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五)
  • 点击:1713评论:02019/12/20 10:12

朝九晚六的工作规律,这是以前的朴博不敢想象的。曾经,对于他,医院的工作,总有加不完的班,总有写不完的病历,总有安抚不了的患者,没有节假日,没有固定的周末。

熬到周五了,他的心里有些按耐不住的兴奋,一种未曾体验过的新鲜感,油然而生,像爬山到了另一高度,极目远眺着与之前不一样的风光。

时针走到六点半时,朴博本想录完指纹就下班。吴姐突然大声地说:“六点半了。我们开始搞卫生吧。”,这早不说晚不说的一句话,像突如其来的飓风,卷走了朴博心里的欢喜劲儿,在他平静的内心里掀起了高高的波浪。

吴姐的一句话,不容反抗的一句话,不亚于晴天响起了雷声。朴博的双脚像被什么拴住了,迈不出公司的大门。他百思不得其解,暗地里纳闷着——他们好歹也算半个白领了,搞卫生这事,怎么还得亲力亲为?是老板的意思,还是吴姐出的好点子?他感觉回到了读小学的年代。抱怨归抱怨,不满归不满,他没有理由拒绝,没有胆量反抗,只能附和着嚷了一句:“好啊。早点搞,早点下班吧。”

除了年迈的孔主任和刘主任,公司所有的员工,都参与到了这场声势浩大的周末大扫除。有人负责扫除,有人负责拖地,有人负责擦玻璃,各司其职,分工合作。大家倒也有说有笑地忙着,也许,体力劳动让他们体验到了另一种滋味,不同于紧张的脑力劳动;也许,他们将所有的怨言埋藏在心底,藏着掖着,时间到了,地方对了,自然会倾诉出来。

在孔总的视野范围内,大家一点也不敢马虎,打起十二分精神,睁大双眼,认真地清除着地板上的每一片碎纸和每一条头发,认真地擦拭着桌子上和玻璃上的灰尘,不留死角,尤其是孔总的位置。他们也许在自个的家里还没这么认真搞过卫生。二十分钟后,办公室被清理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一条头发都看不到了,让垃圾都回到了垃圾桶去。

大家背着背包,或挎着挎包,录完指纹,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办公室里只剩下孔总孤单的身影,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表情,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电脑,时而迅速地敲打着键盘,时而默默地思考着什么。孔总对于各位员工的离去,没有任何的表示;对于周末和下班,似乎也麻木了,一心只扑在工作上,沉浸在他的世界里。

朴博跟随着大家,一起挤进了同一部电梯。在封闭的电梯里,大家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

杨强勉强地笑了笑,有些抱怨地说:“公司是不是,应该请一位搞清洁的阿姨?”

刘红嘻嘻哈哈地笑着搭话:“就是嘛。早就该请一位阿姨搞卫生。我只拿一份工资,却还得义务负责搞清洁,这有点不合情合理吧。”

梁豪有些激动地说:“我们的劳动合同里,没有搞清洁这一条吧。再说,搞清洁,这事,就应该请一位阿姨来搞嘛。我们不都是大材小用吗?”

朴博有意识地保持中立,刻意用中性的言语,温和地说:“也许,每家公司有每家公司的难处吧。”

吴姐不在乎这些牢骚的言语,坚定地站在公司的立场,或者说站在孔总的立场吧,有些激昂地说:“搞一下清洁,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我觉得轮流搞搞卫生,是我们每一位员工应该做的。退一步而言,孔总也不会同意专门请一位阿姨搞清洁。”

吴姐的一番言辞,像一支冷箭,从背后刺痛了大家的脊梁。大家都清楚吴姐的立场,听了吴姐的一席话后,都默不作声。但天不怕地不怕的刘红,代表着沉默的大多数人,代表着大多数人的立场,像一位冲在前线的战士,不依不饶地和倔强的吴姐,唇枪舌剑着,互不相让,像苏格拉底式的街头辩论,各自都想用自己的那一套“谬论”和“逻辑”,将水火不容的对方驳得体无完肤。这终究是一场没有定论的争论,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想举手投降,最好的结局是停止争辩。无论是吴姐,还是刘红,不过是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罢了。她们的争辩不过是像小孩子过家家罢了,她们读不懂老板的心,也改变不了老板的选择。

刚进公司才一个礼拜的朴博,心里清楚自己位低言微,只站在电梯的角落里,当一位不持立场的听众,默默地听着他们的争论。他不偏袒任何一方,心想——这种无厘头的电梯争论,不过是发泄一下各自的情绪,给压抑在心头的郁闷和不满一个逃出去的出口。睡了一觉,这些话,都随风而去的。

不知不觉,电梯下到了一楼,没有意义的争论,烟消云散。大家互相摇摇手,互道一声“Bye-bye”,朝着不同的方向而散去。

夜幕已拉开,街灯无精打采地闪烁着,夹杂着些许咸湿味道的秋风,阵阵地吹拂着,吹得路边的榕树、凤凰木,沙沙作响。可能是周末的缘故吧,刚走出办公室的行人,像出狱的囚犯,匆匆的脚步轻快了许多。三五结伴而行的年轻人,兴高采烈地品头评足着公司的杂事或某位同事的八卦,聊聊网上的流行段子,或者讨论着去哪里好好吃一顿。朴博惯性地举头远望,透过厚厚的幕墙玻璃,看到那些高不可攀的写字楼里面,许多办公室,依然是灯火通明,文案高堆,不乏忙碌的身影,依然在忘我地加班,在不分黑夜和白昼的办公室,埋头苦干着。周五的傍晚了,有人快乐地享受着闲暇的时光,也有人废寝忘食地忙碌着。

这夜晚的大街,卖盒饭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拨摆摊的年轻人,不是卖产品的,却是在推广某某公司的APP。参与推广的俊男靓女,一边摇晃着礼品,一边使劲地吆喝着:“来!来!扫一扫!丰厚的礼品,等你拿!”。

这免费的礼品,吸引了朴博,停下脚步,伸长脖子,睁大双眼,仔细一瞧,才看个明白——在手机上下载了他们公司的APP,并即时注册成功者,获送一个充电宝。他们属于一家互联网理财公司的(即时下流行的P2P公司,用较高的利息集资,然后以更高的利息,将钱借给急需现金的企业或个人,从中赚取差价。),通过地推式的推广,提高公司的知名度,获取更多人的关注。

禁不住免费礼品的诱惑,朴博也按着他们的指示,一步一步地操作,耐着性子地等待慢得不能再慢的2G网速,像肠动力不足的胃肠,有气无力地蠕动着。他花了十来分钟,才成功地下载了他们公司的APP。他心想——如果我是一位富二代,绝不会为了一个充电宝,在这里浪费十几分钟;如果我是一位CEO,也不会为了一个充电宝,耐着性子在这里下载什么狗屁APP。问题是他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CEO,所以情愿放下架子和傲气,以花掉十几分钟的代价,换取一个免费的充电宝。

朴博不花一分钱,就得到了一个崭新的充电宝,心里还是乐滋滋的。这种不劳而获的快感,溢满了心头,像阵阵的秋风,在湖面刮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朴博走到地铁口时,空空的胃腔强烈地抗议着——咕噜咕噜地响个不停。他闻到了煎饼的香味和炒粉的香味,驻足看了看,黑乎乎的周边,有卖煎饼果子的,有卖炒粉的,有卖玉米、花生的。因为顾佳今晚和同事在外面聚餐,他一个人懒得回家弄饭吃,便打算随便找点吃的,尽快安抚好不安分的胃。

从营养、卫生、经济等等角度,比较了一下三家小吃摊后,朴博选择了卖一条玉米吃,再加一条粽子,二两花生和几个鹌鹑蛋,既能填饱肚子,又营养便宜。这样的晚餐,远远胜于下馆子,只是有些寒碜罢了。

卖玉米的小摊贩,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瘦小的个子,棕色的皮肤,在夜色的掩饰下,黑黝黝的,一身朴素的打扮,戴了一顶有些旧的鸭舌帽,但双眼锐利有神,转溜溜的眼珠里满是生意人的精明。他时而用有些蹩脚的普通话跟买东西的人交流,时而用流畅的粤语交流着。

朴博听他会说粤语的,一种莫名的亲切感,突然涌上心头,像吃上了童年爱吃的小吃,似乎又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故事。这种久违的乡音,拉近了朴博和他之间的距离,什么陌生,什么代沟,都去了爪哇国。

“大哥,你是广东人?”朴博难抑兴奋地用粤语说。

“是的。我是省会的。你是哪里的?”小摊贩很有热情地应着话,还不停地招呼着顾客,做着买卖。

“半个老乡啊。我是韶关的。你一直都在这里摆摊吗?”

“我过来新安摆摊卖玉米啊,花生啊,已经十几年了。自己没文凭,没文化,没学问,除了摆摊做点小买卖,还能做什么?不像你,有学历,有知识,可以在这里当白领,多体面啊。”

“大哥。你言重了。我也不过一个打工的,凭着一技之长混口饭吃。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哦。还不如你,自己当老板,自由,不受气,又有盼头。”

“不是那样的。你们有知识,有文化,比我们这种摆摊做买卖的,有前途多啦。”

“工字不出头。这年头,能赚到钱,才有钱途(金钱的钱)。那个刘永好(曾经是中国的首富),不就是从摆地摊开始的嘛。”

“跟他没得比的。就吃这么点东西。吃得饱吗?”

“吃饱了。省会城市,经济也蛮不错的,机会也很多。你怎么跑来这边做买卖?”

“我家是农村的。十几年前,村里的地被征用了,分了点钱,但田地没了。我在老家那边,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听朋友说,这边的机会多些,钱好赚些。所以,就跑过来啦。”

“那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钱多处跑。人的本性嘛。”

“怎么称呼你?靓仔。”

“我叫朴博。你呢。”

“叫我辉仔就是了。”

“我加你微信吧。辉仔。”

“好的。”

朴博掏出手机,打开浏览面,打开微信的扫描功能,嘟嘟几下,就加辉仔为微信好友。

“阿博。记得常过来帮衬我哦。常吃天然的玉米、花生、鹌鹑蛋,对你们这些坐办公室一族的白领,有益健康。别忘了向你的同事朋友,多推荐推荐。”

“那是必须的。走了。”

“好啊!慢走。”

朴博吃完了一条玉米、一条粽子、二两花生和五个鹌鹑蛋,甚是饱胀。心里乐滋滋的,因为一不小心,又结交了一位老乡,聊聊家乡话,聊聊各自的经历。他乡的老乡,虽然陌生,却也亲切。熟悉的乡音,勾起了他那些过去的回忆,甜甜的回忆;勾起了逝去的往事,滋润心灵的往事。


  • 1
  • 2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8
  • 34
  • 253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