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党员
  • 点击:3651评论:22020/03/02 00:08

一、党支部会

在红苹果小区广场东北角,有一个八角凉亭。

亭内有一张圆形水磨石铺面石桌,周围有四个鼓形石墩,坐着四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最年轻的那位是我。

最老的已经老得够呛了,说话时,嘴角、双手,扯动着全身抽搐,像似特别激动,又像似老年性癫痫。

“我早就建议召开党支大会,在战疫关键时刻,党内应该交流思想、统一认识。可是王书记呀,急皮酸脸地驳斥我:啥时候了,还扎堆开会?

没法子呀,今天的会,是我以支委的名义主持召开的,也算是非常时期,非常党支部会吧!

无论啥时候,党都要发出声音的,都要有个态度的……”

主持会议的,是四老翁中的长者,他叫高志阳,

读大学期间,他在医大主修临床内科,他是学生党支部书记,在镇反、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反右斗争等各项政治运动中,他总是带领全年级党员冲在最前面。在他毕业前半年,医大因缺乏政治理论课教师,他就被抽调提前毕业,到中国人民大学进修马列主义基础。

没想到,他这个半路出家的政治课教师,竟然成为全校最受学生欢迎的授课名师。

有一段时期,政治课普遍不受重视,在别的政治课堂,学生到课率不足一半的时候,高老师的课堂,却堂堂爆满,听课率达到满员。

他对马列主义的虔诚信仰,使他对政治课充满了挚爱,他理论功底扎实,备课又极其认真,上课只拿一把粉笔,不带一页讲稿,完全脱稿讲授,大段马列主义原文,背颂如流,一字不差。

原本严肃枯燥的政治课,在他的课堂上,竟然变成了学理透彻的人生哲学,变成了发人深省的抒情散文……

马列主义深入他的心、浸透他的魂,这是他在课堂上,成为弘扬马列主义的行家里手的基因。一个授课教师,在教学中投入信仰的痴情,岂能不产生动人魅力?

学生们送给他一个尊称:“高马列!”

高马列与我不在一个系,但却与我有一段深厚的患难交情。

“在座几位,论党龄都有四、五十年吧?我们一直亦步亦趋地跟着党走,什么时候松套过?什么时候犯怂过?就说你吧,刘老弟,当年在伊通农场抗洪抢险时,你奋不顾身抢救落水老哥的事儿,你还记得吧?”

我点头承认。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之初,我与高马列都下放到伊通县靠山屯校办农场劳动,并且有幸与他住在邻铺。

那年农场稻谷扬花时,连降几天大雨,山洪暴发。

稻田围坝吃紧,二十几名五七战士,全员出动,昼夜护堤。

一天中午,从东山传来轰隆巨响,一丈多高昏黄洪峰,霎时间排山倒海般压下来。

高马列高喊一声:“来啦!”

第一个跳入水中,想用身体护住第一道防洪堤,让别人在他身后加固河堤。猛烈的洪峰毫不费力,把他想护住的那道小堤席卷而去,也卷走了他的瘦弱身躯。

我跳入激流中,拼命托住他,顺流冲出老远,才算拉住他,没被漩涡卷入水底……

“你既然记得,那我问你:你当年抗洪抢险那股英雄气概哪去了?昨天,我给你打电话,你正睡午觉,是弟妹接的,她说你一连七天没出屋了!怎么?被瘟灾给吓住了,怂了,趴窝了,这还是你吗?当年那个抗洪抢险的英雄?”

他连声咳嗽,浑身抖得如筛糠,老人家是真的生气了。

今天早晨,他爱人赵姐打来电话,用恳求的口吻说:“刘老师,你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去小区广场凉亭,与我家那位老顽固见一面。他犟啊,不管他说什么,别戕他,能替我解劝他,那就更好啦,算姐求你啦……”

赵姐没有明说,让我劝他什么,她不说,我也知道,他禁足在家有情绪、不听话。这种现象,带有普遍性,在全国战疫中,少青中年人,还算是听话,最不听话的,反倒是有一定老猪腰子(主意)的老年人。

虽然当年他是叱咤讲坛,誉满全校的高马列,而今,他已经八十九岁了,岁月无情啊,在他的身心上,不免打上年龄的烙印的。

“老哥,您别激动,作为一个普通党员,我在禁足防疫期间,有各种‘活思想’,我现在就‘向党交心’,请您代表组织审查、批评!”

为讨他的欢心,我尽量动用当年最时髦的、也许他现在还爱听的政治流行语。

我打开尘封已久的文革辞典,于是“活思想”、‘向党交心’、‘狠斗私字一闪念’等词汇和短语,左右逢源,一股脑地涌现在脑海中。

我从在公交车站,一个道听途说的见闻说起,开始了我的思想汇报……


二、向党交心

在公交车站,一个戴蓝口罩的男人,对戴白口罩的女人说:“这个年过的,真他妈的没劲,像蹲小号似的!”

听了这句话,我很有感触,各种各样的‘活思想’,在心里翻腾,看来我还真得深刻检查,狠斗‘私字一闪念’,来一场‘灵魂深处闹革命’!

我知道,“蹲小号”的说法,有点反动,在东北的方言中,就是“失掉了自由,被拘留在铁窗下,禁锢在监狱中”的意思。

人都渴望自由,没有愿意被囚禁的贱骨头。

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一旦被禁锢在家,感到寂寞和无聊,那是很正常的。

新冠肺炎的肆虐,使国人骤然失去了自由。

为个人健康和国族安全计,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变成了听话的乖孩子。

亿万民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众志成城,步调一致,为国分忧、奋力抗疫。

按钟南山老院士的话去做,宅在家里几周,就是今天的爱国。

于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咬起牙关,承受国难,宅在家里,避免传染。

于是,大街空荡荡,小巷静悄悄,商店冷清清,公园黒洞洞……

在危难中,全中国人民,为新冠病毒,唱起了“空城计”。

谁人见过如此静谧街道?哪个遇见如此冷清闹市?

我审视自己,在大难临头的考验中,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是满意。

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趁文思敏捷,写一篇日志。

早饭后,读书、写作;随后,午休、室内锻炼,喊几嗓子京剧;晚上,发短信、看电视……

小时候,体弱多病,每年都有半年时间,躺在妈妈怀里;读大学时,有一年多时间,是在学生疗养院度过的……

如果把自己比拟为动物的话,我大抵是属于家养的宠物。

由于受过长期豢养的历练,我没有野生动物的那种原生态的暴躁习性。

苦难,谁都不喜欢;但苦难并非绝对的苦难。

苦难是一个严厉的老师,它对人进行抗磨难的魔鬼训练。

痛苦,谁都不喜欢;但痛苦并非绝对的痛苦。

痛苦是幸福的伴侣,它总是在提醒幸福:“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熬过病毒肆虐的寒冬,就是万紫千红的春天!

这是必然的,我坚信……

我的思想汇报,到此完毕。

我口口声声说,亮‘活思想’,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实际上,我是美化自己在战疫中的表现,为个人评功摆好,只是我娴熟背诵当年的流行语,以及我流畅的语调和激昂情绪,把在座的人给蒙蔽了。

高老听罢我的思想汇报,微微地点点头,沉吟片刻,说道:“嗯,这还是你,像当年的你,很有激情,出口成章,像背诵书本儿似的!”他忽然想起一句话,问道:“刚才,你有一句话,说得很好,你说什么来的?啊,你说,按谁谁的话去做,宅在家里几周,就是今天的爱国……”

“按钟南山老院士的话去做,”我答道。

“啊,钟南山!那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擎天白玉柱,跨海紫金梁!从十七年前的非典,到今天的新冠,都有不俗的表现,这个人我赞成!”他接着说:“老哥有一事相求,不知可否请你——”

“您有事,尽管讲!”我爽快答道。

“这事儿,一会儿再说,现在该轮到老陈和老康汇报了,”他望着另两个与会者,说:“你们二位谁先发言?”

正在二人互相推辞时,小区保安走过来干涉,勒令马上散会!他说,非常时期,小区居民不许扎堆,走路也得拉开超过一米的距离,四个人坐得这么靠近,是不允许的!尤其是高老先生没戴口罩,按规定是不许外出的,下不为例!

保安是对的,他秉公办事;高老却气得鼓鼓的,将要发作,被我们三人劝阻了。

这次非常党支部会,也就这样中途夭折了。

高老被搀扶着走下凉亭,三人不放心,一直护送到小巷深处,他一路上低头不语,突然像受委屈的孩子似的,吧嗒吧嗒掉眼泪,随后呜呜咽咽哭起来,哭罢多时,抽抽咽咽地说:“让诸位见笑了,上年纪了,情感脆弱了,我想念毛主席!”


三、会议继续

我们三人不放心,一直把高老护送到家。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把我们扣住了,不让我们回家,说是会议继续。

他爱人赵姐,见情况不妙,向我招招手,把我叫到另一个房间。

“我家那口子,又出什么腰蛾子了(出什么事儿了)?”

我把情况简单地告诉她,她说:“不好,老毛病又犯啦!”

我问赵姐,高老犯什么老毛病?

赵姐告诉我,自从武汉爆发新冠肺炎以来,老高的神经就受到了刺激。

起初,是想不通,总是自言自语:“一个人,感染一座城,祸害一个国!不应该呀,怎么会这样呢?”

接着,是很气愤,总是骂骂咧咧:“那些当官的,都是干什么吃的?庸官误国呀!”

前天,他拿出红宝书毛主席语录,看了一会就掉眼泪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毛主席呀,您老人家要是健在,我们怕什么哪!毛主席呀,毛主席,我想念您啊!”

昨天,早晨起来,就给你们退休党员第八支部王书记打电话,不知老王对他说些什么,他把电话一摔说:“在关键时刻,需要党员挺身而出的时刻,你他妈的当个缩头乌龟!这哪里还像个党的基层干部?丢人哪!”

今天,早晨起来,就通知小区里仅有的四名党员开会。好在你们给他面子,都来了……

“赵姐,您告诉我,他有什么打算吗?”我关切地问。

“昨天晚上,他听说市第四批驰援武汉医疗队就要出发了,他兴奋得半宿没睡着觉…..”赵姐忽然问我:“你们在凉亭开会期间,他去没去厕所?”

“没去吧?没去,是没去!”我反问道:“赵姐,你问这个干嘛?”

“老高肾脏不好,有尿频尿急的毛病,一遭凉或者着急就犯病,”

这时,隔壁传来争吵声:“不管你怎么与时俱进,你还算是共产党员吧?既然是共产党员,马列主义原则就不能丢吧,毛主席教导就不能忘吧?”

“你快去看看,最好把老犟头安抚下来,把老陈和老康打发走。”

我回到作为临时会场的书房。

发现,老陈面红耳赤,老高气喘吁吁,老康见我进来,向我递个眼色,我知道争论双方,都在气头上。

“高老兄,您不是有事要对我说吗?刚才被保安岔过去了,您现在说吧?”我故意扭转话题。

“啊啊,是呀,你不提起,我倒忘了!就是驰援武汉的事,你听说市里又要派第四批医疗队的事吧?”

我心里一惊,知道他想干什么,却故作镇定地说:“听说了,这事属实。”

“你消息灵通,能不能替我打听一下,是哪个机关负责组建驰援武汉医疗队的?”

“您求他,不如问我,我女婿就在健委,就是负责这件事的。说吧,您想做什么?”老陈抢过话头说。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党员新冠肺炎白衣天使瘟疫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拙作《老党员》发表后,有人问:“真的,假的?有这个人吗?”,我回答:“有,是真的!”,小说主人公高马列的原型是我文友,一个忠于马列主义 、毛泽东思想的老牌共产党员,在这场特殊战疫中,所思所想所言所行,百分之九十模仿他。只是把他的年龄夸大了十五岁。他临终说的最后一句话:“党啊,我没完成任务哇!”;他带着遗憾走了,我带着遗憾送他,他曾问我:“强盗、小偷、骗子和无赖,你最讨厌谁?”,我没回答......
  • 回复
  • 新冠肺炎肆虐,是对国人的大考,人人都要交出一份答卷。一个忠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老党员,会有怎样的表现?他起初对禁足隔离措施,不理解甚至反感,但意识到国难当头,就挺身而出,不畏艰险,勇往直前,不顾八十九岁高龄,千方百计地争取参加驰援武汉医疗队,在积极参与救死扶伤的同时,还坚持我党调查研究和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亲身考察瘟疫之源。身染瘟疫,又顽强地康复,创造康复者年龄最高的奇迹。这是老党员国考的答卷。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2星
  • 2钻
  • 大学教授,写作徒工,学理爱文,专业不精,心地善良,交友坦诚,走南闯北,酷爱旅行,亲近自然,山水放情,生活简朴,低碳人生
  • 大学教授,写作徒工,学理爱文,专业不精,心地善良,交友坦诚,走南闯北,酷爱旅行,亲近自然,山水放情,生活简朴,低碳人生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9
  • 88200
  • 195
  • 34750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邻家悦读