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嫂
  • 点击:3659评论:02019/11/17 06:18

疯嫂倚靠在我家的厨房门上,指着正在搅拌猪食的我对我母亲说:“婶,要是你不嫌弃我这个疯癫婆,我来做你家蒲扇的婆娘行不?”

我母亲生气极了,抓起吹火筒就朝疯嫂身上甩去。随着一阵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哎哟”声,疯嫂慌乱地转身跑开了。

疯嫂跑了很远,我们都还能听到她在扯着嗓子喊:我要做新娘!我要做新娘!

我们斜坡村整天处于疯疯癫癫这种状态的人很多,但自称为“疯癫婆”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疯嫂。

整个斜坡村,就只有我一个人不把疯嫂当疯癫婆看待。刚开始时,每次碰见她,我都认认真真地叫她一声“桃仙姐”。可疯嫂每次都拉长嗓子来提醒我:“蒲扇,我是癫子,你就叫我疯癫婆!”

“疯癫婆”这三个字我委实说不出口。于是,就来了个折中,改口叫她为“疯嫂”。

疯嫂是瘸子哥从距离我们斜坡村三十里远的一个叫邦洞的地方“捡”来的。疯嫂长得很漂亮。我们斜坡村的男人都说瘸子哥捡到了一个“宝”。

据瘸子哥说,那天他和一亲戚去逛邦洞牛市。刚走到牛市门口,一个姿色出众的年轻姑娘不知从那里钻出来,冷不丁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警惕性极高的瘸子哥毫不犹豫地推开那姑娘,问她:“你是谁呀?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那漂亮姑娘答非所问:“我漂亮吗?我能做你的新娘吗?”

后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瘸子哥从来没有跟任何事人说过。大伙只知道,年近四十的瘸子哥走了“桃花运”,乐颠颠地把这个比他小了将近二十岁的漂亮姑娘带到了斜坡村来。

疯嫂来到斜坡村的第一晚,瘸子哥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疯嫂透过门缝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一整晚都在兴奋地干笑:“哈哈,我要做新娘了,我要做新娘了!”

直到那时,斜坡村人才知道,这个名叫“桃仙”的贵州女人其实是个疯癫婆。

我和疯嫂家是邻居。我们两家都住在村尾。我家住在左边,她家住在右边。中间仅隔着一条一米来宽的小水沟。

一来到我们斜坡村,凤疯嫂就成了新闻人物。因为只要见到人,疯嫂就总要自言自语地絮叨她做过好几次新娘子的事。这个姿色出众的疯女人做新娘子的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事被人添油加醋地传多了,也就习惯性地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疯嫂嫁给瘸子哥那年我正在读高中。我对疯嫂那似真似假的“风流韵事”不感兴趣。因此,我对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家人们喜欢背地里谈乱疯嫂和瘸子哥的做法颇颇有微词。

我真正开始留意疯嫂是在我考上某大学中文系那年。纯属偶然,我竟在那所末流大学里认识了来自疯嫂故乡邦洞的一位女生。无意间,我们聊起了疯嫂。

“蒲扇,你知道吗?桃仙那疯癫婆曾是我们邦洞中学的学霸。她不仅学习成绩好,还能写一手好诗。只可惜,不知为何一夜之间精神失常,变成如今这样了。”那女生无不惋惜地说。末了,她还告诉我,说疯嫂喜欢拿支钢笔在自己的手掌上、胳膊上或大腿上写些只有她自己才看得懂似诗非诗的文字……

疯嫂会写诗?这一消息对我的触动很大,毕竟我自己就是一个总喜欢有事没事涂鸦几句的狂热的诗歌爱好者。

我想向那位女生进一步了解疯嫂写诗那方面的事,比如,疯嫂究竟写的是那一类型的诗?她的精神失常是否与写诗这事有关?等等。那女生并没有给我确切的答案。她只是说疯嫂是个苦命的可怜女人,至于具体内情,那女生并不愿对我多说。

那年寒假回家,我刚走到村头的那棵枫木树下,疯嫂突然从枫木树旁的那间废弃已久的木房子里窜出来,手舞足蹈地站在我面前。在愣愣地看了我半天之后,疯嫂冷不丁来了一句:“蒲扇,我想做你的婆娘。”话音未落,她猛地一个转身,笑哈哈地朝村尾方向跑去。

等我走回到自家门口,听到疯嫂正在我家堂屋里跟我母亲说着她那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我要做新娘子!我要做新娘子!我想做蒲扇的新娘子……”

见到我,疯嫂的“疯”劲来了。她当着我母亲的面,一把拽住我的手臂,问我肯不肯娶她做婆娘。

如果不是瘸子哥拿着长长的木棍及时赶来解围,真不知道疯嫂当时还会做出怎样“癫狂”的举动。就在瘸子哥拽住疯嫂的手,把她拖出我家堂屋门的那一刻,疯嫂挣扎着扶住了门框,然后癫笑着回过头来朝我努努嘴,毫无预兆地念起了顾城的诗句:“土地是弯曲的,我看不见你,只能远远地看见,你心上的蓝天……”

这令我震惊不已。老实说,疯嫂被瘸子哥拽走了许久,我的心都还在突突直跳。

更令我震惊的事还在后面。

就在那晚,疯嫂竟然趁瘸子哥睡熟后,偷偷溜出家门,越过那条小水沟,来到我家屋前,敲响了我的房门。

我那警惕性极高的母亲,在我起身打开房门前,已从她的卧室走出来,拦住了疯嫂。

“你这疯癫婆,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晚还跑出来吓唬人!”我母亲拖着一条“打狗棍”,板着脸怒斥疯嫂。

这时的疯嫂神志似乎比较清醒。她一边惊恐地后退,一边摆着手跟我母亲解释:“婶,我是想来找蒲扇老弟帮我看看我刚刚写的一首诗。蒲扇老弟是大学生,他一定什么都懂……”说到这里,疯嫂失神的眸子突然焕发出了一丝亮光。

我就是在这时打开房门的。

见到我,疯嫂止住了后退的脚步。她兴奋地朝我挥手:“蒲扇,帮我看看我写的诗!”

母亲很不高兴。回过头来阻止我,说:“蒲扇,你不要理她。”

我看了看一脸怒容的母亲,又借助昏黄的灯光看了看几米开外正处于亢奋状态的疯嫂。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我只得用央求的口吻对母亲说:“娘,我看疯嫂现在看起来还是比较清醒的。既然她都来了,那就让她把她写的诗拿给我看看之后再让她回去吧!”

母亲不懂什么诗。见我都这么说,就叹着气说,那你就快点看吧,以后不要再理睬她了。

疯嫂听清了母亲的话。她乐颠颠地跑向我,在距离我大约一米远的地方才站定。

“疯嫂,你真的会写诗呀?你写的诗在哪?你拿出来,我帮你看看吧!”我礼貌地对疯嫂说。

“我写的诗在这里,你看吧!”疯嫂一边说,一边走上前来,掀起了她的左手的衣袖。果然正如那所末流大学里的那位邦洞女生所说的那样,疯嫂竟然把那些她自以为是诗的文字写在了她自己的手臂上。

我凑过头去,看清了那些写在疯嫂雪白手臂上的文字:我喜欢/在无月的冬夜/把孤独/咀嚼成淡淡的清凉/不经心地把所有的光都拒绝/然后/在空无的世界/憧憬一次/没有花期的际遇……

一字一句读着疯嫂写在手臂上的杂乱文字,我被震撼住了。这哪里像一个神经病人写的东西,分明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在深情的呢喃!

那晚的凤嫂似乎真的是清醒的。临走前,她用从未有过的娇柔语调对我说:“蒲扇老弟,我的诗是乱写的,写得不好,你莫见笑。”

我把目光从疯嫂写满诗句的手臂上移开。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凤嫂。直到她一边跟我挥手,一边说下次再拿诗给我看时,我才敷衍式的随口回答说“好吧”。

没想到,我这句敷衍式的随口回答是在给我自己“添堵”。

那之后的整个寒假,几乎每天,凤嫂都要往我家跑。她有时目光呆滞地独自徘徊在我家屋前,一声不哼;有时则手舞足蹈地大声朗读着她自己所写的文字;而更多的时候,她直接推开我的房门,把写在手掌上,手臂上,甚至大腿上的诗句展示给我看。每次,在问我这些诗写得感不感人之余,她总要有意或无意添上几句:“蒲扇,你读懂了我的诗吗?你若不嫌弃,我做你的新娘子好吗?”

那是一段令我感到焦头烂额的日子。

好几次,疯嫂竟然爬到我的床上去了,并赖着不肯走。遇到这种情况,最恼怒的是我母亲。每次我母亲拿着吹火筒把疯嫂赶回家之后,都要顺便把瘸子哥教训一顿,说什么都怪瘸子哥娶了这么一个疯癫婆来害人。

每一次,待我母亲走后,瘸子哥都要狠狠地把疯嫂按在地板上痛打一顿。

疯嫂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对我这个正接受高等教育的正义青年来说是一种震撼,更是一种折磨。

在返校前那天,我瞅准了个机会,在瘸子哥屋后的杨梅树下“偶遇”了他。

“瘸子哥,桃仙姐是个病人,你不能老是那么粗暴地对待她。”我开门见山地对瘸子哥说。

“蒲扇老弟,看来你蛮关心那疯癫婆的,怪不得她一天到晚总想往你家跑,甚至连晚上睡觉都在念叨着她要做新娘子之类的话……”瘸子哥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我,那酸溜溜的话语里,更多的是抱怨。

我不想跟瘸子哥瞎扯这些,就转移了话题:“桃仙姐虽然有时疯疯癫癫的,但她的诗写得很好。听说她当年读了很多书,不知你知不知道她造成目前这样的原因?只要找到了她的病根,对症下药,我认为她的病是可以治好的……”

“我说蒲扇老弟,这是该你关心的事情吗?唉,你去读好你自己的书就得了。我家疯癫婆的问题,不用你瞎操心。”瘸子哥板着脸打断了我的话。

正在这时,疯嫂哼着歌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我和瘸子哥,她便独自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她指了指瘸子哥,又指了指我,突然一本正经地说:“你们都不了解我。我是诗人,是一个苦难的诗人!”

见我和瘸子哥都面面相觑,疯嫂一边叹息一边摇头低语。直到瘸子哥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她的鼻梁,怒斥她,催她快点回到屋里去时,她才突然大声问我:“蒲扇老弟,你是不是明天就要回学校读书去了?你的学校是不是在一个叫湘西的地方?……”

疯嫂似乎还有什么话要问。但看到瘸子哥扬起的大拳头,她只得打住了话。

疯嫂朝我挥了挥手,恋恋不舍地一步一步退回了瘸子哥家的老木屋。

我尴尬地呆立在原地,想再跟瘸子哥说点什么,却一时不知从哪里说起。

瘸子哥怨恼地瞪了我几眼,极不高兴地呛了我一句“你不要多管闲事了”之后,便走开了。

我正准备抬脚离开,从瘸子哥屋里又传来了疯嫂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回到学校后,我渐渐淡忘了有关疯嫂的事。只是偶尔亲友口里得知疯嫂的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大概是三个月之后的某个周末,我和几个室友相约一起去校门口旁边的游戏厅消遣。刚走出大门口,就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子呆滞地倚靠在公交车站台旁的石柱上。那似曾熟悉的身影令我一震。

身旁的室友看出了一点端倪来。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是不是那个疯女人引发了我们蒲大诗人的怜悯之情呀?”

“那是个疯女人?你怎么知道的?”我一个转身,抓住室友的手腕,惊奇地问。

“这谁不知道呀?那疯女人都在我们学校门口转悠了好几天了。据说,不管保安怎么赶都赶不走。”室友推开我手,显得有点不耐烦。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一个念头冒出我的脑海:这女人不会是疯嫂吧?

我心里五味杂陈,一步一步朝那疯女人走去。

就在我离那疯女人只有不到五米远的时候,她慢慢地转过身来。我一下子呆愣住了,千真万确,那疯女人果然就是瘸子哥的老婆——疯嫂。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疯子诗人女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3600
  • 50
  • 3360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父爱如山,确实一句千古流传。父对自己的家那分责任与爱,显得沉沉的,自己小时不觉得,自己的父亲经常带你去玩,给我们买好吃滴。当自己成为父亲的时候,才知道父亲的爱,是如何的深,深似大海。作者写家乡的老槐树和老爸的自行车,睹物思人,一种对家乡浓浓的思念,对自己逝去的亲人无比的缅怀。

    父爱如山(组诗)

    2019/12/18 8:03:51
  • 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牌,说得真好。邻家社区文学在深圳就是很好的文化品牌。来了就是深圳人,已经表明城市的包容性与人文情怀。包容性是让“游子”有归宿感。开放性给城市带来发展方向、速度与潜力。交通的便利与生态的文明,让人们感受城市的健康与城市绿意。而邻家社区文学成功举办第七届,全民写作已经成为深圳的文学风气。而田地、黄东和、费新乾等一大批邻家社区文学的“拓荒牛”为游子们提供了很好的写作平台与精神家园。

    春风妙语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19/12/16 11:34:27
  • 夜上阑珊是写小说的,而且是玄幻小说,她曾经说自己“不会写诗”。这两首短诗,与她的玄幻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诗句很平实,似乎很难定位是爱情还是亲情,抑或是其它。或许只是瞬间的情感流露,作者更多的是在记录当时的心境。这倒是符合女性诗人,特别是她这种自认为“不会写诗”的女性作者的真情实感。少了些娇饰和所谓的技巧,有的是一份真实。期望夜上阑珊能够一直保持她的一颗诗心,相信她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李墨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13 16:27:55
  • 大芬油画村,是深圳艺术界的一张名片,跟着飞泉的诗,在这个有点微凉的冬日的里午后,我神游油画村,徜徉在“梵高的海”和“蒙娜丽莎在秋光中”,见识了香格里拉的金秋,迷醉在勒杜鹃和凤凰木的最美妆容里,就好像喝了秋天寄来的酒……多美丽的意景呀,令我也要“多想用故乡来定义你” 这组诗除了描写油画村的美,也抒发了对油画村的热爱之情:我的心轻盈得像一朵洁白的云 化作一只心形气球,朝向你的南风。

    梦晴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组诗)

    2019/12/10 17:54:32
  • 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每位老人所盼望的。可现实生活中,子女为了生活外出打拼,不能时刻陪在父母跟前孝顺,这也成了父母的遗憾和子女对父母的愧疚。就如文中的老人,孤独的晚年虽令人怜悯,但每晚都要子女轮流陪夜的方法,实在不妥。兄弟姐妹可协商沟通,每人轮流半年或者一年照顾老人,会方便很多。留守老人的话题永远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祝愿全天下的老人们,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红月亮孝心

    2019/12/10 14:49:57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