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十)
  • 点击:5066评论:02019/12/26 11:02

晚饭过后,已是八点半。顾佳有些疲倦,像持续飞行了几千公里的斑头雁,翅膀都难以展开了。朴博边搜肠刮肚着搬出了一大堆散步的好处,边强迫着她换上休闲服装和李宁牌运动鞋,软硬兼施地哄着她出了门。

朴博身穿的运动裤、运动短袖和运动鞋,都是李宁牌。这个品牌的价钱,对于他,还是贵了些,但衣服和鞋子的样式、质量以及身体的舒适性,都不错,如果和耐克比起来,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他现在身穿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参加一个长跑比赛时,赞助单位赠送的,给他省了半个月的伙食费。也许,让他选择的话,他更愿意去去迪卡侬购买运动衣服和运动鞋,不贵又耐用,每样运动系列商品,都详细地说明了——该类产品适合哪类人使用,适合做什么运动,适合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运动,适合在什么温度下使用。

他总觉得,凭自己的特长,虽然不算太拔尖,但能够免费获取一些礼品,多少让他欢欣鼓舞。最近两年,听说中国的马拉松赛事,异常的火爆。许多城市,都挤破脑袋,向国家体育总局申办国际马拉松比赛,提高城市的知名度。有经济头脑的活跃人士,凭着自己的人脉,从世界各地召集了一批有长跑实力的黑人选手,频繁地参加全国各地的马拉松赛事,勇争前三名,赢取不菲的奖金,再加上邀请费,一场赛事下来,也能赚得盆满钵满。对于某些人,参加马拉松比赛,不仅仅是为了挑战生理极限,还成了一种营生。那些有国际知名度的黑人选手,凭着自己的长跑天赋,一年跑几次马拉松赛事,轻松地夺走丰厚的奖金,也能将日子过得很体面很风光。但这世界上,有异常天赋的人,总是少之又少。况且,天赋这东西,砸中谁,又不是父母的意愿或意志决定得了的,更不是个人的努力改变得了的,是老天爷说了算,中奖率似乎比中六合彩的头等奖还低吧。

出门时,他们撞到了同住179栋的邻居——赖勇。他刚从外面回来,正想回去自己的租房。

朴博固执地劝说着赖勇,一起散步。抵不过朴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游说,他只好服从了。毕竟,走走路,不会浪费他一毛钱,还可以锻炼身体,况且,他回到房间,也无所事事。闲着也是闲着,他顺从了,没有绝对的顺从,也没有绝对的排斥。

赖勇,80后,福建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年轻人。早年毕业于首都的某名牌大学的计算机专业,曾在首都工作了几个年头,当时在首都买了房,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孩子。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和妻子离了婚,他把房子和孩子都留给了前妻。几年前,不甘于平庸的他,只身南下,来到新安市,闯荡,拼搏。目前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自己还注册了一家公司,做电子产品外贸的。

朴博和赖勇,也算是性情中人,趣味相投,还能聊得来,也就有了超越酒肉的一种友谊。

他们三个人穿过城中村的小街窄巷,过了人行天桥,绕着金牛广场走。

“博哥。我想买一个背包用,我们去卖背包的店逛逛。”赖勇突然轻轻地说,语音里夹杂着挥之不去的闽南话音。

“好的。二楼有一家卖背包的店,最近好像在打折出售。走,上楼看看去。”朴博想了想,不大肯定地说。

接着,一阵沉默。

顾佳挽着朴博的胳膊,像天真的小女孩拉着父亲的手,面对庞大又复杂的大千世界,小女孩总是没有足够的智商去理解,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渴望得到有血缘关系的父亲的呵护,内心里依恋着大山般的父爱,牵手的动作就是这种依恋父亲的肢体表现。女孩子往往会滋生出恋父情结,男孩子自然滋生出恋母情结。

赖勇识趣地走在他们的后面,亦步亦趋着,看着他们手牵着手的背影,一种酸楚的滋味涌上心头,像喝了酸梅汤。

三个人,依次跨进涌动着的电梯,如涨潮般地往上爬,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升着。升到了二楼,他们才抬脚,迈出了电梯,朝卖背包的店走去。

已是九点二十分了。这家打折的店面——乐佳精品店,没有打烊,装饰精致的店面,依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去,甚是热闹。几个女营业员老道地招呼着形形色色的人,笑容僵硬地应答着顾客的提问。也许,她们拿着微薄的薪水,从早站到晚,像机器人那样重复着同样的言语和同样的动作,眼神满是厌倦和疲惫。做了几年销售的女营业员,别的不一定擅长,一定擅长察言观色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是做销售的必备技能,具备了这种技能,东西想卖不出去都难。她们通过观察顾客穿什么样的衣服,带什么牌子的手表,用什么价位的手机,就能揣摩出该顾客能买得起什么价位的东西。听说,有些脑子灵活的营业员,可以根据顾客关注某件商品的时间多少,可以判断出该顾客是否有购买的意愿,八九不离十。

赖勇在温馨的店面,逛了一圈,看中了一款轻便的背包,拿下来,背在肩膀上,感觉还不错。看了挂在背包右下角的标价签,他脸色忽然沉了下来,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你好,先生。这个背包,是今年流行的款式,背起来,舒服又简便。是你用,还是你女朋友用?”女营业员笑了笑,圆滑地说着,勾引着赖勇的购买欲望。

“是我用。还有其他款式吗?”

“其实,这一款,好看又耐用。挺适合你用的。这款是我们店最畅销的。”

“嗯。挺好。只是价钱贵了些,打折吗?”

“这一款背包,没有打折哦。”

“不是所有东西都打五折吗?”

“没有啦。只是部分产品打折的。”

“那我等到它什么时候打五折,什么时候来买。”

“什么时候打五折,我也说不准。也许,往后,都不会打折呢。买东西嘛,觉得合适,就买吧。这个价钱,和其它动则成千上万的背包比起来,不算贵。”

“对我来说,贵了。我再看看别的。”

站在一旁的朴博看了赖勇那副小气样和斤斤计较的德行,都看不过眼,真想帮他出一半钱,让他把背包买了。

朴博直直地望着赖勇,意味深长地说:“阿勇。大男人,不要那么优柔寡断。看上了,就下单。不必在乎几个钱。”

“我赚来的钱,都不容易,不能任性地花钱。将钱花在不值得花的东西上,不是我的作风。况且,我得给年迈的父母赡养费,还得给不在身边的孩子抚养费。‘亚历山大’啊(压力很大)。能省就省吧。”

“唉。你呀,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三个人,在店面逛了几圈,什么也没买,就撤了。赖勇,没有被营业员的花言巧语打动,也没有屈服于朴博的意志,悄无声息地依从于一贯以来的购买习惯——物美价廉的东西才值得买。

赖勇没有带走那只背包,多少让营业员失望了。也许,女营业员早就做好了两种心理准备:一是他下单,她的业绩有了,这个月的奖金多些,当然开心了,会说些顺耳的话恭维他;二是他不买,就权当浪费一些口水吧,有些灰心丧意,不给好脸色给他看,但不至于耿耿于怀。买卖行为的发生,总是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影响着它,不会以营业员的意志为转移。风云变幻的市场,既有良币,也有劣币,它们都有市场的需求,良币未必就能垄断市场,劣币未必就不受消费者的宠爱,它们总是在暗暗地较劲,此消彼长,互相驱逐。

出了乐佳精品店,他们三人乘着电梯,下到一楼,走出商场,绕着广场的外围徒步。有些凉意的秋风,轻轻地吹拂着,一阵一阵地涌来,无声无息地抚弄着路边的树叶,窸窸窣窣地欢唱着,为这喧闹的街面,增添些许单调的音色。

广阔的金牛广场,有许多人,正在遛狗,有人牵着狗在踱步,有人用暗语吆喝着狗去捡回来抛出去的圆盘,有人则安静地抚弄着狗。各人有各人的遛狗方式。

朴博瞧了瞧这些生活过得很滋润的遛狗人士,悠悠地遛狗,欢快地和爱犬玩耍,突然像打翻了泡菜缸,酸的、甜的、辣的、苦的和咸的味觉,同时侵扰着大脑。在他的逻辑中,能养得起狗的人,应该可以归类为中产阶级。毕竟,养一只狗不亚于养一个小孩,花费不菲,没有经济实力的人,想都不敢想。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低产阶级,怎么会去养一只狗呢?他不自觉地琢磨——这群人,有着什么样的身世背景?经历了怎样的奋斗历程?跨过了什么样的刀山火海?撞上了什么样的好运气?才拥有了这样的好生活。这多少让他有些羡慕的生活,对于他,却是遥不可及似的,像那头顶上的星星,看得见,却永远够不着。

走了一会,有些口渴的赖勇,建议去附近的便利店买饮料喝。

朴博淡定地说:“不用去买了。我们去星巴克要一杯白开水喝就是了。”

赖勇笑了笑,有些怀疑地说:“那里提供免费的白开水吗?”

朴博笑而不语,带着他们两人,走去几十米开外的星巴克。进入店里,朴博先让他们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他独自走去服务台,驻足而望,看了几眼服务台上面的醒目标牌,清楚地罗列出了店里的咖啡品种和其它饮品,正视着忙碌的一位服务员,彬彬有礼地说:“你好。可以给我两杯温开水吗?”

年轻的服务员,正低着头,很投入地调配着拿铁咖啡,听了像从地下裂缝冒出的一句话,虽然没有马上抬起头,笑脸相迎,但还是礼貌地回话:“好的。请稍等一会。”。他认真地调配好了顾客已经下单的拿铁咖啡,再顺手拿起两个纯白色的陶瓷杯,转身,走到热水机旁边,装了半杯的热水,再倒回来,加半杯凉的过滤水,将两个杯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让朴博取走。

朴博心存敬意地说了一声:“谢谢啦。”,双手各抓住一个杯子的把柄,慢慢地走着,害怕走得太快,晃动得厉害,白开水溅了出来。朝着窗口的位置,径直走过去。

他为自己的这一偶然发现,曾经暗暗自喜了好长时间,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毕竟,大摇大摆地走入跨国公司开的咖啡店,不消费,还可以要一杯免费的白开水,霸着一个坐位,听着舒缓的轻音乐或柔和的美国乡村音乐,沐浴着沁肤的冷气,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以前,朴博和顾佳都想喝冰可乐时,从来不直接去麦当劳或肯德基下单,而是先去超市买来一大瓶可乐,再去麦当劳或肯德基那里要来两个一次性杯子和一些冰块,再把可乐倒入杯子,就可以品尝爽口的冰可乐了。这种省钱的小窍门,朴博从来没有向同事或身边的朋友透露过,而是留着自己独自享用,像小心翼翼地收藏着稀世罕见的青瓷,偶尔拿出来自个欣赏,自我陶醉一会。况且,这种见不得人的小窍门,他泄露了出来,别人不一定接受,反而会暗地里笑他抠门。他的这种小伎俩屡屡得逞,不能仅仅归功于他的观察入微,而是因为这些公司的足够宽容,这种宽容源于公司的文化——包容顾客,把顾客当做上帝,无论是否下单。正如星巴克,短短三十多年,为什么可以从一家小型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化大公司,并且被不同文化国家所接受?也许,除了它拥有娴熟的技术,热情好客和对咖啡品质的追求,还秉持着消费者看不见的富有人文关怀的文化氛围和为顾客着想的经营理念吧。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挣扎、现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8
  • 50
  • 365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