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嫂
  • 点击:1453评论:02019/11/17 06:18

疯嫂倚靠在我家的厨房门上,指着正在搅拌猪食的我对我母亲说:“婶,要是你不嫌弃我这个疯癫婆,我来做你家蒲扇的婆娘行不?”

我母亲生气极了,抓起吹火筒就朝疯嫂身上甩去。随着一阵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哎哟”声,疯嫂慌乱地转身跑开了。

疯嫂跑了很远,我们都还能听到她在扯着嗓子喊:我要做新娘!我要做新娘!

我们斜坡村整天处于疯疯癫癫这种状态的人很多,但自称为“疯癫婆”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疯嫂。

整个斜坡村,就只有我一个人不把疯嫂当疯癫婆看待。刚开始时,每次碰见她,我都认认真真地叫她一声“桃仙姐”。可疯嫂每次都拉长嗓子来提醒我:“蒲扇,我是癫子,你就叫我疯癫婆!”

“疯癫婆”这三个字我委实说不出口。于是,就来了个折中,改口叫她为“疯嫂”。

疯嫂是瘸子哥从距离我们斜坡村三十里远的一个叫邦洞的地方“捡”来的。疯嫂长得很漂亮。我们斜坡村的男人都说瘸子哥捡到了一个“宝”。

据瘸子哥说,那天他和一亲戚去逛邦洞牛市。刚走到牛市门口,一个姿色出众的年轻姑娘不知从那里钻出来,冷不丁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警惕性极高的瘸子哥毫不犹豫地推开那姑娘,问她:“你是谁呀?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那漂亮姑娘答非所问:“我漂亮吗?我能做你的新娘吗?”

后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瘸子哥从来没有跟任何事人说过。大伙只知道,年近四十的瘸子哥走了“桃花运”,乐颠颠地把这个比他小了将近二十岁的漂亮姑娘带到了斜坡村来。

疯嫂来到斜坡村的第一晚,瘸子哥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疯嫂透过门缝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一整晚都在兴奋地干笑:“哈哈,我要做新娘了,我要做新娘了!”

直到那时,斜坡村人才知道,这个名叫“桃仙”的贵州女人其实是个疯癫婆。

我和疯嫂家是邻居。我们两家都住在村尾。我家住在左边,她家住在右边。中间仅隔着一条一米来宽的小水沟。

一来到我们斜坡村,凤疯嫂就成了新闻人物。因为只要见到人,疯嫂就总要自言自语地絮叨她做过好几次新娘子的事。这个姿色出众的疯女人做新娘子的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事被人添油加醋地传多了,也就习惯性地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疯嫂嫁给瘸子哥那年我正在读高中。我对疯嫂那似真似假的“风流韵事”不感兴趣。因此,我对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家人们喜欢背地里谈乱疯嫂和瘸子哥的做法颇颇有微词。

我真正开始留意疯嫂是在我考上某大学中文系那年。纯属偶然,我竟在那所末流大学里认识了来自疯嫂故乡邦洞的一位女生。无意间,我们聊起了疯嫂。

“蒲扇,你知道吗?桃仙那疯癫婆曾是我们邦洞中学的学霸。她不仅学习成绩好,还能写一手好诗。只可惜,不知为何一夜之间精神失常,变成如今这样了。”那女生无不惋惜地说。末了,她还告诉我,说疯嫂喜欢拿支钢笔在自己的手掌上、胳膊上或大腿上写些只有她自己才看得懂似诗非诗的文字……

疯嫂会写诗?这一消息对我的触动很大,毕竟我自己就是一个总喜欢有事没事涂鸦几句的狂热的诗歌爱好者。

我想向那位女生进一步了解疯嫂写诗那方面的事,比如,疯嫂究竟写的是那一类型的诗?她的精神失常是否与写诗这事有关?等等。那女生并没有给我确切的答案。她只是说疯嫂是个苦命的可怜女人,至于具体内情,那女生并不愿对我多说。

那年寒假回家,我刚走到村头的那棵枫木树下,疯嫂突然从枫木树旁的那间废弃已久的木房子里窜出来,手舞足蹈地站在我面前。在愣愣地看了我半天之后,疯嫂冷不丁来了一句:“蒲扇,我想做你的婆娘。”话音未落,她猛地一个转身,笑哈哈地朝村尾方向跑去。

等我走回到自家门口,听到疯嫂正在我家堂屋里跟我母亲说着她那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我要做新娘子!我要做新娘子!我想做蒲扇的新娘子……”

见到我,疯嫂的“疯”劲来了。她当着我母亲的面,一把拽住我的手臂,问我肯不肯娶她做婆娘。

如果不是瘸子哥拿着长长的木棍及时赶来解围,真不知道疯嫂当时还会做出怎样“癫狂”的举动。就在瘸子哥拽住疯嫂的手,把她拖出我家堂屋门的那一刻,疯嫂挣扎着扶住了门框,然后癫笑着回过头来朝我努努嘴,毫无预兆地念起了顾城的诗句:“土地是弯曲的,我看不见你,只能远远地看见,你心上的蓝天……”

这令我震惊不已。老实说,疯嫂被瘸子哥拽走了许久,我的心都还在突突直跳。

更令我震惊的事还在后面。

就在那晚,疯嫂竟然趁瘸子哥睡熟后,偷偷溜出家门,越过那条小水沟,来到我家屋前,敲响了我的房门。

我那警惕性极高的母亲,在我起身打开房门前,已从她的卧室走出来,拦住了疯嫂。

“你这疯癫婆,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晚还跑出来吓唬人!”我母亲拖着一条“打狗棍”,板着脸怒斥疯嫂。

这时的疯嫂神志似乎比较清醒。她一边惊恐地后退,一边摆着手跟我母亲解释:“婶,我是想来找蒲扇老弟帮我看看我刚刚写的一首诗。蒲扇老弟是大学生,他一定什么都懂……”说到这里,疯嫂失神的眸子突然焕发出了一丝亮光。

我就是在这时打开房门的。

见到我,疯嫂止住了后退的脚步。她兴奋地朝我挥手:“蒲扇,帮我看看我写的诗!”

母亲很不高兴。回过头来阻止我,说:“蒲扇,你不要理她。”

我看了看一脸怒容的母亲,又借助昏黄的灯光看了看几米开外正处于亢奋状态的疯嫂。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我只得用央求的口吻对母亲说:“娘,我看疯嫂现在看起来还是比较清醒的。既然她都来了,那就让她把她写的诗拿给我看看之后再让她回去吧!”

母亲不懂什么诗。见我都这么说,就叹着气说,那你就快点看吧,以后不要再理睬她了。

疯嫂听清了母亲的话。她乐颠颠地跑向我,在距离我大约一米远的地方才站定。

“疯嫂,你真的会写诗呀?你写的诗在哪?你拿出来,我帮你看看吧!”我礼貌地对疯嫂说。

“我写的诗在这里,你看吧!”疯嫂一边说,一边走上前来,掀起了她的左手的衣袖。果然正如那所末流大学里的那位邦洞女生所说的那样,疯嫂竟然把那些她自以为是诗的文字写在了她自己的手臂上。

我凑过头去,看清了那些写在疯嫂雪白手臂上的文字:我喜欢/在无月的冬夜/把孤独/咀嚼成淡淡的清凉/不经心地把所有的光都拒绝/然后/在空无的世界/憧憬一次/没有花期的际遇……

一字一句读着疯嫂写在手臂上的杂乱文字,我被震撼住了。这哪里像一个神经病人写的东西,分明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在深情的呢喃!

那晚的凤嫂似乎真的是清醒的。临走前,她用从未有过的娇柔语调对我说:“蒲扇老弟,我的诗是乱写的,写得不好,你莫见笑。”

我把目光从疯嫂写满诗句的手臂上移开。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凤嫂。直到她一边跟我挥手,一边说下次再拿诗给我看时,我才敷衍式的随口回答说“好吧”。

没想到,我这句敷衍式的随口回答是在给我自己“添堵”。

那之后的整个寒假,几乎每天,凤嫂都要往我家跑。她有时目光呆滞地独自徘徊在我家屋前,一声不哼;有时则手舞足蹈地大声朗读着她自己所写的文字;而更多的时候,她直接推开我的房门,把写在手掌上,手臂上,甚至大腿上的诗句展示给我看。每次,在问我这些诗写得感不感人之余,她总要有意或无意添上几句:“蒲扇,你读懂了我的诗吗?你若不嫌弃,我做你的新娘子好吗?”

那是一段令我感到焦头烂额的日子。

好几次,疯嫂竟然爬到我的床上去了,并赖着不肯走。遇到这种情况,最恼怒的是我母亲。每次我母亲拿着吹火筒把疯嫂赶回家之后,都要顺便把瘸子哥教训一顿,说什么都怪瘸子哥娶了这么一个疯癫婆来害人。

每一次,待我母亲走后,瘸子哥都要狠狠地把疯嫂按在地板上痛打一顿。

疯嫂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对我这个正接受高等教育的正义青年来说是一种震撼,更是一种折磨。

在返校前那天,我瞅准了个机会,在瘸子哥屋后的杨梅树下“偶遇”了他。

“瘸子哥,桃仙姐是个病人,你不能老是那么粗暴地对待她。”我开门见山地对瘸子哥说。

“蒲扇老弟,看来你蛮关心那疯癫婆的,怪不得她一天到晚总想往你家跑,甚至连晚上睡觉都在念叨着她要做新娘子之类的话……”瘸子哥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我,那酸溜溜的话语里,更多的是抱怨。

我不想跟瘸子哥瞎扯这些,就转移了话题:“桃仙姐虽然有时疯疯癫癫的,但她的诗写得很好。听说她当年读了很多书,不知你知不知道她造成目前这样的原因?只要找到了她的病根,对症下药,我认为她的病是可以治好的……”

“我说蒲扇老弟,这是该你关心的事情吗?唉,你去读好你自己的书就得了。我家疯癫婆的问题,不用你瞎操心。”瘸子哥板着脸打断了我的话。

正在这时,疯嫂哼着歌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我和瘸子哥,她便独自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她指了指瘸子哥,又指了指我,突然一本正经地说:“你们都不了解我。我是诗人,是一个苦难的诗人!”

见我和瘸子哥都面面相觑,疯嫂一边叹息一边摇头低语。直到瘸子哥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她的鼻梁,怒斥她,催她快点回到屋里去时,她才突然大声问我:“蒲扇老弟,你是不是明天就要回学校读书去了?你的学校是不是在一个叫湘西的地方?……”

疯嫂似乎还有什么话要问。但看到瘸子哥扬起的大拳头,她只得打住了话。

疯嫂朝我挥了挥手,恋恋不舍地一步一步退回了瘸子哥家的老木屋。

我尴尬地呆立在原地,想再跟瘸子哥说点什么,却一时不知从哪里说起。

瘸子哥怨恼地瞪了我几眼,极不高兴地呛了我一句“你不要多管闲事了”之后,便走开了。

我正准备抬脚离开,从瘸子哥屋里又传来了疯嫂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回到学校后,我渐渐淡忘了有关疯嫂的事。只是偶尔亲友口里得知疯嫂的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大概是三个月之后的某个周末,我和几个室友相约一起去校门口旁边的游戏厅消遣。刚走出大门口,就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子呆滞地倚靠在公交车站台旁的石柱上。那似曾熟悉的身影令我一震。

身旁的室友看出了一点端倪来。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是不是那个疯女人引发了我们蒲大诗人的怜悯之情呀?”

“那是个疯女人?你怎么知道的?”我一个转身,抓住室友的手腕,惊奇地问。

“这谁不知道呀?那疯女人都在我们学校门口转悠了好几天了。据说,不管保安怎么赶都赶不走。”室友推开我手,显得有点不耐烦。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一个念头冒出我的脑海:这女人不会是疯嫂吧?

我心里五味杂陈,一步一步朝那疯女人走去。

就在我离那疯女人只有不到五米远的时候,她慢慢地转过身来。我一下子呆愣住了,千真万确,那疯女人果然就是瘸子哥的老婆——疯嫂。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疯子诗人女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3600
  • 50
  • 3360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