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的王小让
  • 点击:1680评论:12019/08/27 07:08

小让不叫小让,叫王小蒙。小让的叫法还是从高中那年,由她的好朋友李金娜叫起来的。叫起来的原因是因为在那时候,王小蒙谈了一个男朋友,叫张金拓,张金拓很优秀,也很上进,从学习表现来看,考上一个好一点儿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小让虽然学习也很用功,但毕竟差一点儿,能上个专科就不错了,结果确实是这样,张金拓考上了浙江大学,王小蒙考上了本地的师范专科学院,当然李金娜也一样考上了师范专科学院。

爱情应该是不受地域限制的,也不受学校的限制,如果都讲究地缘,讲究门当户对,这个世界上也就不存在天南地北的亲戚,也不会有穷亲戚富亲戚了。所以王小蒙还继续和张金拓联系着。王小蒙不是很热情的人,但她是重感情的人,他很注重从信件的来往中汲取爱的滋养,她觉得爱情,是青年人的阳光,尤其是她王小蒙的阳光,她要在这阳光下舒展,在阳光下伸枝展叶,茁壮成长。但他的阳光却因为一封信而被一片乌云给遮住了,这片乌云不是来自张金拓,而是来自王小蒙的同学唐娟,唐娟也在浙江的大学,她给小蒙写信的说,她喜欢张金拓,而且两个人在同一个学校,条件得天独厚,唐娟觉得自己不是在跟王小蒙争女朋友,而是在和别人争,因为她觉得张金拓是注定不会和你王小蒙走到一起的,你不在浙江大学,你不知道,张金拓身边蜂蜂蝶蝶有多少?!

这封信一下子就把王小蒙给打蒙了,王小蒙真的成了王小“蒙”。王小蒙就到共用电话亭给张金拓打电话,张金拓在电话里含糊其辞,看来唐娟所说的不虚。于是王小蒙就放弃了这段感情,就像放弃一段期待的旅程。

李金娜说,你怎么这样,要是我,我就不让,你怎么什么都让,我看你不叫王小蒙,你叫王小让,于是整个师范学院,都开始小让小让地叫了,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她本来的名字叫王小蒙。


李金娜和小让毕业那年,很多人都为工作发愁,其实师范学院,就是培养教师的,毕业了当教师,是当然的,也是合理的选择。但很多学生对当教师似乎并不感兴趣,他们想闯出一片新天地来,李金娜当然也不想当教师,她说,我要闯深圳去。已经变成王小让的王小蒙说,我也要去深圳。李金娜瞪大了眼睛说,你去深圳,你知道深圳的口号是什么吗,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你性格文静,不适合去深圳,我觉得你在这里当个教师挺好的。小让说,我偏要去深圳,你不是我,你也不知道我的内心深处,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去深圳。李金娜说,你要去深圳,你要改改名字。小让说,改名字,改什么名字?!李金娜笑道:你要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王不让,你想想,在深圳,都在争呀抢呀,你抢都抢不到,还让什么,所以,你不适合去深圳。小让说,我不改名字,我就叫王小让,我王小让也能在深圳干出名堂来。

但她们还是没有马上来深圳,没有来的原因是李金娜的父母操心李金娜的婚事,在终身大事解决以前,不同意李金娜外出。于是李金娜就去了保险公司上班,王小让去了农机公司,天天和收割机,拖拉机打交道。过了6年,李金娜的婚事还是没有解决,保险公司待遇和业绩挂钩,有时候,辛苦了一个月,待遇差的惊人,兜里的铜板叮当响,少得可怜。李金娜对王小让说,我们去深圳吧,王小让已经是农机站的副站长了,王小让说,好,我也想换换环境。

于是王小让就和李金娜来到的深圳。


在李金娜的想象中,深圳应该是有遍地黄金的,但实际的深圳,并不是这样的,刚到深圳,梦想就被打了个翻个。

两个人拿着毕业证,工作简历,跑了多个人才市场,还是找不到工作。

最后王小让说:“不行呀,管理人员我们干不了,要不我们去工厂干工人吧。”

李金娜蹦起来说:“什么!干工人?!我们这是干部身份,怎么能干工人呢,我们要不来深圳,在家乡,如果不转行,我们也是光荣的人民教师,是和公务员一样的,现在我们怎么能干工人呢,此事决不可行!”

王小让说:“别管什么干部不干部,先吃饭要紧,在这样找下去,我们都没钱吃饭了。”

李金娜这才回到现实,李金娜说:“唉,早知道这样,我们来深圳干什么呀。”

王小让说:“来深圳,也不能说没有收获,你看看这人流,你看看这么多的招聘企业,看这高楼大厦,这么多人都能在这个城市里生存,我就不信我们不能在深圳生存下来。”

李金娜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为深圳唱赞歌,还是看看有多少钱,饭怎么吃吧。

王小让说:“深圳就是好,我们村100年也变不成深圳!”

李金娜说:“是呀,我在自己村里,我们就是公主,是天之骄子,现在呢,我们是丫鬟,不,连丫鬟都不如,丫鬟还有工作干,有饭吃,但我们什么都没有!”


进工厂倒挺顺利,进了工厂一打听,工厂里有不少都是大学生,招聘的时候,虽然都一样,但进了工厂,她们这些大学生还被专门召集到一起,生产部长还专门给这些大学生们开了一个会议,在会议上说,大家都是大学毕业生,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你们是作为我们的后备干部招进来的,相信经过一段的历练,相信大家会脱颖而出的,以后我们的拉长,车间主任都会从你们中间招取的,你们要做的事就是,熟悉工作,熟悉流程。

听生产部长这么说,李金娜才说,我说吗,我们大学毕业,怎么能和那些初中生相比呢,你看看,我们进工厂,就是和他们不一样。

王小让说,什么不一样呀,我们这批员工中有大学生学历100多人呢,脱颖而出的有几个,还是琢磨琢磨怎样干好工作吧。

李金娜说,你会不会说话呀,总是打击我的积极性,我怎么看你怎么像工会干部。


“工作相当地累!”这是李金娜的感受,当然同样感受的还有王小让。

这是一家台资企业,为国际著名品牌代工高档手机,生产流程大部分是自动化的,但有部分是人工的,这样的工作其实很难干,因为你这人工的要跟得上自动化部分的节奏,因此人就被自动化牵着走了,拿这家台资企业老板的话,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样的工作,让工人熟悉流程,提高效率,以后能生产出标准化的,质量过硬的产品来。

其实李金娜和王小让不知道,他们工作的这家企业,唐娟是负责生产的,这个唐娟就是她们两个的高中同学唐娟,之所以不让他们一进工厂就见到唐娟,这也是这篇文章表达的需要。

干了两天后,李金娜对王小让说,受不了了,我想辞职,本来我觉得在家里种地辛苦,没有想到来深圳工作,在这家工厂里,比在家种地还辛苦!

王小让说,是的,我也觉得比种地辛苦,但从工作环境上毕竟比种地强一点儿,风刮不到,雨淋不着,种地可是要头顶烈日,周围都是炙热的阳光,要是来个狂风暴雨,你躲都没有地方躲。而我们这边呢,别说下雨了,就是来个台风也不怕。

李金娜说,你这想法不对,我们怎么可能种地呢,如果不来深圳,我在保险公司,你在农机站,什么风刮日晒,和我们就不搭边呀,与其在深圳这么苦,还不如回去当继续干我们原来的工作呢。

王小让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只能向前走了。要是干两天就走,当逃兵,工友们会笑话我们的,我们不能给河南人丢脸。

李金娜说,这有什么呀,他们议论就议论呗,这个还能长身上呀。

王小让说,长倒长不到身上,但心里难受,这个比长在心里,比长身上还难受呢?


不久,就来了一次台风,这次台风自然来自太平洋,但李金娜却说,不是来自太平洋,而是来自王小让。因为王小让说,来个台风也不怕,好像要挑战台风的权威,台风就过来,看看你到底怕不怕。

我们不说王小让怕不怕,李金娜是怕了,一扇窗户没有关好,瞬间玻璃破碎,飓风对窗户框的撞击一下子击碎了其他的窗户,整个窗户就破碎了,然后,飓风携着飞翔的树叶,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屋子,雨水也跟着进来,瞬间屋里一片狼藉,桌子上的员工手册,一下子变成了飞翔的蝴蝶,在屋里上下翻飞,阿霞的内裤,红红的,像一团火,变成了不着地的风筝,在屋里旋转了一圈后,从另一个窗户里飞了出去,阿霞急喊,哎呀,我买的是品牌,花了我200多呢,我的内裤!王小让说,不要管屋里的东西了,先堵住东边的窗户,于是大家找到一块闲置的三合板,堵在东边的窗户上 ,当然费了不少劲,还挤破李金娜的手指头,碰破了张娟的膝盖,划破了刘兰鑫的裙子。不过经过这样的阻挡,屋里的风才小了一点儿。刘金娜再看屋里,屋里如土匪洗劫过的城市,刘金娜想到了这个词,但她并不知道这个词是不恰当的。真正的土匪其实是很讲规矩的,土匪在刘金娜的老家,不叫土匪,而是叫趟将,趟将有条禁令叫“不横推力压”。但刘金娜就这样想了,我也没有办法说她想错了,去给她普及普及趟将的知识。作家有时候想想挺无能的,不明白这行的认为是作家创造了人物,明白这行的都知道,作家在很多时候,是被他创造出来的人物牵着走的,就如目前的刘金娜,她这样想,我知道她想的不恰当,但我还得按她的想法写。


手忙脚乱的日子过去了,工作渐渐适应了,但刘金娜的心却乱了,乱的原因是,她看到了工资表,刘金娜和王小让的工资都是3500元,但他看看拉长的工资却是6000元,刘金娜说,拉长6000元,这差别还是太大了,看来这后备干部真的没有意思,还是实际的干部有实惠。王小让说,行了,一个月3500元,不少了,你要是在家干保险,还不是只有4-500元的工资?刘金娜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我们都在深圳,当然要和深圳当地比了?我想尽快当拉长。王小让说,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你想当拉长,你还不如直接当厂长呢,既然是想法,就往大的方面想,不要太小家子气。刘金娜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深圳,就是一个梦想支撑起来的城市。王小让笑笑说:“你说的对,但我们要一步一步地熬呀,你看看特朗普,70多岁才干上美国总统!所以要脚踏实地!”刘金娜马上说,你说特朗普,我就说金正恩,人家是80后,不是也当上了朝鲜的老一。王小让说,我说不过你,算了。刘金娜说,你当然说不过了,你是王小让,当然要让一让了。王小让有点生气地说,你总是拿我的名字开涮,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刘金娜笑笑说,不说不笑不热闹呀。


好消息总是猝不及防的闯进来,有一次,刘金娜给车间主任送车间报表,回来像发现了一座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对王小让说,小让,小让,你猜我今天碰到谁了?王小让说,一个工厂这么多人,我怎么知道你碰上谁了?刘金娜说,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是你们都认识的人。王小让不耐烦地说,你我都认识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你碰上了谁。刘金娜兴奋地说,我告诉你吧,今天我在厂长办公室,碰到唐娟了。王小让心中也一亮,唐娟,我们的高中同学唐娟吗?刘金娜说,是呀,就是高中同学唐娟,她老公你也知道的,就是张金拓,和你谈过朋友的。王小让心头掠过一阵的不愉快,她心想,这个李金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在这个时候提张金拓干什么。刘金娜好像没有关注到王小让情绪的变化,还沉寖自己的兴奋中,刘金娜说,你知道吗?现在她是我们的生产厂长,我们的拉长,车间主任,还有那些部长,都归她管,人家的办公室,宽大豪华,真气派!王小让说,她认出你了没有。李金娜说,当然认出了,不过当时人家没有说话,而是在办公会结束,单独留我说了几句话,人家要请我们吃饭呢!你说说,咱们同学是厂长,以后我们的日子是不是就更好过了,况且我们还是后备干部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悠悠3秀才2019/08/28 13:15:27
    • 分享到:
  • 三女和一男的故事。故事没什么特别,读起来轻松,王小让也留下深刻印象。开放式的结尾,怎么选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27836
  • 77
  • 11090
  • 文学赛事,总是众口难调、众说纷纭的,因为大家都是写作爱好者,习惯用笔“说话”,天然地喜欢表达意见,不说憋得慌——尽管说了也不值几毛钱,对社会、对世界,更是。对于睦邻文学奖来说,它原本就是植根于深圳这座城市的赛事,这是它的特色,也是它的局限,深圳写作者、或者说与深圳有关的写作者数量毕竟有限,如果特别把历届获奖者排除在外,恐怕过不了几年,就剩不了多少人参赛了。就赛事主旨而言,无论获过奖的旧人,还是

    笑笑书生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5:01:03
  • 邻家的魅力势不可挡,邻家的发展有目共睹,邻家的盛宴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才子佳人,群英荟萃,无比璀璨。各类赛事源源不断,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读写评其乐融融,受益匪浅!更实惠的是邻家币,真的是天道酬勤。邻家的大赛,一直在举办,参赛作品质量上乘者居多,看的人眼花缭乱,真正辛苦的是评委老师们,牺牲宝贵的时间对作品精挑细选,认真写评,向评委老师致敬!参赛者,获奖的再接再厉,落选者也不要气馁!加油!

    红月亮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38:25
  • 关于圈子,我想说,不必避讳。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形成一个文学生态圈,在这个圈子里,大家把酒话深圳,把酒论诗文,这样的圈子太稀少、太难得了,所以我们用了七年时间持之以恒地来打造他。但是这个圈子是开放的,是希望新人也能介入互动的。有些作者不喜欢交流,扔一篇作品就走,不评别人,也不对别人的评论作回应,这固然不错,但是也显得孤傲,不说是自私,至少关怀和提携他人不够。如果他的作品少人点赞、少人点评,应合情理。

    深圳老亨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00:04
  • 飞泉兄弟是邻家最为勤力的作家!其诗歌大气磅礴,海阔天空,意 像频出,让人常常有目不暇接之感,这种激情四射的诗情能保持至今,的确难能可贵!其小说也能从细微细节处打动读者的心灵,其散文笔法老练,在形散神不散之后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能在诗歌散文小说三栖发展,实属不易,如今的飞泉兄已进阶省作协,这是飞泉兄弟跨出的一大步,向飞泉兄弟学习并致可喜可贺!!也为邻家这个贴心的平台举起大拇指点赞!!

    方华吉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6 11:18:23
  • 读完邬霞这篇有点长的文字,我也差点泪流满面了。我自信是不容易流泪的人。这应该是邬霞的自传,对一段生活书写。于是我想到文学怎样打动人的事。有人很善于用技巧,但技巧怎么也拼不过真情实感。我们为什么要文学,就是因为情感。作者的故事以前多少知道一点,虽然很少聊天,但心里一直怀着敬意。写这几句短评也是表达致敬。问好!

    茨平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6 11:18:22
  • 想说两句,睦邻作为富有特色的文赛坚持了7年,真心不容易。但它的特点正是因为不设限,大凡书写深圳的好作品都欢迎,而且没有明文规定历届获奖者不得参赛,除非作者自己不愿意。大凡文赛,大抵都是以质量取胜,鼓励新人是应该的,也欢迎新人踊跃参加,前提是有好稿,初评评委的眼光还是毒辣的,今年就非常多新人作品入决,也是不少作品有望获奖。所以说邻家是熟人竞技场的说法,不仅是对这项赛事的误导,这是不赞同的。

    江飞泉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0:52:09
  • 也许长诗都不受读者青睐,这首没被提名有点遗憾。因为长诗本质上与中篇小说一样费心费力。我自己深有体会。这篇关于清水河的小长诗,确实挺苍凉的,这种苍凉源自对被涂抹的历史无奈,好比被风吹散的云层,或者被海水冲垮的河堤,在与城市钢铁丛林博弈中,历史遗迹总是节节败退,让人唏嘘不已。清水河曾经因为某次爆炸而令人铭记,但年轻一代有多少知道这段历史。时间总是试图掩盖历史真相,但总是失败。

    江飞泉​从清河村到深圳

    2019/9/16 0:39:02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一首情意深长又不失大气的《沁园春》,平仄、韵脚规范,整首词意境悠扬,情感真挚,让人读出了一位离家十几年的黑龙江游子在中秋这天浓浓的乡愁,字里行间的无奈里又迸发出对故乡难舍的眷恋和美好祝福。“颟顸”的自嘲和“龙郎”的标榜,两者并不矛盾,深圳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成长的大摇篮。作者心怀故土,才能塑造更好的自己,为故乡争光。 看作者头像似乎年纪并不大,能够如此钟爱古体诗词并可以自如写作确实难能可贵,加油!

    醒着的行者沁园春·己亥中秋有感

    2019/9/14 18:53:05
  • 今年飞泉的点评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就像飞泉一样,几年来,好些作者每年都要创作一批作品参加睦邻奖的角逐,像飞泉这样高的作品数量、提名比例、获奖比例,还真是不多见。其实,睦奖的奖金并不高,最高奖才5万元,扣税之后,在深圳特区内已经买不到一个平米了。飞泉从事的是多金且烧脑的地产广告行业,工作之余还坚持文学创作,只能说文学有无用之用,有非常之乐。邻家平台只是给了大家自娱自乐、相互取乐的公平机会。

    深圳老亨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17:57:24
  • 古体七言诗的框架,现代特区发展的血肉。宝安区石岩街道的优势和未来,便被古体诗的形式表达出来。我曾在石岩公学交流学习,去过石岩湖游玩,领略过那“石立南天,岩朝北斗”的豪迈。随着2010年深圳撤关,地铁6号线、13号线呼之欲出,宏发世纪城商圈的逐步形成,随着更多“北过白芒关”的英才参与建设,石岩定会如作者所说:明朝更揽丰足年。而“百姓石岩”则是点睛之笔,指出石岩的各项发展围绕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原则。

    醒着的行者百姓石岩

    2019/9/14 10:26:08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作者以独特的视角和平实手法,阐述了当今社会的养老问题。这是一个全世界垣古不变的话题,是人类共同关心的话题,具有现实意义。深圳和所有城市一样,人口老龄化问题曰趋加重。如何养老及养老的方式,如何有质量地养老,这非常重要。文章开篇就把矛盾冲突呈现,给人鲜明的节奏感。作者有一双发现题材的锐利眼睛,只是结构、技巧还待进一步成熟。期待在往后的创作中继续潜心修炼,把优美的、复杂的、深层的涵意通过作品展现出来。

    张军养老

    2019/9/13 20:49:59
  • 每个行业都有匠心存在。一个简单的“等”字,两次普通的等公交,却写出了人性的缩影。作者先把那次郁闷的等公交铺垫在前,用以衬托让自己暖心的那次等公交,折射出一种“匠心之光”。我也经历过似的事情:司机弃我而去时,却用一种轻蔑的目光和我对视,加大油门而走;而愿意等我的司机,我则一路狂奔上车后,由衷地说一声谢谢。前者只是一份工作,安全到达目的地即可,不会想乘客之急;后者则将心比心,这就是公交车司机的匠心。

    雪候鸟“等”公交

    2019/9/13 20:04:2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