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
  • 点击:2514评论:02019/12/14 10:30

金秋十月,天不高,气难爽,树叶不黄。热情高涨的太阳,一点也不吝啬它的能量,穿越深邃的太空,穿越重重的云层,依然直射着这片大地,炙烤着大地上的人、动物和植物。南方的十月,虽过了中秋,但大街两边的樟树、榕树和凤凰木,却没换上金灿灿的外装,依然披着绿色的外衣,挺立于被钢筋水泥垄断的路面,生存于高楼大厦的夹缝间。它们时而迎风摇曳,婆娑着呐喊出来自大地深处的声音;时而像个文静的小女孩,用纯洁的双眼,观望着熙来攘往的人群和如潮的车流。这些无处不在的树木,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也是这座城市历史的见证者。

朴博,过了国庆节的第二天,起了个早,用湿废布擦去皮鞋的灰尘,再沾些黑得发亮的鞋油,在皮鞋上擦拭一遍,锃亮锃亮的,旧皮鞋变得像刚买回来的新皮鞋。他换上黑色的西裤,搭配一件紫色的T恤,顺手抓起那只用了几年的提包,和新婚的妻子道声别,就急匆匆往地铁站赶,像一颗流星那样赶着路。

他在路边卖早餐的小摊处,停了一会,掏出钱包,付完钱,拎起一次性杯子装好的皮蛋瘦肉粥,二话不说,依旧径直往地铁站赶。由于常在这处小摊买早点,他和小摊贩已达成了某种默契,不需要通过语言的交流,不用讨价还价,眼神交流几下,就明白了彼此的所需,悄然地完成了交易。

随着滚滚的人流,他疾步了十来分钟,才抵达地铁站。宽敞明亮的地铁站,已是人山人海,但没有震耳欲聋的喧闹声,只有各种鞋和地板碰撞,撞击出尖锐或沉重的嘈杂声。有背包或提包的人都自觉地排着长队,接受安检。偌大的地下站台,密密麻麻的人群,已经挤得水泄不通。黑压压的人头,缓缓地挪动着,焦躁地往列车的方向挤。

早班的列车,每隔一两分钟,便有一趟。今天亦不例外。朴博,跟着汹涌的人流,挤在一个候车的队伍,隐身于黑压压的人群,像一滴水融入了大海。前一趟列车刚开走,他有些着急地看了看手表,惯性地取出智能手机,用食指在屏幕上滑动几下,打开黑糊糊的屏幕,低头浏览着微信的朋友圈或搜狐新闻,关心一下自己的身边事和天下事。

下一趟列车,随着自动播音员的播音结束,缓缓地抵达,列车头刺眼的强光束,划破隧道的黑暗,戛然而至。车门还没打开,下车的乘客还没走出来,有些人便从后面斜插了上来,想插个队,挤进车厢;前面的候车者亦艰难地挪动着脚步,尽力往车门挤,用宽大的肩膀堵住插队者的入口,捍卫自己“先到先上”的权利,宣示着某种秩序,像野狗在它的地盘撒尿以宣示‘主权’。

车门一打开,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挤入车厢,互相推搡着,涌入被冷气包围的空间。大家挤过密不透风的人群,见缝插针般地找一落脚处,尽量用手抓紧扶手,或将身体靠在柱子上或车厢上。车厢的利用率总是接近100%,不留多余的空间,像水灌满了瓶子。外面的防护门和车门,准时自动关上,像地狱之门,隔开了阴间和人世间。眨眼间,候车的站台空荡荡了,但没过一分钟,又被下一拨汹涌而至的人群填满,如涌动的波浪,一波刚平,另一波又起。

朴博,紧挨车门而立,站稳了脚跟,下意识地扫视一遍车厢。无论是坐着的乘客,还是站着的乘客,大都是低着头浏览手机,要么死死地紧盯着屏幕,要么敏捷地点击着屏幕上的键盘。有人莫名地微笑着,有人紧邹着眉头,有人对着手机说话,有人将手机靠近耳际,有人聚焦于手机屏幕。他们都隐身于虚拟的世界,在沉默中交流,在沉默中共享,在沉默中思考。许多故事,在沉默中悄无声息地发生着。还有些人,没有陷入移动网络的漩涡里,只是双手捧着地铁早报,或干脆将早报放在别人的肩膀上,快速地阅读着过时的快餐新闻和明星八卦。每一个人,置身于喘不过气来的人海,沉溺于看不见摸不着的虚拟世界,寻觅着虚无缥缈的心灵安慰;也许,是在挖掘着稍纵即逝的快意。每一个人,在这个虚拟世界,都创建了一个不可捉摸的乌托邦,对抗着庞大且不顺人意的现实世界,倾泻着一个微弱的生命诉求。这些无处不在的生命诉求,虽然苍白无力,但总也能抚慰着生命的孤独,缓冲着人生的无常,稀释了世界的多灾多难。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过是一滴微不足道的雨水,做着自由落体运动,掉入大海,还没吼出自己的声音,或者,吼出的微弱声音,总是被滔滔不绝的海浪声淹没了,就迅速被同化为一个整体——大海。

二十分钟后,列车抵达高新园站。朴博走出列车,置身于如蚁的人群,像一粒沙子被裹挟入了沙丘,在沙漠中缓缓地蠕动。他以蜗牛的速度,上楼梯,过栅栏,再上楼梯,才逃出人海,疾步地走向科技大厦。

朴博提前了半个小时,来到新公司——新安仁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报到。不算宽大的办公室,只有两排浅灰色的三合板式桌子,平行地摆放着,中间用绿色的矮隔板隔开,21寸大的电脑整齐地排列着,像还在闭着双眼沉睡的野狼。

此时,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穿着白色的T恤,胸前还别有公司的Logo,里面还套了一件时尚衬衣。她留有一头卷曲的长发(已染成金黄色),垂落至肩膀,坐在居中的一张办公桌,心无旁骛地敲打着键盘,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朴博的进来,丝毫没有引起她的注意,似乎没有感觉到另一个人的到来。

“您好!我是第一天来报到的。”朴博有些不自然,但很诚恳地说。为了表示尊重,他使用了‘您’,而不是‘你’。

“您好!欢迎,欢迎。”那早到的女人,扭过头来,笑脸相迎,大声地说着客气话,也使用了‘您’。礼尚往来嘛。

“我叫朴博,朴素的朴,博士的博。请多多指教。”朴博站直身子,面朝那位大姐,眼睛直射着她的双瞳,礼貌有余地自我介绍,就差作揖了。

“您好,朴医生。欢迎加盟新安仁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我叫吴燕,大家都叫我吴姐。”她笑容可掬地说。

“吴姐,您好。我是新来的,公司的业务和工作不熟悉,还望您多多指导。”

“没事,来了公司就是一家人,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或其他同事。”

“好的。”

嗯的一声后,吴姐迅速站了起来,离开座位,从另一间像储存物品的仓库的房间那里,取出来一本笔记本、一支圆珠笔、一支铅笔、一块橡皮擦和一本贴纸,交给朴博。接着,她让朴博在本子上签名,并在考勤机上录指纹。

交代完了这些必要的事情,吴姐叮嘱:“公司的所有规章制度,保存在电脑的桌面。每一位新入职的员工,都需要详细阅读。”

朴博点了点头,用服从的语气说:“好。我一定认真阅读。谢谢。”

她收回了笑容,从容地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忙手头上的活。

九点钟左右,公司的员工,不约而同地到来,有些紧张兮兮,有些泰然自若。他们瞟了一眼录指纹机上的北京时间,有些庆幸似地笑言:“好彩。没有迟到。不然,50元就没了。”

他们一边欢快地分享着自己的节日活动,一边懒懒散散地走到各自的位置,放下挎包或背包,按下电脑的电源开关,准备进入工作状态。他们似乎还沉浸在美妙的国庆节长假中,难以抑制的兴奋中夹杂着些许无奈和反抗,这些难以觉察的心理波动,也偶尔闪现在脸上,像漂浮不定的一朵乌云飘在天空。他们似乎以一种消极的方式,本能地抗拒着剥夺了人身自由的工作,不甘心让沉重的枷锁套住了手脚,除了自嘲着,或愤世嫉俗着,却也奈何不了这生活。他们迫于因人而异的缘由,迫于种种的压力,无奈地遵循着惯性,规规矩矩地报到,规规矩矩地做事,成为正常人眼中的正常人,成为普普通通劳动者中的一分子。鱼,终究逃不出温柔的大海;蜜蜂,终究抗拒不了鲜花的诱惑。

公司的老总还没到,朴博对于新工作,毫无头绪,不知从哪里入手,忽然觉得自己像一条被搁浅的鲸鱼,使不出半点力气。他只好详细地看了一遍公司的规章制度,接着打开凤凰网,浏览着那些不痛不痒的时事新闻或名人八卦。有时,他惯性地打开自己的QQ空间,寻觅出一些自己存在的痕迹或与自己相关的蛛丝马迹。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或幸灾乐祸着别人的苦难,或快乐着别人的快乐,或愤怒着别人的幼稚,或搞不懂别人的傻逼,或意淫着自己的生存哲学。在那个理想化的世界里,收藏着他被时光埋葬的童年和世人不屑一顾的单纯,寄托着他向往的世外桃源。他喜欢在工作之余,现实之外,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用照片和文字,创立只属于一个人的王国,编织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绘画一个童话世界,对抗着庞大且不如人意的现实,像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牛虻,不畏黄牛的庞大,轻视黄牛的强权,蛰伏在黄牛的身上,贪婪着黄牛体内的鲜血,恐惧着黄牛的尾巴和主人的拍板。因为清楚黄牛飞不起来,牛虻也就无畏地和黄牛和谐共处着。

刚过九点半,公司的老板——孔宏志,才出现在办公室。他穿着一件紫色的休闲衬衣,搭配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背一只有些老土的背包,一脸的严肃,表情有些疲倦,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快速地审视着办公室和每一位员工,像扫描机在扫描着刚生产出来的产品。他和坐在他对面的吴姐,小声地嘀咕了几句,然后进入工作状态。

老板的出现,让刚才还闹哄哄的办公室变得鸦雀无声了,像煮开了水的电热壶,跳闸了,瞬间进入关闭状态。大家不再作声,默默地坐在位置上,茫然地对着电脑,敲打着键盘。无论是正在分享多么美妙的旅行乐趣,还是正在夸夸其谈网上流行的段子,他们都很识趣地摁下暂停键,开启另一种运行模式。

少顷,所有员工进入会议室,开周会。每一位员工通过投影仪,汇报自己在上一周的工作内容,规划下一周的工作安排,或讨论自己做好的一些项目方案。孔总坐在一旁,目不转睛地审阅着投影出来的内容,时而瞄几眼汇报者的面部表情,时而点头称是,时而提出自己的质疑,时而陈述着自己的见解,时而默默地记录着什么。这些耳目一新的新理念,荡漾于朴博的脑海,和潜伏在大脑的旧理念,较量着,像两股来自黑暗世界里的暗流,激烈地碰撞着,要么说服对方,要么合二为一。这两股暗流,有时可以融和成一种新的暗流,昂扬向上;有时正负相抵,化为零,飘散得无影无踪。不管怎样,他悄无声息地被一种全新的东西同化着,一个新的黑洞,正朝他袭来;或者说,他被一个具有强大引力的黑洞吸引过去。

从汇报者唯唯诺诺的眼神里和孔总强势的言语中,朴博在脑海里预测着自己的未来——迟早有一天,他会成为黑洞的一粒原子,为虎添翼也好,助纣为虐也罢,似乎都难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关键词:现实、生活、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8
  • 34
  • 253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