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踪
  • 点击:1503评论:72019/08/31 22:50

(1)

坐落于石岩大道边上的“静园玫瑰屋”,是李园园开的一家花店,十来年了,目前由弟弟李天和母亲王晓丽经营着。父亲李钢平时也在店里,但因年纪大、身体差,基本都是躺着,从事不了体力劳动。去年,楼上的盲人按摩店关闭后不久,东北老板老K就租了进来,说是搞网络工程服务的。老K待人非常热情,高高大大,开着一辆宝马X5,常常因为没有停车位,打着“临时停一下”的名义,进到花店各种好话说尽。王晓丽人心软,每次都说“好,没事”,但老K的“临时”往往就是半天甚至一天。车子堵在花店门口,多少会影响生意。久而久之,王晓丽就有些意见了,叫老K以后不要把车停花店门口了。

可是没过几天,老K又把车停在门口了。“老板娘今天穿得真漂亮!这裙子显身材啊, 看起来像个小姑娘。”他这么一说,王晓丽都不好意思了,“就停15分钟哈,我上楼打印份文件取点东西……”话还没说完,他就呲溜转身上楼去了。

近年来实体花店越来越多,加上网络平台的冲击,在腾笼换鸟政策和水环境综合治理之下,大量基础制造业破产、外迁,各种原因交织,生意越来越难做,闲时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够交店租。迫于生计,王晓丽想让李天另外找一份工作,花店她一个人经营着,节日忙的时候再请假回来帮帮忙。李天之前也尝试过多份工作,到工厂当普工、送外卖、卖保险……没有一份工作干超过三个月。

那次,老K在花店里跟王晓丽聊天,听说李天想找工作后,立即眉飞色舞地说,“老板娘,你就叫李天来我公司里干,工资月结,一个月轻轻松松都有万把块钱。”李天平时做临时工才两三千元一个月,还经常因突然失踪,一分钱没领就自动离职了。听说一个月有一万块,王晓丽羡慕不已,兴高采烈地去跟儿子商量。

“好,我看看吧。”李天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头也不抬一下。他对任何事情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别人跟他说什么,他都说“好”,到最后发现不适合自己的时候,便气鼓鼓地埋怨、愤怒,甚至是自暴自弃。

“你永远都是这副德性!真是没出息,啥也干不好!”王晓丽看李天又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气上心头,恨铁不成钢,趴在收银台上呜呜呜就哭了起来,直喊自己命苦。李钢得了几十年肺病,成了陈旧性肺结核,医生说他肺只有指甲盖那么大是好的了。此刻,他正躺在花店后屋的沙发床上。听见老婆王晓丽的哭声,瘦骨嶙峋的他艰难地爬了起来,一只手猛地拽掉鼻子上的氧气管,满头青筋暴突。

“我真是造了孽了!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败家子!咳咳咳……整天就知道气你妈,气我,恨不得我马上死了!你放心,我死了有侄子埋我。我三个侄子,个个都比你强,比你有出息!咳咳咳……三十多岁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是抱不到孙子了,也从来不指望你给我传宗接代!咳咳咳……我三个侄子都有出息了,都有老婆孩子了。你爷爷奶奶死得早,我8岁就一手把两个弟弟拉扯大,给他们盖房子、娶媳妇,还给他们带孩子。我四十岁才娶了你妈,生了你们姐弟俩,你给我干的啥?咳咳咳……我这辈子活够本了,也不怕死了没人给我摔火盆了。最苦的是你妈呀!18岁就嫁给我,跟着我颠沛流离。她还这么年轻,我死了她怎么办呀!咳咳咳……你姐嫁出去了,也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造孽呀!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总有一天你妈没人管,饿死在家里。不行就让她改嫁吧!咳咳咳……”直到实在喘不过气了,李钢才不得已停下,慌忙摸起制氧机的管子往鼻子上塞,趴在那里,艰难地呼吸着。

王晓丽听到“没人管,饿死在家里”这一句时,哭声突然提高了一倍。

李天依然一声不吭,在狂风暴雨面前岿然不动,埋头玩着手机。这样的情景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李天都已经麻木了。以往的对抗和争吵,每次都以他的失败而告终。他想,与其做无用功,不如默默忍受。李天一生都不会忘记那次经历。父亲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他因为见面后嫌对方脸上有雀斑不同意,被父亲一脚从楼梯转台处踹了下来,连滚十个台阶,门牙都磕松了,脸上沾满了带血的泥灰。李天爬起来后,两眼冒火地瞪着他父亲。“瞪什瞪!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啥模样,还敢嫌弃人家。想打我是不是?来呀!大家都来看看,儿子要打老子了!”父亲站在楼梯转台处,居高临下,胜券在握。那一刻,李天实在忍无可忍了,他真想一脚将这个老弱病残的父亲从楼上踢下去,但看着他那张因常年吃药打针、情绪失控而青筋暴突、凹陷变形的脸,一言不发,气鼓鼓地掉头就走了。


(2)

“李天呢?怎么没看见他?”母亲节的前一天,恰逢周末,李园园和丈夫赵卓到花店里帮忙。刚下车走进花店,看到母亲一个人在忙,李园园便问道。

“不知道他死哪儿去了,已经失踪五天了,你妈也找不着他。嘿,他就是爱偷懒,不想干活,每次都在重要节日来的时候失踪,想累死你妈。”母亲还没回复,父亲就抢了话。天气晴好,李钢的病有所好转。他坐在花店里屋那张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藤椅上,用手机津津有味地看着《梨园春》。目不识丁的他,平日里惟一的爱好就是听豫剧。

“你们是不是又说他什么了?怎么好好的又失踪了?”根据以往情况,李园园猜测父亲或母亲肯定又在李天面前“说事”了。

“谁说他什么了!没人说他!以后都不会再理他了!”父亲应道。

母亲站在收银台旁包花,一声不吭,手里不停地摆弄着水晶草、百合、玫瑰和栀子叶。李园园走近母亲问道:“妈,是不是爸又说李天什么了?”“也没说啥,就那天唠叨了他几句,他每天都睡到中午才起床……”母亲的语速拖得很慢。

李园园这下明白了,一定是父亲冗长的“唠叨”又触碰了李天最脆弱的那一根神经,他肯定又倒下了。

这些年,李天曾多次突然病倒或失踪,而且往往是在生意最忙的节点或者跟父母矛盾爆发后。8年前,在李园园的帮助下,李天离开工厂流水线,在光明塘尾的工业区里开了一家“静园玫瑰屋”分店,自己一个人经营。那些年的深圳,很多事物都还处于大变动之前,尤其是工业区,劳动密集型企业处于最后的繁荣之中,熙熙攘攘,人流非常密集,小生意还有很多机会。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男孩子,为了追女孩,买花的时候根本不讲价,几百一束地买。李天独自经营花店的前两三年,在大好形势下挣了一些钱。每逢中西方情人节、教师节、母亲节等节日,父母也会过去帮一下,一家人互相照应。

有了一些积蓄,生意步入正轨,李天的婚事便成了父母的心头大事。在河南老家,像李天这样二十五岁的男生,已经是大龄青年了。很多男孩子在十七八岁甚至更早,父母就开始张罗婚事了。二十四五岁的人 ,孩子都可以去打酱油了。在老家亲戚的介绍下,一对双胞胎姑娘从老家河南空降了过来。王晓丽和李钢自然十分开心,一家人和双胞胎姐妹及媒人一起吃了一顿饭。酒足饭饱,媒人开口说话,“李天呀,你真是好福气,爸妈都这么替你操心。这对水灵灵的姐妹,都是咱们老家的人,勤劳善良,七八岁就开始跟着父母下田干活了。你看她们的肤色,多健康,多壮实。人家父母说了,两个任你挑!你喜欢哪个就选哪个。你们先处着,尽快给我回个话。”双胞胎姐妹听这话,脸上掠过一丝娇羞 ,依然低头不语。那顿饭吃得异常丰盛,王晓丽和李钢更是笑得合不拢嘴,饭桌上不断地给媒人夹菜、端茶、倒酒、递烟,感激不尽。媒人红着脸,醉醺醺地起身,将鼓鼓的大红包往裤兜里一塞,晃晃荡荡地走了。

就这样,双胞胎姐妹在李天的租房里住了下来。双胞胎姐妹住一个房间,李天自己住一个房间。平日里,他们一起打理花店。双胞胎姐妹很勤快,每天早上七八点钟就去花店开门了,给鲜花换水,给需要浇水的小盆景喷水,将两棵发财树和一些小盆绿萝拖到门外摆好。虽然还不会插花、包花,但姐妹俩脑瓜子灵,李天只示范了两下,稍微叮嘱两句,她们就会给玫瑰打刺了,店里的货物价格也记得一清二楚。

“叔叔阿姨,我们想回去了。我们跟李天相处不来。”没到两个月,双胞胎姐妹一大早从光明塘尾跑到石岩来。李天父母问咋回事,她们支支吾吾。“你们大胆说,不要怕,有什么就说出来,看我怎么收拾李天!”李钢满脸通红,突然提高了声调。良久,双胞胎姐姐终于道出了原委,李天经常睡到很晚才起来。有客人来买现包花束的时候,她们打电话叫李天,李天要么磨磨蹭蹭半天,客人都走了;要么挂点电话,继续睡到中午。在这期间,李天还犯过一次病,躺床上迷迷糊糊一个星期,也不肯去看医生,瘦得只剩皮包骨。双胞胎姐妹确实很勤奋,很想在花店里做点事情,只是每次都被李天的行为深深打击,实在看不到希望,只能放弃。听了双胞胎姐妹的一番话,李天父母也深知自己儿子的底细,再三挽留之下,看他们姐妹去意已决,便买好汽车票送她们回去了。


(3)

李天的失踪,发生在父亲将他从楼梯转台处踢下去的第二天。

这已经不是李天第一次失踪了,因此他父母并不特别当回事。按照往常,过几天他自然会回来。可是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依然没有踪影。李钢常年病恹恹的,李天不在的时候,就王晓丽一个人操持着,忙前忙后,一个星期眨眼间就过去了。那天中午,王晓丽实在不放心,便放下了手中的活,走去李天住的官田社区,看看到底咋回事。李天搬到官田社区才不到半年,在这之前跟父母一起住。令王晓丽吃惊的是,李天住处房门紧锁,怎么也敲不开。问房东,才知道李天六天前就搬走了。“没吭一声就搬走了?”王晓丽心里突然有点忐忑起来,急忙问房东知不知道李天搬到哪里去了。房东哪里会知道。

也许,没有一个朋友的李天,搬家就是他对抗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

在返回花店的路上,王晓丽心不在焉,梦游似的。她一次次地拨打李天手机,传来的依旧是无人接听的提示。李天每次失踪后,手机就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甭管谁打,都不接,短信、微信也不回。走在石岩大道上,王晓丽几次在斑马线处和汽车擦肩而过,司机狂按喇叭。石岩大道这条路有些奇怪,作为街道的主干道,好几个十字路口居然都没有设置交通信号灯,车流高峰期交通秩序很混乱,险象丛生。

“老头,李天搬地方了,没找着!”王晓丽一踏入花店大门,就急忙慌乱地朝躺在沙发床上插着氧气机艰难呼吸的丈夫喊道。“啥?搬地方了?咋不吭声就搬了呢?”“都怪我呀,这么久了才去看他。万一像之前那样病倒了,没人给他买药,没人带他去打吊瓶,可怎么办呀?”“去球!不要理他!咳咳咳……”李钢每次一气急,肺就肿痛,呼吸困难。这些年来,每次发病,他都无法躺着睡觉,需趴着才能勉强入眠,有点像重度尘肺病人。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失踪恋爱抑郁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第一次看国焕的小说。不错。一个被新闻耽误了的好作家。把乱嗡嗡一群人、一堆事有条不紊地整出来,需要蛮大的功夫。经验类写作就是把生活中的乱七八糟的事弄得有叙事的链条,最后还能深个小刻。显然,这篇做到了。一个少年成长的故事,还设法走进该少年的心理动了点小手术,是社会问题小说的类型。于此 ,又足见该篇比棱棱落落的那些只讲个故事的强。但严格意义上说,这似乎仅是个开头,结束在近乎新闻的铺展里。小说才刚刚开始。
  • 感谢郭老师提名和鼓励。“小说才刚刚开始”,只能后续再修改打磨了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9/01 22:23:52
    • 分享到:
  • 怎么搞的?整篇都非常通顺,故事、人物都很饱满,到结尾怎么烂尾了?是不是少传了一页?
  • 全部上传了,没时间打磨,掐时间发上来,仓促结尾了

    回复

  • 谁失踪了?带着这个凝问,我点开了这篇小说。这是一个有病的家庭,是社会的缩影。李天原本有自己的事做,每天开花店。因为到了结婚年龄,没谈对象,再加之李天的懒,惹得母亲和父亲成天唠叨。父亲患肺病,成天精神不佳,儿子的不争气,经常急得他上气不接下气。小说中有几个情结让读者捧腹。我想是否生活的原型就在作者身边。敢于尝试真不错,作者写惯新闻再写小说,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小说开始很好结尾太快,我写小说也是这样。
  • 小说以《失踪》为主线,讲述了现代社会恋爱问题,生活的压力,情绪的低迷,抑郁症在我们身边非常多。社会的关注,家人的关心,才能有效在减轻抑郁,
  • 主要是写文学作品少,权当练笔,哈哈。敢于亮剑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对不可言说之物保持沉默。
  • 对不可言说之物保持沉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24900
  • 7
  • 269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