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凭春风入深圳
  • 点击:1766评论:52019/08/31 15:31


作为退休公务员,黄远文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从生活烟火里走来的普通老工人。很短的平头,乡音未改,穿一件黄T恤,露出黝亮的胸颈,腰上系个鼓鼓的包。一群老战友相聚,说话直来直去,没有拿捏。那种巴蜀人的直爽质朴扑面而来。黄远文不带任何虚架子,眼睛温暖而有力地直视着你,他说他就是兵。他是当年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的普通一员。他曾在部队里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参与建设了不同时期的基建工程。他是基建工程兵入深第一批,见证了深圳崛起的初貌,转业后又调到了深圳城管局环卫处基建科。2008年退休下来,如今成了一名尚未毕业的“研究孙”——伺弄孙儿辈的一员。他有空常跟老战友约在一块,爬完莲花山,偶尔在山顶整几口“歪嘴”,再汗涔涔地徒步回来。

基建工程兵是共和国军队序列中一个短暂而特殊的兵种。1966年工改兵,1983年兵改工。对他们而言,深圳拓荒的岁月成为一份珍贵记忆。战友相逢,往事且付笑谈中:“吃过糠,扛过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江到深圳,参加了改革开放。”黄远文还记得,当年基建工程兵第1师第1团第1营从鞍山到深圳,放眼全是农田荒山,队伍在人民桥下火车,穿着背心,背着包,沿着土路浩浩荡荡走到蔡屋围开始了拓荒建设。他们住在斗笠状的竹棚里。战友们或跑材料,或开蹦蹦车,有的挖地基,有的拌水泥。当时人工配料,一个人要配四百包水泥,三分钟内要把一车石子料拌好。高山拉低山,鱼塘填平地。他们热火朝天修建原来的市委办公楼和深圳当时第一高楼电子大厦。

2019年8月22日下午,深圳泥岗地铁站附近,黄远文向笔者畅谈往昔岁月。


我们这代人什么都经历过了。我是四川省合川县(现属重庆市)小沔镇第三大队的人,出生于1950年8月,小新中国一岁。家里八兄妹,我排行老四。当时划成分,我是下农出身。我文化不高,只是个小学毕业。两块钱学费都交不起。冬天都是打赤脚。没办法,90%的人都打赤脚。上学的时候正好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树皮吃完了,到处挖泥巴吃。没有吃的,我们吃过观音米。那就是土。大家说哪个地方的土能吃,大家就都去挖。那个泥巴比较软一点。挖回来用水煮开吃。那味道怪得很。我们这代人为什么没读到书?因为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们停学,放牛去了。1967年我就去应征报名参军,因为年龄小,没应征上。六八年10月,我又去报名,体检过关了,但也没去成。1969年4月,我第三次去报名,基建工程兵01部队到合川县招兵,这次我当上了基建工程兵。

那年4月9日离开家乡。10日到合川县城进入部队。我们部队是1966年8月1日四野建筑公司改编过来的工程兵。第一批兵是当年8月份在宜宾地区招的兵。当时文化大革命,部队也比较散。因为我们是工改兵,派系比较严重,你一派我一派。有些领导受到了排挤和批斗。甚至我们那个主任自己拿着手榴弹自爆,参谋长腰杆都被打断了,直不起腰。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都是从朝鲜战场上下来的。我们到部队后开拔第一站是绵阳,开始进新兵连,训练了三个月。当时非常艰苦。两只手摔得都肿了起来。每天晚上要紧急集合,有时一次,有时两次三次。那个饭是大锅饭。每天都是豆芽、牛皮菜(甜菜)。训练完了,我们回到自己的连队。有几千人留下来没有回到原编制,当时三伏天,我们晚上一壶水两个馒头从绵阳步行走到江油。第二天早上到达。中午马上就地开荒种菜。师部番号是01部队,我们到了那里就成了001团级部队。我们连队没有打散,还是隶属第四营。部队接的第一项工程就是打隧道。隧道一共200米。是为四川长钢第五厂采矿石做准备。铁道兵也打山洞。那是他们的专业。我们工程兵除了打山洞,什么都会搞。我在那个班是放炮,负责填炮,装药,点炮。我打了半个月时间,一直打到了里面的溶洞。此时我又被调走了。因为个子小,人长得还不错,我去了教导队做司号员,去吹号。我学吹号学了半年多。教员是50军的。学员有一个连。我们跟着号谱学。刚开始喇叭都吹不响。我们从发音开始,学五个音。每天在山上练,“哒哒嘀”,“嘀嘀哒”,反复练。走到哪练到哪。起床有起床号,出操有出操号,吃饭有吃饭号,熄灯有熄灯号,共有一百多种。1970年5月,我学会了吹号,被分到1营4中队,也叫4连。我负责连队起床啊吹号啊吃饭啊,还有送报纸,打扫卫生,传达命令之类。就是勤杂工作。第二年3月我又调到1营营部当司号员。这里有司号员和通讯员。司号员专门负责吹号和传达命令。

工程兵平时以工为主,训练是一样的。我们也要经常打靶。也甩过真手榴弹。假手榴弹和真手榴弹还是有区别的。假手榴弹拿到手里是“树查查”的。真手榴弹在手里滑得很。第一次,拉环套在手指头上,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担心扔出去被会拽回来。假的尽管甩,不会拉回来,我能甩四十米。第一次我甩真的,害怕扔的时候会带回来,我只甩了二十七八米。一般三十米才算及格。我们有个炊事班长一甩,就扔在脚下。教导员在旁边,一脚踢开,直接把他扑到掩体里了。

七一年下半年,我们搞825会战。我跟着营长,通讯员跟着指战员,都去现场支援。当时信息技术不发达,都是靠腿跑靠嘴传。1972年3月,部队要移防,我们坐闷罐车走了一个礼拜到达鞍山。我们一营驻扎在汤岗子,接得第一个工程是1团的办公大楼,在解放路上。12月我又被调走了。调到了教导队,代理班长,去接新兵。训练新兵回来,我就从营部下到4中队,任2班的班长。那是木工班,一个班12个人,那个木工关键要会看图,像楼房门窗,你会看图就能把那个木板制上和撑起来。打家具那些,是自己慢慢学的。你只要会拉锯,会图纸,刨子沉得住、推得平,以后就可以学会其他技能。看图也是靠自学。什么叫线,什么叫初始线,什么叫矢实线。我们当时是对符号。看ABCD,对应哪个图。比如剖面图,就对标注的符号。当时我们也认不得什么英文字母,也是在部队学的。开始也不知标高是什么。接触多了,就知道标高就是高程。高程从哪里来的?是从中国的黄海过来的。整过中国的建筑系都是从那里过来的。就是以黄海为绝对标高的零点。凡是木工出身的,要接触图纸,慢慢地就懂了。1973年,部队调离鞍山,去了弓长岭。我们去做选矿车间。1975年我又回到教导队代理排长,训练一百多名木工、瓦工、钢筋工。1976年我再次调回4中队,到了鞍山汤岗子。我是到鞍钢厂一个修理车间做事。七九年我们又到大屯给鞍钢厂做菜窖。北方在冬天都要把菜存到菜窖里去。七九年初又回到汤岗子。七九年11月,先头部队进入深圳,过来给我们后面的部队建房子。我们是框架结构铁皮房。这些房子都是从鞍山带过来的。1980年1月,我们1营到了深圳。我们1营是个家乡营,有五个连。过来之后叫0011部队指挥所。

我们到深圳一看,到处都是一片荒地,没有人烟,就是东门老街还有点人气。没什么路。从深圳火车站到深圳戏院就一条土路。东门那里就几间破房子。当时那一片只有巴登村、渔民村、泥岗村。看不到什么人。有些鱼塘,也没养鱼。还有一个深圳水库。村里只有老人小孩。青壮人都跑香港去了。我们平时是穿的确良军装和粗布工作服。本地老百姓都穿土布。有的村民在香港那边还有地,经常两地来回跑。每天早上过去种地,傍晚回来。他们顺路带一些走私货。我们有的人就跟他们买些手表、布料、折叠伞。那年代折叠伞是很稀奇的,六七块一把。机械手表十几块一只。

说实话,来深圳伙食还可以,有大米饭,就是住得差。第一批还有铁皮房住。铁皮房建在哪里呢?就建在鱼塘上面。后来的大部队就没有那么好的条件了。他们就住在竹叶棚里。我们1营安置完毕后,接的第一个工程就是市委办公大楼,由4中队负责,当时用十字镐挖地基,用搅车拌混凝土,也有卷扬机、龙门吊,没别的吊车,推混凝土、制木板、扎钢筋主要靠人工。材料要肩扛上去。我们当兵的要注意军容,干活都是穿黄粗布工作服或草绿色的确良军装。天天是一身汗透,衣服裤子从来没干过。平时磕碰划割小伤难免,但是我们安全抓得好,修市委办大楼没出什么大的工伤。同时6中队是建火车站旁边的友谊商场。1营第二项工程是建22层的电子大厦。那是当时深圳第一个高层建筑。一九八零年的时候,中建公司也来了深圳。我们部队又接了一项没人干的活,就是疏通新园路臭水沟,挖一条排洪沟。上面修公路,下面要排洪。那简直臭气熏天,臭得啊……他们说那有几十年没人清理过。其他公司都不愿接。部队就接过来,干了一个星期。我们战士没任何怨言。当兵嘛,就是服从指挥,说挖就挖。先把垃圾清理出来,然后就用铁锹和十字镐挖,沟有两米五深。每个连队挖一段,我们连队负责挖五十米。每天回来大家都是黑不溜秋的,全身是泥。后来我们1营以电子大厦为中心,围绕周边找活干。深圳第一个工业就是上步工业区,第二个是八卦岭工业区。都是我们的主战场。八卦岭和华强北都是一座山拉下来的。我主要是加工门窗木料。部队半个月放一次电影。平时打打篮球和乒乓球。训练时唱《打靶歌》《大刀进行曲》。

1983年基建工程兵就地转业。9月9日,建筑公司正式挂牌。记得转业那天有个台风,风也大雨也大。我们正式脱军装变成工人。0011部队就变成了深圳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当兵时该起床起床,该出操出操,吃饭要唱歌。脱了军装没这些军操,但也没人管了,干一天就有一天。我分在木器加工厂做木工。我在部队的主业是干木工,但是因为长期调动,干木工时间不长。木工不轻松,制木板要用到铁板,一块铁板下来有五十斤。

在公司干了一年多。1984年11月,我就调到了深圳市环境卫生管理处基建科,做了一名质量检查员。要懂图纸,懂施工,会放线。科里有一个科长,一个预算员,再加上我。当时在红岭北,没有自己的办公室。机关里只有将近二十人。领导是原部队的参谋长调过去的。后来他犯了错误。我是负责整个深圳市的公共设施规划。我要跑规划,要去看现场。1985年按当时的城市规划要求,每隔500米至1000米就要建一个公厕。2000年以后,很多大厦里面设计了厕所,包括酒楼、超市的,都作为公共厕所使用。当时公厕是个重点项目。哪个地方需要建公厕建垃圾中转站,我考察之后,就报批上去申请哪块地。先找到规划局批准划地。规划局还有全盘考虑,它说不行,我就得另外找地。找了规划局,我还要找“工勘”,又是一套手续。然后交设计院设计,下一步就是报建。报建也有一些繁琐的程序。报建完了,要申请水电。我又要联系供电局和水务局。最后是排污。要破马路,又要找到排污管理处。排污管理处是我们一个系统的,都是城管局的。同样要求他们办事。施工前我们再跟交警报备一下。这一套下来程序繁琐。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拓荒工程兵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只因不才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周晓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雪候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远文这位不带任何虚架子,眼睛温暖有力,是当年深圳两万基建工程兵的普通一员。他曾在部队里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参与建设了不同时期的基建工程。他是基建工程兵入深第一批,见证了深圳崛起的初貌。这是时代珍贵的记忆。深圳发展是开拓建设者们奋斗的奇迹。
  • 回复
  • 文章记录了五零后的黄远文是退休公务员,曾当过入深第一批工程兵,放炮吹号拉锯带班啥都干。08年退休后当"研究孙″。69岁的他在83年就地转业,在木器加工厂当木工。后又当质检员。退休后,一帮人经常约出去爬羊台山,莲花山等。大家在一起吹吹龙门阵,喝点小酒,下下棋,把退休生活过得滋润。下午接孙子,老两口为照顾孙,一个在深圳,一个在老家。把所有的精力都奉献给儿子孙子。文章让读者感受到深圳的繁荣与安定。
  • 我也是个“研究年”,政治家是一个文学“青年”读文章,写文章,评论文章,参加各种文学活动,忙得不亦乐乎。深圳是老年人的宜居城市,跟兴趣相投的人在一起,养老非常快乐。

    回复

    • 周晓林1布衣2019/09/07 17:02:14
    • 分享到:
  • 文章讲叙了一名基建工程老兵,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凭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亲历了深圳特区成立与发展建设史。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一群基建工程兵,用青春与激情,投身到深圳特区建设大潮中!正是有了他们的默默无闻的付出与奉献,造就了一个个深圳速度、一个个深圳奇迹,成为深圳拓荒岁月中的一份珍贵记忆。如文中说,战友相逢,往事且付笑谈中:“吃过糠,扛过枪,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长江到深圳,参加了改革开放。”
  • 回复
    • 雪候鸟4举人2019/08/31 16:00:53
    • 分享到:
  • 刚来深圳时,我看过李雪健老师主演的《命运》,剧中基建工程兵的辛酸可见一斑; 去年10月,我带着父母到大剧院观看了话剧《大榕树下》。开篇就说到,深圳特区最初的建设时基建工程兵的砥砺拼搏,特别是那位军官牺牲时很多观众潸然泪下。 今年母亲节,在罗湖图书馆,秦人老师提到当年竹子林的基建工程兵的生活条件,“大蟑螂的个头,五只足以炒一盘菜”! 深圳的辉煌是工程兵用青春和汗水甚至生命打造出来的,向英雄们致敬!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64100
  • 5
  • 780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老先生是我认识多年却为谋面的朋友,此次在邻家相逢,颇为惊喜。这篇短文内容上是可以深入挖掘和生发的,可能是精力有限,未能将细节描绘,如果能将细节补充完整,是个妙趣横生的故事。俗话说,人生无常,不是你的终归不是你的,反之亦然。且不论周某的妇道伦理,比她更出格的大有人在,只是那两个小孩能成才且能接受这种基因带来的困惑,多半成长路上嚼舌根的人已经将真相传递给他们了。

    江飞泉当代武大郎的故事

    2019/9/17 9:41:39
  • 尽管这首短诗在诗意和结构上都有不少问题,但还是围绕着意愿这个主题抒发感情,这是值得认可的。自古以来,中国人都会借助传统节日如中秋、端午、清明,祭奠祖先,祈福祝顺,求得护佑锦囊,以保全家老小太平安康。如果说,我们无法伸张宏愿,祝福国家太平,民众如意,但至少可以祈福护佑亲人朋友,父母、兄弟姐妹、爱人。这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最质朴的内心诉求,也是最亘古愿景传达,难怪那些寺庙常年烟火不息,佛灯不灭。

    江飞泉千万年的愿

    2019/9/17 9:29:58
  • 通读这一篇,带着四川方言的极接地气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小说触及了一个极好的小说的“点”,通俗的说法叫“梗”,我喜欢把它叫做小说的灵魂,在现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下,在深圳这个大都市中,该如何养老,这值得每一个人思考。作者给出了一个答案,那就是社区式的养老院,有人照顾,有人说话,以房养老。故事中涉及了阿秀一家的故事,还有刘作家的黄昏恋,何大爷的寂寞,陈东的创业,缺憾是结构上出现了问题,没有把这些揉在一起。

    云裳(安小橙)养老

    2019/9/16 19:23:07
  • 来深圳后,去过好几次大鹏所城,虽然知道所城的故事,却没有感悟那么深。作者用笔锋把大鹏所城六百多年的功绩和风光用寥寥一百一十四字的古体词彰显出来,结合这首词再行回味,确实能感受到所城的无穷魅力。读过作者的《沁园春�己亥中秋有感》,相比之下这一首更加有感觉。可见作者是有很棒的诗词功底,在年轻一代作者中已是难能可贵。 一口气下来酣畅淋漓。当然,在气势上还有加强的可能。希望今后能读到您更多的好作品,加油!

    醒着的行者沁园春·大鹏所城

    2019/9/16 18:22:53
  • 文学赛事,总是众口难调、众说纷纭的,因为大家都是写作爱好者,习惯用笔“说话”,天然地喜欢表达意见,不说憋得慌——尽管说了也不值几毛钱,对社会、对世界,更是。对于睦邻文学奖来说,它原本就是植根于深圳这座城市的赛事,这是它的特色,也是它的局限,深圳写作者、或者说与深圳有关的写作者数量毕竟有限,如果特别把历届获奖者排除在外,恐怕过不了几年,就剩不了多少人参赛了。就赛事主旨而言,无论获过奖的旧人,还是

    笑笑书生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5:01:03
  • 邻家的魅力势不可挡,邻家的发展有目共睹,邻家的盛宴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才子佳人,群英荟萃,无比璀璨。各类赛事源源不断,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读写评其乐融融,受益匪浅!更实惠的是邻家币,真的是天道酬勤。邻家的大赛,一直在举办,参赛作品质量上乘者居多,看的人眼花缭乱,真正辛苦的是评委老师们,牺牲宝贵的时间对作品精挑细选,认真写评,向评委老师致敬!参赛者,获奖的再接再厉,落选者也不要气馁!加油!

    红月亮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38:25
  • 关于圈子,我想说,不必避讳。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形成一个文学生态圈,在这个圈子里,大家把酒话深圳,把酒论诗文,这样的圈子太稀少、太难得了,所以我们用了七年时间持之以恒地来打造他。但是这个圈子是开放的,是希望新人也能介入互动的。有些作者不喜欢交流,扔一篇作品就走,不评别人,也不对别人的评论作回应,这固然不错,但是也显得孤傲,不说是自私,至少关怀和提携他人不够。如果他的作品少人点赞、少人点评,应合情理。

    深圳老亨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00:04
  • 飞泉兄弟是邻家最为勤力的作家!其诗歌大气磅礴,海阔天空,意 像频出,让人常常有目不暇接之感,这种激情四射的诗情能保持至今,的确难能可贵!其小说也能从细微细节处打动读者的心灵,其散文笔法老练,在形散神不散之后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能在诗歌散文小说三栖发展,实属不易,如今的飞泉兄已进阶省作协,这是飞泉兄弟跨出的一大步,向飞泉兄弟学习并致可喜可贺!!也为邻家这个贴心的平台举起大拇指点赞!!

    方华吉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6 11:18:23
  • 读完邬霞这篇有点长的文字,我也差点泪流满面了。我自信是不容易流泪的人。这应该是邬霞的自传,对一段生活书写。于是我想到文学怎样打动人的事。有人很善于用技巧,但技巧怎么也拼不过真情实感。我们为什么要文学,就是因为情感。作者的故事以前多少知道一点,虽然很少聊天,但心里一直怀着敬意。写这几句短评也是表达致敬。问好!

    茨平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6 11:18:22
  • 想说两句,睦邻作为富有特色的文赛坚持了7年,真心不容易。但它的特点正是因为不设限,大凡书写深圳的好作品都欢迎,而且没有明文规定历届获奖者不得参赛,除非作者自己不愿意。大凡文赛,大抵都是以质量取胜,鼓励新人是应该的,也欢迎新人踊跃参加,前提是有好稿,初评评委的眼光还是毒辣的,今年就非常多新人作品入决,也是不少作品有望获奖。所以说邻家是熟人竞技场的说法,不仅是对这项赛事的误导,这是不赞同的。

    江飞泉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0:52: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