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坂田去
  • 点击:31907评论:262019/08/31 11:46

坂田啊,我知道,在龙华。

坂田吗?哦,那是布吉。

坂田啊,跟观澜挨着吧。

如果我说住在坂田,通常将收到如上这般的亲切追问。这些追问,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大部分人对坂田的认知。人们依据浅表的印象,得出大致的结论,这也无可厚非,我列举在此,只是想说,坂田是个神奇的地方。坂田的神奇来自它的模糊,又来自它的鲜明。它既大又小,大到需要将街道办分作两处才能管理过来,它又很小,小到人们常常忽略它作为一个片区的,准确的存在感。

提到坂田,华为总是绕不过去。坂田因华为的崛起而被关注,在此之前,它只是龙岗区布吉镇下面的一个村。华为迁入,据说源于偶然。因为南山地方不够用,任正非四处寻觅,最终在当时坂田一位刘姓村长手上拿到土地,这才有了后来威名显赫的华为基地。

十几年前,我住在深圳市区,活动区域集中于关内的福田、南山一带。偶尔出一趟梅林关便觉万般遥远。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想我大概率不会与坂田发生什么直接联系。他在坂田,每次见面,我得换乘几趟公交,从城市的西边辗转而来。那时候,我才懒得搞清坂田是个什么地方呢。跟朋友们一样,我对坂田一无所知。坂田只是我乘坐公交车上的一个站点。我们统统以“关外”看待它,带着点自诩“关内人”的莫名优越。

虽然坂田偏居关外,好在乘坐公交从南山到坂田不算难事,有不少线路到达那里。点对点的上车、倒车、下车,大约耗费两个多小时,我才能到达坂田。见面的强烈期待,稀释了行程的关山迢递。实际上,坐公交来一趟坂田挺辛苦的,经过的站点密密麻麻,写满站牌。

他反复叮嘱我,在公车上别坐靠门的位置,出关以后,时刻保持警惕,关外很乱。出梅林关进入坂田,有可能在公交靠站的一会功夫,就被瞬间抢走手机,偷走钱包。他的同事遭遇过……于是,一出梅林关,我总能“及时”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像只敏感的刺猬,竖起防备的刺,捂好钱包,紧抱随身物品。一路既紧张又百无聊赖,我只好留意沿途站点。过了梅林关,是“星光之约”,往前几站到“五和市场”,过四季花城继续往前,就到了坂田市场。那时候,五和大道北段还没修通。现在坂田天虹的位置,是一片城中村和工厂荒地混杂的区域。往西去龙华,在这儿要停靠的公交站叫“九鼎皇”。往北的线路,比如去华为方向的,则要做个转弯,先折向东走,再沿着坂雪岗大道拐向北。相对深圳人熟知的深南大道、北环大道、滨海大道等几条赫赫有名的城市景观路,坂田的坂雪岗大道不免自惭形秽。它承担着坂田交通大动脉的重任,名字由沿途的坂田、雪象以及岗头几个村的首字组成。想是当初修路时,各村合计好的,谁也没拉下,也就有了这个奇怪的名称。

到坂田的公交车,之所以线路班次密集,不得不说因为华为的存在。那时候,华为周六照常上班。我坐着公交车一路晃晃悠悠,从南山经福田出梅林关,还得路过一小段属于原宝安现龙华的地界,才能抵达坂田。到了这里还不算,他上班的地方,还在坂田更深处。我下车的站名,已经脱离了坂田原始地名的困囿,带着鲜明的华为特色。比如百草园、研发中心、培训中心等。来到这儿,你会发现,坂田是属于华为的。基地的道路规划与景观绿化,还有藏在浓绿茂密植物之后的建筑物,包括路上行人的精神气质,一切都与一路行来的所见所感大不一样。仿佛置身于南山科技园,规整、精致,有条理,是一种属于工业的美感和气质。你看,同样在坂田,相隔不过几条路,混乱与有序,精细与粗糙,自律与随性,就这么既对立又统一。

老实讲,一路被公交车兜兜绕绕,我已经晕头转向。站点如此之多,线路曲折逶迤,我深怕自己下错车站。坐车次数多了,渐渐总结出一些经验。公交车一过坂田市场就要左转,也是在这个时候,车辆如同挣脱束缚,突然加速飞奔,我知道离他越来越近了。售票员提前询问有没有人下车,倘若无人应答,司机便心领神会,沿途不再停靠站点。他狂按喇叭,车辆飞身遁影,疾行穿过。仿佛他们身负使命,要将我尽快送达。我一路沉闷压抑的心思,也在此时飞扬……

公交车如蜿蜒流动的河,一刻不停,奔流不歇,将我送到坂田,送到他身边。离终点站越来越近,上下车的人也越来越少。我睁大眼睛,盯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心里默数还差几个站下车。

坂田,对于我的意义,只是——他在这儿。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怎么会莫名其妙跑到那里。一路的拥挤混乱不仅发生在公交车上,看街上的景象,跟早已城市化的南山福田,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只不过因为他,我忍受了这一切。他很忙,常加班,他去一趟市区与我会和,时间都消耗在路上。我们不得不协商,做出科学的时间规划。“他加班,我坐车,他下班,我下车”。这样的安排看起来最为高效。

那时候的坂田,连吃饭都没什么好去处。据说坂田街上有几家不成规模的饭馆,我们也懒得去找。坂田,不过是我途径的站点,我没有与此地产生深刻关联的想法。他虽然在坂田上班,活动范围只在基地内部,极少迈出基地范围。

从南山过来,一出梅林关,关外风景纷乱熙攘。关内外的差异,不用明说也明显存在。终于来到百草园,风物面貌再度变幻,让我有恍然穿越之感。小尖顶的欧式建筑,经过修剪的植物,彬彬有礼的过往的人,规模虽小配套还算齐全的小商业街,所有这些,错落有致安放到百草园。即便光听听百草园三个字,也能先入为主,品出其中的诗意和浪漫。

“取自鲁迅那个百草园吗?”我好奇地问。

他肯定答道:“是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那个百草园。”

他带我去百草园唯一的西餐厅吃饭,偶尔,我们会喝点红酒。有时候,如果来得及,他还会带我去游泳。百草园泳池水清碧蓝,显然被用心照料着。泳池边立着一尊西方女神雕像,她半裸上身,举在肩头的水罐,源源不断往池中注入流水,飞珠溅玉好不清凉。情侣们围着水幕嬉闹,追逐,亲昵羞红了岸上的凤凰花。大榕树绿云如盖,汩汩花香溢满园区。到傍晚,景观灯亮起,赤橙黄绿青蓝紫,诸色交替,环境越发梦幻迷离。乘车赶路而来的疲惫一扫而空,不愿再想外面的那个坂田,混乱、肮脏、危险,统统抛开。我到坂田的全部意义,只在此情此景,只在身边这个他。百草园外,那些属于坂田的糟糕与落后,我就假装无视吧。路途上曲折迂回的小委屈,就让它消失吧,我不抱怨坂田。

那时候的坂田,没有一家电影院,没有一家像样的咖啡厅,也没有购物逛街的商场超市。往西,一抬脚跨进龙华,往东,走几步,又到了布吉的地界。一不留神,走着走着,路就断了。坂田啊,你还真只能叫作“田”。大小不一的工业区,切割了这爿小村。进出工业区的道路,雨天泥泞难行,晴天尘土飞扬。唯一称得上商业区的坂田市场,像落后地区农村的赶大集。小摊小贩堂而皇之占满人行道,穿厂服的青年成群结队涌过路口。满地是瓜子皮西瓜皮水果残骸,随手扔掉的包装袋在尘土中飞舞。急吼吼的车辆,呼啸着喷出黑气,驱赶路上的一切。人们推推挤挤,在明显兑了红红绿绿色素的饮料摊前啜饮吸管儿。沿街店铺比赛喇叭音量,这边喊着“样样两块”,那头接上“走一走看一看,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几百米的窄街上,男科医院,无痛人流多得让人惊讶,还不缺生意的样子。

偌大的坂田,找不出一项合适的娱乐,供恋爱中的男女消遣时光。像寄居蟹一样,我们只能偎依在小小的百草园。一个下午,一个傍晚,然后,我就得离开,回市内的居处。我忘了计算,那些年去坂田,车轮上滚过的里程,加起来到底有多远。

1995年5月,梅观高速开通,据说是为服务坂田的华为以及龙华的富士康。梅观高速西侧属于龙华,东侧是坂田。2014年以前,从梅林关到华为出口,过路费8块钱,上下班一趟得16块。婚后有一次,老公开车带我和孩子去公司取东西,出门走得急,我俩谁都没带钱包。8块钱过路费将我们挡在华为出口道闸前。翻遍全车,平时小零八碎遗留车上的零钱,全部神奇消失,一个硬币都没找到……别提多尴尬了。我抱着孩子,老公羞红了脸,仿佛我们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被堵在后面的车辆排成长龙,进不得退不出,如坐针毡。收费员从窗口探出脑袋,幸灾乐祸的表情不加掩饰,他像看笑话一样冷漠地观望着我们。翻来翻去,钱、身份证、银行卡统统没带,只有老公脖子上没来得及摘下的华为工卡。直到来了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好说歹说,才勉强同意押下工卡,第二天带钱来赎回。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收费员的脸,他们拿着老公的工卡反复摩挲,鉴定真假,来回比对工卡上的照片和真人。等到终于放我们通过,车子启动的那一刻,愤怒与无助化为不绝的泪水,从我脸上滚滚落下。那是我难以遗忘的屈辱,是坂田给我的最糟糕的印记。

坂田,我不负责打捞它的过去,也不在此寄托我的未来。我在这里来去匆匆,不过是为了他。我从来没想过要跟坂田发生深远的关系。它是别人的地盘,它的皮毛筋骨,肌理纹路,它的前世今生,我不去触摸,不愿了解。

我将自己当成坂田的过客,他却要在此长久驻扎。我们结了婚,他不得不每日往返于南山和坂田。清晨七点,登上公司通勤班车,赶到坂田上班。直到暗夜深沉,结束工作,带着满身疲惫返程回家。一旦错过班车,打车也很困难,到家就更晚。孩子出生后,我忙带孩子,还要兼顾工作上的事,他的工作任务也越来越重。孩子、家庭、工作,顾得了这头,顾不上那头。遇到项目攻关期,他的同事在公司打地铺,而他牵挂孩子和我,改开车上班,再晚也要回来。千辛万苦回到家,小区早没了停车位。此时他已是精疲力竭,亲亲熟睡的孩子,倒头就打起呼噜。对我对孩子,他回不回家,起不到实质性的帮助。

恋爱时期由我奔波,婚后则由他承担往返的重责。总之,我们中总得有一个人,奔波往返于坂田。南坪快速还在修,上下班的车流人潮,将进出梅林关的彩田路挤得水泄不通。塞车成了家常便饭,即便自己开车,依旧徒劳无解。我们焦头烂额,我们无计可施。除非换份工作,不去坂田上班。可是,这根本不现实。把家搬到坂田?这个大胆想法一冒出来,我就被吓着。也不敢提出来跟他商量,自己在心里一上一下地纠结。孩子一天天长大,越来越需要爸爸的陪伴,而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身体越来越瘦。总这样跑来跑去,时间都浪费在路上。把家搬到坂田,省下通勤时间,分出点精力陪伴宝贝,匀出空来休整身体。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坂田城市私人记忆华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15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9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1
  • 涸辙之鱼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31
  • 雪候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梦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章在内容上生活化、碎片化,但在这个表象之下,字里行间处处透露出作者对 “家”的理解与感怀。作品章法稳健、节奏明快,做到了形散而神不散。在深圳这个处处充满“漂泊感”的城市,这样的文字总能抚慰人心。从某种意义上讲“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口号正显示出人们对于归属感的追求。作者也抓到了这个城市更广发的情感基础,也正因如此,使此文颇具看点。
  • 等来了铁军老师的点评,我感觉获提名才更加完美。谢过谢过。

    回复

  • 这篇作品有两个特色:其一,以小见大,透过坂田写深圳。在作者笔下,坂田宛若深圳的微型塑雕。其二,采取焦点透视和散点透视并举的手法。读这篇作品,既像欣赏西洋油画,又像欣赏中国的山水画。写点,生动、精微;写面,移步换景、换人,换气象,摇曳多姿。只有对“坂田”有深深的了解、爱与眷恋,对中国改革开放大业与深圳的关系有透彻的认知与把握,才能写出这样的佳作。
  • 感谢大编孙老师提名并点评。您的解读让本文美感氤氲。

    回复

  • 作者从嫌弃坂田到把家安在那里,从关内人变成了关外人,发现那是一个让心灵安静的地方。短短几千字,有脾气有想往,有情绪有追求,都是那么饱满那么铿锵。想我自己有几年,在一集团打工,出没那一片的住宅区,有四季花城,有欧洲城,有,,想不起来了,都是公司服务的物业,深感园内是欧洲,园外是非洲,万千景象,叫人心绪跌宕,这种生存的反差与生态的丰富,是见仁见智,好在作者最终拨云见日,找到了心灵的居所!
  • 感谢王老师到访并点评。没想到您也和坂田有段缘,有机会常回来看看。😊

    回复

  • 坂田对于我,曾经就像是深圳的一个“边远地区”,就像我所居住的街道,对于某些“关内”的人来说,曾经也是一个“边远地区”,或者说就是一个“城乡接合部”。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从外部看坂田到最终栖居在坂田,每天与坂田朝夕相处,从而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坂田。由此不禁让人想起苏轼的词:“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我们眼中曾经一度被“边远”的坂田,只要你喜欢上它,其实就是一块安居乐业的神奇福地。
  • 万分感谢唐小林老师的提名和点评。我当继续努力,加油写好写精,不辜负评委老师提点和勉励之美意。

    回复

  • 坂田对于我,曾经就像是深圳的一个“边远地区”,就像我所居住的街道,对于某些“关内”的人来说,曾经也是一个“边远地区”,或者说就是一个“城乡接合部”。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从外部看坂田到最终栖居在坂田,每天与坂田朝夕相处,从而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坂田。由此不禁让人想起苏轼的词:“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我们眼中曾经一度被“边远”的坂田,只要你喜欢上它,其实就是一块安居乐业,神奇的福地,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10/12 11:46:33
    • 分享到:
  • 当初来深第一站是布吉,这是读书时长辈们说起我以为不会到达的地方。当时对布吉的印象除了客家人多就是环境差,远比不上福田南山,渐渐明白了关内关外的区别。久而久之,我却习惯了这种环境,某天下班居然可以凭着身体记忆走到租房楼下,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把布吉当成半个家了。现在布吉也在做城市美化,我能见证它的成长,真好。
  • 回复
  • 今年掌门人一声吼,给我们带来了几十篇非虚构佳作,关于深圳的作品,积少成多,聚沙成塔,渐成气候。马虹玫是深圳第六届深圳市网络文学原创拉力赛冠军,她的小说早已经颇有声誉。这篇非虚构写得也是文采飞扬,情味独具。表面上,她写的是一个家庭的生活历险,实际上,她谱出了一首城市华丽巨变的进行曲。亲历之事,让她笔端带有浓郁的情感,文学之手,让她的作品充满了章法与节奏,我们读起来,很容易进入文本,享受一场文字盛宴。
  • 这两日逢熊孩子开学,学校内外各种杂事应接不暇分身乏术,半夜得空上来遛遛,欣喜看到才子李瑄到访并点评拙作,真是既惊喜又心怯。感激评论家李瑄才子一番点评,是鼓励我继续写作,努力写好的动力。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2 15:34:50
    • 分享到:
  • 近期因为几个坂田项目像大族云峰,佳兆业城市广场,去坂田的次数陡然多了起来,发现较之前四季花城和万科城时代,虽不能说翻天覆地,但也是巨大的变化。那种小区内是欧洲,小区外是非洲的场景应该不复存在了。坂银通道和坂雪岗大道成了热词,坂田板块也成了深圳的焦点区域。究其原因,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华为在此。马虹玫作为华为家属,从抗拒,到接受,再到认可,如今能为之呐喊宣扬,本来就是一个区域发展变迁的胜利,或结果。
  • 曾几何时,关外是一种鄙视,一种屈辱,现在却成了香饽饽。高企的房价挤出了年轻置业者,也变相抬高关外的房价。这不知是幸运的还是不幸?
  • 而梅林关作为一个历史符号,也最终成为故纸堆里的名字,只有我们重新回忆时才能浮现,但可以确定的是作者现在过得很幸福,这就足够了。
  • 诗人飞泉说起地产策划之本业,果然是条理俱清,三言两语间便将当前楼市特别是坂田片区,交代到位精准。
  • 并加入自己更深的思考,房价之变,之升,对一个城市,对一个片区,对一些人,究竟将产生怎样的影响。谢谢你的祝福和点评。祝笔健文丰,早日佳人得抱。

    回复

  • 对于住在龙华的我来说,坂田就是邻居。看着坂田从工业区变成科技工业城,这一切的变化,离不开华为的进驻。时代在进步,科技在更新,坂田村换了模样,草更绿,花更红,天更蓝,路更宽广,便民服务更贴心了,收费站也撤销了,回家的路更近了。从最初的过客到安居乐业。我对坂田从内心有了走心的认知与认同!
  • 坂田的变化有目共睹,如果还能快点再快点儿,该多好。谢谢龙华邻居到访并点评。

    回复

    • 雪候鸟4举人2019/08/31 15:47:46
    • 分享到:
  • 本文读来,感慨颇深。表弟初来深圳时便租住在和磡村,我的散文《和磡村的小蒙古》主人公的原型就是他,坂田的那些点点滴滴,我作为他在深圳唯一的亲人,见证了他从一个青涩学子成长为合格的来深圳建设者的历程。 年底我将定居坂田,那种期待,便是作者字里行间的情感流露吧。 中华有为的呐喊激励着黄金山下的拼搏,天安云谷的蓬勃助力着坂雪岗比肩福田。 从交通不便到地铁环中线再到呼之欲出的坂银通道和十号线,坂田,加油!!
  • 中华有为的呐喊激励着黄金山下的拼搏,天安云谷的蓬勃助力着坂雪岗比肩福田——写的真好!欢迎定居坂田。
  • 已经开始倒计时啦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31 13:16:31
    • 分享到:
  • 到坂田去,(我经常去,不是笑话)。这是真的,以前有个客人在坂田第一工业区,所以经常去那边。坂田的变化,日日有惊喜。二十多年前的坂田,坐在公交车里,看见路上的灰尘满天飞,布龙路附近坂田火车桥底下面,下雨就积水成渊。作者从最初的过客而已,慢慢融入到社区生活,见证了坂田的变化。从心理上接受了坂田。收费站没了,归途不再遥远,让利于民,用之于民,与民方便,这点必须点赞。家在坂田,更多的是一种认同感与归属感!
  • 与坂田有缘,谢谢亲第一时间到访并精彩点评。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8/31 13:19:39
    • 分享到:
  • 今年最后一天,终于等来东篱的
  • 献丑了献丑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7
  • 6921
  • 23
  • 358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