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 点击:7567评论:02019/11/18 08:09


古迹名胜之于我总是有着无边的魅力,令我向之往之。深圳公明的合水口村,辉煌的过往,历史赋予她深厚的底蕴,古迹古韵无处不在。怀着崇敬的心,择个周末,我来到了位于公明中心区西南面的合水口村。

于今渔民上岸,农人洗脚上田,村早已不复以往的概念与意义。村,只是沿用的称谓罢了。以前的村庄,于今已是都市的模样。楼宇鳞次栉,一幢幢亲嘴楼,挨得很近,仿佛真要亲嘴的样子。它们方正高大,一水的粉红色马赛克外墙,沐浴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窗户里晃动的人影,飘拂着五颜六色晾晒的衣裳,预示着这里人气很旺。他们大多是来深圳务工的外乡人。他们安心的在这里住下来“来了就是深圳人”,这是坚实的理由与底气。清晨,初秋的阳光洒下来,温润明媚,地铁轻轨六号线如练婉转,仿若镀了层金的凤凰,凤凰于飞在松白路上。

店铺陆陆续续开门营业,快递外卖小哥在巷子里来来往往穿梭。一处早茶铺食客盈门,“笼小生”几字招牌萌萌的,很是有趣。店前,“美团、饿了么”外卖小哥排着队拿件,有的等得久了,焦急地跑来跑去。“23号,单出来啦”,但见23号拿起漂亮环保的外送小包,跨上电摩风一样钻进大街小巷。包子店生意如此之好,一定有她的理由吧。于是趁前拈了个位子坐下,要了屉小笼包,果然味美,吃出了自家手工的滋味。再看聚聚满座的食客,有髦耋老者,精神矍铄,面前摆着几样面点,正慢条斯理,精细的品嚼。他们一付很享受的样子,好像在品味他们安然恬静的日子,和伙伴说着白话,我想他们一定是地道的合水口村人。

饱了口福,心满意足,寻着古祠堂的足迹往西闲逛。但见一座祠堂,门额上书“梅南公祠”。朱红色的石门石柱、屋檐上的琉璃瓦斑驳了光鲜的色泽,穿式樑头的龙塑,廊檐上的雕花清晰可见……使用穿式瓜柱梁架的祠堂少见,一般年代会比沉式的更为久远。这一切透着她的古朴沧桑。

侧旁,闪出一条弄巷,石板地,逼仄的青砖夹墙拥着它通向幽深,一片青色的屋舍在那里隐隐约约。它们在向我招手,我眼前一亮,紧走几步,这里是合水口村的古民居。青砖面墙、水泥镶嵌砖红小瓦、船形龙形屋脊、热闹的雕刻花饰……古雅的岭南风,一大片屋舍在我面前铺展,而串连它们的便是一条条八卦式的弄巷。弄巷九曲回肠又四通八达,转角处会再现另一处人家。弄巷深深,庭院重重,或雕梁画栋,或清俭质朴,那一石一瓦,精致的砖雕无一不闪烁着岭南文化智慧的光芒。

徘徊徜徉,恍若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麦氏族谱》显示,合水口开基始祖麦南溪,于明朝永乐廿一年(1423)年,迁至合水口村开基立村,至今已近六百年。麦氏族人围屋造地,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开枝散叶,在合水口及周边终成旺族。“麦”姓在公明有了响当当的名头。

弄堂里的凉风习习,让我的闲逛平添了几分自在。不时遇见在巷道闲谈的老人 、在门前檐下做手工的女人、骑电瓶车往来的男人。紧邻人家大声的说话,不用出门就能把声音传递给对方。女人们神情专注,手指灵活,串珠链,插电子线……她们友好地看着我。这是她们的日常,从工厂里把活计领回家,赚钱补贴家用。这里的房租便宜,住在这里的大多是和他们一样的外来打工人。而真正的老房主人早已不住在这里了。“住进了新楼”,她们指指不远处环绕着的高楼说。数着门牌号,从01到255再到没有数过来的门牌,这些古雅的民居,正是因为有他们,有他们人的精气神的滋养,才不致于快速的老旧颓废下去。

屋脊飘拂几株细小的榕,几捧绿植。“棒叶落地生根”我是认得的。粉褐色的茎直立,不开花时郁郁葱葱一片,开花时节,红色粉色的花朵仿若振翅的蝴蝶,十分可爱。它们,在这瓦屋脊上,在成片严瑾的青灰色调里添一点靓丽的颜色,令古迹没有了阴沉之气,焕发出生机。

不知不觉从弄堂走出,已是街面。“悦东麦公祠”、“圣章公家塾”、“厚夫麦公祠”、“汲基麦公祠”,面朝街心,又见一排四座小祠堂,肃穆庄严。合水口村,还有不少似这般的小祠堂,旧时供奉的是各分支的祖先。现如今,这些小祠堂的建筑格局保护得很好。

回首望去,如果不是走近她,我怎么也不能想象,这里有一处这样的古老建筑。

社区一个旧祠堂里,不时传来此起彼伏的练武声,站在高楼林立的合水口社区,确实很难将她与“武术之乡”联想在一起。表面看来,这里楼房密布,一座紧挨着一座,与深圳普通的“城中村”没什么两样。

翻阅清朝嘉庆版《新安县志》,查阅到不少关于合水口的资料。“嘉庆十九年甲戌科,麦锦琮,邑之合水口人,岐子,丁丑科殿试,以营守备用,嘉庆二十四年己卯,赞修邑《志》。”武乡科:“乾隆五十九年甲寅科,麦岐,邑之合水口人。”也就是说,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合水口人麦岐中了武举人,到嘉庆十九年(1814年),他儿子麦锦琮又中了武进士,参加完殿试之后,成为备用营守。

为了继续传承,使“武术之乡”不至于落到无人练武懂武的境地,合水口于2011年7月,出资对村中一座老祠堂进行了翻新,然后在此成立了合水口醒狮武术馆,并专门从台山请来黄飞鸿的传人蔡燎华师傅驻馆,负责教学武术。

“哼哼哈嘿……”传统的武术,似乎顽强地在这一声声的练武声中,得以传承。

合水口曾有一支远近闻名的醒狮队。麦太森回忆说,他在1973年的时候,开始跟随本村的长辈学舞醒狮。当时,白天干农活,晚上7点则到村前的晒谷场练习舞狮。他说,当时学得虽然很辛苦,但是师兄弟们都练得很开心,没有谁中途退阵。

“过年的时候,我们年初一在祠堂拜,年初二到本村各家去拜,从年初三开始,到正月十五,则到周边的村落,乃至临近的东莞黄江、常平等地去拜年。”麦太森回忆起年轻的时候,和村里的醒师队一起,走街串户,到周边去给人拜年,觉得那时过得非常开心,人们也很单纯。

那时候,村民们的娱乐少之又少,于是对舞醒狮非常期盼。麦太森说:“每次舞狮的时候,都能吸引一大帮民众围观,非常热闹。人越多,我们就舞得越起劲。”舞醒狮的传统,在合水口一直延续了下来。

这是一座势相庄严、巍峨峻伟的精美建筑。“麦氏大宗祠”,祠堂大门的门楣上,几个大字,字体遒劲,刚柔相济,势若龙飞在天,凤翔其上,自有一股非凡的气势漫溢而出。麦氏大宗祠到了。

麦氏大宗祠始建于明朝弘治年间(1488-1506年),是合水口乃至周边的薯田埔、马山头、根竹园、碧眼、白芋沥等六个社区麦氏家族的总祠。祠堂现存主体结构为清代风格,并保留了明代建筑布局和部分明代建筑构件。清代早、中、晚期和民国时期,均有维修。她已经在这里站了五百年。

2004年,该祠被评为宝安区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点。

走进麦氏大宗祠,前低后高,拾级而上,天井前面竖立造型别致的花岗岩大牌坊,上面雕刻着“宿国流芳”、“型仁”、“讲让”、“入孝”、“出弟”等字词。门前砖墙下半部分用红粉石垒砌,八角形红粉石柱。雕龙刻凤,檐口彩绘民间故事,栩栩如生。

牌坊纪念的便是那位令麦氏族人子孙引以为豪的先祖——麦铁杖。

据记载,麦氏始祖铁杖公出生在广东南雄,因善使一杆30公斤重的铁杖,被尊称为铁杖公。铁杖公为隋朝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关于麦姓的由来,广泛认同的说法是1400多年前的“隋文帝赐姓”说。当年,铁杖公屡立战功,隋文帝问他想任什么官职。铁杖公说:“我家境贫寒,且时常习武,食量大,只愿每天有一斗麦吃就足够了!”隋文帝于是说:“那你就姓麦吧!这样,你的世世代代都有吃不完的包子、面条、烧饼了。”

隋炀帝特封铁杖公为“宿国公智勇武烈大将军”,御赐衣锦坊,去世后葬于韶关南雄百顺里龙头坑,墓碑刻“隋宿国公麦铁杖之墓”。

古韵犹存。宗祠面阔五间,四进深,两塾门堂,门堂后有四柱三间,石碑楼一座。建筑主体为砖、石、木结构,是一座集灰雕、石雕、木雕和彩绘于一体的岭南风格传统祠堂建筑。是深圳市现存较大的祠堂建筑之一。据深圳市文物保护单位确认,麦氏大宗祠是深圳市现存建筑年代最早、建筑规模最大的祠堂建筑之一。建筑中保留了明代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历史信息,具有历史的原真性和可读性,对于研究深圳地区传统建筑的发展演化有较高的价值。

正堂上方挂有“聚英堂”匾额,大堂用格木作梁架,梁梁相托。往上看,梁柱上雕刻着成双成对的龙凤,灵动的狮虎雕兽,它们仿佛在叙说着一段段民间故事。青砖墙壁上的神龛和木刻花雕虽被熏得发黑,岁月的磨蚀或许使得有些雕刻面目不清,却遮掩不住精致的雕工与活灵活现的造型。

跨越了五个世纪的麦氏大宗祠是麦氏家族的扎根之处,岁月并未让这座古老的祠堂建筑蒙上清冷、沧桑的气息,反而在历经风雨洗礼后,浸润出一种巍然气度。

由开基祖传至今,祠堂祭祀活动隆重,场面宏大,年年如是。在家乡的族人、旅住海内外的族人,纷至沓来拜祭。祭品有全猪、全羊、五牲及各种摆盘果品、古玩工艺品等。近代加上电灯布景,琳琅满目,令人耳目一新。晚上八时,全姓各房子孙先行集中“迎灯”,一路舞狮、舞龙,锣鼓喧天。人们举着五花八门的灯笼,鱼贯而行,由村头迎到村尾回到祠堂。九时许,祭祀仪式开始,锣鼓音乐齐奏,鞭炮响声不绝。主祭的二人一定是族辈高、年岁长、福禄寿喜俱全的。他们一人唱礼,一人读嘱,其余裔孙按族辈大小,排在两旁或下方,捧香陪祭。主祭者须对祖宗牌位三跪九叩,三上香、三献礼,陪祭裔孙跟着叩首跪拜。然后读祭文,读毕接着赏灯,焚烧祭文、化纸钱后,宣布祭奠完毕。各房敲锣打鼓回到聚居地,请“饮新丁酒”、“客家大盆菜”。祭祀赏灯全过程,共沐祖恩,热闹非凡。

离祠堂不远,就听到欢声笑语。祠堂大门敞开,里面的场面好不热闹。孩子在玩耍,老人在下棋、打牌、听戏、聊天、两台电视机正自顾自地放着节目,祠堂的一角还放有茶炉、茶杯,所有客人都能免费饮茶……热闹的景象打破了古祠堂的宁静。它如今被赋予了新的功能,成为老年人活动中心,是居民们最喜爱的休闲娱乐场所。

从大清早开门到晚上,祠堂内从来不缺人气,每天老人们就赶来祠堂“报到”。我坐到大门前红粉石八角凳上,安静地看着老人家们谈天说地。“白话”的韵味,老人们安详的面容……我感动着他们的那份恬然闲适。一个读报的老人儒雅而慈祥,和我用普通话聊了起来。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祠堂古村落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9519
  • 10
  • 175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