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六)
  • 点击:1825评论:02019/12/21 10:21

周六,脱离了工作束缚的朴博和顾佳,赤裸地抱着睡,直到日头爬上了树梢,才自然地睁开双眼。

朴博起床后,用豆浆机打了两份新鲜的豆浆。他们啃着昨晚买回来的85°面包,香味扑鼻,但有些干巴巴,再喝一口热乎乎的不加糖豆浆,自然地缓解了咽不下去的难题。新鲜豆浆的醇香,融合着烘烤面包的浓香,在淀粉酶的发酵中,奇妙地发生着反应。简单的早餐,满足了身体的能量需求,并满足着躯体对各种营养素的需求。

喝完一杯豆浆,啃完两个菠萝包,有了饱腹感,朴博根据大脑的指令,结束了进餐。饥饿感—刺激大脑—产生食欲—吃东西—产生饱腹感—反馈给大脑—停止进食,这一连串的条件反射,在“感受器→传入神经→神经中枢→传出神经→效应器”的生物反应后,才得以通过躯体动作完成,神秘又自然,水到渠成的自然本能,不需要调教。也许,除了19世纪末期的俄国生理学家巴甫洛夫,没有人会边吃着食物,边琢磨着这种生物反应的来龙去脉。

让朴博回味无穷的,不是产生饱腹感那一刹那,而是咀嚼食物的过程,有真实的存在感,有超越物质之上的愉悦感。他喜欢慢慢地咀嚼着可口的食物,渴望时光走慢一点,渴望享受咀嚼食物的过程,但快节奏的生活,残酷的竞争环境,却逼迫着他必须遵循“时间就是金钱,浪费时间等于浪费生命”的原则。

吃完了早餐,朴博带着顾佳,坐公交车去海湾公园。周末的公交车,人少了许多,稀稀疏疏的车厢,和平时的拥挤不堪,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半路上车的他们,还能抢到两个相连的座位,坐下,比捡了十块钱还开心,这种开心总是短暂得稍纵即逝,它产生的兴奋值没有达到兴奋的阈值,微弱得刚闪现,便被无数的琐碎之事淹没了。

“上车的乘客,请买票哦。”年轻的女售票员,机械地重复着规范的行业用语。她穿着运动鞋、蓝色的裤子和蓝色的衬衣,斜跨着一只小包,左手握着一把叠好的零钱和一沓小发票,右手抓住一部刷卡机,朝刚上车的乘客的方向,径直走来,没有笑容,没有年轻人的朝气,心里似乎在抱怨着“别人在周末不用上班,我为什么还要上班?”。

刚坐好的朴博和顾佳,自觉地掏出了跟银联卡差不多的‘新安通’,等候着售票员的到来,自动地缴纳着该付的那一份子钱。他们不想逃票,骨子里从来就没动过逃票的念头,不想为了两块钱,在众目睽睽留下‘不守信用的公民形象’。

“去哪里的?”女售票员不带任何个人感情地问。

“我们两个,都是到海湾公园站下。”坐在外面的顾佳轻声地回应着,用左手指着旁边的朴博,右手将两张‘新安通’递到售票员的胸前。

“每人两块钱。”售票员死板地说,动作敏捷地刷录着‘新安通’。“嘀、嘀”两声,完成了两次收票。她继续往车厢里面走,收取其他乘客的车票。

朴博的双眼追着女售票员的身子,转动着头颅,愣愣地望车厢后头。他像在辨认一位久未谋面的老朋友,或者,他只不过想通过欣赏这位长相甜美的女售票员,转移注意力,缓冲一下摇晃的车厢使他产生的眩晕。他的内耳前庭器总是耐受不了公交车的颠簸晃动。有时候,欲吐却吐不出和天旋地转的晕车,让他比下十八层地狱还难受,恨不得从车窗跳出去,终结了这痛苦的晕车。

看到朴博死盯着年轻的售票员看,顾佳像喝了一杯山西老陈醋,酸得难以忍受,噘着嘴说:“你又看上哪个漂亮的妹妹了?看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这些酸酸的话语,刺激着朴博的自尊,也警告着他该注意点。他摇了摇头,猛然一醒,才晓得自己失态了。

朴博赶紧扭过头来,面朝顾佳,笑而不语,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纤细的手指,以温柔的肢体动作表示歉意。

“你好。请买票。”女售票员依然死板地对着一位中年男子喊话,并作出准备刷卡的动作。

“我已经买过票了。”那位中年男子低着头,斜瞟一眼售票员,肯定地说。

“你没有买票。我看得清清楚楚,你是刚上的车。”女售票员提高了嗓音,有些生气地喊着话。

“我向天发誓。我买过票了。不信,你问问这位朋友。”凶神恶煞的中年男子,大声地抗议着,并指了指坐在他身边的另一位青年男子。

“这我不知道哦。我刚才打瞌睡了。”青年男子眯着双眼,双手抱胸,麻木地说。

“我敢以我的人格作证,你没有买票。”女售票员得理不饶人地咆哮着。

“我买过票了。我已经说第三遍了,不想说第四遍。”中年男子翻着白眼,怒气冲冲地说。

“你好意思吗?堂堂男子汉,竟为了几块钱,连点面子都不要了。你还有羞耻心的话,就应该自觉买票。”女售票员不依不饶地说。

“喂!你不要乱骂人,好不好?你问问大伙,我买票没有?”中年男子强力地回击着女售票员的指责。

车厢的男女老少,都伸长了脖子,直愣愣地观看着女售票员和中年男子的争吵,像安分守己的观众,正在观看一出滑稽的相声表演。他们,谁也不愿意站出来,替女售票员说一句话,或劝中年男子一句话。他们都无动于衷,坐在各自的位置,幸灾乐祸地观看着这出戏,像观看着优酷网上的微电影似的,但谁也不愿意为这场微电影付费。

女售票员和中年男子僵持了一会,以女售票员的妥协告终。她似乎奈何不了蛮横的中年男子,似乎也不愿意为了几块钱较劲。她返回车前头,跟认真地驾驶着公交车的司机,反映着情况。

沉闷的车厢,顿时陷入了一种黑糊糊的死寂里,大家都把眼光投向那位堂吉诃德似的中年男子,像无数束太阳光聚集在凹镜的焦点上,渴望通过诚挚的眼神说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泰然自若地坐着,双手抱胸,扭过头,把目光转向了车窗的外面,观望着往后闪退的路边树木和不远处的高楼,一点也不在乎那些旁观者的眼神。

海湾公园站到了,公交车嘎然而停。朴博和顾佳,手拉手,有些踉跄地下了车,朝

着海边的方向走去。公交车上的逃票事件,在他们的脑海消失了,像一瓢水泼在柴火堆,瞬间就熄灭了。

他们顶着温和的日头,沐浴着清爽的海风,缓缓地步行在树荫下的小径。有时,他们不顾“青草依依 足下留情”的警示,轻轻地踩踏在草地上,享受着软软的青草的触摸,心里担心着—会不会踩伤了无处不在的娇弱又坚强的小生命。

“博士。你平时不挺爱管闲事的嘛。刚才在车上,你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呢?”顾佳挽着朴博的手臂,双眼望前方,有些心血来潮地问。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烦得很。我才不想掺合进去。搞得不好,到站了,你我都下不了车。”朴博理性地分析着,为自己找个合理的借口。

“那不至于吧。我觉得那位男子,肯定是没买票,在耍无赖。”

“他应该是跟我们同一个站上的车,我有点印象。”

“这种人,为了区区两块钱,怎么一点面子都不要了。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真是难以理解。值得吗?”

“也许,他是身上不带‘新安通’,也没带现金呢。所以才选择了逃票。”

“那他直接跟售票员说,没钱又没卡,不就得了。售票员不会赶他下车吧?”

“这种事情,越琢磨越想不通。它就像一团乱麻,不理还好,越理越乱。”

“这大千世界,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奇葩的事都会出现?”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嘛。反过来想,正是因为有了形形色色的人,才会有形形色色的事情发生,这世界才不至于太单调。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从一个模子出来,每一件事情的发生、发展和结局都像富士康的流水线作业,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呢?”

“那不就发展到了大同世界的社会阶段。那时候,人人平等,没有阶级对立,没有贫富差距,没有战争。你的东西是我的,我的东西也是你的。共同分享着地球的资源和人类发明的技术。”

“那样的大同世界,只是某些预言家的痴人说梦和某些愤世嫉俗者心中的乌托邦罢了。人类的共同命运,何去何从,充满着很多不确定性。现代文明,也不一定能将人类带向一种一劳永逸的和平、和谐和幸福模式。”

“世界的命运,还轮不到你我去操心。先想想怎么赚钱,攒钱,攒够首付,买一套房,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哈哈。生财之道,会有的,只是机会还没来嘛。面包有了。房子、车子也会有的。相信我吧。”

“你呀。这张嘴巴,就会瞎吹。每一次都是这一套。”

每当聊起买房这个话题,挺能聊的朴博就马上关紧心扉,不愿多说一句话,像旱季时的水库,关上闸门蓄水。顾佳看到朴博脸上的笑容没了,脸色有些阴沉,很默契地关上话匣子,转过身去看大海。毕竟都相处两年多了,他们已经心心相通,彼此知道对方的内心想法。

朴博和顾佳,一左一右地徜徉在风和日丽的海湾公园,沿着石头铺就的小路,不紧不慢地走着。两个人都默不作声,似乎陷入了史前冰河世纪,极度的寒冷,冰冻了地球上所有生物的新陈代谢和活动能力,连灵长类动物的思维能力,都冻结了。

他们走了一会,过了一个公路桥洞,来到一处空旷的场地,看到有人在这里摆地摊,卖自行车配件和可以安装在自行车上的玩意儿。

朴博是一个骑行爱好者,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地摊处,饶有兴趣地和摆地摊的老板聊了起来。这老板,也是80后,长得白白胖胖,身材高大,眼神锐利,说话一溜一溜的,语速甚快,做起买卖来干脆利索。

“你好。你经常在这里摆摊卖这些东西吗?”朴博有些好奇,和蔼地问。

“差不多吧。我在这边卖东西,都好几年了。”

“你应该是利用业余时间出来摆摊的吧。”

“大哥。好眼力,这都给你瞧出来了。我是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搞技术研发的。平时下午下了班,才过来;周末的时候,就早点出来。”

“你还没结婚吗?”

“唉。早结了,小孩都有了。结婚结得早,生活压力大嘛,才利用业余时间出来卖苦力,赚点辛苦费,弥补工资的不足啦。”

“你对修理自行车,也有两下子吧。”

“还行。一般的自行车问题,都能搞掂。”

“你可以租一间店面,修自行车,卖自行车配件和与自行车相关的东西。这样,才能把你的买卖做大。说不定,有一天,你的副业成为主业,都不用去公司上班了。”

“去年,我也考虑过租一间店面,但了解到租金太贵,就放弃了。就这样,摆摊卖,做点小本生意,卖多少算多少,压力没那么大。”

“我在新沙村那里认识一个修自行车的老头,他的店面不大,转让费不多,店面的租金也不贵,他想转租出去。我个人觉得,你可以考虑考虑。毕竟,天天在这里摆摊,城管赶,刮风下雨的话,也摆不了摊吧。”

“多谢大哥的关心。城管来了,我就跑,跟他们玩老鼠躲猫的游戏。说句实话,去年也被城管没收过两次货,害得我两三个月都白干了。但我还是习惯了在这边摆地摊。暂时不考虑租店面的事。”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8
  • 34
  • 253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