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二十三)
  • 点击:5156评论:02020/01/10 15:49

二十三

悠闲的周末,像离弦的箭,“嗖”的一声射出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周一的早上,朴博不得不又挤在地下的列车上。黑压压的人头,水泄不通的人群,总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像冠心病的患者恶化到了4级心衰。他的内心里纳闷着,为什么不用上班的两天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为什么休息的时间不是三天或四天呢?为什么要上班?上班是为了什么?如果不上班,会有什么下场呢?

接二连三的问题,像煮沸的开水冒水泡那般,一个劲地冒出来,挡也挡不住。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种种困惑和那么多的为什么,莫名地涌现在他的脑海,纠缠在一起,发生着不可逆转的生物反应,也许在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像紫藤缠绕着树木,为了生存而已。他出于本能,冥思苦想着,苦苦地寻觅着这些萦绕在脑海的难题的答案,渴望通过文明的教化和理性的思维,去逐一破解它们的密码,得出一个安抚心灵的答案,自圆其说也好,强词夺理也罢,总好过像一块石头悬在心里。这不亚于困在密封塑料袋的氧气,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一个口子,甚至利用它们挤压在一起产生的强大压力挤出一个口子,一个得以逃窜出去的口子,回归它应该回归的大气层。

有时,他觉得这些问题的答案,简单得很,为了生活,不就得这样嘛,简单得像口渴了就喝水。有时,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些问题的来龙去脉,不知如何解开这些如枷锁般的问题,像野花不知道为什么会花开花谢,候鸟不知道为什么反反复复地远距离迁徙。有时,他觉得,这些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的,是云端之上的神,控制了人类的潜意识,给自大的人类下的圈套,让人类顺着它的旨意活着。

他所乘坐的列车,匍匐在大地的胸膛上,规矩地沿着锃亮的铁轨,爬行了二十分钟,准时地停靠在高新园站。他从就近的车门,走出车厢,随着潮水般的人流,排队爬楼梯,排队刷卡过栅栏,排队过通道,再排队上楼梯,才得以重见阳光,依然是慢得如蜗牛般挪移。

他匆匆地走过飞亚达大厦的人工瀑布墙,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走入了卖早餐的一条街,混杂着五花八门的食物香味,间歇性地冲击着他的嗅觉神经。如果他饥肠辘辘时,会花个三五块钱,买一份皮蛋瘦肉粥或两个包子配豆浆,痛快地吃个饱,满足着食欲的渴望。但他已经在家吃过了早餐——85°的菠萝包配鲜榨豆浆,对于食物的欲望已降至冰点,眼前形形色色的早点,没能撩拨起他的食欲,也就没有发生买卖的行为。

到了公司,他惯性地录指纹,礼节性地和早到的吴姐打招呼,寒暄几句。接着,他按一下电脑开关,启动沉默了两天的电脑,打开hao123网页,再双击桌面的QQ头像,在跳出的小框内输入密码,进入属于他的虚拟空间。在还没到九点时,他已经习惯了躲进虚拟的世界,漫无目的地浏览着凤凰新闻,关心着自己昨晚发表在QQ空间的说说——收获了多少个点赞和多少条评论,虽然不能当饭吃不能来钱,但总能无声无息地慰藉着孤独的灵魂。它们已经成为了他的精神粮食。

九点左右,安静的办公室,一下子闹哄哄起来。大伙从四面八方赶来,急匆匆地录指纹,无所顾忌地大声聊天,带着个人的情绪评价着自媒体上的头条新闻,评头品足着世间的万态和身边的人情世故,既有鸡毛蒜皮之事,亦有世间杂事,或是个性鲜明的历史观、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

过了九点三十分,孔总的身影,依然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大家都身不由己地揣测着老板的行踪,也在防备着老板闪电般的出现,避免自己不敬业爱岗的某些行为落入老板的视野范围内,成为被扣工资的呈堂证供,像宋朝的掌权者,不得不防备着突厥部落的闪电袭击。但老板的身影久久都没出现,像断了线的风筝,飘去了没人知道的地方。

“吴姐。孔总今天不来公司了吗?”杨强耐不住性子,直接地抛出问题。

“上个周五听孔总说,这个礼拜有事,去省会出差了。”吴燕绕了一个弯,有些模糊地回答着。

“不会是出去融资了吧?”周刚带着疑惑问。

“好像是去参加什么创业大会了。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吴燕淡淡地说。

“这是孔总第十次还是第十一次跑会了?”杨强不敢肯定地说。

“哈哈。这个,我也没统计过。我也没必要去统计这些事情。”吴燕合情合理地说。

“像我们这种早期的互联网+医疗的公司,必须找风险投资的,没有风投的及时注资,我们这种创业型的公司会撑不住的,会死得很惨的。”叶雄有条有理地阐述着自己的看法。

“我个人觉得,风险投资算得上20世纪人类最好的发明之一。我们有目共睹,苹果、Facebook、腾讯、特斯拉、Uber等伟大公司的背后都离不开风投的推动和助力。没有风险投资公司的青睐和财力支持,它们也许已经淹没在历史的汪洋大海了。”杨强激昂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现代风险投资开端于20 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美国。第一个创造了‘风险投资’词汇的英国人惠特尼,一生中股权投资了350家公司,获得了巨大的财务收益,也开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投资行业,促进了高新科技行业的蓬勃成长。从金融投资的领域评价他,他的功劳不亚于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否定了教会的权威,改变了人类对自然对自身的看法。”熟读史书的叶雄娓娓道来一段感人的故事。

“在我们一般人的印象中,风投公司的投资人,应该是这样的:住豪宅别墅,开的车,不是保时捷,就是宾利,出差非住五星级酒店不可,放假了去大溪地或马尔代夫旅行;和各种创业者谈着数百万至上千万的投资,个人月薪不低于六位数。他们是很光鲜的,是人人羡慕的香饽饽。”周刚转述着网络媒体上的观点。

“我认为。小鲜肉所谓光鲜的投资人,只是风险投资领域绝对金字塔尖的极少部分人群,绝大部分风险投资从业者的生活或许应该是这样的:每天见三个以上的项目,劳累无比,攒着不算太高的薪水,期盼着遥遥无期的投资分成。他们决定着许多千万级别的投资,看着身边的屌丝创业者纷纷逆袭成千万富翁,自己却依然攒不出一套房钱。你想想,他们的心里肯定也是极度失衡。他们的生活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光鲜。”杨强有力地反驳着周刚的观点。

“看来,风投行业也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大的行业。镁光灯下的少部分人的无限风光和指点江山,不代表大部分从业者的日子就好过。”刘红也掺合了进来,不愿被孤立。

“如果公司引进了风投,得到了一大笔钱,得以大把地烧钱,维持着公司运转。那我们公司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会改变吗?”朴博冷不丁地抛出一个尖锐的问题。

“朴医生,你这问题,切中要害。按照游戏规则,出钱的都是大爷,出钱的投资人,肯定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按照他们那一套,或明或暗地逼迫着公司做出适当的调整,朝着他们认可的方向发展,让他们的利润最大化。其实,这本来就是一桩买卖,做买卖的,肯定都想赚得盆满钵满。所以,我觉得投资人会干预公司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杨强头头是道地说。

“也许。对于我们公司,适当地调整公司的经营模式、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向,未必就是坏事。说不定,因为有了改变,公司才走得更远,发展得更好。”梁豪客观地分析。

“改变应该改变的,保留值得保留的。这是优胜劣汰的必然结果。正如人类,用直立行走代替爬行,摒弃吃生肉,学会用火,发明工具,但保留着古老的优良基因,螺旋结构里储存着庞大的遗传信息,不才有了延续下来的人类文明吗?”朴博富有哲理地说。

因为孔总的不在场,大家都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你一言我一语地各抒己见着一个与他们不大相关的行业,宣泄着个人的情绪,担忧着公司的何去何从,担忧着自己的未来,担忧着某种不确定的结局。

对于他们,结局不外乎两种:认可公司理念,同舟共济;或不认可公司理念,分道扬镳。

孔总的位置空了。大家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不亚于孙悟空的头顶卸下了紧箍咒。每一个人都自由地活动着,自由地畅谈着,似乎将工作上的事情都抛之脑后了。但碍于吴燕那双眼睛,担心她会向孔总打小报告,大家不得不提防着背后的冷箭,也就不敢过分散漫,不敢超越了那条无形的红线。这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


  • 1
  • 2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3930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