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哀牢是个地名
  • 点击:1682评论:62019/08/29 14:25

1

王宜宾说他的发小吴达州有病,资阳问是什么病,王宜宾笑起来,颇为神秘。资阳当他开玩笑,噗嗤一声笑开了,说:“你才有病!”两个人去东莞看吴达州。吴达州在东莞花红眼镜厂上班。两个人将车停在眼镜厂斜对面的临时停车场。说是停车场,不过就是厂房到臭水沟中间的条形区域,被人见缝插针停了车,后续停的车多起来后就真的成了停车场。资阳半捂着鼻子走在前面,不断催促王宜宾快点。王宜宾锁好车门后往前走了两步又折回去拉了拉车门,确定锁上了,这才又继续往前走。

离吴达州下班还有几分钟,资阳提议到对面的小店里找个位置坐下等,王宜宾说算了,免得下班时人多,不容易找人。资阳前后左右看了看,一整排厂房,少说也有七八栋,全是花红眼镜厂的。厂房外环绕着几间早餐店、饭店、百货店,都是一副兴旺发达的样子。

准点,吴达州出现在厂门口,他身后还很空旷,没有想象中的浩荡画面。资阳看着王宜宾喃喃自语:“不是下班了吗,怎么不见其他人呢?”王宜宾笑着说:“其他人估计还在排队呢!”资阳想说为什么吴达州不用排队呢,吴达州已经一把搂住了王宜宾的肩膀,整个人都凑到跟前来了。

看着资阳,吴达州的小眼睛虚眯成一条缝,未开口先咳了两声,一半对空气一半对资阳说:“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一点都没老啊。”

资阳抿着嘴,客套地回话说:“哪里呀,怎么可能没老,都老成什么样了。”又说:“你倒是没老。”定睛看吴达州一眼,原先魁梧的身体变窄了,脸小了,人瘦了一号。资阳补充说:“不过,你怎么瘦了这么多?”王宜宾接话说:“我都说了他有病!”吴达州没有反驳。

三个人说着话,很有默契地往厂房外的那排饭店走。

进了川菜馆,吴达州才问资阳吃川菜习不习惯,资阳连连点头说:“可以的,必须得习惯啊,现在不吃麻辣倒有点难受了。”话落,拍了拍王宜宾的肩膀。吴达州显得很高兴,坐到餐桌旁点菜,意气风发的样子。

“想不到你俩又走到一块了。”吴达州利索地点好菜,将单子递给服务员时说。

王宜宾和资阳相互看了一眼,笑着,不做声。

吴达州往窗外瞅了瞅,“啪”一声,将筷子擢进消毒后薄膜封装的碗盘中,顺着擢破的孔,将薄膜剥下来。资阳给他倒茶,茶才倒进去,他端起来一饮而尽。王宜宾悄声将自己和资阳的碗筷都用茶水烫了烫。吴达州朗声说:“洗什么洗?你来广东久了,也跟着穷讲究!”资阳附合说:“是这样的,其实就是消过毒的餐具呢,是没必要再洗了。”吴达州点了点头,眼神又往窗外瞟。

资阳找话说,问吴达州:“怎么不见你老婆?”吴达州答话前拿目光将王宜宾从头扫到脚,然后才说:“李瑶啊,宜宾没告诉你吗?她早就回四川去了哦。”资阳“啊”了一声表示惊讶,看向王宜宾。王宜宾根本不理会他俩的谈话,自顾自拿着点菜单看。看了一会,低头去翻手机,边翻边轻声对吴达州说:“你一个有病的人能这样吃吗?”吴达州两眼一鼓,大大咧咧地说:“怎么不能吃了?我只是得了糖尿病,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病。”

说起李瑶,资阳有近7年没见过她了,面貌日渐模糊,依稀记得是一个精瘦的女人,黑红皮肤,长相算得上娟秀。当年与王宜宾闹分手的时候,李瑶还为王宜宾当过几次说客,在资阳面前说王宜宾百般好。资阳握电话叹息数声,直言不讳:“王宜宾好是好,坏就坏在我俩都穷得叮铛响,在一起又绑手绑脚的,不如分开了各自奋斗几年。”资阳还曾笑着说有缘的男女即使绕着地球转一圈仍会回到彼此的身边。

如今,算是验证了,资阳和王宜宾确实又回到了彼此身边。像是有所感应,王宜宾举起茶杯看资阳一眼,发出感叹:“不容易呀!”吴达州笑着,也说不容易啊,不容易,生活都很不容易啊,何况这脆弱的感情呢。这话令资阳内心一紧,徒生出些不快。

服务员将酒端上来,两个男人有一杯没一杯的喝。资阳也不劝,只闷头给他们倒酒。喝了酒的吴达州讲起话来更大声,惊雷一样。他先是报怨时间过得快,一晃来广东打工都有20年了,后感叹自己近两年老得太快了。王宜宾也跟着回忆起刚来打工那会,东莞遍地还是待开发的荒地,野草遍地都长。厂房也少。找个厂进去打工还得托人找关系,得塞钱给人家,给人家送礼。没过两年,厂多起来了,若要招工,招聘方会在自己的厂门口贴张红色或是白色的纸,纸上简略地写着招聘的岗位、人数、薪资、要求等等。后来就有了职业介绍所,兴起了人才市场,有了现场招聘的概念。开先两年,工人找工作去人才市场得交钱,招工单位就不用交钱,因为找工作的人多,需要招工的工厂相对少一些。发展到后面两年,去人才市场找工作,工人不用交钱了,倒是招聘方要交钱才能去,大把工作岗位需要招人。直到现在,劳务派遣公司取代了职业介绍所,网上招聘取代了现场招聘……“广东发展太快了。”王宜宾盯着酒杯说。吴达州有了些醉态,说起话来却不含糊,他说:“是经济发展得太快了!”紧接着又说了句三字经,感叹这社会更替。

两个男人天南地北说了一通终于落到实处,吴达州说他已经跟厂里面的高层谈话了,厂里头补偿他20来万,他就离职,不占着这个位置了,要给年轻人挪地方。王宜宾觉得吴达州痴人说梦,厂里怎么可能答应拿20来万打发他,这也不是一笔小数字。吴达州自有他的说法,他勾着手指头,脸红脖子粗,两只小眼睛放出光来,咬着嘴唇,嘴里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我又不是空口说白话,我在这个厂工作了20年!我在这娶妻生子,在这安营扎寨,我的青春奉献给了花红,我的梦想也奉献给了花红,我现在老了,花红难道不应该回馈我一些遣散费吗?”王宜宾沉默半晌后举起空杯子碰了碰吴达州的脸,嘴里求饶似的:“好了,好了。你是花红的大功臣,你说的都对,行了吧?”吴达州满意了,摊在椅子上,身体往后靠,仰着头对着天花板。

“李瑶现在四川每天做些什么呢?”资阳问出这话后又觉得不合时宜,自我感觉有些小尴尬。不曾想,吴达州立即像打了鸡血似地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地回答:“她在做生意呢!她跟我姐学做生意呢!我就想着吧,拿着厂里补偿我的20万,回家去,然后像我姐那样开个店,可以卖些小东西,也可以像我姐那样倒腾些机械器材。李瑶回去了,正好先练练手,积攒点经验。”

资阳关心的是另外的问题。于是,她又问:“李瑶,她在你家住得惯吗?”吴达州瞬间像被什么剥去了筋骨,整个身体再一次摊软了,坐那垂着头垮着肩,懒洋洋地回答:“她哪会住得不惯呀?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她现在对四川比对她娘家湖北还熟呢。”资阳心里想那就好呢。转念一想,女人天生就需要适应能力强吧,不管是谁,嫁了人,离开生养自己、熟悉的那片土地,去到陌生的家庭环境中去,要在那里立足发展,要把陌生的地方当成家,谈何容易啊。

从川菜馆出来,迎着风,资阳将身上的风衣紧了紧。她一个人走在前面,吴达州和王宜宾相互搀扶着落在后面。天快黑了。快走近停车场门口时,身后猛地传过来一声训斥,一个男声在远处问:“哎!你要去干什么?”资阳站住,回头去看。王宜宾也回头看了看,可吴达州正奋不顾身似地拖着他往前面走。资阳隔着风寻朝着人声处问:“怎么了?”

“没说你!说那两个男的!”有人回答。

“哦,我们去开停在这里的车?有事吗?”资阳扯着嗓门问。等了一会,那边没声了。资阳说话的间隙,吴达州和王宜宾已经超过她,走到车里去了。待资阳赶到,王宜宾正对吴达州说:“这段时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呀,别出什么事。”吴达州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说:“能出啥事呀!”

资阳打开车门,点火,挂挡,松了刹车,车子就自动滑行出去了。轻点油门,资阳看着后视镜里的饭店、厂房、临时停车场以及那旁边的臭水沟迅速出现又迅速消失不见,有点恍惚。她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错觉: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2

“李瑶带着一儿一女来广东过暑假,达州开车领他们过深圳来玩。”王宜宾才记起这个事,对资阳急急忙忙说得准备点蔬菜、水果。资阳说蔬菜水果家里都有,倒是要买点肉。王宜宾武断地说吴达州是糖尿病患者,要尽量多吃蔬菜,少吃肉。资阳笑他眼里只有吴达州,这不还有李瑶和两个孩子吗。说笑间,吴达州就来电话了,说小区保安不给进,问车能停在哪?资阳下楼去跟小区保安交涉,希望能让吴达州的车开进小区。保安是新换的,梗着脖子说他只听保安队长的,队长说放行就放行,队长说不能放行就没法放行。资阳没法,只得绕着小区旁边找车位。找了一圈没找着,又找了一圈,后来才在附近的饭店找到空位。饭店的老板跟资阳熟,保安也跟她熟。

吴达州的车是北京现代,白色,收拾得油光锃亮。资阳隔着车窗和李瑶打招呼。李瑶对资阳点点头,没有将车窗摇下来,待车停稳了开门走出来拉着资阳解释说:“刚那边灰尘大啊,没摇下窗来是怕孩子们受不了,对不住啊。”资阳说:“都老熟人了,客气啥。”两个孩子,儿子大,女儿小。儿子叫资阳干妈,资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连招呼孩子们赶紧到家里去。

孩子们个个都长得比资阳还要高了,可毕竟是孩子,一到家就四处疯跑。这里翻翻,那里看看。李瑶显得过于矜持,先是站在门口将头轻轻往里探,被资阳一把拉进去后又问要不要换拖鞋,说怕踩脏了地板。资阳说不怕,几天没拖地了。李瑶要求换鞋套。资阳说鞋套倒是有,可实在没有那个必要。李瑶还是坚持戴上了鞋套,又唤两个孩子来换。孩子们坦率地表示脚上戴着鞋套不舒服,不肯。李瑶连连叹息,嘴里说些儿大不由娘,女大不由娘的话。

资阳住的是小两房,客卧是原先的客厅隔出来的。最显眼的是两个房间就墙而立的大书柜,请人专门订做的,上接天花板,下到地板,沿墙打了一整排书柜。李瑶在那些书柜面前频频发出赞叹。她翻到资阳出版的书,一双大眼里全是泪。她说与吴达州谈恋爱那阵也是爱写作的,写过散文,也写小说。甚至于,她和吴达州还合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呢。后来呢?后来……没有了后来。结婚生子!李瑶对资阳摇了摇头,又摇了摇。资阳想不出自己能接什么话,便说:“有一双这么好的孩子呢,多好!”李瑶并不跟着资阳的话走,恨恨地说:“我为了他,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们,放弃了兴趣爱好、放弃了梦想,现在又放弃了工作,到头来却感觉什么都不是,资阳,你知道吗,我觉得不值。”资阳搓了搓手,不知如何是好。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梁龙基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米欣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30
  • 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0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9
  • 梦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梁龙基1布衣2019/09/01 10:11:24
    • 分享到:
  • 唐老师的阅历很丰富,看这个小说感觉像在看真实故事一样。语言本身非常好,又娓娓道来,讲述一个好故事,有友情也有爱情,更有打工者的经历。在广东珠三角的城市追梦,确实得到了不少,但也同时存在着非常多的无奈。有时我们只管往前冲,一年又一年,来不及回首,便已过去了十年,甚至二十年。十年,二十年,得到与失去,又何其让人感慨。乡情,憧憬,依然支撑着打工一族,一往无前。除了一往无前,也已别无选择。
    • 唐诗2019/09/02 13:06:38
    • 分享到:
  • 多谢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

    回复

    • 2童生2019/08/29 19:44:59
    • 分享到:
  • 现时工厂里打工的一种特有现象,父妻间两地分居,渐渐地感情变淡了,难免会产生婚外情,这种现象就是所谓的打工夫妻。“朋友毕竟不是亲人,不是一辈子都不散的关系。”朋友是患难见真情的,当你出事的时,会义无反顾地帮你。有一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是真正的朋友,他像一杯烈酒,醇香如喉过火。读此文我一直在寻觅哀牢在哪里?结果最后才弄明白,迂回曲折,尤如画龙点睛之妙“哀牢是一个地名”,读来别有一番风味。
    • 唐诗2019/09/02 13:04:51
    • 分享到:
  • 谢谢您持续的关注!~

    回复

  • 构思巧妙,反映了当下的现实,读来很有感触,学习了!
    • 唐诗2019/09/02 13:05:51
    • 分享到:
  • 多交流。谢谢您。

    回复

  • 最近来访
  • 唐诗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4星
  • 3钻
  • 我已经很老了。。。
  • 我已经很老了。。。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1
  • 84300
  • 21
  • 295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