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三)
  • 点击:2420评论:02019/12/18 10:00

“叮呤、叮呤、叮呤”的闹钟响起,打破了朴博的美梦,结束了另一个世界的神游,回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世界。藏在另一个世界的空灵,没有重量,没有形体,没有颜色,总是隐身在黑暗中,躲在睡梦中。急促的闹钟声,惊吓了它。它无声无息地从身体的第八窍,逃逸了,像一缕袅袅升起的青烟,飘去了远方,一个没人知道的远方。也许,是这空灵,主宰着朴博的另一个世界,脱离了物质世界的领域,游走在感官之外。它架起了肉身和神灵对话的桥梁,在人间不能说的话,在那里,可以自由地倾诉;在人间不能做的事情,在那里,可以遵循内心的方向执行行为指令;在人间不能实现的愿望,在那里,许个愿,就可以美梦成真。梦里的空灵,悄悄地修复着溃疡的胃黏膜,修复着糜烂的血管壁,修复着有缺损的基因片段,平衡着激素的分泌,默默地在守护着什么。

清醒的时候,他从来感觉不出空灵的存在。只有在睡梦中,他才恍惚地感觉到了空灵的存在。它总是可以自由地穿梭在他的血管里,毫无障碍地进出他的身体,遨游在黑糊糊的世界。在睡梦中,他的欲念,常常拽紧它,要把它带回真实的物质世界,当做精神的伴侣。但是,它总是随着梦,遁形去了黑暗世界。它像风那般,从来都是飘忽不定的,来无踪去无影,不会留下任何的具象,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不受重力的束缚,不受习俗、舆论和法律的约束。

白晃晃的光线穿透了墙壁,让采光欠佳的房间,亦有些光亮。朴博揉了揉双眼,打了几个哈欠,伸伸懒腰,才掀开柔软的被单,下了床。

顾佳已经洗漱完毕,化好了妆,一个劲地催促着朴博赶紧洗漱,有些抱怨地说:“都几点了,你还在磨磨蹭蹭。还不赶快!到时迟到了,岂不是被老板骂,又被扣钱。”

朴博有些含糊地应着话:“好,马上就好。”,便以超音速的速度,跑进了洗手间,刷牙,洗脸,解放身体。不超三分钟,他利索地完成了这些不知从何时传承下来的行为习惯。

如果不需要刷牙、洗脸,他还能多睡一会呢。他的潜意识里,宁愿用多睡一会代替刷牙、洗脸,况且,不刷个牙,不洗个脸,不像用锋利的匕首一割皮肤就出血吧。在发呆的空闲时,他偶尔会琢磨着——这无聊的刷牙、洗脸,威力为何那么强大,不需要任何的提醒,没有任何法律的约束,无论是黄皮肤的中国人,还是白皮肤的欧洲人,或黑皮肤的非洲人,起床后,完成的第一件事就是它们,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悄无声息地左右着每一个人的行为,从生至死,都得默默地坚持着。或许,它们的程序已经被编写进了每一个人的双螺旋结构。

对于朴博,与其说讨厌那么早起床刷牙、洗脸,不如说是他的财务没有自由,所以不能睡到自然醒,不能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不能想不上班就不上班。为了一种随波逐流的生活,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他不得不向现实妥协,低下高贵的头颅,忍辱负重地前行,能屈能伸地迎合着别人,重复着程序化的生活模式。自由,都是相对的,为了一种自由,不得不放弃另一种自由。他接受了相对自由主义,则是放弃了无拘无束的绝对自由主义。毕竟,绝对自由,会使他失去的更多。他这种选择符合生物趋利避害的本性。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依然是一只勤劳的蜜蜂,该采蜜的时候采蜜,该修建蜂巢的时候修建蜂巢,该服侍蜂王的时候服侍蜂王,该为蜂王而战的时候就为蜂王而战。

下了楼,朴博和顾佳,就各奔东西了,朴博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她去公交车站等公交车。

朴博提着皮包,消失在浩浩荡荡的人群里,行色匆匆,跟随着摩肩接踵的人流,排队安检,排队过栅栏,排队上列车,挤车厢。二十分钟后,他还得排队上楼梯,排队过栅栏,再排队上楼梯,才得以重见阳光。这短短二十分钟,封闭的列车,搭载了几千名乘客,急速地穿梭在黑暗的地下隧道,有点像地心探险似的。

逃离了黑压压的人群后,朴博呼吸到了更新鲜的空气,被解放的身体,如释重负。

也许,吃腻了皮蛋瘦肉粥,朴博也就没有在城中村那里购买早点。出了地铁站,他决定换换口味,在路边的小摊买一份早点,解决早上的温饱问题。

来自五湖四海的淘金者,以三摩车为平台,或在塑料材料搭建好的小屋里,正忙得不可交加,一边在加工早点,一边做着买卖,还一边卖力地吆喝着,只恨自己分身乏术。热气腾腾的小摊点,总是洋溢着各种各样的食物香味,满足着赶着上班的年轻人的食欲。每一处卖早点的小摊处,都有一大帮年轻人在排着长龙,静静地等候着,惺忪的双眼中夹带着挥之不去的焦灼。这条大街上,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冲击着行人的耳膜;形形色色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诱惑着饥肠辘辘的行人。街面上,有东北人在卖煎饼果子,有陕西人在肉夹馍,有武汉人在卖热干面,有广东人在卖皮蛋瘦肉粥,有河南人在卖烙饼,有四川人在卖酸辣面,有湖南人在卖豆浆和油条,有江西人在卖包子,有安徽人在卖捞面,有广西人在卖炒面,有河北人在卖饺子、、、、、、这座城市,像有容乃大的大海,敞开胸怀,包容着来自天南海北的漂泊者,夹杂着各地方言的普通话,可以在这里自由地交流着;带着各种根深蒂固的习俗的年轻人,放下种种偏见,可以在这里和谐地相处;不同口味的异性之间,可以在这里自由地恋爱;千奇百怪的思想,可以在这里强烈地碰撞;千姿百态的创意和点子,可在这里成长、开花、结果。在这里,没有外来者和本地人的明晰界线。它从来不问闯入者的身份、家庭背景和过去,它承认每一个人都是它的主人,它给每一位来者机遇,可以凭着自己那双勤劳的双手和善于思考的脑袋,在这里扎根、发芽。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论,在这里,继续演化着。

朴博挤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挑来选去,不知该上哪一家买早点,不知该吃啥。最后,在队伍较长那里,排队买了一份热干面。他相信,因为好吃,所以才排长队。他提着打包好的热干面,急匆匆地向科技大厦走去。

到了办公室,离九点还差十几分钟。朴博发现,清静的办公室,只有吴姐一人。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超脱了身边的世界,似乎进入了忘我的工作状态。朴博,轻轻地迈着碎步,将脚步声降至最低分贝,不忍心干扰到她的专注状态。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录指纹报到。录了指纹在机器里,让冷冰冰的机器记忆着他的出现和存在,第一可以证明他没迟到,第二可以证明他来上班了。还有一个好处是,如果与他有联系的某位朋友被谋杀了,录指纹机也可以作为他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这超工业革命化的时代,老板与员工之间的信任,寄托在冷冰冰的机器上,靠自律不如靠机器。这就是现代的契约精神吧。

朴博在录完指纹后,指纹机自动地发出了响亮且干巴巴的两个字“谢谢”。这分贝有些大的噪音,让坐在不远处的吴姐反应了。她从一丝不苟地忙碌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条件反射似地往噪音的方向望了望,看到是朴博时,露齿而笑,条件反射地吐出了一句话:“早啊!朴医生。”

有些不大习惯的朴博,不大自然地笑了笑,应付地说:“早上好!吴姐。”

“这么早就过来了。吃早餐没有?”吴姐似乎想从专注的工作状态中脱身,放松一会,无话找话聊。

“还没吃。不过,打包上来了。”

“在路边摊买的吗?”

“是的。买了一份热干面。”

“你是武汉人?”

“不是啦。我是想换一下口味,所以今天尝尝热干面。我看在那里买的人,还挺多的。”

“路边摊的东西,还是少吃点,不卫生,质量也没保证。媒体报道过,这些路边摊的面,多来源于那些“三无”的小作坊。我从来不在那些路边摊买早餐。“

“吴姐,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路边摊买早餐,便宜又方便。有时候,还是抗拒不了。是不是跟飞蛾扑火的道理,有些相似?”

“这属于个人选择的问题吧。今天的你,不愿意花多几块钱,多花点心思,让你的健康增值;明天的你,可能得花很多钱去买健康!”

“谢谢吴姐的提醒。其实,这些知识和道理,我都懂。但面对各种美食的诱惑,总是难以拒绝。常常面临着取舍的难题——选择乱七八糟的美食,不在乎健康?还是为了健康,拒绝乱七八糟的美食?”

“好吃的东西,往往不利于健康;健康的食品,往往不好吃。就像麦当劳和肯德基的炸鸡翅和汉堡包,这些垃圾食品,我真搞不懂,为什么可以在中国那么畅销?还有那些油条,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排对去购买?”

“或许,存在必有合理性。很多东西,不能仅仅从健康的角度去解读它们,它们的背后,还有许多看不见的力量在左右着它们。”

朴博边和吴姐聊着,边簌簌地吃完了香味十足且冒着热气的热干面,用纸巾抹抹嘴,返回自己的座位,打开电脑,进入准工作状态。九点已过,他茫然无措地面对着打开的word文件,反复地复制、粘贴,再删除,再复制、粘贴,但必须摆出一种工作的姿态,进入一种忙碌的姿态,应付着老板的火眼金睛。其实,他发自内心地渴望自己,能够马上胜任新的工作模式,踏踏实实地完成一个项目方案,这样,才无愧于自己的薪资。

十点十分,负责心血管疾病项目方案的杨强,在公司的QQ群上发布了消息——孔总,有空讨论一下心血管疾病项目吗?孔总马上回复——可以,现在就开始。孔总果断地暂停了手头上的活,召集大家进入会议室,准备讨论,但销售员除外。

杨强,首先走进会议室,在长长的办公桌上,娴熟地摆放好投影仪、手提电脑,并接上电源和各种接头,打开电脑和投影仪。孔总昂着头颅,大踏步地走进会议室,催促着与项目方案相关的员工参加,有负责营养方案的刘红,有负责运动方案的梁豪,有首席医生专家孔福和刘玉。朴博作为旁听者参与和学习。

“开始吧。”孔总轻轻地说,讨论便拉开了序幕,相当于启动了汽车的引擎。

胸有成竹的杨强,听了孔总的一声指令,直愣愣地盯着电脑屏幕,清了清嗓子,用洪亮的声音说了一句开场白:“大家好。今天讨论的内容是心血管疾病的总结报告。”

接下来,杨强像一位医学院的授课教授,滔滔不绝地念着文档上的内容,念完一页,鼠标一点,自动地翻到了下一页。无论是孔总,还是退休的首席医生专家,以及那些年轻的医生们,都像文静的学生,聚精会神地盯着白花花的墙壁,快速地阅读着浮在墙壁上的文字。安静的办公室,只剩下杨强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回荡。

从心血管疾病的基本概况、目前状况、发病机制、发病规律、临床表现、诊断标准、治疗方案和管理方案,杨强都一一地陈述着,不放过任何的知识点,不留一处死角。他着重讲述了公司通过网络管理这类病人的优势,分析着公司的慢病管理与传统医院的不同,娓娓道来,符合科学,不失严谨。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挣扎、现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8
  • 34
  • 253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