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十二)
  • 点击:1175评论:02019/12/28 14:34

十二

星期二的早上,朴博在湿漉漉的大街,走了大约十几分钟,虽然撑着一把雨伞,但全身还是湿了一半,秋雨的凉意沁入肌肤。到了科技大厦,他不用喊“芝麻开门”,不用动手,不用刷卡,透明的玻璃大门就及时打开,因为已经通过红外线感应到了他的存在。

大厅里铺了一张和大门等宽的红毯子,为了吸去闯入者鞋底的雨水。门边上有一服务台,有一穿着保安服的年轻小伙子,端坐在里面,仰起头,无精打采地观察着进进出出的人员,木木的表情,空洞洞的双眼,没有年轻人应有的清澈明亮的眼神,呆滞的双眼里,满是厌倦和无奈。也许是不满自己的薪水,也许是不满自己的工作岗位,也许是不满自己的碌碌无为。干他们这一行的,流动性很大,不是保安公司炒了他们,就是他们炒了公司。看到他们那迷茫的眼神,朴博不敢想象自己的明天。

过了大门,朴博故意在红地毯上多蹭几下,想彻底地蹭掉鞋底的雨水,收起雨伞,径直走去电梯处。

朴博搭着直升电梯上到了18楼,发现公司的玻璃大门依然紧闭着,像没睡醒的婴儿正酣睡着。门口边站着比他早到的财务经理——叶雄,无所事事的他,背靠着玻璃门,低着头,左手托住手机,右手指间歇性地点击着手机屏幕,正投入地玩着手机游戏,置身于妙不可言的虚拟世界。他暂时脱离了现实世界,沉浸在虚构的世界里,快乐着属于一个人的快乐。

朴博希望,生活不仅仅是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田园、诗歌、好酒和远方,但苟且着过日子,却是他生活的大部分。田园诗酒和远方象征的是遥不可及的乌托邦,解决不了吃饭的问题,只能慰藉空虚的灵魂。他也想去征服珠穆朗玛峰,去环游世界,去探索没有听说过的远方,但是想想也就知足了,从不敢迈出第一步。他觉得,能在旅游杂志上观赏几眼珠穆朗玛峰的雄姿,从探险者的故事里寻觅些许抚慰心灵的鸡汤,已足矣。苟且就苟且吧,苟且着也是一种生活。诗歌是别人的诗歌,远方是别人的远方,离他很远,远得只能用光年来测算。

对于朴博的出现,叶雄没有马上反应出来,依然聚焦于手机屏幕。

“叶经理,早啊!”朴博热情地打着招呼。

叶雄是公司唯一管财务的,独揽管钱的大权,与钱有关的事情,都归他管,颇得老板赏识。平时,大家张口闭口都叫他叶经理,送他一个头衔,满足他的虚荣心,免得发工资或报销时,被他刁难。

“早。朴医生。有钥匙吗?”叶雄被熟悉的声音干扰了,有些不情愿地抬起头,瞄了一眼朴博,着急地问。

“我没有钥匙啊。今天怎么这么早?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朴博开玩笑似地说。

“你的意思是说我平时都迟到了?”

“不是这意思。就是觉得,这下雨天的,你怎么也这么早起床。这种天气躺在床上做梦,该是多么美妙。”

“这雷暴雨,把我一大早就弄醒了。醒了也就醒了,呆在憋闷的城中村,不能上网,太无聊了,所以我趁早跑过来公司蹭网。”

“你住哪里?远不远?”

“我住的地方离这还挺远的。坐地铁,要转线,需要一个多小时呢。一路挤着站过来,双腿都酸麻了。”

“坐地铁,还要一个多小时,那是挺远了。干嘛不过来附近租房?”

“附近的房价太贵了,凭我那点工资,租不起。你住哪里?”

“比你近很多,坐地铁,二十分钟左右。”

“租房贵不贵?不贵的话,我也搬去你那边住好了。”

“不算太贵。单房的话,不超过一千块;一房一厅的话,一千二左右。可不可以接受?”

“比我那贵点。帮我留意一下,可以的话,我过去你那边住。”

“好啊。求之不得啊。吃早餐了吗?叶经理。”

“在路边买了两个包子和一杯现榨豆浆,吃了。”

“豆浆,应该配油条,才是最佳搭配。”

“油条是好吃,但天天都吃油条,不就成了‘老油条’啦。况且,老是吃油条,对身体也不好吧。你们当医生的,不愿意吃这垃圾食品吧。”

“站在专业的角度,是不应该吃的。但我在医院上班时,发现医院的食堂每天都有油条卖,而且还挺抢手的,晚点到食堂吃早餐的话,你都买不到了。”

“啊。这似乎有点不合乎常理,医生是健康的守护神,应该拒绝这类垃圾食品,才对。”

“唉。话虽这么说,但油条好吃又不贵。就着豆浆啃油条,多少年的历史,多少代人的饮食风格,似乎已经烙印在很多人的骨子里。很难仅仅从健康的常识去分析这种现象。”

“那你吃不吃?”

“我一般不吃,嘴馋的时候,也会尝尝,图个痛快,像那头顶的流星,倏忽而过,不必去纠结。有时,总是抗拒不了内心的那种非理性冲动,那种不计较后果的冲动,你会吗?”

“你说的非理性冲动,应该就是人类的野性吧,生命的自然属性。他们躲在黑暗的深处,拨弄着心弦,抗拒着道貌岸然的陈规陋习,但却遵循着内心的方向。”

“叶经理,人才啊!分析得头头是道嘛。”

“这叫‘关公面前耍大刀’。见笑了。”

“哪有?你以前是做哪一行的?”

“说来话长。我以前是一名灵魂的工程师。在抑闷的学校呆了几个年头,规规矩矩地备课、上课、下课,本分地教人子弟。但,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或许说外面的花花世界对我的诱惑太大了。我不顾亲人朋友的劝阻,毅然辞职,满怀情怀地来到这里,一直在一些公司当会计,工作也换了好几份。发现这里的钱,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赚;这里的生活,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光鲜亮丽。”

“哈哈。各有各的好,没有绝对的好,没有绝对的坏。好或坏,要看你站在什么角度去看了。”

“这句话,很有哲理性。我欣赏。”

叶雄,是80后,湖南人,未婚,来新安市前是一名中专学校的老师。不晓得为了追求什么,三年前,他辞职后来到这里。但工作不稳定,频频跳槽。两个月前通过智联招聘找到了这家公司,在网上投了简历,经过面试后,便加盟了当下这家求贤若渴的公司。

两个人聊得很是起劲,聊些上班时不能聊的东西。像两头野羚羊,忽然闯入了一片从未来过的大草原,贪婪地啃着茂盛的野草,甚至不管周围是否处潜伏着狮子或狼。

他们正聊着时,吴姐急匆匆地来了,一手提着挎包,一手拿雨伞,抱歉似地笑着说:“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所以晚到了。”

话还没说完,吴姐已拿出钥匙,轻巧地打开了公司的玻璃门上的锁,拿起有些笨重的锁具,轻轻地用肩膀推开一侧的玻璃门,进入公司。

朴博和叶雄紧随其后,鱼贯而入,打开湿漉漉的雨伞,置放于墙壁一角。紧接着,各自录指纹,打开电脑,对着白晃晃的屏幕发呆。因为老板还没到,他们都懒散地浏览着网页上的新闻。

虽然雨下个不停,但孔总依然在九点三十分,出现在公司。像调好的闹钟,准时响起。

孔总换上了拖鞋,坐在软软的椅子上,屁股还没捂热,就进来了两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他们精神饱满,气宇轩昂,敲了两下打开的玻璃门后,就径直走了进来。其中一位中年男子,彬彬有礼地问:“请问孔总在吗?”

孔总听了,条件反射般地回过头,瞄了一眼陌生的两位客人,但没有应话。

对面的吴燕听了,倏地站了起来,笑着说:“请问两位,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风投公司的王总,介绍过来的,找孔总聊聊。”

“欢迎。欢迎。请这边先坐一会。孔总还在忙。”

吴燕打开老总办公室的玻璃门,引着他们进来,安排他们就坐,并笑着问:“两位想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咖啡吧。”两位中年男子异口同声地回答。

吴燕从桌子底下那里拿出两个陶瓷杯和两包咖啡粉,为了省钱,公司使用的是可以反复使用的陶瓷杯,而不是一次性杯。她将咖啡粉倒进陶瓷杯,走出房间,走到孔总的位置,挨着耳边,轻声地嘀咕:“孔总,有两位投资者过来拜访。”

“嗯。我知道了。”孔总言简意赅地说,马上站了起来,转身进入专属于他的独立办公室。恭维式地笑着说:“欢迎二位的光临。刚才如有怠慢,请见谅。”

“不敢,不敢。能占用孔总宝贵的时间,和你聊聊,是我们的荣幸。”其中一位个子高些的中年男子说。

出于礼仪,孔总伸出热情的右手,依次和他们握个手,然后,面对着他们,坐下。

吴燕将泡好的咖啡,轻轻地端进来,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并礼节性地说:“请慢用咖啡。”。话一说完,她就悄悄地退出来,关好玻璃门,和员工隔开了,避免他们的谈话内容传入员工的耳膜。

接着,两位中年男子,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将随身带来的名片,双手递给孔总。精心包装好的名片,既可以炫耀自己的头衔,也可以证实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胜过任何的自我吹嘘,让不认识他们的客人一目了然他们的辉煌过去。

孔总眯着眼睛,看了看他们的名片,笑了笑,处之泰然地说:“原来是恒远公司的李总和高经理,久仰,久仰。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李总听了这番恭维话,举起右手,轻轻地摇了摇,笑着说:“孔总。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也是久闻你的大名,贸然来访,不知有没有影响你工作?”

一旁的高经理沉默不语,总是眉开眼笑地附和着李总的言语。偶尔,端起有些发烫的咖啡,轻轻地吹了几下,接着啜饮一小口。

“孔总,听说你们公司主要是搞移动医疗的,这可是当下最热门的投资领域啊。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想参观一下公司,和孔总聊聊。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笑容可掬的李总,侃侃而谈。

“我们公司是去年9月正式注册,由国内知名医疗健康专家、移动互联网专家、天使投资人联合创办的。核心业务是通过移动互联网与医疗技术的跨界融合创新,为客户提供精准、绿色、低成本的医疗健康服务。愿景是努力成为全世界最有社会价值的医疗健康企业。 ”孔总动情地说,时而辅以丰富的肢体动作。

“请问,对于公司的发展,你们有什么具体的规划,或者说,有什么战略部署?”李总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们公司的发展规划是这样的:争取今年11月,建成创新型医疗技术体系和APP3.0版上线;明年4月,A轮融资1000万;明年10-12月,B轮融资5000万,完成产品金融化,月营收≥200万,成为移动医疗垂直服务第一品牌;三年后,在新三板上市,并成为交易最活跃的前10%的企业;6年后,拥有5亿注册用户、1亿VIP客户,年营业额500亿或交易额10万亿元。”孔总声情并茂地陈述着自己对公司的美好设计。

“孔总。你们的规划,还是蛮有诱惑力的。但我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想问问。作为新型公司,你们如何去赢得客户的信任?毕竟,通过移动互联网,不能面对面接触病人,你们又如何解决全面获取病人的资料,怎样根据获得的病人资料诊断疾病,怎样有效地和病人沟通,怎样有效地了解病人的病情变化?”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挣扎、现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8
  • 34
  • 253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