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母校
  • 点击:3525评论:02019/11/26 12:00

今年是我们入校40周年,搞同学聚会,全校79级一起,加上后面并进来的几所学校,有好几百人。热心的同学筹备了两、三个月,要让我们过上一个同学狂欢节----这么说有点不合时宜,前些时还听说要禁止过洋节。入校都40年了,能让我们嗨起来的事已经大为减少,同学聚会算是一道硬菜。母校也很重视,做了专门的安排,迎接“少小”离家的“老大”。同时也提醒那些功成名就的同学,抓紧时间多为母校做贡献。40年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把一个人比作我们餐桌上的这条清蒸鱼,那么这40年就是整个正身。除此之外,剩下的只有头尾。再不忽悠,就来不及了。

同学的文章写过不少,今天来说说母校。母校这个称谓,没听孔子说过,也懒得去查是不是舶来品。我是不太认同把母亲跟这个那个比来比去的。不仅显得滥情,还不孝。国人把忠贞和孝道看得很重,她的清誉比你自己的还重要。所以最恶毒的攻击往往冲着她去。那些拿母亲来做比拟对象的,我不知道他们想过这一点没有。如果确实需要这样做,就应该制定相应的法律,比如对母亲设立名讳保护。不过这样做会带来一个不好的结果,有很多人要去坐牢,搞得和谐社会不和谐。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我觉得还是慎用比较好。

母校这个说法,有重生的意思在里面。兹事体大,能不能接受,顺不顺耳,因人而异。40年前,如果你是个城市里人,像高京,不需要脱离农村那个苦海;或者你出自书香门第,就像徐飞,不怕变成文盲;再或者你是干部子弟,就像我中学的同学文建华,不需要摆脱贫困,那么你可能对母校的叫法没什么感觉。农村、文盲和贫困是那个时代的三座大山,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如果你走运,生在一个好家庭,像前面所说的,你的父母是城市里的知识分子型干部,三座大山跟你没关系,那自然好;但这样的毕竟是少数。绝大部分同学都有一座或者两座。这样的家庭虽然悲催,但你还有机会。父母日子过得苦,自然不忍心孩子受二茬罪,必定要想方设法削尖脑袋挽救。怕就怕有三座大山同时压着你,条条道路都给你堵死,那你就只能认命了。我当时就是这种情况。家在农村(政治原因被发配),一贫如洗,为了一份口粮把孩子送去做知青(76年已经放松强迫插队)。不幸中的万幸是,老天爷鼻炎,打了个喷嚏,历史的洪流在这里停止了滚滚向前,打了个旋旋,我朝大赦天下,恢复高考。经过一年的刻苦复习,加上祖坟上冒了青烟,高考考得不错,被武大录取,让我有机会从这三座大山的压迫下逃出生天。所以,说武大是我的母校,不算煽情。

当然,你如果说,那时候考大学并非自古华山一条路,那也没错。70年代末,人员流动管制开始放松。因为不甘沉沦,我舍了这百十来斤去做盲流,而且天上掉馅饼砸着我的脑袋,让我发财做了老板,日子可能过得比现在滋润。但也有可能因此招惹了官非,身陷囹圄。我的小伙伴中就有这种例子。还有可能,因为后来出了知青返城政策,经过家里人一番东奔西走,求神拜佛,最终得以逃离农村,找到一家城里的工厂上班,当上了先天优越的工人阶级,但最终也难逃十几年后国企下岗裁员的命运。我有好多中学同学就是这样,下岗后只好做点小买卖,折腾个半死也没赚到几个钱,基本上生活在社会底层。最后跟他们的父辈一样,只能又一次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当然,历史不能假设。尤其是个体,偶然性太大。明儿早上班,出小区既可以左拐,也可以右转,一边可能通畅,另一边可能撞车。这种假设分析没有太大的意义。

新三座大山中,最难搬动的还是“脱盲”这个事,连愚公都没办法,他就是挖上一千年也没用。我一直对愚公有看法,他虽然勤劳,却不肯动脑筋,跟一头牛没什么区别。正因为有他这个榜样,才耽误了科学的发展,让中国人民当牛做马---这个扯远了。我想说的是,名义上我虽然高中毕业,跟那个时代的大部分孩子一样读了9年书,但时间都用去了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这也是说笑。总之由于环境、家庭和自身的原因,没认真上过几堂课,除了能对八个样板戏倒背如流,连封信都没写过。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勉强会,但一元一次以上的方程就未必认识。77年底,我家所在的农场来了一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湖南农学院的,他有毛 主席的伟岸,还讲一口字正腔圆的的长沙话。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大学生,握着他温暖的大手,激动得差点热泪融框。他给我们带了恢复高考的消息。母亲让他帮忙测试一下我的文化,看看能不能去报考。他十分认真地出了两张纸的题目让我做。两个小时后,他一脸严肃的告诉母亲:想都莫想,到了考场他连题目都看不懂。就这样,犹豫了大半年后,母亲才终于下定决心,做最后一搏。砸锅卖铁,给大队支书送礼,请病假,送我“脱产”去县里的中学复习一年。她咬牙切齿的对我说,要是没考上,我们就断绝母子关系。

母校帮我挽救了母子关系,帮我推翻了新三座大山。但母校不是观音菩萨,没有让我升官发财,光宗耀祖,或者著书立说,出人头地。如果有的话,那是别人。母校给我的重生,甚至不是学到了多少理论知识,掌握了多少专业技能,让我能在单位上做点技术管理,经济上勉强够着中产。母校给我带来的,最要紧的是重新认识自己,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这个说法也不准确,因为不存在“重新”一说。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是谁。高音喇叭里总是说我们是毛主席的好战士,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但没说过我是不是其中的一份子,参军和接班有没有我的份,因为我的家庭出身不太好;我更没想过世界是什么样,只知道有农村这个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中学课文里倒是说过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一段时间我天天挂在嘴上,但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念起来很带劲儿,很有气势。

一进母校,武大这块招牌就给我打了一针鸡血。我知道自己是个乡巴佬,形容猥琐,但我衣服上别着的“武汉大学”的校徽,跟别的同学的一模一样。再说,我现在虽然是个穷学生,但将来会怎样,无法预测,谁也不敢再狗眼看人低。一个人自信很重要,它跟你吃饱了不饿一样,心里不慌,不再只想着吃的,见了人也能泰然自若,气定神闲。这在我短暂的人生中还是头一次。走在武大无比开阔的校园里,看到气势宏伟的行政大楼(在此之前我见过最高的楼只有两层),还有古色古香的图书馆、干净明亮的教室,我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光明的世界。在一个光明的世界里,人也会变得光明起来,就像你走在干净的泊油路上,不再会随地吐痰一样。入校典礼是平和的,没有声色俱厉,没有豪言壮语,也没让我们喊口号。辅导员很随和,轻声细语,讲话跟聊天差不多,没说要检查思想,没让填政审表格,让我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据说前两届都搞了政审)。虽然我对大学生活一无所知,跟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但有同学们带着,自己连蒙带猜,没过多久便步入正轨。上课听讲,下课作业、吃饭睡觉。只是两节课之间换转换教室时经常找不着北,因为武大实在太大,比我小时候去过沙头镇大好多倍,房子也太分散,编号太任性。

除了我,我们班的同学都是应届毕业考上的,家在城市父母做老师或 /和领导的不在少数,他们不但没饿过肚子,还知道各种事物。马晓明告诉我,中国跟美国中间隔着海,跟欧洲有陆路相连。周宗善跟我说,武汉有三镇,过去曾经是通商口岸。保立跟我说,小提琴的琴弦比二胡的多两根,贝多芬是个聋子。除了什么都知道,他们学习也很轻松,就像张骏,三天两头在宿舍呼呼大睡,就算去上课,大部分时间也是睡眼松醒,半睡半醒,成绩照样很好。但他没告诉我怎样轻松学习。所以一开始,我觉得功课很难,跟不上。靠着一年的补习“上位”,基础肯定不牢,没法跟他们这帮“天之骄子”比。当时为了应付高考,天天“按题索骥”,跟着老师教的题型方法依葫芦画瓢,至于原理都是一知半解,也没工夫去搞懂。现在不同,一下课大家就散了,老师都不知道在哪儿,不懂也不好意思问同学,只好自己硬着头皮去看课本,啃参考书。一番“赶鸭子上架”后,逐渐习惯先学习概念、理解理论再做习题的方法,逐步地,就勉强能跟上步伐了。

即便如此,我在我们班上的成绩也相当一般,跟莫启绪、潘洪超那些学霸们不在一个档次。出身不应分高下,智商的确有高低,这是个客观存在。按分数排座次,给了我不小压力。好在从第二个学期(学年?)起搞学分制,60分跟100分得同样的学分,压力瞬间降低,还让我能有闲情逸致去关心功课以外的事物。为了“陶冶情操”,去掉点土腥味,我去听交响乐,跳交谊舞,好在我有唱样板戏和跳忠字舞的底子,没费多大事就入了门,得以加入学校的合唱团,还认识了几个外系的女同学。再后来,觉得新奇,去听各种讲座,像“人道主义与异化”,“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什么的,五花八门,眼界逐渐开阔起来,原来,世界上除了张凌周立他们常常念叨的杨振宁李政道诺贝尔,还有尼采莎士比亚奥斯卡。新东西就是新鲜,比翻来覆去的背语录背社论看地道战地雷战有趣得多。让人兴奋之余,感叹大千世界的丰富多彩,千奇百怪。科学很精确,艺术很酣畅;哲学不只是马克思,宗教未必全是神话。国家集体都要有,个人自由更重要,......

现在回想起来,母校不光是设施与环境,老师与辅导员,更是一种氛围,一种“媒介”,让不同地域、不同背景、不同禀赋的学生之间的互相学习、激励、撞击,让所有的大脑“连接”。知识不是学习的全部,创造性思维才是更高的追求。学问是无法穷尽的,只有开放的头脑才能应付裕如。那时,各种新鲜事物一股脑涌来,我未必搞懂了多少,但逐步改掉了坐等人家把东西往我脑袋里塞的懒惰,开始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受。思考虽然辛苦,但很来劲,那种感觉一点也不比吃肉差。记得有一段时期,我相当反叛,跟唐吉坷德一样,与一切主流事物和正统观念作对,天天从理论上寻找他们的破绽。如果说我也有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就是那段时间。收获了爱情的甜蜜,还有思维的快乐。

罗素说世界乃参差多姿,同学也各有区别。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我这样的经历和感受。有人看问题和看世界就完全不同。他们意志坚定,矢志不移,即便享受着改革开放带来物质丰富,享受着西方社会带来的自由便利,却仍然放不下“短缺时期”灌输的那些价值观念,坚持那种斩钉截铁和不容置疑的思维和交流的习惯,连同学聊天、家长里短的时候也忘不了那套以拯救人类为己任的话语体系,这让我有段时间很不能释怀。觉得武大虽然把科学知识武装到了他们的牙齿,给了他们人生起飞的跳板,但他们的母校应该是别的学校,比如某所马列主义红色大校。他们在把武大称为自己的母校时肯定没过过心。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母校同学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duola
  • (蛇口老刘)
  • 2童生
  • 1星
  • 0钻
  • 待写
  • 待写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3600
  • 28
  • 2080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父爱如山,确实一句千古流传。父对自己的家那分责任与爱,显得沉沉的,自己小时不觉得,自己的父亲经常带你去玩,给我们买好吃滴。当自己成为父亲的时候,才知道父亲的爱,是如何的深,深似大海。作者写家乡的老槐树和老爸的自行车,睹物思人,一种对家乡浓浓的思念,对自己逝去的亲人无比的缅怀。

    父爱如山(组诗)

    2019/12/18 8:03:51
  • 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牌,说得真好。邻家社区文学在深圳就是很好的文化品牌。来了就是深圳人,已经表明城市的包容性与人文情怀。包容性是让“游子”有归宿感。开放性给城市带来发展方向、速度与潜力。交通的便利与生态的文明,让人们感受城市的健康与城市绿意。而邻家社区文学成功举办第七届,全民写作已经成为深圳的文学风气。而田地、黄东和、费新乾等一大批邻家社区文学的“拓荒牛”为游子们提供了很好的写作平台与精神家园。

    春风妙语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19/12/16 11:34:27
  • 夜上阑珊是写小说的,而且是玄幻小说,她曾经说自己“不会写诗”。这两首短诗,与她的玄幻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诗句很平实,似乎很难定位是爱情还是亲情,抑或是其它。或许只是瞬间的情感流露,作者更多的是在记录当时的心境。这倒是符合女性诗人,特别是她这种自认为“不会写诗”的女性作者的真情实感。少了些娇饰和所谓的技巧,有的是一份真实。期望夜上阑珊能够一直保持她的一颗诗心,相信她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李墨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13 16:27:55
  • 大芬油画村,是深圳艺术界的一张名片,跟着飞泉的诗,在这个有点微凉的冬日的里午后,我神游油画村,徜徉在“梵高的海”和“蒙娜丽莎在秋光中”,见识了香格里拉的金秋,迷醉在勒杜鹃和凤凰木的最美妆容里,就好像喝了秋天寄来的酒……多美丽的意景呀,令我也要“多想用故乡来定义你” 这组诗除了描写油画村的美,也抒发了对油画村的热爱之情:我的心轻盈得像一朵洁白的云 化作一只心形气球,朝向你的南风。

    梦晴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组诗)

    2019/12/10 17:54:32
  • 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每位老人所盼望的。可现实生活中,子女为了生活外出打拼,不能时刻陪在父母跟前孝顺,这也成了父母的遗憾和子女对父母的愧疚。就如文中的老人,孤独的晚年虽令人怜悯,但每晚都要子女轮流陪夜的方法,实在不妥。兄弟姐妹可协商沟通,每人轮流半年或者一年照顾老人,会方便很多。留守老人的话题永远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祝愿全天下的老人们,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红月亮孝心

    2019/12/10 14:49:57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