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诗歌的不解之缘
  • 点击:17445评论:02020/02/03 19:00

我与诗歌的不解之缘

——《深圳编年诗》后记


套用托尔斯泰的那句名言:文学的道路都是相似的,每个人却有每个人的不同。从1971年写第一首诗,1973年发第一首诗算起,至今已过去了快半个世纪。尽管从1993年下海深圳到2015年全身而退,这22年几乎与诗失联,但这一路走来,,还是与诗结下了不解之缘。

诗歌萌动了我的青春。记不清是在灵宝下乡,还是招工刚进渑池钢厂,不知在哪儿买到一本贺敬之的《放歌集》。那年月能看到的文学作品少得可怜,能看到这本诗集可谓如获至宝。读后才知除了我们在课本里学过的《回延安》之外,诗人还有《放声歌唱》《雷锋之歌》这样气势磅礴、豪情万丈的长诗。其带给当时心灵的冲击和震撼可想而知。

渑钢是个新建的企业,条件十分艰苦。车间领导是个转业干部,很会政治鼓动。一次联欢晚会,我学着写了一首诗,让一位会拉小提琴的工友拉着《骑兵进行曲》我登台朗诵,出了一下风头。印象中,这是我写的的第一首诗,在大庭广众面前亮相。

两年后,我调回了洛阳风动工具厂,做了钳工。开始给市文化馆办的一本《工农兵文艺》投稿。没曾想,很快发了,而且一发就是两首。发的诗我记得很清楚,题目是《红色铁流赞》和《画家》。编刊物的是原《牡丹》杂志的老编辑司国贤。对我这个初出茅庐的业余作者颇有知遇之恩,不断在他编的《工农兵文艺》推出我的诗作。这在那个年代对一个初学写作者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后来在1978年,河南人民出版社的张庆明编辑,通过洛阳市文化馆组稿,要编一本工业学大庆的诗集。司国贤老师找我协助配合。那时洛阳的工人诗作者大多集中在国家“一五计划”兴建的十大厂矿,一声令下,应者云集,很快就编了一本《歌满大庆路》的诗集,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一批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比较活跃的洛阳诗人的诗作,都被编入了这本诗集。诗集虽很单薄,但对当时的我和洛阳那批业余作者而言,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诗歌孕育了我的爱情。这可一点也不夸张。我们那代人的恋爱结婚,大多都是经人介绍的。我那时虽然喜欢舞文弄墨,在厂工会谋得了一个以工代干的差事,在个人问题上一直也并不顺利。厂里化验室的葛大姐,到另一家工厂联系业务,碰见了来那个厂办事的一位姑娘,给大姐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于是就几经周折,通过那个厂的熟人牵上了线。见面后聊起文学和诗歌,还颇有些共同语言。有意思的是,她居然在第一拖拉机厂的橱窗里,看见过我在《工农兵文艺》上发表过的一首诗作《拉兹里夫湖畔的草棚》。当她得知那首诗是我写的,显然在爱情的天平上加了些砝码。有情人终成眷属,当我们终于携手走入婚烟的殿堂之后,我不得不感谢那位一直为我操心的大姐,还得感谢诗歌缪斯从中撮合的缘分。

诗歌确立了我的职业生涯。几次人生重大转折,都离不开诗歌给我打下的文字基础。恢复高考,我这个连平面几何都没学过的老三届初六七学生,硬着头皮上了考场。数学只考了九分,凭借作文语文考了高分,政治、史地也还不错,总算过了本科线。可惜河南那年定了个“25岁以上考生加高100分”的土政策,刚过了25岁的我最终名落孙山。第二年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我,又卷土重来,依仗几门文科的成绩,加上运气不错,那年扩招,才挤上了高考的末班车。

知识决定了命运,高考改变了人生,此话千真万确。毕业后我留校干了团委,两年后调进了市委宣传部,一干就是八年。

八年中,我编选了《九都诗踪——洛阳40年诗歌选》这是洛阳诗坛建国后的第一部综合性诗选,基本囊括了当时活跃在洛阳诗坛的诗人及其代表作。在洛阳老乡、花城出版社社长范若丁先生的大力支持下,由花城出版社正式出版。我还编剧并出任制片主任拍摄了五集电视剧《贴廓巷56号》又出任制片,拍摄了十八集电视剧《白居易》该剧1995年获得了华北五省电视剧一等奖和河南省“五个一”工程奖。与此同时还写了不少诗歌,上了诗刊。长诗《献给十月的第一个晨曦》获得了河南人民广播电台庆祝建国35周年诗歌创作一等奖。短诗《打麻将》获得了《青春》杂志的佳作奖。其后到市文联做了副主席。有件事不得不提,当年毕业时,我的志愿是想到《牡丹》编辑部当一名编辑,几番折腾,也没去成。没曾想,十年后,转了一圈,进了文联。这正是“梦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诗歌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是在1993年42岁,一个并不年轻的岁数下海深圳,加盟宝安集团的。在这家发行了新中国第一张股票的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我一干就是20多年,从人到中年一直干到退休。在宝安,我完成了从一个文化人到一个企业白领的角色转换。参与创办了在全国企业报刊界风生水起的《宝安风》杂志。出任制片主任拍摄了电影《砚床》该片于1997年在第三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被美国20世纪福克斯公司购买了在欧洲部分地区的发行权,成为建国后美国好莱坞购买的第一部中国电影。《砚床》不仅收回了宝安集团的全部投资,导演刘冰鉴和美术全荣哲还获得了第16届电影金鸡奖导演处女作和最佳美术两项提名。

在宝安集团我先后做过宣传部长、品牌部长、文化公司老总、深圳市企业报刊协会会长。聊以自慰的是,刚到宝安,就参与了时任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的著名作家张胜友牵头为宝安集团撰写的长篇报告文学《东方辉煌——中国宝安集团成功之谜》一书的写作。这部报告文学在1993年12月的光明日报连载了20个整版,在全国引起了极大反响。此后,又主编了一部专著《中国企业报刊大全》这期间,虽不再写诗,却转行写了不少财经类的随笔文章,于2013年由企业管理出版社以《企业常青藤》为名结集出版。该书的责任编辑阎书会老师告诉我,五千册书全部销完。我不得不感谢多年写诗打下的文字基础,不仅使我在企业的职业生涯如鱼得水,也使得我在撰写那些财经文章时得心应手,驾轻就熟,不少读者还称赞颇有一些可读性。这也正是移花接木的多年文学积淀和诗歌元素潜移默化的结果,使我这个半路出家的企业传媒人获益匪浅。

诗歌陪伴着我的退休生活。退休后,又被企业返聘了几年。直到2015年下半年,才彻底全身而退。没有了人在江湖的身不由己,可以专心致志地重操旧业,我又开始写起诗来。令我自己都有些意外的是,这两年多时间,虽谈不上厚积薄发,却的确是我写诗生涯中写的最多、最快的一个时期。组诗《我们的1950年代》至《我们的2010年代》七首长诗,就是在2015年的11月10日至11月18日的九天里一气呵成。2017年8月由南京出版社出版的两卷本诗集《印象与烙印》的大部分诗作,2019年3月由团结出版社出版的《旗帜咏叹调》都是这期间完成的。收入这本《深圳编年诗》的39首诗作,也是在这几年写的。倒不是自吹这些诗作的艺术水准有多高,只是我自己都有些惊奇,这几年不仅写的数量多,水平也有提升。正应了古人那句老话:“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对我来说,读万卷书不敢说,行万里路是有了,正是这几十年人生积淀和感悟在这一时期的集中爆发。

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回顾这么多年的人生历程,两年知青,七年工人,两年团干,十年公务员,20多年下海,工农兵学商,除了兵,其它四项全干了个遍。无论职业怎样变换,不忘初心的就是诗歌,也可以说与文字打了一辈子交道。感谢洛阳文化馆的司国贤编辑,启蒙了我的诗歌创作;感谢花城出版社的范若丁社长,给我提供了编选诗集的机会;感谢中国宝安集团的陈政立主席,给了我下海的企业平台,并为这本诗集作序;感谢老朋友李战军、刘宪为这部诗集写下后记,一路走来,要感谢的人太多,恕不一一列举,在此一并致谢。

诗歌是一把钥匙,打开了我们的心灵之门;诗歌是一泓清泉,浇灌着我们的追求之梦;诗歌是一条纽带,连接着我们的一路同行。


  • 1
  • 2
  • 3
  • 4
  • 关键词:诗和远方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陈昌华,50后,著有诗集《印象与烙印》《旗帜咏叹调》《深圳编年诗》文集《企业常青藤》主编《诗路花语——洛阳70年诗选》
  • 陈昌华,50后,著有诗集《印象与烙印》《旗帜咏叹调》《深圳编年诗》文集《企业常青藤》主编《诗路花语——洛阳70年诗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11100
  • 103
  • 66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