严感?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好人和坏人贴了标签吗?我才来两天,老板就这般“推心置腹”,有些不可思议。这一幕,像戏剧一样,却真真切切地在我身上发生。在我的工作经历里,没有哪个老板会在上班的第二天说我好,难道他是算命的?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吴协理立刻开始讨好我,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说我英语不好,他立刻说他英语最棒,在国外留学工作多年,可以教我学英语。只要我吩咐,可以协助我的工作开展。他又说,他的西格玛培训做得很棒这些都可以帮助到我。康佳、长虹、富士康近期要来验厂,桌面上堆着一些英文资料,一些复杂的单词,吴协理怕我弄不明白,用铅笔在资料上用中文标注着。

接下来的日子,公司的各项生产记录报表、审核数据、集团公司各类文件吴协理全部交给我熟悉。原本文控部门,只负责文件保管和稽核各部门的工作,结果统计部也划到我的部门。我有些哭笑不得。

随着我的工作报告一天天地写上去,董事长的脸一天天灿烂起来。每天上午,他都要找我聊半个小时。尽管我学过公共关系礼仪,但我并没有像吴协理这样对他点头哈腰,也不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这样一点也不舒服,我随时变换着姿态,试图用骨子里的叛逆打压之前他在吴协里面前给我树立的威严。

有时候,我几乎是趴在他那张宽大的老板桌上,撑着双腮乏味地听他啰嗦个不停,但我必须盯着他的表情,以示一副在意的样子。果然,他一如既往地和颜悦色,那双并不澄亮的眼眸,越发柔和。

然而,董事长对我的欣赏,正是我恶梦的开始。

有一天夜里十点钟的时候,我还在加班学习,董事长打电话通知我召集公司所有的高管开会。听吴协理讲,今晚公司要开一个表彰会议。会议上,除了我一个大陆人,其余的五人都是香港和台湾的高管。我看到吴协理手上拿着一份打印文件,正是我写早上交的一份工作报告。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职场个人传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6 16:09:11
    • 分享到:
  • 以为是小说,原来是作者的个体传记,某种莫名的诡异感就此弥漫全身。上一周,张旭发的那篇也是台企,一看到台企就浑身触电般紧张起来,因为有过短暂台企的经历,所以很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果真,貌似顺风顺水的工作一开始就隐藏危机,表面上是连升三级,实际上是步步危机,仿佛中国宫斗剧一样的剧情不可思议发生了。而情节的荒谬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企业所能发生的一样,如果不是卫平兄我很熟悉,我真怀疑他在编故事。
  • 而且我也很奇怪,他为何老有这么多奇葩且有意思的经历。这样一个企业,是正常人都待不久,何况一个硬被提拔起来的人,结局可以预见,即便不被炒鱿鱼,自己也会炒公司鱿鱼。结局也很有喜感,
  • 一个内心黑暗的竞争者居然还假惺惺地说些客套话,最终也自食其果。现在问题来了,这样的企业还在吗?他是依靠什么坚持下来的,这种家族式管理和经营模式,难道不应该终结吗?
  • 谢谢飞泉,每次都这么用心点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6 15:12:53
    • 分享到:
  • 台资企业的高管,我觉得都有点神经质,而且个个都像琼瑶笔下的剧情一样,骂起人来,什么难听的讥讽都摔将过来,有的也不按常理出牌,往往把一个好端端的企业闹得鸡飞狗跳,特别是在风雨欲来时,更是个个上窜下跳。经历过台资企业职场的人,对于他们管理的死板,及内斗,还有偏见,都心有余悸。正如文中所述,董事长不按常理出牌,把一个新人连升三级,不利于他自身工作的开展,其它高管也难于接受,于企业无益,却奇诡地发生。
  • 是的,我也有这种感觉。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6 14:34:09
    • 分享到:
  • 职场也是战场,职场的硝烟弥漫,是无声无息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纷争,也会有溜须拍马,还有尔虞我诈。作者呆在这个公司里,真的是玩得心惊肉跳。被升职加薪,被各路人马挤压,又被他们忽悠。有前途的公司,应该是管理层携手,合作,共赢,开拓市场新局面,普通员工有归属感,责任心。吴协理是这间公司的一粒老鼠屎,看着让人无比恶心。
  • 是啊,职场也是勾心斗角的场所。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3
  • 10813
  • 151
  • 1879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