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灾难日记
  • 点击:1269评论:22020/02/11 15:47

时值元宵,四点起床就着院子的灯为鸡超度,八点穿上亮黄绿色游行服插入戏楼前游神队伍,十二点回家客厅里满是张开饕餮大嘴的客人……然而,七点闹钟响起,我还是在熟悉的卧室,对着熟悉的天花板和墙上的斑点,三五点就像白雪公主背上的痣。我在这房间已经待了十来天,每天短暂离开又回归,除此别无去处。城里新掘了数以万计的洞窟,乡下的地洞稀疏些,新鲜的空气里谁知道有没有骇人的透明杀手,勇敢在外面游荡的黑点使恐惧加剧。

我不能出去,外面除了杀手还有些不知名存在找寻我。得意洋洋的手机卡拔出后扔在桌角,明天院子里布置的机关也许能预警杀手,于是我安心在房间里看书、看天花板、看前年的工作证和白雪公主。日子久了,书中的太监也变得亲切:“档案房首领报到(奴才)处今有本处太监郑进福于十二月初六日告假未回着人找寻并无踪迹实系无故六次逃走应交内务府派番役拿获谨此奏。”真乃勇士,虽然不知为何逃、如何逃。如果我被那些人抓到,会不会打上枷号背后插四面大旗:密告、乱语、爬虫、狂人。

疯狂拽窗帘的拉线,窗帘一张一合,似在表现不知他们何时找上我的焦灼。你真信了吗?哈哈哈,我迫不及待想揭下不知名存在的面罩,瞧瞧他们模样,若能看清杀手的透明就更妙了。我不会出去,上哪找他们毫无头绪,只老老实实等着他们上门。也许还应该告诉他们房间的门牌,未免太无趣。我又找到一件无聊的事去做,听着还挺严肃,我要认真写一本绝对真实的日记。


                                                           2016年10月3日  周五 天气:是晴吧

为了真实,我不能将天气模糊。我必须忏悔,以前我几乎不写日记,写上日期说是日记的作业倒是编过上百篇。小学寒暑假每天都要写一篇日记,“今日晴,无事”没法应付,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在天气定义为大雨的日记里写自己和朋友扔沙包。我日记作业的确被老师表扬过,经验是在刚放假时花一天半时间写上几十篇,今天详细描写扫地的动作,明天站在窗口欣赏窗外的树林,后天再做做手工,容易受天气影响的活动尽量避开,然后每天在日记本的天气上勾个晴或雨。我现在不愿写这样的作业,后果是连日记的具体天气都存疑,网上倒是能找到,连自己都不信还能相信别人或真或假的记录吗?读者你要是想知道那一天天气就自己想办法吧,反正也不重要。

这一天我高三,国庆假期只三天,刚好符合法定假期,一点儿特权也没有。除了没有窗帘的公交车上透过来的阳光照得头发昏之外,这个下午再无特别,或许令人不舒服的阳光是另一天的事,今天就更没有值得回忆的了。因为有晚自习,我回到教室,教室里都有谁,这谁记得,也不知道是谁说“明天好像有台风”,反正也不重要,在一座年年有几场台风过境的城市,不能让学生放假的台风都不是好台风,不能放假证明了破坏力不强。再后来,听说晚自习停了,我把听说两个字去掉,于是台风今晚或是明天将过境。搬了几本书回宿舍,我能确定不是《漫画黑洞》,然后才和舍友慢慢悠悠去超市买差不多够吃两顿的食物,哦,学校饭堂还开。将到来的是一场弱得学校差点不放假的台风。

明天,台风赶在午饭前来了。我们宿舍朝南,落在饭堂西边不到五十米处,雨在风驱使下分离出一小批雨珠,向北“飕飕”地织成白纱扫去,有两拨人撑着伞艰难挪往饭堂。我便倚靠在宿舍门边和几位舍友观赏他们这场伟大战役,伞被吹翻了半边,衣服颜色也显著分层。当他们终于走进饭堂,我们转身回宿舍啃起饼干。嫌风不够大,几位舍友到7楼上迎风呐喊,我则笑嘻嘻跟另几位讲曾经恐怖的台风有多无情。他们现在怎样,有没有透明杀手……这句话得划掉,不合乎当时心境。中午,我曾经的班主任冒台风到宿舍送了几盒饺子,但分班后她已不是我班主任,饺子没有我的份,真悲伤,我甚至都不能在日记里写师恩难忘的文章,因为她来和走时我都没看见。我能记录的真实,只有送来的饺子蘸了蒜蓉酱味道还不错,我在隔壁班朋友那尝了一块。晚上的饭堂每桌点着几根白蜡烛,黑压压的人群排队打免费的炒鸡蛋去赴“烛光晚餐”。到附近几个宿舍串门,下棋打扑克的都有,更多的人用手机的灯背高考必背xx篇古诗文。

后天,什么时候上课也不知道,早上起来倒了点大罐的矿泉水漱口。学校超市矿泉水全搬空了,我储备了五六升有点甜的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供水供电。这篇日记不知道用得太多了,得注意。吹倒的旗杆不能写,于是我看见校门被吹歪了。不远处军分区的战士用锯子拉拽倾倒的路边树,让我想起五年后在另一座城市另一场台风过后飞奔而过的预备役士兵。我日记里没有写厕所场景,如果硬要我描述——便是——满满的都是。在教室自习不到两小时,年级主任甜言蜜语赶我们回家,简直不敢相信。畏惧学校厕所的威力,我们都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相隔不到一小时,两个供应商的手机卡信号都失联了。宿舍一位老兄接受了我们馈赠的水,在宿舍坚守到我们回来。如此感人的事迹,为了真实性,我只能证实他曾告诉我在断水电的学校他待了好几天。

日记写得太长,得赶紧收尾。当天我和一位同学一起到车站坐车,公园倒下的树把路封得像原始森林,一赤裸上身的壮实汉子拖着树枝远离森林。我们绕了大半圈才到公园后的公交车站,目测城里的树倒了有三分之一,碎了玻璃的高楼向天空张着口。近十条线路经过的车站半小时才来了一班车。城里回乡下的客车没法让我直达,半途飘起不大不小的雨,高压线柱确实砸在公路上,客车便改了线路,孤单的我在售票员指导下在名为太平的小卖部下了车。滂沱雨打在赤红泥上,又汇成黄河奔流,总有梦幻的感觉,彷佛一睁眼我又坐在教室,听说明天有一场小台风将过境。搭上一班从未搭过的客车在村里的家具城外下了车,活着真好。就这样我在家里待了两天多,每天傍晚打开电量不到两位数的手机查看有无上课通知。邻居家用没有水的储水池给发电机充电,我趁机复活了手机,仍没有上课通知,家人却硬要我回学校。听说,这是建国后风眼经过水城市区的最强台风,郊区的化工厂差点爆炸。

                                                                  2018年9月16日 周日 天气:台风

这则日记不会太长,毕竟论破坏力,它远不如两年前那场台风。昨天,收到朋城刮台风的消息,当晚的社团笔试没有取消。怎么可能取消!为这场考试,我和朋友们忙活了近一月,出考卷、设计宣传单和纪念品、逐个宿舍进行宣传,还得避免别的社团“抢人”。监考的时候,我到走廊上,看了几眼学校停止明天一切教学与社团活动的通知。提醒朋友和考生注意安全后,吃了一块师妹剥的红柚子,我其实知道,很多人把台风只当做一假期,我新囤的五升饮用水和几大袋饼干可笑又无力。

校内绿荫道也成了森林,还没有原始森林茂密。有不认识的中年人从倒伏的树干间钻出,其实旁边能找到小路供步行。他都已经钻出,我还能告诉他可以走过去吗,我确实是走过去了,他应该没看到。朋城的朋友都说这是见过最恐怖的一场台风,好吧,我不能确定是都,许多朋城的朋友说这是见过最恐怖的一场台风,有时候我会跟他们提起水城那场灾难。比较不同的是,朋城天桥多,大量树木倒在天桥上。明天我在天桥边看见络绎不绝的人排队似的钻过树隙,哟,一群被城市嚼吃的白蚁。如果朋友现在看见日记,兴许会向我抱怨,明天要去上班的他,保命的口罩撑不过两天。

                                                                            2033年2月3日 周八 天气:阴

若不知名存在找上我,日记是最直接的供词。即便如此,我如实写,不为逃脱罪名而美饰。我没有在球场上吹黑哨,倘若有人一定要我吹,那不确定,没经历过的事谁说得准。我最大的罪名,应该是把电话打给了不该打的人。我已经把犯案的工具——一张朋城的手机卡——作为证物密封在胶袋里。

时间要回到好几天前,透明杀手已来到水城。你要把时间线拉到十几年前也行,可能有另一群杀手,可惜我不记得。所以日记的时间线姑且回到好几天前,城里下了命令:为防透明杀手,年节及其他民俗活动取消。透明杀手的来路还是个迷,只知道不止一个,在户外被识别出真面目的人将遭毒手,戴上面罩有一定效果。我在房间里没有戴上面罩,可还是成了家人的挡箭牌,不止一次听见家人在跟亲友的电话里怪我太小心,杀手哪有这么多,总不能永远不出门。我不在乎,反正我已在房间窝了十来天,反正杀手走后我就回朋城。我还是想戴上面罩,哪怕缩在房间里,也不用每天修理胡须,镜子里的我是看得见的呀。

我现在的房间在勾岭村,水城的勾岭村跟朋城差别不大,勾岭村是十年都一个样,朋城是十年了还在修路。今年问题可大了,村里一年一度延续了至少数十年的比春节还热闹的年节不能举办了。亲戚不能来倒是小事,谁要来我还得把他们赶回去。祭祀却是大事,村里有总的祠堂,每十来户还组成小祠堂,有些人,估计还不少,准备以小祠堂为单位在年节前两天偷偷祭祀。家人打电话的声音有点大,我无法阻止声音入耳,他接电话时我一般就停笔,这段文字还是我深夜爬起来敲的,我能清楚记得多亏了那时窗外一小束温暖的阳光。年节前几天,我听到家人去与同祠堂大婶商量年节怎么弄,听到同祠堂在城里住的几户坚决不回来,听到村里的几户想去祭祀,心里又有点怕。杀手是透明的致命的,绝不能出门,我坚决反对在杀手的监视下进行户外活动。我第二次成为挡箭牌,幸好家人的好友也劝告他最好不要出去,家人开始劝说其他人等杀手走后再一同祭祀。最后一个建议是我提出的,我不知情也没关系了。一天后,祠堂的人又决定提前祭祀,再次被我和家人劝住。我累了,虽说房间里的我需要一点刺激,绝不是以出去为代价。我不能出去,害怕杀手吗,我还想捏捏他透明的脸颊。前天上午,时间可以肯定,有一户说村里其他祠堂都在明天凌晨祭祀,执意提前祭祀,并且愿意买贡品代外面几户祭祀。我劝动了家人,却劝不动那一户,似乎在跟数十千米外杀手透明的眼对视,全祠堂只剩我们家不愿,自然家人我也劝不动啦。

我没有办法,拨通镇政府的电话好像也挺有趣。镇政府电话是我微信群朋友提供的,就像他们后来所说,第一次举报我没有经验,用了自己的手机号。几分钟后村干部的电话来了,开口便用方言问:“你谁?是谁儿子?”好几句话都是想套我身份而不是解决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份,问题是你能保证永远永远,永远好像挺困难,就三百年吧,不锁定我家人的身份吗。我没有问,我不觉得他能保证两百年后的事。在我终于将话题转向应对杀手时,他说村里也考虑过,分批少量进行祭祀不会引起杀手注意,说得真有道理,我不相信不代表他说得没道理,他的同伴肯定是觉得有道理才和他这么去做。我觉得他的同伴肯定是觉得有道理才和他这么去做,我必须用我觉得,他同伴我到现在还没见过。想用上次才五个人在麻将馆聚会就有人遭杀手毒手来说服他,想了想只是我觉得,凭什么说服他。我挂掉了电话,不是我说服不了他(暂时的失败又不是永远),而是我家人上楼了,我还不想让他知道我的罪名,于是几分钟前学校打电话找我去写反抗杀手的英雄人物新闻。一小会又有村干部的电话过来,杂音中我听见“是朋城的手机号”,立马把电话挂掉,将手机卡拔出,我可以肯定他们找不到我了。啥?你说现在手机卡实名了,我不管,这是我的日记,这位读者你可以不看。我应该用别人的电话举报,甚至是借朋城记者朋友的名义举报。哪怕东征的十字军再次遇上黑死病,我依旧不后悔去举报。我又有理由回朋城后换手机卡啦,卡里还有八十九点四六元话费。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混乱思维混乱时空真实故事审判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0-02-17
  • 半行打赏1000,共计11000
  • 2020-02-16
  • 半行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2-16
  • 半行打赏2000,共计10000
  • 2020-02-15
  • 半行打赏2000,共计8000
  • 2020-02-15
  • 半行打赏5000,共计6000
  • 2020-02-14
  • 半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2-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半行1布衣2020/02/15 17:12:24
    • 分享到: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 回复
    • 半行1布衣2020/02/12 08:03:20
    • 分享到:
  • 极度混乱的时间线,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很久没见到这种玩弄心理和语言艺术的小说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5578
  • 4
  • 870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非常沉重的话题,愣是让陈老师写出诸多笑声和泪点,面对新冠肺炎,若干迥异的人性在不经意间逐一呈现出来:小人物老王对家人暖暖的关怀;老王老婆,作为家庭主妇,精打细算的生活常态;药店老板娘,人前人后两张皮,大发国难财的丑态,等等。这一系列细节描写,令人啼笑皆非之余,更是让人陷入深思:在突发事件到来之际,国人何时才能淡定?我想,这需要国家政策不断完善、社会舆论正确引导以及个体保持理性心态等多方面的合力。

    黄元罗年货

    2020/2/15 10:36:34
  • 记得你母亲生病时跟我说过,同为医生的我俩深知肝Ca的严重性。在你们精心照顾下,母亲免去了手朮之痛,比同得此病的人多活了很多时辰。你母亲勤劳,善良,是好媳妇,好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儿女,得了重病。你们的孝顺感天动地,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我相信这篇文章是用眼泪与血堆出来的文字,充满爱,充满悲伤,充满痛。母亲已经去了天堂,她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也希望你们团结友爱,把你们的儿女培养成才。

    春风妙语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2/15 1:28:06
  • 两难中的挣扎才是真实而复杂的人性,小说的起承转合都有了,是篇完整的小说。有点遗憾的是,小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因为来源于现实,也不是在特殊的事件中写的是不变的人性,而是故事的模式。没读完一半便猜到故事的结局,而且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相似度挺高的故事,写好一个人一件事已不是简单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情节设计和叙事形式上有所创新。

    半行年货

    2020/2/14 9:30:37
  • 恭喜飞泉获得周冠。文章详实记录作者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是的,人祸不值得歌颂,这次的⺀疫情″虽属不幸,但让飞泉看到村民们纯朴的笑脸下彼此的信任,相信大家能众志成城,抵制疫情。飞泉弟是我认识的很精进的人,勤观察,勤记录,写出接地气,暖人心的文章。我心安处是故乡,疫情过后,大家会回到深圳继续打拼。在他乡念故乡是每个游子的情结。

    春风妙语封村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2/10 1:05:57
  • 文章虽然短小,描写了"宅“家的亲情。你的女儿刚好跟我外孙一般大。今年,大家都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宅”家不串门,为国家做贡献,能更好地陪父母,陪妻子,陪孩子。表面上看是无聊,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煮饭,打扫卫生,学习。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随着疫情的增加与减少,心情也随之变化。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配合国家的安排,会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真心为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卫士、警察等人点赞。

    春风妙语珍惜“宅”家的时光

    2020/2/10 0:37:59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王学君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2020/2/7 10:21:09
  • “白天为生计打拼,晚上为温情沉迷”,正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深圳人的真实写照。深夜书桌上,每一盏橘黄色的灯,都是照亮城市前路的明星。文化建设者,天下熙熙攘攘而心有净土,不迷于追名逐利之途,以自身品格丰富城市品格,以实际行动诠释城市精神。在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的输入输出中,记录城市瞬变、人文趣事,让文化气息于高楼大厦间流传,筑起一座精神都市。

    涓流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20/2/6 15:00:30
  • 恭喜作者获得周冠军,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币币。真让人眼红。对你坚持写诗,坚持守站给以点赞。近期,我跟孩子们去泰国旅游,刚回家两天,在那边没机会上网。武汉的役情让人们人心惶惶,大家不得不响应号召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马上大家要上班了,作为市民,一样要尽量少出门,不出去增加麻烦,保护好自己,也是为社会做贡献。你的诗不仅写得好,还为读者做解释,这对初学读者来说是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星星多写好诗,供我们学习。

    春风妙语深圳华为,总裁正非

    2020/1/28 9:05:29
  • 众所周知,深圳老亨文友热心于深圳地缘文化(尤其是文学事业)的“深圳主义者”。他不仅热情赞助和鼓励赞美深圳的文学作品。今天,他以《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为题,发出以文学讴歌深圳中心区园岭的呼吁。对于他的雄心和壮志,我表示积极的响应和支持! 深圳是我第二故乡珠海的近邻,我想抽空到园岭去采风,以期加入赞美园岭的合唱团。 作为试笔,我准备先发一篇颂扬深圳龙岗区华为公司的藏头诗。

    北国寒星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

    2020/1/19 19:44:44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