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来客栈
  • 点击:1477评论:32019/08/31 16:04

从派出所出来,白小素双掌朝天,摇摇头,扭扭屁股,做完三个深呼吸,发觉天快亮了。

派出所位于107国道西侧,去年一场强台风,道路两旁的大树就被腰斩了。那些树有的是被风摧毁的,有的是后来被人砍掉的。路灯尚未熄灭,几颗星星散落天际,若有若无的样子。白小素又看了看天,是的,快亮了,连清洁工和洒水车都忙开了。前夫罗艺平出事前,白小素就习惯了早醒。每天凌晨四点半左右,租屋外便有了“哗哗”的扫地声。她躺在床上听一会儿,起来去趟洗手间,还会睡个回笼觉。天亮后再次醒来,也没具体的事情可做,有时去市场买几个鸡蛋一把青菜就把一天打发了,有时去朋友的茶行或酒庄坐坐又是一天。云来客栈关门后,她从拉萨返回深圳的这几年就这么耗着。

她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逸风茶行,因为老板米靓也离婚好些年了,不同的是她养着一个念初中的女儿。前不久,米靓想把茶行盘出去干点别的,让她支个招。白小素说:“我还有啥招?快四十岁了,能干的干过了,不能干的也试过了。我呀,欠一屁股账,不英年早逝就阿弥陀佛了。”“那你到底欠多少?”白小素笑笑,叹一口气说:“没多少,大几十万,就是逼得紧,有一次急了,我还傻乎乎打电话问罗艺平能不能借个三五万缓一口气。其实也没啥,躲得过初一就是初二,贱命一条,要杀要剐,随便。”

但谁也没想到,倒是那罗艺平昨天晚上被后妻给砍了。在派出所做完笔录,白小素提了一个请求:想去看看罗艺平和他的妻子。警察说罗艺平仍在抢救中,凶多吉少,你的事还没完暂时得回避,他妻子嘛,开庭那天自然就能见到了。白小素说那去看看我儿子总可以吧?警察说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们管不了。

儿子离开七年了,七年来白小素只见过三次,最后一次就是罗艺平出事的那天下午。那是五月的最后一天,天终于晴了,接连几场大雨让她租住的城中村变得异常干净。上午,她被米靓叫去社区公园替一帮孩子表演古筝,说是活动结束后主办方会给五百元劳务费。现场来了好多孩子和家长。孩子有大有小,穿着白衬衣戴着红领巾,除了看节目有的还会上台表演。

白小素上台之前,是笛子独奏。据主持人讲,表演嘉宾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曾在区民乐大赛上拿过二等奖。白小素在后台交待工作人员讨论古筝怎么放,听到男孩名字时她心里一怔。罗小敏?我儿子也来了?

五年不见,小敏长高了,脸蛋越来越像自己。白小素赶紧让工作人员把自己的节目朝后调,她要好好看看儿子的表演。

现场不时有孩子走动,很吵,白小素无法静心听儿子演奏。她给罗艺平打电话,希望活动结束后吃个饭,顺便见见他后妻,大家难得碰个面。罗艺平说妻子没来现场,她旁边的商场正在搞玩具促销,还等着小敏去吹笛子呢。白小素说好吧,那我也跟着你们去商场,六一到了,想给敏敏买件衣服。罗艺平说孩子不缺衣服,也不缺观众,你真的爱他就离他远点儿。白小素越听越不对劲儿,就吼了起来:“罗艺平你啥意思啊?”她的吼声打断了罗小敏的笛声。罗小敏朝台下看看,继续吹笛子,却怎么也找不回调调了。白小素冲到台上紧紧搂着儿子说:“我是妈妈,敏子叫妈妈呀,我是你妈妈。”罗艺平站在台下,双手一摊。主持人似乎认识白小素,她说白小姐你这样会吓着孩子的请先回到观众席。

从台上下来,白小素来到社区公园门口又给罗艺平打电话。罗艺平说你有完没完啊?小敏跟你没任何关系了,如果你觉得有,就是还欠他五万块抚养费,你这么想和他在一起把抚养费拿来呀!罗艺平说完就把手机关了。

白小素打不通罗艺平的电话,只好回到现场看罗小敏吹笛子。罗小敏像是受到了惊吓,始终找不回状态,最后被跑上台的罗艺平拉着他出了社区公园。

白小素一边朝公园门口跑一边给米靓打电话。她说今天的节目取消了,得去跟罗艺平谈谈。她见父子俩上了车,便叫了的士跟在后面。

罗艺平的车在沃尔玛商场门口停了下来。一个女人把罗小敏接走了,但她不是罗艺平的后妻。白小素曾在罗艺平的朋友圈见过他的后妻。那时她正带着儿子住在四川老家,她以为罗艺平会去老家找他们,结果不理不问,还高调晒出了比自己年轻十来岁的小情人。她得承认,这小女人并不比自己十七八岁时漂亮多少,但年轻就是资本,怎么看都有讨人喜欢的地方。半年后,白小素带着儿子从老家回到深圳,决定甩掉所有包袱,开启新的生活,并承诺每个月给罗小敏一千元生活费。七年来,她几乎从未管过罗小敏,所以罗艺平说她欠五万元抚养费并不多。想到这里,白小素又觉得自己真他妈无趣,大老远打个车来就为了看人家三口子欢欢喜喜迎六一吗?她从车上下来,坐在红绿灯路口的一个石凳上,眼睁睁看着罗艺平的白色宝马驶进停车场。这宝马车是离婚后罗艺平自己买的。刚离婚时,他们正还着房贷,上下班都挤公交转地铁。这几年里,罗艺平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滋润,据说那女人沃尔玛旁边开了一家美容院,两口子正供着三套房子。而自己呢?欠一屁股债,日子越过越好笑,想起来全是泪。

路口的绿灯亮了,白小素仍未起身过马路。她看了看天,乌云正朝头顶涌来,似乎一场大雨在所难免。端午将近,龙舟水下个不停,一场场大雨比特朗普的贸易战更具威力,它直接让苹果超过了猪肉的价格。而事实上猪肉也在疯涨,好一点的五花肉都卖到十六元一斤了。房租就更不必说了,房东给足了面子,她说我也不涨你租金,你想办法把这三个月的租金交了搬走就是。白小素不想搬走。她来深圳后大部分时间都住在107国道西侧的这个城中村里,无论城市如何变化生活多么不堪,无论她从遥远的西藏还是尼泊尔归来,她都觉得这村子是这么的熟悉与亲切。她不想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除了房东,她不欠这个村子里其他人的钱。他们见到她仍会友好地打着招呼,实在没办法了她还可以去米靓的茶行或者哪个酒馆吃上两天,就算哪天突然死掉了,24小时内也会有人因电话无人接听而找上门来。如果去了别的地方,你死了身上长蛆了恐怕鬼都懒得理你。想到这里,白小素禁不住朝头上的乌云笑了笑。

绿灯再次亮起时,一个男人快步朝她走来。没错,是罗艺平,他正面无表情地朝她走来。她站起来,双手揣怀里,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

罗艺平来到跟前,先开了口,他说:“去名典咖啡,咱们谈谈。”

白小素站在国道边的站台上,见天已大亮,便决定再去名典咖啡坐坐。

去的路上,白小素给米靓打电话,说太阳出来了,来名典喝早茶呗。米靓说昨晚布置舞台搞到半夜,下午还有庆六一的活动,困死了不来了。白小素说不来可以呀,发个红包我,就当请我喝咖啡咯。米靓没再说话,发完红包也没说话。

平时,名典咖啡没这么早开门,或许因为六一吧,名典的大门是早早开了,里面却无客人。白小素在那个靠窗的角落坐了下来。这位置正好是昨天中午罗艺平坐过的。当时,白小素就坐在罗艺平对面,背靠着窗子。罗艺平呷了一口咖啡,突然笑了笑。他说:“你一把年纪了,到底还欠人家多少钱?”

白小素也笑了笑。“欠多少怎么了?难道你想帮我?”

“我凭什么帮你?我只担心你欠多了人家会找我麻烦,”罗艺平说,“前两天,也不晓得谁找到了我电话,说我老婆欠他的钱,吓我一大跳,一问,说是前妻。前妻欠钱管我鸟事啊?”罗艺平话音刚落,白小素便站起来“啪”一耳光扇了过去。罗艺平怔怔地看着她,抹了抹嘴角的血,居然又笑了笑。笑完,他叫来服务员埋单,然后对白小素说:“素素,我知道你快疯了。其实,我之间已经了断了。我这次来,是想帮你,哦不,是想好好谈谈。房间我订好了,就在楼上。敏敏的生活费以后你就别操心了,欠下的也一笔勾销。另外,如果你上去,我还可以给你两万块。但是,你得保证再也别缠着我们了。”

白小素觉得眼前这男人真他妈搞笑。可转念又想,再搞笑也是自己喜欢过的男人啊。这家伙跟自己一样,是狗就改不了吃屎,对什么事情都一根筋,自以为是。他是一根筋想过安稳日子,而自己呢?一根筋想挣大钱。或许吧,一开始就不应该把小敏生下来。但话又说回来,生活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其实有没有小敏并无多大关系。很多时候,小敏只是她失败的一个借口。好吧,如果离婚证对原配间的性行为真具有法律效力,老娘就跟你上一次楼,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白小素独自坐咖啡厅里,面朝窗外,想起昨天下午的事情仍觉得不可思议,与原配做爱,居然成了一笔交易。那两万块钱,罗艺平真给了,现金,当然,白小素也毫不含糊地收了。在楼上完事后,罗艺平靠在床头,一边数钱一边把指头放嘴里粘口水。他数了一遍又一遍,数来数去还是多了一张。白小素本来窝着一肚子火才把事情勉强做完,见他把多出的一百钱抽出来,便彻底爆发了。她抢过钱塞进包里,把包一扔便扑了去。她个子高瘦,那一刻却浑身是劲儿。她死死地骑在罗艺平身上,双手不停抓他的脸。

白小素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想,昨天晚上罗艺平出事,是因为他女人发现了脸上的伤痕还是别的原因?回到家里,他们之间的争斗是如何开始的?过程到底怎样?罗艺平已无法开口说话了,后妻也进去了,这一切或许只能交给警察去还原现场了。喝完咖啡,白小素摸出罗艺平给的两万块钱,又数了起来,数着数着她就笑了。笑完,她并未用这钱埋单。她觉得这两万块钱有着特别的意义,得花在该花的地方。

她用米靓的红包结完帐,来到咖啡馆门口,感觉不那么困乏了。警察通宵盘问,能交待的事情她全交待了。当然,有些事情她还是隐瞒了,比如事发之前,他们上过床,有过真金白银的交易。和前夫上床本来是一件常见的事情,如果警察问起,或许她就说出去了。但警察没问,说明暂时还没人往这方面想。她相信罗艺平死也不会说他脸上的伤是我白小素抓的,更不会提到钱。至于他妻子为什么对他下了毒手而他又没还手,估计只能等到开庭时才清楚了。警察说罗艺平的女人吵着吵着就从背后动了手,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尚不能证明你与此案有直接关联,严格说来,这属于他们因家庭纠纷而引起的意外伤害,如果有新的问题,我们会再与你联系。警察这么一说,白小素便觉得自己并不会多大麻烦。能有多大麻烦呢?我一没动手二没在现场,三又不是主谋,就算把我关几年,倒也图个清静。只是,那个罗小敏该怎么办?罗小敏十岁了,个头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看上去,他这些年的成长并未父亲的婚姻变故而受到多大影响。昨天上午白小素冲上舞台前,尽管台下闹哄哄的,但他仍专心致志地吹着笛子。他对生活和学习的热爱,看上去要比自己想像的好得多。但他的父亲危在旦夕,继母已被警察带走,爷爷已不在人世,奶奶据说前年中风后就再也没来过深圳了。那现在谁管他呢?她试着打了罗艺平先前的电话,结果还有人接了。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云来客栈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的核心工作,当然是写人物。至于讲故事,讲好故事,是为塑造人服务的。很可能,许多作家已经忘掉了这一伟大的传统。《云来客栈》正是一部写人的作品,你可以不喜欢主人公白小素,甚至都可以说,白小素所奉行的人生准则政治不正确,但作为人物,白小素是活着的,是立得住的,作为一种类型,她首先让时代无可奈何,其次会让我们投射性地去身边寻找与她相似的人,然后确认,自己的活法与她们有什么异同。创造坐标,小说就成功了。
    • 米欣2019/09/09 15:36:51
    • 分享到:
  • 政治正确的小说不是好诗歌王老师
    • 米欣2019/09/09 16:21:46
    • 分享到:
  • 第一个表情点错了不管小说好不好,有些句子还是很有点意思,值得大家读读,谢谢王老师选了这一篇。

    回复

  • 最近来访
  • 米欣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5542
  • 5
  • 65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