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吹尽狂沙
  • 点击:16882评论:62019/08/28 15:21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昌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习近平/题记一


“我手写我心。”

——题记二


楔子


高天茫茫,黄沙漫漫。

寒暑易载,冬去春来。

一个人千里跋涉的执着,

一颗心一生坚守的倔强。

人生一世,跌宕沉浮,

岁月如风,吹尽狂沙……


这是我写的一首《感怀》,藉以回眸入深圳后亦商亦文的艰苦生活,是我感怀在中英文双语创作征程上长途跋涉的一首自由诗。

2017年10月30日,天高气爽,秋色宜人。在这天,一部由我原创的372页、约65万英文字符的英文版长篇小说《深圳之路》(The Road to Shenzhen),在英文母语类英国传略出版社属下Mereo Books(米里奥图书)正式出版,铺货英、美、法、德、澳等20多国亚马逊和英国最老牌实体书店沃特斯通,在共约20多家书商渠道中进行全球发售。

这一部长篇小说,让我以唯一 一个“中国人原创”的名义,进入了英国国家图书馆永久馆藏。且看,作为国际城市深圳的地标之一,那刺破苍穹的京基100大厦,在溢彩流金的彩色封面上如火箭升空一般横空出世;当翻到书内两页的《致谢》篇章末尾时,一帧由我个人认真书写的心仪的中英文书法签名赫然入目,那让我满意的清秀工整的中文行楷书法,以及那飘逸娴熟的连笔拼音签名(视同英文书法),令欧美读者印象改观!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中国人的英文书法,绝不逊色于欧美地域的英文母语人士。

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在英国出版的由中国人原创的英文版长篇小说。作为我国本土的一名中英文双语作者,在我的中英文双语文学创作这一于深圳乃至全国都人迹罕至的艰苦历程中,我以此书的出版,为我国文学史上补上了一笔。

我国现代作家林语堂于1939年在美国纽约The John Day Company出版社出版其个人原创的英文版长篇小说《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在美国出版的中国本土原创英文版长篇小说。受林语堂前辈的启发,在近80年后的这一天,我个人在英国出版了这一部英文版长篇小说。如此一英一美,双剑合壁,联袂发力,以期擎起我们中华文化的大旗,增强中华文化自信,让我国文化软实力出埠欧美,代表中国文学走向世界,试图为中国争光!

而在2018年11月19日晚,从欧洲爱尔兰又传来令我振奋的消息:经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正式推荐(占该国三个推荐名额之一),The Road to Shenzhen荣获“2019年国际都柏林文学奖”提名,系代表深圳以及我国唯一的一部,也是本土中国人历史上首次获得这一世界排行前三的文学大奖的提名。于是,12册图书进入了都柏林公立图书馆永久馆藏,供欧美读者借阅;而伴随着书名、作者姓名,深圳的国际城市形象以及我们祖国的国旗——五星红旗,历史上首次在国际都柏林文学奖官网亮相……


一年后,在2019年8月这一深圳市建市40周年之际,我历经千淘万漉,备尝万千艰辛,这部长篇小说在随机投稿中,又让英国另一家新的出版社(United p.c.)从其全球数千部自由来稿里选中,他们声称在审稿时“停不了阅读”、“英文单词、语法没有错误”。这书将改回中文原名《深圳梦》(Shenzhen Dream),签约再版,继续上线亚马逊作全球销售,并计划投放英国伦敦书展、美国纽约书展和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在异邦展示中国文学的风采。我在前出版社无力宣传的不利情况下,这一新的出版社将启动整合推广。

这,也算是我个人对深圳建市40周年的一份献礼吧!


一、外贸毕业始历炼


回想33年前在粤西化州县那务中学就读的我,由于数学吃力,导致学业偏科,终于以一分之差惨遭高考失利。那时的我,没有跳楼自杀已属万幸。同年9月,我重拾心情辗转到了邻县的省立重点中学——广东省高州中学,入读高考文科补习班,户口也因读书迁移到了高州县(那时叫县)。

第二年,我在高州中学参考高考,那是先盲目地填报大学志愿再进入考场的高考。只可惜,一直矢志入读名牌重点大学中文系的我,最终仍因数学进步不大而折乾沉沙,我只是入读了当时在广州龙洞的一所热门的外贸外语院校,那是我的第一学历。开学一两个月,我一直都情绪低落。不过也唯其如此,我却阴差阳错地在英语和外贸两方面得到了系统的专业培训。

事实上,在广州读书时,我的英语照样不理想。我记得第一次进入学校听力室接受听力课程测试时,从来没有进行过听力培训的我,在戴起耳机进行考试时,对着ABCD的单项或多项选择题,我听不清录音带里的老外“叽哩呱啦”说的是啥,就只能像“抓阄式”地画了圆圈交差。那时的我,脑里真叫一个乱啊!

1989年7月毕业时,欠缺外贸外语专业人才的粤西家乡茂名市外贸局,专门派车来到广州,将茂名市属的6名毕业生全部接回了茂名,不得留在众望所归的大省城广州。那年,我让分配在茂名市机械进出口公司工作,任职外贸业务员。其时外贸是全国最吃香的工作之一。在茂名工作还未到一年的我,就让分配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三房一厅新房。

然而,在那改革开放初期,深圳经济特区的气息时刻都在感召着我,我仿佛一个跃跃欲试的拳手,不断地听到香港歌星林子祥那首让人热血偾涨的劲歌《男儿当自强》。于是,在1991年1月17日,那个波斯湾战争正式打响的前夕,我毅然辞工,也干脆利落地退掉了我那套新房——当时我还担心这套房退不了,就会拖累了我进入深圳的步伐呢。然后,我只身来到深圳蛇口,效力于招商(蛇口)进出口贸易公司,任职仍然是外贸业务员。

在深圳的环境与茂名大相径庭。在茂名工作的一年多里,除了港商之外,我从没接触过真正的说外语的外商。而在深圳,以传真、电话、电传等方式,我几乎每天都与各国外商联络,特别是有时外商会到达深圳与我见面。于是,我每天都在使用英语。

就这样,当初在广州读书时对英语诚惶诚恐的我,终于像“母猪上树”一样,不得不真刀真枪地开口讲英语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每年两届的“广交会”,我都以外贸业务员的身份代表深圳公司参加展会。这是全世界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庞大的国际贸易洽谈会,亚、非、拉、欧、美等各国外商纷至沓来,黄色、白色、棕色等各色人种摩肩接踵,那简直是一幅当代的“清明上河图”,是国际贸易领域的一所“黄埔军校”。也就是通过这样的历炼,我的英语水平才慢慢地有了飞跃。

那些日子里,我带领着外商们,用英语洽谈业务,带他们到深圳看厂、吃饭、购物。这在国人眼中看来,还是一道比较靓丽的移动的风景线呢!

有一次,我在罗湖新都酒店宴请两位来自韩国的外商,其中一位点菜时需要加辣椒(Chilli)。当时,一者我对这单词不够熟络,二者韩国人的英语发音通常不太地道,所以我们双方都未能理解。旁边等着写下菜单的女侍应也笑着为我们焦急。后来,这外商只好拿起一支等,在纸上画了一个辣椒的形状,我才明白了意思。我们不禁都哑然失笑。

我还记得是在1992年的一个夏日的傍晚,在蛇口海滨浴场旁,一边听着Walkman(随身听)中的英文电台,一边怡然散步的我,偶遇一个菲律宾海员。闲谈中,由于我们一样地崇拜李小龙,我们就有了不少共同的话题。他相约我到他所住附近的南海酒店的客房饮酒。我们合照,他还邀来他住在其它房间的同伴,一起畅聚。

孰料这个海员回国后,我竟收到他那生活在马尼拉的妹妹Angela的来信。原来Angela从她哥哥那里看到我的相片后,就主动向我写信联络,婉转地抛出了“绣球”。我们之间使用的语言是英语。我写信时用的是公司的“双鱼牌”打字机,以及后来的“兄弟牌”电动打字机。有时候,我先写好草稿,然后打字;有时候,我不打草稿,直接写信,一蹴而就。我们在信中谈深圳,谈马尼拉,谈工作,谈生活,谈基督教。我们平均每隔15天就寄信一个来回。我想,说不定某一天,她会来香港或深圳生活,我们或者可以缔结成这一段浪漫的异国恋。但后来我由于工作单位的变换,我们最后居然失联了。而多年以后,当我面对当初她寄来的一大堆信函时,那样的写信行为无疑是锻炼了我的英文写作能力。

一边做着外贸业务员时,我那始于中学时期的文学梦重新闪现。

1993年3月18日,经《深圳特区报》文学版“罗湖桥”编辑王向同、彭颂声编审,我在头条位置发表了我的处女作散文《母亲年轻了》,当即大受同事和其他读者好评。同年6月,我在《特区文学》双月刊诗歌版头条发表长诗《打工者和他的自行车》,对蛇口打工者勤奋打拼的世相深情地素描。当时,能在大型文学双月刊发表这样的文学作品,我兴奋的劲自不待言。

那时,深圳打工妹安子所著长篇打工纪实文学《青春驿站》和深圳大学生郁秀所著“校园文学”长篇小说《花季·雨季》相继出版,一时间洛阳纸贵,简直就像当时的香港电视连续剧《包青天》在深圳播放时引致的万人空巷一般的热烈。

受这两书影响,以及因了深圳火热的改革生活气息的感召,那时的我已“珠胎暗结”:我也想写一部长篇小说;再说我的文学理念本来就是既然爱上了文学,那就至少要写有一部长篇小说,要有这一责任担当。但我写什么内容呢?我不想拾人牙慧。当代人宜写当代生活,否则,难道得在百年之后,由我们的子孙后代臆想捏造我们现在天天抚摸得着的改革开放生活吗?那么,就写我熟悉的深圳外贸生活吧,我对自己说,因为这一题材在我国,一直尚未有人系统深入地写过,是我国长篇小说领域在较长时期里的“真空地带”。然而,那时我也只是先留一个心,或者说是开始进行生活积累,却尚未真正动笔。

此后由于外贸业务工作之倥偬,我不得不暂停文学创作。

时间到了1999年,我入职地处福田区江苏大厦九楼的韩国东部韩农化学株式会社,从事韩国化工品对中国出口业务,也就是说我在深圳做进口业务。由于老板不懂汉语,所以我们公司内部,在老板与员工之间,员工与员工之前,每天见面、开会、汇报、商谈,都“全天候”地使用英语。尽管韩国人的英语确实不太标准,最典型的是他们在遇到[st][sp][sk]时,通常都不懂得浊化发音。但是,那一年的工作,大大地优化了我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是又一次质的升华。

  • 1
  • 2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中英文双语创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小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9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9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9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瑾1布衣2019/09/01 21:27:09
    • 分享到:
  • 今早在车上一口气看完这部作品,作者文笔流畅、老练,内容一波三折,主人公的经历令人震撼,一时山穷水尽、一时柳暗花明,打拼精神令人感动,具有极强的人生教育意义。
    • 小瑾2019/09/01 23:21:18
    • 分享到:
  • 题材相当新颖独特,让人耳目一新,恭喜作者为深圳也为我国争得了荣誉,五星红旗在欧洲升起。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9 13:55:48
    • 分享到:
  • 作者为著书,一度放弃工作,独处偏僻小屋,呕心沥血,为文学的梦,洒尽汗水。我想其中的坚守,除了文学的信仰的召唤外,别无其它。说实话,写书不易,如果拿这些付出来计算收入的话,比干什么都强。但是,曹雪芹写《红楼梦》不是也这样的吗?都是说作者痴,不知谁解其中味。不过,庆幸的是黄老师除了坚守文学的梦想外,他乐观、积极的信念值得我们每一个为文者学习的地方。吹尽狂沙,真金在,文学的坚守,但愿守得云开月明。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9 12:57:30
    • 分享到:
  • 几年前,因缘际会,读过深圳梦的初稿(中文版),为作者的执着所感动。作者从一个英语门外汉到赶鸭子上架,读外语外贸专业,为前途,为工作,做外贸出口工作。直到南下深圳,工作环境改变了自己,自己改变了自己。从爱好文字到著书,出版发行,再到英文翻译出版,作者费尽周折,终守得云开见月明,幸运永远属于努力上进不放弃那个自己。吹尽狂沙,力挽狂澜,深圳梦,这个梦有汗水也有泪水。祝贺深圳梦再版发行!
  • 回复
  • 黄国晟,我有时很烦他,有时很钦佩他。
  • 老亨神回复!晟哥哥吉祥!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27189
  • 33
  • 8170
  • 这个富有诗意的标题,吸引了我,读后感慨万千,引起了内心的共鸣。因为我从事过快递工作多年,也曾做过会计工作,从一无所知到轻车熟路,从懵懂到熟练,一路走来,酸甜苦辣。我也喜欢慢慢成长的每一步,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来了就是深圳人,作者通过写实的手法,描写普通人在深圳的成长,青涩到成熟,寻找他乡与故乡的融合,奋斗的青春最美。由此及彼,谈到人生的感悟,实虚结合,语言朴实,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

    阮声我喜欢你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2020/4/29 14:03:54
  • 刚开始读此文时,作者虚晃一枪,说不擅长写人物小传。初读感觉到如话家长里短,有些平淡。不经意继续阅读,发现李海棠的形象,具有鲜明的个性,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充满故事性。行文采用欲扬先抑的方式,展现“傻老头”式的可爱,看则轻描淡写,实则字里行间,妙趣横生。在人物细节描写上,见微知著,与其说是人物传记,倒不如说是回忆录,充满了友情的真挚,亲情的温馨。人生有许多际遇,得一知已足矣,深情厚谊弥足珍贵。

    阮声吾兄海堂

    2020/4/29 13:47:18
  • 读出了一些小伤感。离开深圳去了湖南。和烈春也认识好几年,觉得他是很踏实肯干的人,按理来说,在深圳扎根没问题,可是如今遍地泥坑,已经没人敢说自己能轻松熬过去。穷则思变是很好的办法,就像文中说的,骑驴找马,这样有个保险,内心也会踏实不少。文中叙述的找工经历应该是没掺水分的,曲折、反复、充满不确定性。在现在摇摇欲坠的职场变革中成为一种常态。而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最终品尝甘甜的果实。

    江飞泉2020年春南下深圳日记

    2020/4/29 10:36:29
  • 在我的印象中,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老产物,充满神秘感。这篇小说的画面感丰富,随着镜头的推进,我一下子被带入了城堡,跟随主人公沈枫,一起寻找奇妙的旅行。沈枫与妻子,与老鲲,与梦中女神的多维关系,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语言对话,心理描写等都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作者将这种梦幻,设置为睡魔,在现实与梦想之中,亦幻亦真,其实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城堡,除了追求欲望,更多的是追求心灵的渴望。

    阮声城堡

    2020/4/24 18:10:54
  • 这是一部反映某个群体的心灵档案史,以魔幻般的文字和强烈的画面感,还原了重压之下的个体镜像图。通篇充满虚幻和诡异,叙述神神叨叨,看似松垮,实则紧凑。小说一开始就写到了死亡和诡异,毫不拖沓地拉开了“埋葬”的序幕,同时也奠定了作品的悲情基调。深圳是座充满希望与毁灭的城市,主人公的结局,或许是生活高压之下的产物。读完小说,我在想:对照小说里的“我”和杨梅,生活在深圳的底层人物,又有多少人和他们相似的呢?

    紫荆花埋葬

    2020/4/22 15:09:12
  • 上一次去桃德家里应该是遥远的2016还是17年,我还专门写了一首诗,那一次去了好多人,见过他家阁楼,但对菜园没太大印象,估摸那时的规模远不如现在。那么恭喜桃德的菜园迎来姹紫嫣红的春天,这是让人可喜的。桃德是勤快之人,也是质朴之人,待客、写作、伺候菜园子都是一样认真,给人无比踏实的感觉。后来一次桃德又邀约过一次,我加班无法践行,没有尝到桃德手艺,也没有机会亲自去摘两片薄荷,掐一根嫩黄瓜。

    江飞泉都市农夫 29楼的菜园

    2020/4/20 17:45:03
  • 莫非是作者的笔名很神奇,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游逛广东的诸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从深圳到东莞,再到韶关和广州,一路观光,也让我跟随游历了我从未去过的东莞观音山、韶关南华寺,广州小蛮腰。其实以前在东莞做过很多地产项目,大抵也是走马观花,两点一线,基本没去过周边的景点,连稍微远一点的路况都不甚熟悉。倒是当年去韶关,在丹霞山下的一个别墅里度过两个晚上,清风明月入怀,很是惬意,晚上睡得特别好。

    江飞泉南粤散记

    2020/4/6 22:12:48
  • 其实我是看到诗中写到我“飞泉跌岩,冬暖夏凉”才评论的——当然这是开个玩笑。跟戴老师蛮熟,也读过不少他的作品,对他作品中那种“自然的诗意”是蛮喜欢的。“自然”在这里有几层意思:第一是说他喜欢写自然类的题材,山水田园、乡村小径、江河湖海都能在他作品中看到,这种源自自然界的诗意很打动人;第二是说他的诗意自然而来,不刻意矫饰,也不可以炫技,玩弄文字技巧,可谓浑然而天成,天然雕饰之。

    江飞泉在深南大道,我不停的放倒天空

    2020/4/6 22:00:49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