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故乡,入深圳
  • 点击:9027评论:22019/08/31 23:12

她坐在阳光里

看自己的影子

竟觉得,那也很美好

当她爱的时候

她知道一切困苦和阴霾

不过都是拿来拼接的板块

她浮起,在纷扰尘嚣之上

又重重跌入其中

下落的时候,眩晕里

有霓虹的彩

和着没有发声的嚎叫

可爱的姑娘,她用她并不灵巧的枯瘦的手

浓墨重彩地

勾画着太阳


一位深圳本地的朋友去意大利旅游回来,给我带了一袋拉瓦萨特浓黑咖啡粉。今天泡起来试试,在我加了很多的伴侣以及不少的糖后,仍然在每一口喝下去的时候,苦得咽喉周边的经脉为之打一个冷颤。简直比我爸给我泡的茶还苦了很多。第一次喝黑咖啡,作为一个从安徽的贫困县城里来到深圳的乡下人,虽然进城十来年了,但我很少喝咖啡,不过我喜欢咖啡闻起来的味道,很香。我不知道是我用料的量不对,还是就应该是这个味?我也没有找人问,就那么硬生生地喝完了一大杯。也许,喝着喝着就习惯了?就能品出它的好了?

前些天回去安徽老家,爸每天早晨烧水给我泡杯茶。一杯水,大半杯的茶叶。一开始我对着那杯茶把眉头皱了又皱:这茶叶是手一抖放多了吗?放多了也可以去掉一些嘛。喝一口,哎呀,苦呀。我说:“爸,茶叶多了,苦。”爸说“不多,不多。”我不再说什么,一口口把茶喝下去。然后搁下茶杯,便忙家务去了。爸再在杯里添入沸水,等我口渴想起要喝水时,搁在那里的又是满满一杯。三两次冲水后,那杯苦茶便有了合适的味道,热热的,带着微涩的清香和细微的回甘,润入心脾。再然后,便失了茶味,成了杯带着茶叶的白开水。爸问我要不要重泡一杯,我说“不用。可以的。”一边拿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一边把那白水咕咚咕咚喝下去,然后放下水杯,转身继续去厨房搞清洁。我不忍心看他用一双颤颤巍巍的手,为我倒水泡茶。

厨房的水槽是我去年冬天回来时给换过的,当时闪着铮亮的不锈钢的光泽。现在里面覆着一层黄褐色的污垢。去年回来时给换过的几块抹布,当时雪白的带着红条条蓝条条的抹布,现在全是在污泥水里被浸渍后拿出来晾在厨房架子上的样子。我倒了些洗衣粉在水槽里,拿过台子上已经磨秃了的,黏糊糊的不锈钢清洁球,用力擦水槽,然后再用水冲洗干净。几分钟的时间,水槽恢复了银白的不锈钢色泽,洁净、光亮。接下来是擦拭蒙着厚厚油垢的瓷砖台面和锅灶边的墙面,以及碗橱里的灰尘,扔掉犄角旮旯里的垃圾,把非垃圾的东西挑出来,洗干净放好。烂个大口子的碗,里面残留着一点点不明液体或一些食物残渣的小塑料袋,它们在那里躺了多久?也许半年,也许才一个星期。

谁知道呢,反正每次回来,我需要面对的总是这些类似的东西。花几天时间洗干净所有东西其实没多大用处,过几天,在我妈的手下,一切灰尘和污垢又会开始慢慢累积。爸八十二岁了,虽能自理自己的生活,但已是颇为颤颤巍巍。坐在板凳上,起来时必须两手扶着椅面,向上撑,借着这个力,才能把自己从椅子上拉起来。所以家务基本都是我妈在做,妈比我小九岁。而我妈,自我懂事起,我就知道她不善于做家务。现在年龄大了,更是糟糕,似乎对脏与不脏已经根本无感了。作为女儿,怎么忍心看着他们住在那样的脏乱里?

其实,可以找个钟点工来打扫一下,并且每月上门帮打扫一下。但是我不能这样做,妈的精神有些问题,她怀疑她所接触过的每一个人,觉得他们都是坏人,有着各种对她不利的阴谋诡计。每次房子里水啊电啊的有需要维修的,师傅过来忙活时她都要紧紧盯着。师傅走后,她会把这个人列为她的高度怀疑对象,认为这人知道了她的住址和家里的情况,正在谋划着对她不利的事情。一个来打扫的钟点工,她会把人家想成屠夫、恶魔,而她和爸,甚至住在离他们三里地外的我哥哥一家,都是洁白的柔弱无力的待宰羔羊。况且,她也决不会允许为了卫生问题而付钱给别人,因为卫生根本不是问题,而浪费,是可耻可恨的。所以,虽然家很小,三间很小的屋子加一个卫生间,但是处处是活,够我忙的。

爸每月领着大几千的作为教员的退休工资,妈作为退休的农场工人,也有两千多的工资。两个人在小县城里,可以过着吃得超好穿得超靓住得很不错的悠哉生活。但他们身上所留有的,始终全是贫苦的印记。

比如,生活于脏乱中,只吃各种廉价的食物。茶叶对于他们,是个精贵的东西,重要的客人来了,泡茶务必要多放一些。泡出来苦不苦不重要,甚至说,越苦表示这杯茶越好,因为用料多嘛。一条十块钱买的晴纶夏裤,穿了好几年后仍然接着穿,我在深圳给她买的铜氨丝面料的裤子,带回去给她,她收着不穿。因为她的晴纶裤子没烂。我曾经在帮她做整理时扔了她的晴纶裤子。但是第二年夏天回去时,发现她又给自己买了新的同款晴纶裤子。她有着自己的心痛和骄傲。痛的是我扔了她的裤子,她说我这种浪费行为,简直可以算是罪行。“六零年,人都吃不上饭,饿死许多,你哪里知道?”她常常这样说。骄傲的是她在夏末秋凉的时候去买的裤子,那时候便宜,十块钱买两条。她似乎也不想让自己穿的看上去挺不错,那是她的处事哲学,她怕别人因此而惦记她的钱财。她有许多钱财吗?当然没有。她和我爸的工资也就近些年才慢慢加上来,且自我哥哥安了家不用他们贴补后,他们又攒钱买了现在住的一套带个小院子的房子,存款寥寥。

有一年桃子已经罢市的时候,我听我哥说,爸跟他说这一季没吃到过好桃子。我觉得挺奇怪,那一年风调雨顺,不说外地进入的水果了,单单县城附近的乡村,也是有不少果园的,怎会结出的桃子都不好?爸说妈总捡便宜的买。我打电话问妈买的桃子什么价钱,妈说五毛钱一斤,我又惊又气。家乡的物价有许多是比深圳这样的城市低了许多,但也低的有限。个头不大的包子,也是一元一个,豆腐脑,两元或三元一碗。五毛钱不是桃子的价钱,不是任何一种水果的价钱。两个老人每月七千多的退休金,又有医疗保险,无任何后顾之忧,儿女现在都不需要他们出钱资助,却要去买五毛钱一斤的桃子!那是什么桃子?卖剩的烂桃子?或是根本没熟的又硬又酸的桃子?或是品种有问题,桃树的主人自己都吃不下去,拿到路边以最贱的价格看能不能兜售出去的桃子?

我知道如果妈一直经济条件不错,她一定不是今天的她,爸也不会给我泡这么苦的茶。作为爸妈的女儿,我也会跟今天的我有所不同,一切都会有所不同。这也许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对于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又或者对于许多人,如果他们曾经的经济条件不那么好,他们也不会像如今那么糟。

爸童年时算是个富二代。在县城里的几条街上,他们家有几十个铺面,都是当年我太爷爷白手起家,靠着经营布匹生意置办下的。在后来的斗地主中,这些财富全都成了灾难。于是当我爸还是个学校学生的时候,家庭里便开始了漫长的穷苦的挣扎。由高处跌下来,巨大的落差形成的痛,恐怕需要许多年才能抚平,甚或一生也抚不平。

没了少爷的家底,可骨子里的一些少爷脾性都在。拙手拙脚,不擅长料理家事。清高敏感,无论什么人,说他不得。哪怕人无心之时说了些跟他并不相干的言语,他偶尔也会认为这是针对他的扎人的麦芒。为此而气愤许久,并定要找时机怼回去。无论是对家人还是亲戚、朋友,或是陌生人。也因此,他没有什么朋友。虽然他内心是个善良的人。农场联队里有户贫困人家死了女主人,留下男人和几个幼小的孩子,当时爸让妈拿了三十块钱送去。周围其它家境不错的人家,去吊唁也不过是给个五块、十块的份子钱,而我家也并不好过,只是比贫困稍好一点点。哪怕是在瓜田李下,也没有人会怀疑他偷摘过什么,他鄙视且痛恨一切不正当的人和事。他也没有多少亲戚。我奶奶,曾经的富家的大小姐,家里良田好几百亩,据说出嫁时挑嫁妆担子的挑夫就雇了近百人。可是这样的小姐,生养的能力远不及一个壮实的农村妇人,爸无任何兄弟姐妹,就他一人。偶有联络的,不过是叔伯家的兄弟姐妹们。

爸上完师专后,在离家乡县城不远的一个国营农场里,谋了个小学教员的工作,一直工作到退休。我妈是从离县城很远很远的一个村里嫁过来的。她曾是村里保长的女儿,家在农村里也算优渥。上面五个哥哥,她是最小的女儿,从小竟没做过什么家务,也没学过什么刺绣啦裁剪啦之类的女红。但是她上了学,初中毕业后考入农校(相当于中专)。读完农校后,她的同学们都分配了很好的工作,有的去了县城新华书店,有了去了学校,或者这局那局,而她,逢着那个年代,家庭成分不好,没能弄到作。在家呆成个老姑娘。百无一用是书生,如果书生不能用她读的书来谋生和良性地指导自己的生活,那么,她应对生活的能力往往是明显弱于普通人的。她即不会操持家务,又比别人多了许多对生活的哀叹。贮藏在她头脑里的知识,转化成了她悲观的底子。她也没有朋友,曾经的朋友们已和她拉开大差距,有份好工作,嫁个好人家,而她是个一无所有的问题老姑娘。村里的胖婶、大莲、王二家的、小红,这些大大小小的女人们,她和她们又有不同,她们也觉得她是和她们不同的,所以她们彼此没有什么交流。再后来,经人牵线,我那都早已经远远超过正常婚龄的爸妈结合在了一起。

针对桃子问题,我问妈为什么要这样做,妈铮铮有词地说:“你爸太挑了,五毛一斤的桃子也是桃子。什么好吃不好吃?什么样的桃子不是桃子?我不是照吃!他嫌不行他就不要吃!”挂电话后我流了两行泪。我不会流太多,我没有那么多空闲用以此种悲伤。买菜烧饭打扫整理,工作,照顾上小学的孩子,这里的任何一样,都足够一个人做全职。但是今天的中年妇人们,哪个不是身兼数职,里里外外都要搞定呢?也有许多人不需要搞定这么多。家里有依然身强力壮有空闲的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跟着一起来到城市里,帮着烧刷洗,接送孩子。没有人手也没关系,有钱也行,在孩子还小需要许多精力照顾的那些年,妇人可以只在家照看孩子做些家务。对于像我这种各种条件都没有的,那便只能一个人做几个用了。

好在我的工作特殊,只要有电脑有网络,我在哪办公都行。老板是美国人,在美国开电气超市,以前是从迈阿密进货,后来生意做大了,来中国看了看,决定从中国进货。当时我是工厂里外贸部的销售,在广交会的展位上遇见他,后来他又来了我工作的工厂看产品。我们聊得不错,他让我以后直接帮他打理在中国的采购、出货等业务。我长的普通,瘦瘦小小,能力也有限,不是那种在人群中一站熠熠生辉的美女。也不是往台上一站可以一呼百应做个领导或是会自己创出一片天地的有大能力的人。但是我勤劳、踏实,英语流利,熟悉生产、出口等各种环节的操作,既可以搞定他所要求做的工作,又不会花费很高的薪资待遇,完全合符他的标准。而我,每天早晚坐公交来回工厂,中途还有一次换乘,一天花三小时奔波在路上,也是真的累了。一份坐在家里就可以做的工作,那是再好不过了。偶尔我会需要去盐田港区边的货代仓库去监装货柜,或是去广州、中山等地的工厂验货,也有些时候,去一些其它省的工厂看看。但基本上,我都是只需要工作在自己的电脑边。在最开始的时候,这类出差还比较多,后来和各个供货厂家都熟悉了,产品也放心了,一年也不用出去一两回。所以我近些年的工作地点,其实可以说是于深圳无关。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故乡深圳父母过去现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初棉这样写父母:“许多年里,他们一直是这个样子,一点点微小的事情,他们也担心到似乎天要塌了地要裂了。”这也就是父母无能地爱着我们的样子吧。读初棉,我脑海里浮现出的意象是,一只巨大的美丽的风筝,飘在半空,令万人惊羡仰望。牵着这只大风筝的,有千千万万条线或绳索,分别通往这片国土东南西北的各个角落。绳索上,可能布满灰尘,也可能挂满心事,它既是我们归乡的路,也是我们内心的伤。这只风筝,就是深圳。
    • 初棉2019/09/10 21:25:30
    • 分享到:
  • 感谢元涛评委!

    回复

  • 最近来访
  • 初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0
  • 34800
  • 18
  • 192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