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踪
  • 点击:19950评论:82019/08/31 22:50

(1)

坐落于石岩大道边上的“静园玫瑰屋”,是李园园开的一家花店,十来年了,目前由弟弟李天和母亲王晓丽经营着。父亲李钢平时也在店里,但因年纪大、身体差,基本都是躺着,从事不了体力劳动。去年,楼上的盲人按摩店关闭后不久,东北老板老K就租了进来,说是搞网络工程服务的。老K待人非常热情,高高大大,开着一辆宝马X5,常常因为没有停车位,打着“临时停一下”的名义,进到花店各种好话说尽。王晓丽人心软,每次都说“好,没事”,但老K的“临时”往往就是半天甚至一天。车子堵在花店门口,多少会影响生意。久而久之,王晓丽就有些意见了,叫老K以后不要把车停花店门口了。

可是没过几天,老K又把车停在门口了。“老板娘今天穿得真漂亮!这裙子显身材啊, 看起来像个小姑娘。”他这么一说,王晓丽都不好意思了,“就停15分钟哈,我上楼打印份文件取点东西……”话还没说完,他就呲溜转身上楼去了。

近年来实体花店越来越多,加上网络平台的冲击,在腾笼换鸟政策和水环境综合治理之下,大量基础制造业破产、外迁,各种原因交织,生意越来越难做,闲时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够交店租。迫于生计,王晓丽想让李天另外找一份工作,花店她一个人经营着,节日忙的时候再请假回来帮帮忙。李天之前也尝试过多份工作,到工厂当普工、送外卖、卖保险……没有一份工作干超过三个月。

那次,老K在花店里跟王晓丽聊天,听说李天想找工作后,立即眉飞色舞地说,“老板娘,你就叫李天来我公司里干,工资月结,一个月轻轻松松都有万把块钱。”李天平时做临时工才两三千元一个月,还经常因突然失踪,一分钱没领就自动离职了。听说一个月有一万块,王晓丽羡慕不已,兴高采烈地去跟儿子商量。

“好,我看看吧。”李天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头也不抬一下。他对任何事情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别人跟他说什么,他都说“好”,到最后发现不适合自己的时候,便气鼓鼓地埋怨、愤怒,甚至是自暴自弃。

“你永远都是这副德性!真是没出息,啥也干不好!”王晓丽看李天又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气上心头,恨铁不成钢,趴在收银台上呜呜呜就哭了起来,直喊自己命苦。李钢得了几十年肺病,成了陈旧性肺结核,医生说他肺只有指甲盖那么大是好的了。此刻,他正躺在花店后屋的沙发床上。听见老婆王晓丽的哭声,瘦骨嶙峋的他艰难地爬了起来,一只手猛地拽掉鼻子上的氧气管,满头青筋暴突。

“我真是造了孽了!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败家子!咳咳咳……整天就知道气你妈,气我,恨不得我马上死了!你放心,我死了有侄子埋我。我三个侄子,个个都比你强,比你有出息!咳咳咳……三十多岁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是抱不到孙子了,也从来不指望你给我传宗接代!咳咳咳……我三个侄子都有出息了,都有老婆孩子了。你爷爷奶奶死得早,我8岁就一手把两个弟弟拉扯大,给他们盖房子、娶媳妇,还给他们带孩子。我四十岁才娶了你妈,生了你们姐弟俩,你给我干的啥?咳咳咳……我这辈子活够本了,也不怕死了没人给我摔火盆了。最苦的是你妈呀!18岁就嫁给我,跟着我颠沛流离。她还这么年轻,我死了她怎么办呀!咳咳咳……你姐嫁出去了,也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造孽呀!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总有一天你妈没人管,饿死在家里。不行就让她改嫁吧!咳咳咳……”直到实在喘不过气了,李钢才不得已停下,慌忙摸起制氧机的管子往鼻子上塞,趴在那里,艰难地呼吸着。

王晓丽听到“没人管,饿死在家里”这一句时,哭声突然提高了一倍。

李天依然一声不吭,在狂风暴雨面前岿然不动,埋头玩着手机。这样的情景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李天都已经麻木了。以往的对抗和争吵,每次都以他的失败而告终。他想,与其做无用功,不如默默忍受。李天一生都不会忘记那次经历。父亲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他因为见面后嫌对方脸上有雀斑不同意,被父亲一脚从楼梯转台处踹了下来,连滚十个台阶,门牙都磕松了,脸上沾满了带血的泥灰。李天爬起来后,两眼冒火地瞪着他父亲。“瞪什瞪!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啥模样,还敢嫌弃人家。想打我是不是?来呀!大家都来看看,儿子要打老子了!”父亲站在楼梯转台处,居高临下,胜券在握。那一刻,李天实在忍无可忍了,他真想一脚将这个老弱病残的父亲从楼上踢下去,但看着他那张因常年吃药打针、情绪失控而青筋暴突、凹陷变形的脸,一言不发,气鼓鼓地掉头就走了。


(2)

“李天呢?怎么没看见他?”母亲节的前一天,恰逢周末,李园园和丈夫赵卓到花店里帮忙。刚下车走进花店,看到母亲一个人在忙,李园园便问道。

“不知道他死哪儿去了,已经失踪五天了,你妈也找不着他。嘿,他就是爱偷懒,不想干活,每次都在重要节日来的时候失踪,想累死你妈。”母亲还没回复,父亲就抢了话。天气晴好,李钢的病有所好转。他坐在花店里屋那张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藤椅上,用手机津津有味地看着《梨园春》。目不识丁的他,平日里惟一的爱好就是听豫剧。

“你们是不是又说他什么了?怎么好好的又失踪了?”根据以往情况,李园园猜测父亲或母亲肯定又在李天面前“说事”了。

“谁说他什么了!没人说他!以后都不会再理他了!”父亲应道。

母亲站在收银台旁包花,一声不吭,手里不停地摆弄着水晶草、百合、玫瑰和栀子叶。李园园走近母亲问道:“妈,是不是爸又说李天什么了?”“也没说啥,就那天唠叨了他几句,他每天都睡到中午才起床……”母亲的语速拖得很慢。

李园园这下明白了,一定是父亲冗长的“唠叨”又触碰了李天最脆弱的那一根神经,他肯定又倒下了。

这些年,李天曾多次突然病倒或失踪,而且往往是在生意最忙的节点或者跟父母矛盾爆发后。8年前,在李园园的帮助下,李天离开工厂流水线,在光明塘尾的工业区里开了一家“静园玫瑰屋”分店,自己一个人经营。那些年的深圳,很多事物都还处于大变动之前,尤其是工业区,劳动密集型企业处于最后的繁荣之中,熙熙攘攘,人流非常密集,小生意还有很多机会。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男孩子,为了追女孩,买花的时候根本不讲价,几百一束地买。李天独自经营花店的前两三年,在大好形势下挣了一些钱。每逢中西方情人节、教师节、母亲节等节日,父母也会过去帮一下,一家人互相照应。

有了一些积蓄,生意步入正轨,李天的婚事便成了父母的心头大事。在河南老家,像李天这样二十五岁的男生,已经是大龄青年了。很多男孩子在十七八岁甚至更早,父母就开始张罗婚事了。二十四五岁的人 ,孩子都可以去打酱油了。在老家亲戚的介绍下,一对双胞胎姑娘从老家河南空降了过来。王晓丽和李钢自然十分开心,一家人和双胞胎姐妹及媒人一起吃了一顿饭。酒足饭饱,媒人开口说话,“李天呀,你真是好福气,爸妈都这么替你操心。这对水灵灵的姐妹,都是咱们老家的人,勤劳善良,七八岁就开始跟着父母下田干活了。你看她们的肤色,多健康,多壮实。人家父母说了,两个任你挑!你喜欢哪个就选哪个。你们先处着,尽快给我回个话。”双胞胎姐妹听这话,脸上掠过一丝娇羞 ,依然低头不语。那顿饭吃得异常丰盛,王晓丽和李钢更是笑得合不拢嘴,饭桌上不断地给媒人夹菜、端茶、倒酒、递烟,感激不尽。媒人红着脸,醉醺醺地起身,将鼓鼓的大红包往裤兜里一塞,晃晃荡荡地走了。

就这样,双胞胎姐妹在李天的租房里住了下来。双胞胎姐妹住一个房间,李天自己住一个房间。平日里,他们一起打理花店。双胞胎姐妹很勤快,每天早上七八点钟就去花店开门了,给鲜花换水,给需要浇水的小盆景喷水,将两棵发财树和一些小盆绿萝拖到门外摆好。虽然还不会插花、包花,但姐妹俩脑瓜子灵,李天只示范了两下,稍微叮嘱两句,她们就会给玫瑰打刺了,店里的货物价格也记得一清二楚。

“叔叔阿姨,我们想回去了。我们跟李天相处不来。”没到两个月,双胞胎姐妹一大早从光明塘尾跑到石岩来。李天父母问咋回事,她们支支吾吾。“你们大胆说,不要怕,有什么就说出来,看我怎么收拾李天!”李钢满脸通红,突然提高了声调。良久,双胞胎姐姐终于道出了原委,李天经常睡到很晚才起来。有客人来买现包花束的时候,她们打电话叫李天,李天要么磨磨蹭蹭半天,客人都走了;要么挂点电话,继续睡到中午。在这期间,李天还犯过一次病,躺床上迷迷糊糊一个星期,也不肯去看医生,瘦得只剩皮包骨。双胞胎姐妹确实很勤奋,很想在花店里做点事情,只是每次都被李天的行为深深打击,实在看不到希望,只能放弃。听了双胞胎姐妹的一番话,李天父母也深知自己儿子的底细,再三挽留之下,看他们姐妹去意已决,便买好汽车票送她们回去了。


(3)

李天的失踪,发生在父亲将他从楼梯转台处踢下去的第二天。

这已经不是李天第一次失踪了,因此他父母并不特别当回事。按照往常,过几天他自然会回来。可是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依然没有踪影。李钢常年病恹恹的,李天不在的时候,就王晓丽一个人操持着,忙前忙后,一个星期眨眼间就过去了。那天中午,王晓丽实在不放心,便放下了手中的活,走去李天住的官田社区,看看到底咋回事。李天搬到官田社区才不到半年,在这之前跟父母一起住。令王晓丽吃惊的是,李天住处房门紧锁,怎么也敲不开。问房东,才知道李天六天前就搬走了。“没吭一声就搬走了?”王晓丽心里突然有点忐忑起来,急忙问房东知不知道李天搬到哪里去了。房东哪里会知道。

也许,没有一个朋友的李天,搬家就是他对抗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

在返回花店的路上,王晓丽心不在焉,梦游似的。她一次次地拨打李天手机,传来的依旧是无人接听的提示。李天每次失踪后,手机就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甭管谁打,都不接,短信、微信也不回。走在石岩大道上,王晓丽几次在斑马线处和汽车擦肩而过,司机狂按喇叭。石岩大道这条路有些奇怪,作为街道的主干道,好几个十字路口居然都没有设置交通信号灯,车流高峰期交通秩序很混乱,险象丛生。

“老头,李天搬地方了,没找着!”王晓丽一踏入花店大门,就急忙慌乱地朝躺在沙发床上插着氧气机艰难呼吸的丈夫喊道。“啥?搬地方了?咋不吭声就搬了呢?”“都怪我呀,这么久了才去看他。万一像之前那样病倒了,没人给他买药,没人带他去打吊瓶,可怎么办呀?”“去球!不要理他!咳咳咳……”李钢每次一气急,肺就肿痛,呼吸困难。这些年来,每次发病,他都无法躺着睡觉,需趴着才能勉强入眠,有点像重度尘肺病人。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失踪恋爱抑郁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第一次看国焕的小说。不错。一个被新闻耽误了的好作家。把乱嗡嗡一群人、一堆事有条不紊地整出来,需要蛮大的功夫。经验类写作就是把生活中的乱七八糟的事弄得有叙事的链条,最后还能深个小刻。显然,这篇做到了。一个少年成长的故事,还设法走进该少年的心理动了点小手术,是社会问题小说的类型。于此 ,又足见该篇比棱棱落落的那些只讲个故事的强。但严格意义上说,这似乎仅是个开头,结束在近乎新闻的铺展里。小说才刚刚开始。
  • 感谢郭老师提名和鼓励。“小说才刚刚开始”,只能后续再修改打磨了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9/01 22:23:52
    • 分享到:
  • 怎么搞的?整篇都非常通顺,故事、人物都很饱满,到结尾怎么烂尾了?是不是少传了一页?
  • 全部上传了,没时间打磨,掐时间发上来,仓促结尾了

    回复

  • 谁失踪了?带着这个凝问,我点开了这篇小说。这是一个有病的家庭,是社会的缩影。李天原本有自己的事做,每天开花店。因为到了结婚年龄,没谈对象,再加之李天的懒,惹得母亲和父亲成天唠叨。父亲患肺病,成天精神不佳,儿子的不争气,经常急得他上气不接下气。小说中有几个情结让读者捧腹。我想是否生活的原型就在作者身边。敢于尝试真不错,作者写惯新闻再写小说,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小说开始很好结尾太快,我写小说也是这样。
  • 小说以《失踪》为主线,讲述了现代社会恋爱问题,生活的压力,情绪的低迷,抑郁症在我们身边非常多。社会的关注,家人的关心,才能有效在减轻抑郁,
  • 主要是写文学作品少,权当练笔,哈哈。敢于亮剑

    回复

    • 张屯3秀才2019/09/24 21:36:24
    • 分享到:
  • 黄哥,对于看你的文,我更想看你的人,祝福,小徐。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对不可言说之物保持沉默。
  • 对不可言说之物保持沉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24900
  • 7
  • 269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