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三)
  • 点击:13130评论:02019/12/18 10:00

“叮呤、叮呤、叮呤”的闹钟响起,打破了朴博的美梦,结束了另一个世界的神游,回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世界。藏在另一个世界的空灵,没有重量,没有形体,没有颜色,总是隐身在黑暗中,躲在睡梦中。急促的闹钟声,惊吓了它。它无声无息地从身体的第八窍,逃逸了,像一缕袅袅升起的青烟,飘去了远方,一个没人知道的远方。也许,是这空灵,主宰着朴博的另一个世界,脱离了物质世界的领域,游走在感官之外。它架起了肉身和神灵对话的桥梁,在人间不能说的话,在那里,可以自由地倾诉;在人间不能做的事情,在那里,可以遵循内心的方向执行行为指令;在人间不能实现的愿望,在那里,许个愿,就可以美梦成真。梦里的空灵,悄悄地修复着溃疡的胃黏膜,修复着糜烂的血管壁,修复着有缺损的基因片段,平衡着激素的分泌,默默地在守护着什么。

清醒的时候,他从来感觉不出空灵的存在。只有在睡梦中,他才恍惚地感觉到了空灵的存在。它总是可以自由地穿梭在他的血管里,毫无障碍地进出他的身体,遨游在黑糊糊的世界。在睡梦中,他的欲念,常常拽紧它,要把它带回真实的物质世界,当做精神的伴侣。但是,它总是随着梦,遁形去了黑暗世界。它像风那般,从来都是飘忽不定的,来无踪去无影,不会留下任何的具象,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不受重力的束缚,不受习俗、舆论和法律的约束。

白晃晃的光线穿透了墙壁,让采光欠佳的房间,亦有些光亮。朴博揉了揉双眼,打了几个哈欠,伸伸懒腰,才掀开柔软的被单,下了床。

顾佳已经洗漱完毕,化好了妆,一个劲地催促着朴博赶紧洗漱,有些抱怨地说:“都几点了,你还在磨磨蹭蹭。还不赶快!到时迟到了,岂不是被老板骂,又被扣钱。”

朴博有些含糊地应着话:“好,马上就好。”,便以超音速的速度,跑进了洗手间,刷牙,洗脸,解放身体。不超三分钟,他利索地完成了这些不知从何时传承下来的行为习惯。

如果不需要刷牙、洗脸,他还能多睡一会呢。他的潜意识里,宁愿用多睡一会代替刷牙、洗脸,况且,不刷个牙,不洗个脸,不像用锋利的匕首一割皮肤就出血吧。在发呆的空闲时,他偶尔会琢磨着——这无聊的刷牙、洗脸,威力为何那么强大,不需要任何的提醒,没有任何法律的约束,无论是黄皮肤的中国人,还是白皮肤的欧洲人,或黑皮肤的非洲人,起床后,完成的第一件事就是它们,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悄无声息地左右着每一个人的行为,从生至死,都得默默地坚持着。或许,它们的程序已经被编写进了每一个人的双螺旋结构。

对于朴博,与其说讨厌那么早起床刷牙、洗脸,不如说是他的财务没有自由,所以不能睡到自然醒,不能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不能想不上班就不上班。为了一种随波逐流的生活,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他不得不向现实妥协,低下高贵的头颅,忍辱负重地前行,能屈能伸地迎合着别人,重复着程序化的生活模式。自由,都是相对的,为了一种自由,不得不放弃另一种自由。他接受了相对自由主义,则是放弃了无拘无束的绝对自由主义。毕竟,绝对自由,会使他失去的更多。他这种选择符合生物趋利避害的本性。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依然是一只勤劳的蜜蜂,该采蜜的时候采蜜,该修建蜂巢的时候修建蜂巢,该服侍蜂王的时候服侍蜂王,该为蜂王而战的时候就为蜂王而战。

下了楼,朴博和顾佳,就各奔东西了,朴博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她去公交车站等公交车。

朴博提着皮包,消失在浩浩荡荡的人群里,行色匆匆,跟随着摩肩接踵的人流,排队安检,排队过栅栏,排队上列车,挤车厢。二十分钟后,他还得排队上楼梯,排队过栅栏,再排队上楼梯,才得以重见阳光。这短短二十分钟,封闭的列车,搭载了几千名乘客,急速地穿梭在黑暗的地下隧道,有点像地心探险似的。

逃离了黑压压的人群后,朴博呼吸到了更新鲜的空气,被解放的身体,如释重负。

也许,吃腻了皮蛋瘦肉粥,朴博也就没有在城中村那里购买早点。出了地铁站,他决定换换口味,在路边的小摊买一份早点,解决早上的温饱问题。

来自五湖四海的淘金者,以三摩车为平台,或在塑料材料搭建好的小屋里,正忙得不可交加,一边在加工早点,一边做着买卖,还一边卖力地吆喝着,只恨自己分身乏术。热气腾腾的小摊点,总是洋溢着各种各样的食物香味,满足着赶着上班的年轻人的食欲。每一处卖早点的小摊处,都有一大帮年轻人在排着长龙,静静地等候着,惺忪的双眼中夹带着挥之不去的焦灼。这条大街上,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冲击着行人的耳膜;形形色色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诱惑着饥肠辘辘的行人。街面上,有东北人在卖煎饼果子,有陕西人在肉夹馍,有武汉人在卖热干面,有广东人在卖皮蛋瘦肉粥,有河南人在卖烙饼,有四川人在卖酸辣面,有湖南人在卖豆浆和油条,有江西人在卖包子,有安徽人在卖捞面,有广西人在卖炒面,有河北人在卖饺子、、、、、、这座城市,像有容乃大的大海,敞开胸怀,包容着来自天南海北的漂泊者,夹杂着各地方言的普通话,可以在这里自由地交流着;带着各种根深蒂固的习俗的年轻人,放下种种偏见,可以在这里和谐地相处;不同口味的异性之间,可以在这里自由地恋爱;千奇百怪的思想,可以在这里强烈地碰撞;千姿百态的创意和点子,可在这里成长、开花、结果。在这里,没有外来者和本地人的明晰界线。它从来不问闯入者的身份、家庭背景和过去,它承认每一个人都是它的主人,它给每一位来者机遇,可以凭着自己那双勤劳的双手和善于思考的脑袋,在这里扎根、发芽。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论,在这里,继续演化着。

朴博挤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挑来选去,不知该上哪一家买早点,不知该吃啥。最后,在队伍较长那里,排队买了一份热干面。他相信,因为好吃,所以才排长队。他提着打包好的热干面,急匆匆地向科技大厦走去。

到了办公室,离九点还差十几分钟。朴博发现,清静的办公室,只有吴姐一人。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超脱了身边的世界,似乎进入了忘我的工作状态。朴博,轻轻地迈着碎步,将脚步声降至最低分贝,不忍心干扰到她的专注状态。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录指纹报到。录了指纹在机器里,让冷冰冰的机器记忆着他的出现和存在,第一可以证明他没迟到,第二可以证明他来上班了。还有一个好处是,如果与他有联系的某位朋友被谋杀了,录指纹机也可以作为他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这超工业革命化的时代,老板与员工之间的信任,寄托在冷冰冰的机器上,靠自律不如靠机器。这就是现代的契约精神吧。

朴博在录完指纹后,指纹机自动地发出了响亮且干巴巴的两个字“谢谢”。这分贝有些大的噪音,让坐在不远处的吴姐反应了。她从一丝不苟地忙碌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条件反射似地往噪音的方向望了望,看到是朴博时,露齿而笑,条件反射地吐出了一句话:“早啊!朴医生。”

有些不大习惯的朴博,不大自然地笑了笑,应付地说:“早上好!吴姐。”

“这么早就过来了。吃早餐没有?”吴姐似乎想从专注的工作状态中脱身,放松一会,无话找话聊。

“还没吃。不过,打包上来了。”

“在路边摊买的吗?”

“是的。买了一份热干面。”

“你是武汉人?”

“不是啦。我是想换一下口味,所以今天尝尝热干面。我看在那里买的人,还挺多的。”

“路边摊的东西,还是少吃点,不卫生,质量也没保证。媒体报道过,这些路边摊的面,多来源于那些“三无”的小作坊。我从来不在那些路边摊买早餐。“

“吴姐,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路边摊买早餐,便宜又方便。有时候,还是抗拒不了。是不是跟飞蛾扑火的道理,有些相似?”

“这属于个人选择的问题吧。今天的你,不愿意花多几块钱,多花点心思,让你的健康增值;明天的你,可能得花很多钱去买健康!”

“谢谢吴姐的提醒。其实,这些知识和道理,我都懂。但面对各种美食的诱惑,总是难以拒绝。常常面临着取舍的难题——选择乱七八糟的美食,不在乎健康?还是为了健康,拒绝乱七八糟的美食?”

“好吃的东西,往往不利于健康;健康的食品,往往不好吃。就像麦当劳和肯德基的炸鸡翅和汉堡包,这些垃圾食品,我真搞不懂,为什么可以在中国那么畅销?还有那些油条,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排对去购买?”

“或许,存在必有合理性。很多东西,不能仅仅从健康的角度去解读它们,它们的背后,还有许多看不见的力量在左右着它们。”

朴博边和吴姐聊着,边簌簌地吃完了香味十足且冒着热气的热干面,用纸巾抹抹嘴,返回自己的座位,打开电脑,进入准工作状态。九点已过,他茫然无措地面对着打开的word文件,反复地复制、粘贴,再删除,再复制、粘贴,但必须摆出一种工作的姿态,进入一种忙碌的姿态,应付着老板的火眼金睛。其实,他发自内心地渴望自己,能够马上胜任新的工作模式,踏踏实实地完成一个项目方案,这样,才无愧于自己的薪资。

十点十分,负责心血管疾病项目方案的杨强,在公司的QQ群上发布了消息——孔总,有空讨论一下心血管疾病项目吗?孔总马上回复——可以,现在就开始。孔总果断地暂停了手头上的活,召集大家进入会议室,准备讨论,但销售员除外。

杨强,首先走进会议室,在长长的办公桌上,娴熟地摆放好投影仪、手提电脑,并接上电源和各种接头,打开电脑和投影仪。孔总昂着头颅,大踏步地走进会议室,催促着与项目方案相关的员工参加,有负责营养方案的刘红,有负责运动方案的梁豪,有首席医生专家孔福和刘玉。朴博作为旁听者参与和学习。

“开始吧。”孔总轻轻地说,讨论便拉开了序幕,相当于启动了汽车的引擎。

胸有成竹的杨强,听了孔总的一声指令,直愣愣地盯着电脑屏幕,清了清嗓子,用洪亮的声音说了一句开场白:“大家好。今天讨论的内容是心血管疾病的总结报告。”

接下来,杨强像一位医学院的授课教授,滔滔不绝地念着文档上的内容,念完一页,鼠标一点,自动地翻到了下一页。无论是孔总,还是退休的首席医生专家,以及那些年轻的医生们,都像文静的学生,聚精会神地盯着白花花的墙壁,快速地阅读着浮在墙壁上的文字。安静的办公室,只剩下杨强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回荡。

从心血管疾病的基本概况、目前状况、发病机制、发病规律、临床表现、诊断标准、治疗方案和管理方案,杨强都一一地陈述着,不放过任何的知识点,不留一处死角。他着重讲述了公司通过网络管理这类病人的优势,分析着公司的慢病管理与传统医院的不同,娓娓道来,符合科学,不失严谨。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挣扎、现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1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