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拓荒史
  • 点击:22774评论:252019/08/31 11:51
  • 2019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目录

一、 初入深圳

二、 卖花新娘

三、 满天星辰

四、 含泪的除夕

五、 老团长

六、 新生命的曙光

七、 一篇文与一群人的命运

八、 永不消逝的军魂

九、 一位军嫂的蝶变之路

十、 远去的拓荒军营


引子

这是我和子君的一段拓荒故事,也是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及军嫂们的一段拓荒史。时光带走了青春容颜,但却留下了坚韧顽强的拓荒精神!它铭刻在历史的岁月里,镌刻在我们的记忆里……


初入深圳

1984年深秋,河南省广袤平原上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杨树叶儿黄了,柿树叶儿红了,金灿灿的玉米棒挂满了土墙灰瓦的农舍。一户农家小院的门上贴着大红双喜字,唢呐声声欢快悠扬。我和子君正在举办简单而热闹的婚礼。子君原是一名基建工程兵,转业到深圳一年后回乡成亲。亲朋好友们七嘴八舌都夸我是个有福之人:“你这个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女儿,找了子君这么憨厚的军人,如今又成了吃商品粮的工人,真是幸运啊……听说深圳一个月的工资比咱老农民一年的收入都高,以后俺去深圳找你们,可别嫌俺土里吧唧的又脏又穷啊……”他们在饭桌上斟满宝丰大曲,举杯祝贺。我深深地懂得:亲友们朴实的言语里,有对当时社会状态下农民处境艰难的无奈和走出农村的羡慕。在他们的眼里,农民的女儿同吃商品粮的工人男友谈恋爱,因为“农转非”困难等诸多问题,无论一对“鸳鸯”怎样爱得死去活来,村姑与吃商品粮的工人子弟之间仿佛横亘着一条不可逾越的沟壑,最后结局大多是以痛不欲生的分离告终。

我与子君结婚可不是冲着他“军转工”的身份,而是我从小就有军人情结。早在两年前,子君还是一名基建工程兵时,我俩就心有灵犀。我暗自庆幸,让我在最好的年华时遇到了我最喜欢的人,又遇到了我们国家开始改革开放的好年代。

不少乡亲也前来祝贺,有好奇者不断地向子君打听深圳的情况:“听说香港老板戴的金项链、金手链比指头还粗呢?他们去工厂给工人发工资都是带着满皮包的港币……你在深圳赚钱可比咱这土坷垃窝里容易多啦……”问者两眼放光,在他无限延伸的想象中,深圳仿佛像《天方夜谭》童话一样,“阿里巴巴”只要进了深圳边防那道门,就能找到成堆的金银珠宝。

子君微微地笑。他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庞过早有些沧桑,脖颈明显挺起的几条筋更见其消瘦。“实际情况却很艰苦……呵,这酒不错!我敬您一杯……”他转了话题,笑容背后的惆怅,只有夜深时对着一盏如豆的油灯才看得清楚。

月西斜,夜深沉。子君对着一盏小小的煤油灯,把手腕上带的一块“双狮”牌手表,用手帕擦了一遍又一遍。这是他在深圳工作时,走私佬到他们居住的竹棚区兜售的外国机械手表,子君为这心爱之物花光了当兵时积攒的几十元生活费。此刻,他小心翼翼地从手腕上取下手表,轻声对我说:“咱去深圳已经没有路费了,农村的亲人们手头都没几个钱,别给他们增加负担。我想把这块表卖了,换钱买火车票。”我笑着点点头表示理解,并依偎他坐着,安静地听他讲基建工程兵部队刚入深圳的故事——

那是1979至1983年之间, 两万名基建工程兵奉国务院、中央军委的命令从全国各地先后乘坐货运列车(车厢没有车窗,工程兵们称其“闷罐车”)来深圳参加特区建设。他们在竹子林、白沙岭的荒山野丘上搭起竹棚做营房,没有自来水就挖掘水井,没有道路就劈山开路……他们是深圳建设的首批拓荒牛。

子君是1983年6月随同基建工程兵部队从贵州安顺乘坐 “闷罐车”,在铁道上咣当了3天后,于深夜时分到达深圳北站(现笋岗火车站)。此时深圳正下大雨。他们下车后沿着铁轨走出车站,登上了工程兵先遣部队前来迎接的几十辆解放牌大卡车,在瓢泼大雨中开往基建工程兵0.8驻地——白沙岭。

汽车在白沙岭0.8驻地的草棚前停了下来,战友们下车后,看到眼前一片荒凉,与心中想象的深圳繁华相差十万八千里呢!那用竹竿搭起的人字形竹棚,雨水顺着棚顶的竹叶“滴滴哒哒”地淌着。一间竹棚住一个班,十几名疲惫不堪的战友打开行军被褥,顾不上乱叮乱咬的蚊虫,躺下就睡着了。蛇鼠也来凑热闹,有位战士睡到半夜,忽然觉得肚皮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伸手一摸,“啊”一声跳起,原来是条蛇盘睡在肚子上。战士们倏地起身,立即拉开灯查看,是一条黑黄色格纹的蛇,它张开的嘴巴里吐着长长的信子。中等个头的四川班长对着惊恐的战友说:“这有什么可怕的,我小时候就经常捉蛇,蛇还可煲汤呢,可美味了。”只见班长死死盯着蛇眼,倏地出手压住蛇头,用另一只手轻捏蛇的颈部,蛇很快被捉住……子君的言语中带着对班长的敬佩和对那段军人集体生活的怀念。

接下来,子君和他的战友们参加了园岭住宅小区的建设。没想到这刚刚砌起的两层楼,却成了他和战友们在台风中的栖身地。

那是1983年9月的一天晚上,强台风袭击深圳,入夜,狂风呼呼地猛刮着,劳累了一天的子君和他的战友们在竹棚里已渐入梦乡。突然“吱嘎”一声响,天空陡然亮堂许多,惊醒的人们睁眼一看,屋顶没有了,大雨直浇身上。作为墙柱子的十几根竹竿在狂风暴雨中剧烈地颤抖着。不知谁喊了声:“大家快到园岭工地去避雨!”子君和他的战友赶紧抱起淋湿的被子,在台风中弓着腰,顶着狂风往几百米之外的园岭建筑工地一步步挪去。

子君和战友们艰难行进到园岭工地已砌好两层的建筑物内,这里门窗都还是大大小小的墙洞,台风裹挟着大雨肆意扑过来……他和战友们在工地上摸索着找来施工的木板挡住墙洞,又把另一些木板放在地上,大家脱去淋湿的上衣,光着膀子歪在木板上熬到天亮。狂风暴雨持续了一天一夜,他们靠吃点饼干坚持到台风暴雨退去,才返回驻地捡起竹竿重新搭建竹棚。子君和战友们在园岭工地的建筑物内度过了三个难眠的夜晚,直到0.8营区重新搭起了竹棚……

子君在讲述台风中的遭遇时,他感叹自己连队的战友已很幸运,有些连队的驻地周围都是荒地和泥塘,根本没有地方躲避,很多战友只能站在泥泞的山坡上任凭暴风雨肆虐,直到台风远去,他们才在荒地乱岗上捡回竹竿、牛毛毡等重新搭起棚屋,又在草丛树林中捡回衣服和被褥,洗净晾干,安顿好住宿后,他们又重新投入到机器和车辆轰鸣的建筑工地。

我听了这个故事,想起了杜甫著名诗篇《茅草屋为秋风所破歌》中描述的“八月秋风天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被强台风袭击后的竹棚军营与古诗词描写的场景多么相似,但不同的是:诗人抒发的理想在当今中国早己变成现实。为了人民更美好的生活,基建工程兵甘愿重住“茅庐”,修建广厦千万间,让来深圳创业的人们安居乐业。

子君继续说:老天好像是要故意考验我们这群基建工程兵,台风过后不久,又发生了一次火烧连营——

那是1983年10月初的一天深夜,住在白沙岭队部竹草棚区的战友们都已入睡。这里有20多间竹棚是台风过后重新搭建的,住着工程兵和部分家属,还有一个机械维修班。

蒋天是基建工程兵304团一名材料员,1982年底随部队来到深圳。那天,他把分配给他的靠棚区边的一间棚屋,用土填平地面,拉来一个钢架床铺好床板,特意买了个小煤油炉和一个暖水瓶,简简单单布置了一个家。想到明天新婚的妻子就要来到深圳,蒋天的心情有些激动。夜深了还是没有一丝睡意。此时,外面突然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蒋天倏地跳起来奔到屋外,他看到火光从一间竹棚里越烧越旺。“竹棚着火啦!着火啦!大家赶快救火……”战友们被喊声和竹子“嘭嘭”的爆裂声惊醒,他们来不及穿着整齐就立即跑出竹棚,并迅速组织救火。

子君当时住在与队部隔着一条路的竹棚区,他和战友们听到喧嚣的声音,立即跑出来瞭望,但见队部火光冲天。他和战友们飞快跑到队部,大家齐心协力从远处还未燃烧的竹棚里抢救出一些建筑用品。但火借风势越烧越旺,维修班的汽油桶在烈火中“嘭、嘭”地爆燃,成片的竹棚很快就被大火吞没。短短一个多小时,无情的烈火就把20多间竹棚烧成一片灰烬。此时,战友和家属们一无所有,他们默默望着一片废墟无家可归……

第二天早上,蒋天把新婚夫人从火车站接回驻地。路过昨晚刚刚平整过的竹棚废墟前,只看到几根未燃尽的竹竿惨烈地斜立着,周围是一片黑乎乎烧焦的灰烬。大风扬起,身上落满烟尘。妻子有些焦急:“怎么办呢?我们去哪里住呢?”蒋天用手指一指远处放着油桶的竹棚仓库:“我们推出来几只油桶,先在那间竹棚里安身吧!”

连续几个晚上,蒋天和妻子都住在油库的竹棚里,其他战友到我们居住的竹棚区暂且安身。直到新的竹棚搭建好,他们才搬回去。

不久,我们又面临着生存的巨大压力和对军人尊严的严峻考验。这种压力和考验比狂风暴雨和无情的火灾更加残酷。

突如其来的巨大生存压力,要从1983年9月15日说起。当天,基建工程兵两万人集体转业成为深圳市地方施工企业。子君同战友们摘下军衔和帽徽,成为深圳市建筑公司的工人。深圳是国家改革开放的先锋和实验田,在全国率先试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由军队一下子“变身”企业,与其他老牌的地方企业一样,实施“上不封顶,下不保底,自负盈亏”的经营模式。而此时的基建工程兵部队,从领导机关到普通士兵,脑子里根本没有市场经济和市场竞争的概念,让这一支原本吃国家“皇粮”,有着几十年光荣传统的军队,脱下军装就跳进市场经济的“商海”自主浮沉,自食其力。如同一个根本不会游泳的人,被一下子推入深不可测、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困难重重、方向迷茫、前途莫测……

这群庞大的基建工程兵队伍打着刚成立的建筑公司的招牌,四处寻觅工程却到处碰壁。在供机制下成长起来的军人,一下子变身成了老百姓,各级军官变成了公司各阶层干部,他们心中依旧装着军人的豪情和对世界的一贯认知。他们豪爽耿直的性格,办事大公无私的行事作风,面对市场经济的特点,市场竞争的残酷,物竞天择的环境完全陌生。

当时深圳市正在进行着如火如荼的基本建设,这座新城如同一个巨大的工地,到处进行的工程招标预示着有许多数不清的机会。但随着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建筑企业和民工队涌来深圳“淘金”,原基建工程兵改编的市建公司,从1984年下半年开始就揽不到基建工程项目。究其原因,除了刚改编的建筑企业资金薄弱,技术力量和管理水平有待加强外,深圳市基建管理机制的不健全造成的不公平竞争,使工程兵改编的这支建筑队伍雪上加霜。深圳基本建设招投标当时暗涌一股不正之风:要想拿到一个项目,暗地里要用“红包”、“回扣”打通大大小小的“关系”。而我们的工程兵,每笔开销的用途都清清楚楚经得起任何检查,根本不懂得要搞所谓的“公关”,对不正之风嗤之以鼻,根本无法满足对方的要求,导致我们在大大小小的工程招标中败北,甚至屡屡输给了那些小包工头和形形色色的“皮包公司”。

  • 1
  • 2
1/9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历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4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三斤不瘦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2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1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31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对于我们这些后来者,看了瑞姐写的这篇拓荒史,才真正感知当初深圳的荒芜,要付出怎样艰难困苦的代价,才拥有了今天国际大都市的繁华,苦难的千万张面孔不尽相同,开荒的艰苦条件,为生存受尽委屈磨难,战友间互相扶持克服万难,为建设这座美丽的城市洒下青春热血,奉献最美好的年华,他们曾经无怨无悔的付出,工程兵的故事今天依然闪着光,打动人。这段历史我们不应忘记,瑞姐以亲历者的身份直抒心意,语言朴实无华,真情流泄。
    • 瑞雪2019/09/07 17:56:50
    • 分享到:
  • 谢谢朱老师的鼓励!这篇文是我写作计划的第一部分,因为我还在单位兼职,而写作需要时间去采访和核实资料,只能慢慢来。故事还将延续……

    回复

  • 前两天就看完了大作!最欣赏的最有记忆的段落是,在我最美好的年纪嫁给了对的人(大意是这样),还有一段,为了生计悄悄把塑料花摆在街边卖,许愿以后有一日,一定给自己留一朵最美的花(大意),想起这两段就感动一阵子,这是人性的珍贵,是人对自身的觉醒,是女性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作者看上去是个新手,却凭着本真和在场的心灵,抓住了生命的瞬间感受,唤起了读者的共鸣,那是一种善良与道行的期许,堪比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 瑞雪2019/09/05 21:38:29
    • 分享到:
  • 谢谢健字号老师!我经历了那段艰难岁月,前几天采访到基建工程兵家属草棚里分娩的故事,更让人唏嘘中肃然起敬。已经贴上去,今后会写开拓的故事,谢谢关注!

    回复

    • 文夕评委2019/09/02 20:47:29
    • 分享到:
  • 读了这篇文章,我很感动,通过这篇文章我才知道当年拓荒者的艰辛!正是他们为深圳打下了第一根基桩,在那么短的时间,在荒山泥沼里建设出了一个国际大都市!为工程兵点赞,也为兵嫂点赞。他们在台风暴雨中、蛇虫叮咬下住席篷,火烧连营,吃了上顿顾不上下顿的艰难历程中,他们没有退缩,夫妻相扶相持,走过了深圳最初最苦的时光!希望瑞姐能把他们的经历都写出来,让我们后来都分享。
    • 瑞雪2019/09/02 22:38:13
    • 分享到:
  • 多谢文夕老师关注!我正在写作中,望多指导!
    • 文夕2019/09/04 17:17:45
    • 分享到:
  • 望瑞姐再多写一点分享
    • 瑞雪2019/09/05 23:00:50
    • 分享到:
  • 文夕老师好!又写了几个故事,已贴在原文后面。多谢关注!

    回复

  • 这篇文章有一个独辟蹊径,非常漂亮的开头,在众多的参赛作品中别具一格。说到描写深圳的文学作品,我们读到最多的,几乎都是与工厂和打工有关的文学故事,许多作者写来写去鲜有新意,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殊不知,在深圳的建设过程中,除了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之外,还有许许多多不为人们所熟知的人。此文所描写和歌颂的,是那些为深圳的建设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基建工程兵和他们的妻子,题材独特,为大赛作品的丰富性提供了新的视角。
    • 瑞雪2019/09/01 20:57:28
    • 分享到:
  • 谢谢唐老师的鼓励!我将继续努力。因我才来邻家文学网站,“我们的拓荒史”还有很多故事,正在写作中。望多赐教!

    回复

  • 朋友推荐,真心看完,无以言表,太过真实,小时候生活的残酷,也隐约接触过,相比您们所接触的,那是班门弄斧! 您们所承受止痛不是当今社会的人能够体会到的,唯有谢谢二字!
    • 瑞雪2019/09/06 16:46:13
    • 分享到:
  • 多谢三斤不瘦老师关注!您的鼓励是我写作的动力!
  • 只是觉得现在写文章的,都没有雪姨写的这么真实,让人忆苦思甜,颇受感动!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4 17:17:17
    • 分享到:
  • 上个月初参加了“70/40 两万基建工程兵入深”活动,知道了大约四十年前那些来深建设者的丰功高筑,令人敬佩,感人至深。其中三位前辈分享了他们在深圳的奋斗经历,远不是那样诗情画意,而是在荒蛮之地一点点地建设起来的。台风天将竹子编成的屋顶掀翻,没有洗手间,还有如文中说的将头低到最低处,俯首大地卑微至斯,令人心痛。于是,这些工程兵们卖花、捡菜叶、缝补衣服、甚至拉死人到火葬场。
  • 我们实在无法想爱那时的故事,如果没有这样亲历者写出的最原始的故事的话,我们只能沉浸在当今的幸福中,而忘记了给予深圳这座城市的建设者们。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深圳亦是。而我们需要懂得感恩。
    • 瑞雪2019/09/05 21:59:24
    • 分享到:
  • 谢谢江飞泉老师关注!您说的很好!这也是我写作的目的,还有,现在生活条件好,许多年轻人还觉得苦,有比较,才知足。仰望星空,但要脚踏实地。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31 13:32:30
    • 分享到:
  • 万事开头难,刚刚改革开放的深圳,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基建兵南下,成为了士前卒。他们拖家带口来到还是一个小渔村的深圳,那时候,这里一片荒芜,没有高楼大厦,出入都是尘土飞扬的土路,入夜是蚊虫叮咬,他们任劳任怨,艰苦奋斗,干最累的活,流最多的汗。他们带来了军人的优秀品质,不言退,勇往直前,吃苦耐劳,努力耕耘。今天深圳的辉煌,离不开他们的奉献和付出,向他们致敬!
    • 瑞雪2019/08/31 13:45:14
    • 分享到:
  • 谢谢梦蝶老师关注,望多赐教!

    回复

  • 期待更多的精彩,真实的文章!
    • 瑞雪2019/09/07 17:59:13
    • 分享到:
  • 多谢关注!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8/31 13:14:54
    • 分享到:
  • 瑞姐非常认真,之前曾私下给我看过两稿,不断仔细修改,调整叙述方式和思路。点赞现在要加紧马力写了
    • 瑞雪2019/08/31 13:18:02
    • 分享到:
  • 谢谢晓霞老师指导赐教!

    回复

  • 期待下文,最好在今天作为一篇完整的文章发表出来,以便参评今年的睦奖。
    • 瑞雪2019/08/31 13:22:57
    • 分享到:
  • 谢谢老享老师关注!我刚来睦邻文学,虚心向老师们学习请多赐教
    • 瑞雪2019/08/31 13:29:18
    • 分享到:
  • 后面还有很多触动人心的故事,赶不及写了。只为远去的时光留下记忆就好。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瑞雪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追梦人
  • 追梦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8750
  • 4
  • 74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